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 功败垂成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 功败垂成           

    在纽约警方曼克顿分署的重案组,一个戴着黑眼镜的白人军装警官,向坐在椅上的凌渡
宇咆哮怒叫。

    凌渡宇从容不迫,好像失去了视听的能力。

    那警官怒喝道:“你听到没有,你在那里干甚么?”他是第十次重复这个问题。

    他和金统被带到警署后,两人给隔离盘问。

    这事轰动全城。

    这问话室只有他和那警官,可是凌渡宇知道最少有十个人以上,通过隐蔽的闭路电视,
在细察和分析他每一反应。他每句说话都会被录下来。

    凌渡宇重复他的说话,道:“我要见你们的最高负责人。”

    警官不怒反笑,道:“听着!在这里,我是最高负责人,你若再不合作,对你一点好处
也没有,这件事中,虽然没有人死亡,但伤了二十多人包括两个警员在内,附近建筑物的玻
璃完全损毁,我们怀疑你在车内放了炸弹。”

    凌渡宇笑了起来,道:“是否放了炸弹,让贵方或军方的军火专家去决定,噢!是了,
我倒有一个问题。”

    警官呆了一呆,死命压下怒火,沉声道:“说出来!”

    凌渡宇悠悠道:“室内又没有太阳灯,你戴上这劳什子防阳黑镜是甚么道理?”

    那警官失去了耐性,怒喝一声,扑过来一把抽着凌渡宇外套的襟领,要把他提起来。

    凌渡宇吸了一口气,硬坐不起。

    那警官用力一抽,对方纹风不动,气得面也涨红了。

    坚持不下间。

    室门打开。

    另一便衣警官走了进来,向室内盘问凌渡宇的警官喝道:“放开他!”

    盘间凌渡宇的警官心有不甘地放开了手,道:“好!由你来收拾他。”

    便衣警官神情有点尴尬,道:“不!我是来请他去局长室。”跟着压低声音道:“警务
署长来了!”

    那盘问的警官愕然道:“甚么?”

   

    便衣道:“不要问,解开他的手铐。”

    不一会,凌渡宇被请迸局长宽大的办公室内。

    室内有四个人,三个礼貌地站了起来,和凌渡宇握手。并作自我介绍。

    身形高大唇中蓄了胡子1回貌威武的是纽约州的警务署长布莱士。相貌和善、两眼精光
霍霍的,是这曼克顿分局的局长查令先生。最后一位身材瘦削、不苟言笑的中年汉子麦汉,
是联邦调查局的人,却没有说明身分。

    坐而不起的人,正是金统,此君悠悠地喝着咖啡,气得凌渡宇骂道:“好!金统你也算
够朋友,自己在这里享受。却让我在他处受人虐待。”

    金统两眼一翻道:“你为甚么不向好的一方面着想,我令你四十八小时的虐待缩短了四
十七小时,不应该感激我吗?”

    纽约洲警务署长布莱士笑道:“凌先生,他不比你好多少,他的被虐待只是缩短了四十
六小时又十分钟。”

    众人笑了起来,联邦调查局来的麦汉仍是面无表情。莫测高深。

    布莱士待众人坐定,向凌渡宇道:“老金坚持要你在场,他才把一切说出来,好了,现
在可以开始了。”

    麦汉插口道:“我希望今天这室内的一切,保持最高机密,未知各位是否同意。”

    布莱士有点愕然,道:“假若你觉得有这需要,便依你说话办。”

    凌金两人心中一惊,隐隐感到联邦调查局一定已察觉到了一些问题,也有可能是夏其洛
在背后出了力。

    金统清一清喉咙,开始一五一十详细地把整件事说出来。布莱士等只在关键处问上一句
半句,其他时间都在非常细心地聆听。

    金统说完后,分局长查令吁了一口大气,道:“老金!假说这件事不是出于你的口,卓
楚媛的失踪、美雪姿的失踪和自杀又是在我辖下的区域发生,我会把任何告诉我这个故事的
人轰出门去。”

    布莱士道:“老金,最大的问题,不在于你的故事是否真实,而是你那辆车的突然炸
毁,凌先生说导弹来自天上,是空口白话,当时天上任何飞行物体的影子也没有,所以很容
易使人因这而怀疑整件事的真实性。”他措词非常客气得体,其实他只是想说,整个故事仍
伪造出来,以开脱藏有炸弹的罪名。

