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 武则天复活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 武则天复活


    在金指三一座隐秘的别墅里,金指三和黑煞两人来到一道关上的门前,门上有两个大铜
环,金指三拿起其中一个,在门上拍打了三下。

    “咚!咚!咚!”

    门声远远传去。

    金指三推门进内,脸上有种罕有的慎重神色,就像臣下觐见有无上权威的帝皇。

    黑煞紧跟其后。

    这两人关系颠颠倒倒,教人摸不著头脑。

    门内是个广阔的大堂,大堂中央放了黑煞运来的那个大木箱子,盖打了开来,栩栩如生
的武则天安祥地躺在里面。

    大堂是长方形的,空广别无他物,在对著门一端的墙上画了一幅十多尺见方的大壁画。

    一张令人怵目惊心的画。

    那是半人半兽的魔王和一条龙的斗争。

    魔王兽首人身,左手握著一把电光闪烁的长刀,赫然是蚩尤当年大战黄帝,现在给压在
西藏小活佛神庙那水晶罩下的魔刀。右手紧抓著龙尾。脸相狰狞,血口大张,露出森森的尖
牙。

    巨龙转身紧咬魔王持刀的左手,血肉溅飞。、、在左上方的虚空处有个大圆洞,画中一
条条旋风般从圆洞卷来的线条,清楚显示了魔王是从那个洞闯到这个画面的空间内。

    画工精细,鬼斧神工,使人能感到那一战的惨烈和悲壮。

    黑煞全身麻木,瞪著那画,不能言语,心神全投进画内,那是他每晚也梦见的情景,自
出生以来,这个梦便像影子般从不离开他,使他心中充满仇恨的情绪。

    “谁画的?”黑煞道。

    在金指三回答前,一个雄壮的声音道:“是我画的。”

    黑煞怵然望去,原来画前有张高背的太师椅,因为背向著他,而黑煞又太集中精神在画
内,所以看不到有人。

    那人一只左手伸了出来,轻轻拍打著扶手,拇指戴著的玉班指,触著扶手,发出“笃!
笃”的声音。

    金指三躬身道:“老大!他来了。”

   

    椅子旋动起来,原来椅子所在的地面是活动的。

    黑煞双目一睁,椅背前竟有两个人。

    坐在椅上是位不怒而威、气势沉猛、相貌堂堂的中年绅士,竟然就是日本首屈一指大富
豪、独家赞助“武则天干陵出土文物世界巡回大展”的武夫先生。

    他身旁站了位脸容凄苦,高瘦佝偻、满脸皱纹的老仆人,假设珍妮在这里,便可以认出
他是当日在餐厅外,窥视她和龙飞吃早餐的老人。

    黑煞道:“你是谁?”

    武夫伸手示意他看背后那张画,道:“我们都是主人的左手,他的仆人,我们在这个宇
宙里不断轮回,就是为主人的回来铺路,让他来消灭所有人类,龙的子孙。”

    黑煞道:“我明白,但又不明白。”

    武夫仰天长叹道:“这宇宙毕竟和我们原先的宇宙不同,在以前的宇宙里,生命是无限
的,自然死亡并不存在于那里。但这里生生死死,循环不休,只有通过轮回,生命才能延
续,可恨每一次轮回,都会将我们最初的记忆减弱,所以你才不明白,不过,你很快便会明
白一切。”

    黑煞道:“很快?”

    武夫道:“当主人的宝刀再次出现时,你就会明白,只有到那一刻,我们和主人分离时
的记忆和能力,才能完全恢复过来,在目前,你和我所知的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之别。”

    黑煞道:“主人的刀在那里?”

    武夫道:“主人的刀在远古时代便失去了踪影,不过不用担心,我这些天来感觉到它的
存在,它出现的日子已经来临,现在我们唯一的障碍是龙飞。”

    黑煞眼中射出仇恨的神色,咬牙道:“龙飞!”

