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龙神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龙神


    快下班的时候了。

    大城市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位西装笔挺的轩昂青年在人海里大步前行,他一对眼睛极
有神气,凝视时凛凛有神,眸动时灵活迅捷,正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他的左手挽著个黑色的公事包,看来就像与四周在写字楼上班的白领没有甚么分别,可
是他却特别轻松潇洒,英气勃勃,就是这种独特的气质,使他纵管在茫茫人流里,仍使人能
一眼把他认出来。

    他一边走,一边很留心观察著周围的人事,显示出极高的警觉性,只不知他戒备著甚
么?

    有力的步伐,把他带到一个报摊前。

    报摊的报贩是略具姿色的半老徐娘红姑,一见到青年立时在脸上堆起最灿烂的笑容,娇
声道:“龙先生!你好!今天这么晚。”

    姓龙的青年一反平时温和的神态,眼光定在一张晚报的标题上,脸上泛起凝重的神色。

    红姑顺著他的眼光跟去,一把抽出报纸,向青年塞去,同时叫道:“世上竟有如此怪
事,不过武则天也算了不起了,死了千年也有人去偷去抢。”跟著媚眼向青年一抛道:“其
实死人有甚么好,生蹦活跳的女人才有意思。”

    青年接过报纸,转身便去,像完全没有把红姑的话听进耳里。

    看著青年的背影,红姑气得咬牙切齿,忽地记起一事,叫道:“龙先生!你还末给
钱。”

    青年已走远了足有十多码,闻言恍然转身,手扬指弹,一个五元硬币旋转著飞越过十多
码的距离,“锵!”一声跳进红姑的钱箩去,因为硬币本身的旋力,所以一触箩中的钱币,
立时打横转开去,并不溅跳出来,确是神乎其技。

    红姑目瞪口呆。

    青年笑了笑道:“不用找了。”

    广阔的办公室内,千多名男女正在辛勤地工作。

    一位美丽的女子,坐在一间挂著财经顾问的房间门旁的台子后,显然是秘书一类的职
位,这时她正忙著整理台上的文件。

    另一花枝招展的女职员下班后走过来道:“珍妮!你的英俊老板今天有没有空?”

    珍妮唷一声道:“就算有空也轮不到玛莉你。”忽地醒起一事,叫道:“噢!要看新闻
了。”拿起遥控器一按,左面的电视萤幕立时亮了起来。

   

    报告员刚好开始说话。

    “武则天的珍贵遗体破人劫去已超过九十六小时,但是美国警方依然束手无策,怀疑遗
体已被运往国外,我们特别访问一手促成这个展览的日本首席富豪武夫先生。”

    听到武夫先生的名字,其他职员立时蜂涌过来,围在电视机旁,似乎这人的名字比武则
天遗体被劫更为吸引。

    那龙姓青年恰于此时步进办公室里,大步往那挂著“财经顾问”名牌的房间走去。

    众人聚精会神望著电视的萤光幕,没有留意他的到来。

    一位相貌堂堂的日本中年绅士,出现在萤幕的正中,旁边是电视台的访问员。

    访问员首先开腔以英文问道:“武夫先生,你是这个展览的独家赞助,可以说没有你,
便没有这次巡回展览,现在发生了这么不幸的事,你有甚么感想?”

    武夫从容地笑了笑,有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以沉雄的声音道:“中国人说,一饮一啄,
均有前定,要发生的事,始终阻挡不了。”

    围在电视机前的女职员道:“看,他真是充满魅力,说话也与众不同。”

    另一名男职员讽刺道:“我若有他一半那么多钱,说话也充满魅力和与众不同了。”

    女职员啐道:“去死吧!”

