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通世灌顶大法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通世灌顶大法


    吉普车沿著山路往上爬升,这个位置隐约可见心腰处魏峨耸立的神庙,沿路不时见到缓
步而行的朝圣者,他们每走一段路,都伏了下来,诚心礼拜。

    三年前当龙飞初来这里时,恰好逢著大节日,简陋的公路挤满了藏民,人车争道,热闹
非常。

    左边是山壁,右边俯瞰层层低去的西藏高原山景,两个小时的机程便将他们从尼泊尔带
到喜马拉雅山脉另一边的神秘国土。

    年轻的上智僧负责驾车,龙飞和艾丽嘉坐在车厢后座。

    吉普车经过一段崎岖的山路,坐在上智旁的上慧兴奋地别过脸来,向丽嘉道:“丽嘉小
姐,疲倦吗?”

    丽嘉冷冷地摇头,一点说话的兴趣也没有。

    上慧在庙里惯对著戒绝七情六欲的密宗僧侣,对丽嘉的冷寞丝毫不以为意,续道:“这
处是西藏的山区,空气稀薄,一般住惯低地的人会很不习惯,你的身体一定很好,丝毫不受
低气压的影响。”

    龙飞插入道:“这几天有没有特别的事故。”

    驾车的上智眉额掠过忧色,道:“那魔物愈来愈难驯服,真叫人担心,连小活佛也笑不
出来,又担心你那边的情形,若不是四天前你在尼泊尔打电话给我们,我看能否支持到今天
也是问题。”

    丽嘉皱眉倾听,却没说话,她只对龙飞一人有兴趣,眼光不时溜往他处,其他的人她视
而不见,听而不闻。

    龙飞心想这些事不宜在丽嘉前讨论,闭口不言。

    一时吉普车厢陷进不自然的沉默里。

    另一架爬山车远远吊著他们的吉普车,这车的车顶上放了个长形大箱,赫然是装载等待
复活的武则天灵柜。

    车内黑煞和金指三坐前座,武夫和那老者坐后座。

    黑煞脸上泛起一个冷酷的微笑,就像见到了到口的猎物,道:“他们的目的地是山上那
神庙。”金指三翻阅著手中的地图,沉声道:“那是『大日如来宫』,是龙树菩萨在千多年
前亲自建立的。主持的小活佛虽然声名不响,只是因为此人一向低调,在藏人心目中他的地
位却非常的崇高。”

    武夫闷哼一声道:“他当然唯恐人知,因为他正是看管主人宝刀的贼,我要他碎尸万段
而死。”

   

    黑煞全身一震,透过车头挡风玻璃凝望著愈来愈接近的大日如来宫,失声道:“我曾经
看过这地方。”

    其他三人均露出注意的神情。

    黑煞道:“那天我抢武则天,接触到她身体时,一个强烈的影像侵进我的神经里,就是
这大日如来宫,那红白相间的外墙,中间高起的圆顶主殿,我永远也忘不了。”

    金指三眼中燃烧著炽热的神采,道:“当主人回来时,所有龙神的子孙和龙神都会从这
世界被铲除去,宇宙就属于我们的了。”

    武夫冷冷道:“人类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只能困守在地球这方寸之地,登上了月球,
便称自己征服了太空,就像一只蚁,由一粒沙爬往另一粒沙,然后宣布大地是它的。”

    金指三道:“只要主人回来,我们便拥有最强大的力量,而龙神的力量已逐渐被大地吸
纳,孕育出各式各样的生命,此消彼长下,纵使龙神分裂成的伏羲和女娲,一阳一阴两股残
余力量再合起来,也只若膛臂挡车,不堪主人一击,甚至不堪他左手一击之威,哈!”仰天
狂笑起来。

    黑煞和武夫同时笑了起来,连那老者嘴角也牵出一丝笑意,份外使人感到阴森可怖。

    他们虽然是非人类的异物,却盗用了人的形体,所以亦通过“人”的形式,来表达他们
的喜、怒、哀、乐。

    吉普车在壮丽神庙前空广的场地停下,龙飞一众甫下车,随侍小活佛旁四小藏师另一名
的上戒和一位中年藏僧便迎上来道:“龙神,小活佛请你往后殿。”