    武夫道:“当年主人和龙神的斗争里,龙神被主人劈成两半,分裂成女娲和……噢!”
伸手托著额头,像是非常痛苦的样子。

    站在武夫旁边的老仆人立时取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打开,取出了一支长长的银针,刺
在他颈后的穴位上。

    长长吁出一口气,舒缓了很多,武夫叹道:“这可恶的头痛……”续道:“龙神分裂成
女娲和伏羲,主人亦给龙神分裂时释放的能量,迫回原本的宇宙空间去,女娲为了封闭贯通
两个宇宙间的通道,耗用了能量,失去了轮回的能力,只能潜藏入大地里,而伏羲便不断轮
回,成为今世的龙飞,当龙飞召唤潜藏的女娲时,便可以变为龙神。当年龙神分裂成伏羲女
娲时,他的血流进了海里,孕育出这世界的生命,所以人类也是龙神的子孙,我们要消灭的
对象。”

    黑煞怒吼一声道:“所以我们一定要铲除龙飞,主人一定会回来。”伸手入怀拿出追踪
器,沉声道:“它会带我们去找龙飞。”

    金指三一直一言不发,这刻也激动起来,狂呼道:“主人一定会回来,毁灭一切生
命。”

    武夫将左手伸出,黑煞和金指三激动踏前,三只左手紧握在一起,大堂内无风自动,吹
得四个人衣袂飘飞。

    那老仆人眼帘低垂,一点不让别人看到他的心事。

    当三人的左手紧握在一起时,木箱中的武则天眼帘剧烈抖动起来。

    三人一齐狂叫道:“一定会回来。”

    武则天的凤眼倏地张开,射出两道冰冷的寒芒,她左手无名指上的玉环也发出奇异的绿
芒。

    在西藏小活佛的神庙里,地下殿堂水晶罩内的魔刀不断跳起跌下,血红的光芒在刀身上
流转。

    藏僧团团围著水晶罩,颂念镇魔的经咒。

    小活佛站在水晶罩前,眼中射出担忧的神色道:“危机愈来愈近了,我感觉到魔气在不
断增长。龙飞怎么还没来,难道人类一九九九年要经历的悲惨命运,连龙神也不能逆转。”

    藏僧们念得更急了。

    夜凉如水。

    一波又一波的浪,轻轻敲打著岸旁的岩石,是那样地自然而然,永不言倦。

    龙飞道:“快天亮了,想睡吗?”

    女公爵仰望天上,道:“明天!明天会怎样?”

    龙飞道:“明天,明天我会到西藏去,不过看来那要费一点功夫弄张假护照才行。”

    女公爵微笑道:“那包在我身上,算是报答你吧!你到那里干甚么?”

    龙飞道:“我……”忽地噤声不语,露出倾听的神色。

    女公爵变色道:“有车声!是谁?这么晚了。”

    两人霍地站起来,刚好看到一辆车从下山的路迅速往他们的所在驶来,这时离他们还有
很远的距离。

    女公爵道:“哼!当我真是那么好欺负吗?”

    龙飞喃喃道:“他们怎能跟踪来此。”蓦地跳了起来,道:“我明白了。”向屋子冲
去。

    女公爵在后叫道:“你干甚么?”

    龙飞的声音远远传来道:“让我引开他们。”

    女公爵又气又急地叫道:“小心点呀!”蓦地住口,心中奇道:丽嘉,你怎么啦?除了
那慈详的兰修女啊,你竟然关心起人来,而且是个初相识的男子。

    屋旁传来机车引擎发动的声音,跟著龙飞骑著机车风驰电掣去了。

    那辆车这时刚驶到,血红的跑车,笔直掠过屋子,往龙飞的方向追去。

    跑车内坐著的是黑煞和金指三。

    金指三舐著唇边,神情兴奋。

    黑煞专心驾驶,那追踪仪贴放在驾驶板上,代表龙飞的红点正慢慢移向中央的方格,表
示逐渐接近龙飞,当红点搭正中央方格时,红点会变成绿点,那是追上龙飞的一刻。

    黑煞忽地来了个急转,踏尽油门,跑车箭矢般标前,同时车头左右两方的盖子弹了起
来,露出发射榴弹炮的炮管。

    龙飞的电单车在前面飞驰著。

    金指三道:“没有女公爵。”

