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蝶梦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蝶梦


    四辆军车“嘎”“嘎”声中停了下来。

    军曹沙南大声喝道:“下车!”

    封翎推开司机对面的车门,灵巧地跃出车外。热风扑面而来,最要命的是风中卷起沙漠
的沙粒夹杂其中,打得皮肤发痛。

    军士迅速将货物从两辆军车卸下来。封翎环目四顾,见到孤零零几间白色的法式石屋,
一些是临时搭起的帐幕,西面是一望无际的沙海,那就是令人望而生畏的撒哈拉大沙漠。
“封翎少将!”

    封翎向发言者望去。一个身材矮壮强横、皮肤黝黑的穿军服汉子,笔直地站在他面前,
神情透着一种自信和坚毅,两眼象闪灯一样有神。

    封翎道:“你是谁?”

    那人简洁地道:“马兵尼少尉,你们今次的向导。骆驼已准备好,共有一百零二匹,四
十匹载货,其余载人。”

    封翎回头后望,看到他的手下正不断把装着物资的麻袋、驮鞍、水袋、武器以及进入沙
漠的一切必需品迅快卸下,已七七八八了。封翎心中暗感骄傲,他们虽然只有四十八人,却
是军中最精锐的突击部队,而且曾受过严酷的沙漠行军锻炼,没有人比他们更适合这次任务
了。

    军曹沙南走过来。

    封翎道:“军曹,这位马兵尼少尉是阿尔及利亚政府派给我们的向导,你和他安排一
下,希望黄昏能起程。”

    沙南和马兵尼径自去了。

    为了怕一时不适应沙漠的酷热,封翎决定了今日在太阳下山后才赶路。

    “轧!轧!轧!”异响从头上传来。

    封翎楞然抬头,一架直升机由南面飞来,转眼间飞临上空,所有队员都停下了手脚静待
事态的发展。

    直升机缓缓降到离军车四百码外的地方。旋叶打起满天尘土,经风一吹,向着他们卷
来。封翎咒骂一声,往直升机走过去。两男一女从打开的机门跳下来。他们穿着便服,提着
简单的行囊,弓着身往封翎迎来。

    封翎以专业的眼光审视奔来的两男一女。

    领前的是位瘦高但强健的男子,高耸的颧骨,勾弯的鼻梁,锐利如鹰的眼神,是那类精
明厉害又冷酷无情的典型,年纪在四十六、七之间。




    紧跟在他身后的四十多岁男子,唇上蓄了一撮胡子,身体有点发胖,显然过惯了舒适安
逸的日子。

    走在最后的女子,连封翎也忍不住想吹口哨。一头金色的秀发束起,使俏脸轮廓分明,
眼睛长而妩媚,非常秀气,一看便知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她身材纤长均匀,予人一种轻
盈潇洒的优美感觉。

    三人来到封翎身前站定。

    瘦高男子伸出手来道:“封翎少将,我是情报局的白理杰中将。”

    封翎冷冷望着白理杰伸出来的手,却没有丝毫与他相握的意思,冷冷道:“中将,我不
明白你们为什么到这里来。”

    白理杰脸上掠过一丝怒色,他的军阶比封翎还高一级,他把手缩回。

    留须的男子插入道:“我是太空总处的韦信博士。”跟着向那美女道:“这是我的助手
艾玲娜博士,我们今次是要随队伍大撒哈拉去。”

    封翎脸色一沉道:“对不起,我并不准备带任何人去,也从未收到这样的命令。”

    白理杰从容一笑道:“你现在便收到啦。”

    将一个火漆密封的信封交给封翎。

    封翎只见对方眼中透出一种嘲弄,象在为他即将屈服而发笑。

    封翎闷哼一声,接过信封拆开,抽出函件阅读。

    白理杰平静地道:“假设你不相信的话,可以立即和贵部上司联系。”

    封翎脑筋飞快地转动。

    这封信有国防部长的签名和盖章,又有军部的绝密暗码,是百分百的真货。

    但为什么不预先通知他?

    今次的任务是在沙漠搜寻一架失事军机,光是他和队员便胜任有余,为何节外生枝,硬
要加进情报局和太空总署的人?其中必有蹊跷。

    封翎左手举起信封信纸,右手掏出打火机,啪一声燃起信纸一角。信封信纸转眼已化成
灰,随风飘舞。

    封翎淡淡道:“我不知你们跟来的作用在哪里,不过那绝不是好玩的一回事,希望你们
能受得住沙漠的酷热,祝你好运。”

    那美女艾玲娜秀眉一扬道:“少将!不要以为只你一个人到过沙漠,我曾在戈壁作过三
年的地质研究,我......”

