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 决战之前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 决战之前


    七月十一日。

    决战的日子逐渐迫近。

    各大势力都派出人手,找寻传鹰,但都是徒劳无功,连碧空晴也不知躲在那一个角落裹
去。

    决战的消息,从水道、陆路等不同的形式扩散出去,使这一战成了天下人关心的头等大
事。

    一般来说都认为蒙赤行赢面高出很多。

    战果更成了市井间赌博的对象。

    七月十二日。

    多云。

    蒙军开始进驻镇远大街,登记居民的户籍,设置关卡,严防有人布下陷阱。

    近卫兵团更从大都运来五十只犬,准备到时作清场之用。

    很多居民怕事的,巳提早搬往亲朋戚友处暂住。

    这类举动有连锁的反应。

    在十二日傍晚前,居住於镇远大道的居民,迁走的超过了八成,弄至十室九空。

    未迁出的,亦不敢出来走动,氧氛异常紧张。

    武林人物,甚或闲杂人等,因为怕了被蒙兵盘查,也打消了入内闯荡的念头。

    整条大道。

    了无生气。

    七月十叁日。

    密云不雨。

    最後一家人,在黄昏时分离开镇远大道的家居,迁往朋友家裹。

    末日好像提早来到这条大街上。

    超过四万的蒙古兵队,被调来轮班负责整个区域的巡务,将大道封锁起来。

    平日车水马龙的长街,顿成鬼域。

    附近的制高点,都由蒙人箭手把守,任何试图闯入该匾的人均会遭受被射杀的命运。

    爱传鹰或恨传鹰的,想帮助他又或想置他於死地的,都一律被拒於这范围之外。

    七月十五日的午时。

    天下只有两个人可以进入镇远大街。

    那就是蒙古第一高手蒙赤行。

    和如彗星般崛起的汉人高手传鹰。

    七月十四日。

    微雨。

    镇远大道。

    宛如在深海的至低处,传鹰的意识慢慢从无限的深度,浮上水面来。

    水面上就是所谓的现实世界。

    传鹰从深沉的睡眠中,醒转过来。

    他的感官立时展开迅速的活动。

    首先他的听觉告诉他,周围是出奇的平静,和十天前他进入这深沉的睡眠前,那嘈吵热
闹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传鹰依然保持横卧的姿势,开始进行自我检查的工作。

    出乎他意料之外,他竟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

    经过了这十日来的睡眠,他并没有丝毫久睡後那种昏沉,反而每一个毛孔都在欢呼,脑
筋转动灵快,功力更见精进。

    传鹰暗忖,战神图录四十九幅石刻,果然每一幅都有惊人的作用。自己虽然十日未进粒
米,水不沾唇,却不觉丝亳饥渴。

    他醒悟到自己成功地悟出人与大自然的关系,把身体转化成吸取宇宙无时无刻不存在的
能量的媒介,从而达到古人所说「夺天地之精华」的境地。

    他再不需要从食物水分得到营养供应,天地的精气,已足够有馀。这时传鹰快将到达了
古人传说中「辟谷」的层次,虽然仍未能乘云气,御飞龙,但比之餐风饮露的逍遥,又胜一
筹。

    一股前所未有的喜悦,涌上心头。

    目下虽是置身於一间大户大家放置废物的阁楼内,在他的眼裹,却是胜比皇宫别院。

    每样东西都出奇地美丽。

    在窗外透进的阳光下,一切事物都光辉闪闪。

    墙角密布的蜘蛛网,地板上的残破家具,其存在本身,巳隐含至理,带有某一种超越物
质的深义。

    传鹰环顾四周,看到了平时完全忽略了的事物。

    经过了战神图录心法的十日潜修,他的意识和感官,起了惊人的变化,就好像一条长住
深海之下的小鱼,第一次浮上水面,接触到水而上那奇异美丽和动人的世界。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路,在步声之中,还夹杂着一种极轾微的声音,都逃不出传
鹰听觉的警戒网。

    传鹰心中一动,心忖那轻微的足声,必是犬只踏地的声音。这时步声愈来愈大,朝自己
的方向迫来。

    他急忙运功收起全身热力,封闭毛管,阻止体气外。

    人犬在楼下梭巡了一会,然後离开。

    传鹰连犬儿灵敏胜人的触觉,都被他瞒过,即管这个搜索计划的设计者卓和,也始料不
及。

    难怪各方面搜寻传鹰的努力,均告失败。

    他其实一直潜伏在镇远大道一户人家废弃了的阁楼内。

    他十日修行,既不需要一般人家日常饮食起居,自然如在人间消失了那样哩。

    这时已是午时,离明天的决斗,刚好是十二个时辰。

    传鹰盘膝坐起,眼光四围巡视,见到墙角有件酸枝木的大灯台柱,通体紫红,木质紧实
之极,灯台的柱身粗大,长有五尺,传鹰大喜,拿到手中一掂,十分沉重。

    传鹰脑海灵光一现,拔出背上自己名震天下的厚背长刀,仔细打量灯台的柱体,如此好
一会儿後,开始批削起来。

    他的精神和刃锋,结成一体。

    每一落刃的角度、轾重、快慢,无不极为讲究,直接影响到他的要求。

    这便如一个写画的大师,意到笔到,始能成其无上的作品。何时停,何时止,则乃属天
然之事,时至自知。

    他的现在,他的世界,只腾下手上这条不断因自己落刀而变化的木棍,他迈进创作的狂
热天地裹。

    与高典静的爱恨交缠。

    祁碧芍和自己的分歧和矛盾。

    思汉飞那未完成的决斗。

    田过客为救自己而身亡。

    碧空晴豪情仗义。

    祝夫人雨夜热恋...

    还有,就是那即将来临,

    与蒙古第一高手蒙赤行的决斗。

    这一切一切,都不属於「现在」这一刻。

    都是无关痛痒,不须一顾。

    传鹰进入了彻底「忘我」的精神境界。

    天地只剩下刀锋和木柱。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