    这时那龙姓青年扭开了门把,要进入房间去,听到武夫的答话,神情一动,退了回来,
走到众人身后,参与了这个看电视的团体。

    那访问员显然也想不到武夫给出这样的答案,愕然道:“武夫先生,你的意思是武则天
是应该被劫走的了。”

    武夫道:“对不起!使你误会了,我只是说在命运之前,人力是渺小非常,要发生的事
总会发生,我们要接受命运的安排,多谢各位。”深深地来一个鞠躬。

    访问完毕。

    众人散开,犹是意未尽,议论纷纷。

    龙姓青年待要走向房间,女秘书珍妮叫道:“龙先生!西藏来的长途电话。没有事我先
走了。”

    龙姓青年应了一声,推门进房。

    门关上后,玛莉凑近珍妮道:“你觉不觉得自从三年前龙飞先生抛开一切,到西藏住了
三个月后,回来后整个人像变了一样。”

    珍妮轻声道:“去西藏前那段日子更奇怪,他告诉我每晚也发些奇怪的梦,使他睡不安
宁,幸好西藏回来后,人便回复过来,比以前更朝气轻松,由那时开始,那个甚么小活佛便
不时打电话来给他。”

    玛莉闭目道:“不知在西藏发生了甚么事?无论苦与乐,我也愿和他分享,除了他出家
做和尚外。”脸上现出个陶醉的表情。

    珍妮道:“下班吧!回家再幻想。”

    龙飞这时舒适地躺在十八楼办公室宽大的安乐椅上,按动遥控掣。面对的墙壁左右分
开,露出一个大萤幕来。

    千百束横线闪跳,不一会凝聚成画面,一个笑嘻嘻的大头出现,赫然是西藏庙里以血符
镇压魔刀的活佛。

    龙飞微笑道:“小活佛!你好。”

    小活佛道:“龙神,你好,我却不大好,很可能也会弄到你不好。”

    被称为龙神的龙飞真给他弄到头也大了起来,皱眉道:“你的庙塌了吗?人说天塌下来
也可以当被盖,庙塌下来怕也可以做张毡吧?”

    小活佛叹一口气道:“假设我害怕的事发生了,不要说被和毡,连找条毛巾也没有。”

    龙飞道:“究竟甚么事这么严重?”

    小活佛道:“他要回来了。”

    龙飞道:“他?”

    小活佛道:“一九九九年第七个月份,恐怖大王自天而降,这不是在诺斯特拉达穆斯的
《世纪连绵》中写得清清楚楚吗?这几天魔刀动得很厉害,我以血符也只能将它暂时制服,
我怕不是甚么好兆头。”

    龙飞心中醒起武则天遗体被盗的事,闪过一阵不安,想了想道:“我们应该怎么办?”

    小活佛奇道:“我正想问你,在龙树菩萨留下来的《魔典》里这样写『当伏羲和女娲复
合时,龙神会从大地茁长出来,为人类的存亡,与恐怖大王的左手作最后奋战』,你是龙
神,当然应该知道怎样去奋战。”

    龙飞苦著脸道:“问题是我这龙神毕业了才没几天,连敌人是谁也弄不清楚,甚么左手
右手,究竟是甚么,我……”

    小活佛打断他道:“唉!看来我不出最后板斧是不成了,希望大日如来保佑我们,因为
妄自施行『通世灌顶大法』是非常危险的事。”

    龙飞道:“通世灌顶大法?”

    小活佛道:“这能令你唤起前生每一世的记忆,据《魔典》说,魔王左手和你龙神的斗
争是永无休止的,他们不断轮回,不断殊死决战,而每一次轮回,他们都会失去一点最原始
的记忆,否则现在你都不会那样蒙昧了。”

    龙飞苦笑道:“多谢你的赞赏,我是否应到西藏一行?”

    小活佛道:“时间愈来愈迫切了,你须立即动程来此,我会准备一切。”

    这时萤幕的左下角突了一个头出来,原来是个小僧人,他裂嘴一笑道:“喂!龙神,我
设计给你那法宝有没有用,那是科技的顶尖产品。”

    龙飞举起右手,只见手腕处有一个形状古怪的手镯,镯身装著一粒粒像灯泡似的东西。

    小僧叫道:“记著!每逢红灯亮时,代表有炸弹要爆炸;黄灯亮时,有物体以高速接
近;绿灯,可测到有没有人安了追踩探测器。”

    话犹未已,龙飞的手镯破天荒第一次亮起黄灯来,同时发出“嘟嘟”的警告声。

    活佛、小僧和龙飞三人同时叫道:“炮弹!”