    丽嘉神情一愕,泛起奇异的表情道:“龙神?”似乎这名字刺激起一点她失去了的记
忆。

    众人只以为她因第一次有人这样称呼龙飞感到奇怪。

    龙飞望向丽嘉,正要说话。

    上戒躬身道:“丽嘉小姐休息的地方安排在宫旁的净院,这位鸠摩上师会带她往那里
去,舟车劳碌,丽嘉小姐休息一会吧!”

    丽嘉乍闻要和龙飞分开,不愉地哼一声道:“我是女公爵,不是小姐。”

    龙飞知道小活佛见他时不想外人在场,轻拍她肩头道:“我回头便来会你,西藏的山川
是世上最动人的地方,包你乐而忘返。”

    丽嘉只卖龙飞的账,柔顺地点头,随鸠摩上师去了,看著她动人的背影,龙飞心头充盈
著幸福和愉悦,精神一振,只觉自己能应付任何凶险的危难,道:“好!我们去见小活
佛。”

    在上智,上慧和上戒三人簇拥下,穿过广阔的廊道,从大日如来宫的正殿旁走往后殿
去。

    步进殿里,龙飞心神一震,想不到眼前竟是这种阵仗。

    丽嘉随著鸠摩上师在山上盘绕的小径上走著,一边靠在山壁,另一边俯瞰山下高起低
伏,延绵而去的山脉,闪闪金芒,在日照下使人睁不开眼目。

    丽嘉心情一舒。

    沿路不见人迹,与正殿前络绎不绝的参拜者成一鲜明对比,只有在大节日里,正殿以外
的地方才开放给朝圣者。

    丽嘉回首望去,只见正殿、中殿、后殿层层高起,气象万千,不知要费多少人力和岁月
才能在这空气稀薄的地方,建成如此规模的神庙。

    龙飞不知在干甚么?

    想到龙飞。俏脸一红,昨晚在小酒店里的缠绵令她初尝男女相爱之乐,自出生以来她便
觉得这“人的世界”一无是处,她讨厌人,但遇著这冤家,一切都改变过来,今她感到生命
也可以是充实和有趣。以往这只可以从赌桌上得到,当别人输掉了毕生的财富时,她就像获
得高潮般猛然攀上欢乐的极峰,连她也分不清楚是胜利的效应,抑或是对方的失败和痛苦,
给予她快乐。

    不过那满足感只是瞬那的闪耀,此后便要待另一局的赌博。在赌桌上,她像猫般玩弄著
失败的老鼠。这并没有违背兰修女的教诲,因为赌博是自愿的,总有胜利者和失败者,就像
其他所有游戏。

    不过没有像赌桌那样剧烈和刺激。

    但和龙飞的爱,却是恒久持续,纠缠不休,想起以后能和龙飞携手同游,生命一下子变
成充满意义,眼前的景物蓦地玲珑浮突的清晰起来,“真”起来。

    前面带路的鸠摩上师转过身来,张手作势。

    丽嘉知他不懂英语,顺著他的手势望去,路尽处有个矮树林,掩映间可见一座两层的木
构楼房,净院在望了。

    大殿内布满喇嘛,最少也有上千人,他们一个圈一个圈地围著殿心一个高起的圆台坐
著,将大殿的地上变成个人造大图案,他们动也不动,使人疑惑他们是否睡著了。

    高台上小活佛全身法衣,盘膝而生。

    香火的气味弥漫全殿。

    大殿的墙壁上布满石雕,大小有致,大的石雕高达二十尺,小的只有尺许,壁上每隔数
步便燃起烛火,将殿里照得火烘烘的。

    “嘎”!

