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有美偕行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有美偕行


    两枝长铁枝伸进锁内,弄了几下,“的”地一声,车门的锁给打开了。凌渡宇潇地
拉开车门,微笑道:“小姐,请!”

    肖蛮姿瞅了他一眼,像在奇怪他如此在行偷车,才坐进这贼赃里。

    凌渡宇转到司机位旁的车门,敲了敲玻璃,提醒肖蛮姿为他开放门锁后,先将背上
的背囊掉进后座去,才坐到驾驶的位置上,重施故技,不一会发动了引擎。

    旅行房车由泊位处驶出,走上高速公路后,风驰电掣往东而去。

    这时天刚微明。

    凌渡宇舒服得叹了一口气,在一个偏僻的浅滩弃救生艇登陆后,步行了两个多小时
来到这小镇,到现在才有机会松弛下来。

    肖蛮姿轻问:“我们到哪里去?”自离开“破浪”后,肖蛮姿还是首次主动发言,
使他分外感到珍贵,微微一笑答:“长湖港!”

    肯蛮姿一呆:“那是附近最大的海港,也是最近目的地的海港,你不怕危险吗?”

    凌渡宇耸耸肩道:“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在那种大海港里,才可能取到“破浪”
所需的先进导航仪器和零件,你不会认为随便一个小镇内的杂货辅,可找来船长满意的
货色吧!”

    肖蛮姿道:“敌人早从强生等的购物清单里获悉了我们需要的东西,只要我们走进
任何一间航海用品店里,说出要购买那些东西时,便会立时暴露了身分。”

    凌渡宇微笑反问:“我何时说过要去买东西?”

    肯蛮姿微一错愕,终于扭过头夹,明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打量凌渡宇。

    旅行车在葱绿的田野间笔直宽敞的公路上飞驰着,这时来到了一个分叉口,凌渡宇
毫不犹豫地依着往长湖港路牌的指示,驶进了往右的公路。

    路上的交通开始繁忙起来,不时有对头车擦身而过。

    凌渡宇向肖蛮姿微笑道:“不认识我吗!”

    肖蛮姿冷冷说:“自从你在风浪中大显身手后,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由此可知你
开始时的书呆子鬼样是装出来的,你究竟要骗谁?”

    凌渡宇淡淡道:“你忘记了上校对我的保证吗?”

    肖蛮姿气得嘟长了嘴,直至午后抵达长湖港外围的市区,将旅行车弃置在一条偏僻
的街道后,再没有半句说话。

    两人转乘公共巴土,往海港区进发,凌渡宇背着背囊,看来真是不折不扣的游客,
不过里面却都是潜水的装备、武器和威力惊人的压缩炸药。

    巴士上人很挤,其中有七、八名中学生,兴高采列地互相戏谑,吵得像个墟集。

    凌渡宇和肖蛮姿两人迫在一角,随着巴土的停停行行,身体无可避免地碰到一起,
每当那发生时,肖蛮姿总皱起了眉头。

    凌渡宇向她微微一笑,说了一句话,但在嘈吵声,他却像在做哑剧般,只让人看到
动作,却听不到声音。

    肖蛮姿皱眉叫道:“你说什么?”

    凌渡宇大声重复:“我说你发怒的样子很好看,正动着脑筋看怎样再激得你更气恼
一点。”

    肖蛮姿愕了片晌,终于忍不住,解冻了冰冷的脸容,“扑嗤”一声娇笑低骂:“你
这死鬼!”

    瞅向凌渡宇的俏目刚好和这死鬼促狭的眼光碰过正着,脸孔一红,垂下目光去。

    那种曼妙的感觉确是难以形容。

    凌渡宇忽地觉得巴土外的阳光温暖起来,街上勿勿走着的人们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一切是如此地美好,自渔夫临阵退缩而引致低落的情绪,潮水般高涨起来。

    巴土停了下来,原来到了海港的终站。

    跳下巴土后,凌渡宇将手臂弯起,举在肖銮姿的身前道:“别忘记了上校的吩咐,
现在我们是一对正在热恋的情侣,到这里来是要选购订婚的礼物,一个他妈的航海仪。”

    肖蛮姿给他弄得笑弯了腰,甚为乐意地将玉手穿进他的臂弯,喘着气忍笑道:“死
鬼情郎,现在我们到哪里去?”