    龙飞的反应惊人的敏捷,念头尚未掠走,他比常人灵敏百倍的听觉,已听到尖锐的啸声
正从窗外以高速射来。

    他没有思想的时间了,在这种情形下,只有条件反射式的反应,才能应付。在西藏的三
个月,藉著最严格的苦行,唤起了他潜藏的力量,使他成为了龙神。

    一个拥有超凡力量的人类。

    一个翻身,同时双手紧抓著原本安坐其上的安乐椅,当他双脚触地时,安乐椅已整张往
飞来的物体迎头赶去。

    “膨锵!”

    落地的玻璃幕墙大窗雨点般溅射爆裂。

    龙飞毫不停留,翻往斜摆一角的大写字台后,他虽然无论精坤或肉体的力量都远胜常
人,却依然抵挡不了现代的枪炮。

    萤光幕里的小活佛和小僧目瞪口呆,看著眼前却又是千里之外所发生的一切。

    “轰”!

    一团火光在宽敞的办公室中心的空间爆开,整张安乐椅化成光点向四面八方激射,炽热
的空气浪潮洪水般向四周涌去,办公室的全部物件一齐破碎,地动天摇。

    激动的空气将龙飞连人带台抛往墙角,砰一声猛撞墙上。

    室内一时间充斥著火花和浓烟。

    载著小活佛画面的大电视爆为一天碎雨。

    一阵剧痛从龙飞背脊处传来,不过他却知道自己逃过了大难,若不是他抛出安乐椅在半
空阻截了射来的炮弹,后果更是不堪想像。他估计这应是肩射式的火箭炮弹,否则不会有如
斯威力。

    他一个虎跳,弹了起来。

    幸好他的办公室是三合土墙,虽然已满目苍夷,还未穿破,不过大木门却飞了出去,烟
雾不断往外冒出,外面传来了尖叫和哭喊声,幸好这是下班时刻,大部分人已离去,否则他
也不敢想像那后果。

    一股愤怒在心底狂流而过。

    龙飞跳往破碎了的窗前,高空的气流潮水般涌入,高处不胜寒。

    他极目四望。只见二百多码外那幢酒店建筑物同等高度的一个单位,零零舍舍有个破开
了的圆洞,在他锐利的目光下,一个金发的高大男子一闪而没。

    窗外涌入的气流把龙飞的头发吹得飘舞狂飞,就像他心里火山爆发般的怒火。

    敌人已发动了攻势,而且是这样无情狠辣,他只有奋战下去。

    与魔王的左手决一死战。

    虽然他不知道魔王的左手代表著甚么邪恶的力量,可是他却毫不畏怯。

    因为他就是龙神。

    命运已安排了他必须为人类的安危而奋斗。

    蝎子在走廊急步走著。

    他得意万分,只是轻轻扳掣射出一枚火箭炮,便给他带来一百万美元的酬金,这报酬丰
厚不在话下,连所有武器弹药也是对方提供,使他少冒了很多风险。

    他来到升降机前,按了往下的按钮。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这以蝎子为代号的杀手,由十七岁开始便已成为黑白
两道头痛的人物,而且每次作案都不留下任何可使人根寻的破绽或痕迹,在他暗杀名单上的
人物,性命便等于签在阎皇的死亡名册上。

    机门打开。

    “砰”!

    蝎子全身一震,手中一闪,一把大口径的密林手枪已掣在手里。

    升降机内有一对母子,儿子正拿著玩具手枪指著他,那“砰”只是由他口中叫出来。这
时看到蝎子拔出真枪,吓得搂著妈妈,全身发抖。

    蝎子叫道:“妈的!”一步抢进机内。

    升降机在最下层停车场停下,蝎子整整西装,大步踏出,深黑的西装上,溅了几滴鲜
血,从关闭的机门隙缝看进去,那对母子倒在血泊里。蝎子的哲学一向是任何使他陷于危险
的因素均必须铲除。

