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遥世之缘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遥世之缘           

    布幕后是大堂的另一半,尽处有一个漆黑的大铁箱,高八尺阔六尺深十尺,铁箱当中有
道三尺阔两尺高的门,紧紧闭上,像个小房子。

    这就是光神居住的神合。

    凌渡宇心中告诉自己,即管要付出生命作代价,他也要把神合打开来,看看光神是否三
头六臂。

    头上传来轧轧的声响,一幅白色的大屏幕从神合前降了下来、像电影院里的银幕一样,
他们成为了看电影的观众。

    四周的灯光暗下来,仅可视物。

    屏幕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图像和图案,不同的色彩和形象交互变灭,有种夺人心魄的壮
丽。

    凌金两人心神全被吸引,一时忘了此行的目的,呆呆地看起来。阿达米亚这时做了一件
非常奇怪的事,他笔直走到神合前,把合门打了开来。门内是另一幅黑布幕,阿达米亚钻进
了布幕后。

    图象蓦地化成了文宇,道:“见面了,我是光神,你们忠实的仆人。”

    凌金两人哧了一跳,原来这一切都是由光神操纵的。

    光神通过在屏幕上显现文宇,道:“你终于来了。”

    众黑袍人一齐愕然。

    凌渡宇和金统却是大惊失色。

    屏幕的左下方打出了一行较小的字,道:“光神!我们不明白你的意思。”凌金两人呆
了起来,这又是谁。

    屏幕上又打出一行宇,道:“你的生命能达五百七十二度,比普通人平均的一百五十度
高出了四百二十二度,加上我们失误的度数,所以我推算出你一定会回来。

    众黑袍人更是惊异。

    凌渡宇完全不知道它在说甚么,但他的直觉却绝不言糊地告诉他,光神知道他来了。

    他望向身旁的金统,后者的手缩进袍服里,他的手也不自觉地捏着怀内放射麻醉弹的手
枪,可以不杀人,还是不杀人妥当点。

    泰臣叫道:“阿达米亚!请你问光神我们何时可以升空。”他还未醒悟到光神的真正意
思。

   

    屏幕的左下方又打出了一行文宇,道:“光神,我们请你在升空的日期上,给我们一个
指示。”

    凌渡宇恍然大悟,左下方那行字是阿达米亚的说话。在神合内,不知阿达米亚用什么方
法来和光神作出这样“屏幕式对话”,但当然是有一定的理由,不解的地方是既然神合内是
光神居住的地方,现在阿达米亚又身在其内,怎会未曾见过光神的真面目。

    难道合内是另一次元的空间?只有通过屏幕才可以显示出那空间的事物?但为何泰臣的
叫声阿达米亚又可以听得到。

    屏幕的正中打出了几行字,今次的字是闪动的,分外刺目,道:“愈接近升空的时间,
你们的生命能便愈弱,泰臣、马卜和红牛三人均跌至一百度下,没有可能参与这千万地球年
计的宇宙飞行。升空取消!”最后四个宇是血红色的,在其他白色的宇体衬托下,更是令人
瞩目。

    黑袍人一阵骚动。

    一个人站了起来大叫道:“这是骗局!这是骗局!根本没有光神,全是阿达米亚那小子
弄出来的鬼把戏。”他一边嚣叫,一边向神合走去,看他的样子,是要把神合打开来看。

    另一个黑袍人霍地站了起来,道:“红牛!冷静点。”马卜的声音。

    红牛一把扯去了头罩,露出狰狞的神色和面上的刀疤,咆哮道:“不要阻止我,否则我
先杀了你。”手掌一翻,一支黑黝黝重火力大口径的手枪,指着拦路的马卜,暴戾地笑起来
道:“我已忍受够了,每个星期都要来看屏幕上这些鬼话。”

    马卜扯去头罩,看着红牛手上的枪道:“这里是光神殿,我们的教规是不准携带任何武
器的,红牛你犯规了。”

