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九章 大战之前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九章 大战之前           


    浪翻云送走了韩柏和范良极後,回到内室,怜秀秀早睡得香熟,俏脸泛着幸福的光辉。

在窗漏透入来的月色下,静夜是如许温柔。

    他坐到床沿处,为她牵好被子。

    自那夜之後,他每晚伴她睡好,便另行打坐人静。这是长期以来的习惯,冥坐对他就若

一般人的睡眠休息。

    看着怜秀秀那满足安详的俏样儿,心中不由涌起歉意。

    他再不能像对借惜般忘情地投进男女的热恋里,至乎抛弃了对天道和剑道的追求,全心

全意去令对方幸福快乐。

    与怜秀秀是有点像偿还某种心债。

    这才情曲艺可比拟纪惜惜,同时亦是纪惜惜的崇拜者的名妓,似若是惜惜冥冥中为他作

的安排,要他履行对惜惜临死前的承诺这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千万别因她的离去而放

弃了一切!

    怜秀秀活脱脱就是另一个纪惜惜,那种不矫情虚饰,於温柔中显得直接和洒脱的这行尤

为神肖,只要是爱上了的,再无反顾。


    那晚他带着纪惜惜,连夜离京,但终被朱元璋得到讯息,请出鬼王率领高手来对付他,

在京师西南五十里的京南驿把他截着。

    健马人立而起,把睡梦中的纪惜惜惊醒过来,星眸露出诧异迷惘的神色,由浪翻云怀里

看着微明天色下,品字形拦在路上的叁名男子。

    鬼王负手傲立,背後是铁青衣和碧天雁两大家将高手。

    虚若无哈哈一笑,道:「虚某先向惜惜小姐问好。」如电的双目转到潇自若的浪翻云身

上,冷然道:「浪翻云你好应自豪,虚某这十年来除了对付蒙人,从不亲自出手,但听得是

你浪翻云,仍忍不住心动手痒地赶来。」

    纪惜惜娇嗔道:「威武王,此事是惜悄甘心情愿……」

    鬼王一声长笑,打断她道:「惜惜小姐非是不明事理的人,当知现实的残酷,只为浪翻

云身属叛逆,虚某便难让他活着离去。若换了是其他人,说不定虚某会为小姐网开一面,放

他一马,只把小姐带回京师算了。」

    浪翻云微微一笑,在惜惜耳边轻轻道:「不要说话和动气,一切交给我好了。」

    惜惜微一点头,舒服地挨入他怀里。

    鬼王冷哼一声,沉声道:「浪兄何不先与怀内美人下马。好让虚某予你公平决斗的机

会,尝闻覆雨剑法能夺天地之造化,有鬼神莫测之威,今日道左相逢,实是平生快事。」

    浪翻云好整以暇地微笑这:「虚兄过誉了,但若让惜惜离开本人怀里,那无论胜败,惜

惜也难以和浪某比翼离去。」

    鬼王摇头失笑道:「难道浪兄想怀抱美人,高踞马上来应付虚某的鞭于吗?」

    浪翻云仰天长笑,大喝道:「有何不可!」

    一夹马腹,战马放开四蹄,发方向以虚若无为首的叁人冲刺过去。

    尘土滚扬半天。

    虚若无眼中掠过惊异之色时,铁青衣和碧天雁两人分左右冲上,布衫和双拐来到手中,

斜掠而起,朝浪翻云两人一骑迎去。

    浪翻云这一着实在行险之极,但在战略上却是在这情况下的最佳选择。

    任他有通天之能,仍绝不能在正面交锋,毫无缓冲的情况下抵挡有鬼王在内的叁大高手

联合一击,但这个险却不能不冒。

    首先,鬼王乃英雄了得的人,绝不肯与家将联手围攻。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绝不会伤害纪惜惜,否则杀了他浪翻云也没有用。

