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红粉艳后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红粉艳后


    一队接一队的蒙古兵马队操入杭州城。

    这批蒙古兵最少有二十人以上,人强马壮,都是百中选一的精锐,兵马队护着几辆马
车,幕低垂,透出几分神秘。

    兵马队行动迅速,转眼间进入了东城一所高墙围绕的大宅,宅前站了迎候的一群人,当
先一人神采飞扬,正是号称色目第一高手,现为蒙人驻此最高指挥的卓和,他身後立着一众
色目亲信高手和烈日炎,另外还有几位汉人。

    马车停在正门前,当下有人上前打开车门,一人大步踏出,风采照人,且有一股帝皇的
威严,双目神光如电,竟是当今蒙古大汗之弟思汉飞。其馀几辆马车内的人相继出来,除了
颜烈射、赤扎力、崔山镜外,毕夜惊赫然也在其中,另外还有一个身材高大、面目俊美的年
轻汉子,未语先笑,洋洋自得。

    这些人特别乘车而来,当然是想行踪保密。

    卓和连忙迎上,一番致意後,齐齐进入大厅内。

    大厅排了两行酸枝椅桌,正中是一张铺了虎皮的太师椅,思汉飞当中坐定,其他人纷纷
分左右坐下,立即有侍女来献上洗面的毛巾和香茗。

    一番扰攘後,闲杂或身份低微的人,都自动退於厅外。

    思汉飞微微一笑,有种说不出的威风和信心,环视众人一眼,道:「各位辛苦了,本王
特别要感谢座中两位,第一位是卓和指挥使,他使我们对现今的情势了如指掌,掌握了致胜
的契机。」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众人连忙趁机歌功颂德一番。

    思汉飞续道:「第二位是毕老师,他孤身犯险,与我们的头号通辑犯传鹰相遇,让我们
知道此子功力更见精进,得以从容安排,应记一功。」

    那随思汉飞而来的高大年轻汉子道:「白刃天向皇爷请命,愿往取传鹰首级。」

    一人嘿然冷笑,另一人则冷哼连声。

    第一个自然是烈日炎,白刃天此举不啻暗指自己比他师兄毕夜惊更有本领。

    另一冷哼连声的,是崔山镜。

    原来这白刃天为少林弃徒,後随东海派的邪王历冲习艺,身兼正邪两派之长,近年声名
鹊起,名震黑白两道,加入思汉飞旗下只是近月之事,故未能参与惊雁宫之役,为人心高气
傲,与崔山镜最是不和。

    思汉飞暗中不悦,看了毕夜惊一眼,发觉此公面无表情,丝毫不露喜乐,暗惊此人深沉
莫测,由此更推测出传鹰的可怕。

    思汉飞道:「传鹰冒犯了毕老师,刃天你急於出手,乃人之常情。但这传鹰的武功,已
到了宗匠的境界,我敢说在座各人,单打独斗,都是负方居多。」




    众人都曾看过毕夜惊的报告,又深悉毕夜惊的盖世武功,都觉得这是合理的结论,只有
白刃天连连摇头,显然仍是不服。

    卓和不发一言,完全没有邀功自夸,颇有修养。

    卓和的汉人高手中,其中一个身形适中,鼻如鹰勾的人道:「未知可有发现传鹰的行
踪,现在离七月十五,只有十五日,他应该在来此途中。」

    众人都对他相当注意,连烈日炎这样狂傲的人,也专心细听,可见这人的地位非常特
别。

    思汉飞道:「程载哀老师问得好,国师和他的四大护法弟子,自从追踪传鹰之後,便似
在空气裹消失了,这是非常奇怪,因为他们都衣着怪异,追查起来应相当容易,除非他们蓄
意隐瞒行藏,否则定难逃过我们耳目。」

    卓和接道:「本座曾经发动千人,五日前搜遍千里岗,直至目前为止,除了发现有一条
索桥被斩断了一条绳,和在灵山古刹发现了十具男外,再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毕老师提及
古庙所遇之西域人,必是赫天魔无疑,可知事情发展的复杂,到了非常离奇的地步。」