    红牛仰大大笑道:“鬼话!行动!”最后两个字他是大喝出来,众人齐齐愕然。

    三十多个黑袍人有十多个跳起来,手上都拿着手枪指哧着其他人。

    马卜这时才明白“行动”的意思,是红牛通知他的同谋发动,可惜太迟了,红牛控制了
大局。

    凌金两人也在被指哧的人群中,意外横生,令他两人也有点无所适从。

    芬妮扯下头罩,垂下如云的秀发,走到红牛身前道:“红牛!你还记得是谁治好你的爱
滋病,你竟然说这是骗局。”

    红牛面上肌肉一齐震动,眼中射出凶厉的光芒,叫道:“我不管!假若不给我把飞船发
动,我把你们全部干掉。”最后几句是怒哮出来。

    芬妮哧得退后了几步。

    泰臣也拉下头罩;道:“红牛!你坐下来,让我们和光神再作讨论,只要你答应以后遵
守教规,今次的过犯可以不计较。”

    红牛狞笑道:“要我相信你这老狐狸,实在是太难了。”大步向神合走去。

    芬妮尖叫一声,向红牛扑去,想阻止他伤害阿达米亚。

    红牛无情地回身一掌把她推开,芬妮断线风筝般滚倒地上。

    泰臣怒喝一声,手上已多了把手枪,瞄向红牛。

    红牛微微一笑,手中的枪火光并现,泰臣一声惨叫,打着转跌了开去,满手都是鲜血,
红牛手上的枪足可击毙大象,看来泰臣持枪的右手是残废了。

    凌金两人留上了心,这著名的凶徒反应奇快,枪法如神,绝非易与之辈。

    红牛一枪震慑全场,不屑地向马卜道:“不是只有我们携枪吧。”

    红牛来到神合前,大叫道:“阿达米亚!列但,给我滚出来。”

    凌渡宇知道红牛不敢直冲进去,是对光神仍有畏惧。显示连他自己也不肯定这是否一个
骗局。

    红牛怒吼一声,毅然标前,粗暴地拉开合门,一手扯着封闭神合的布幕,正要发力扯
下。

    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红牛的人、其他的教徒、受伤的泰臣、倒在地上的芬妮和混水摸
鱼的凌渡宇和金统,一颗心都跳到口腔处,紧张静待谜底的揭晓。

    光神究竟是怎样的?

    每一个人都想知道。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整个人堂,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

    一道电光,划破漆黑,使人眼目几乎不能睁,诡异美丽。

    红牛惨叫起来,令人不忍卒听。

    漆黑里,那道电光缠卷着红牛,把他抛往大殿的半空。

    吱吱声起,电光绕着红牛的身体疾走,不一会红牛变成一具闪发着白光的人体,再由白
转黑,消失不见。

    由于影像太强烈,红牛体形残留在备人脑海中的余像,仍然缠绕不去,所以当闪电消去
时,似乎仍见到红牛发光的身子在空中惨叫挣扎。

    柔和的灯光再次亮起,红牛不留半点痕迹。

    众人口瞪口呆。

    凌渡宇和金统更是心神惊震,这不是人能对抗的力量。

    挡!挡!红牛的同党目睹刚才一幕,心志被夺,有两人手足发软,连枪也拿不着,掉到
地上去。

    马卜乘机喝道:“还不放下枪。”

    红牛的同党心胆俱寒,纷纷把枪掉下,马卜重新控制大局。

    泰臣面色苍白得怕人,芬妮为他包扎伤口,马卜向神合叫道:“阿达米亚!请代表我们
向光神致歉,并请求他指示我们.有什么办法作补救。”

    另一个高大的黑袍人踏前一步,拉下头罩,露出一头白发,正是泰臣公司的首席科学家
谪百威——凌渡宇通过催眠从他身上知道飞船一事的老者。

    谪百威道:“阿达米亚!请你告诉光神,深入遥远的大空,探索无尽无穷的可能性,接
触天外的文化,是人类最大的梦想和祈求,为了这个目标,我抛弃了一切,若是我们真的不
能升空,不如你直接杀了我吧!”他的语气透露出一种深切的感情,使人对他说话的诚意没
有丝毫怀疑。