    纪惜惜反成了他的护身盾牌,使对方投鼠忌器,不能发挥全部威力。

    有利必有害,怀里有位千娇百媚的俏佳人,他只能全采守势,所以若马儿不保。他将失

去了机动力,要陷於苦战之局了。

    铁青衣的长衫像一片云般扫向马颈,若给带上。保证马首立和躯体分家。

    碧天雁掠往浪翻云侧,两拐闪电劈出,分攻浪翻云右肩和侧背,教他不能阻止铁青衣杀

马。两人取的都是不会波及纪惜惜的攻击位置,正好堕入浪翻云的神机妙算里。

    鬼王退了寻丈後,仍是负手傲立,双日神光迸射,紧罩着浪翻云,防他弃马挟美逃生。

    纪惜借星眸半闭,娇柔地挨入浪翻云怀里,那种须人保护爱怜的感觉,激起了浪翻云的

豪情壮气,一声长啸,覆雨剑离鞘而出,灵动巧妙,不见丝毫斧凿痕觞。

    烟花般的光点,在纪惜惜眼前爆开,按着马头前和右侧尽是光点和嗤嗤剑气,今人目眩

神迷。

    虚若无一见对方出手,立时动容,一言不发,鬼魅般冲天而起,往浪翻云头顶飞掠过

来。

    铁青衣的长衫首先与覆雨剑交触,全力的一击,立时劲道全消,不但伤不了马儿,连变

招的後继攻击力也失去了,大吃一惊时,一股无可抗御的力道扯着长衫,把他带得顺势由马

头前往横飞跌。

    铁青衣终是高手,立即松手放开长衫,同时凌空飞起一脚,往健马咽喉踢去。

    长衫改横飞为直上,飕的一声竟朝迎头像流星赶月般掠来的鬼王疾射而去,时间角度则

巧妙地拿捏得全无破绽可寻。

    勇不可挡,能令叁军辟易的碧大雁,凌空扭腰转身,眼看双拐要劈中浪翻云。岂知


「当」的一声,浪翻云剑柄回撞过来,正好迎上攻向他肩头的一拐,接着眼前剑芒暴张,以

碧天雁的悍勇,仍没法继续往他背侧劈打另一拐,回拐护身时,爆起连串金铁交鸣的清音。

    碧天雁吃亏在双脚离地,难以着力,一声闷哼,给覆雨剑送得往道旁的林木抛去。

    浪翻云同时撑出左脚,像长了眼睛般一分不差与铁青衣硬拚了一记。

    铁青衣惨哼一声,断线风筝地横飞往与碧天雁相反的一方。

    这时铁青衣给挑得脱手的长衫刚迎上鬼王,衣内蓄着铁青衣和浪翻云两人的内劲。以鬼

王的自负,亦不敢硬接,冷哼一声,凌空翻了个筋斗,长衫呼一声在身下险险飞过。同时名

震天下的鬼王鞭由他衣袖飞出,往正策骑飞驰的浪翻云头顶点去。

    浪翻云哈哈一笑,大喝道:「领教了!」

    覆雨剑化巧为拙,冲天而起。

    鬼王一声长笑,鬼王鞭化作漫天鞭影,向下方的浪翻云罩去,鞭风劲气,威力惊人。

    浪翻云再夹马腹,催得这匹重金买来的健马把速度增至极限,覆雨剑爆起漫天光雨。反

映着初阳的光线,像一片光网般把虚若无瞧往下方的规线完全隔绝开来。

    以虚若无的修养,亦要心中骇然。

    一连串剑鞭交触的声音响过後,虚若无胸中一口真气已尽。落往地面,浪翻云早挟美策

骑奔出了五丈之外。

    覆两剑「锵」的一声回到鞘内。

    鬼王摆手制止了两大家将追去,探吸一口气将声音运劲传送去道:「假以时日,浪兄定

可与庞斑一决雌雄,一路顺风了。」