    查令插口道:“据碎片和残屑初步监证,炸毁跑车的属于一种类似“小牛飞弹”的热导
引空对地飞弹,最低发射高度是五百尺,最高可达四万尺,能自动追踪目标。”

    众人哧了一跳,小牛飞弹是美国的军事发明,有精密的感应器,一经锁定目标,命中率
达百分九十以上,而且采用红外线直接追踪系统,不受能见度或云屑影响。

    金统暗骂一声,望向凌渡宇,他招架不了布莱士这老狐狸的辞锋。

    凌渡宇沉默片刻,才道:“各位一定听过F19战机”吧?”现在他仍能在此侃侃而
谈,全因金统的人面,否则早给人押了入监仓。

    众人一齐点头。F19战机是尖端的科技产品,又被誉为隐形战斗机,是美国洛克希德
公司的骄人机种。其实它并非真能隐形,而是这种新奇飞机的特别设计和形状,使得雷达几
乎无法侦知它的存在。它的形状,能反射最少量的雷达讯号,飞机的腹部、背部及机翼都涂
上下吸收雷达迅号的特殊涂料,机身边缘包以耐高温的陶瓷材料,减少了高温产生的红外线
讯号,甚至引擎的过轮叶片,也是由低讯号反射的金属板制造,所以被冠以隐形堆机的美
名。

    凌渡宇道:“我的设想是,向我们袭击的飞机也是隐形的,不过不是避过雷达的侦察,
而是能避过人类肉眼的侦察。”

    布莱士皱起眉头大不同意。

    查令问道:“有一件事我大惑不解,为何凌先生坚持袭击来自空中,而不是陆地。”他
刚才指出袭击的应是空对陆飞弹,这样说的意思,是不明白凌渡宇当时怎会知道。

    凌渡宇叹了一口气道:“希望你们知道,我是一个有第六灵感的人,当时感到有监视和
危险的来临,于是驾车逃命,却始终摆脱不了那种受监视的感觉,除了一段短时间。”说到
这里卖了一个关子。

    众人露出注意和兴趣,连麦汉和金统也不例外。金统比任何人更想知道答案,因为凌渡
宇突然发现危险的来源,他们才能及时跳出车外,逃过大难。

    凌渡宇道:“那段感受不到对方监视的时间,就是当跑车驶进隧道后。”

    众人恍然,若非来自天上,怎会有此情形,就像我们看地上爬行的蚂蚁,入了蚁穴后,
我们自然看不见它。布莱士喟然道:“以私人的角度来看,加上我和金统多年的交情,我可
以接受你们的说法,可是这是非常难令别人相信。”

    金统晒道:“‘别人’是否指首席检察官莫坚时那老糊涂?”

    布莱士哑然失笑,转头向查令道:“你看那老家伙会怎么想?”

    查令摇摇头,表示他也没有把握说服莫坚时,检控权却是在他手上。

    凌渡宇感到布莱士和查令两人中,前者其实全不相信整件事,却硬把责任推在检察官身
上,确是老奸巨滑。不过他胸有成竹,转头向联邦调查局那面容有若岩石般的麦汉道:“就
算检察官不相信,警方也不相信,我却相信联邦调查局另有想法。对吗?麦汉先生!”

    布查两人愕然,凌渡宇凭甚么这样说。只有金统若有所悟,隐约捕捉到凌渡宇的思想。

    麦汉眼中光芒一闪,露出了一丝罕有的笑容,点头道“凌先生思想锐利,令人佩服,是
的!我们有另一套的秀法,但为了保密的理由,却不能说出来,现在我代表联邦调查局,正
式提出要把两位带走。”

    布莱士和查令两人愕然以对。

    究竟发生了甚么事?麦汉道:“请记着!这个会议必须绝对保密。”

    坐在麦汉大轿车的后座,像给封闭在一个隐闭的世界里。两旁的窗户均下了窗帘,与司
机的座位间升起了一重钢板。

    这是辆保安保密的车辆,至于能否抵受小牛式空对地飞弹,那就只有天晓得了。

    想到这里,凌渡宇笑了起来,坐在他右边的麦汉面无表情,一点也不将他的笑放在心
上,金统则会心微笑,似乎已知道他转着甚么念头。

    凌渡宇的心神又转到被“掳”的卓楚媛、威尔和文西三人身上,心中一阵痛楚,一阵焦
虑,拖延了这么久,他不能再等待了。

    麦汉适在这时道:“凌先生,我三年前己听人提到你的名宇。”