    黑煞狞笑道:“先解决这小子,女公爵能躲到那里去。”

    黑煞按住发射的钮子。

    两道火光,画破空气,呼啸著向龙飞射去。

    龙飞像是背后长了眼睛,机车加速飚前,同时弯往贴山的一边。

    “蓬!”“蓬!”

    两个榴弹在龙飞车后爆开,这些榴弹非常歹毒,藏有尖锐的碎片,龙飞惨哼一声,一块
榴弹片刺进他左肩的肌肉,当不是龙神时,普通的枪弹刀剑亦可以伤他。

    金指三探头往窗外,机枪向龙飞作连珠扫射,一时间火光闪爆。

    另两支榴弹同时射出。

    龙飞急拐横冲上一条小路,在仅可容机车经过的泥石路往山上去,榴弹登时落空。

    黑煞措手不及,跑车冲过了头。

    跑车在“嘎!嘎!”声中停了下来,倒退回去。

    两人提枪冲出车外,往山上徒步追去。

    狂奔了约二十分钟,柳暗花明,眼前出现了一个仓库模样的巨型木构建筑,不过目下野
草蔓生,显是废弃已久。

    黑煞望向手上的追踪仪,沉声道:“在里面。”

    两人毫无惧色地推进,踏入仓库前广阔的空地,那辆机车摆停在另一端,却没有龙飞。

    两人凝神聚气。

    一把声音在身后响起道:“贵客来临,有失远迎。”

    两人猛地转身,龙飞卓立他们后方。

    金指三举起机枪,同一时间龙飞两手分别造成的半圆,合在一起,东南西北四道电光,
以近乎光速的速度,延伸往龙飞的脚下,化成光龙,缠身而上。

    金指三和黑煞两人受强光所眩,不自觉往后退去。

    龙神现形。

    就在龙飞呼唤潜藏大地内的女娲时,同一刹那在金指三秘密别墅的大堂内,躺在木箱中
的武则天蓦地弹了起来,立在箱中。

    大堂内忽地卷起狂风,武则天的金箔缀成的古代袍服,飘飞乱舞,她一对凤目射出森厉
的光芒,头部缓缓转动。

    武夫这时仍坐在椅上,旁边那老仆人依然阴沉地低著头,教人看不透他的心事。

    武夫狂笑道:“终于醒来了,经历了千年的长睡,你终于醒来了。”

    武则天脸容冰冷,一点也听不到武夫的说话,转动的头,忽地凝然不动,像是找到远方
的某一个目标。

    武则天缓缓升离木箱,降到地上。

    风势更急了,武则天衣袂飘飘,似欲乘风而去。

    跟著她动了,脚不沾地飘往大门去,当她快到大门时,封闭的大门“砰”!一声猛向外
打开。

    武则天毫不停滞,飘出门外。

    武夫激动地站了起来,高举双手,狂喊道:“去!去杀死龙神,在第一道阳光来到时,
将他碎尸万段。”

    金指三和黑煞两人一齐扳掣,枪弹雨点般向龙神射去。

    一时间,烟火充斥整个空间内,直至子弹盒中弹药射尽。

    夜风吹来,烟屑消散里,龙神的昂藏虎躯挺立不倒,两眼神光电射,带著嘲弄盯著金指
三和黑煞两人。

    金指三狞笑一声,撇掉手中的武器,大步向龙神迫去。黑煞和他配合无间,绕到龙神背
后,刹那间完成合围之势。

    龙神好整以暇,似乎一点也不将两人放在心上。

    因著千百年前的奇异仇恨和联系,他们注定成为天生的死敌。

    龙飞召唤女娲而化成的龙神,感到身体内的能量正在减退里,这数天内他多次动用女娲
带来的力量,使到储藏的能量大幅下降,所以目下的策略必须速战速决,否则后果堪虞,这
个念头才闪过,金指三和黑煞已发动雷霆万钧的攻势。