   

    凌渡宇一本正经地答:“当然先医肚皮,否则哪有力气去搬这么重的结婚礼物。”

    两人到了一间清静的露天义大利餐厅,一边吃餐,一边欣赏着海港进进出出的船只,
在港口的西岸,停泊了大大小小的百多艘各类型的游艇。

    凌渡宇一边进食,一边细心地欣赏着那些游艇。

    肯蛮姿奇怪问他:“你似乎对游艇非常有兴趣。”

    凌渡宇微笑道:“我只是对艇上的航海仪器有兴趣。”

    肯蛮姿恍然:“你这死鬼,原来是想偷人家的东西。”她终于想到了凌渡宇葫芦中
所卖何药。

    凌渡宇将目光收回,再放到肖蛮姿身上,好奇地问:“以你的条件,所有的时间都
应花在应付那些狂蜂浪蝶对你的追逐上,为何却会参加这么危险的任务?”

    肖蛮姿不悦地道:“你可以干的,我为何不可以干,那些为了女人连魂魄也飞走了
的男人,我看见便有气。”

    凌渡宇失笑:“除非你躲进无人深山,否则你定给气死了。”

    肯蛮姿重重白了他一眼,最后仍然忍不住笑起来。

    两人间的气氛更见融洽。

    肯蛮姿垂头低声道:“知道吗?若没有马诺奇先生,我一是饿死街头,一是给人拐
进妓寨里去,所以无论什么代价,我也要完成马诺奇先生的遣志。”

    凌渡宇暗忖:这马诺奇必是一个真正的善人,否则他死后,便不会有这么多人为他
卖命,抗暴联盟的领袖高山鹰也不会让他凌渡宇来助阵了。

    想到这里,心中警兆忽现。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往水吧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名男子正和水吧其中一个男侍交头接
耳,后者不住把眼光扫向他们两人,见到凌渡宇望来,急忙移开眼光。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麻烦来了!”

    肖蛮姿吓了一跳,向他望来。

    轮胎磨擦地面的剌耳声,分由左右两方传来,两人几乎在念头也未转过来时,十多
名大汉已分由左右两方出现,急步往他们迫来,手都伸进了外衣内,不问可知再伸出来
时,不是拿着抢便是握着手榴弹。

    肖蛮姿刚要动,凌渡宇喝止她:“不要动!”

    肖蛮姿英气勃勃的眉毛一扬,怒道:“难道我们毫不反抗让人像猪般台上屠场吗?”

    凌渡宇像对已迫近至最外围餐桌的大汉视若无睹般,淡淡道:“谁有那样的意思?”

    这时间露天餐厅只有寥寥几桌坐了客人,都是外地游客的样子,见到这分从两边闯
来的十多名气势汹汹的大汉,一时间吓得呆若木鸡,不知所措。

    转瞬间十多人合围而至。

    左方其中一名大汉喝道:“不要动!”手上多了把黑黝黝的大口径手枪。

    其他人纷纷掏枪出来。

    凌渡宇嘴角闪过一丝笑意,正拿着刀叉吃餐的手一动,刀叉闪电般脱手而去,刀子
正中左方那名大汉持枪的手,叉子则刺进另一名大汉探手拔枪的右臂。

    狠、准、重。

    同一时间他的脚用力一挑,重达十多公斤的铁桌连着插在桌子正中的太阳伞炮弹般
往右方而夹的十多名大汉撞去。

    没有人可以想像他有这么惊人的脚力。

    凌渡宇叫道:“小姐请!”说到姐字时,他和铁椅一齐仰天倒在地上,就势滚进了
左方的七名大汉,再弹了起来,拳膝几乎不分先后重击在其中两人最脆弱的部位处。

    肖蛮姿便像和他合作多时那样,蹲在地上,手往裤管一抹,拔出了可作连发装有减
声器的弹力自动大口径手枪,火光闪现下,两名怆惶避开飞来铁桌的汉子立时浴血倒下。

    这时左方的七名大汉已没有一人能爬起来。

    凌渡宇大喝:“这边走。”

    肖蛮姿一边开枪轰击在铁桌后缩成一团的残余分子,迅速敏捷地往凌渡宇的方向退
来。其中一人冒出来要发射,凌渡宇手中的枪火光一闪,那人惨嚎一声,半边手掌连着
手枪给轰得飞掉去。

