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血战惊雁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血战惊雁


    离寅时只有一个时辰。

    六月二日丑时初,整个留马平原开始刮起大风,蒙古军营灯火较早时稀少,间中传来马
嘶的声音。丑时末,羊角声起,蒙古军奉大帅思汉飞之命,撤去所有封锁,开放了通往惊雁
宫的道路,除了留守几个扼要的重点外,蒙古军迅速从宫外移入宫内。转瞬间连直通惊雁宫
大门的庞大石桥亦杳无人迹。惊雁宫除了正门烧得猎猎作响的两个火把外,全无灯火。整座
行宫像一双狰狞的猛兽,虎伏在黑夜里。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形势。

    惊雁宫的主殿雁翔殿高约八丈,毅然耸立於整个建筑组群之上,左右两偏殿左雁翼和右
雁翼,虽较雁翔为低,亦高出其他建筑物两丈有多,各由一二十丈的长廊走道连接主殿。三
座建筑物一主二副,自成一个体系,气象肃森。除主殿有正门和两道偏门外,左右雁翼都只
开两道偏门,其中一道通向主殿的长廊,与另一道门遥遥相对。大门由精钢制成厚约一尺的
两扇铁门组成,中分而开,高两丈阔四丈,每扇门须壮汉十人,始能推动。现时除了雁翔主
殿的正门外,全部偏门均已打开,杳无一人。正是请君入##聕□之局。

    七大高手一路通行无阻,直抵腹地,正是进来容易退时难。这七人代表了当今武林的精
锐,成功失败,对当前的局势,有决定性的影响。

    众高手心中暗呼不妙,要知若是蒙人实力薄弱,则必须利用惊雁宫的天险,力阻众人於
石桥之外,再以威震天下的骑射,杀敌於平原之上。现在却敢让他们长驱直入,不问可知是
心怀不轨,意欲待他们开敞秘道後坐享其成,这样说他们必是自信有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实
力。当然也可能是蒙古人低估了他们,不过只是那上万的蒙古精锐,已是可怕的力量。

    冲入左雁翼殿内,众人依原先分配,碧空晴、直力行和传鹰守着通往主殿连接长廊的偏
门,横刀头陀和凌渡虚守住相对的偏门,韩公度和田过客则往殿心进行开启秘道的程序。

    原来秘道的机关虽在此,秘道开启後的入口却远在右雁翼殿内,这对双方均有不利。在
七大高手来说,他们发动机关後,必须通过左雁翼殿的偏门,进入往主殿的二十丈长廊,通
过主殿,穿过偏门,再经过另一道二十丈的长廊,才能进入右雁翼殿,这是相当远的距离,
在蒙军威震天下的勇力前,可说是九死一生。

    但开启机关和入口并非在同一殿内,亦是大出思汉飞意料之外,使他的布置稍有失算。

    左雁翼殿内一片漆黑,却难不倒这些目能夜视的高手,只要凭藉一点微光,他们便能如
同白昼般看视。这时思汉飞在离此不远的一座建筑物内,运起天视地听大法,默察众人的行
动。

    碧空晴正与传鹰、直力行一起,守着通往长廊的偏门,传鹰低呼一声道:「有人监察我
们。」

    碧空晴心想:果然是经验未丰,敌人当然是在虎视眈眈啦:不知传鹰竟能对思汉飞的天
视地听神功生出感应。

    韩公度将心中盘算过千百遍的方法再整理一次,运集全身功力,向地面按下。只见平时
全无异样的地面,突然陷下寸许整整齐齐约方尺大小的一块。韩公度感到极为耗力,向田过
客打个招呼,两人数十年生死之交,自然有默契,田过客伸掌按在韩公度背上,内力源源输
送过去,相等於两人一齐运力一样。内力输入韩公度体内,韩公度眼前一亮,黑漆的殿内明
如白昼,知道是内力增强後视力亦随之增强的现象,也不打话,依照特定的序列按下。原来
开启的方法,虽循某一原理,但仍须按当时天上二十八宿的行度来推演,因天空星宿运转不
停,是故在不同的时刻,开启的序列便不一样,韩公度的师兄因不懂天星,致不懂开启之
法。