    屏幕亮了起来,在下方阿达米亚把他两人的说话不加修饰地打出来。



    屏幕立即有反应,字行不断打列出来,道:“七个地球年前,我找上了阿达米亚,再由
他组织了你们,进行我们的计划,当日你们平均的生命能,也是我所说的‘阿达米亚指
数’,在二百点以上,所以我可以带你们回去,恢复你们的伟大和光荣,但计划进行期内,
你们不断发生全无意义的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尔虞我诈,故此‘阿达米亚指数’一直下
跌,两个月前,当你们的‘指数’跌破普通人平均的一百五十度时,我便要求你们给我找来
世上最杰出的六个人,让我进行生命能坚持力的试验,但后果你们都知道,他们失败了,失
去了生命能,亦失去了人生的意义,结果全自杀了。”

    马卜失去了镇静,狂叫起来道:“我们又不是要作你的试验品,生命能多少有什么关
系?你能否解释个中奥妙。”

    屏幕上光神又作反应,道:“那是没有法子作解释的。至少不能通过人类的语言能解说
明白,语言代表人类的经验,超越了人类经验的事物,语言是没有意义的。”

    凌渡宇沉吟起来,光神这几句话含意深远,语言是人类经验的反映,例如在我们的字汇
里,只有七大类颜色,至调“第八种色”是甚么?没有人知道,也没有言可以去形容,就像
甜酸苦辣外,没有语言去形容“第五种味道”,因为在我们的味觉经验里,那第五种味道根
本不存在。

    所以语言是人类主观的经验,也反应出人类的局限。

    泰臣在马卜身后叫道:“刚才你说我们中有人达到五百七十二度,那是谁?是否阿达米
亚?他可以升空吗?”他面上有种绝望的神色,像位千万富豪,刹那间倾家荡产,变作一无
所有。

    凌渡宇和金统对望一眼,准备应变,泰臣等人在极度失望里,反应殊难预料。

    屏幕上光神说道:“阿达米亚的生命能源本高达三百二十度,这是我找上了他的原因,
可惜这数年来沉醉于人类所谓男女之情,生命能一直下降,远不如前,所以我所指达五百七
十二度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你们中的另一位,以你们人类的名宇来说,他叫凌渡宇。”

    泰臣和马卜失声叫道:“甚么?”

    凌波宇向金统打个眼色,站起身来道:“对不起!诸位,估不到本人的生命能、甚么阿
达米亚指数,要远远高于各位之上。”一把扯去了头罩。

    泰臣等不能置信地望着他。

    芬妮发出了一声尖叫,道:“捉着他!”她想到现实的问题,他们已失去了光神带来的
希望,假设让凌渡宇逃走了,他们会连这世界的虚荣和财富也失去。

    马卜狂叫一声,向凌渡宇扑去。

    其他黑袍人疯狂进击。

    凌渡宇一声长笑,手中的麻醉枪连珠放射,光神教徒纷纷倒地。

    马卜连受打击,精神进入歇斯底里的地步,从怀中抽出手枪,向凌渡宇瞄准。

    光神说得没有错,这班人尔虞我诈,事实上每人都带有武器来集会,你说这算甚么?

    马卜正要开枪,一把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道:“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马卜刚认出身侧的黑袍人是金统时,他的小腹已受了金统一下膝撞,后脑同时给硬物重
击,眼前一黑,昏倒过去。

    金统手中的麻醉枪逢人便射,不一刻,能站立的只剩下他们两人,黑袍人倒满一地。

    凌渡宇和金统自然地转身望向神合,阿达米亚在里面寂然无声,屏幕上一片空白。

    金统怪叫一声,向着神合冲去。

    凌渡宇大惊失色,刚叫出“小心。”金统已冲至神合前六七尺的地方。

    奇异的事发生了。

    金统蓦地全身一震,整个人弹了回来,像是碰上一道无形的力墙。

    金统在地上翻滚。

    凌渡宇一把抱着他。

    金统跳了起来,把背后的全自动机枪转了过来,向着神合,疯狂扫射起来,口中大叫
道:“让我杀死你这外星怪物。”

