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上帝之谜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上帝之谜           

    第二天早上,血印和凌渡宇及四名俾格米战士,起程前往红树隐居的山,那被俾格米人
称为日没之峰的地方。

    艾蓉仙被严格禁止随行,她虽然极不愿意,也无法可施。

    一行六人全速赶路。

    到了下午时分,他们进入日没之峰的山区,一片黑压压低陷下去的树林,在东北方十多
哩处,延绵五十多哩,便是凌渡宇今次千辛万苦要前往的目的地──黑妖林了。

    山势并不陡峭,所以虽然无路可循,依然不太难行,两个多小时,众人攀到山腰一个山
洞前。

    洞旁两边画满了壁画,右方放了一个犀牛皮做的大鼓,山穴里便是曾经服食上帝之媒不
死的伟大俾格米巫神──红树。

    血印和四名俾格米战士向著洞穴跪拜。

    凌渡宇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山洞内有著非常熟悉的某东西,偏又说不上来是甚么。他
今次求见红树,唯一目的是要向这知道黑妖林个中情形的人,查询入林的诀要。

    他也想活著把军火带出黑妖林。自然界有很多力量是人类不能想像的,尤其是世上最原
始的林区。

    血印这时站了起来,面容肃穆,缓缓走到大鼓旁,举起右掌,一连在鼓皮上拍了三下。

    咚!咚!咚!蹦声传遍整个山头。回音在四方响起,谷应山鸣。

    洞穴也响起低沉的回应。这是一个深入的洞穴。

    蹦声像在召唤远方黑妖林居住的精灵。

    血印和其他俾格米战士俯伏地上,凌渡宇甚至看到其中两名战士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也是心情紧张。

    红树已有十多年不见他的族人,今次会否为一个外人破例?他是否真如他所胡吹,是他
等了多年的人?

    时间一点一滴溜走。

    洞穴内没有动静。风声呼啸作响。

    太阳逐渐移下往西没的地平线,远方的黑妖林沐浴在太阳的余晖下,诡异无伦。

    时间不断过去,凌渡宇的心一直往下沉。

   

    太阳沉下大地,只剩一点余霞。

    天色转暗,那也是凌渡宇心情的写照,看来他只好靠自己的力量独闯黑妖林了。

    血印立起身来,同情地望看他这位老朋友,沉声道:“兄弟!我们走吧。”

    凌渡宇点点头,其他俾格米战士纷纷起立,准备回程。

    就在此刻,洞穴内响起一声深沉的叹息。

    凌渡宇大喜过望,几乎不敢相信耳朵,但一看他人的神情,又知道自己的听觉没有出问
题。

    十多年不问世事的异人红树,终于作出反应。

    血印和其他人跪伏地上。

    洞内传来第二声叹息。

    凌渡宇不由自主向洞穴走进去,里面一片漆黑。

    血印等不敢跟进。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凌渡宇发现一点微弱的光芒,在左方远处亮起。凌渡宇虽然带
有电筒,却不敢拿起来照明,也不敢戴上那红外光夜视镜,怕触犯了红树的禁忌。

    他小心翼翼,在纵横交错的穴道里,摸索往火光的源头。

    火光愈来愈明亮,山洞内的情形隐隐可见。洞穴愈往内走,愈是广阔,穴道斜斜往下伸
展,愈往下去,湿气愈重。他很难想像人类可以在这地方长年累月蛰居。

    当他再转入另一支道,眼前一亮,一盏点燃了的羊油灯,挂在洞壁上。

    灯下盘膝坐著一位俾格米老人,发须长及胸前,纠结一起。

    老人外形看来很老,偏是发须乌黑发亮,面色红润,不见一条皱纹,与他的年纪和外形
全不配合。便像一名二十岁的青年,化装成老人的模样。

    这难道就是红树,一个超越百岁的老人?

