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六章 世纪末大豪赌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六章 世纪末大豪赌


    玛利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不觉暗怪自己如此贪睡,看看时钟,早八时二十五分
了。

    她跳了起床,冲出厅外,一看下气得骂了出来,嘟著嘴道:“这冤家,走也不和人吻
别。”

    她鼓著腮,走到珍妮房门,一把推开,房内空无一人,床头台上有部打开了的电话簿,
揭开的黄页广告上,有个用唇膏围著的旅行社。

    “砰”!正门处传来一声巨响。

    玛利吓得抚著心口惊叫起来。

    当她掉转身时,刚好看到枪口瞄准著她,还来不及惊叫,“嚓!”一声,火光闪现,她
整个人给无情的枪弹带得向后飞跌开去,鲜血溅在墙上、地上、床上,当她的尸体还未掉在
床上时,宝贵的生命已离开了她。

    黑煞冷冷看著玛利的尸体,脸上没有半分表情,生像死去的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只
像是捣毁了一件玩具。在他敏锐的感觉中,他知道屋中只有这个女人,而据金指三给他的消
息里,应该还有另一个女人和龙飞。

    他的眼光在房中搜索,最后定在摊开的电话簿上,他走了上去,看了看被唇膏圈著的旅
行社,几乎想也不想,整页撕了下来,他的眼光跟著转到放在床头的相片架上去,相片里珍
妮笑脸如花。

    黑煞举枪射击,套了灭声器的枪管发出“嚓!”的一声,相片架立即成为四处溅飞的碎
片。

    惨剧发生时,龙飞和珍妮正在餐厅内共进早餐。

    龙飞看看手表,八时四十八分,还差一点旅行社才开门办公。

    珍妮笑道:“你真小心,刚才离家时也要偷偷地由后门离开。”

    龙飞脸色凝重地道:“不知是否我多心,我总觉像有人在跟踪我,而这人就像我的影子
一样,怎样也摆脱不了。”

    珍妮俏脸一变道:“那怎样办?”

    龙飞伸手一拍珍妮嫩滑的手背,柔声道:“不要怕,可能只是我多心吧。好了!时间差
不多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办。”

    珍妮垂下了头,脸上泛起一片红霞,幽幽道:“我可否随你去?”

    龙飞不解道:“随我去那里?”

   

    珍妮以蚊蚋般的声音道:“到西藏。”

    龙飞一愕,摇头道:“不!那太危险了,你办好机票后,在刚才说好的地点见面。”

    珍妮道:“那你要小心点。”

    龙飞道:“会的了,我在银行的保险箱取得证件后,会在那里等你。”

    珍妮叹了一口气,无意识地望往餐厅落地玻璃外的街道,刚好看到一个满头白发,一面
皱纹的老人,眯著眼在看她,眼中闪著说不出的神情。

    珍妮一呆。

    龙飞警觉地顺著她的眼光望去,那老人已消失不见。

    龙飞道:“甚么?”

    珍妮摇头茫然道:“没甚么,只是我杯弓蛇影吧。”

    珍妮从旅行社走出来,一边走,一边将机票放进手袋里,召唤计程车,上了车后,珍妮
道:“往机场去。”

    她心中还在卜卜乱跳,在旅行杜时,她真怕会有坏人或警察从暗处扑出来。迫她带他们
去找龙飞晦气,龙飞说过,敌人或警方的眼线,一定会集中在机场、码头、旅行社、旅馆等
地方,以防他逃离此地。

    车子在路上飞驰,另一辆红色的跑车在远远吊著,珍妮一点也察觉不到。

    车子直抵机场,珍妮在大堂门前,左看右看,却看不到龙飞的踪影。

    正心焦间,一位年纪在四、五十岁间,戴上金丝眼镜,满脸胡子,穿著礼服的绅士骑著
机车,驶到身边停下叫道:“小姐,等人吗?”

    珍妮心中暗怒,这人年纪这么大了,外表又这么有教养,还来乱搭讪,正要发作,忽地
惊喜叫道:“噢!是你,龙……”

    龙飞将手指压在唇上,作了个噤声的表示,道:“机票呢?”