    光神殿中充斥着“轧!轧!”的机枪声,子弹一撞上力墙立时爆炸,密集的火力,造成
一幅光雨,煞是好看。

    机枪声停下,枪弹已尽。金统一下子打完了千多发子弹。金统暴跳如雷,从腰间掏出两
个烈性手榴弹。凌渡宇飞身向金统扑去,一边叫道:“不要!”金统刚举起手扔出,凌渡宇
已扑至把他撞倒,金统失去了准头,手榴弹掷向右边的墙壁。“轰隆!轰隆!”两声惊天动
地的爆炸,使整个光神殿充满了火屑、碎石和烟尘。

    碎石打得两人浑身疼痛。这是最强力的榴弹,只一枚足可以把任何屋宇炸毁,何况是两
枚。

    烟屑逐渐消去。

    两人一齐从地上抬起头来,入目的情景。令他们目瞪口呆。

    他们看见了一直搜寻不获的宇宙飞船。

    爆炸处的墙壁整幅粉碎,露出黑黝黝的钢铁质,那是飞船的船身。

    这确是了不起的构想,把整艘飞船放在五十六层高大厦内的正中。

    滴百威说得不错,光神的确是住在飞船的神合内。

    就在他们的面前。

    金统显然对光神有种深切的痛恨,跳了起来,大叫道!“光神!你给我滚出来,看看你
比我们能优胜多少?”

    凌渡宇恍然,金统是为人类的尊严、人类的无奈和自卑,向光神挑战,所以失去了应有
的冷静。

    凌渡宇跟在金统背后,两人战战兢兢向伸合走去,身后躺满一地的光神教徒,

    没有人可以想像光神的下一步行动,因为它根本不是人类。它为甚么要找上列但?为甚
么要帮助人类建造飞船?为甚么要恢复人类的高贵和伟大?为甚么要找六个名人来试验?为
甚么要掳走卓楚媛等人?为甚么放过凌渡宇?

    没有人知道?

    就像实验室的白老鼠,不知道自己在干甚么一样:。

    凌渡宇和金统安然穿过力墙,来到神合的前面三尺处。

    两人面面相觑,一点不明白光神为甚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金统狂叫一声,一抓向门把拉去,左手掏出仅余的一卜手榴弹,决定一见光神这怪物,
立时投弹,好为世除害。

    凌渡宇大感不妥,偏又不知问题所在,所以没有制止金统,兼且金统行动敏捷,他要阻
止也赶不及。

    四周光亮起来。

    电光划过空间,直击在金统握紧手上的榴弹,金统惊呼一声,整个人打着转远跌开去,
身上满布游走不定的电

    凌渡宇也感到一股灼热的气流,令人不能呼吸、一股无可抵挡的大力,把他拖得踉跄倒
退,一连退了十多步,终于咕咚一声坐倒地上。

    一切回复平静。

    光神殿内一点声息也没有。

    凌渡宇望向金统,后者仰跌地上,胸口不断起伏,只是昏倒了。

    寂静的光神殿内只有凌渡宇孤单一人,面对着光神栖身的神秘大神合。

    凌渡宇下了一个决定,毅然站起身来。

    他缓缓把腰上绑着的子弹带、麻醉枪、榴弹、烟雾弹除了下来,让它们滑到地上,又将
背上的全自动机枪解开。“当”一声,机枪被他抛撞往地面,滑行了十多尺,才停了下来。

    凌渡宇完全解除了武装。

    他大步向神合走去。

    全无异样,直到他来到神合紧闭的门前,光神仍没有任何反击。

    凌渡宇深吸了一口气,像平常般把门把扭下,打开,另一只手把掩遮的布幕拉起一半。

    他终于看到内中的情景。

    神合内像个小房间,放了一套残旧的电脑,阿达米亚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望着显象器
的屏幕。

    光神在那里?