    转眼间,其中八块先後沉下寸许,形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韩公度向各人打个手势,低
声喊:「成了!」就在这一刹那,突然轰轰之声传来,偏门外点起成千上万的火把,照亮了
半边天,七大高手立即陷入重重围困,蒙军开始以重兵器如长矛.戟、铁棍、铁斧等抢门而
进,声势惊人。

    众高手也不打话,横刀大师和凌渡虚弃守他们那边的偏门,飞鸟般横过阔达十丈的大
殿,与殿心的韩公度会合,撤向碧空晴三人守卫的偏门,一齐杀进通往主殿雁翔那条二十丈
长的长廊去。

    长廊其实是以石柱架起上盖的长长走道,两边是大花园,亭台楼阁,好不雅致,这刻密
布蒙兵,火把通明,整条长廊光如白日。

    直力行一马当先,背上一长一短两枝长矛,连接成长一丈二尺的重型攻击利器,碧空晴
持双拐居左,传鹰提厚背长刀居右,成左右护翼,跟善是使剑的韩公度和使铁棍的田过客在
中,持剑的凌渡虚和提刀的横刀头陀殿後,七人有如一把利刃,直刺入密布蒙军的长廊去。

    思汉飞失算的地方,在於误以为迷宫入口亦在左雁翼殿内,所以蒙军兵分雨路,全力猛
攻入内。现在七大高手冲出,立时把猛攻入内的蒙军反迫出来,成为混战的局面。七大高手
反守为攻,力量集中,蒙军方面的高手一时间被隔在外围,急切下难以插手,此消彼长,七
大高手形成一条怒龙,冲破重重围困,迅速越过长廊的中段,杀奔往正殿的偏门入口处。

    直力行一马当先,手中丈二双头尖矛,舞得虎虎生风,一时如长江大河,卷起一波又一
波的巨浪;一时幻化出千万条银蛇,漫天钻动。长矛贯满真力,一吞一吐间,必有人应矛飞
出,中矛者无论任何部位受伤,五脏必被震碎,矛宗直力行的内功路子至刚至猛,无坚不
摧。兼且左右两侧有碧空晴和传鹰护佐,使直力行能专心於前方,将矛法发挥尽致。

    碧空晴在直力行的左方,每出一拐,必暴喝一声以寒敌之胆,他的动作简单过快,爽脆
有效,以刚制刚,敌人的刀剑碰上他的双拐,立被震飞,挡者披靡,被他击中的敌人都是全
身骨骼碎裂倒飞而毙。碧空晴在惊涛骇浪的攻击里,仍然不忘留意传鹰,这年轻人展开手上
长刀,气象森然,迅如雷击,寒芒闪动下,必有敌人中刀惨死,凄厉之极。

    这时一声长号传来,长长的羊角声内,以不同的长短节奏来传达讯息,蒙古兵受到指
示,顿从混乱的局面里,重整军阵,由起先的各自为战,变成有规律有组织的雄师,开始向
七大高手组成的队伍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势,矛刀剑戟箭,水银泻地般强攻入七大高手的阵
内,转眼间各人或多或少都带了点伤,虽无一严重,但因没有时间运功疗伤,失血的情形,
会因时间的延长而产生致败的因素。

    在蒙古兵滔天巨浪式的进攻下,众高手沉溺於苦战中,遂寸逐寸向主殿雁翔推进。田过
客和韩公度居中,压力较轻,押尾的凌渡虚和横刀头陀,却已到了生死一线的关头。

    凌渡虚和横刀头陀,一刀一剑,纵横驰骋,刀剑刺劈间,生起一股股强烈的真气狂台,
若如无形的利器,锋芒到处,敌人纷纷倒下,馀下一长廊的尸体,蒙人天性凶悍,杀得性
起,踏着同伴的尸体攻来,战情激烈,鲜血溅得地下柱上一片片的鲜红,令人怵目惊心。