    封翎不耐烦地打断她道:“小姐,舌头是不会走路的,多用点你的脚吧。”转身大步去
了。

    留下气得粉脸通红的艾玲娜在那里。

    白理杰道:“不要动气,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过,他是沙漠里最好的,没有人能比他
更胜任去接受这项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使命。”

    五天后,队伍穿越过伊吉迪沙漠,进入有食人沙海之称的谢什沙漠。

    纳特少校策着骆驼赶上来,和封翎并排前进,说道:“少将,有件事我想极也不明
白。”

    封翎皱眉道:“你知道军人的职责是什么吗?”

    纳特苦笑道:“是执行命令,执行那些坐在冷气室看着电脑分析的人发出的命令。”

    封翎笑了起来。纳特和沙南都是他出生入死的好手下,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

    纳特回头望向队尾道:“我们的客人颇吃不消。”

    封翎闷哼一声。这五天来他和他们说的话加起来也没有十句。

    纳特转回正题道:“今次的目的地是塔涅兹鲁特高原的塔哈特山,其实最佳的方法莫如
用运输机直接将我们运到那里去,为何要长途跋涉,如此千辛万苦地穿过这食人沙海?而且
沿途还会撞上凶悍的图雷阿族人。”

    封翎道:“我也曾经向上头反映过,不过他们说这是国防部的命令,不能反问的命
令。”

    纳特犹豫了片晌道:“会否找的并不是一架失事的军机,而是太空掉下来的间谍卫星一
类的东西?”

    封翎道:“天晓得!”

    这时在最前面领路的阿尔及利亚政府派来的向导马兵尼少尉,策着骆驼奔了回来,直冲
到封翎身边道:“少将!有麻烦了。”

    封翎立即发出停止的命令。蜿蜒若长索的队伍停了下来。不过在茫茫沙海里,他们只象
一条无足轻重的小虫。

    马兵尼脸色有点苍白道:“你随我来。”

    封翎和纳特两人策骆驼而上,直奔到队伍的前头,沙南军曹已在那里叫道:“少将,你
看。”

    只见延伸至无限的沙海边缘,有一列黑黝黝的东西,横亘在那里。

    纳特叫道:“那是塔涅兹鲁弗特高原。”

    封翎奇道:“麻烦在哪里?”他极目四顾,除了沙漠那单调得令人发狂的景色之外,什
么也没有。

    马兵尼道:“你看。”

    封翎和纳特顺着他的手指望地上,在波浪般起伏的沙面上,看到一堆布置得奇怪的石
阵。看它们只被沙掩盖了一半,可知这批石头搁置在这里绝对不足三个小时。石头围成了一
个大圆形,圆形中心的石堆成一个箭咀,直指往高原的方向。

    马兵尼道:“你看!那石头面上粘满黑红的液体,看来的确是风干的血迹,骇然道:
“这是什么意思?”

    马兵尼脸上闪过恐惧的神色,道:“这是图雷阿巫师亲手布下的‘血祭’,表示凡往箭
咀所指方向去的人,都会受到血的洗礼。”

    军曹沙南性烈如火,闻言勃然变色道:“图雷阿人算什么,让我将他们轰回老家去。”

    马兵尼脸上泛起不高兴的神色道:“他们不算什么,不过他们随时可聚集数千持着武器
的勇悍战士,为他们的理想流尽每一滴血。”

    封翎大感头痛,图雷阿人固然难以对付,更重要的是他不想杀戮这些累世居住在沙漠的
民族。他勇敢却绝不残暴。

    纳特道:“沙漠又不是他们的,凭什么这样?”

    马兵尼道:“他们也没有认为沙漠是他们的,沙漠是属于真神的,他们只是神的仆人,
当神号召时,他们会为神献上性命。血祭是图雷阿族人最高的奉献,对神的奉献。”

    一个冷冷的声音插入道:“无论是什么,我们都要继续前进。”原来白理杰赶了上来。

    封翎默然无语。没有了熟悉沙漠的马兵尼,此行将加倍凶险。不过,他并不恐惧,恐惧
情绪并不存在于他的思域里。

    韦信和艾玲娜在白理杰两旁出现。韦信脸上明显露出倦容,可是两眼却透出热切的神
色,真不知是什么力量支持着他。

    艾玲娜瘦了少许,使她更是秀丽。当封翎眼光扫到她脸上时,她不屑地别过脸去,表示
她对封翎那天的不客气仍耿耿于怀。

    白理杰一对鹰眼深刻地瞪着马兵尼,道:“你害怕吗?胆小鬼!”