    殿门在身后闭上。

    龙飞有点猝不及防,想不到“通世灌顶大法”在他一到达便举行,心神转到丽嘉身上,
她会等得不耐烦了。

    小活佛身旁四小藏师的上定从喇嘛阵中走出来道:“龙神,快来,时间刚好。”

    龙飞皱眉道:“希望灌顶不要三日三夜就好了。”

    上定微笑道:“那是我们,在你来前我们已三日三夜不停施功,将精神凝聚,举行呼唤
天上地下力量的仪式,据活佛说,若在第一轮行功不能将你带进前世,以后成功的机会便微
乎其微了。”

    龙飞愕然,想了想,大步穿过坐地喇嘛间的空隙,往殿心圆台步去。

    这灌顶大法若失败,敌人将永远藏在暗处,失败的可能大大增加。

    龙飞缓步踏上圆台,上智等人止步圆台下,盘膝而坐。

    龙飞来到小活佛前。

    垂帘下视的小活佛猛地张开眼来,眼中闪爆起两团光亮,龙飞知道他经历了三天三夜的
冥坐,精神力量凝结,眼光充盈著灵力,故有此异象。

    一片嗡声响起,上千喇嘛同时念起经咒。

    “叮!叮!”经钟敲起。

    从原本落针可闻的寂静,一下子变成详和肃穆的神圣世界。

    小活佛一反平日的嬉笑幽默,严肃地道:“坐下!”

    龙飞依言坐下。

    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若是一个空广的大池,上千喇嘛便像千百条小溪,将他们
的力量灌注进他这大池里。小活佛的声音像从遥远的天外传来道:“人有六识,谓之眼、
耳、舌、身、意及阿赖耶。前五识管今世之生老病死,后一识阿赖耶管前生无尽世,今吾等
以龙树秘传开顶大法,为你启此灵窍,尔须无思无念,舍今生之障碍,重返前世,切记切
记。”

    一股热力,在龙飞小腹烧起。

    龙飞怵然一惊,千万般念头纷至沓来,一片烦燥,几乎想跳了起来,幸好及时想起活佛
的话,立刻排除杂念,潜心默守,三年前当他初到此地时,连续三个月和小活佛在密室里,
学习密宗无上秘法,终于成功召唤女娲,变成龙神,这一下摄神守中,心灵立时凝聚。腹中
的热力毒蛇般从背后夹脊直冲上玉枕,“轰”!天崩地裂,眼前一黑,己进入一个从未踏足
的心灵禁地去。

    汗珠从活佛额际流下,刚才龙飞心神惊怵,险些将他拖进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时以他为
桥梁的千多名喇嘛,已和龙飞的心灵紧锁在一起,若龙飞心神失守,他们将全体进入神经错
乱的悲惨世界。

    众喇嘛由低念经咒,转而高声诵唱,一时大殿里经诵回环不绝。

    史无前例的通世灌顶大法,终于开始。

    经过两重楼梯,鸠摩将丽嘉带到三楼一间清幽雅致的房间内。

    丽嘉满意地望出窗外,阳光下江山如画。

    她忍不住叫道:“真美!”心中首次充满对这世界的爱意,龙飞教懂了她爱是甚么。她
想推开窗花,发觉给一个小钢锁锁著。往下望去,楼下有个大檐篷,屋下的空地上放了个奇
怪的长形大箱子,透著诡奇之气。

    她转过身去,想问一直站在门外的鸠摩上师。蓦然脸色大变。

    一个高大的黑人站在鸠摩身后,一手搂著他的胸胁处,另一手扭他的头。

    “咔嚓”!

