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路转峰回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路转峰回           
   

    人质逐一离开机舱。

    现在只剩下二十多名运动员、两名机师、凌渡宇和八名劫机者。

    当然,还有那披纱女子。

    她站在机舱的前端,苗条的身躯里在宽大的阿拉伯袍服里,俏面藏于薄纱。

    万众一心等待默金大驾降临。

    虽然她一动不动,可是凌渡宇却从她轻轻波动知道她呼吸在加速。

    一直以来,她显示出无与伦比的沉着和冷静。

    这一刻的紧张,是否因为是最关键的时刻还是因为即将见到这默金先生?

    他们间是什么关系?

    为何要杀人迫默金过来。

    默金为何不愿被营救?

    这一大串问题,使凌渡宇的头也大了几倍。

    舷梯声响。

    有人缓步走上来。

    所有人的眼光齐集在舱口处。

    一个高大的阿拉伯人慢慢地步人舱内。

    他的面满是皱纹,看来最少有八十多岁,身材瘦长,步伐依然硬朗。皮肤比一般阿拉伯
人更深黑,可能带点黑人血统。

    矮汉喝道:“举起手!”

    老者听而不闻转往阿拉伯女子的方向,眼中露出非常奇怪的表情,缓缓道:“是你
吗?”

    女子轻应道:“是我!怎会不是我。”跟着叹了一口气:“这是何苦来由·”

    除了默金和劫机者外,众人都是莫名其妙。

    没有人能明白他们间的对话。

   

    默金不能置信地摇头,道:“让我看你一眼,可以吗?”

    女子静默了四秒钟,伸出纤美的玉手,解下了脸纱。

    那是不属于人间的清丽,而是仙界的女神。

    凌渡宇、默金,甚至劫机者众人,都没法把目光从她俏脸移开,如醉如痴。

    女子掩上脸纱。

    惊叹声在舱内此起彼落。

    默金叹道:“真教人难以相信,你变得这样美丽快乐吗?玛仙?”

    凌渡宇心宁中奇怪,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以前她不是这样子的吗?

    玛仙转过身去,冷冷道:“搜身后把他押在一角,通知古巴政府,要清除机场所有障碍
物,我们放最后一批人。只留下两个机师."劫机者领命而行。

    令人焦虑的等待。

    在长时期的冒险生涯中,他从未曾试过像这眼下的进退维谷,不知所措。

    还有最头痛的,就是站在他背后那凶悍的矮子德马。

    他察探到德马的杀气和敌意。

    “轮到你了!”

    手持自动步枪的其中一名劫机者,挥动枪嘴向他示意,命他步下舷梯。

    凌渡宇谨慎地踏出两步,来到舷梯顶端的平台。

    “卡嚓”。

    背后传来枪嘴上膛的声音。

    凌渡宇立时想起德马的大口径手枪和给他枪杀的那老人血肉模糊的脸。

    他脑中迅速定下对策。

    唯一机会,就是靠他敏捷的身手,翻到舷梯底下。

    那是避开德马准确如神的枪法的唯一福地。

    “走下去!”

    劫机者不耐烦地发出指令。

    凌渡宇环视四周。

    最后一个运动员,身朝二百米外一群全副武装的古巴特警走去。

    凌渡宇全身一震。

    全副武装的特警里,有两个身穿便装的大汉。其中一个面目阴森、矮壮强横、四十多岁
的男子正是古巴的情报局长,威震国际的恶人,他的死敌尼均上校。也是他在这个时刻,最
不想遇上的人。

    尼均同样全身一震,拿起望远镜朝着他望去。

    凌渡宇可以想像老虎见到不请自来的羊儿那种欣喜若狂。

    “滚下去!”

    凌渡宇苦笑一下。。

    他应该如何抉择:被背后的德马枪杀,抑或落在尼均魔爪里受尽极刑。

    一股冷意从脊背升起,他忽然想到矮子德马并不会一枪结果他那样便宜。

    凌渡宇在他同党面前空手制服了他,令他威信尽失,他会射伤凌渡宇的四肢,使他求生
不得,求死不能。

    这也是矮汉德马舍自动步枪而用手枪的理由。

    这些念头电光火石般在凌渡宇脑海掠过,使他决定了跟着来的行动。

    君子不吃眼前亏。

    他缓缓举起左脚,向下一级踏去。

    全身的力量凝聚在右脚,当左脚尚未落地的一刹那他将会利用右脚蹬之力,整个人弹
起,翻下舷梯。

    左脚向下踏去。

    身体微弓。

    这下弹跳翻腾,将全以腰力带动。

    在这千钩一发的刹那。

    “轰!轰!”