    突然间大门打开,一名小将走了入来道:「大汗有急使求见。」

    思汉飞大感愕然。

    一个蒙古壮兵,大步踏入,一面风尘,呈上一封以火漆密封的书函。

    思汉飞亲手拆开,转眼间看完,将信纳入怀中,淡淡道:「有了国师的消息。」

    众人均精神一振。

    思汉飞离座起身,在大厅中间负手来回踱步,众人心急知道蒙古大汗密函的内容,目光
集中在他的身上。

    思汉飞道:「国师弟子铁颜,於昨日把国师身穿的红袍,送回大汗。」

    众人错愕之极,对八师巴这一举动,百思不得其解。思汉飞续道:「铁颜带来了几句口
讯给大汗,就是国师等待了六十年的日子,已经来临,所有俗世之事,一刀斩断。」

    众人默然无语。

    事情变化之离奇,超乎常理,这八师巴一向行事出人意表,却处处露出智慧的极峰,虽
然今次在不明不白下,拂袖而去,众人估计必有深义。

    毕夜惊首次出声道:「国师可能是因战果不利,致有此举。」

    众蒙人及色目人纷纷反对,要知国师八师巴在他们心目中便如天神,岂有失败的可能。

    思汉飞道:「铁颜告诉大汗国师亲自出战传鹰,他和宋天南两人在二十里外的一个小山
头遵照国师的指令等候,直至七日後的一个晚上,才见他出现,神采飞扬,露出了从未有过
的欢欣,把红袍交给他们後,嘱咐了几句,便飘然而去,一点也没有透露胜败的情况。」

    卓和道:「这就奇怪,据我们所得资料,传鹰叁日前在长江出现过一次,瞬即失去影
踪,显然并没有被杀,国师与他的一战,谁胜谁负,耐人寻味。」

    思汉飞道:「中玄虚,现在不必追究,最紧要的是搏杀传鹰此子。卓指挥由你指派人
手,组成一队最强劲的队伍,掌握到他的行踪後,便需不择手段,务求将他格杀当场。另一
方面,我们亦要进行筹备已久的『雷霆行动』,给予众叛逆严重打击,务使他们溃不成
军。」

    这思汉飞不愧大将之风,几句话再次把众手下的士气提高了不少。

    思汉飞续道:「各位养精蓄锐,务求一击成功,将来论功行赏,决不食言。」

    众人散去。

    这时厅内剩下思汉飞和卓和。目下蒙古在杭的最高决策阶层。

    思汉飞陷入沉思里,卓和在旁耐心等候。

    思汉飞道:「蒙赤行将在本月十五日赶来此地。」

    卓和全身一震,目定口呆,蒙赤行在他们心目中,不啻天上魔神,兼且一向独来独往,
即使蒙古大汗,也不敢对他有丝毫约束。

    思汉飞道:「大汗使人把国师的红袍送到他处,他问明一切後,仰天狂笑起来,同时又
流出眼泪,跟着告诉来使,说他将会在七月十五日搏杀传鹰於长街之上。」

    卓和心神皆震,那一战必将在江湖上千古流传。

    思汉飞道:「所以我们定要在蒙赤行之前取得传鹰首级,否则我们在大汗前,焉还有容
身之地。」

    杭州城南的一所小房子里。

    向无踪不安地来回踱步,神态有点儿不耐烦,一副等待的神情。

    屋外传来弹甲的声音,叁长一短。

    向无踪立时精神奕奕,满脸欢喜。

    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从窗户穿了进来,毫不等待,乳燕投怀般扑进了向无踪的怀里。

    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热吻起来。

    良久,那美丽的少妇抬起俏脸,竟然是当日向无踪仗义出手从烈日炎的魔爪下救出的许
夫人。

    许夫人道:「无踪,你清减了。」

    向无踪道:「衣带惭宽终不悔。」

    这一句接着是「为伊消得人憔悴」,向无踪精通文学,借此以喻自己此心不二。

    许夫人俏脸发光,在爱情的滋润下,散发惊人的艳态,这许夫人身为飞凤帮的副帮主,
芳龄虽已二十五,还是末嫁之身,原名许傲菊,却臼称为许大人。

    许夫人道:「无踪,我很担心,形势对我方甚为不利。」

    向无踪道:「难道我们又折损了很多人手吗?」

    许夫人道:「不是,所以我们才觉得大为不利。因为蒙人掌握实权的一班人,除了几个
有限的汉人外,清一色是蒙人、色目人和其他西域人,我们的情报网几乎完全不能打入这内
围的圈子。反观我们,各家各派的人也有,品流复杂,谁也不敢保证谁不会因要保障庞大的
亲族财产,甘作鹰犬。就这样比较敌我形势,我们实处於有败无胜的局面。」