    马兵尼神色一变,右手已搭往腰间的配枪。

    “卡擦!卡擦!”随即精锐的突击队员闪电般亮出自动武器,瞄准马兵尼,显示出过人
的反应。只要马兵尼拔枪出来,肯定会变成蜂巢般的尸体。

    封翎插话道:“冷静点,都是自己人。”

    马兵尼收起伸往腰间的手,森森地道:“你可以杀死我,却不可以叫我做懦夫。”

    封翎道:“原谅他吧!他和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不顾白理杰气红了脸,续道:“马兵尼,我们需要你。”

    马兵尼道:“除非真神亲下旨意,否则我决不再往前走一步。”

    白理杰冷笑道:“那去死吧!”没有人想到他会行动时,已见他手一扬,握着的一把大
口径手枪指向马兵尼。

    “轰!”

    手枪凌空飞起,远远抛落地面,远近的骆驼一齐嘶叫起来,白理杰抚着震得发麻的手。
怒目望向封翎。后者正吹着手枪枪嘴冒出的烟屑。多惊人准确的枪法!马兵尼感激地望向封
翎。

    “啊!”队员中有人惊叫起来。

    众人无暇顾及白理杰意图杀死马兵尼的事,顺着那惊叫队员手指望去,立时大惊失色。

    东方暗黑下来,狂风暴雨般向着他们卷来。经过五天平静单调的旅程后,终于遇上沙漠
狂暴的一面。

    封翎喝令道:“原地伏下!”

    跟着是骆驼的嘶叫和军士的喊声乱成一片。骆驼被捆了起来聚在一块。驼鞍和货物都被
卸了下来,以免吹掉。

    风势越来越猛,沙夹杂在风里迎面打来,每寸空间都布满了狂飞乱舞的沙粒,三尺外变
看不到任何东西,看到的只是沙。

    没有人能站立起来,谁一直起身,狂风便像吹一条草般把人刮进沙里。

    四周的沙丘不断加高,很快连人带骆驼已有一小半埋进沙里去。

    在风声里,忽然传来一声女性的尖叫。

    封翎怒吼一声,放开了紧抓着骆驼的手,往声音响处追去。

    在他身旁的马兵尼叫道:“不要,你会死的。”

    在风沙里,沙粒封住封翎的眼目,吹进喉咙和鼻孔,他跌倒又爬起来,弓着身往前摸
索。

    在这样的环境里寻一个人,就象在海里捞一枚针。幸好这支“针”会叫,在他快要绝望
时,左边四五码处传来一声短促的尖叫。

    封翎心中一喜,往声音的方向扑过去,一手捞着个胴体。此时恰好一阵狂风卷来,两人
像稻草人般吹得东倒西歪,连跑带滚,掉在沙地上。

    封翎用力搂紧艾玲娜的蛮腰。艾玲娜丰满的玉体亦死命贴了上来,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想不到这充满敌意的一对男女,竟然有这么亲热的一刻。

    两人蜷曲着身体趴在地上,因增加了重量,不虞被吹走。可是,沙土堆积,却使他们面
临被埋入沙漠的危险。

    封翎感到怀里的美女在颤抖。大自然的威力确能令人感到无力抵抗,忽地想到一个奇怪
的念头,假设现在吻她,她会否拒绝?

    沙粒狂飞乱舞,使她把俏脸深藏在他怀里,很快他放弃了搜索她香唇的念头。乘人之危
不是他封翎的性格。

    沙石愈积愈高,两人开始不断移动,以防被埋入沙里。在这黄茫茫的世界,感觉上只剩
下他们两人。他们不敢交谈,因为一开口沙就往口里钻。

    两人就象盲人一样,无目的地搂着向前爬。狂怒的风沙在四周咆哮。不知过了多久,两
人筋疲力尽,风暴才过去了。

    风逐渐平息。原本漫天飞舞的沙粒,一层层地慢慢撒下来,景物清晰起来。

    封翎抬头四视,见到远方一团黑压压的东西,才醒悟到吹离了大队有二、三千码之遥,
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多谢你!”