    光神殿中的大屏幕,便是反映神合内。显象器上的对答。阿达米亚键入间题,光神则在
屏幕上回答。

    这就是人与神的对话。

    屏幕上闪动着一行字,道:“你明白了。”

    凌渡宇不自觉地点头,是的!我终于明白了,光神是不会伤害任何人的,但却会反击任
何敌意的进攻,当凌渡宇抛开了一切的武器后,光神便让他进入神合内。

    凌渡宇沉声向阿达米亚道:“列但先生!这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阿达米亚缓缓转过头来,眼中有种深沉的失望,像一个人完全失去了生存的意志,他深
深地望了凌渡宇一眼。低头轻问道:“她怎么了?”

    凌渡宇知道他在问芬妮,道:“她只是中了麻醉弹,没有事的。”

    阿达米亚抬起头来,眼中现出回忆的神情,道:“七年前,那时我是一个被誉为最有前
途和出色的电脑专家……垂下头,叹了一口气,续道:“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我在房中的
电脑前工作,四周忽地漆黑一片,闪电划过房内的空间,片刻后一切回复正常,但我随电脑
内,已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凌渡宇指着神合的电脑,道:“是这部吗?”

    阿达米亚点头道:“是的,他通过屏幕显示的第一句说话,就是‘你是阿达米亚,我是
你的仆人,让我们结合起来,回复昔日的伟大!”

    凌渡宇道:“这就是你名宇‘阿达米亚’的来源吗?”

    阿达米亚颓丧地道:“是的!不过一切也没有了,光神说得对,这些年来我自已从没有
任何努力,只是坐享和企盼光神带来的成果。”

    凌渡宇道:“为什么你要弄个光神教出来,跟着又销声匿迹!”

    阿达米亚道:“这是光神的指示,它说要精选一班人。建造宇宙飞船,带我们到一个叫
‘宇宙的倾斜’的地方。”

    凌渡宇皱眉道:“宇宙的倾斜?”。若光神说要把他们带至仙女座星云,或是天狼星旁
的一粒行星,他也绝不会奇怪,但是“宇宙的倾斜”,却令他完全摸不着头脑。阿达米亚续
道:“我们遇上泰臣和马卜,他们目睹了光神惊人的能力:它可以治疗任何绝症,让我们看
到任何奇景……”

    凌渡宇道:“通过那屏光幕吗?”

    阿达米亚声音忽地急促起来,道:“我要快些说了,总之,我们联合起来,共同奋斗,
为了飞往‘宇宙的倾斜’,我们立誓抛弃人间的丑恶,为理想而奋斗,在光神的指示下,我
们终于建成了飞船,只是尚欠发动的燃料……岂知……”呼吸沉重。

    凌渡宇讶道:“你怎么样了?”阿达米亚的面白得怕人,两眼射出炽热的光芒,望向神
合的顶部,似乎想透视屋顶上那无限的夜空。

    阿达米亚喃喃道:“我要去!我要去……”声音逐渐微弱.眼神转黯,鲜血从嘴角流下
来,一侧身,蓬一声倒在神合内。

    显象器上依然闪着“你明白了。”几个字,有种说不出的讽刺。

    凌渡宇有种深沉的悲哀,阿达米亚或是列但,已服毒死了,他完全可以理解他自杀的理
由。

    远征太空,是整个人类文明的最高梦想,在这事垂手可得之时,忽然失去,那打击不是
阿达米亚所能受得起的。

    凌渡宇心中感到一股愤怒儿在电脑前,键入道:”光神!光神!是否你欺骗了他们。”

    显象幕中,一行字打了出来,道:“阿达米亚,你已沉沦了以千亿计的年月,现在应该
是醒来的时刻了。”光神以他一贯的方式反应。

    凌渡宇道:“你说的话,我并不能明白,但你为什么叫我作‘阿达米亚’,他不是自杀
身亡了吗?”他开始通过键盘、通过电脑和光神直接对话。

    光神道:“你们每一个人,也是阿达米亚,套用你们人类的意思,那是一种伟大生物的
名宇。”

    凌渡宇迷惑万分,连忙键入道:“我完全不明白你的意图。”

    光神道:“人类的生命太短暂,感知的范围只缘于一时一地,自然没有方法明白宇宙的
再生和毁灭、阿达米亚的兴起和沉沦。”

    凌渡宇不住摇头,完全迷惑了,但他直觉感到光神对他一点恶意也没有,反而他对光神
有种说不出的亲切和倚赖,他一直和光神站在对立的位置,不明白为甚么有这奇怪的感觉。

    凌渡宇道!“你将楚媛他们怎样了?”