    珍妮道:“在这里。”将机票拿出,道:“你很幸运,只剩下一个头等位,飞机在两小
时后开出,你要立即去办手续。”

    龙飞道:“好!你回家去吧,告诉玛利,就当甚么也没有发生过。”

    珍妮道:“不!我送你机。”

    龙飞笑道:“傻女,乖乖回家吧。来!让我吻你一下。”

    珍妮俏脸一热,俯身凑前,樱唇微张,欲拒还迎地等待。

    龙飞见她娇唇鲜艳欲滴,蓦地发觉她是如斯美丽,这三年来自己一直苦修密宗发挥潜力
的“开灵大法”,竟忽视了身旁的玉人,看来她对自己还大有情意,心中涌起一股冲动。正
想将珍妮的小嘴封著,一对年老的夫妇在身旁经过,以奇异的目光看著两人,龙飞才想起了
自已化妆后的年纪,立即转移目标,在她嫩滑的面颊酒窝处香了一口,大声道:“乖女儿,
爹地这次不是去十年八载,很快就回来了。”

    珍妮失望地张开眼,恰好见到龙飞的机车已去远,一辆跑车同时在身旁驶过,追著龙飞
去了。

    黑煞背转身站在机场里航空公司为旅客办理登机手续的柜台旁,他很清楚知道,只要他
的手指一扳,那正立在柜台旁化了妆的龙飞,将立时寿终正寝,而金指三那粒举世无匹的大
钻石,将成为他的无数珍藏里的明星。

    他的手探入了怀里,握上了枪掣。

    一阵嘈吵混乱的声音忽地充斥四周,黑煞暗骂一声,原来在一个领队率领下,整团日本
人蜂涌围了土来,登时隔断了黑煞和龙飞间的视线,尤可恨者,一幅写著“西藏旅行团”的
大横额给人高举著横过黑煞和龙飞之间。

    黑煞撞造人群里,向刚才龙飞处一望,对方已不知所踪。他纵目四顾,大堂内人来人
往,只是没有龙飞。

    黑煞有恃无恐,取出一个烟盒般大的东西,有点像小电视,液晶体的萤幕上有个小红
点,凝而不动。刚才他赶到停车场时,龙飞已早一步离开,他顺手在机车上安装了一个追踪
器,看情形龙飞仍在机场内,只不知到了那里去,现在离飞机起飞还有一小时又四十五分
钟。

    黑煞脸上忽地露出了一个充满残酷意味的笑容,他想到了一个更精采杀死龙飞的方法。

    一个更残酷的方法。

    龙飞你死定了。

    在珍妮的家里,布满了警察和各种警方的专家,那两个负责龙飞案件的便衣谭辉和均仔
正在研究被撞开的门锁。

    均仔骇然道:“门上只有一个脚印,这凶手一定是超级大力士,居然能一脚震开如此坚
固的门锁,你看他踢门的地方竟然凹陷了进去。”

    谭辉回到坐在沙发上玉容惨淡的珍妮身前道:“李小姐,你一定要和我们合作。”

    珍妮眼泪汩汩流下,悲哀叫道:“玛利,玛利。”

    谭辉一点也不放过她,迫近道:“告诉我,龙飞到了那里去?”

    珍妮摇头道:“不要问我,我不知道。”啜泣起来。

    谭辉打了个手势,一个手戴透明胶套的人,将一个撕去了一页的电话簿递到珍妮脸前,
珍妮茫然望著,显然不能联想到甚么。

    谭辉柔声道:“撕去了的一页有甚么特别,这是旅行社的专页啊!”

    珍妮愕了一愕,脑海中闪过唇膏圈起的旅行社,心中一震。

    谭辉道:“告诉我,那是关键所在,为何撕去了这一页?”

    珍妮不由自主颤声道:“我圈起了一间旅行社。”

    谭辉紧迫道:“为何圈起了间旅行社?”