    听了许夫人所说的这番话,向无踪几乎立刻升起官捷的面容,此人正符合许夫人所说
的,有庞大的亲族和财产需他保护,而且此人之所以能积功至复尊旗的副帮主,全仗消息灵
通,屡屡立功,既然汉人这样难打入蒙人的权力中心,消息又是从甚麽渠道而来,不问而知
内中定有原委,向无踪决定要仔细调查。

    许夫人见向无踪陷入沉思里,续道:「就是因为那次我们除了遇伏外,再没有其他事故
发生,这才显得事情有点不妥,蒙人必是待最有利的时间,才一举攻破我们。」

    其实她还懵然不知,卓和指挥的『雷霆行动』,已於当夜的子时开始,情况万分紧张。

    向无踪双手一紧,把许夫人丰满的肉体紧搂向自己,鼻子同时贪婪地嗅吸许夫人身体发
出来的女性幽香,似乎生怕这使自己刻骨铭心的可人儿,一不小心便会随时失去,真想和她
立即远走高飞,那管他国仇家恨,可是他深悉自己决不会这样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许夫人俏面绯红,呼吸急促,不堪肉体接触的刺激,激发起原始的春情,在这漆黑的平
房里,一时间春色无边。

    像他们这等久历人事的男女,思想都倾向实质的收获,所以几乎一是没有动情,否则都
必是肉欲的关系,尤其是在这朝不保夕的乱世,情况尤甚。

    许夫人离开了向无踪,已是次日的清晨,她不敢展开身形,以平常的脚步,走回自己隐
迹的平房。

    当她走进大门,一人闪出,原来是武当派夏侯标。

    许夫人面上一红,作贼心虚,觉得自己的事给他看破似的。

    夏侯标笑道:「许夫人,我有位老朋友要给你引见。」许夫人见他不问自己整夜在外的
原因,心中稍定,欣然道:「究竟是谁?」

    夏侯标望望她的後面,她自然地转头向後,岂知腰下一麻,一股内力迅速侵入,封闭了
自己所有穴道,娇躯一软,向後便倒,给一只粗壮而有力的手,从後紧搂自己的腰部,自己
软绵绵地倒在他怀里,背臀都给他紧贴无间,跟着是男人热烘烘的呼吸喷到脸上。

    夏侯标的面孔凑了上来道:「这样的尤物,真舍不得送出去。」

    许夫人方自盘算这句话的意思,一阵马蹄声耳际响起。

    夏侯标把许夫人拦腰抱起,向门外走去,许夫人见到一辆灰色的马车停在门外,一个马
夫坐在车前驭马的位置,正在等待。

    马车的门窗都以布遮盖,丝毫看不见内中的玄虚。

    夏侯标把许夫人抱至车前,车门打开,一个人伸出手来接。

    许夫人登时整个脑海轰然一震,有如坠入了万丈深渊、痛苦不复的十八层地狱。

    这人竟是烈日炎。

    许夫人心中狂叫!

    这夏侯标是内奸,怪不得那次围攻烈日炎,几乎全军覆没,他却能安然无恙,今次烈日
炎大模大样来接自己,与自己同匿於此的其他八个各派好手,必然凶多吉少,而自己即将遭
遇的命运,可能比死还要可怕一百倍。

    烈日炎一把抱住许夫人,放了她在车厢的座椅上,把车门关上後,与这美丽的许夫人相
处在这六尺见方的世界,马蹄的的答答,又开始起行了。

    许夫人闭上双目,只知烈日炎拍打了自己身上的几个地方,封闭了自己的几个穴道,现
在就算她欲嚼舌自尽,也是不能办到。

    烈日炎一只手急不及待地游进了许夫人的衣服内,肆意活动起来。

    许夫人暗叹一声,感到这采花老手熟练地挑逗自己,两行热泪直流出来,心中喊道:
「无踪,我不能为你保持贞洁了。」通过官捷所留下的暗记,他知道复尊旗第一把交椅的任
天文,亲率旗中的精锐,抵达此间的一处神秘处所,现时他就是赶往相会,共襄大事。