    凌渡虚施展绝艺,刚劈飞了一个武艺高强的蒙古兵队长的首级时,一股强大的杀气,随
者汹涌而至的气流冲奔而来,当中另有一点尖锐的寒气,破空疾至。凌渡虚数十年来大小无
数次的作战经验在这关头见到成效,时间不容许任何迟疑,或是偏头观看,他从那点寒气的
位置和攻击角度,判断出敌手利器的来势速度,忙连累全身功力,便将身体迅速由左向右移
上六寸,横剑侧劈,位置刚变,一枝精钢打制的铁矛贴身擦过,铁矛还欲变化,给凌渡处长
剑劈中,震荡开去。凌渡虚同时右肩一凉,鲜血四溅,为化解这一击,他也付出了代价,给
另一个敌人乘虚而入。

    使铁矛的人低叱一声,铁矛又幻化出满天矛影,凌渡虚眼前尽是银芒,一束束劲锐的气
流,在空中互相激撞,带起一阵阵的狂台,吹得凌渡虚全身衣衫向後飘飞,猎猎作响。满天
矛影,倏地化作一矛,当空刺来,矛未至,一股惊人的压力当胸袭来,凌渡虚若只谋求躲
避,必然先势尽失.而长矛受气机所牵引,追击而来,岂能侥幸。

    凌波虚别无选择,停了下来,卓立长廊中,和杀往主殿的其他人迅速拉开了一段距离,
转眼间大家的视线被黑压压的蒙军所隔,在这刀光剑影的战海内,每一刻面对的都是生与死
的挣扎。

    凌渡虚收摄心神,累年的苦修使他瞬即进入寂静的极致,漫天遍野的矛影,便如魔法幻
象,不能使他丝毫动心,天地间现在只有他和这面前的持矛敌人,厮杀的声音,鲜血的飞
溅,他听而不闻,视而不见,生荣死辱,再无关痛痒。

    凌波虚和持矛人所产生的强大气流,把其他人都迫在三丈开外,在这一刻,再没有人可
以插手到他们中间。

    惊天动地的一击,像恶龙一般刺来,长矛凌厉的速度,落在凌渡虚的眼中,却是缓慢之
极,他可以看到长矛由慢至快地往他刺来,在空中画出一道超乎了任何世俗之美的弧线,待
长矛推至身前十尺,才长啸一声,四尺青锋,闪电击出。

    剑锋与矛尖击在一起,产生出一种绝非金属相触那种应有的声音,而是沉郁之极的一声
闷雷,全场皆闻。凌渡虚身如触电,长剑寸寸断碎。他厉啸一声,侧身横冲出长廊,硬生生
在重重蒙古兵丛中,杀出一条血路,刀剑招呼到他身上,都给他硬以手腕震开,直向後宫千
里岗的方向扑去,蒙军顿时一片混乱,号角声此起彼落,显然有蒙人追去。

    持矛者在矛剑交击後,向後运退後了十多步,地上留下一只只的脚印,面上一片灰白,
正是与魔宗蒙赤行、国师八师巴共列蒙古三大高手的思汉飞。他挥手招宿卫统领赤扎力到身
边来道:「他五脏已碎,命不久矣,现我不能移动,必须就地运功疗伤,你代我指挥吧!」
说完吐出一口鲜血道:「真是高手!」今晚敌势之强,大出他意料之外,不禁暗骂八师巴姗
姗来迟。

    这时其他六人攻至进入雁翔主殿的偏门前,矛剑相击的闷雷声刚好传来,众人心中一
栗,估计是两股无坚不摧的惊人真气相击的结果,这类交触全无花巧,生死立判。跟着凌渡
虚厉啸传来,由近迅速去远,声音哑竭,显出受了严重内伤。这时蒙古军已重整阵脚,战况
加剧,众人自顾不暇,那能分神察看,牙木温等蒙古高手亦加入攻击,压力倍增。