    封翎低头望望给自己紧压在下面的美女,那姿势就象造爱一样。沙粒沾满了艾玲娜的头
发和脸,使她平添了三分野性美。

    封翎忍不住低头轻吻离他不到三寸的樱唇,艾玲娜嘤咛一声,眼睛半闭半开,热烈反应
起来。

    封翎马上有了最原始的反应,艾玲娜自然感到,俏脸升起红潮,美艳不可方物。

    “少将!”

    远方传来焦急的呼唤。

    封翎叹了一口气,离开了艾玲娜动人的娇躯,应道:“我在这里!”

    看看艾玲娜,她也爬了起来,红着脸,几乎把头垂到胸口,不敢看他。

    她粉颈的肌肤细嫩粉红,令人砰然心动,使封翎无法禁止自己幻想她身体其他部分吹弹
得破的肌肤。

    两人回到大队时,众人都以崇敬的眼光望着封翎。

    韦信博士激动地扑上来迎接艾玲娜,多谢封翎救回他的助手。在韦信脸上,封翎看到羞
惭这色,因为艾玲娜在他身旁被风沙刮走时,他却没有去救她的勇气。

    封翎笔直走到马兵尼面前道:“你会继续做我们向导,是吗?”

    马兵尼有点惊愕,不明白封翎为何如此说。

    封翎笑道:“你看!”

    众人顺着指示望去,只见滚滚黄沙,哪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马兵尼道:“什么也没有。”

    封翎淡淡道:“当然什么也没有。真神已经将一切抹得干干净净,包括图雷阿人的血祭
在内,天意如此,你还有什么顾忌?”

    马兵尼呆了片刻,喉咙间咕咕作响,蓦地笑得前仰后合,好一会才能直起腰来,伸出手
和封翎握着道:“我交了你这朋友,好!我去,虽然我知道生还的机会并不高。”

    旁边的沙南道:“封翎少将是军队里最年轻的少将,最艰苦的任务都落到他肩上,你应
对他有信心。”

    马兵尼怵然道:“图雷阿的巫师是沙漠里拥有不可思议神力的人,他轻易不会布下血祭
来警告人,只有当神直接对他下指令。我怕的不是人力,而是超乎人力的东西。”

    封翎道:“好了,今日不走了,原地扎营,大家检查自己的武器,作好准备。”

    当天黄昏时分,封翎将白理杰请到他的帐幕里,开门见山地道:“好了,告诉我,今次
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白理杰锐利的鹰目上上下下打量着封翎,好一会才道:“你知你是不应该问的。”

    封翎双目寒光电闪,沉声道:“今天你为何要杀马兵尼?”

    白理杰道:“这也是一个不应问的问题。”

    封翎淡淡道:“刚才我和巴克上将通了个电话,他告诉我到了塔哈特山后,指挥权便要
交给你。”

    白理杰面容古井不起波,一点也不给封翎看出他的内心世界。

    封翎冷然道:“今次挑选四十八名精锐部队的条件,是必须未婚的。是否因为这次任务
有难测的凶险?假设是这样,四十八条人命也不配知道为什么去送死吗?”

    白理杰以同样冰冷的语调道:“这就是政治现实!为了远大的目标,个人的生死荣辱只
能放在次要的位置。”

    白理杰不理封翎眼中的怒火,径自起身离去。到了帐幕出口处,回过头来道:“你不要
试图在艾玲娜处得到消息,最好不要和她交谈,这是命令。”出帐去了。

    封翎嚓一声拔出配枪,转了两个圈,又插回腰袋去。他很快压下了愤怒,冷静地思索眼
前的一切。

    最初司令部只通知他往塔哈特山附近搜寻一架在那里紧急降落的隐形战机,机上有绝密
的军事情报。但事态的发展,使他知道这只是一个幌子。白理杰等人的突然加入,以及白理
杰想杀马兵尼灭口,都显示塔哈特山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现在更加上图雷阿人。他们是否如马兵尼所言,受到真神的指引,将塔列兹鲁弗特高原
的最高峰塔哈特山划为禁地,任何进入的人都变成他们的死敌?

