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时空浪族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时空浪族


                            第一章 水尽山穷

    「老兄!我只是迟了一天寄出支票吧!这麽短短的一天,还要烦劳大哥你打电
话找到公司来追你明白啦!这儿不方便说话嘛!」

    李少杰暗骂自己在说蠢话,这些地下钱庄的吸血鬼,摆明是要骚扰你。威吓你,
以遂追讨欠帐的目的。

    阴寒之气由对方牙缝藉电话线传过来,冷狠道:「你知道就最好,下次到期时,
我们会派人来上门收帐。明白了吗!」

    这时眼角扫处,肥主任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脸凶光朝他走来,心知不妙,忙对
话筒急道:「就这样吧!你有手有脚,要到那里就到那里,下次再说!」

    一声再见,挂断了电话。

    肥主任辛苦地移动着他赘肉堆积如山的巨体,肉颤颤而至,把一叠文件好整以
暇地放在他的桌上,阴声细气不愠不火般道:「李先生怎样解释这次的错误呢?」

    李少杰硬着头皮,望往眼皮子下的文件,骇然发觉自己计算出来的那盘数,有
几个数目被触目惊心的红笔不客气地圈了出来,这还是第一页,其他内页可能更体
无完肤。

    就像老师刚批阅过的不合格试卷,其中一个红圈旁还有肥主任的朱批。写着:
「无可原谅的错误」七个蝇头小字,另外还加上纠正後的数字,真是证据确凿,欲
辩无从。

    李少杰暗忖:这麽肥大的人,偏写出这麽细小的字体,可知他是如何心胸狭窄?
凡人都有错,自己虽然出错多了点,何须如此当着同部门的二十多名同事直斥其非,
不留半点情面,分明想迫「少爷」他辞职。

    不过想起地下钱庄那比债,叁个月的欠租,这仍是须忍气吞声的时刻,装作恭
顺站了起来,举手投降道:「我再重新做过吧!保证不会错的了。」

    肥主任扶好了快跌下来眼镜,两眼一眯,冷冷盯了他好一会後,故作轻松的取
起了他犯错的证据,淡淡道:「错不错都没有关系了,我刚知会了公司的财神爷,
得他同意,由这刻起你再也不是千岛企业的雇员。若不满意,可向工会投诉。」

    不理变得脸如死灰的李少杰,转身往他的办公室举步走回去,叁四步後,又转
过头来,微妙道:「忘了告诉你,叁天前工会刚开除了你,因为你已经两个月没有
缴交会费了。」

    其他同事都别过头去,不忍看李少杰的窘相。

    只有肥主任的头号心腹,平日已狗仗人势作威作福的小郑夸张地作哑然失笑状。

    怒火上涌,李少杰喝道:「站着!」

   

    肥主任不慌不忙,移转肥体,两手交叉护在胸前,有恃无恐道:「我刚好唤了
警卫,他们会给你举行一个没有饮料食物和来宾的告别会。」

    话猷未已,脚步声在部门入口处轰然响起,四名警卫杀气腾腾拥了进来。

    肥主任哈哈一笑道:「李先生请到会计部一行,他们早预备好了大信封。哼!」
迳自回房去了。

    李少杰戟指喝道:「不要看扁我,有一天我会回来,但不再是你的下属,而是
你的老板,可以享受到你谋生的唯一绝技那就是擦鞋。」

    众同事知他失了方寸下不自量力胡言乱语,都摇头叹息。唉!一个眉目清秀,
风度翩翩的大好青年,竟被一个女人拖累至这种田地。

    四名警卫像对待穷凶极恶的犯人般把他团团围着,其中一人拍了他一下,催道:
「李先生!请收拾属於你的私人物件。」

    肥主任没有答腔,只报以一阵冷笑,充满揶揄讥嘲的味道,调头回房去了。他
想整这小子绝非一朝一夕的事了。

    李少杰脸目无光,真想拂袖而即去,连那大信封也不要。可是在这最需要银两
的关键时刻,教他有资格充硬汉吗?