    珍妮道:“龙……噢!我不知道……”眼泪又再夺眶而出。

    谭辉吼叫道:“告诉我!龙飞正在极度危险里,凶手随时会杀死他,在那谋杀发生前,
告诉我龙飞在那里,让我们可以及时救他出来。”

    珍妮心中一寒,这便衣说得不错,凶手从旅行社开始跟踪她,这时可能找上了龙飞,骇
然叫道:“他快要上机了,经成都往西藏的班机。”

    谭辉跳了起来,叫道:“通知机场特警,无论如何也要截住他,均仔,我们立刻赶
去。”

    珍妮哭道:“他化了妆的。”

    谭辉跳了回来,一把抓著珍妮的香肩,叫道:“看在老天爷的份上,告诉我他变成了像
甚么样子的混蛋!”

    龙飞这时正在禁区里轮候上机,十五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还有两个人便到他,他是最
后一位乘客了。

    在看来一切都会顺利时,他觉察到一点异常的迹象,左方二百多码外有三名持著轻机的
机场特警,朝著他的方向走过来。

    他迅速环目四顾,只见右方有两名特警,亦朝他的方向走过来。

    龙飞心中一懔,当机立断,缓缓往后退去。

    两边的特警立时觉察,加速奔来,同时喝道:“不要动!”

    龙飞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发劲往禁区出口奔去,立时引起等候上机的人的惊惶混
乱。

    龙飞飞身跃过一排又一排的座椅,闪过挡路的人群,眼看抢到出口处,两名特警由出口
处冲出,龙飞身手何等快捷,对方枪嘴刚刚扬起,他已一个跟头翻了过去,双脚同时踢在对
方持枪的手上,两名特警跄踉退后,龙飞得势不饶人,乘势跟上,拳脚齐施,两人不支倒
下,眼前是通往海关的长走道。

    这时候后面的特警追来,龙飞人急智生,一把跳上装行李的手推车,箭一般越过走道,
将特警抛于背后。

    海关处正进行例行检查,龙飞一个箭步标出,往出口抢去,几个关员想来阻他,已给他
旋风般抢关而出,喝骂声吵成一片。

    龙飞冲离禁区,混进大堂的人群里,他知道尚未脱离险境,迅速往大门处赶去,混乱中
四方八面都有特警出现,他一定要在对方完成合围前离去。

    来到正门处,龙飞推门奔出。

    “嘎!嘎!”

    车胎擦著地面的尖叫同时响起,数辆车驶到前面,十多名大汉跳了下来。

    “不要动,我们是警察!”

    龙飞想奔回大堂内,最少七八名特警来到身后。

    龙飞叹了一口气,这口气还未叹完,已给人粗暴地推往墙边,两手高举,双脚分开,彻
底搜身。

    护照、钱袋甚么也给拿去。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他身旁响起道:“龙先生!我想你走错了方向,搭乘往西藏的班机
应由那边走。”

    龙飞眼角一扫,原来是那天盘问自己的便衣探员,另一个叫均仔也在,正是由他特别招
呼自己,进行搜身。

    均仔翻著护照笑道:“现在除了袭警一项外,还加多了非法用假护照,龙先生,这次你
用洗洁精洗也洗不干净了。”

    龙飞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最懂欺负我这种小市民,金指三那种大鳄又不见你们去惹
他?”

    谭辉一怔道:“这关金指三甚么事了。”

    均仔在旁道:“你听他胡扯,这几件案肯定他有份,否则为何要畏罪潜逃,拒捕袭警。
金指三今晚便要在他南山的别墅举行世纪末大豪赌,他老人家那有心情理其他的事。”他的
眼转到他戴在手上的奇怪手镯,奇道:“这是甚么?”

    龙飞道:“我爱漂亮,装饰一下不可以吗?”

    均仔阴声细气地道:“脱下来,可以吗?”龙飞无奈脱下交出。均仔闷哼一声,显然对
他没有好感。

    龙飞道:“你们怎么知道我要上机?”

    谭辉道:“这个你不用管,上车吧!”

    均仔道:“这件案死了三个人,看你怎样解画?”

    龙飞一愕道:“三个人?”

