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群魔乱舞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群魔乱舞


    本地最豪华的夜总会内,从外地礼聘回来的女郎正跳著香艳大胆热辣辣的劲舞,将夜总
会内的气氛带上最高潮。

    一个健硕的男子在两名打手的簇拥下,踏进夜总会。

    把门的大汉恭敬地道:“杰哥!金老板在会议室内开会。”

    杰哥鼻孔“唔”的一声,显示他的架子。大步向前,穿越过兴高采烈,正迷醉在大都市
奢华的男女,走到了夜总会的后台,站在一面墙前,墙裂开了一道暗门。

    门向内退去,两名大汉在里面恭敬地道:“杰哥!金老板在里面。”

    杰哥回头向身后两人道:“你们在这里等我。”走了进去。

    一道楼梯往上伸延,杰哥走上去,来到了另一道门前。

    杰哥站在门前,并不敲门,因为他知道里面的人正通过摄像器观察他是谁。

    门开,杰哥走进去。

    里面是个布置豪华的大厅,四名大汉分散在不同的角落,冷厉的眼神同时集中在他身
上,其中开门的大汉从后走上,动手搜起身来,一句客气的话也没有,与适才的人对他的毕
恭毕敬判若云泥。

    杰哥却一点不满也没有,因为这四人是雄霸东南亚黄、赌、毒三道的第一号人物金指三
的四名近身,据传这四人不但是技击和枪械的一流强手,还精通气功和神术,随便一人,已
足以横行江湖,极不好惹,他们的外号是“四大天王”。

    二天王搜完杰哥后道:“好!没有武器,周杰可以进去了。”语气一些高低强弱也没
有。

    周杰松了一口气,尽管自己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金指三旗下的第二号人物,但仍然
给几人看到心中发毛,不过避也避不了,金指三在那里,他们便在那里。

    会议室门打开。

    “砰”!坐在主席位置是位非常有气魄的五十来岁大汉,他一掌拍在台面上,发出惊心
动魄的声响。

    他穿著唐装衫裤,却戴著黑眼镜,花白了的头发,使人一见难忘。

    他就是东南亚的第一号黑道枭霸──金指三。

    金指三这时怒喝道:“我金指三的决定就是命令,谁敢违抗我的命令?”

    坐在长台四周的十多名男子,都是东南亚各地黑社会的头号人物,但在金指三的怒喝下
却噤若寒蝉,像一条条被吓伯了的狗。




    周杰缩在一角,不敢在这时打断金指三,没有人敢打断盛怒时的金指三,因为没有人能
负担起那后果。

    一位高瘦的中年人站了起来,他是泰国赌场的负责人,低声道:“金老板,我不是要违
抗你的命今,而是各地的赌场建立不易,『世纪末大豪赌』假设输了,在东南亚所有赌场的
拥有权便要拱手让人,即管赢了,只可以获得女公爵所拥有在欧美的三十六家赌场中最大的
拉斯维加斯丽嘉赌城,赌钱胜败难料,这个险还望老板你三思。”

    其他众人虽然没有作声,但眼中都射出同意的神色,这次金指三贸然挑战有长胜美女之
称的女公爵丽嘉,赌注就是金指三辖下的所有赌场和女公爵的赌城,这事已轰动了全世界黑
白两道,可是他的手下却没有人赞成,只是慑于他的淫威,不敢反对。

    周杰站在门旁一角,心中同意泰国赌场负责人的话,同时暗自奇怪,以金指三如此精明
厉害的角色,为何会冒这个险,而女公爵又为何要接受挑战,那后果是双方都负担不起的。

    金指三垂头不语,当众人都以为他在三思时,他猛地抬起头来,左手握著一把枪,他的
食指上套了一只金光闪闪的大指环,环上有只狰狞的怪头,似哭还笑。

    “轰”!

    火光闪现。

    泰国赌场负责人整个人连人带椅向后抛出,“砰”一声撞在墙上,眉心多了一个洞。

    狠辣的手段,准快的枪法。

    众人默坐不动,没有人敢吭一声。

    除了烟屑的气味外,会议室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金指三舐了舐唇角,淡淡道:“违背我命令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枉你跟了我三十多年也
不知道。”

    门开,三天王和四天王走了人来,干净俐落地将尸体拖了出去。

    金指三冷然道:“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你们预备好场地,我不想来自世界各地的宾客感
到我们招呼不周。”跟著望向周杰道:“阿杰!甚么事?”