    他朝目的地赶去,心里有点焦急,因为与许夫人缠绵,一再延误,使他迟了两个多时
辰,刚转过一条街,突然一惊抬头。

    前方天空上有一股黑烟,散在天空,还有少许白烟冒升正是自己和官捷约好之处。

    向无踪心中一懔,举步赶去。

    前面围满了人,他挤入人群之中,骇然见到任天文和全帮精锐驻扎的大宅,变成了大火
之後的灾场。

    一群群的蒙古精兵,不断从火场拖出焦黑了的体,排满地上。

    向无踪略略估计,最少有七十人之多,旁边有一堆兵器,任天文着名的七尺龙拐,赫然
在内。

    向无踪手脚冰冷,脑中霎时一片混乱,他不断向自己呼叫,必须冷静,看来复尊旗已全
军覆没。

    突然间,他感觉到有一道锐利的眼光罩在自己身上,他是老江湖,不敢即时回望,怕敌
人见自己反应迅速而起怀疑。

    向无踪知道自己身在险地,若不立即远离,定会成为牺牲品。

    他扮成好奇的路人,缓缓转身,不徐不疾的走向转角处的一条横街,幸好大街看热闹的
人极多,敌人目下不会随便出手,转入横街,就要各展神通了。

    横街在两丈外。

    向无踪已听到几个人的脚步声,从後面不同的角度追上来,只从其步伐的稳定节奏,便
知来者都是受过训练武功高强的硬手。

    向无踪身形一展,箭似的冲入横巷,全力逃亡。

    背後衣袂飘飘,敌人御尾追来。

    甫进横巷,向无踪心下一宽,估计以自己的轻功,除非追来的是蒙古的一级好手,否则
自己逃出的机会很大。

    他展开身法,窜上墙头.跃入了一户人家的後院,又再从另一边院墙跃出,掠高伏低,
迅速离去。

    走了约半盏茶的时间,向无踪窜入了一条窄巷,谁知不单只没有将敌人甩下,反被敌人
愈迫愈近,向无踪心下大骇,知道遇上劲敌。

    劲风从後迫来。

    向无踪猛一咬牙,拔出长剑,反手刺去,只见满天矛影,盖头压来,向无踪施展从凌渡
处学来的手法,拖剑泻去对方一矛。

    敌人「咦」的一声,铁矛再次攻上,每一击均力逾千斤。

    向无踪苦苦抵挡,暗幸若非近日功力大进,早已落败身亡,不过还是处於捱打的局面。

    敌人追来的只有一人,是个身形短小,面目精悍的色目人。向无踪认得他是卓和座下号
称四大金刚的悍矛斜常,不觉暗暗叫苦。

    这个斜常矛矛杀着,存心置向无踪於死地。

    斜常予势忽变,不断施展精妙的手法,挑往向无踪持剑的右手。

    在这样的窄巷之内,长矛擅於长距离的攻坚,自然占了莫大的便宜,斜常到了这处地方
才施展杀手,确是深悉战术的厉害能手。

    「当!」的一声,向无踪长剑被挑飞。

    斜常面上不露喜乐,一矛当胸搠至。

    向无踪死中求胜,施展凌渡虚的手法,猛地探手把矛尖抄在手中。

    如果这一下是凌渡虚亲力施为,必能弄断矛头,将矛反转利入敌手的胸膛,向无踪却是
有力未逮,只能借敌矛之力,向後急退。

    斜常见他手法精妙,居然能空手化去他这必杀的一矛,面上初现惊容,不过他仍是稳占
上风。

    第二矛幻出七重矛影,如影附形,紧紧迫上。

    向无踪面对无数矛影,实难再重施故技,激起凶厉之心,立意拚死与敌偕亡。

    满天矛影化出十四条矛影,封锁了向无踪可以出手的每一个角度。

    这一战到了生死立决的地步。

    向无踪一声悲啸,正要施展全力的一击,就在此刻,一道红影,带着漫天寒芒,闪电般
从向无踪左後方的高墙,扑进了漫天矛影里去,连串金铁交鸣的声音不住响起,矛影散去。

    斜常眉头血光暴现,急速倒退。

    红影现出了一个红衣女子,长发垂眉,双手各持精芒闪射的一长一短两把利剑,有如仙
女下凡。

    向无踪的角度只能看到她骄傲美丽的侧面,肌肤胜雪,绰约动人,向无踪心中闪过一个
人,暗忖难道竟是龙尊义手下左右护法之一的左护法红粉艳后祁碧芍。

    祁碧芍头也不转,沉声道:「走!後面有人接应。」

    阳光从厚厚的窗透了进来。

    车厢内烈日炎急速地呼吸,他并不想立即占有许夫人这动人的尤物,尽量在满足自己手
足大欲。

    许夫人横躺在他怀里,满布泪痕的俏脸一片绯红,一头秀发散跌下来,肉体半露。

    烈日炎不断挑逗着这成熟的美女使她羞愧交集。

    这烈日炎确是摧残女性的魔鬼。

    突然间全车一震,停了下来。

    烈日炎一生经历过无数风浪,霎时间从熊熊欲火中惊醒过来,低声喝道:「陈成。甚麽
事?」

    车外声息全无。烈日炎心下嘀咕,将车窗前的通气口打开一线向外窥视,驾车的陈成已
不知去向。烈日炎大感不安,一手抽出仗以横行的水刺,不舍的看了许夫人一眼,「轰」的
一声大震,车厢後碎木横飞,烈日炎硬生生撞破车尾而出。