    “少将!图雷阿人出现了。”

    封翎跳了起来,抢出帐外。所有突击队员已枕戈待旦,虎视着西南方天地相接处。

    在暗蓝的天空中,一弯新月洒下的清光里,一道黑线在缓缓蠕动着。

    沙南跳到封翎身边来道:“我以营地为中心点,筑起了团团围着的十六个重机枪阵地,
足可以应付他们千人以上的猛攻。

    封翎笑道:“沙漠最不缺乏的是沙包......”

    纳特插入道:“我担心的是旅途中他们游击式的骚扰,在人数上我们太吃亏了。”

    白理杰等也赶了出来,艾玲娜来到我身旁,亲切地问道:“少将!我们可以帮上忙
吗?”

    封翎淡淡道:“你最好先请示白理杰中将,他曾下过不准我和你交谈的命令。”

    白理杰脸色大变,以他这样的城府也受不了这句话,寒声道:“少将!你的敌人在那
边,不是在这里。”

    封翎一点情面也不留给他道:“对不起,我只知最大的敌人是我们的良心。”

    白理杰一张瘦脸忽红忽白,却知不是发作的时候,气氛非常僵硬。

    艾玲娜道:“或者我要作一个声明,就是我有和任何人自由交谈的权利。少将,我曾受
过紧急救护的训练......”

    纳特为了缓和气氛,道:“小姐,你助林达一臂之力吧,他是队中的医生。”

    艾玲娜领命去了。

    封翎头也不回地道:“中将!你最好找个安全的地方缩进去,上战场送死不是你的远大
目标吧。”

    白理杰怒道:“够了,我的忍耐已到了极限。”

    封翎回头挑战道:“怎样?要杀我灭口吗?”

    砰!

    一响枪声,打破了沙漠的死寂,也解救了这里一触即发的僵局。

    图雷阿人开始进攻了。

    估计实力达五百人的图雷阿战士,骑着骆驼向他们冲来,到了近二千码的地方,扇形散
开,绕着他们团团转。

    封翎发下命令,要待敌人深入时才准开始射击。

    图雷阿人很快完成包围的形势。他们不断放着空枪,对他们进行挑衅。

    突击队员有丰富的作战经验,现在只是冷冷地注视事态的发展。

    一向以来绝少作声的韦信博士。爬到封翎身边,担心地道:“少将,真的非打不可吗?
可否告诉他们,我们只是进行一项科学探索,绝不会损害他们。”

    封翎了解地道:“这里除了白理杰外,没有一个是想杀人的,只不过你不杀人便被杀,
就是如此。”

    图雷阿人一声呐喊,水银泄地般从四面八方攻来。

    一时间沙漠上充斥着枪声和火屑味。

    封翎以无线电指挥着队员,组织着强大的反击网。在优良的先进武器支援下,图雷阿人
潮水般一波一波攻来,却被一波一波地击溃。自动武器的轰鸣彻底破坏了沙漠的安详。

    “蓬!”

    一个榴弹掷进了营地,骆驼惨嘶,它们的脚都给捆在一起,否则已四处逃窜。

    封翎一轮扫射,将冲进来的几名图雷阿战士扫得人仰驼翻,血肉飞溅。

    战斗进行了二十分钟变结束。图雷阿人旋风般来,旋风般退却,留下了至少上百条尸体
和四十多匹死伤的骆驼,惨不忍睹。

    沙南将三个刻有姓名和军号的圆牌递给封翎,三名突击队员战死沙场。

    纳特道:“伤了八人,其中两人再不适合参与这次任务了。”

    封翎沉吟片晌道:“给我接总部的巴克上将。”

    这时艾玲娜走过来道:“他们走了。”

    纳特心情沉重地答道:“这次他们只是试攻,以了解我们的实力,下次再来时,就不是
那么好相与了。”

    传讯兵叫道:“少将,接通了。”

    封翎步进帐幕去,白理杰已抢先一步,和巴克上将对话。

    封翎冷哼一声,道:“上将,我要求总部派机来将我们接回去。我们没有可能继续前进
了。”

    上将在那边沉声道:“少将!对不起,基于不能说出的理由,国防部是不会批准任何飞
机接近你所在的范围,否则我派机把你们直接送去,不用受图雷阿人的攻击了。”白理杰在
旁冷笑不语,好象早知这个答案。

    封翎知道争辩无益,转道:“那要求立即撤退,在有进一步伤亡前撤退。”

    巴克上将道:“不!国防部已有指令,现在是分秒必争的时刻,我不管用什么办法,杀
多少人,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白理杰中将和太空署的两位专家送到塔哈特山,再护送他们
回来。”

    封翎道:“那只隐形战机又是怎样一回事?”

