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四章 牛刀小试(下)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四章 牛刀小试(下)


  龙鹰暗松一口气,知暂时避过另一次的刺杀危机,全赖这批刑捕大爷及时赶到。往来人瞧去,此君三十来岁的年纪,脸相豪猛、蓄须,眼似铜铃,比龙鹰矮上两、三寸,可是有条粗脖子,肩平背厚,令上身呈方状,步伐稳重,显然下盘落过一番苦工。

  令羽与他颇稔熟,为他介绍道:“我们神都鼎鼎大名刑捕房总巡捕陆石夫大哥,也是我的老乡。”

  陆石夫客气施礼。

  龙鹰讶道:“在神都你倒有很多同乡。”陆石夫微笑道:“圣上仍是皇后时,不但一手打破高门大阀袭断朝廷要职的局面,还大改朝廷用人偏重地域性的作风,我们关东江左的寒门子弟首先受惠,第十四章牛刀小试(下)大批入仕朝廷。对圣上的恩宠,我们肝脑涂地不足以报。”

  龙鹰识见过人,明白过来,要知大唐开国时的功臣,大多为旧隋的统治阶级,李阙正是其中表表者,具有浓重的门阀性和地域性。武曌要建立自己的班底,必须往外求之,陆石夫和令羽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得武曌起用,而只有这个新兴的统治阶级,方会尽忠于她。对武曌治国的手腕,顿然有新的领悟。

  令羽从怀里掏出以白布包裹、从打斗现场捡起的毒针,送到陆石夫手上,道:“这是装在小佛爷鞋头的物证。”

  陆石夫把针置于鼻下,嗅索片刻,闭上眼睛。

  令羽乘机向龙鹰道:“在神都混的没人敢不给陆大哥面子。”陆石夫把毒针小心翼翼包好,纳入腰囊,道:“我曾破过一起类似的毒案,此毒名为“男儿恨”不会致命,却可使人食欲不振,最厉害是在一段时间内失去**。张氏兄弟真阴损,摆明是针对鹰爷。”龙鹰早凭魔种的灵锐猜得大概,不以为意,反对他也称自己为鹰爷大感讶异,忙问其故。

  令羽第十四章牛刀小试(下)代答道:“圣上重视名分,虽公告鹰爷为国宾,又定位为隐世高士,但对名号出身只字不提,弄得司礼监方面大感头痛,只好请教最清楚圣意的胖公公,鹰爷的称呼是他拍板的。时候差不多哩!我还要送鹰爷到御书房去。”抵达码头,无鹰面对另一危机。

  嗅到的香气属huā间美女,刚才她该是试图行刺自己,因被他加速横过车马道的行动弄砸,兼之大批刑捕赶至,令她不得不改变计划,而最佳的刺杀位置莫过于返上阳宫的河途上。龙鹰是左右为难,既要让她安然脱身,又不愿她伤半个御卫。

  经过近日逢关过关般应付挑战,加上魔种的灵异,随机应变的本领工多艺熟,眉头一皱,计上心头,趁其他人去取泊艇的空档,向令羽道:“让我来划…艇,好一尝洛河划艇的情趣。”

  令羽道:“如让司礼的人看到由你划艇送小将回奔,绝不会饶过小

  将。”龙鹰早拟好说词,微笑道:“那更容易解决,让我独划一艇,司礼还有什么话好兢的?”

  令羽无奈答应。如果他不是清楚龙鹰的实力,杀了他都不敢离龙鹰半步。

  龙鹰立在船尾,迎风摇橹,心中百感交集。

  从魔门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卒,且是邪帝杜傲练功的活炉鼎,变成现在神都举足轻重的人物,到此刻仍有不〖真〗实的感觉。

  短短的两天,危机一波一波的出现,令他无暇定下神来思索自己的处境,未来更是一片迷蒙。

  他可以活得痛快风光,他也可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耗子,那种感受确是只有自己能体会,怎么解释仍不会被明白。唯一吐苦水的对象是胖公公。

  很多事情有胡里胡涂的感觉。但有一件事是清楚明确的,就是不论在什么情况下,完全绝对不可以和武曌欢好,不单因顾忌她的姹女**,更是尊严的问题,那将使他等同武曌另一个内供奉,成为她众多男妃的其中之一。试问向雨田在他同样情况下会怎么办?