    周杰立时站直了身,躬敬地道:“是有关蝎子行动的。”

    金指三道:“说吧!这里全是自己的兄弟。”

    周梁道:“蝎子失败了。”

    金指三长笑起来,跟著笑声一枚,点头道:“好!龙飞,你好,不槐是龙的化身,蝎子
怎样了?”

    没有人明白他在说甚么。

    周杰道:“他已消失了,我想警方能找到他十两以上的肉,就是可以列入纪录大全的奇
事。”

    金指三大笑道:“好!好!实在太好了。”他又再舐唇色,似乎每想到残酷血腥的事,
他都忍不住舐唇角的兴奋举止。

    周杰道:“老板!其实我们并不须借重外力,只要你将这事交给我,保证他活不过三
天。”

    金指三举手阻止通:“不要妄动,龙飞绝不是普通人,我很快便有一个适合的人选对付
龙飞,他也快要到了,只要他一来,龙飞死定了,哈……”

    笑声在会议室内来回震荡,只不知他与龙飞有何深仇。

    他左手食指环上那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怪头亦像在狰狞狂笑。

    龙飞无奈地坐在椅上,他在这个斗室内被警方盘问了达两小时。

    两个便装,一坐前一站后,反覆地问著他同样的几个问题。

    龙飞忍不住道:“你们这样问下去,就算问到世界末日,也问不出东西来。”

    坐在他对面那叫谭辉的探员不置可否地笑了一笑,道:“只要你老老实实和警察合作,
不是可以立时离开了吗?”

    龙飞耸肩道:“你问一句,我答一句,还不够合作吗?”

    他身后的警员王均抓著他的椅背恶声道:“合作,整支火箭炮射进了你的办公室,你还
说他们是点错相,射错地方,这叫合作。”

    谭辉柔声道:“龙先生,已有一对母子遇害了,极可能是同一人所为,你不为自己著
想,也应为别人著想。”

    身后的王均紧迫道:“你说吧,炮弹袭击后你写字楼尚未下班的三个职员亲眼见你匆匆
奔出,直到三个小时后你才回到现场,告诉我,你到了那里去?”

    龙飞叹了一口气道:“我早说了,当时我惊得疯了,只想逃走,于是……”

    谭辉道:“于是你吓得在街上荡了三个小时,才恢复正常,是吗?”

    龙飞道:“你的记性真好,警察大哥,现在是深夜二时多了,我可以回家睡觉了吗?明
天还要上班的。”

    背后的王均怒道:“上班,你做泥水装修倒垃圾的吗?否则回去干吗?”

    谭辉止住了王均道:“好!你可以走了。”跟著扬了扬手上的口供纸道:“记著,假口
供可是刑事罪,不过,假如你肯改口供,我可以立时将这几张纸撕掉。”

    龙飞站了起来,笑道:“不要浪费政府公物,那是纳税人的血汗钱。”

    当龙飞走后,王均道:“你信他吗?”

    谭辉道:“假设我可以返老还童,或者有兴趣听神话的话,不过现在却没有。”跟著语
音一转道:“上头非常重视这件事,由现在起,我们将二十四小时监规和跟踪龙飞,录下与
他接触的每一个人。”

    王均叹了一口气道:“这厮横看坚看也不似坏人。”

    谭辉道:“你看我像个坏人吗?”

    王均仔细审视谭辉的尊容,摇头道:“辉少!实话实说,我均仔怎样看你也像个坏
蛋。”

    谭辉赞叹道:“这就对了,外表是看不出来的,因为我是个真正为国为民的伟人”珍妮
躺在床上,却张大了眼睛,今天黄昏时公司发生的可怖事件,使她没法合起眼,幸好当时她
下了班,她想到龙飞,想不到这样一个斯文好人也会被人这样对付,能够安然无恙真是奇
迹。

    一向以来她都很关心龙飞,很愿意为他做事,唉!

    她起身下床,披上睡褛,心想这又将是个失眠的晚上。她轻轻扭开房门,步出厅中。

    左边一个黑影迫来,吓得她尖叫一声,向后倒退,岂知对方也是一声尖叫,惊惶尤过于
她。

    珍妮亮著厅灯,原来是同居的玛利,两人既是同事,又是好朋友好同居。

    玛利首先发难,抚著性感睡袍下挺起的高耸胸脯娇嗔道:“你这人半夜三更猛鬼出更般
走来走去,吓死人了。”

    珍妮有好气没好气道:“我正想和你说同一样的话,你也睡不著吗?”