    机头驾驶室处传来两声闷响。

    尼均方面的人蹲了下来,举起机枪。

    凌渡宇迅速回头。

    只见舱门内的劫机者露出紧张的神色,扭头望向机头的方向。

    凌渡宇暗叫天助我也。

    他快速地向后猛退,闪电般来到两劫机者中间,两肘猛撞两人的肋骨。

    两名大汉侧跌两旁,他一手捞着其中一人手持的冲锋枪,待要奋力夺过,岂知对方非常
了得,虽在剧痛中,仍一口咬着系在颈项的枪带,一时争持不下。

    凌渡宇暗叫糟糕。

    一技冰冷的枪指着他的背脊。

    德马冰冷的声音喝道:“停止!举起手来!”

    凌渡宇暗叹一声,无奈举高双手。

    德马沉声道:“小子!你死期到了。”

    凌渡宇心中一凛,这样失败,确教人心有不甘。

    他感到死神的降临和它的狞笑声。

    “住手!”

    德马喝道:“为什么?我一定要干掉他。”

    女声道:“德马,你已杀了两个人,还不够吗,让他转过身来。里奥!是他吗?”

    凌渡宇缓缓转身。

    玛仙垂着脸纱,盈盈卓立。

    她身旁叫里奥的大汉指着他道:“就是他!他说会驾飞机的。”

    凌渡宇呆了一呆,记起刚才曾告诉这个大个子自己是驾飞机的能手。

    玛仙冷冷道:“你说的是否真的?”

    凌渡宇耸耸肩胛道:“真神阿拉在上,我是从不说谎的。”

    矮汉德马怒喝道:“异教骗子,没有资格提阿拉的神圣名宇。”

    玛仙不理矮汉,道:。‘现在是证明你说话的时候,记着!说谎的代价是很大的。”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

    两名正副机师的尸体被拖出舱外。

    他们身旁有两柄手枪。

    劫机者当然不会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但凌渡宇已估到两名机师受过反恐怖分子的训
练,驾驶位上藏有自卫手枪发难时惨被枪杀。

    驾驶室内传来指挥塔惊怒的叫声道:“驾驶员,立即回话!立即回话!停下飞机。你们
是不会成功的。”

    几枝枪管立时对着凌渡宇的背部。

    矮子德马一把失掉了传声器,喝道:“快点!否则杀了你。”

    凌渡宇暗忖即管你不说,他也会不惜一切使飞机起飞,想不到敌我双方逃走之心都是那
样迫切,世事出入意表者,莫此为甚。

    警卫车的号角震天响起,从机后的两旁追来。

    “快,他们追来了。”

    最少十多辆车,在机后箭矢般冲来。

    凌渡宇有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这些追踪者只是冲着他而来,与劫机者无关,因为古巴似
乎很乐意把默金交出来。

    跑道上出现激烈竞逐。

    凌渡宇一边调较机翼,一边将速度提升至极限,他要缩短起飞的时间,以免给对方赶到
前面,变成路障。

    两辆装甲车赶了上来,和飞机并排而行,逐渐超前。

    德马狂叫道:“起飞!起飞!”

    玛仙冰冷镇定的声音插入道:“闭嘴!”

    凌渡宇既欣赏又惊心,这玛仙在此等危急关头,仍是冰雪般冷然处之,教人难以相信,
尤其是她顶多只是二十来岁吧!

    凌渡宇一咬牙,启动飞机。

    飞机升离跑道,斜斜向上提起。

    “轰。。”

    驾驶舱左边的机身立时露出一排弹孔,一名劫机大汉惨叫一声,滚倒在地上,鲜血染红
了地毯。

    气流从弹孔漏出去,压力减低,整架飞机向右一侧一降。

    凌渡宇狂喝道:“堵住弹孔。”

    几名大汉这回倒真听话,扑了过去,用手死按着那排弹孔。

    凌渡宇增加机翼的浮力,飞机强烈颤动了几下,终于回复上升的势子。

    跑道远远给抛在下方。

    凌渡宇估计发射的人十成九是尼均,只有那种深仇大恨,才会在两名机师存亡未卜下,
甘冒不讳,痛下毒手。但他心中更奇怪是这一排枪是泄愤的成分居多,而不是真要把飞机击
下。

    假若全部特警一齐开火,他们早成黄蜂巢了玛仙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干得很好!”