  其他女性可免则免,虽可视作逢场作庆,但她们始终不是妓女,自己知自己事,一旦发生**关系,又或怀下他的孩子,他是没法始乱终弃的。

  只有太平公主例外,因为不用担心她。

  想到这里,警兆终现。

  此时离上阳宫外的码头尚有超过一里的距离,洛河船只往来频繁,骤眼看去,船来舟往,察觉不到任何可疑的艇子,不过以huā间女的高明,艇子又容易借其他船只掩护,换过其他人,怕要到她发难才醒觉,但怎难得倒正向成魔迈进、心中有数的龙鹰。

  huā间美女可非对他全无威胁的小佛爷等人,动辄可再杀死他一次,而今回他将直赴地府黄泉,没法掉头折返,因为她杀的包括了尚未大成的魔种在内。

  整段洛水尽收心底里。

  令羽在后面的快艇上,前后两艇的“自家兄弟”一无所感,茫然不知堪称当世最顶尖级的美丽刺客正虎视眈眈,可在任何一刻发动。

  倏地龙鹰把船桨从洛河清澈可见游鱼的水里抽拔而起,先高举过头,挥转一圈,而在橹桨离水的一刻,一个贯满惊人气劲的竹笠,从驶经的一艘货船上,带着尖锐的呼啸声,风车般急转着朝他艇子中间的位置斜割而至,如给挚中,保证艇子中分而断,其冲击力可将龙鹰抛掷河水,须在水底与huā间美女见个真章。

  龙鹰抢前一步,挥桨疾扫,于竹笠离船不到五尺的上方,命中竹笠。

  “砰!”气劲交击,发出闷雷般的响音,竹笠破成漫天碎屑,船桨寸寸碎裂,龙鹰两条手臂酸麻,被对方余劲透脉沿手攻入,身不由己往后挫跌,只好顺势坐到船尾处“哗”的一声喷出小口鲜血。

  事情发生得太快,只是眨眼的工夫。前方两艇的令羽和一众御卫,纷纷吆喝弹起,祭出兵刃,一个快速至只像个影子的优美身形,劲箭般从货船边缘处往龙鹰投射,一时间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龙鹰和刺客单对单的正面对决。

  龙鹰心呼果然厉害,自己的魔功逊对方至少两、三筹,刚才竹笠和船桨的交锋,大家都是全力以赴,不过比起当夜自己的不堪一击,现今的自己已非吴下阿蒙。

  不能力敌,只有智取。

  〖体〗内魔功运转一周,微不足道的内腑伤势立告痊愈,神奇至令人难以相信,同时魔劲从脚底涌泉穴直送入艇底,就在huā间美女离他尚有半丈的距离处,艇子往横疾移逾丈,激起右方艇边漫空水huā。

  huā间美女的装束又与那天有异,装扮如普通渔民,以纵横交错的靛彩掩去huā容,体态身段曼妙至超乎言语可以形容,若依她此刻的取势,会笔直插入河水去。

  蓦地她娇喝一声,竟凌空换转真气,硬煞势子,稍往上腾,来个空翻。

  令羽反应最快,抖手掷出长剑,朝仍在翻动的美女〖激〗射,取的位置是她不盈一握的小蛮腰。

  岂知huā间美女娇躯收缩又伸展,像被个无形巨锤敲打的钉子般,斜插而下,双足直蹬,目标是龙鹰艇子左舷,令羽的长剑险险在她上方掠过。

  龙鹰感觉到她的真劲并非集中到脚上,而是聚集在丹田处蓄势待发,如给她透脚吐劲,绝对可把艇子掀翻,那时他又要和huā间美女来个私下解决。

  换了对方不是huā间美女,这样的决战于此际会是他梦寐以求的催魔,纵然魔功及不上她,却可尽用魔种的特性与敌周旋,以弱敌强,死不去的话,稗益之大,实难以猜估。

  可恨此刻只有继续智取之策,皆因不能放手搏敌。

  龙鹰倒往左方艇边,上半身探往艇外,左手伸入水里,全力发动魔功,运劲一拨,一股粗如手臂的水柱离水斜冲,化为取自天然的暗器,射向双脚离艇只有三尺许的美女。

  他拿捏的角度和时间精准至分毫不差,就是当美女双脚撑中船舷前的刹那,水柱将击中她的小蛮腰。

  即使huā间美女身具不死印法绝学,可硬挨这记水暗器,亦肯定被水柱的气劲冲得抛往别处,被龙鹰瓦解她本一气呵成的刺杀行动。

  美女显然想不到龙鹰有此一着,气得娇叱一声,缩起双脚,然后再疾伸一足,踩在水柱柱头处,劲气爆响,美女斜斜往后腾起。

  众御卫终于找到另一次机会,纷纷掷出长剑暗器,朝美女射去。

  美女双目异彩涟涟,奇光剧盛,显是心中大恨,偏又没办法,再来个空翻,脚点最先抵达的长剑剑锋处,借力越过正要驶离的那一艘货船,投往二十丈开外,没入水里。

  到货船再不遮挡视线,洛水回复平静,只余下她遗弃的空艇,顺水往东漂去,仿如了无痕迹的一场春梦。

  众人仍是惊魂未定,令羽跃往龙鹰艇子,惶然同道:“鹰爷没事吧!”龙鹰微笑道:“早膳吃得这么多采多姿,怎会有事呢?最怕是副统领大人以后再不敢陪我离宫。”

  令羽失去说笑的心情,目光投往huā间美女消失处,喃喃道:“世间竟有如此可怕的武功。”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