    叹了一口气道:「不用收拾了,给我全丢到垃圾桶里去吧!」

    一咬牙,义无反顾地昂然穿过警卫,往会计部的门口走去。

    在这世界上,哀求别人怜悯只是缘木求鱼的愚蠢行为。

    只有自己争气,才是唯一致胜和得人尊敬之道。

    可是没有了秋怡,斗志和自信早不翼而飞。

    现在他只想躲回家里,就算哭,亦不希望给人看到他的眼泪!


    午膳时刻。

    李少杰喝了一口快餐店色香味俱欠缺的咖啡,倔强地道:「我有手有脚,社会
又经济景气,怕会恶死吗?」

    坐在桌子对面的谢俊和同情地点头道:「说得好!这才是标准的城市斗士,不
过可别忘了这是你地产生意失败後的第四份工作,这计录会吓坏了任何想录用你的
人。」

    李少杰微一错愕,看着这身型高瘦,长着一张带点滑稽成分孩子脸的好友一眼,
颓然软倒椅内道:「多谢提醒。没有人比你更明白我的问题了,想当年我李少杰才
气纵横,雄姿英发,所到之处谁不括目相看,那想到今日虎落平阳被犬欺。」

    谢俊和听着这落难英雄以他一贯的夸大气自怨自艾,忽地一震并低唤道:「她
来了!」

    李少杰顺着他目光望去,只见一群打扮入时的上班族女郎闹哄哄拥了入来,其
中一位俏脸如花,体态动人的黄衣美女,特别引人注目,几乎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
光。

    她正巧笑兮地和身边的女郎闲聊着。

    李少杰双目放光,低声道:「好小子!有眼光,试过和她兜搭没有?」

    谢俊和神魂颠倒地道:「我追求的是精神之恋,只要在一旁看看她便心满意足
了,嘿!你想她当我是色狼吗?」

    李少杰摇头叹了一口气,自己这好友对女人真是太没有办法了。唉!不过自己
又能比他强多少 ,否则秋怡亦不会弃他而去了 。

    谢俊和知他心事,低声道:「 嫂夫人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李少杰默默喝乾了手上的咖啡 ,忽地激动起来道:「 电话也没有半通。妈的!
我做那一件事不是为了讨她欢心,她认为打工没有出息,於是我去做生意,累得把
你和我大姊的积蓄都给赔光了。可是就在我最需要精神上的支持时,她竟一声不响
走了,除了半瓶安眠药外,拖鞋都没半只留下来,好像认为我除了自杀外,再不应
做任何其他事。」

    他愈来愈激动,声音转高,盖过了附近几桌的交谈声,引得数对眼光射来,包
括了正排队买餐票的黄衣美女,谢俊和暗恋着的梦中情人。

    她的粉脸白嫩无瑕,是那种不用画妆便已吸引死人的娇肤,迷你裙下露出的两
截玉腿,浑圆光滑,难怪谢俊和给她迷得昏头转向。

    李少杰见她会说话的眼睛飘到他那里来,乘机微微一笑。

    美女小嘴一噘,不屑地别转头去。

    谢俊和仍不知对方正代他兜搭自己心爱的美人儿,不安地道:「小声点可以吗?
记得高中二年级我第一次失恋时,你不是告诉我,女孩子就像蝴蝶,要飞就让她飞
吧!最要紧是立即去捕捉另一只凑数,为何你现在却失控到如此田地。」

    李少杰正暗赞那靓女够味道,闻言哂道:「你那次根本没有恋爱,何来失恋?」

    谢俊和拿这好友没法,恼道:「你可以积点口德吗?」

    李少杰诚恳地道:「俊和!我是为你的恋爱前途担心,毕业五年了,你仍未踏
足过情关。唉!老大不可说老二,我比你更没用,起码你没有焦头烂额!」

    谢俊和看了时间,道:「我要回公司了,回家休息吧!看你那对眼睛,给红筋
彻底征服了,昨晚喝了一瓶还是两瓶老白?」

    老白就是他们两人对白兰地的尊称。

    李少杰了站起来。

    谢俊和探手伸入西装上衣里。

    李少杰按着他的手道:「我那大信封暂时还应付得来。」

    挥别後,苦笑摇首,朝着阳光漫天,似乎绝不属於他的大街走去,没入人流里。

    谢俊和看着他远去的高挺背影,心头一阵感触。

    他外型既不俗,人品亦佳,头脑精密,想像亦丰富,可是却给一个只可共富贵,
不可共患难的美丽妻子拖垮了整个人,变成全无斗志,自暴自弃!