    金指三两掌手指撮合如刀,藉著向前虎扑的势子,一插眼目,一插前胸,像两道电光般
击来。

    黑煞身高脚长,只一前移,便迫近龙神身后八尺之内,沉肩扭腰,飞起一脚,横踢龙神
脑后侧。

    龙神双耳一动,女娲的力量流遍全身,使他的眼耳比常人灵敏百倍!只从风声去听,已
判知这两手一脚蕴藏著惊人的力量,足可洞穿石墙,踢断铁柱。不但如此,当这两大凶人进
攻时,强大邪恶的精神力量侵进龙神的神经里,力图瘫痪龙神抗争的意志和力量。

    明里暗里最激烈的恶斗均在进行。

    他们的力量都远胜人类,比狮虎等猛默更要凶狂威猛。他们虽利用了人的形体,但能量
却来自最神秘难测的泉源,代表著这层次的宇宙里正义和邪恶的生死决战。

    龙神便像在一个暴风雨吹袭的小舟上,随时有舟覆人亡的危险。

    龙神猛提精神,一声低吟,身子向后退去,一退便要撞进黑煞的怀抱里。

    黑煞见他送上门来,心中大喜,竟然凌空收回侧踢一脚,改为膝撞,他的腿像个弹簧般
灵活,向龙神的尾龙骨处顶去,只要龙神还是人的身体,这一撞将可瘫痪他的脊椎神经,从
而影响他全身的举动。

    金指三狂吼一声,蓦地加速,紧迫往后急退的龙神。

    龙神眼中神光一闪,背后那披风似的东西无风自动,倏地扬地,恰好拂正黑煞猛撞过来
的膝头。

    黑煞惨哼一声,那披风似的东西有若利刃,夹著排山倒海的力量将他拂得整个人凌空飞
起,他危急间举起双拳,交叉合并,刚好挡了披风拂面的致命一击,当他感到那披风并非布
料所制,而是重若鳞甲的怪物质时,人已给抛往二十多尺外的空间,“轰隆!”一声堕进一
堆废铁杂物里。

    同一时间,龙神扭身蹲低。

    金指三见黑煞整个抛后,已知不好,不过此刻岂能后退,左右手刀改直刺为俯刺,猛取
龙神双目。

    龙神不闪不避,眼中射出森厉神色。

    金指三眼看得手,左边风声迫来,一团黑影从龙神身后拂来,原来那怪鳞甲披风被龙神
扭身借劲,飞卷过来,拂向他的面门,若给拂正,脸孔休想保持原状。

    金指三人急智生,退和避均已来不及,脚一蹬弹了起来,披风扫正他的左肩,将他带得
打横抛跌开去,同一时间龙神在他的下阴补了一下重拳,尽管凌空不受力,但龙神拳劲在高
速下仍使金指三痛得痉孪起来。

    无论龙神、金指三或黑煞,在这个字宙的层次里,都要借助人体这臭皮囊,所以亦无可
避免受到人体的限制,人的弱点也是他们的弱点,只不过他们的力量千百倍胜于人类,而一
般的武器变成在他们前一无用处,只有他们间可以造成对方的伤害。

    龙神正欲乘机解决已滚跌地上的金指三,风声从后迫来。

    他知道若扭头反应,将先机尽失,就势弹起一个空翻,在头向地脚向天的倒视里,恰好
看到手背和膝头淌著血的黑煞,手持一条地上拾来长达十多尺长的大铁枝,正向他插来,若
给他插正,即使以他变成龙神后全身长出硬甲的身体,他肯定也会被洞穿而过。