    鸠摩连挣扎也来不及,颈骨断折,头颅不自然地垂往一侧。

    丽嘉退后一步,撞在窗花上,退无可退,娇喝道:“你是谁?”她的背脊刚巧撞在那小
钢锁上,心中一动。

    黑煞身后几个人大模斯样走进房来,进至不同的角落。

    “砰”!黑煞进房后顺手掩门,挨著门眼中凶光闪闪,上下打量著丽嘉动人的胴体,一
向从不接近女色的他,似乎对丽嘉特别有兴趣。

    先进来的金指三站在丽嘉右侧,嘿嘿一笑道:“让我介绍一下,这位是老大武夫先
生。”

    武夫站在房心,有风度地微微一笑。

    丽嘉醒起道:“你就是那日本富豪,原来只是个比其他贼高一点的另一个贼。”这句连
金指三也骂在一起。不知怎的,虽落在重重围困里,她却丝毫不惧,好像这几名凶人并不会
伤害她的样子。

    她的左手放在背后,尝试著扭开锁著窗花的小钢锁,自小她的力量已比一般男孩子大得
多,曾将几个想欺负她的男孩打得骨折腿断,不成人形。

    金指三悠闲地指著黑煞道:“这是黑煞,从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要杀的人从
没有人活得了。”

    丽嘉小道:“龙飞又如何,还不是活得好好地。”不过却没说出来,身后的钢锁已松动
了一点。她绝不可给对方发觉。

    金指三续道:“武大先生身后的是木深医生,老大的头痛,就靠他的妙手银针治理。”

    丽嘉道:“这和我有甚么关系。”

    武夫威严的声音接入道:“关系大得很,还有一位在外面,只要你扭头一看,便可见到
她。”

    丽嘉愕然,犹豫了半刻,肯定对方不会乘势出手,才迅速转头一瞥,又即回过头来,冷
冷道:“屋下只有一个大箱子,人影也没有。”

    金指三仰天长笑道:“箱中便是我第五位要介绍给你的朋友,曾贵为皇帝的武则天,她
现在熟睡了,不过很快便会醒过来。”

    丽嘉心中乱成一片,喝道:“你胡说甚么?”隐隐中却感到对方说的全部属实,事情是
注定了和应该是这样的。

    武夫道:“我们这次来,是想看一样东西。”

    黑煞不耐烦地道:“拿出你的左手来。”

    丽嘉惊得魂飞魄散,僵在那里,停止了扭锁的轻微动作,难道这竟给黑煞看穿了。

    金指三忽地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举起左手,再用右手将套在食指那半人半兽的怪指环
脱了出来。

    指环脱去。

    只见原本套指环的部份,有一道鲜红的线,绕指而过,就像另一只指环,只不过这红指
环是天生的,并不能除下。

    丽嘉的反应更奇怪,全身一震,露出难以相信的神色,脸上的血色一下退尽,像死人般
苍白,颤动的唇喃喃道:“不!这不是真的。”

    金指三等一点也不奇怪她的剧烈反应。

    黑煞举起左手中指,原来他早脱下那大钻戒,中指处赫然是另一道红线,只不过金指三
在食指,他却在中指。

    武夫冷笑一声,脱下戴在拇指的玉班指,另一道血线圈映入丽嘉的眼目。

    丽嘉尖叫一声,像要从噩梦挣扎醒来那样,恰好那老者木深医生举起左掌,向她显示掌
心一个鲜红的血线圈。

    武夫长笑道:“还有武则天,她的血痕在左手无名指处,那也是太阳指,所以她将自己
改名为『照』,正是太阳当空之义。”

    丽嘉无力地道:“我不明白你在说甚么?”

    木深踏前一步,眼中射出前所未有的厉芒,阴阴地道:“我亲爱的丽嘉女公爵,你是只
迷途的恙羊,现在是返回正路的时候了。”

    丽嘉摇头道:“这不是真的。”眼泪从眼角渗出来,变成一粒粒晶莹的泪珠。

    木深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六个人都是来自同一的根源,所以主人才以无上力量,在我
们的手留下了千百世也不能消除的印记,让我们凭此在某一时间联合起来,抢回失去的宝
刀,那并不是俗世的凡品,而是蕴藏著这个时空也从未曾拥有过的力量,人类制造刀剑,只
是因他们遗存因子里藏有对主人宝刀的前世记忆,才东施效颦,模仿而成的劣品。当我们结
合在一起,杀死龙神,便可助主人打破以五色石封闭的时空之门,将全人类彻底毁灭。”

    丽嘉尖叫道:“不要再说,我不想听。”

    一向沉默被动的木深步步进迫道:“你不想听,但真正的你却在留心听著,我已很老
了,为了应付肉身的死亡,我消耗了很多的能量,自千多年前开始,我便不断在找你们,武
则天临殁时便是我以超凡的医学使她进入类似冬眠的不死状态,跟著我找到武夫、金指三、
黑煞,现在则是你,脱下你尾指的指环吧!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谎,是吗?”