    玛利道:“龙先生发生了那样的事,教人家如何心安入睡?”

    珍妮道:“收起你无限的爱吧,单恋令人瘦。”心想自己何尝不关心龙飞。

    玛利叹道:“那我更永不能停止去爱,这比吃减肥药更有效。”

    珍妮也叹了一口气。

    “叮咚叮咚”!门铃惊心动魄地响了起来。

    两人骇然互望,面面相觑,谁会在这等深夜登门造访。

    玛利压低声音道:“会不会是那坏人?”

    珍妮皱眉道:“或者是警察。”

    玛利惶恐道:“那怎么办?”

    珍妮晒道:“又不是你将龙先生的办公室炸成那样,怕甚么?”举步往大门走去。

    玛利一把拉著她,慎重地吩咐道:“是坏人千万不要开门,见到我的睡袍这么性感,他
们会忍不住的。”

    珍妮瞪她一眼,不过心情有若惊弓之鸟,已没有调笑的心情,来到门前,贴著望眼往外
看去。

    珍妮“啊”一声轻叫起来,跟著打开大门,玛利想不到她如此轻率,吓得张大了樱桃小
嘴,却硬是叫不出声来。

    进来的男子高大威猛,原来正是她们关心想念的龙飞。

    他依然是那副潇洒和满不在乎的样子。

    玛利心情一转,反而恨起自己的睡袍不能更性感一点了。

    珍妮招呼龙飞坐下。

    龙飞轻松地打量了玛利性感睡袍下美妙的身段,微笑道:“对不起!打扰了两位。”

    珍妮坐在他身边关心地道:“龙先生!你真的甚么事也没有?”

    龙飞道:“你看我少了甚么东西没有,眼耳口鼻一样不缺。”

    玛利尽量挺直脊骨,使高耸的胸脯更形突出,娇柔地道:“龙先生!你说吧,我甚么也
愿意……愿意帮你。”

    龙飞道:“这就最好,我正有事找你们帮忙,今晚我还要在这里借宿一宵。”

    玛利花朵般笑起来,无论如何,终有了与龙飞相处的机会。

    珍妮亦是心中暗喜,龙飞有难时找上自己,自然因为信任的关系,不过她却比玛利含蓄
得多,想了想道:“是否那些坏人跟踪你。”

    龙飞道:“不是坏人,是那些警察,我费了很大功夫才将他们摆脱。”

    珍妮道:“我们可以帮你甚么?”

    龙飞道:“你明天一早给我往旅行社订一张到西藏的机票,愈快愈好。那最好是间不相
熟的旅行社。”跟著拿纸笔写下了一个护照的名字号码,当然不是龙飞。

    玛利瞪大眼道:“你用假护照,你是特务吗?”

    龙飞诚恳地道:“相信我,这是我两年前弄来的护照,我绝不是甚么坏人,相反我正在
和最令人类恐惧的恶魔作战。”

    珍妮和玛利两人齐声叫了起来道:“恶魔?”

    龙飞知道一定要争取她们的信任,办起事来才会不出乱子,沉吟了半晌,道:“你们听
过《世纪连绵》这部预言奇书没有?”

    玛利茫然摇头,珍妮想了想惊叫道:“你是否说那部在一五八八年出版,由法国大预言
家诺斯特拉达穆斯著作,预言一九九九年世界末日的书?”

    龙飞赞赏道:“好!这部预言书是没有人敢忽视的东西,因为他不但准确预言了这数百
年发生的东西,包括两次大战,现代武器的出现,连关键性的人物如希特勒也一一写在书
内,就像揭开人类未来命运的天书一样。”

    玛利惨叫道:“那太恐怖了,甚么地方可以看到。”

    珍妮瞪她一眼道:“又要怕又要看。”

    龙飞道:“书中其中一首预言诗是这样为的:

    当那拥有伟大『七』字的年来临时。

    屠杀的游戏正在如火如荼之际。

    离开千年期之末不远的时间里。

    死去了的从坟墓里出来。”

    玛利和珍妮两人眉头大皱,道:“这是甚么谜语,这么难解。”

    龙飞道:“很简单,大前年是一九九七年,有『七』字,同时还有三年就是二000年,
正应了『千年末』一语,所以这诗正是说九七年。”

    珍妮道:“屠杀游戏和死人从墓中出来又是甚么?”