    老人闭目,不动如雕像。

    凌渡宇在他前缓缓坐下,耐心地守候。

    他想起少年时代,在庙内的地室,随密宗高僧学艺的情景。

    红树倏地张开双目,两道光芒射进凌渡宇心坎里。

    红树又再闭起双目。

    凌渡宇脑中一片空白,他从未见过眼神比眼前的老者更深邃、更光亮、更锐利。即管西
藏最有道行的高僧也远比不上他。

    红树再张目。

    这次他抬头望向洞穴凹凸不平的顶部,心神仿似飞越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凌渡宇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喉咙似乎给甚么东西卡看,发不出声音。

    “你来了!”声音低沉柔和,清楚嘹亮,说的是非洲的班固语。

    凌渡宇呆呆地点头,他在这充满神秘力量的老人前,已忘记了来此的目的。

    红树收回望向穴顶的目光,转向凌渡宇,面容不见丝毫波动,淡然道:“年青人!因何
来此!”

    凌渡宇蓦地省起此来的目的,问道:“我想请教黑妖林的事。”

    红树缓缓闭上双目。

    凌渡宇有一种想法,就是他平常所习惯了的节奏,那把时间分割乍时分秒的节奏,完全
不适用于眼前这老者身上。

    他是属于另一种节奏和频率。

    红树闭目道:“黑妖林是『神』的私产,若非深悉神的旨意,没有人可以深入后再走出
来。”

    凌渡宇心中气恼,暗忖又是这类迷信说法,怒道:“那你又凭甚么活著走出来,是否因
为你是神的奴隶?”他声音提高了不少,在洞穴内引起一下下逐渐远去的回音。

    红树默然不言,好一会才道:“正好相反,我是他的敌人,也是他唯一的人类敌人。”

    凌渡宇愕然,想不到引出这样一句说话。

    艾蓉仙在俾格米人的村庄中,闷极无聊,没有凌渡宇在身边,七彩缤纷的世界忽地失去
了颜色,一切是那样地灰暗。

    太阳落向西山,他们说凌渡宇今早出发前往的地方,正是太阳落下处,太阳西沉了,不
知他们抵步了没有。

    她缓缓向村外走去,出外狩猎的俾格米战士,抬著收获返回村内,野兔野猪,所得甚
丰。采摘野果的小孩和妇女,也陆续回来。

    这是夜入而归的时候。

    艾蓉仙一直走往村外,她摸摸怀中的曲尺,心里踏实了很多,她只不过想到附近一条清
溪旁坐坐吧,胜似闷在村子里,像奇禽异兽般被那些俾格米人围观。

    头上忽地传来轧轧的声响。

    艾蓉仙骇然仰望,十多架战斗直升机掠过树林的上空,向远处的俾格米村庄俯冲而去,
直升机射出一道又一道的白烟,把整个村庄吞噬在白雾里去。

    直升机以惊人的声势在村庄上盘旋,旋桨刮起的狂风把村中的棚舍吹得东倒西歪,很多
东西给卷上半空,形势混乱。

    在白雾中,隐隐见到俾格米人不断倒下,直升机还不断喷射这种使人晕倒的气体。

    艾蓉仙骇然大惊,敌人以压倒性的实力,一下子控制了整条村落。

    一架直升机向她的方向驶来,在搜索漏网之鱼,这时艾蓉仙想到唯一的事:就是逃走。

    红树又张开电芒闪现的双目,直射进茫然的凌渡宇眼内。

    凌渡宇自负才智,这时却一点也推想不出,这充满异力的老人,下一步的行动、下一句
的说话。

    红树望向穴顶,深沉地道:“生命的真相,惊怵可怖,终日向神膜拜的人类,有谁晓得
神的面目!”

    凌渡宇问道:“神的旨意是甚么?”既然要明白神的旨意,才能活著走出黑妖林,他这
个问题自是关键所在。

    红树答道:“一切从他而来,也从他而去。”

    他回答得很快,凌渡宇却完全把握不到,这答案和活著走出黑妖林有任何关系。难道这
次谒见红树,要无功而返?