    均仔道:“一对母子,加上你的职员玛利,不是三个是多少个。”

    龙飞骇然道:“玛利死了。”

    均仔大力将他一堆道:“上车吧!”

    龙飞给押了上车,谭辉坐在车头,均仔和另一名便衣将他押在中间,车子开出,一前一
后还有两辆警车。

    龙飞脸上露出悲愤的神色,魔王的左手已开始了预言中的屠杀,只不知还要死多少人,
金指三今晚举行的世纪末大豪赌又是甚么一回事?与魔王的左手有甚么关系?珍妮又怎样
了?

    均仔叫道:“看,龙先生,你的飞机不等你了。”

    龙飞侧头一看,这角度可看到长长的机场跑道,直伸往远处,一架客机大鸟般升离跑
道,斜斜往上冲天而去。

    同一时间在跑道旁海面的一艘豪华游艇上,黑煞亦在观察著冲天而起的飞机,通过瞄准
器,他的整个精神全集中在斜阳下闪闪生辉的机身上。

    瞄准器有个小小闪动著的四方形,当飞机进入这四方形时,立时传来嘟嘟声响,一股兴
奋浪潮通过黑煞的神经,他知道感光瞄准器为他的肩托式小型寻热导弹锁住了目标。

    黑煞按下了发射的键,超小导弹化作一道长虹,往空中的飞机直射追去。

    龙飞望著逐渐升高的飞机,忽地目瞪口呆,谭辉刚好转头望向他,不由也顺著他的眼光
看去。刚好看到导弹拖著长长的烟火尾巴,画过长空,向飞机射去。

    “轰”!

    飞机爆开一个火球,一连串爆炸,化成一天烟雾碎片,洒往下方的大海。

    司机猛刹掣,连带后面的车也急停下来,险生意外。

    车内全体都震骇莫名,呆呆望著天空中发生的惊人惨剧。

    龙飞最快恢复过来,他一低头强撞了均仔脸门一下结结实实的,均仔惨哼一声,登时陷
入半昏迷状态,龙飞同时往后移向门旁,一脚将另一边要扑来的探员扫个正著。前座的谭辉
待要拔枪出来,他反在背后的手一扭车门,整个人翻出车外,动作若流水行云,非常好看。

    龙飞一著地弹了起来,往机场的方向奔去。

    谭辉和其他两辆车的大汉抢了下来,往龙飞追去。

    龙飞的速度非常快,若非手给反锁身后,早抛离了狂追而来的警员。

    幸好车子刚驶离机场,不到三分钟他已奔上机场大厦里,后面谭辉等愈追愈近。

    龙飞亡命地冲进毗邻机场大厦停车场内,谭辉等这时刚追到,暴喝道:“停下!”

    龙飞出乎意外地停了下来,却不转过头来,凝定在空广的停车场中心位置。

    谭文辉和其他七名探员扇形散开,每人都如临大敌地举枪指著龙飞。

    谭文辉喝道:“好!慢慢蹲低,伏在地上。”

    龙飞没有依言蹲低,却缓缓将脸向后扭来,一对眼发出奇怪的神色。

    谭文辉打了个手号,左右两名探员已准备扑前,以武力制服龙飞,忽然间虚空中响起
“勒!勒!”电流交击的声响。

    惊人的事发生在眼前。

    四道强光由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地上,由远至近迅速延伸往龙飞身上。四道电光
缠体而上,化成一条缠绕的光龙,耀人眼目的强光里,龙飞迅眼间与光龙结合,变成半人半
龙的异物。

    谭文辉等惊恐下一齐无意识地发枪。

    枪声在停车场内轰鸣回响。

    龙飞化成的龙神蹲在地上,披风开展,将整个人罩著,他的披风当日能抵御烈性炸药,
对于十来二十粒子弹,当然视若等闲。

    枪声稍竭,龙飞大鸟般弹起,几个起落已跃离了停车场,速度比豹子还要迅捷。

    探员们面面相觑,没法子相信眼前的事实。

    黑煞驾著游艇,破浪乘风,想到鲜血和钻石,深心处涌起难以形容的欢快,他准备立即
到金指三的夜总会去,索取他应得的报酬。

    “嘟!嘟!”