    即管是赞美,也听不出丝毫喜怒哀乐。

    凌渡宇苦笑道:“你最好想方法堵好那些洞否则恐怕要找地方紧急降落了。”

    玛仙道:“这个你放心,他们正在这样做。”

    凌波宇侧头一看,德马等正把衣布强塞进弹孔内,当然只是权宜之计,在高空中飞行,
一个针孔般大的气洞也可以做成致命的危险。

    飞机忽升忽降,有点不受控制。

    凌渡宇将飞机保持在一万米的高度,希望飞机能稳定前进。

    其中一个劫机大汉把一张地图摊在他面前,指着一个红点道:“你要把飞机降落在这
里。”

    凌渡宇愕然道:“那是撤哈拉大沙漠,并没有飞机场。”口虽这样说,脑细胞却在迅速
活动,记下地图上每一寸地方。

    大汉诡异地一笑,道:“你看到红点旁的大湖吗,那是乍得湖,在湖北五十公里处,博
德累盘地和特内雷沙漠问,有一个小绿洲,降落的地点就在那里。”

    凌渡宇还想抗议,一把枪管抵在脑后枕处,德马粗暴地道:“小子!闭口,叫你怎么做
便怎么做。”

    凌渡宇气往上冲,冷笑道:“好吧!我偏不做,一枪结果我吧!”

    德马的喘气声在背后响起,显然在盛怒里。

    凌渡宇悠闲地嘲弄道:“记着!不要射歪了,否则会再多个漏气孔。”

    玛仙插入道:,‘德马!拿开你的枪。”

    德马谦恭地道:“是!阿娜拉!对不起。”

    凌渡宇呆了一呆,他也略懂阿拉伯语,虽说不上精通,却明白“阿娜拉”的意思是圣
女,究竟她是何方“神圣”?

    凌渡宇心想这时不谈条件才是傻子,连忙道:”拿开枪也没有用了,本人决定罢驶。”

    众大汉一齐怒喝起来。

    像一群猛兽围着待宰的猎物。

    飞机猛地向下急降,使人的心脏欲脱口而出。

    圣女淡然道:“‘说出你的条件吧!”

    凌渡宇道:“成功降落后,保证我的安全,并安排我离开沙漠,到附近的城市去。”

    德马冷吼一声,却忍住没有说话。

    女沉默了一会,道:“这公平得很,我答应你。”

    凌渡宇道:“以真主阿拉之名。”

    圣女道:“以真主阿拉之名,不过你却要保证不泄露我们丝毫的事与第三者。”

    凌渡宇笑道:“你可以放心,我对你们的所作所为。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又不是凶杀组
的负责人。”

    室门打开,一名大汉进来道:“阿娜拉!请你救一救拉斯,死神已锁紧他的灵魂,只有
你才能解开。”

    凌渡宇竖高双耳,留心聆听,看那大汉的伤势,只是失血过量那使大罗金仙亦不能挽
回,圣女难道有回天之术?

    圣女幽幽一叹,道:“我的能力在减弱中,实在难以损耗。”

    一下叹息,圣女显露出她人性的一面,分外动人心、可是她的·说话却令人摸不着头
脑。

    大汉噗地双膝下跪,垂头道:“圣女!看在真神阿拉分上请你大发慈悲。格拉斯是我巴
图的亲兄弟,父亲会因他的死伤心欲绝。”

    大个子里奥跪了下来,哀求道:“圣女!你是我们族的救星,默金已在我们手里,一找
回‘御神器,你的能力会回复大海般深广……”

    圣女沉默了片晌,轻轻点头道:“好吧!”转身出去。

    飞机这时越过了大西洋,飞迸非洲大陆的上空,离降落的地点只有四个小时的航程。

    凌渡宇心内波涛起伏。

    事情比他先前想像的更为复杂。

    这圣女玛仙,不但拥有近乎神异的惊人美貌还拥有奇怪的治人力量,被这些阿拉伯战士
奉为天人。

    他又想起她那种如电如磁的能量感。

    里奥说的“御神器”又是什么东西?看来这是他们找上默金的原因。

    默金又是什么人,为何古巴政府这般容易把他交出来?

    凌渡宇回头望向身侧的里奥道:“你们是那一族的人?”

    身后的德马插口道:‘闭口!专心驾你的飞机。”

    里奥道:“是特拉贾坎特人,阿拉的真正女儿。”

    德马怒责道:“里奥!为什么要告诉这个异教徒骗子?”