    命运注定了这对母子的悲惨结局。他把染了血的刀拭净,插回靴筒里。

    他迅速来到一辆美国房车旁,开门上车,当车子驶出大街,他才松了一口气。

    跟著的问题是怎样去收剩余的一半酬金了,他并不信有人敢拖欠他的数,虽然这次这大
客本身亦是东南亚黑社会首屈一指的人物。

    车子增速,加入了街上风驰电掣的车流。

    蝎子伸了个懒腰,暗忖自己也应该好好地休息一下,享用一下这些年杀人赚来天文数字
的财富,听说东南亚特别多美女的温柔乡,不过他知道自己并不会安于逸乐,一段时间不杀
人,便会心痒痒,坐立不安,平凡安稳的生活并不属于他。

    蝎子例行地从倒后镜观察后面的车辆,一辆机车特别引起他的警觉,这些年来他已培养
出野兽般的直觉,能感觉到危险的来临,这有助于他屡次化险为夷。

    蝎子打开转左的转向灯,进入通往新界高速公路的外车道,他踩尽油门,打开增压器,
车子逢车过车,箭矢般飞驰而去。

    看看反光镜,那辆机车加速跟来。

    夕阳在西边发出万道红霞,黑夜降临大地。

    蝎子骂道:“妈的!”他知道麻烦来了,最大的烦恼是不知跟踪者是那一方面的人,不
过他却肯定不是警方的人,因为若是警方的话,绝不会只以一辆机车长时间吊著他,所以甚
有可能对方只是孤身一人。

    蝎子嘴角露出一丝狞笑,杀人的热血又在他身内滚动。

    他深吸一口气,加大油门,猛扭方向盘,车头一拐,横越三条车道。

    机车如影附形般跟来,显示了精湛的技术。

    天色愈来愈暗,路灯亮了起来,延绵不绝伸延往前。

    蝎子又转入快车道,令到后来的其他车辆拚命按喇叭。

    那辆机车堕后了十多码,很快又追了上来。

    蝎子向左方疾驰的车流看了一眼,猛一扭转,闪电般从两辆紧跟而来的车辆间穿过,不
顾愤怒的喇叭声,离开了高速公路,从一条支路绕山而上。

    蝎子将密林手枪取出,右手垂拿著,只以左手控转盘,该是用上这家伙的时候了。他每
天也练习射击,命中目标就像呼吸那样自然。

    “奇怪!”蝎子忖道,反光镜空无一物,那架机车并没有跟来。

    这是个难缠的对手。

    车子开始下山。

    蝎子忽地一征,在车头灯照射下斜斜往下直伸的公路渺无人迹,但前方三百多码处左方
的山林里,却传来机车的怒鸣和枝叶破碎的声音。

    难道对方竟冒险从山林斜坡横切而下。

    蝎子本能地收慢车速。

    跟著的事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一辆机车“蓬!”一声凌空从山林斜坡处大鸟般降落到柏油路面,触地再弹起,向公路
另一边的丛林飞去,同一刹那车上的骑士一个筋斗,跃离车身,接著一个倒翻,四平八稳拦
在公路中心。

    骑士载著头盔,威武万状地站在路的正中处,昂然向著驶来的车辆。

    蝎子身经百战,狞笑道:“你这是找死。”一踏油门,车子炮弹般前冲,同著拦路的骑
士撞去。

    眼看要将对方撞过血肉横飞,最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四道似火非火,似光非光的强光,由东南西北方的地面,闪电般延伸过来,集中到骑士
的身上,就像预先有人倒了烈性燃油在地面,再燃起火头,火势迅速烧至。

    四道强光发出噼噼啪啪的异响,一来到骑士脚下,四道强光立时扭在一起,化成一条光
龙,将骑士整个人缠绕包卷。

    蝎子双目受强光所眩,一时间甚么也看不到,他已没有惊恐的时间,车子向著那光龙缠
身的人撞去。

    车子撞入了强光去。

    蝎子狂叫起来,尽管眼前发生的事超乎常理,但他的凶性已给激发起来,本能地举起能
把大象轰毙的大口径密林手枪,瞄向前方,当他想扳掣时,眼前黑影一闪,在电光火石的瞬
那间,他从车前窗看到一个全身里在一件奇怪衣甲里的男子,一脚向车窗踢来。

    “啪喇”!