    红树道:“年青人,我知道你心内每一个念头,知道你要在黑妖林找寻失去的东西,从
你一踏足草原开始,我便知道。”

    凌渡宇骇然望向红树,迎上那对精灵深邃的眼神。

    他心神狂震。

    他又接触到那股生命的力量。

    第一次是在草原的机舱内,当他在原始大森林的边缘,度过第一夜。

    第二次是在森林内。

    第三次是在遇上那上帝之媒的奇怪植物。

    第四次是当血印以占卜决定是否让他来见红树时。

    这是第五次。

    却比任何一次强烈。因为他现在是直接感触到那灵觉的来源,通过红树深至无限的双
眸,接触到那生命的汪洋。

    靶觉来得快,消失也快。

    红树闭起双目。

    凌渡宇俯伏地上,全身冷汗。

    红树的声音响起,自言自语地道:“我们这宇宙出现之时,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同时
诞生。他不知自己从何而来,也不知应往何去?他感知的范围无始无终,能延伸至宇宙无尽
的深处,也能贯通其他时空的异域、其他的宇宙。”

    凌渡宇听到自己软弱地问道:“这和黑妖林有甚么关系?”

    红树沉默了一会,才道:“黑妖林是他的私产、人类的禁地。”

    凌渡宇大惑不解,即管真有这“神”、这“上帝”的存在,难道他也要像人类那样、到
地为界、霸占土地?可是为了进入黑妖林,他却不能不听红树说下去。

    红树道:“他在这宇宙内以超越光速千百倍的速度旅行,探索每一个星球、搜寻其他类
似他的『生命』和『力量』。”

    凌渡宇想起中国老子《道德经》所载的:“有物浑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
改,运行而不殆……”不正是红树所说及这“他”的写照?

    红树续道:“在以千亿年计的某一久远年代,他厌倦了永无止境的旅行。于是,他选了
虚空中一个平凡的星体,作为他『驻脚』的地方。”

    凌渡宇问道:“难道他住进黑妖林内去了?”假设真是这样,他休想把军火找回来,但
红树既然是他的敌人,又怎能活著走出来,且至目前也是安然无恙,甚至获得了奇异的力
量?这种完全超乎想像的事情,红树怎能一清二楚、娓娓道来?

    实在太多疑团了。

    红树首次露出一丝笑意,像在为凌渡宇的无知失笑。

    红树道:“你这样说,因为你仍把他当作一个『人』来看待。其实他只是一股无形但有
灵觉的生命,他选中了一个星体来居住,并不像我们那样建屋居住,而是他的力量与星体的
每一个分子、每粒泥土结合。每一个分子也吸藏了他的力量和生命,再也难分彼此。”

    凌渡宇道:“这星体是否我们的地球?”

    红树点头道:“正是!于是地球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产生了生命的火花。他是生命
的汪洋,一点一滴均可引发其他生命形式,于是地球成为了虚空中与众不同的地方,那是
『生命的所在地』。”

    凌渡宇软弱地问道:“那是否他创造了我们?”

    红树首次流露出非常人性化的无助表情,嘿然道:“『创造』这个字眼,并不存在他的
思域内。当他独自在宇宙内旅行时,他是完整的一个整体,但当他与地球的物质、构成地球
的分子结合后,产生了连他也不能预想的变化:由他原本无形的生命,化出有形的生命;由
整体的单一生命,化作各式各样的生命形式。这是无形和有形的结合,灵魂和肉体的结合。
那亦是地球上每一种生命的基本形式。”

    凌渡宇想起《圣经》所说的:有位无始无终、无形无像的纯神,仿照他自己创造了人类
的灵魂,用泥土制造了人类的肉身。

    凌渡宇道:“姑勿论他是否有意识地创造了我们,我们总是由他而来,你又怎能成为他
的敌人?”他其实想说你怎够得上资格当他的敌人,不过这似乎有点不敬。

    红树喟然道:“他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本质,就是无休止地追求变化和发展,他通过『赐
予生命』,衍化出地球上的生命,每一个生命的变化和发展,都是他的变化和发展,都令他
喜悦。当有形的部分死亡后,无形的部分便重归他的『身体』内,再次成为他的一部分。通
过这生灭变化,他不断茁长变化。”

    凌渡宇很想否定红树的说法,搜索枯肠,却找不到能驳斥他的论点。

    先说他追求变化的本质,其实贪新忘旧,也正是人类的本质,反映著人类和他在本质上
的共通性。

    《圣经》上所说:人死后灵魂归于天父,是否就是这么一回事?死亡是否代表生物的生
命是小水滴,重归于“他这生命的汪洋”?