    丽嘉看著他满脸凄苦的皱纹,每一条都拥有令人难以抗拒的说服力。

    黑煞抢前道:“让我来给她脱。”

    丽嘉尖叫一声,一脚飞出,当胸踢向黑煞。

    黑煞略往后移,避过一脚。

    丽嘉狂叫一声,转身左手全力一扭。

    “啪”!

    钢锁断开。

    金指三等同时大喝,向她扑去。

    丽嘉侧肩飞撞,整个人冲开窗花,往下堕去。

    众凶魔扑至窗前,刚好见到丽嘉跌在檐篷上,再一个倒翻落在载著武则天的大木箱上,
灵巧弹起往大日如来宫奔去。

    木森止着要追去的众凶道:“不要追,她是持刀的左手,只有她才能找到宝刀,使我们
再次结合。”

    天地旋转。

    龙飞感到整个人、整个灵魂也在旋转。

    殿里的小活佛和喇嘛,诵唱梵音,逐渐远退,终于彻底消失。

    忽然间他感到没有了肉身,没有了重量;没有了眼,却看到了所有东西;没有了耳,却
听到以前从未听到过的异响。他感到时空无穷无尽地廷伸,不再囿限在某一时空内,某一宇
宙内。

    宇宙和宇宙互相连结而又隔离。假设整个我们所处无有尽极的宇宙只是一个孤岛,那就
有前后上下左右无数的孤岛。

    星晨在漆黑的夜空闪烁著光芒,星云星团在恒久不变的虚空里起始生减。

    “蓬”!

    他的心神以螺旋形的情态旋转而下,每一个旋转,心神都大幅度地收窄,“哇”一声,
他哭叫起来,原来变成了一个婴儿,跟著感到重回母体的子宫里,母体内各种奇怪的声音,
心跳声、脉搏声、腹部消化食物的运动声、血液循环、呼吸声交织成一幅最动人的生命乐
章。当他还在留恋时,心神再变,变成了一位在战场上指挥若定的上将,军队在他的指挥下
向敌人坚强的滩头阵地进击。

    盟军在登陆诺曼第。

    当他省悟到死对头正是希特勒时,眼前天地再转,他高踞马上,看著以千万计的蒙古铁
骑,潮水般向他涌来,他一握剑柄,决意死战,大丈夫马革里尸,死亦何憾,一股热血直涌
上头。

    景物迁移,他穿著长袍在古希腊的大宫殿中,向著帝星将相,讲授他的哲学,心中充盈
著和平安详。

    千百世的回忆,瞬那间一一掠过心头。

    蓦地他再次高踞马上,一个狰狞丑恶的战士正在己方大军重围的核心处垂死挣扎,五条
粗索分别缚在他的头和四肢上,由手下五名大将骑马拉扯。

    五马分尸。

    龙飞全身一震,失去的前世记忆倒卷而回。

    他整个心神由黄帝的肉体扯了出来,在空中俯视著发生的一切,当蚩尤被五马分尸时,
那头颅高喊“我要回来”,龙飞也狂叫起来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丽嘉在寂静无人的山径狂奔,她很想找上一个人问问,龙飞在那里?可是所有喇嘛都集
中到后殿去,教她能找谁?