    矛宗直力行奋起神威,矛起矛落,守在偏门的十来个蒙古大汉,纷被挑飞,无一活命,
正欲抢攻入门,一股凌厉的杀气冲门而出,令人几不能呼吸,两枝长戟闪电击出,直力行心
中一震,连忙使出仗以成名的疯魔上天下地一百零七击,旋风般向敌人卷去,只要敌人稍有
不支,双尖矛便会无孔不入的把敌人当场刺杀。双戟忽上忽下,刺劈无定,堪堪将他抵挡
住,後面的人给他一阻,不能前进,便给此君这样硬生生将六大高手挡於门外。这使双戟的
人身穿的蒙古大将袍服,甲胃鲜明,正是蒙军名将博尔忽。

    传鹰见势不对,低唱一声,厚背长刀带起一片寒芒,迫开身前蒙兵,向直力行招呼一
声,往博尔忽冲去,迎头一刀痛击,直力行何等样人,硬是将满天矛影收回,与传鹰移形换
位,填补了他的空档。

    传鹰这一刀拿捏的时间大有学问,显出他不愧厉灵所推崇的罕见奇才,一刀劈落,恰好
是博尔忽硬架了直力行一下重击之後,心浮气躁、新旧力交替的刹那,博尔忽亦相当了得,
不愧蒙古三大高手下声名显赫的人物,立时双戟一变,迎上传鹰那鬼神退避的一刀。

    博尔忽条地震骇莫名,原来传鹰虽只是一刀之势,竟如千军万马、泰山压顶般劈下,杀
气严霜,使他整个人如入冰窖,呼吸困难,心中闪电掠过一个念头:这青年比名动武林的矛
宗直力行更为可怕。

    那一刀在空中依循一条奇怪的曲线轨迹昼来,虽是瞬眼之间,刀势每次转换方向时,刀
势都突然加速,而所带动的气流更趋强劲,但在外人眼中,不过是刀光一闪而已。

    博尔忽发觉自己完全被刀势所笼罩,即要退避也属绝不可能,雷霆万钧的一刀终於劈在
双戟交加相架处。

    天地忽尔停顿,大将博尔忽前後脚弓字步蹲低,双戟架起传鹰的长刀,两人四目凝视,
如雷火相击,逐渐博尔忽眼神转暗,额上由发际直至下巴之处现出一条血痕,向後倒跌,手
上还紧握双戟。传鹰那长刀的杀气,深深劈入了他的头内,呈现在他那痛苦的眼神中。传鹰
的刀法,实达到了旷古绝今的大家境界。

    博尔忽的尸体还末着地,传鹰一脚将他踢飞,冲入门内。众人紧跟扑进。横刀头陀大喝
一声,独留守偏门断後。

    传鹰、碧空晴两人当先冲入,直力行居中,田过客和韩公度殿後,刚进殿内,众人齐齐
一震,偌大的殿内空无一人,只有隆隆声响,通往右雁翼殿的偏门那两扇两丈高的大铁门,
正在由外而内,被十几个蒙古军推得缓缓关闭,这时门扇间只馀下约两尺的隙缝,殿外火把
透进来的红芒,随双扇门的合拢,火光迅速消失。众人大呼不妙,虽全速扑去,但眼看已来
不及。