    黑煞愕然,将追踪器从上衣的内袋取出来,只见液晶萤幕上的红点正在闪跳移动。

    黑煞勃然色变,喊道:“妈的!我誓要将你碎尸万段。”

    屡次谋杀龙飞失败,激起了他天生的凶性,而且不知怎的,当他看到金指三供给有关龙
飞的资料和相片时,心中没由来涌起一股对龙飞的憎恨。

    五湖四海加起来也不及的深沉恨意。

    他已决定了不择手段,但求杀死龙飞,以最迅速的方法杀死他,一分钟他也不能待。

    艇尾搅起的浪花,似正在喻示即将来临的风浪。

    龙飞回复正常的外貌,在公路上驾机车飞驰著,他的目的地是金指三在南山的别墅,怒
火在他心中燃烧著,他身上负著几百人的血债,要金指三偿还。

    他不知道黑煞正驾著游艇赶向陆上对他追杀。

    天色由昏暗转往黑暗。

    路灯照耀下的郊区路上,份外冷清。

    金指三的华宅前车水马龙,宾客盈门,全套黑西装,手戴白手套的大汉,忙碌地迎迓著
嘉宾。

    宾客陆续进入华宅内。

    这时龙飞来到华宅外,他把机车推上一个山坡,放在草丛后,往华宅的后方走去,来到
离华宅围墙二百多码的地方,龙飞伏了下来,审度著形势,以金指三的身份地位,这座华宅
的保安措施可能比元首的府第更严密,不过却难不倒龙神。

    龙飞将双手举至胸前,左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各造成一个半圆,两个半圆缓缓台上,奇异
的事发生了,当半圆的两端,亦即是食指和拇指的指尖逐渐接近时,忽各射出一道电光,在
四只指尖间激流闪耀。

    龙飞记起了当年在西藏小活佛曾这样说道:“天地初开时,龙神虽因与魔王斗争而分裂
成伏羲和女娲,而女娲因炼石补青天,封闭魔王回来的宇宙通道,以致元神耗尽,不能轮回
托世,把这个责任由伏羲一力承担,但不断轮回的伏羲的体内却藏有龙神的种子,只要他懂
得召唤女娲方法,伏羲和女娲便可作短暂的合一,变成龙神。记著,能量是有限的,非到迫
不得已,不要随便合成龙神。”

    小活佛的说话便像在一刻钟前才说一样,龙飞两手食拇两指作出的半圆,终于含在一
起,成为一个完整的圆。

    两半合成一个,电光“蓬”一声在手指造成的圆圈中爆开。

    伏羲在今世轮回而成的龙飞,通过对女娲的召唤,化成龙神。

    强光从东南西北延伸过来,光龙绕体,龙飞再次变成那半人半龙的异物。

    龙神弹弓般跳起,来到了一棵选定的树上,迅速攀上,再藉树枝一弹,飞鸟般横越大树
与华宅的空间,闪没入华宅的屋顶里。

    黑煞脸带浓重的杀气,驾著威力惊人的跑车在路上飞驰,追踪仪上的红点愈来愈近中心
点,显示龙飞已在不远之处。

    黑煞心中狂呼:无论如何,这世上再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他杀龙飞。

    他心中燃烧著火海般的恨意。

    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恨意。

    华宅内宾客到齐,厅心放了一张华丽考究的古董大赌桌,桌的中间放了一个大轮盘,大
厅东南西北四面墙上各有一个大银幕,显示的正是桌心的大轮盘。旁边还站了位衣著性感冶
艳的女司仪,手持轻巧的遥控扩音器。

    过百宾客却是静悄悄的,予人一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

    “金指三先生到!”