    她的速度很快,换了常人,在西藏空气稀薄的山头这样奔跑,早已缺氧晕倒,她却像完
全不受这影响。

    她很快来到原先的起点,吉普车还停在那里。

    她的心乱成一片,一心只想找到龙飞,他现在成了怒海中的浮木,只有抓著浮木才有一
点生机。

    她茫然往正殿奔去,无视朝圣者骇然望著她的眼光,殿内虽有很多人,不过一望便知不
是小活佛见龙飞的地方。她绕过大日如来像,从正殿后门奔下石阶,跳过请勿内进的拦绳,
往中殿奔进去。

    中殿渺无一人,当她正要赶往后殿时,忽地全身一震,停了下来。

    她听到一个声音,一个呼唤她的声音。

    “丽嘉!丽嘉!”

    那声音她虽是第一次听到,但却具有非常强大的吸引力,就像见到龙飞,虽是初遇,但
已若相识了千百世般。

    中殿静如鬼域。

    丽嘉呆了半晌,断定这只是自己的错觉,刚冲前两步。

    “丽嘉!”

    丽嘉愕然止步,这次的呼唤更清楚,她甚至感到那声音来自地下,她的脚下。

    “喇……”

    殿心正中一块地板先下陷,再移往一旁,露出一道长长的石阶,往下伸去,漆黑一片。

    丽嘉心中兴起一股强烈的欲望,往下去的欲望。

    她全身颤抖,泪珠从眼角流下,可是脚步却不由自主朝地道的入口走去。

    龙飞猛地张开眼来,不断喘气,汗水湿透了衣衫。

    殿内一片死寂。

    千百对眼睛一齐集中到他身上。

    小活佛道:“你明白了甚么?”

    龙飞深吸一口气道:“我明白了魔王的左手是甚么。”

    他闭上眼睛,竭力平复经历前世的惊人经验。

    众人耐心地等待著。

    为了人类的前途等待著。

    龙飞缓缓道:“在以亿计的岁月前,在另一时空的两种生物,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大决
斗,一面是龙神,另一方是魔王,而只有龙神拥有超越时空的力量,当他落在下风时,便藉
这力量来到我们这宇宙里,岂知魔王衔尾追来,凭著龙神穿破时空留下的通道,也来到这宇
宙里。”

    众人默默听著这惊心动魄的叙述,只有龙飞的声音在殿内回响震动。

    龙飞张开眼睛,光芒闪动,续道:“龙神和魔王再次决战,幸好魔王在这宇宙的速率影
响下,能量大幅减退,龙神振起神威,将魔王持剑的左手斩斩,但同时亦给魔王劈作两
半。”

    众人一阵轻吟,为龙神感叹。

    龙飞道:“无论龙神或魔王,均拥有分裂和再生的力量,龙神分裂后变成一阴一阳,也
是女娲和伏羲。而女娲凭藉后世称之为『五色石』的奇异能量,将魔王轰回原来的宇宙,或
者所谓的异次元宇宙去,再封补了来往两个宇宙间的通道,于是魔王再不能回来,但问题是
他留下了被斩断的持刀左手。”

    “龙神分裂后的女娲和伏羲拣选了一颗星球,与之结合,于是这星球发生了惊天动地的
变化,孕育出各式各样的生命,最后进化成人类,而女娲因耗尽了能量,只能藉身体的分裂
变成生命,而自己便再不能成为独立的个体,而伏羲则不断轮回,不断为人类的前途奋战,
与魔王留下的左手斗争,只要那左手蓄得足够的能量,便能破开宇宙,让另一宇宙的魔王回
来。”

    小活佛道:“魔王的左手在那里?”

    龙飞道:“魔王的左手第一次出现是蚩尤,但却给伏羲转世成的黄帝五马分尸,可惜魔
王分裂再生的能力并没有失去,虽然能量损失严重,但蚩尤身体每一个部分,包括头、四
肢、身体,都化成历史上不同的魔头,肆虐人间,可是每次轮回,都令他们失去一点记忆,
以至乎他们间也不知谁是来自左手的魔物。”

    小活佛道:“他们现在的情形怎样?”

    终于问到最关键性的问题。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