    浪翻云由回忆醒觉过来时,鬼王虚若无这叁句话仍像在耳际萦绕未去。

    还有二十多天,就是他与庞斑决战拦江的大日子了。自惜惜死後,他一直在期待着这一

天的来临,早在庞斑向他送出战书前,他已决定了要对这雄踞天下第一高手宝座达六十年的

超卓人物挑战。

    只有在生死决战的时刻,面对生死,他方可体悟出生命的真义。

    除了庞斑外,再没有人可予他同样的刺激和启发。

    想到这里,一声低吟,俯头吻了怜秀秀的脸蛋後,出房去了。

    在万众期待下,日子一天接一天的溜走。

    怒蛟帮战船云集於拦江岛附近的海域,来回梭巡,实施封锁。

    怒蛟帮的帅船上,凌战天、上官鹰、翟雨时等在指挥大局。他们的心情,比要收复怒蛟

岛还更紧张。

    这天是八月十四,怒蛟帮收到情报,载着魔师庞斑的搂船巨舰,进入了洞庭水域,暂时

下锚泊岸,估计水程,应在今晚午夜後开来。消息传至,气氛立时拉紧得若满弓之弦。

    一艘打着梁秋末旗号的战船满帆驶至,然後逐渐减速,到了帅船旁缓缓停下。

    几个人横掠过来,不但有梁秋末,还有韩柏和范良极,连小鬼王荆城冷都来了。

    众人相见,由於心情沉重,少了往日的欢笑热闹。

    来到指挥台上时,梁秋末道:「许多大门派的人亦想到来观战,还正式向我作了知

会。」

    凌战天看着十里外藏在云雾中的拦江岛,苦笑道:「他们以为在这样的距离,仍可看到

他两人交手吗?」

    范良极沉声道:「凌兄心情不佳,才事事看不顺眼,他们也学我们那样,只想着能愈接

近战场愈好。至少可看到是谁活着离开拦江岛。」

    忽然间所有人都沉默下来,再没有人有兴趣说话。

    小怒蛟的浪翻云却在谈笑风生。

    这时范豹进来道:「小风帆准备妥当,首座真不须小人负贵操舟吗?」

    浪翻云哑然失笑道:「范豹你何时变得如此拖泥带水,最紧要放好那两判清溪流泉,若

我没酒喝,会回来找你算账。」

    范豹低着头,一声不作匆匆走了。

    在旁侍候两人的花朵儿,「哗」一声哭了起来,掩面奔返内宅处。

    浪翻云对怜秀秀苦笑道:「为何人人好像大难临头的样子,真教人费心。」

    怜秀秀喜孜孜地提壶为他斟酒,以恳求的语气这:「秀秀斟了这杯酒,浪翻云须准秀秀

送他下船去。」

    浪翻云想起当日面对鬼王,纪惜惜蜷伏入怀的动人情景,心中怜意大生,点头道:「浪

翻云那敢不从命。」

    怜秀秀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大半年是秀秀一生人最快乐的日子,浪郎放心去吧!秀

秀懂得照顾自己的了。」

    浪翻云举杯一饮而尽,畅然道:「好!想不到拦江之战前,我浪翻云仍可得此红颜知

己。」

    庞斑极目北望,心中浮起孤立於洞庭湖中那终年给烟云怒涛封锁着的拦江岛。

    万顷碧波,在脚的巨舟边沿下数丈处的湖面无穷无尽地延伸开去,云霞冉冉,粼粼湖水

反映着夕照的馀晖,澎湃回流,激汤着无数人的心湖。

    矗然高耸,兀立百丈的拦江岛,明晚此时会是怎麽的一番情景呢?