    车前窗的玻璃化成碎粉,车顶跟著传来“隆”的一声,显示对方以惊人的脚力踢爆车前
窗后,从车顶跃了开去,跟著碎玻璃雨点般打住蝎子脸上,蝎子剧痛下神智一昏,车子怒马
般往一例冲去,跟著车身倾侧,一阵天旋地转,当意识重回到蝎子的脑海里时,他发觉看到
已是一个倒转了的世界,这才省悟列车子翻了个四轮朝天。

    浓烈的汽油味传进鼻孔里。

    蝎子暗叫不好,运劲借力,手肘一撑,从打开了的车窗标窜出去。

    才离开车子四五码,刚想起身,“轰”!车子爆炸起来,车身在火光里玩具般弹跳,灼
热的气流,将蝎子整个抛得滚了开去。

    火光燃亮了整个山头和公路。

    蝎子知道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忍著浑身痛楚,一个虎步以腰力再弹起来,豹子般搜索
猎物,手中枪扬起。

    他才转了半个圈,已见到适才那人静如深山般站在离他二十多码的地方。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自学懂射击以来,第一次怀疑手中紧握著的大口径手枪的威力。

    因为对方的形相实在太过怪异。

    那就像一条龙和一个人的结合,造成半龙半人的怪象。

    最抢眼是他身上罩著奇光闪闪的大披风,和里著他身体每一寸肌肤的鳞甲,像是有生命
地不断收缩鼓动,他的头脸藏在一个龙头般的头盔似的东西里,只露出眼口。

    这人的一对锐目,射出森冷的寒芒,越过二十多码的空间,直看进蝎子的眼里,望进他
灵魂的最深处。

    蝎子颤声道:“你是甚么?”他不问对方是谁,而问是甚么,因为他不能肯定对方是不
是人类。

    那人开口道:“我就是龙神,你来杀我也不知我是谁吗?”

    听到对方口作人言,蝎子心中一定,瞄准手枪,喝道:“装神弄鬼,我想问你一句
话。”

    那自称龙神的人从容道:“说吧!”

    蝎子布满血痕的脸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一扳枪掣,这是蝎子惯常的技俩,就是让对
方以为他还有话说,警戒之心略灭时,突然开枪把对方轰毙。

    “笃”!

    蝎子跄踉后退,不能置信地看著胸前。

    龙神亦愕然。

    原来蝎子一扳掣,大口径手枪轰一声响起,却没有子弹射出,反而枪尾反弹出一截尾
座,深嵌进了蝎子的胸肌里。

    这把手枪是个阴谋。

    所有武器都是这次刺杀的幕后主使人供应,想不到对方包藏祸心,竟给了他一支自杀式
的手枪。

    蝎子胸骨在猛撞下立时断折,脚步不稳,咕咚坐倒地上。

    蝎子张大了口,却叫不出声来。当死亡来临时,这毫不重视他人生命的杀手比任何人更
恐惧。

    龙神一闪身来到近前,喝道:“是谁指使你来杀我?”

    蝎子喘著气骇然道:“你真是龙飞?”

    龙神见他眼神渐暗,伤口血迹不断扩大,知他时间无多,沉声道:“他不仁你不义,快
告诉我他是谁?我替你报仇。”

    蝎子费力地点头道:“是金指三,替我……”

    他报仇两个字还未吐出口,龙神腕上的手镯亮起了红灯。

    龙神大骇跳起,时间已来不及了。

    “轰隆”!

    嵌在蝎子躯前的枪尾发出强烈的爆炸,蝎子血肉随著火光和浓烟向四周激溅。

    浓烟稍减时,只见龙神高举那怪异的披风,整个人藏于披风里,缩成一团。

    龙神垂下披风,站起身体。

    蝎子随著爆炸,烟消云散下了无痕迹,这个炸弹葬也算干净俐落。

    敌人的攻势开始了,而且一上来便毒辣无比,计中藏计。

    龙神望向天上,刚好一朵乌云掩盖了明月。

    魔王正在回到这世界的路上。

    但魔王的左手究竟是什么,它又怎样为魔王的回来而铺路。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