    碧空晴震天轰地一声暴喝,关门的蒙古兵像给人当胸痛击,愕了愕才继续关门。就是一
刹那的缓冲,决定了将来命运的发展。

    碧空晴将身法提到极限,超前而出,这时离开正在合拢的偏门尚有三丈的距离,两扇门
问剩下只有三四寸的空隙,火把光芒变成一条红线透入,在漆黑的殿内,分外惹人注目。

    碧空晴曲膝下扑,当上身离地只有半尺时,屈曲的变腿全力一撑,整个人由地上斜标而
上,双拐在前炮弹般撞射向关闭得只剩一丝光芒透入的大门去。

    大铁门高两丈阔四丈,铁拐轰隆声击中铁门,发出了一下惊心动魄的震天巨响,在惊雁
宫内的每一个人,都震耳欲聋。外面正调息中的思汉飞,也给惊醒过来。今晚敌方尽为不世
豪雄,自己虽高手如林,兵精将强,战果仍是胜负难料。

    大震的同时,两扇须十数名壮汉才推得动的大铁门,轰隆一声反拍往外,推门的蒙古大
汉,无不被震飞开去,血流七孔。

    碧空晴亦给反震之力弹得倒飞而回,一个勒斗,就在向外冲出众高手头上跌回殿心,眼
耳口鼻都溢出了鲜血,形相凄厉。

    死守後路的横刀头陀手持戒刀,横门而立,身上满是鲜血,已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血给溅在身上。这位玄门第一高手,展开刀法,森寒的刀气,把偏门封闭起来,一夫当关,
硬生生承受起蒙人的疯狂进攻。赤扎力和牙木温亦加入夺门之战,状若虎群。

    赤扎力手提大枪,突然在一个非常刁钻的角度闪电刺来,危急下横刀头陀不及回刀反
击,施展开佛门无上手法,一抄握高枪头,赤扎力大惊,全力运劲回拉,这人亦是蒙军中有
数高手,仅次於博尔忽之下,这一拉实在非同小可。横刀头陀一手运刀,施展出一套细腻之
极的刀法,把牙木温迫在刀光外,另一手暗运内力,把枪从中震断,赤扎力一拉拉空,自己
的劲力倒撞回来,登时蹬蹬的向後直退,把後面的蒙人撞得东倒西歪:一口鲜血喷了开来,
坐倒在地。

    横刀头陀把震渐开来的半截枪锋抓在手里,反手一挺,穿过牙木温重重刀影,贯穿了这
蒙古猛将的前胸,牙木温大叫一声,当场毙命。众蒙军人骇退开,横刀头陀卓立门前,状若
修罗。

    横刀头陀却是有苦自己知,刚才运力断枪,搏杀牙木温,已是他毕生功力所累,登时一
阵力竭,知道与蒙古国师八师巴一战的创伤,虽然以舍身大法强压伤劫,但一夜苦战,现在
已油尽灯枯,随时倒毙,再无抗敌的能力,决意以身殉义,强提一口真气催激起生命的潜
能,连聚佛门无上神功,全身泛红,随又转白,白又转红,次数愈来愈频密,形相诡异。

    号角吹起,蒙军再次发动攻势,当先领前的一个千夫长,勉强提刀抢入,试探的一刀当
头向横刀头陀劈落,横刀头陀静如山岳,瞪大双目,千夫长一阵心悸,硬着头皮加速全力劈
下,一下斩在横刀头陀的秃头上。

    刀切头上,突然间,横刀头陀整个身体爆成一团血雾,覆罩门前三丈见方的区域,数十
个在血雾范围内的蒙兵,都给爆发形成急窜的真气活生生震毙,一代高手横刀头陀烟消云
消,不留半点痕迹。

    思汉飞刚刚赶到,看见这悲壮的一幕,不由面色发自,喃喃道:「破精自绝大法。」身
旁的其他蒙古将领,无不色变。原来这破精大法,乃是来自天竺的秘传绝技,可使人精血爆
炸而亡,下乘者,自裂血管,好像横刀头陀爆成一天血雾,伤敌於无形,乃最高之境界。