    挺立船头的庞斑回首前尘,以他不受世情影响的定力,亦不由欷一叹。

    他一生人最受震撼的时刻,就是第一眼看到言静庵的刹那。

    那改变了他以後的命运。

    明天此时,他面对的再不是这一望无际的湖水,而是马脚由湖底插天而起,波涛激溅,

岛上虽有林木,但飞禽罕集的孤岛拦江。

    他等了足有一年。

    这动人的时刻,在眼前的太阳再度落下时将会翩然而至。

    在夕霞横亘的天幕上,他仿似看到言静庵欺霜赛雪,羊脂白玉般的纤手,体贴地为他翻


开一页接一页以梵文写成的《慈航剑典》。

    自叁日前他踏入静斋的剑阁,由吉静庵翻开了剑典的第一章後,他便安坐桌旁,没有说

过半句话,又或动过半个指头,只是目不转睛地读着剑典内所记载那些超越了人类智慧极限

的剑术和法,剑即。

    那是武林两大圣地一切武功心法的源头,净念宗的典只是抄自剑典内十叁章的其中十二

章,再加以演绎变化而成。

    看罢第十二章後,言静庵忽把剑典阖上,移坐到长桌之侧,托着下颔深深凝注着他。

    以庞斑的涵养,仍禁不住愕然了好一阵子,才道:「言斋主是否想害苦庞某,正津津有

味时,却偏不让我续看应是最精采的第十叁章。」

    言静庵嫣然一笑道:「想不到庞兄会有焦灼的情绪,刚才若静庵出手,不知会否教庞兄

栽个大筋斗呢?」

    庞斑摇头苦笑道:「我总是斗不过你,快告诉我,是否须庞斑出手强索?」

    言静庵「噗哧」笑道:「庞兄真奇怪,剑典就在你探手可触之处,何用强来,只不过是

举手之劳吧!」

    按着幽幽一叹道:「我真恨不得你能立即翻阅最後一章,那就可一了百了。」

    庞斑眼中光芒闪动,注视了她好一会後,眼光才转回剑典之上,点头道:「言斋主说得

好,剑典上所载法,虽是玄奥无匹,但却与庞某无缘,不看也罢。」

    言静庵微微一笑,站了起来,移到可眺望後山听雨亭的窗漏前,背着他平静地道:「静

庵今趟约魔师来此,本是不安好心,想引魔师看那详载最後一着的死关法。」

    庞斑像早知如此,毫无惊异地道:「不知言斋主是否相信,就在斋主提议让我阅读剑典

时,庞斑已知斋主此意。」

    言静庵盈盈转过身来,笑意盎然道:「当然瞒不过庞兄哩!静庵原没打算要瞒你,亦不

愁你不入局。以庞兄的自负,当不会认为会闯不过死关吧?」

    庞斑长长一叹,站起雄伟的躯礼,缓缓来到言静庵身前叁尺许处,俯头细审她典雅温

柔,惹人怜爱的脸庞,柔声道:「言斋主为何临时改变主意,免去庞某杀身之险呢?」

    言静庵花容一黯,低着头由他身边往大门走去,轻轻道:「不必再追究了吧,静庵可不

想在这等事上白费唇舌。」

    庞斑旋身喝道:「静庵!」

    言静庵在出口处停了下来,柔声道:「看在你首次唤我的名字份上,就让你陪我到听雨

亭,欣赏快在东山升上来的弯月吧!」

    轻言浅语,回荡心湖。

    眼前一暗,夕阳的最後一丝馀晖,消没在湖水之下。

    将满的明月在天边现出仙姿。

    庞斑忽然涌起对言静庵强烈的思念。

    浪翻云啊!

    你现在是否在这湖水叁万六千顷,波淼浩的洞庭湖某一角落,与我庞斑凝望者同一个明

月呢?

    明月高挂天幕之上,浪翻云端坐舟心,漫不经意地操控着小风帆,身後是像驼峰灵龟般

冒出水面的十八湖岛的阴影。

    自那天早上闯关远离京师後,浪翻云带着纪惜惜游山玩水地悠然回到怒蛟岛,立即给红

玄佛发出战书,向这纵横无敌的黑榜高手正式挑战。

    到第十招他使击杀了这不可一世的黑榜高手。

    此战莫定了他跻身黑榜高手的地位,当时声势尤在毒手乾罗之上,怒蛟帮因而威望大

增,远近黑道帮会无不臣服,受其管束。

    当他匆匆赶返怒蛟岛会见爱妻时,途中先遇上厉若海,接着就是一直深藏在心底里的言

静庵了。

    就像士次那麽突然般,当他在一个小酒铺自斟自饮时,心中一动,如她来了。

    这风华绝代的女子悄生生坐在他对面,仍是一身男装,欣然笑道:「今趟仍由我作东道

好吗?我只陪你喝一杯酒,贺你出师报捷。」

    浪翻云召来夥计,故意为她添了个大汤碗,一边斟酒边笑道:「斋主不是打算再不见我

吗?为何又不远千里移驾来此?」

    言静庵蹙紧黛眉,看着那一碗等於叁碗的烈酒,微嗔这:「这算否借取巧来陷害静庵

呢?」

    浪翻云理所当然地道:「浪某正想灌醉斋主,看看烈酒能否破掉斋主的心有灵犀?」

    言静庵低头浅笑道:「是否有了娇妻的男人,都会双得口甜舌滑哩?」

    浪翻云微一错愕,把倒得一滴不剩的空酒壶放回台上,哑然失笑道:「照浪某的个人经

历和此刻的言行举止,恐怕斋主不幸言中了。」

    言静庵微微叹息,幽幽看了他一眼後,眸光投进晶莹的高梁酒去,以平静得令人心颤的

语调一字一字缓缓道:「我为甚麽改变主意再来见你呢?静庵怕也不太明白自己,或者是因

浪翻云已心有所属,所以言静庵才不是那麽怕见他吧!」

    浪翻云击桌叹道:「现在我才明白庞斑为何要退隐二十年了。」

    吉静庵嘴角飘出一丝苦涩得教人心碎的笑容,如若不闻地道:「静庵有个提议,不知浪

兄有否接受的胆量和气度?」

    浪翻云舒适地挨在椅背处,笑盈盈地盯着她那碗特大装的烈酒,好整以暇地道:「言斋

主何碍说来一听。」

    言静庵掩嘴失笑,神熊娇憨无伦,欢喜地道:「竟又给你识破了!不理如何!浪翻云!