    凌渡宇嗯地应了一声。

    麦汉续道:“所以为了方便行动,我决定向你们坦诚相告。”

    凌金两人精神一振,麦汉这句话大有内容,不由留起心来。

    麦汉仍是那副没有表情的面容,生似在代他人转达一些与自己全先关系的说话,道:
“大约六年前,联邦调查局成立了一个特别的小姐,侦查军火商、政府和国防部人员间的贿
赂情形,内中细节,不便再提,却发现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事情表面看来一切都合乎情理,就是泰臣公司凭着精湛的科技和技术,一跃而为美国
隐坐第一把交椅的武器生产和太空设备的国防大企业”。

    “奇怪的地方,就是这只是发生在六至七年间的事,此前的泰臣只是生产二流的货色,
并且因人才的流失,加上经营不善,濒临破产的边缘,要知这类庞大的公司有如巨大的恐
惧,兵败如山倒,它凭甚么可以在这样短的时间起死回生?这是第一点奇怪的地方。”

    金统插口道:“七年前,刚好是烈但创立‘光神教’的时候。”

    麦汉不理他的说话,续道:“经过我们仔细调查,发现泰臣公司完全没有杰出到这个地
步的人才,但是出产的成品,又的确远胜于其他公司的制品,这是绝无可能的。据泰臣一些
职员说,新的设计仿似由无而来,凭空出现,完全不能根寻那是何人的设计,这是第二点奇
怪的地方。第三点奇怪处,泰臣大量起新人,所有旧人都在给了大笔补偿金后撤了职。这群
新人大部分是在这方面全无经验的新丁。”

    凌渡宇道:“即管这样,你们也没有理由要调查他。”

    麦汉爽快地道:“当然!只要泰臣谨守国家的安全规定,我们倒没有和他作对的理由,
偏是他私自秘密向外国出售高科技的装备和武器,我们便不能袖手旁观了。可恨到现在还拿
不到他痛脚,泰臣是只最狡猾的狐狸。”

    金统忽然问道:“我想知道你的职权?”。

    麦汉沉默了一会,道:“我其实是从情报局抽调出来责这个调查小组的,你的老友夏其
洛也是成员之一,代表联邦调查局。”

    金统恍然,难怪刚才提到光神教,麦汉一点也不奇怪。

    凌渡宇道:“泰臣既然执掌了国防工业的牛耳,利润庞大之极,为何还要借走私军火来
发财?”

    麦汉跟中闪过欣赏的神色道:“凌先生这问题敲正骨节眼上,也是我们这个调查小组成
立的主因。大约三年前,联邦调查局在调查另一案件,侦查一个穷凶极恶的雇佣兵大头头红
牛时,意外发觉此人以天文数宇般的大量金钱,从世界各地购千奇百怪的物料,然后辗转运
往泰臣公司。在千方百计下,依然找不到这一批又一批的物料,究竟用往甚么地方去?这事
连总统也惊动了,所以成立了我们这个特别小组,全权处理这件事。”

    凌金两人豁然大悟,难怪麦汉向布莱士要人,布莱士不吭一声。

    麦汉道:“这小组只向国防部长一人负责,可以随便运用军方最精锐的特种部队。”

    凌渡宇问道:“可否告诉我红牛为泰臣采购些甚么物料。”

    麦汉道:“给我们在美国本上截查到的,只是非常小量,完全不能构成任何罪名,但是
通过国外的特务机关查悉,红牛所采购的东西千奇百怪,像钨、铀、铜、锡、铁、铝等各类
矿材,另外还有各类的燃料、木料,至乎生果、海产,可说是数之不尽。而且他购货的单位
庞大,例如两年前他曾从甫非一口气买了半吨黄金,可惜我们完全不知红牛用甚么方法偷运
入来。”接着神情一震,道:“可能便是凌先生你所说的隐形飞机了。”

    凌渡宇沉声道:“我知道他用来做甚么。”

    麦汉和金统两人大惑愕然。凌渡宇面色出奇沉重,徐徐吐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说话,道:
“用来建造飞往外太空的宇宙飞船!”