    凌渡宇追问道:“那你又怎会成为他的敌人?”他对这问题锲而不舍,因为进入黑妖
林,是他此行的首要目的。

    红树话锋一转道:“在人类这高智能的生命形式出现前,地球上存在了一种更强有力的
生命力。他们通过了月亮,学懂了吸取宇宙的能量,达到肉身不死的境界,变成独立的生
命,使他不能通过死亡,把『赐与』的能量收回来,造成他不可弥补的损失。他于是展开反
击,把他们深埋在地底下,阻断了他们吸取月能,要置他们于死地。”

    凌渡宇完全不能招架,大口地喘起气来。

    红树说的正是“月魔”,那深埋地下的上古邪异生物,《圣经》记载的撒旦。

    相传撒旦犯上与上帝媲美的毛病,于是给打下地狱。

    撒旦是不折不扣的叛徒,不甘于臣服在生与死的循环里,要求别树旗帜,独立和自由,
享受自己的生命形式。

    月魔原来只是失败的可怜虫。

    人呢?

    人比之撒旦大大不如,终日沉迷世相。

    佛祖常言人皆有佛性,“佛”是觉悟的意思。

    佛性源自那生命的汪洋。

    水点虽小,却拥有水的全部特质。

    就是这佛性、这点无形的生命力、人的灵魂,成为人类超脱生死的本钱。

    凌渡宇忽地想起一个问题,张大了口,惊骇道:“你……”指著红树,不能成声。

    红树眼中异芒暴闪道:“你终于想到答案了。我也领悟到不死之道,不过并不像魔鬼般
去吸取月能,而是通过植物,吸取到能量、宇宙的精华,所以我也像魔鬼一样,成为他的死
敌。那实在要拜上帝之媒所赐。”

    太多问题横亘在凌渡宇的胸臆间,以至他思想混乱,哑口无言。他心中狂叫,这一切都
不是真的。

    红树眼中射出同情的神色。

    良久,凌渡宇低声道:“你怎能知道这一切?”

    这是最骨节眼的问题,假若红树回答不当,凌渡宇便可否定这一切为红树个人富有想像
力的幻想。

    红树闭上眼,缓慢地道:“没有人可以舒服地接受这个事实,正如没有人肯全盘接受命
运的存在。一日不能超脱生死,一日不能离开命运的操纵。”

    这并不是答案。

    凌渡宇道:“你怎能知道?”

    红树道:“你不会明白的,但你很快便有明白的机会。话至此已尽,你走吧!”

    凌渡宇霍地站起来,振声道:“我不相信你说的一切。”

    红树道:“那对事实并没有丝毫影响。人并不能通过听别人的说话学晓真理。真理是由
实践的经验而来。”

    凌渡宇不知为了甚么,胸中燃起一股恼火,也不知是红树教训的语气令他感到屈辱,还
是乍闻红树这番说话,在极度颓唐沮丧下歇斯底里的激动。

    试想假设红树揭露的确是真相,那一切人类歌颂的事物有何意义?他千辛万苦、出生入
死去寻回军火,与各地暴政的激烈斗争,何苦来由?

    便像有人赐与你一笔金钱,你以之创业兴家,娶妻生子,忽然那恩人把你苦苦经营的家
当抄了,将你的妻儿全部没收,使他的身家更丰厚,你的感觉会是怎样?

    这一切都不会是真的!

    他并不怀疑红树在说谎、在欺骗他。这老人的诚恳是不容置疑的,何况也没有骗他的动
机。这定是红树服食了上帝之媒后,产生了可怖的幻觉,加上他本人的偏见,所以想出了这
套似乎能自圆其说的荒谬构想。

    凌渡宇沉声道:“看来上帝之媒虽然使你能窥探植物的灵觉,甚至使你掌握了青春的秘
密,亦使你的神经陷于错乱的境地。”

    红树并不动气,淡淡一笑道:“你为甚么不亲自去体验上帝之媒的滋味?”

    凌渡宇几乎是叫出来道:“不!绝不!我一定不去试那鬼东西!”他也不知自己为甚么
这样激动。

    红树闭上双目、深沉地一声长叹。

    他的态度惹来凌渡宇没来由的反感,凌渡宇双手握拳,大步走近红树,声嘶力竭叫道:
“就算你所说的是真的,重归于他怎知又不是更好的安排?怎知不是另一种的恩典?”这是
他对红树所说的话,所能推出的最佳结论。这一著应击在红树的要害上。

    红树睁开双目,内中藏著深沉的悲哀和无奈,他凝视著眼前紧握拳头、满脸涨红的凌渡
宇,缓缓道:“你说得对。我们怎知道?”