究竟肯否和静庵共享这一大碗酒?」

    浪翻云默然下来,茫然地看着那碗酒。

    言静庵情脸破天荒地红了起来,螓首微垂,一声不作,眼内充满哀然之色。

    浪翻云轻叹一声,苦笑道:「若这句话言斋主是在上趟说出来,小弟定会问斋主那碗是

否合卺酒,可惜言斋主却不肯给浪翻云那一去不回的机会?」

    言静庵脸庞回复了冰雪般的莹洁无瑕,静如止水般淡淡道:「修道的路是最孤寂的。终

有一天,浪兄也会变得像我一般孤独,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夜风吹来,带来湖水熟悉的气味。

    浪翻云从令人心碎的回忆中醒觉过来,像刚被利刃在心里剜了深深的一刀。

    方夜羽来到挺立在船头的庞斑身後,躬身道:「大船立即启航,可於明天入黑前到达拦

江岛。」

    庞斑淡然道:「拦江之战後,不论胜败,夜羽你必须率各人立即赶返域外,娶妻生子,

安享馀年,不要理会中原的事。」

    方夜羽恭敬地道:「夜羽谨遵师尊训示。」

    言罢退了下去,下令启碇开航。

    庞斑苦涩一笑,大元朝终於完了,再没有卷土重来的希望。

    当年他虽有能力多延大元朝几年或甚至十几年的寿命,终是於事无补,中原实在太大

了,一个不得人心的外族朝廷,单凭武力是绝站不住脚的。

    那日的情景又活现在他脑海里。

    庞斑倚栏看着西山上像巨轮般下沉着的夕阳,身後的言静庵道:「庞兄想和静庵下一局

棋吗?」

    庞斑摇头道:「对不起!庞某不想和静庵分出胜负。」

    言静庵叹了一口气,轻柔得像蜻蜓触水似的道:「那便让静庵斗胆问魇师一句大元仍有

可为吗?」

    搂船缓缓滑破水面,往拦江岛满帆驶去。

    韩柏等人聚集在看台上,瞧着预示朝阳即将冒出湖面的霞光云采,默然无语。

    天色明媚。

    八月十五终於来了。

    今夜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共庆中秋佳节。

    可是他们却只能在此苦待战果。

    纪惜惜魂兮去矣的叁天後,浪翻云仍悄在在她墓前。

    他终於明白甚麽是真正的孤独了。

    那并非在乎有多少人在你身旁,而是心的问题。

    造化弄人!

    红颜命薄!