    麦金两人惊讶得合不拢起口来。

    难道泰臣公司真是得到外星人的帮助,建造远超于这时代人类梦寐以求的宇宙飞船?会
议室一端的大屏幕上放映着从高空俯瞰泰臣公司的情形。那其实不应被称为一同工厂,而是
一个“城”。一个从事生产尖端武器和太空设备的工业城。

    除了十多个大厂房外,还有二十多组建筑群,每组由四至十座大小不等的建筑物合成,
最高的一座大厦达五十七层,每层占地万多方尺,是泰臣办公室的地方。

    建筑物间有辽阔的空地和草坪、支离交错的通道,影带中可以见到工作人员和车辆在忙
碌地工作。

    负责旁述和解说的是白加少将,这时他说到:“这是表面的情形,地底内还有庞大的地
库和地下工厂,达二十个之多,地下的设备,可以抵受核子战争的攻击,有最严格的保安系
统。”

    另一位属情报局的夏保先生插口道:“泰臣的员卫总数达二十万人,其中大约二万人是
负责一般性的文书、采购、行政等各方面的工作,十万人是一般技术人员和工人,只有八万
人是正式参与武器的生产。而属于核心的研究和设计的专家,人数在二百人之间。”

    麦汉补上一句道:“这二百人中,足有百多人是在这6年间聘请的,这些人身分都绝无
可疑,在国防工业上虽可说是新丁,但在加入泰臣前,本身都有份优厚的差事,例如大学讲
师、工程师、天文学家等等。”

    金统忍不住道:“泰臣是属于国防部监管的工业,你们不是要定期派员去察查吗?”

    白加少将叹了一口气道:“我本人曾多次亲身去参观他们的武器生产,一切正常得要
命。”

    凌渡宇道:“你看不到甚么,道理非常简单,因为你不知道要看甚么。”

    麦汉点头道:“我完全同意,假设他们把一艘飞船分散在不同的厂房建造,那是完全没
有可能被一个完全不知这件事的人发觉的。”

    坐在后排的夏其洛首次发言,道:“假设他们真要建造一艘宇宙飞船,问题非常严重,
试想一艘这样的飞船,装上了先进的武器,飞临地球的外太空上,地球还不是任由他们宰
割。”

    夏保先生道:“泰臣公司的首席专家百威博士,是位太空专家,五十多年来一直从事太
空船的设计和研究,六年前才加入泰臣,往日和他共事的同僚都说他野心很大,非常不满国
会削减太空研究的经费,亦不满太空计划的缓慢发展。”

    夏其洛道:“他是想一步登天的人。”

    众人笑了起来。凌渡宇心中一动,道:“有没有他的档案照片?”

    白加少将关闭了放映机,打了张幻灯片在屏幕上,一位头发灰白、面相精明、身材高瘦
的老者现了出来。

    凌金两人齐叫道:“是他!”那是两人被生擒时遇到的老者,凌渡宇利用催眠术,从他
口中知道飞船的事。忙向众人解说。

    各人面色凝重。

    他们要对付的并非一个罪犯,或一个犯罪集团,而是一个打着国防企业旗号、聚集了各
方面精英、和政府各方面又有勾结的庞大机构。

    凌渡宇问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就是现在泰臣公司内,有多少建设地这七年内新建成
的?”夏保答道:“小规模的不说,在六年前,泰臣公司从事扩展,大兴土木下建成了现今
那五十六层高的大厦,和一个比其他地库大了三倍,面积达四万方尺的庞大地库。”

    金统喃喃道:“最高……最大………白加少将道:“那办公大厦叫‘泰臣大楼’,我到
过数次,倒没有甚么特别。至于那叫‘阿达米亚地库’的地下工厂,是从事飞机和太空装备
生产的地方。”

    凌金两人跳了起来道:“甚么?阿达米亚。”这是那个神秘人的名宇,凌渡宇就是在冲
进黑布幕去找那个人时,遭遇到最奇异难忘的经历。

    麦汉早听过这事,连忙向夏保等人迷说。

    凌金两人愈来愈明白麦汉为甚么这样信任他们,因为知道他们不是胡诌。

    凌渡宇道:“我敢说飞船一定是在那‘阿达米亚地库’的地下工厂内。”

    众人沉默起来。

    麦汉毅然站起身来道:“我们随便找个较好的借口,动用最精良的专家,入去逐寸搜
查。”

    众人一齐愕然。

    这是非常大胆的行动,泰臣和政府及国会的权贵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一个不好,不要说
国防部长,恐怕连总统也护不了他们。

    但时间不容许任何等待了。

    谁说得定飞船何时升空。当天晚上十一时许,泰臣公司大多数人都下了班的时候,正门
来了四辆大轿车,载满了不速之客。

    门卫走到大闸道:“甚么事?你们是谁?”