    龙神长啸一声,硬生生在虚空里再来一个翻身,升高了两尺许,铁枝在脚底插过,可谓
险差毫厘。

    黑煞凶性大发,见一刺刺空,猛地抽回铁枝,欲进行第二下急刺,那知龙神一个跟头翻
下,恰好踏在抽回的铁枝尽端,黑煞竟将大敌拉往自己的一方。

    黑煞大惊失色,弃去铁枝,向后退去。

    龙神如影附形,身后鳞甲披风腊腊飞舞下,借铁枝一蹬之力,大鸟般凌空飞来。

    黑煞眼前一黑。脸门中了一脚,整个人被无情大力踢得滚飞开去。

    甫接触金指三和黑煞两人已一败涂地。

    这时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西方漆黑的星空衬托下,一弯新月洒下微芒的金黄色光,
份外动人。

    龙神这时全身掠过一阵剧痛,使他身形一滞,心中凛然,这是附在体上女娲能量接近尾
声的现象,当潜藏大地的女娲元灵与他血肉之躯结合时,庞大无匹的能量将他整个身体和衣
服的物质改变,物质的分子组合也因而变化,使他体外盖上一层层坚若精钢的鳞甲,特别由
肩膊延长出来披风似的鳞皮,更蕴含著雄强无匹的能量,造成力场似的强力能,不但能抵挡
强烈的爆破力,还是件灵动自如的犀利武器,不过当变成龙神,又或由龙神变回凡人时,分
子内质子电子的组合改变,都会使他受到很大的苦楚,这阵剧痛正是他要由龙神变回凡人的
先兆。

    龙神眼中光芒电闪,杀机大起,他必须在变回凡人前干掉眼前这两个被击倒地上,暂无
还手之力的凶人。

    这个念头才升起,他的身体已跃离地面,往最近的黑煞扑去。

    能量从身体流往向黑煞踏出的一脚,毫不留情的一击。

    眼看要黑煞头盖踏个粉碎,背后异变已起,最先是细微的衣袂和金属片飘飞的声音在后
方远处响起,刹那间风声变成了铺天盖地的激响,劲风压来,显示有异物正凌空以惊人的高
速迫来。

    龙神心下骇然,放弃了对黑煞的狂攻,猛然掠过黑煞,左脚顺势踏在黑煞前胸,令他发
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再一蹬弹起,箭矢般往前方飚去。

    背后来袭者的速度比他更快,他才蹬前,对方已迫临身后。

    龙神运集全力,鳞皮披风向后抛拂而去,这一下是可将一堵墙拂倒。

    “蓬”!

    龙神披风拂正对方。

    “轰”!

    就像两道电光撞在一起,龙神身后爆起一团蓝白的光焰,两股无坚不摧的能量交击下,
生出有如山洪爆发的力量,龙神整个人断线风筝般被抛往前方。

    身后衣袂腊腊,偷袭者彩蝶般飘飞开去,一团金光冉冉落在龙神身后远处。

    龙神落地后跄踉两步,回头一望,心神大震。

    在月色下,一身量苗条修长,眉目如画的古装美女,盈盈卓立,身上金箔缀成的袍服在
夜风中腊腊铿锵作响,飞舞飘扬,煞是好看,又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她斜飞入鬓的凤目,闪
射著清冷的光芒,尤其使人惊心。

    龙神叫道:“武则天!”