    巴克窒一窒道:“你不是想我再说谎话吧!”封翎怒吼道:“那究竟是他妈的什么一回
事?我的三个孩子已为不明不白的任务死掉了!”

    巴克沉默良久,才道:“继续你的任务吧!少将,你可以用最少的人把受伤的运回出发
点。”

    传讯中断。

    封翎回头,纳特和沙南两人沉着脸站在背后,用带有敌意的眼光盯着白理杰——这个代
表情报局的人。

    封翎吩咐道:“让两位队员和马兵尼,护送受重伤的两个回去。”

    沙南抗议道:“没有马兵尼当向导,对我们大有影响。”

    封翎断言道:“受了伤的更需要他,记着训练的第一堂课就是学习看指南针和地图。”

    两天后,塔哈特上高耸峰顶遥遥在望。封翎、四十一名突击队员、白理杰、韦信和艾玲
娜,进入了高原地带。

    八十多匹骆驼分成四路,朝着高耸入云的山峰缓缓行进。后面连绵起伏的沙丘,脚下的
黄沙由碎石代替,乌黑得发亮的楔形岩石没有规律地从地上冒起。

    万里无云的天上,炎阳像过去一样无情地照耀着大地,似乎可以如此这般直至永恒的尽
头。

    整队人都心情沉重。

    沙漠里最可怕的除了酷热外,还有那人无生命感、单调乏味的干涸景象。

    封翎在驼峰的颠簸里,想到故乡的河流、湖泊和盛放的鲜花,想到落在队尾的美丽女博
士艾玲娜,这两天他们几乎全无接触的机会。

    封翎心想,事了之后,自己会否约会她呢?封翎又暗骂自己,回到那个社会里,两人之
间的环境有着明显的隔离,自己只是一介军夫粗人,而对方是有学术地位,超然的淑女,当
日沙上一吻,只可视作春梦一场而已。

    “图雷阿人!”有人叫道。

    “轰!”

    一团火焰在队伍旁爆起,强烈的气流把骆驼迫得跳起来。转眼间所有骆驼都奔窜乱成一
片。

    忽然间,四面八方都是图雷阿战士。

    封翎等的反应亦大出图雷阿人之外。几乎对方甫一现身,威力强大的重火力自动武器变
疯狂反攻,交织成漫天遍野的火力网,向蜂拥而来的图雷阿战士卷去。

    一时间杀气腾腾。

    封翎通过无线电狂叫道:“沙南断后,我们往前面山区冲去。”

    他领先冲出,手中自动武器一每秒八发的速度发射。子弹流星般想冲来的图雷阿战士射
杀。

    在快要到达一道斜坡时,十多名图雷阿人向下冲来。封翎杀红了眼,子弹呼啸而去。忽
地座下骆驼向前一倾,把他整个人向前抛去。封翎临危不惧,一个倒翻,落地时射出了另一
排子弹。

    敌人纷纷倒下。

    一只骆驼弛到身旁,艾玲娜的声音叫道:“快上来!”一面伸手来拉封翎。

    封翎正想跃上去,忽地反手一拉把艾玲娜扯得整个跌了下来。封翎一把搂着,就地滚了
开去。

    “轰!”

    一支火箭炮正中艾玲娜的骆驼,炸得那骆驼碎片般溅飞开去。

    封翎拉着艾玲娜连滚带爬往山上奔去。手中轻机枪向每一个出现的敌人扫射。他身子不
住弹跳,监视着每一个角度来的袭击。

    “不要给冲散,聚在一起往南面的山区来。”他声嘶力竭地指挥着。

    无线电对讲机间还有队员和他联络,但半小时后变成沉默不语,封翎发觉只有自己和艾
玲娜两个人在山区内蜿蜒的山道踯躅而行。

    艾玲娜失足跌在地上,封翎想扶她起来,艾玲娜道:“我实在走不动了。”

    封翎道:“走不动也要走。”

    三小时后两人靠着一块大石坐了下来,喝着羊皮水袋的水。为了应付紧急情况,每人都
随身携带了十天的粮食和水。

    封翎不断通过无线电呼叫队员,可是无线电只传来“嘟——嘟——”的奇怪声音。

    艾玲娜道:“不要再试了,我们离塔哈特山太近了,一切电讯都失去效用。”

    封翎心中一动,瞧着艾玲娜,正容道:“为什么会这样?”