    可见娶妻求淑女,内在美才是最重要。

    嘿!不过假如娶得「她」,就算第二天早上便给她抛弃了,亦是心甘情愿地认
为值回票价的。

    就在这时,他瞅到那黄衣美女亦扭转头去,飞快瞟了李少杰一眼。

    心头登时升起了异样的感觉。

    李少杰在拥挤的街上行走肉般茫然踏步。

    其时他心情沉重恶劣,只是不想让好友萦心,才强作欢颜。

    大街上一片热闹,他的感觉却像在荒旱的沙漠里缺水缺粮地踽踽而行。

    这确是他目前环境的精确写照。

    他并不怪肥主任辞退他,自己应要负上全责。怪只怪对方蓄意当众羞辱他,这
是不能容忍的深仇大恨。

    前世的自己是否做错了什麽事?

    十岁时,父亲在一次工业意外中惨死,接着是母亲,留下他和年长十二岁的姊
姊相依为命。

    这世上若说还有人尚待他好,就是大姊和谢俊和,其他人吗?提也不用提了。

    实在不想负累任何人。

    借下的那笔高利贷,便是要还与借钱给他搞生意的大姊,免得被那看不起他的
姊夫责难她。就算自己给人逼得去跳楼,他亦绝不想再增添她和姊夫间的不和。

    妈的!我定要发奋做人,令别人对我刮目相看,使秋怡重投我的怀抱。


    迷糊间,他到了居住那憧大厦的入口处。

    车声响。一辆银白色的宾士轿车在身旁停下。

    左右门开处,两名大汉敏捷地跳了出来,在李少杰仍弄不清楚发生了什麽事时,
动作极熟练地把他塞进了车内,把他夹在车子的後座里。

    李少杰刚要呼救,眼光落在前座那盛装的女子背影上,剧震下忘了作声。

    轿车平滑地开出,驶入繁忙的街道裹去。

    女子耳珠戴着别致名贵的心形坠子,随着车行不住晃动,却像敲响了李少杰的
丧钟。

    她缓缓别过脸来,送出个勉强的笑容,低声道:「少杰」李少杰浑忘了左右大
汉的威胁,失声道:「秋怡!」竟是离家半年,不知所纵的妻子倪秋怡。

    她比以前更光照人,只是多添了一丝俗气和沧桑。

    低沈自信的声音由驾车的高大男子口中传来道:「现在我们到律师事务所去,
签了合约後,小怡以後和你再无任何关系了。」

    李少杰一呆道:「什麽?」身旁的两名大汉紧握着他的手臂,教他不能动弹。

    倪秋怡望往窗外,急促地喘着气,显然亦是心情复杂,毕竟他们做过了一年同
床共枕的夫妻。

    驾车的男子伸手过去,搭在倪秋怡露在短裙外雪白浑圆的动人大腿上,向她淫
笑道:「我帮了小怡这麽大忙,今晚该怎样谢我?」

    倪秋怡不自然地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今晚再说吧!」

    李少杰双目喷火,狂叫道:「放我下车,这是掳人勒索,我要报警。」

    左旁的大汉一肘打在他胁下,痛得他立时一阵痉挛。

    右边的大汉淡然道:「李先生好像仍认不出我们的老板是什麽人?」李少杰心
中一标,忍着痛楚,往驾车的高大壮汉望去。

    这时轿车在交通灯前停了下来。

    那人转过头来,精光闪闪的眼睛瞪视着他,道:「看你也是聪明人,我亲自来
和你谈,是希望你知道我的决心,我在社会上有名誉有地位,不想有任何麻烦,你
应明白我的话。」

    李少杰心中一震,认出了对方是谁。

    魏波!一个见报率极高的电影公司大老板,以拍火爆和叁级艳情片着名,身旁
总伴着大群明星,据传闻还是黑道响当当的人物。

    李少杰的心直往下沈,望往倪秋怡。

    车子开出,魏波的注意回到驾驶上。

    倪秋怡轻轻道:「少杰!魏老板答应把我捧成明星哩。」

    李少杰急道:「他是骗你的,秋……噢!」他的手臂给人用力捏了一下,痛得
他泪水直流。

    魏波冷冷道:「我载你到律师事务所去,自然有方法教你就范,给他看看他的