    光神道:“他们都是优质的人类,很好,不用担心!我原本想他们带到宇宙的倾斜处,
但我计算他们的生命能将不胜负荷,所以取消了这个意念,现在我只要求你一个人跟我
去。”

    凌渡宇呆了一呆,道:“甚么?”

    光神道:“这样要你下决定,是绝对不公平的,我先给你说出来龙去脉,让你有一个明
白,然后你再作失定。以下我说出的事情,由于是远远超出人类的经验,所以我将以高度简
化的意念,配合人类流行的观念,加以解说,希望你能有这种理解。”

    凌渡宇点头表示明白,这便像人类去训练一只狗,无论他怎样解说,狗也只能以它的方
式去明白,所以与其向其大说哲理,反不如几个手势那样奏效。

    光神正是要用简单的手势来使他明白。

    光神道:“宇宙是会不断毁灭和再生的。你们所说的爆炸理论更有些微酷似。原因当然
不是你们所说的那样。”

    凌渡宇点头表示明白,大爆炸理论是解释宇宙中星体诞生的一种理论,说所有天体来自
一个宇宙级的物质大爆炸,把物质送往宇宙的角落,所以我们目下观察到的星都是向外方远
去,所以科学家又称我们处身的宇宙为‘扩张的宇宙’。

    有些科学家更大胆推论,当物质扩至某一极限时,向心的力量会大过离心的力量,物质
会走回头路,至积聚成一点,又再产生另一个大爆炸,生出另一代的宇宙,。

    一张一缩,犹如宇宙的呼吸。

    人的呼吸只须数秒。

    宇宙的呼吸却是以亿计的悠久年月。光神续道:“阿达米亚是宇宙中最灵智的生物,在
一次芋宙的毁灭前,他们想到一个方法,渡过难关,跨进新一代宇宙去。这是从未有任何生
物能达到的梦想,宇宙毁灭时,任何最强横最长久的生命也会烟消云散。”

    “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创造一种‘工具’,或者是你们习惯说的‘机器’,一种不会被
任何力量毁灭的‘能量’,当宇宙的未日来临前,和这‘能量’结合在一起,渡过大难。”

    凌波宇听得目瞪口呆,这是如何伟大的构想,比起人类的无能为力,连地球上的地震天
灾也应付不了,人类真是可怜得好笑。

    光神道:“于是,阿达米亚用它的方式,经过以地球年来说二千亿个岁月,那个‘机
器’终于大功告成。但最不幸的事这时发生了,基于某一种原因,宇宙的毁灭提早来临。”

    凌渡宇讶道:“机器已制成了,还怕甚么?”

    光神道:“机器虽然制成,还需要以亿计的年月,让阿达米亚和机器合成一体,阿达米
亚才能真正的不死不灭。时间已不容许它这样做了。”

    “阿达米亚于是携带了它的‘机器’,来到了‘宇宙倾斜’的地方,在那里,毁灭的力
量中包含了再生的力量。”

    凌渡宇愕然不解,但他知道光神正在以一些人类可以明白的意念,来解说人类不能明白
的东西,便像向人解说红橙黄绿青蓝紫外第八种颜色究竟是甚么“色”。

    光神续道:“用你们的说话,阿达米亚和它的‘机器’‘携手,在那处,等待宇宙的毁
灭,大灾难终于来临,整个宇宙化成灰尽,阿达米亚和它的机器,也化成‘尘土’,激射往
宇宙的四面八方。

    凌渡宇大奇道:“这岂非荒谬极点,你刚才又说那机器是种不死不灭的能量体,为何又
和阿达米亚一齐灰飞烟灭?”