    艾玲娜沉默了片刻,蓦地仰起俏脸,眼中射出坚决的神色,道:“你吻我一下,我告诉
你整件事的真相。”

    封翎笑道:“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事了。”一伸腰,已对着艾玲娜丰润灼热的红唇。丁香
暗吐,灵欲交融。

    良久,两人微微分开。

    艾玲娜娇喘丝丝,令封翎暂时忘记了凶险和不幸。

    艾玲娜道:“知道吗?由第一眼看到那那凶巴巴的不屈模样,我变时常想你。”

    封翎道:“不是恨我吗?”

    艾玲娜在他宽阔的胸膛轻轻擂了几下,续道:“我也不喜欢白理杰,他太过功利主义
了。完全不顾他人的安危利益。”

    封翎淡淡道:“这种人世上多的是......”

    艾玲娜用手指封着他的唇禁止他说话,柔情万种地道:“让我想想,应怎么告诉你。”

    封翎心中一片温暖,觉得尽管不能生离沙漠,但已有了如此美丽的刹那,足可使此生不
负了。

    半边明月高挂天上,将山区参差不齐的大小石峰照得像奇形怪状的生物。

    艾玲娜道:“三个月前,太空总署的卫星收到一种非常奇怪的讯号电波。”艾玲娜续
道:“讯号的来源正是塔哈特山,最令我们感兴趣的是这种波段并不属地球上的任何电波。
事实上,只有最先进的设备才可以探测到这类波长极短的超电波。”

    封翎道:“这的确很有趣,但也不值得我们冒险到这里来。”

    艾玲娜道:“你们并不是唯一的牺牲者。”

    封翎皱眉道:“你在说什么?”

    艾玲娜道:“你先听我说,我们并不是第一次接收到这种超电波。”

    封翎不解地道:“你刚才又说地球上从来没有这种音波,噢!明白了。”

    艾玲娜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道:“你明白了,我们曾收到这种超电波,不过它却是来自
外太空,来自以光年计的遥远空间。“

    封翎道:“我明白了,原来由外太空来的超电波,忽然转由地球发出去。唯一的解释就
是,有外太空船神不知鬼不觉地登陆地球,而且藏在塔哈特山里。他妈的,我们就是为了这
理由到这可恨的沙漠抛头颅、洒热血。”

    艾玲娜幽幽道:“我不怪你有这种反应。可是,当你知道我们先后派了三队搜索队来这
里都全部失踪后,你就不会怪我们小题大做了。”

    封翎呆了起来。

    艾玲娜的声音继续传入他的耳内道:“所有飞机一飞进这区域的上空,立时与基地失去
联系,之后了无音讯。”

    封翎恍然道:“难怪军方不肯用飞机送我们来。”

    他大致上明白了一切,假设真有太空船降落这里,而又能将太空船据为己有,那将是人
类的最大突破。难怪国家不惜一切,赶在所有人之前搜寻太空船。

    不过,却想不到图雷阿人从中作梗。

    想到这里,封翎他叫了起来。

    艾玲娜吓一跳。

    封翎脸色变苍白起来,喃喃道:“我明白了,太空船内一定有异星生物。”

    艾玲娜道:“我们也想过这个问题,但不能证实。”

    封翎道:“这异星生物一定拥有庞大的精神力量,所以能控制图雷阿人神巫,使他命族
人守卫飞船。”

    艾玲娜道:“你的想象力比我们更丰富,不过也不无道理。”

    封翎道:“是或否,我们很快变会知道。”

    他两人不约而同向高高在上的塔哈特山峰望去。在月色下,可望不可及的山峰倍添神
秘。

    他们在那里待了一整天。到第二天的黄昏,炎威稍减,才开始登山的旅程。

    艾玲娜取出一支长条形的探测仪,不断追踪那奇异而神秘的超电波。

    他们愈往上走,探测仪的反应愈强烈。

    封翎全神贯注图雷阿人的行踪,竟出奇地发现他们已绝迹于这区域内,似乎他们只布防
在山区的边缘处。难道他们也不敢接近那只飞船?假使真是有飞船的话。

    艾玲娜忽地兴奋地叫了起来!

    封翎望了过去,只见一道斜坡上有一大堆大小不一的乱岩。

    封翎拿起自动武器带头走去,沉声道:“小心点!”