叁级照,哼!不是叁级,应是四级或五级。」

    身旁两名恶汉哈哈笑了起来,其中一人拿出一叠相片,逐张在他眼前翻动。李
少杰羞惭得要找个洞钻进去。

    自秋怡离开後,他只背叛了秋怡一次,那是在一个酒吧裹喝醉了酒,迷糊间和
一个刚相识的女子到她家胡混,那是十天前的事了,当时还以为是飞来艳福,现在
才知是个桃色陷阱,通奸的证据。

    魏波冷冷道:「我魏波要做的事,从来没过失败的,不过看在秋怡面子上,我
才特别对你客气点,这样吧!你欠地下钱庄那十五万八千零叁十元,我代你偿还了,
只要你像一个男人般在离婚协议书上爽快地签个名。」

    左旁恶汉在他耳旁阴阴道:「你那间地下钱庄是我们的人,假设你不乖乖听话,
你应该知道会有什麽後果?」

    李少杰颓然软倒後座处,屈辱怨恨的热泪夺眶而出,终於给人看到他的泪水。

    不!终有一天我会争回一口气,李少杰是永不会屈服的!

    李少杰酒气薰天,脚步琅跄推开家门,刚关上门便倒往冰冷的地上去。

    凄苦狂涌心头。

    没有了!什麽都没有了。

    失去了工作,失去了秋怡,他还剩下什麽呢?

    这一世他也没有指望能斗嬴魏波这种有财有势的人,甚至没有希望报复肥主任
对他的羞辱,他是彻底地完了。

    李少杰爬了起来,坐到椅里。

    电话铃声响起。他想伸手拿话筒,最後仍是颓然垂下了手。

    安慰的说话对他再无半点意义。

    铃声终止。

    家内一片凌乱,没有了秋怡後,这个家再不成其家。

    签完离婚书後,他曾经怨天怨地,愤恨难已,可是他现在只憎恨自己。

    都是他自己不争气。

    否则命运不会朝这令人怨恨难填的方向走着。

    唉!生命实在太痛苦了。

    若不能争回一口气,他永远不能正常地生活下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倔强
的性格。

    他接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摸入睡房去,在秋怡往日的梳妆台头乱找乱寻,最後
拿起了一小瓶药丸。

    这是秋怡遗下的唯一物件十多粒安眠药。

    不知她现在仍否需要服用这东西?

    恼海不由幻想出在她雪白的身体上,那魏波黝黑和恶状的身体挺动着的恶心情
景。

    李少杰举起小瓶,在眼前摇晃了几下,发出药丸轻撞瓶壁的连串脆响,喃喃道:
「你最紧要灵效十足,教我一睡不起,明天再不用起来。」拔开瓶盖,把药丸一股
脑儿倒进口里。

    这才跟跄走出厅外,打开雪柜,取了瓶冷水,喝了叁大口,挥掉水瓶。

    「当!」水瓶撞在墙上,化成碎片。

    冷水和着安眠药冲入喉咙,李少杰醒了一醒,忖道:「吞安眠药自杀,没有近
百粒很难死得了,我现在只吞了十多粒,怎轻易死得去?」

    望往露台空处,打了个寒噤。

    不!绝不可以跳楼,那死状太恐怖了。

    火烧?可能累及他人?

    一股晕眩袭上脑际,李少杰笑得喘起气来,像遇上这世上最荒谬的事那样子。

    这时才知寻死亦非一件轻易的事。

    有本什麽(无痛苦自杀大全)那样的书就好了。

    下一刻,他发觉自己伏在地板上。

    心缓缓跃动的声音,在脑际霍霍响着。糊里他伸手攀翻了身旁的小几,几灯跌
到他脸侧处。

    灵光一闪。他勉力跪了起来,脱下了灯泡,把两只手指插进了通电处,然後扭
开了灯掣。他狂叫一声,整个人往後翻倒。

    「砰!」後脑撞在地板上。眼前一黑,他终於昏迷了过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