    直至两人退离餐厅,冲入了通往海湾大街的人潮,再没有一人敢追来。

    凌渡宇和肖蛮姿两人挨坐在天台的混凝土石烂旁。

    这是一座四层高楼宇的天台,此楼位于海港的南面,可俯瞰整个海港的景色,这天
台本是紧锁着的,但当然难不倒凌渡宇的妙手。

    肖蛮姿不住喘气,连续数小时和敌人你追我走并不是那么容易吃得消的。

    反之凌渡宇气定神,像是到这高处来只是想多吸两口新鲜空气,他一面为自己的手
枪上弹膛,另一方面也不忘欣赏肖蛮姿挂着汗珠,蒸发着热气的通红俏脸。

    肖蛮姿索性闭起眼睛,怕人听见般低声说:“刚才在商场那一幕真险,若不是你将
我拉入那珠宾店,我们便会和那些猎头族撞个正着了。”

    凌渡宇苦笑:“还累我破费了五百六十五美元买了条金颈链给你。”

    肖蛮姿娇笑低头,望向挂在修长的玉颈上摇摇晃晃的精巧金链子,满心欢喜地道:
“你拣得挺不错。”

    凌渡宇试探地问:“我为肖蛮姿大小姐立下了这样不朽的功劳,可否有随时检查金
链财特权。”

    肖饵姿愕了一愕,才明白了凌渡宇的话音,边喘气边失笑道:“都是死色鬼!”时
白了凌渡宇一眼,并无丝毫恼意。

    凌渡宇从腰包取出一个小巧的望远镜来,将头伸出石栏外,像名尽忠职守的哨兵,
俯察来来往往的船只。

    肖蛮姿奇道:“假设敌人要用望远镜才看得见,我们也不用忧心吧!”

    凌渡宇收起望远镜,道:“我只是试试这家伙望远的威力,现时还未用得着它。”
顿了一顿:“好!我们现在应该干什么?”

    肖蛮姿瞪大眼望着他:“我正想问你,换了是我,早有那么远便逃那么远,怎会还
待在这里等人来捉?”

    凌渡宇没有答她,眼中闪过一抹罕有的忧色,叹口气:“渔夫已落到敌人手里,希
望他没有受到真正的伤害。”

    肖蛮姿一震:“你怎知道,谁告诉你的?”

    凌渡宇道:“当然是敌人,否则为何我们一出现便像糖惹蚁般招来了那么多恶煞。”

    肖蛮姿恍然大悟,只有当渔夫向敌人供出了船上各人的身分,敌人才可将肖蛮姿的
档案照片分发各地的线眼,故此一发现她,便空群而来,所以渔夫必已落进敌手。

    她深深望了凌渡宇一眼,这男子的身手与见地,确是非同凡响。

    他究竟是谁?

    凌渡宇的声音传来:“看来你真的很喜欢这条链。”

    肖蛮姿一愕,这才看到自己的手正下意识地摩娑着那链子,俏脸一红,垂下手去,
捏紧了衣角。

    凌渡宇道:“刚才我们遇到的只是普通黑社会打手,真正的点子还未来,不过现在
定是在赶路,累得他们那么辛苦,真不好意思。”

    肖蛮姿听他说得有趣,笑了起来,白他一眼:“为什么你总是那么轻易惹我笑呢?”

    凌渡宇道:“你第一次见我时并没有笑。”

    肖蛮姿嗔道:“死小气鬼!”

    凌渡宇大乐:“我们终于不需为“要干什么”而伤脑筋,只要和你谈谈心,便可轻
易将时间打发过去。”

    肖蛮姿嘟长嘴恼问:“我们究竟等什么?”凌渡宇淡淡道:“等“恐怖大王”枭
风。”

    日没,夜垂。

    海港上由远洋巨轮至载人小艇,无不灯火通明,在这海边小城的灯火!

    广告牌和霓虹灯的助威下,黑夜便如白天般光明,当然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味道,
而这一切正基于能源的供应,一旦能源断了,人类的文明亦会土崩瓦解。

    九时许,五艘豪华大游艇结成队型,缓缓进入港口。

    凌渡宇通过望远镜,像欣赏美女般全神看着,口中叹道:“幸好你们来了,否则我
对自己判断力的信心将会动摇。”

    肖蛮姿来到他身旁,将头凑过来往外望去,也看到了这小队游艇。

    凌渡宇将望远镜递给她:“欣赏一下船身上的标志。”

    肖蛮姿接过望远镜望去:“那是威斯国际游艇会的标记。”

    凌渡宇凑在她耳旁道:“这就对了,威斯国际游艇会的会长是“长胡子”康乃尔,
此人正是枭风手下的重要头目。”

    肖蛮姿放下望远镜奇道:“你怎知他们会来?”