    思汉飞暗提真力,发觉一番调息後,功力回复了六七成,暗喜又可出手。这思汉飞不愧
高手,在击伤了当代高手凌渡虚後,这麽快立即回力过来。

    这时剩下的传鹰、直力行、田过客和韩公度,已通至离右雁翼殿的进口约四丈处,碧空
晴并没有跟来,看来是凶多吉少。

    蒙古军的攻势有增无减,这些起於漠北、性情好斗、勇猛善战的塞外民族,已被血腥激
起凶性。他们一生人都在战争里长大:实战经验举世无双,不顾性命的攻来,实在非常可
怕。错非众人均为不世高手,气脉悠长,换了一般好手,不待被杀,早已力竭气绝而亡。

    韩公度转作殿後,手上舞出万道剑气,掩护众人的後方。眼前尽是一拨一拨悍如猛虎的
蒙古人,锋利的兵刀剑战,在火光耀目生辉。在重围外约十丈处,一个面目严峻的黑衣老
叟,跃起半空,迅速在密压压的蒙兵头上越过,凌空向自己扑落,正是白道中人闻之胆丧的
毕夜惊。

    毕夜惊身在半空,迎着韩公度刺来的一剑,迅快无匹的一掌拍在剑身上,借力又再跃上
半空。别小看他这一拍,却是毕身功力所累,名为天魔击三大散招,可以藉跃起凌空之势,
把功力分三次提升,一次强似一次,凌厉之至。韩公度真气几乎为他拍散,不由大栗这魔头
的盖世功力,这时毕夜惊的第二击又以雷霆万钓之势,一拳直击下来,刚好盯住韩公度刺来
的剑身上,借势再飞上半空,高达六丈,身形在空中一个盘旋,第二一次扑下来时.更是双
手齐击。韩公度这时等於站在一个风暴的中心,又如惊涛骇浪中一叶小舟,随时有覆舟的危
机。

    韩公度勉强抵过他第二击,血气一再浮动,他吃亏在一面要应付蒙兵的狂攻,同时间亦
要抵御这盖代魔头。当机立断,一跃而上,全力向如恶鹰下扑的毕夜惊迎上去,剑声风雷隐
动,一道长虹,直击毕夜惊。

    毕夜惊双手突然幻化出漫天爪影,刹那间剑爪互击了七次。毕夜惊借刀飞开。韩公度提
气纵跃,便想尾随传鹰等人而去,身还在半空,一枝长箭不知从甚麽地方射来,疾如闪电,
丝毫不带半点风声。寒芒一闪,长箭由韩公度背後穿入,由前胸带出一蓬血雨,飞插在附近
一棵树干上,露出的箭尾还在颤动,劲力和时间的拿捏,无懈可击。一代高手,在冷箭下被
杀身亡。

    毕夜惊回头一望,颜列射卓立十丈开外的一个亭顶之上,专心运气调息,刚才一箭,看
来消耗了他大量真力和精神。

    毕夜惊还在思索,一股杀气摄身而来,急忙回身反击。只见矛宗直力行面容肃穆,形如
铜铸,将拦在面前的蒙军纷纷挑杀,接着一矛接一矛向自己攻来,每一击都是只求伤敌,这
样的仗,如何能打,毕夜惊脚下节节後退,转瞬两人退出长廊,在花园内展开生死决战。

    田过客知道直力行心意,韩公度之死使他下了拚命之心,要为挚交之死取回代价,况且
敌方高手如云,假若直力行与自己放手大开杀戒,牵制住敌人的主力,传鹰在压力减轻下,
或可趁机进入秘道。

    田过客向传鹰打个招呼,回身杀返敌方人海之内。传鹰则展开身法,扑入右雁翼殿内,
一面重温韩公度所传授进入秘道的法则。他内心感到前所末有的孤独,所有并肩作战的战友
均已离他而去,由这一刻开始,他便要孤军作战。整件事的成败,变成了他肩上的责任。

    传鹰刚扑入右雁翼殿,只听得一声大喝道:「停住!」

    传鹰停在门前,轰隆轰隆之声在身後响起,大铁门开始关上,但传鹰又势不回跃出去,
以他的身手,虽可以及时穿门而出,但大门关闭後,出去後便欲进无门,一切的牺牲,完全
白费,所以无论留在殿内如何凶险,他也要应付。