    武则天盯著龙神一言不发,闪电般的眼神燃烧著千万年计岁月也消不了的仇恨。

    武则天缓缓升起,凝定在离地三尺的虚空里,活像脚踏著无形的台子,衣袍和金属片飞
扬得更急剧了。

    龙神知道武则天正凝聚著邪异的能量,准备对他施展惊天泣鬼的一击,刚想先发制人,
忽感一阵力竭,第二轮剧痛掠遍全身。

    龙神心中狂叫道:“女娲!支持下去,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

    武则天缓缓移近,两只纤美晶莹有若白雪的手伸出作抓状,向著他一合一张,空气中立
现响起“嗤!嗤!”的气流激动磨擦的尖音,可见其爪之威。

    龙神转身向后飚逃,大鸟般掠往一堆废物的顶端,再一蹬跳上了废弃货仓高达十七、八
尺的仓顶,只要掠过仓顶,他便可逃进仓顶后的密林里,那时要打要逃,胜算都比现在的恶
劣处境好得多。

    眼看将要成功,脚跟处一紧。

    龙神骇然下望,只见长满硬甲的脚跟处缠著一条金箔长带,跟著一股无可抗拒的拉力从
带上发出,整个人硬生生给拉下仓顶,向后倒跌回去。

    龙神心中叫糟,背后已中了一下重击,将他击得向前飞去,“轰隆轰隆”,龙神撞破了
仓库木封的门口,跌进了漆黑的仓库内部,也不知压断了多少仓内的木板杂物,最后掉在仓
里冰冷的水泥地上。

    身后衣袂风声,武则天跟进仓内。

    龙神就地滚开。避过了武则天另一下重击。

    龙神一咬牙,勉力提起力量,借背著地之力,双脚飞起。

    “砰”!

    这两脚先后踢中武则天的小腹和高耸的胸脯,可惜龙神体内的能量已是强弩之末,武则
天跄踉退了四、五步,又迫了回来。

    “嘎”!

    龙神左面一阵剧痛,武则天的衣袖将他拂得向一旁翻滚开去,直到撞在一堆废铁上,势
子才止下来。

    另一阵剧痛流过全身,龙神骇然下感到身上的硬甲开始空气般在溶解著变回皮肤及衣
物。

    女娲的能量逐渐离开他。

    风声迫来。

    龙神狂叫一声,奋起余力,借腰劲弹了起来。

    “呀”!

    武则天一手抓来,龙神避之不及,胸前立现五道深可见骨的血痕,跟著武则天衣袖一
拂,龙神立时打著转撞在仓壁上,眼耳口鼻同时溢出血丝来。

    武则天一直到现在仍未发出半点人的声音来,不过她眼中的邪恶光芒却愈来愈炽烈,她
虽是人的形相,却是另一层次宇宙的生物,是魔王留下来的神秘异物。

    龙神护身龙甲一块块奇迹似地消失,似龙非龙的头面逐渐回复龙飞的模样。

    武则天一步一步再向他迫来。

    龙神自知必死,狂喊一声,向前冲出,一拳向武则天喉咙击去。

    武则天一指击出,点正龙神拳头上。

    龙神“蓬!”一声向后倒跌,“轰”!撞穿了仓库对著门那面残旧的墙壁,跌出了仓库
之外。

    破洞立时射进黎明的白光,恰好照在冲前追击的武则天脸上。

    奇异的事发生了,武则天全身一震,蓦地退后,像对黎明的光芒有极大的畏惧。

    站在仓里阴暗处的武则天,眼中的电芒逐渐减弱,娇躯摇摇欲坠。

    “砰”!一个人抢了进来,步履跄踉,原来是受了重伤的金指三,黑煞跟著扑了进来。

    金指三叫道:“她怕日光。”

    黑煞抢前,刚好扶著她软跌的身体。

    金指三望向龙神撞穿的破洞,心有余悸,他不知龙神已变回凡人,还以为武则天也奈何
不了他,心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叫道:“走!”

    两人抱著武则天,仓忙去了。

    变回凡人的龙飞一身伤痕,躺在仓库后的草丛里,全身乏力。

    天色渐白。

    一个人影出现。

    龙飞吓了一跳,一看下原来是美丽的女公爵丽嘉。

    丽嘉一面惊容,赶上来俯身道:“天!是那个死人将你伤成那个样子。”

    龙飞裂嘴苦笑道:“当然是个死人!”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