    在乱岩中左穿右插,最后来到一个广阔的洞穴前。艾玲娜失望地道:“怎会是这样,只
是一个山洞。”

    封翎道:“或者外星人在里面。”

    “不要动!”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封翎和艾玲娜蓦然凝住,不敢移动。

    背后的人叫道:“掷下武器。”

    封翎无奈地掷下武器。

    背后的人哈哈大笑,走了出来道:“慢慢转过来。”

    两人转身,背后的人赫然是那白理杰。

    艾玲娜尖叫道:“那干什么?”

    白理杰冷冷道:“没有什么,只不过我忽然手痒,想杀一、两个人。”

    艾玲娜道:“你逃不了的。”

    白理杰道:“对不起!我并不用逃。”

    封翎沉声道:“你究竟是谁?”

    白理杰阴阴道:“你问的是我拿一个身份?”

    封翎冷哼一声道:“国防部千拣万拣,却拣了你这个双重间谍来进行这个任务。”

    白理杰道:“洞内肯定有外星生物,他的力量只可应付空中来的侵扰,地面上变要靠图
雷阿人来保护,所以只要我进去将他手到擒来,再传出讯息,三个小时内变有飞机来接我回
去,哈!”

    艾玲娜愤怒得冲前了两步,白理杰枪嘴一转,喝道:“停步!”

    艾玲娜悲愤地叫道:“你这叛徒!”

    白理杰脸现狞笑,轻嘴转向封翎道:“你先去死吧!”

    艾玲娜尖叫一声,向白理杰冲去。

    火光闪现。

    艾玲娜打着转往后倒跌,胸前血肉飞溅。

    白理杰同时向后飞跌,眉心处开了一个血洞。封翎的手枪已握在手里,不过还是救不了
艾玲娜。

    封翎悲怆地扑到艾玲娜身上。艾玲娜嘴唇颤动,似乎有话要说。封翎把耳朵贴近听到她
说:“进去!进......”头一侧,玉殒香消。

    封翎望向洞口,黑漆漆的,使人难知其中究竟,里边究竟有什么奇异的东西?他不由自
主步进洞穴去,一种奇异的黄光弥漫在洞穴的深处,洞也愈进愈广阔,最后他来到一个层岩
叠壁的广阔空间。

    封翎一进去变看见“他”。假设他是三头六臂,又或是长着尾巴的小矮人,他也没有这
么震惊。

    洞里有一个人,静坐在一块大石上。

    他的外貌和他一模一样,封翎就象从镜中看到了自己。不过他身上穿的却是一件银光闪
闪的白袍,脸孔比他苍白得多。

    封翎目瞪口呆。

    那人平静地道:“你回来了!”

    封翎愕道:“我从未来过这里。”

    那人奇道:“你和我在这艘太空船内已经历了千亿年的悠久旅程。怎会从未来过?哦,
我知道了,在通过宇宙核心时你患的离魂病还未好,仍以为自己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物,过着
他们的生活。”

    封翎一生人从未试过象目下那样震撼和糊涂,似乎理性和合乎逻辑的世界在这一刻已冰
消瓦解,方才艾玲娜血淋淋地在他怀里玉殒香消,而眼前的现实却象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
界。

    最奇怪是对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难道只是一种幻觉?

    封翎双脚一软,坐倒在地上,喃喃道:“太空船!不!这只是一个山洞。”

    那人柔声道:“你今次的病很重,你用心看吧,太空船外的星空多么美丽。唉!你一定
要复原过来,我们才可以继续行程。”

    封翎扯发狂叫道:“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只是一个噩梦。”

    那人道:“是的!你现在陷进了一个噩梦里,你一定要醒过来。试试你身旁的发动器
吧,那可使飞船以超光速飞行。”

    封翎望往一侧,只见一块石头。

    封翎茫然抓住石头,那人叫道:“不是这样,你要真正当它是发动器才行。”他的声音
在洞穴内回音,忽然间天地仅是他的叫声。

    封翎不由自主幻想那是发动器,一手抓着,天地剧烈震动起来,整个山洞化成庞大的宇
宙飞船内部,布满奇怪的仪器,闪跳着千奇百怪的色彩。眼前是个巨大有若戏院银幕的窗
户,窗户外是壮丽无比的星空,飞船正以光速飞行。

    封翎向坐在身旁的那人道:“噢!我醒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