    凌渡宇像给人在胸前痛击一拳,踉跄向后退去,直至背脊撞上洞壁,才颓然坐倒。

    是的,我们怎知道重归上帝后是甚么光景?

    这类信念是永不能被百分之一百地证实的。

    就像你说你相信命运,你敢否以身试法?

    最虔诚笃信死后升上天堂的教徒,还不是为亲友的死亡哭泣、为自己的死亡感到恐惧?

    凌渡宇很了解红树的意思。

    他再次毅然站起身来,高呼道:“我不信!我不信!你既然是他的敌人,他为何不像踏
毙一只蚂蚁般干掉你?你又怎能知道他的旨意?”

    他的声音在洞穴内惹起一下又一下闷雷般的回音。

    回音逐渐消去。

    红树神情古井不波,沉凝地道:“时间到来时,你会知道。”

    凌渡宇愤然道:“我绝不服食那上帝之媒的剧毒汁液,我不想神经错乱,我只要知道进
入黑妖林的方法。”他重申他最想知悉的事。

    红树是唯一活著走出来的人。

    红树眼中射出凌厉的光芒,发须无风自动,像是全身充上庞大的电能。

    凌渡宇怵然大惊,红树这模样极为可怕。

    他又感触到那生命的汪洋。

    红树闭上双目。

    那感觉倏地消去。

    红树道:“你走吧!”

    一种被轻视的感觉狂涌心头,凌渡宇闷哼一声,往来路断然走去。

    洞穴口透出日光。

    不经不觉,他在洞穴内耗上了一个晚上。对于黑妖林,仍是一无所知。

    马非少将和一众手下,站在俾格米人村落的中心。

    四周满布忙碌工作的特击兵员,设置军事措施,直升机在远近盘旋,搜索漏网的敌人。

    这是南非最精锐的特别部队,总兵力达二千人,今次他是志在必得。他绝不能容许军火
落人凌渡宇手里,那将对他的国家做成很大的破坏。

    纳米比亚若得到军火,以其邻接南非的优越位置,无论在声势上和实际上,都能给予南
非的黑人最强而有力的援助。

    南非的总统下了命令,不惜一切阻止这种情形的出现。

    一位少校大步走至马非面前,立正见礼,肃容报告道:“少将!辈俘获五百六十名俾格
米人。凌渡宇、此村的血印巫长及四名俾格米人,昨天早上离此往黑妖林去了。至于随同凌
渡字的黑人女子,昨天黄昏我们进攻前有人见到她离开村落,看来还在附近。”

    马非少将面无表情。

    他身旁一位上校献计道:“凌渡宇他们是网内之鱼,我们分出部分兵力,一定可以手到
擒来。”

    马非少将冷笑数声,道:“干掉凌渡宇易如反掌,要取得军火却非易事。那批军火一日
不能取回,我们一天不能安枕。是吗?杰克上校?”

    杰克上校是这支特别部队的直接指挥,和这特务头子素来不和,闻言虽是连声应是,神
情不快。

    杰克上校的另一手下安臣少校接口道:“运载军火的飞机,会不会发生了爆炸?在那个
情形下,军火应该灰飞烟灭。”

    马非少将道:“那是我们最初的推想。可是根据两个原因,我们否定了那可能性。首先
飞机若在万尺以上的高空爆炸,碎片残骸将会散落在广阔的地区上,可是我们事后的搜索队
伍却达一块碎片也找不到。”

    杰克上校等都静心聆听,他们的特种部队还是刚接到这个任务,对事情的始末并不清
楚。

    马非少将道:“当时附近有一个刚果来的森林考察团在进行勘察,他们听不到任何高空
爆炸的声音,所以飞机在空中爆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众人疑团重重。

    马非的副官夏加文补充道:“我们的搜查非常彻底,除了那黑妖林。该处有种奇怪的磁
力,使我们直升机上的金属探测器完全失去正常,无法进行测探。”

    安臣少校奇道:“那为甚么不直接派人进行查探?”