    身後的铁门轰然一声关上,整座大殿顿成密封,超过三十个以上的箭手,分布在最有利
的位置,箭头都指向自己,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汉子,站立在另一道亦已关闭的偏门前,後
面一排的站着七名蒙古大汉,手上是各种不同类型的兵器,蓄势以待。

    传鹰施展内视之术,暗察自己的体力状况,发觉已接近透支的阶段,实在不宜浴血苦
战,可是看情形亦不由自己去选择,中年书生本身既是个高手,加上身後七名猛将和三十名
箭手,这场仗看来有败无胜。况且要搏杀这批敌人前,还要先在这毫无遮蔽的空殿内,凭单
刀应付威震天下的蒙古箭术,想想也令人沮丧万分。

    传鹰以最快的速度打量右雁翼殿内的形势,正如韩公度所描述的,通往迷宫的九个入口
已经出现,每排三个,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大殿的中心,每个入口约有一丈的距离,里面黑沉
沉的,仿如通往幽冥的无底深潭。传鹰知道只有其中一个才是真正入口,而这秘密,亦是现
时唯一可以倚赖的本钱。

    殿中形势璧垒分明,传鹰孤单地立在近门的一边,另一边门前是中年书生和他背後的蒙
古高手,箭手以书生为中心,於两边伸出作扇形的分布,弯弓搭箭,瞄准传鹰,对立约两边
对手之间,是九个深不可测的地洞,大殿与外间完全隔离在两边紧闭的大铁门外。

    中年文士眼中寒芒闪动,傲然道:「本人崔山镜,受命当今皇帝之弟思汉飞,全权在此
负责。」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很仔细地观察传鹰每一个表情,尝试找出传鹰的弱点,加以
利用和进击,不战而屈人之志。

    传鹰面上不露半点表情,似乎就这样站上一日一夜,也不会气闷,崔山镜暗忖此子心机
深如大海,有异常人,一般人在这样的情形下,一是惶急不安,又或急谋应变,绝不似此子
之蛮不在乎。

    崔山镜面容一整,提高声线道:「阁下身陷重围之内,绝无生理,即使阁下尽杀殿内之
人,但我方援军转瞬即至,阁下仍是毫无机会,不如来个交易,若阁下坦告进入地下迷宫之
法,本人代表皇爷保证阁下在丝毫不损下,离开此地。」

    传鹰大动脑筋,盘算种种应付之法,忽然看到崔山镜後的蒙古高手,听到崔山镜以他的
安全离开来作交易,都露出不满的表情。传鹰暗忖这批蒙人必是因为自己满手都是他们族人
的鲜血,自然欲置己於死地而後快。见崔山镜许诺让自己离去,当然不快。其实这也要怪崔
山镜平日心高气傲,除了思汉飞等有限几人外,可说目无馀子,与其他蒙人的关系并不和
睦,加以蒙人一向看不起汉人,大家之间的歧见与日俱增。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缺乏了解和
默契。

    传鹰心中一动道:「崔兄你有何方法保证你的承诺?」

    崔山镜见传鹰语气大有转机,喜道:「这等事必在事後始能证明,阁下可有提议。」

    传鹰道:「现在此殿大门紧闭,崔兄你如食言反悔,我插翼难飞。崔兄如有诚意,何不
马上命人打开我身後大门,哪我立即揭露进入地下迷宫之法,到时就算崔兄出尔反尔,也有
一线逃走的机会。」传鹰这提议非常高明,崔山镜如果连这点也办不到,足见毫无诚意了。