    里奥冷冷道:“你和他的恩怨我不管,只知道没有他,我们早战死机场,你不服气,可
要求与他举行‘莫塞撒’。”

    莫塞撒是沙漠民族的生死决斗。

    德马闷哼一声,道:“我会这样做。”

    凌渡宇无暇顾及他们的对答,心神转到特拉贾坎特族阿部落。

    他对于非洲的情形非常熟悉,这特拉贾坎特部落是撒哈拉大沙漠两个最凶悍的游牧民族
之一,另外一个是图雷阿部落。

    十八世纪炒前,特拉贾坎特部落一直牢固地统治着西撒哈拉地区,图雷阿部落统治着撒
哈拉中部。

    这两个部族,是宿世死敌。

    近二百年来,战争无时或已。

    一八0七年来,两族发生了史无前例的大决战,学贾坎特部落大败于图舍阿部落之手,
自此步上衰落道路。

    特拉贾坎特人借以为生的跨越撒哈拉大沙漠的货运贸易,亦随之衰弱,引致政治和军事
力量退败的连锁反应。

    一八九六年的“廷杜夫战役”里,特拉贾坎特人遭勇到再一次毁灭性打击,溃不成军,
从此一蹶不振,再无抗争之力。

    图雷阿人控制了撒哈拉大沙漠西中部地区。

    在沙漠里有的只是沙漠的规律,任何国家的势力来这里也变成一筹莫展,所以沙漠上名
义上可能属于某一国家,实质上却由这些游牧民族牢牢抓在手里。

    两个小时后,飞机深入撒哈拉大沙漠内。

    滚滚黄沙,波浪般在下面此起彼伏,扩展至视野的极限。

    人类虽然步进了核能时代,但这宽敞无匹的地域,仍是人类所不能征服的凶地。

    它像永能击败的恶魔,人类只能在它的爪牙下顺应苟全。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热带沙漠,北接地中海和阿拉斯山脉,西临大西洋,东临红海,面积
广达八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占据了整个非洲大陆的北部,横跨十一国的国境,与整个美国的
面积不相上下。

    欧洲人在十八世纪末开始进入撒哈拉考察,可是直到今时今日,仍有广大地区未为人所
知,是人迹罕至的绝地。

    凌渡宇五年前曾和大探险家沈翎博士进入撒哈拉的边缘区域,险死还生,不过像这样深
进沙漠还是第一次。目下势成骑虎,只有见步行步了。

    太阳从地平线升上来,把沙粒照得耀目生辉。

    早晨来到这沙的世界内。

    时空停顿下来。

    凌渡宇感觉像是到了外太空的另一个星球上,这异域里和一向熟悉的世界截然不同。

    室门打开。

    香风徐来。

    凌渡宇忍不住回首探看。

    圣女走迸控制室,清秀的脸孔仍然深藏脸纱之内,但凌渡宇比对她先前的从容轻巧,感
到她现在确有种倦态。

    不知受伤的格拉斯给她治好了没有,这将是证实她拥有超能力的如山铁证。

    圣女轻声道:“还有多久?”

    凌渡宇爽快应道:“四十五分钟,请告诉我降落的细节。”

    和凌渡宇比较友善的里奥答道:“在乍得湖正北五十公里处,有一片广达三十平方公里
的绿洲,绿洲东南角有条临时筑成的跑道,虽然简陋,足可承受一次的飞机降落。”凌渡宇
叹道:“倒是计划周详,只不知跑道是什么铺成。”

    莱赛道:“是三合土和着碎石沙砾造的,应该没问题。”

    凌渡宇点头同意,一次降落应没有问题。

    早先为兄弟格拉斯求情的巴图走于进来道:“默金睡过去了。”

    玛仙道:“小心麻醉药的分量,他年纪大了,恐怕受不起。”语气中透出一丝罕有。关
怀,大异于先前的冷漠无情。

    凌渡宇奇道:“奇怪,你也会关心人吗?”

    巴图、德马一齐怒喝,他们是不容许任何人顶撞至高无上的圣女的。

    里奥解围道:“圣女不是凡人,不是我们能够明白和批评的。”

    圣女轻描淡写地道:“‘你是谁?”

    这句话很奇怪,不是问他的名宇,而是问他是谁,显然在她心目中,凌渡宇绝不是泛泛
之辈。

    凌渡宇一方面感到自豪,另一方面也感到很窝囊,因为他已两次在她鞭子下栽了跟头。

    他笑道:“相逢何须曾相识,况且一下飞机我们就要各走各路了,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有
经验的向导。”

    里奥将一套深灰色的阿拉伯袍服、鞋袜和太阳镜挂在他肩上道:“陌生人,你最好换过
他们,否则沙漠的阳光,会令你一分钟也受不了。尤其是你的皮肤。”

    凌渡宇感激地回头,见对方数人穿回了传统的阿拉伯牧人装束,充满了异国风情。

    里奥笑道:“大荒漠是个扑朔迷离的妖妇,起始你会恨她,又会爱她,但最后你完全弄
不懂,究竟那是爱还是恨,只知她能给予你任何其他女人都不能给予的奇妙感受。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