    龙飞道:“昨天下午才死了两母子,相信那只是游戏的开始,至于死人从墓穴走出来,
你们忘了近期最大的新闻吗?武则天正是九七年出土的。”

    珍妮和玛利两人骇然道:“是武则天!”两人的脸色苍白起来。

    龙飞道:“书中第十纪的第七十二首才是最关键,它这样写道:

    一九九九年第七个月份。

    恐怖大王自天而降。

    他将会把蒙古的伟大君主带回人间。

    此前和此后战火延绵。”

    珍妮道:“蒙古的伟大君主?”

    龙飞道:“这只是一种比喻,蒙古的伟大君主指的是成吉思汗,他在西方人心中是最被
恐惧的恶魔,当时蒙古铁骑将欧亚万千人类任意践踏,生灵涂炭,到一九九九年,这恐怖的
大祸将要重临,而且是从东方而来。”

    珍妮道:“这与你有甚么关系?”

    龙飞道:“在西藏一间神庙里,有一本奇怪的书叫《魔典》,就是叙述远古以前一个魔
王和正义的『龙神』的斗争,当时魔王被赶回九重天外,而龙神亦受了伤,分裂成两半,一
半是男,一半是女,男的是伏羲、女的是女娲;在西方的圣经里,便成了夏娃和亚当的传
说,人类便是他们的子孙。所谓女蜗练石补青天,就是封闭了虚空中魔王回来的通道。那或
者是这个宇宙和异次元宇宙间的通道吧!”

    玛利怵然道:“那这应该甚么事也没有才对。”

    龙飞苦笑道:“问题是《魔典》中说,魔王走时留下了左手在人间,它将会为一九九九
年魔王回来铺路,由那时开始,魔手便不断轮回,成为各种各样的魔头,肆虐人间,而龙神
化出的伏羲亦不断轮回,与魔头展开斗争。”

    珍妮轻声道:“魔王的左手现在那里?”

    龙飞道:“但愿我知道,这次往西藏去,就是想弄清楚这件事,夜了……”拍了拍坐下
的沙发道:“今晚我就睡这里。]玛利失望地叫起来。珍妮一把拉起了她道:“去睡吧!胡
思乱想,怎睡得著。”

    玛利咕哝道:“听了这么恐怖的事,谁还敢睡。”

    夜色苍茫里,由六架房车组成的一队车队,在偏僻的郊外公路飞驰,来到一条支路时,
车队转了进去,那根本算不上是公路,路面凹凸不平,尽是黄泥沙石。

    车子颠簸前行。夜色苍茫里,由六架房车组成的一队车队,在偏僻的郊外公路飞驰,来
到一条支路时,车队转了入去,那根本算不上是公路,路面凹凸不平,仅是黄泥沙石。车子
颠簸前行。车头灯在没有照明的路上,变成一道一道奇异的光柱。车队穿过一个密林后,开
始驶下通往海边的斜坡,海浪声从下面传上来。不一会车队来到了一个废弃了的码头前,戛
然停下。其中五辆车门打开,十多名彪形大汉走下车来,分布在码头不同的位置,严阵以
待,他们的神色都有点紧张,剩下的一辆没有人走出来,更透着几神秘。车灯全给关掉,一
时间车和人都融入了黑夜里去,只有天上一划划混浊的灰蓝色,使人感到光只是躲到了黑暗
的背后。海浪粗暴地打上码头和附近海边的乱石,发出一阵阵有规律和节奏的响声,海风呼
呼,使人预觉不寻常的事将会发生。一阵轻微的机器响声,夹杂在海风里传来,可是看出去
的海上,只是黑压压的一片,使人不由产生了对不可测事物的恐惧。大汉们都露出注意的神
情。昏沉的黑夜里,蓦地大放光明,在光芒里一艘豪华的大游艇迅速向码头驶过来,原来对
方突然亮着了船上据有灯光。灯光倏又熄灭,强烈的一明一暗对比使人刹那间睁目如盲。
“隆!”游艇贴上了码头,吊板降下。一阵奇怪的声响,两道耀目的强光亮起,照得首当其
冲的两名大汉纤毫毕露,他们都条件反射般举手遮扫,减少正刺激他们眼目的强芒。两道强
光像怪兽的双目,缓缓向他们迫过来,来到那些大汉面前,才停下来。灯光熄灭。这时轮到
守候在码头的房车一起亮起车头灯,强光集中下,由游艇驶上码头的竟是辆红色的跑车,尤
使人惊异的是车顶的顶架上放了一个长形的大箱,透着令人难以测知的神秘。红色跑车车门
打开,一个白色西装红襟花的黑人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笔挺地站在强光里,就像舞台上万
千注意集于一身一艺人,正是那单人匹马强抢了武则天的黑人。