    一位叫科伦的联邦密探走出车外,遣:“我们是联邦密探,这是搜查令,怀疑贵公司内
藏了违禁品,要进来调查,请立即打开大门。”一边递上证件和文件。

    门卫面色一变,拿起无线对讲机,通知上级。

    科伦是有经验的人员,两眼一翻,大发官威道:“你若不立即开闸,我控告你阻碍国家
人员进行工作、包庇犯罪行为。”

    那门卫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忙对着无线电话报告,好一会才做了一个手号,大闸
徐徐打开。

    四辆车鱼贯驶人,往最高的泰臣大楼驶去,阿达米亚地库的入口就在泰臣大楼的对面。

    坐在第二辆车内的凌渡宇和金统不由有点紧张,上一次的经验还是新鲜热辣,今次不知
又有何遭遇?四辆车一路通行无阻,来到泰臣大楼前。

    大厦内走出了一群人,其中一位高大威猛的中年男子,排众而来,他身旁紧跟着位极有
秀气的美女,凌渡宇认得是那天遇上的芬妮小姐。

    车内白加少将、夏其洛等和其他人纷纷下车,这是两军交锋的时刻。

    高大的中年男子,挺直的鼻梁下一对锐利的鹰目,使人感到此君绝不好惹。这时他面色
阴沉得像那雷雨即至的暗天。眼中闪着忿怒的光芒,笔直走到白加少将前,毫不客气地道:
“少将!我要你的解释。”看来此人是泰臣。

    凌渡宇在白加少将身后,向跟着中年男人的美女道:“芬妮小姐,别来无恙。”

    芬妮秀气的鼻子翘起上来,把垂下有若瀑布的秀发轻摇一下道:“你是谁!我并不认识
你。”

    高大男子沉声道:“这是甚么人?请不要骚扰我的秘书。”

    白加少将从容道:“泰臣先生,我们根据线报,怀疑贵公司内藏了违禁品,所以来作搜
查,现在是执行职务。”

    泰臣道:“甚么违禁品?”

    夏其洛道:“这是联邦调查局的机密,恕我不能透露,泰臣先生,我们可以执行任务了
吗?”

    泰臣眼中间过怒火,转向白加少将道:“少将,我们是国防监管的企业,请问你有否国
防监管局的批准。”

    白加少将道:“没有!”

    泰臣道:“甚么!那请你们立即滚得远远的,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们。”

    白加少将笑道:“我们有国防部长的特别授权书,请你过目。”递上文件。

    泰臣看也不看,芬妮接过了去,细心地阅读。

    泰臣一连说了几声好,向白加少将道:“你要看甚么地方?”

    白加少将道:”阿达米亚地库。”

    泰臣的面刹那间整块红起来,喝道:“不!里面是公司的机密设计,你们谁可保证不泄
漏出去。”

    白加少将面色一沉道:“这里全是国家内负责机密的人员,若要泄秘,你们那些算是甚
么?”

    泰臣身后一位男子道:“他们两个又算甚么?“指向凌渡宇和金统。

    白加少将一众大乐,麦汉道:“请问阁下贵姓名?对他们两人你又知道甚么?”

    男子也知自己说错了话,嗫嚅道:“我……”

    泰臣插入道:“他是马佐治,我公司的保安主任!这里根本轮不到他说话,好了!我想
各位的时间很宝贵吧厂!”当先大步向露在地面的一座建筑物走去,就这样化解了麦汉的追
问。

    凌渡宇有点不舍地望了泰巨大楼一眼.这建筑物的外表很普通,比起泰臣内的其他新型
建筑物,显得平凡不堪。以泰臣这样追求荣誉地位的野心家,怎会甘于以这样的大厦作办公
室?一行二十多人,走进建筑物的大堂内,地板是钢板造成。这是进入阿达米亚地库的进
口,几个巨型的升降机排列在一端。他们进入了其中一个,升降机缓缓降下。

    夏保先生站在泰臣旁边,问道:“泰臣先生,不知完成的产品怎样运上地面?…泰臣闷
哼一声,毫不理睬,反是芬妮答道:“地库的顶部连接着上面的大堂,大堂的地面是活动
的,可以张开来以便运输。”她的声音低沉动听。

    凌渡宇接口道:“是否也连接着泰臣大楼的底部。”

    芬妮迟疑了片刻,点点轻轻道:“是的!”