    凌渡宇微笑说:“枭风和他的人正在四处搜寻破浪号的踪影,一听到我们在长湖港
出现,哪有不全速赶来之理,假设我的估计没有错的话,渔夫应被关在其中的一艘游艇
上,方便他们核对渔夫的供词和再拷问。”

    肖蛮姿沉默片晌,轻声道:“当初我听到上校派你和我来,我心中是不同意的,因
为夏信那类职业好手,理应是更适合的人选,但到现在我才知道,你比夏信好多了,好
太多了。”

    凌渡宇忽地严肃起来:“假设我能救回渔夫,又拿到“破浪”需要的仪器,你可否
给我一点奖励?”

    肖蛮姿愕然问:“什么奖励?”

    凌渡宇一本正经地说:“一个香吻。”

    肖蛮姿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手按着凌渡宇的肩头,支撑着笑弯了的娇躯,将俏脸垂
在他胸前处,骂道:“依然还是只死色鬼!”

    虽然未来的任务危险之极,但在这一刻,她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甜蜜和愉快,这身手
和智慧均不作第二人想的中国男子,总能在最使人紧张的情况下,仍表现出玩世不恭和
傲然视物的超脱情怀。

    假设时间能停顿下来,那将是多么好!

    凌渡宇从背囊取出潜水衣和压缩氧气筒,递给肖蛮姿:“要我闭上一只眼睛,还是
倒转望远镜来看?”

    两人在暗黑的海底推进。

    肖蛮姿来到了水中,便像鱼儿回到了家乡,修长的四肢有力划动着,却毫不费力。

    凌渡宇不徐不疾地紧傍在后侧,有时常蛮姿故意加快,但总不能将他抛离。

    对肖蛮姿来说,凌渡宇这身分神秘的人,予人的是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的惊异。

    两人从五艘威斯国际游艇会的一艘艇旁冒出水面。

    除了其中一艘隐约传来人声和女人的娇笑声,其他的船都非常寂静,不问可知大部
分人均已上岸加入了追捕他们两人的行动。

    凌渡宇这次反客为主,看似危险,其实却是非常高明的一着,利用了狩猎者小颅猎
物的心理,何况在枭风这国际知名的魔王眼里,追杀几个像上校和强生的职业军人,在
他来说是手到拿来的易事。

    失去了两架直升机后,他可能会谨慎一点,但仍未谨慎至必须应付像凌渡宇这种高
手,由此可见对凌渡宇真正身分保密的重要性。

    肖蛮姿问:“是否逐条船去搜?”

    凌渡宇嘴巴几乎贴着肖蛮姿的耳朵道:“你待在这里,我爬上这条船去找个人来问
问,我对这条船特别有“感觉”。”

    “飕!”

    -个连着绳子的铁钩由强力弹簧射出,挂在船拦处,钩子包了厚布,一点声色也没
有,从他齐全的装备,可看出早在起程前,他便已想到所有的步骤和行动的方式,而他
的大铁箱,不乏用得上的法宝。

    凌渡宇迅速往上爬去,消失在船舷尽处。

    肖蛮姿的耳朵内,那被凌渡宇说话时喷气进去弄了的感觉仍未消去。

    凌渡宇跃落甲板,迅速往船舱闪去。

    内里隐约有人声传出。

    正要掩入舱内,其中一人站了起身,推门而出,凌渡宇暗叫一声天助我也,左手的
麻醉枪同时发射。

    在那人身体倒下前,他已闪入舱内,右手的大口径手枪瞄准了那目瞪口呆的人。

    那人也是经验老手,举起双手,指头也不敢动一下。

    凌渡宇在那大汉对面的沙发悠然坐下,听道:“看着我!”

    那人向他望来,神情开始镇定下来。

    凌渡宇收起左手的麻醉枪,脱下潜水镜,道:“我叫你看我的眼!”

    那人心道:你的眼有什么好看?

    不过在枪嘴下,不要说用眼看看那么容易,即使是叫你在地上爬,也得要勉为其难
的了。

    凌渡宇的眼神条地深邃起来,其中像藏有无穷尽的东西。

    那人呆了一呆,眼里闪过一片茫然。

    凌渡宇柔和地道:“你忘了吗?你很累了,是吗?”他的语音高低抑扬,带着音乐
性般的动听。

    那人眼中茫然之色更甚,眼光牢牢给凌渡宇挥散着奇异光芒的眼神吸着,他本来并
非如此意志薄弱的人,但事情太快太突然了,凌渡宇这已达宗师境界的催眠高手,便利
用了他这心神飞散的一刻,乘虚而入,制住了他的灵智。

    凌渡宇喃喃说着很多完全不相关的东西,不一会,那人眼帘垂下,鼻孔呼噜呼噜发
出鼾声,却仍是坐着的姿势。

    凌渡宇问:“渔夫是否被藏在这条船上?”