    众宾客肃然望向与正门相对的另一个入口,金指三在寸步不离的四大天王簇拥下,步进
厅内,他神情从容,胸有成竹的模样,确不槐是纵横不倒的黑道霸主。

    龙飞这时回复平常模样,加上了个遮阳黑镜,趁众人眼光集中在金指三身上时,从后厅
闪进宾客里。

    金指三龙行虎步来到厅心的大赌桌前,以微笑向四面八方的宾客点头为礼,这些宾客不
但有世界各地三山五岳的威猛人物,还有当地的富商巨贾、政客明星,当真是数风流人物,
还看今朝。

    金指三虽然暗里无恶不作,可是表面上却是个大殷商,每年捐出的善款,最大的一笔必
是出于他的手。

    “丽嘉女公爵!”司仪再次宣布。

    原本因金指三到场而闹哄哄的大厅,刹那间静了下来,灯光逐渐暗淡下来,一道射灯光
照著大门。

    众人一时间屏息以待,这丽嘉是近十年来国际赌界最叱咤风云的奇女子,不但美艳如
花,赌术高强,据传她拥有超自然的第六灵感,所以逢赌必胜,加上手段高明狠辣,不到十
年便建立起雄霸西方的赌业,这次肯接受金指三这别开生面的惊天大豪赌,自然是有十分把
握。作为赌注的赌城,占了她财产的四分三。

    一个修长的身形进入光圈里。

    众人一齐呆了起来,连别具用心的龙飞也看傻了眼,一时间忘了此来的任务。

    她的美是震慑人心的,瀑布垂流的金发,空山灵雨般的轮廓带著维纳斯女神的雕塑美,
清澈淡蓝色的眸子,在贵族式的笔直鼻梁衬托下,有种说不出令人感到心动的傲意,丰润的
红唇就像大画家才能勾勒得出来的神来之笔。

    她修长苗条的身裁,在黑色垂地的丝质晚服里,玲珑浮凸,无论男女都看得透不过气
来。

    在灯光的追随下,她步进大厅里,步履轻盈有力,像安了弹簧似的。

    女公爵吸引了全场目光,使人几乎忽略了随在她身后十六名黑色礼服,体形彪悍的大
汉,一看便知是百中选一的好手,这群过江龙当然不能对付金指三在此根深蒂固的势力,不
过却没有人相信金指三敢对丽嘉不敬,因为江湖无信不立,金指三若毁诺动粗,他数十年来
辛苦建立的信誉,将毁于一旦,那比失去所有赌场对他的损失还大。

    丽嘉胜雪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烁著绸缎般的光辉,令人目眩神迷。

    龙飞吸一口气,将心神从女神般美丽的女公爵身上收回来,在半明半暗的灯光里望向金
指三,只见这横行当世的黑道霸主目射奇光,一瞬不瞬凝视著接近的女公爵,龙飞心中一
震,一种近乎第六灵感的直觉告诉他,金指三这次安排这个赌赛,为的并非赌注,而是女公
爵本人。

    他究竟为了甚么?这可能是解开魔王左手之谜的关键。

    黑煞脚尖一挑,整架机车跳了起来,翻侧往另一面,强劲的脚力,教人咋舌不已。

    他终于追踪到来。

    他的目光转往千多码外的华宅,这是整个山头唯一的屋宇,龙飞不问可知到了里面去,
想起龙飞,疯狂的恨意立时涌上心头。

    不论如何,他要立即杀死龙飞。

    黑煞取出红外线望远镜,在青绿的萤光色里,华宅门外布满大汉。

    黑煞感到强烈的兴奋和刺激,他酷爱暴力和鲜血,目下正是个难得的机会,最直接是冲
进去大杀一轮,当然!还有更美妙的方法,就是把人迫出来,将龙飞迫出来。

    他杀性已起,即使有人告诉他这是金指三的巢穴,怕也不能改变他的主意。

    女公爵来到金指三脸前,两人毫不相让地互相盯视。射灯把他们变成所有目光的集中
点。

    金指三眼中射出狂热的神色,举起食指戴著那怪头戒指的左手,欲与女公爵相握,一般
人都是用右手和人握手,他却用左手。

    女公爵从容道:“对不起,我从不和对手握手的。”她举起左手轻掠散下来的留海,龙
飞注意到她左手尾指套了个指环,在射灯下金光烁动,可惜距离太远了,看不清楚环上的纹
饰。