    夏加文解释道:“那黑妖林是整个刚果盆地最低洼的地方,也是树林最密的原始地带,
即管俾格米人也不敢入内,密林的区域又广阔,方圆足有五十哩,我们费了半天功夫,才进
入了约百多码的距离,已弄伤了几个人,兼且所有通讯器在百码外便失去作用,所以不得不
放弃这企图。”

    杰克上校傲然道:“我手下尽是最精锐的部队,曾受过严格的森林训练,或者我们可以
再试一次。”

    马非少将不悦地闷哼一声,他绝不高兴杰克这种态度,断然道:“上校!这表示你对黑
妖林一无所知。黑妖林有种奇怪的磁力,令所有指示方向的仪器失去效用,所以入林的人肯
定会迷路。在那样的情形下,能活著走出来,已是上上大吉,遑论要去找一架飞机了。”

    众人一齐默然,他们开始明白为何这事令权倾南非、拥有庞大物力人力的马非少将也束
手无策,要将希望寄在凌渡宇身上。

    夏加文道:“装军火的货柜装了自动毁灭装置,非是懂得开启密码的人,休想安全把军
火取出来。叛逆们也非常小心,只有最高领导人那代号『高山鹰』的人才知道开启密码。不
过我们送了他一份厚礼,使他只懂躺在病床上,在死亡的边缘挣扎。”

    众人一齐狰狞狂笑起来,与他们作对的人,怎能让他有好的下场?

    夏加文冷笑道:“不过我们也迟了一步,『高山鹰』在遇刺前,应已把密码告诉了凌渡
宇,此人福大命大,居然三番四次避过我们的手段……”

    马非少将截入道:“由这刻开始,幸运将与他无缘。但却绝不要小觑他,这人在非洲很
有办法,当年玛亚族人倾巢而出,横加追杀,仍然无奈他何。当今之计,莫如先让他找到军
火,再从他手上强抢过来。以我们的实力,任他胁生双翼,亦难以逃出我的掌心。”

    夏加文补上一句,谄媚地道:“何况我们还有他五百多名好兄弟。”

    众人附和大笑起来。

    马非少将面无表情,他心中还有另一个计画,一个更阴险毒辣的阴谋。

    艾蓉仙在密林中死命狂奔,力尽筋疲,唯一支持她的力量,就是要见凌渡宇。

    她依稀记起凌渡宇曾说过,红树隐居的地方被称为“日没之峰”所以她现在拚命西行。

    她一定要见到凌渡宇。

    和他一起,就算死也是快乐。

    她从未试过这样深爱著一个人。

    这个念头还未完,脚上不知踢上甚么东西,一咬跌倒地上,一跌下便没有力再爬起来。

    浑身的疼痛,使地想哭出声来。

    耳中忽地传来人声和脚步声,杂著军犬的吠声。

    她吓得浑身发麻,硬是爬起来,一仆一跌向前走去,心中充斥著绝望和恐惧,她不敢想
像落入敌手的情形。

    一切像个梦魇。

    敌人的追踪声忽远忽近,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接近。

    艾蓉仙不顾一切在林中穿行,当穿出了一个丛林后,眼前现出一条溪流,她正在犹豫可
否先喝点水,一个粗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小姐,不要动!”

    艾蓉仙全身冰冻,血液凝固起来。这一番逃走的努力,尽岸东流。

    背后的男子道:“现在转过身来。”

    艾蓉仙慢慢转身。

    一个南非军士,持著自动步枪,枪嘴指向她的俏面。

    事到临头,她反而平静下来。

    那军士一对贼眼在她健美的身材上下巡梭,一边喝道:“手放在头上!”

    艾蓉仙正要举起双手,忽地发现那军士面容古怪,张大口“咯!咯!”作响。她还未想
清楚那是甚么一回事,军士向前仆下,背上现出一滩血迹。

    一个蓄著金短发的精壮白人男子,手中拿著装有灭音器的手枪,在军士后的树转了出
来。

    艾蓉仙骇然不知所措。

    男子道:“不用惊慌!我叫西森,是凌渡宇的朋友。”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