    凌渡宇跃回水里,向肖蛮姿说:“靓女!给我那个答应了的香吻。”

    肖蛮姿喜道:“找到渔夫了!”

    凌渡宇曲起中指在船身叩了两下,道:“就在这里面,上面的五个人全给我弄晕了,
都放在救生艇上,等待你去行下水礼……”

    他还想说下去,肖蛮姿的手水蛇般缠过来,惊心动魄的胴体紧贴着他,献上奖品。

    水浪轻打在船身上。

    两人间的热情却像烈般暴涨着。

    酡然魂销。

    两人分了开来,这仍是不适合来个务要打破世界纪录长吻的时候。

    凌渡宇低声吩咐:“你上船去,作好一切起锚开船的准备工作,我一回来船即开
出。”肖蛮姿道:“你到哪去?”

    凌渡宇微笑道:“你送了个大礼给我,令我满载而归,我自然要泽及他人,每人送
他一件小礼物。”

    肖蛮姿对他的莫测高深早习以为常,也不多问,往甲板爬上去。

    肖蛮姿在驾驶室内焦急地等待着。

    渔夫给救了出来,刻下躺在主舱的沙发里,神智清醒过来,但饱受毒打的身体仍非
常虚弱,需要治疗和休息。

    四周静悄悄地。

    只有远方岸上传来的车声和海浪打在船身上的单调响音。

    凌渡宇为何仍未回来?

    “啪!”

    一个人影翻上甲板。

    原来是凌渡宇。

    他攀梯而上,带着顽童作弄了别人般的表情,进入驾驶室:“行了下水礼没有?”

    肖蛮姿一呆:“若把救生艇放下海上,会惹起敌人的注意。”

    凌渡宇板起脸孔扮作方谋的惯用语气道:“你是船长还是我是船长?”

    肖蛮姿忍着笑道:“当然是你啦,船长!”

    “那还不发动引擎,向大海进发?靓女水手!”

    肖蛮姿一咬牙,按动引擎。

    剌耳的引擎声,隆隆而起。

    游艇向前驶出。

    喝叫声立时从其他游艇传来。

    敌人发现了他们。

    肖蛮姿拉下启动救生艇的控制。

    “蓬!”

    救生艇载着五个昏迷的大汉,从滑槽滑往水面去。

    游艇不住加速。敌人的其他四艘游艇在后方追来,原本沉寂下来的海港立时热闹紧
张起来。.像蛮姿道:“舶长!要不要由你来掌舵,我怕甩不下他们。”

    凌渡宇像死了般舒服地挨在一张帆布椅上,不死不活地道:“我很累,何况这么弱
少可怜的敌人,又那须本人亲自出手?”

    肖蛮姿恨得牙地,偏是拿他没法。

    其中一艘游艇的马力显是高于其他的游艇,很快越众而出,愈追愈近。

    凌渡宇却闭目养起神来。

    肖蛮姿性格刚毅处实不让男儿,硬是不唤此君,一扭轮盘,游艇拐了个急弯,将对
方抛离了少许,开始进入公海。

    敌人刚才仍不敢公然开火射击,但一到公海,他们将不会那样客气了。

    担心还未完……

    “轰隆!”

    那艘追来的游艇尾部火光爆闪,整只船在海面上打着转。

    另三艘游艇同时爆炸起火,上面的人纷纷跳海逃生。

    凌渡宇站了起来,用望远镜察视后方的灾情,淡淡道:“真奇怪,这些人深夜出海,
就是为了要到这来跳水吗?”

    肖蛮姿嗔道:“你这死鬼,原来刚才到人家船上装了计时炸弹。”

    “轰隆!”

    其中一艇的火势蔓延至燃料箱,爆起冲天火光,点亮了后方的夜空。

    凌渡宇叹道:“仍比不上我们刚才那一吻的火爆,只可惜枭风不在那船上。”

    肖蛮姿俏脸一红,想起那一吻。

    她知道自己此生休想忘掉半点那种使人感到无负此生的感觉。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