    金指三脸容不变,缓缓垂手,跟著神情一振,矍矍双目扫视全场。看到所有人的眼光都
集中到他身上时,才躇踌志满地一拍手掌。

    负责宣布的女司仪勾魂大眼水波流转,娇声道:“世纪末大豪赌即将开始,由金指三先
生和丽嘉女公爵两人对赌轮盘,一局定胜负。”

    众人立时热闹起来,他们本以为赌博有一番龙争虎斗,各出奇谋的过程,怎料到只是一
局轮盘,想那轮盘转动,滚珠落在某一号码上,还不是瞬那间的事。

    女司仪续道:“金指三先生若输了,他旗下五十二家赌场全归胜方;若丽嘉女公爵败
了,她在拉斯维加斯全世界最大的丽嘉赌城,将属金指三所有。”

    众人又是一番扰攘,大感刺激,龙飞也为之咋舌,同时心中感到其中另有阴谋。

    金指三插入道:“我还有一个条件,只不知女公爵是否答应。”

    众人立时静了下来,静至落针可闻,金指三节外生枝,引起了众人的好奇心。

    女公爵也露出好奇的神色,金指三最初约她豪赌时,曾说过尚有一个条件,那只是举手
之劳的一件事,她大可以拒绝,不过却要临场才能宣布,拒绝与否并不影响早先定下的注
码。

    金指三待了一会,到众人都心痒难熬时,才道:“假若我金指三输了,我想请女公爵当
众脱下尾指指环,送给我留为纪念。”

    众人愕然,没有人想到金指三有这个似乎是非常浪漫的提议。

    女公爵美丽的俏脸闪过一丝错愕的神色,几乎想也没想便道:“对不起,金指三先生,
我想我是有拒绝的权利,是吗?”

    众人一时议论纷纷,一只戒指比起赢回的五十二间赌场,算那码子的一回事。

    金指三却丝毫不以为怪,微微一笑道:“那让我再作另一个提议,假若我金指三赢了,
我不要你的赌城,只要你当众脱下戒指送给我。”

    这一提议立时引起滔天巨浪的回响,众人惊异莫名,难道一只戒指比世界最大的赌城还
值钱?金指三是疯了?还是另有目的?

    龙飞也给弄得糊涂起来,百思不得其解。

    女公爵脸上现出非常奇怪的神色,那揉合了震惊、愤怒和猜疑,不过很快回复原先的平
静,断然道:“对不起,我仍要拒绝你。”

    众人中有人叫了起来,叹息女公爵平白错失了这个机会。

    金指三仰天狂笑起来,声浪在大厅内回荡著,倏然忽止,冷然道:“好!我已得到了最
满意的答案,你可以拣一个色,只要滚珠落在那个色上,便算胜出,否则作负论。”

    轮盘上只有红和黑两个色,滚珠不是落在红色便是黑色,这个赌法确是干净俐落。

    女公爵道:“红色!”

    金指三长笑道:“那我便要黑色。请!”

    两人分坐在大赌桌的两方。

    司仪公布道:“世纪末大豪赌,现在开始。”

    负责轮盘的人向豪赌的双方打了个招呼,将手在空中夸张地转了三个圈,一指按在发动
轮盘的按钮上。

    轮盘开始飞快转动。四面墙上的大萤幕同时亮起来,转动的轮盘清晰地显现在幕上。

    射灯造成的圆形光晕,恰好笼罩著赌桌、轮盘和对阵的两个男女。

    金指三一手捏著左手食指的半人半兽环,两眼似欲突眶而出,凝视著飞快转动的轮盘。

    女公爵闭上一对长长的秀目,双掌十只纤长的手指扇状散开来,尾指相触,同按在眉心
处,秀美的容颜,有若一尊白玉雕成的女神像。

    龙飞这时成功地挤到赌桌旁,恰好站在对峙两人的中侧处,他忽地明白了这赌桌上较量
的并非运气,而是精神的力量,两人同是有超自然力量的人,能以精神控制轮盘上滚珠的走
动。

    轮盘逐渐缓下来,滚珠仍然飞快地走动。

    刹那的时间,像世纪般漫长。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