    一股惊人的杀气迫来。

    烈日炎提着水剌,只见马车左侧一名大汉卓然而立,左右手各握一拐,气势沉凝,如高
山岳峙。

    那大汉长笑一声,气态豪迈道:「烈兄别来无恙?」

    烈日炎立时魂飞魄散,竟是自惊雁宫一役後失踪己久的碧空晴。

    烈日炎怒叱一声,不退反进,手中水刺向碧空晴迅速直刺。

    他这一着非常高明,如果他立即窜逃,气势尽失,不出百步,便要血溅当场,他这样以
攻为守,反能争取苟延残喘的机会。要知目下杭州尽是蒙人势力,若有援手,那还怕他碧空
晴。

    碧空晴暴喝一声,他气功到了以音伤人的地步,可以把声音凝聚成一股气流,有如铁般
猛击敌人,攻入敌人的感官内。

    烈日炎果然窒了一窒,攻势停顿了半刻。

    碧空晴身子电疾冲前,右手钢拐重击在烈日炎的刺上。

    烈日炎怪叫一声,惊鸟般飞返开去。

    他的水刺以诡奇狠棘为主,绝不适合与以神力惊人着称的碧空晴那专走刚猛路子的重钢
拐以硬碰硬。

    碧空晴先以暴喝扰其心神,速度和角度又都拿捏得无懈可击,甫出手更重击他的水刺,
以己之长,攻敌之短,故打开始烈日炎便落在下风。

    他不是想倒退,而是他血气翻腾,水刺几乎脱手坠地,以攻为守的美梦,被碧空晴一拐
击散。

    碧空晴长啸一声,远近皆闻。

    这是杭州热闹大街,仇杀在街心公然进行,路人都避在一旁。

    烈日炎迅速与碧空晴的距离拉远至两丈、叁丈……

    他心中狂喜,不明白碧空晴为甚麽不乘胜追击,紧迫而来。只要距离拉远至四丈,他便
可以转入横街逃命。

    四丈!

    远方的碧空晴这才动作。

    只观其势,烈日炎便知道自己完了。

    四丈是碧空晴最佳的攻击距离。

    碧空晴身子俯前,双脚一撑,整个人射上半空,炮弹般向烈日炎凌空扑来,一下子便飞
临烈日炎的上空。

    烈日炎尖叫一声,手中水刺全力迎上,碧空晴双拐发出庞大的杀气,笼罩着方圆数丈的
地方,使他欲逃不得。

    碧空晴再一声暴喝,双拐重击水刺,跟着运力猛绞,水刺给卷上半空,似乎毫无重量般
像根羽毛地在高空中翻滚不休。

    人影乍合又分。

    碧空晴双拐一先一後,遥指丈许外的烈日炎,笑道:「烈兄上次你我未竟之战,今日完
成,亦属有缘。」

    烈日炎眼中凶光闪射,狠毒地道:「我们有缘之极,今日小弟先行一步,静待碧兄来
聚。」

    碧空晴嗟道:「烈兄与我道路不同,烈兄作恶多端,归宿定是那十八层下勾舌刺鼻的地
狱,恕小弟不便奉陪。」

    烈日炎忽地大口喘气,眼中射出恐惧的神色,道:「我师兄一定为我将你碎万段。」

    碧空晴长笑道:「毕夜惊虽为当代高手,还不放在我碧空睛眼中,看来烈兄要死不瞑目
了。」

    烈日炎狂笑起来,眼耳口鼻不断渗出鲜血,胸前那滩血迹不断扩大,全身摇晃起来。沙
哑声音笑道:「哈!我是说大师兄厉工,你却以为是毕师兄,可笑呵可笑……

    蓬一声向後仰跌。

    一代凶魔,终血晒长街。

    碧空晴喃喃道:「血手厉工,难道他还未死。」脸上闪过一片阴云,甚麽人物能令他也
感到惊惧呢?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