    人。

    车队这边那从未有人走下来的房车有人走了下来,为车尾厢打开了车门,一个高大的中
年人走了下来,食指处戴著只金光闪闪的大指环。

    赫然是东南亚的首席霸主金指三。

    金指三走到黑人脸前,眼中异光闪射,打量了对方一会,沉声道:“黑煞!”

    黑煞傲然不答,右手举起,伸往西装内。

    “咔嚓!咔嚓”所有大汉一齐亮出家伙,对准黑煞,准备对方一有行动,立时格杀当
场。

    金指三脸色一沉,他这时进入了强光集照的范围,连眉头的皱摺有多少,也一清二楚。

    金指三举起右手,做了个阻止的手势。众大汉立时收起武器,金指三的命令没有人敢怀
疑,也没有人敢抗拒。

    黑煞的手伸进了白色西装内,黑肤白衣,对比分外强烈,到手再出来时,已拿著把镶满
宝石的梳子,众人才松一口气。

    黑煞从容地梳头,动作夸张,使人感到他有强烈的表演欲。

    黑煞边梳理边道:“金指三!”斩钉截铁三个字,像说多一个字也会蚀了底给人。

    金指三一拍手掌,立时有人拿著一个扁平的盒子走了上来。

    金指三再拍一下手掌,所有车头灯光立时熄掉,回复黑暗。

    箱子缓缓打开,红色的光芒从盒中明月出山般升起,只见箱里有七粒大小均等的红火
钻,晶莹血红,闪闪生辉。

    黑煞双目射出光采,喃喃道:“好!好!”他显然对钻石有特殊的狂热,看著它们时,
就像看著世界小姐在眼前宽衣解带。

    黑煞道:“它们是我的了。”跟著回手一指跑车顶的长箱,通:“武则天是你们的
了。”他语气生硬奇怪,像是很少和别人说话,不过每个人都明白,被劫来的武则天正安然
躺在车顶的长箱里。

    金指三使个手势,持箱大汉合起箱子,递上。其中一辆车亮起了车头灯,代替了先前钻
光营造出的神秘气氛。

    黑煞一把接过,把箱子挟在胁下,转身往跑车走去,冷冷道:“拿走她吧|”金指三
道:“且慢!”

    没有人想到黑煞的反应,只见他一转身,已从西装背后掏出了一枝精巧的自动轻机,枪
嘴指著金指三眉心。

    众大汉猝不及防,一齐僵住。

    金指三沉声道:“从没有人可以用枪嘴对著我。”

    黑煞淡淡道:“从来没有事是我不敢做的。”

    两对凌厉的目光交锁在一起。

    黑煞道:“武则天交换你七粒红火钻,是否想反悔。”

    金指三长笑道:“区区七粒红火钻,还末看在我眼里,让我再给你看些宝贝。”

    一拍手,立时有另一大汉捧著一个大圆盒,走了出来,盒盖倏地弹起,白光洒射,造成
盒外一晕白芒,一粒白闪闪的巨型钻石,静静躺在盒内枣红色的丝绒布上。

    黑煞看得眼也呆了,钻石对他的吸引确是无与伦比。

    金指三道:“只要你再给我杀一个人,这粒世上最大的宝物,便是你的了。”说完后又
习惯性地舐舐唇边,使人感到他天性里的残忍好杀。

    黑煞正容道:“那人在那里?”

    金指三道:“他正在温柔乡里,虽然逃过了警察的跟踪,不过岂能逃掉我的五指关。”
他将举起的手紧紧抓合为拳,指节因用力而发白,戴在食指的半人半兽指环,像在狰狞狂
笑。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