    升降机下降了五十多尺,才停下来。

    众人鱼贯而出,一看地库的情形,白加等一齐叫苦起来。

    一架巨型的穿梭机,安然放在庞大地库空间的中心。穿梭机接近百分之七十完成,一个
大型的网架,把它托在地库的半空上,数十座各式各样的长臂起重机、升降架,把器材和物
料运送上去。通明的射灯下,数十个全身制服的技术人员在辛勤工作。那有甚么宇宙飞船。

    泰臣道:“各位!不知这是否违禁品。请随便参观。”作了一个招呼的手势。

    白加少将非常沉着,向身后的人招呼一声,他的手下立即散往四周,仔细地搜索起来,
要找一只宇宙飞船是绝无可能的了,可是总不能这样一走了之。

    泰臣大有得色,向白加少将和气地道:“少将,要搜索这数万尺的地方,绝不是一时三
刻的事,不如到我办公室,喝杯咖啡如何?”

    白加少将婉拒道:“不用了!阁下若有其他事,请随便。”泰臣笑道:“好!恕我失陪
了,我的公关齐力先生会招呼各位。”他身后一个颇有风度的男子应命而出。

    泰巨大步向升降机走去,一副占尽上风的王者姿态,芬妮骄做地挺直脊骨,走在他一
旁。

    当芬妮经过凌渡宇身边时,凌渡宇大声道:“芬妮小姐,对不起,那天我大力了一点,
弄得你颈侧多了道瘀痕!”

    众人目光集中在芬妮颈侧的大动脉处,一道两寸许的瘀痕,清晰可见。众人都知道两人
的瓜葛,心知肚明是甚么一回事,只是苦无实据。

    泰臣怒喝一声,把芬妮拉到身后,凌厉的眼光望向凌渡宇,道:“你究竟是谁?为甚么
三番四次骚扰我的秘书?”

    凌波宇眼中神光暴涨;毫不退让回视泰臣,想起失踪的卓楚媛,他几乎想冲前将此人撕
作两半。

    白加少将道:“泰臣!你走吧。不过请你小心点,国家是不会放过任何有违法纪的
人。”

    泰臣晒道:“你们这些人终日把头塞在沙堆里,懂个屁,还要教训我。”

    凌渡宇截入道:“所以你才要光神抓着你的屁股,从沙堆时抽出来。对吗?泰臣先
生。”

    泰臣面色一变,深深盯了凌渡宇一眼,忽地仰头一阵狂笑,摇摇头,作了一个不屑的表
情,大步离去。

    在离去的路途上,金统在车内大发雷霆,叫道:“我们每一个人明知他是个混蛋,偏又
奈何他不得,该死的。”

    坐在他旁边的凌渡宇、白加少将和麦汉三人默然不语。

    凌渡宇看看两人,发现都是没精打采、神情沮丧。

    麦汉向白加少将道:“今次国防部长他老人家一定有顿好受,要他再批准我们任何对付
泰臣的行动,是难上加难了。”

    白加少将叹了一口气,道:“难道并没有宇宙飞船?”眉头皱了起来。

    麦汉道:“这件事真是令人束手无策。”

    凌渡宇冷冷道:“不包括我。”语气中透出一股坚决的味道。他已知那天被擒往的地
方,就是泰臣公司,这世界还有甚么人事能阻止他前去。

    众人愕然望向他。

    凌渡宇道:“你们都有公职在身,我却是一个自由人,让我来对付泰臣。”

    金统道:“兄弟!无论你要作甚么,也要算我一分。”

    凌渡宇和白加少将及麦汉握手道:“谢谢两位,和你们合作的经验,使我对政府人员大
为改观,请停车吧!”

    白加少将等都有点伤感,他们听得出,凌渡宇语气间有种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气氛,泰臣
公司内满布武装守卫,那处杀闯入的人,是完全合法的。所以白加等人可以理解凌渡宇的心
情。

    凌金两人下车后,金统向凌渡宇道:“我本以为我提出加入你的壮举,一定会为你所拒
的,为甚么不这样做。”

    凌渡宇眼中射出对朋友的感情,道:“有人陪我去送死,我为何要拒绝。”

    两人一齐笑了起来。

    金统道:“甚么时候行动?”

    凌渡宇道:“现在!”跟着道:“希望你懂得跳伞。”他向组织要求的装备和军火,可
以大派用场了。

    金统傲然道:“我曾在特种降伞部队中当教官,你说我懂不懂。”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