    经过了这叁日叁夜的思索,他终於悟通了最可怕的对手就是无影无形的命运。

    一天仍被局限在生死之间,就要被命运操纵着。

    当他得到这结论的一刻,言静庵来到他身旁,柔声道:「当静庵听到惜惜染恙的消息,

立即兼程赶来,想凭着医道上一点心得,稍尽绵力,想不到还是来迟了叁天。」

    她一身雪白宽阔的丝袍,只在腰间束上两寸宽的丝带,隐约表露出她无限优美的身段线

条,有种说不出的娇柔纤弱。

    披肩的乌黑长发自由写意地垂在胸前背後,黑发冰肌,尽显她以前被男装掩没了的女性

丰神。

    叁天来,浪翻云首次移动脚步,离开新坟,沉声道:「斋主有没有兴趣再陪浪某去喝

酒?」

    言静庵望上怒蛟岛繁星密布的夜空,轻轻道:「这麽夜了!酒铺都关门了。」话是这麽

说,脚步却紧跟着浪翻云。

    浪翻云没有带她去喝酒,只领着她到了岛後耸起的一处孤崖,止步崖沿,纵目四顾,长

长吁出心头郁结着的无限哀痛後,刹那间回复了往昔的冷静,旋又颓然叹了一口气,不能自

已地道:「惜惜死了!」

    言静庵来到他身後,欲言又止,终没有说话。

    湖风拂来,两人发袂飘飞,猎猎作警。

    浪翻云双目蒙上化不开的深沉哀色,跌进既美丽又伤感的回忆里,梦呓着般道:「惜惜

教晓了我如何去掌握和欣赏生命,使每一刻都是那麽新鲜,那麽感人。既迷醉於眼前的光

阴,亦期待着下一刻的来临,又希望时间永不溜逝。现在惜惜去了,生命对我再无半丁点的

萦系,使浪某变成了另一个注定孤独的人。」

    言静庵缓缓移前,来到他左侧处,幽幽一叹道:「上趟静庵来与浪兄相见,本再有一事

相求,但终没有说出来,现在浪兄想知道吗?」

    浪翻云反口问道:「斋主是否爱上了庞斑?」

    言静庵凄然笑道:「爱上了又如何呢?我们选择了的道路,是注定了必须孤独一生。那

是逆流而上的艰苦旅程,只要稍有松懈,立即会被奔腾的狂流卷冲而下,永远沉沦在物欲那

无边苦海的下游里。」

    默然片晌後,玉容回复了止水般的安详,淡淡道:「任何与生命有关的情事,均是暂若

春梦,转眼後烟消云散,了无遗痕,空手而来,白手而去。」

    浪翻云轻描淡写地道:「那为何斋主仍要叁次来见浪某人,不怕愈陷愈深吗?」

    言静庵现出了罕有充盈着女儿家味道的甜美笑容,欣然道:「浪兄终忍不住说出这教人

喘不过气来的迫人说话了。」

    她探邃莫测的眸子闪动着智慧的采芒,缓缓道:「若静庵狠得下心,不理尘世上所发生

的事,更没有遇上庞斑和浪翻云,说不定早晋入剑心通明之境,入灭死关。偏是命运弄人,

此刻想撒手而去亦暂不可得。」

    浪翻云想不到她如此直接,一震下别过头来,看着她侧面优雅纤秀的轮廓,愕然道:

「斋主知否如此暴露弱点,实属不智,假若浪某把心一横,务要得到斋主,那斋主过往的坚

持和努力,岂非尽付东流吗?」

    言静庵嘴角逸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油然道:「庞斑、浪翻云和言静庵,均非是乘人

之危的人,才弄至现在如斯局面,既是有缘,何须有份,浪兄莫要吓唬静庵了。」

    浪翻云哑然失笑道:「难怪庞斑斗你不过,浪某也要甘拜下风。」

    言静庵转过娇躯,面向着他欣然道:「今晚之会,直至此刻,静庵才见到浪兄潇漉的笑

容。横竖静庵不应说的那句话也说了出来,浪兄有没有兴趣再听静庵的肺腑之言呢?」

    浪翻云啼笑皆非,苦笑道:「何碍说来一听。」

    言静庵似小女孩般雀跃这:「这趟你看不破静庵了。」

    浪翻云叹道:「我难道不知言斋主正巧施玄法,好激起浪某的生机斗志吗?斋主错爱浪

翻云了,但我心中仍是非常感激的。」

    言静庵转回身去,目光投往水天交接处,轻柔地道:「初会庞班时,静庵还可说是措手

不及。但那趟在黄山古县见你浪翻云时,早有准备,仍是道心失守。故别时才有後会也许无

期之言。岂知找到借口,又忍不住再来见你。叁次相见,要数第二次最不可原谅。」

    浪翻云深深叹了一口气,沉声道:「言斋主是否想藉请我对付即将出关的庞斑,好激起

我的豪情壮志?」

    言静庵回复了她那不染一丝俗尘的雅淡神情,秀目闪动着前所未见的神采,柔声道:

「浪翻云怎会是任从摆布的人,更不须我言静庵激励斗志。惜惜之死,将会把你推上庞斑所

定的同一道路,有一天路尽之时,你们将在那一点上相遇,再也不感孤独。」

    晨早的太阳升上了湖面,照得言静庵丝质白衣银芒烁闪,玉容辉映着圣洁的光彩,与这

俗世再无半点关系。

    回忆中的朝日忽化作了快沉下水面的夕阳。

    拦江岛隐隐在望。

    靠近怒蛟岛的一方船舰密布,另外还有无数轻型斗舰来回梭巡着。

    浪翻云长身而起,放下布帆,内力透足传下去,小船立即翘起头来,船尾处水花激溅,

艇身像会飞翔的鱼儿般,箭矢似的破浪往拦江岛疾射而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