    光神并不理他,续道:“宇宙毁灭后,开始再生的过程。‘阿达米亚的机器’重新在宇
宙的核心处结合和成形,它只有一个使命,就是寻找‘阿达米亚’的种子碎片,和它结合在
一起,应付第二个将要到来的毁灭。”

    凌渡宇有点明白了,不由大口地呼吸起来。

    光神道:“机器于是在广阔无涯的宇宙进行搜索,经过了无千无万的年代,终于在七年
前,发现地球上有阿达米亚生命种子衍化出的生命形式,那就是你们人类,阿达米亚的估计
没有错,宇宙的倾斜中含有再生的力量,所以它虽然被毁灭了,却变成了种子。唯一的问
题,就是阿达米亚和机器一齐在宇宙的倾斜处,宇宙的大灾难来临时,阿达米亚化成的种
子,也含有机器的成分,这也是人类最大的败笔。”

    凌渡宇目瞪口呆,事实上他从没有想过这问题,但细心一想,人类真是像一副机器,其
实整个机器文明,人类都在模仿他自己,电脑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光神道:“你明白了,我便是那机器,你现在遇到的,只是由真的机器所发出的一组讯
息,因为我的能量太庞大。降到地球上,会把你们的太阳系彻底毁灭,所以只能派出一组讯
息,通过闪电来获取活动的能量。”

    凌渡宇几乎是呻吟出来道:“我的天!你只是一副机器。”事实上,他现在的而且确对
着一副机器“说话”。

    光神道:“是的!不过我和你们地球的机器不同,是会发梦的。”

    凌渡宇两眼一翻,呻吟道:”好了!现在我明白了,你要怎样?”

    光神道:“我想邀请你乘坐这艘太空船,抵达我本体存身的星际空间,以我庞大的能
量,千百倍地增强你的生命能,然后,完成我们合体的美梦,达至永生不死的境地。”

    凌渡宇叫道:“为什么你不强掳我往天外,以你的力量,应是毫无困难的。”

    光神道:“不可以,你一定要保持积极乐观,生命能才可以保持强大,假设迫你的话,
生命能减退,旅程中你会抵受不了而死去,当日我想把你和文西两人一同掳来,但发觉你的
生命能,竟能抵抗我的力量,若我硬要把你‘摄’来,你将会死去,这也是我放过你的原
因,那天我引发了你的生命能,使你经验到深心中最渴求的事物,你仍能借助意志,逃了出
去,所以我才特意借空间的转移,放你逃走。”

    凌渡宇道:“假设我不答应随你走,你会怎么做?”

    光神道:“和阿达米亚结合,是我唯一存在的目的和理由,我会回到我本体的栖息的空
间,一面静待回来的时刻,另一方面继续搜寻其他的种子。”

    凌渡宇心中一叹,这是副忠心的机器,在宇宙中静待主人的再生和复活,便像主人死
后,每天仍到码头等候主人下班乘船回来,悲壮动人。

    光神期待地望着他。

    凌渡宇闭上双目,好一会才睁开道:“那六个人为甚么要自杀?”

    光神道:“我引发了他们的生命能,使他们看到阿达米亚的伟大本质和人类文萌的失
误,当重新回复人类的形式时,他们都受不了那转变,自杀死了。这是我不能预计的奇怪行
为,就像泰臣红牛等人的争权夺利,都不是我所认识的。”

    凌渡宇记起那天,看到那形象后,觉得美丽的芬妮也是丑陋不堪、不忍卒睹,当下对光
神说的多了几分明白、

    光神催促道:“我等待你的决定。”

    凌渡宇毅然道:“不!我不能随你去!”

    显像器忽地变成空白,四周陷入绝对的黑暗里,一道电光划过漆黑的夜空。

    那是最后一次见到光神。灯光复明,凌渡宇呆坐在神合内,列但的尸体侧倒地上,显象
器的屏幕闪动着一幅地图,指示通往囚禁卓楚媛等人的通道。凌渡宇收摄心神,退出神合
外。金统从地上挣扎起来,道:“甚么了!你的面色那么苍白。”凌渡宇晒道:“你的面色
难道很好吗?”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你的好朋友。”

    金统踉跄地跟在他背后,进:“到那里去?”凌渡宇停了下来,抬头望向上方,喃喃
道:“到那里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