    崔山镜略一沉吟道:「这个使得,阁下请走前五步,免得开门後你立即逃之夭夭。」

    传鹰心下暗喜道:「我便走前五步。」说罢向前大步踏出,走了五步,离开最近那一排
的三个三尺见方的入口,缩短至两丈许的距离。

    崔山境眉头一皱,传鹰的步伐似乎大了一点,但自忖己方箭手如云,深信传鹰如有异
动,必能早一步将其射杀。

    崔山镜向身後其中一名武士打了个手号,命令此人利用定下的传讯方法,借敲门来通知
殿外接应之人,打开传鹰背後大门,岂知那名负责传讯的武士一动不动,崔山镜心知不妙,
一直以来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传鹰身上,到这刻才看出身後蒙人不妥。

    崔山镜亦是老谋深算,当初从思汉飞手上接过这项任务时,同时求得军令虎符,以收指
挥之效。这当下见使不动身後蒙人,自然探手入怀,要掏出军令。

    传鹰见他探手人怀,岂容他有喘息之机,就在这微妙的一刻,猛提气向殿心的九个入口
扑去。

    众箭手齐齐一愕,不待崔山镜发令,箭矢齐发,传鹰名副其实变成众矢之的。传鹰这一
手漂亮之至,他利用了蒙人和崔山镜的矛盾,制造出一种巧妙的形势,使敌方不能上下一
心,对付自己,而且借与崔山镜的交易,缩短了与进口之间的距离,令他扑进入口的成数倍
增。而崔山镜探手入怀的刹那,正是蒙人这个严密阵势内仅现的一丝空隙,稍纵即逝。错非
传鹰这类非凡人物,定难加以利用。

    箭手发动的时间,慢了一线。传鹰闪至离最近那一排入口丈许处,劲箭才射到,这批箭
手确是一等一的精选,箭矢笼罩的范围,并不单以传鹰为目标,而是根据他推进的路线和速
度施放利箭,大部分似乎都是集中在传*ド砬暗目占洌??哉??杆僭焦?*二丈距离的传鹰
来说,每一箭都刚好封住他的进路。

    传鹰身子一曲,整个人蜷作一团,除右手长刀外,左手同时抽出一把长约半尺的小刀,
左右手交叉挥舞,化出万道寒芒,同时蜷曲的身体像圆球一样,在地上滚向九个入口正中的
那一个。

    一轮金铁交呜声,劲箭撞上刀幕,都给震得倒飞开去,传鹰丝毫无损,滚至中间的入口
之旁。

    这种动作全赖一口真气,最是损耗真元,尤其剧战之後,这等损耗,更是传鹰负担不
起,他现在已成强弩之末。

    他连喘息机会也没有,两道劲气,一上一下破空而来,传鹰反滚往後,刚站直身子,崔
山镜一对判官笔,像两条毒蛇般插来,他身後的七名蒙古高手,亦空群而出。

    在这要命的一刻,轧轧声响,九个地道的入口,一同缓缓关闭。

    传鹰提刀欲劈,忽然一阵心悸力竭,知是自己耗费过钜,接近油尽灯枯的阶段。传鹰当
机立断,左手运力一掷,寒芒一闪,短刀向崔山镜电射而去。

    崔山镜双笔一架,当一声挡飞传鹰掷来的小刀,身後高手纷纷围在中间的入口前,把传
鹰与入口阻隔开来。

    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蒙方高手包括崔山镜在内,似乎都认定传鹰是要进入中间的入
口,所以誓要阻止他进入,他们所有的行动,都是针对这假设来施行。

    这时九个入口只剩下尺许的空隙,看来大家谁也不能入内突然传鹰一阵长笑,崔山镜心
知不妙。

    传鹰迅速移向左後方的入口,趁还有那尺许的隙缝,一溜烟跃了入去,秘道轰的一声,
全部关上,馀音响彻全殿。

    原来刚才蒙方众人,在传鹰发动时,都强烈感觉到传鹰要进入的是那中间的入口,岂知
全给传鹰愚弄了。传鹰在这样的形势下,仍能翻云覆雨,争回主动,确是不世之才。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