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奇妙的梦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奇妙的梦

    李少杰在街上走着。

    脑海一片茫然。

    自己在做什麽呢?

    下的阳光比平时耀目多了,似乎把一切都提升和净化了。

    他感到心情很沈重,却不知是为了什麽原因,然後他发觉和十多个白领男女挤
在一台电梯内。

    光点跳到十八楼时,他不由自主地朝外走去。

    脚步把他带到一间写着「朱氏地产」的正门前。

    他摔了摔头,第一次想到道:「自己是否在做梦?」接着他发觉自己坐在一个
年约五十,戴着金丝眼镜,衣着随便,中等身材的瘦汉面前。

    那人正看着他的履历,冷冷道:「李先生的工作范围真广,投资公司、粮油进
出口、超级市场,嘿!只不过除了第一份工作你做了半年,其他没有一份是超过半
年的,我想知道理由。」

    李少杰发觉自己结结巴巴地答道:「没有什麽特别原因,只是觉得都不是自己
真正喜欢和适合的工作。」

    那人俯前少许,眼中闪着潮弄的神色,语气转冷道:「我最不喜欢不诚实的人,
我凑巧认识千岛企业的人,询问了有关你的事。」

    李少杰愕然道:「那为何你还要见我?」

    那人道:「因为我在千岛那位朋友认为你外型头脑都不俗,应是办得事的材料,
所以觉得对你有点与趣。」

    李少杰喜道:「那是否肯聘用我呢?」

    那人断然道:「对不起!首先是我不喜欢第一次见面便满口谎话的人,其次你
应回家照照镜子,看看变成了什麽样子。请吧!我还有很多事等着办。」

    李少杰一颗心往下沈去,消没在无底的深渊里,一阵天旋地转後,他发觉身在
家里。电视传来宣布六合彩搅珠的声音。一个接一个数字报告出来。然後他清醒了
过来,发觉自己睡在地板上。

    电话铃声响起。

    李少杰围着浴巾,走过去拿起话筒,道:「谁?」

    大姊李少碧焦灼的声音由话筒传来道:「你作晚到那里去了,我打了整晚电话
都没有人听。」



    李少杰下意识地摸着後脑仍在隐隐作痛的伤处,想起作晚自杀不死的酒後糊涂
事,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自杀的。」

    一次还不够吗?那对得起任何人了。

    李少碧哂道:「鬼才担心你会自杀,我找你,是要你去面试一份工作,给人辞
退了也不通知我,害我打到千岛去,不知多麽尴尬呢!」

    李少杰奇道:「面试?」

    大姊道:「你自己不紧张,只有由我来替你着急,这几个星期我不断为你寄出
求职信,昨天才收到一间公司的回音,要你准二时叁十分到那里面试,唉!你真的
要振作点了。」

    李少杰心头一阵感激,抄下了地址,再听大姊教训了几句话後,才挂断了电话。
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李少杰想起了魏波和秋怡,涌起难以遏抑的凄苦,颓然坐下,
双手捧着脸,向自己叫道:「不!我不可以就这样沈沦下去的!」

    李少杰看着光点跳到十八楼停了下来时,心中升起一阵寒意。

    为何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便似在不久前曾经历过同样的情景,包括电梯内的人,印象特深是那位红衣女
郎。

    他茫然步出电梯外,往左一看,赫然见到写着「朱氏地产」的招牌。

    心中狂震,一时间举步乏力。

    天!我记起来了,这不是和梦里的情景相同吗?

    怎麽会这麽巧合的呢?

    想起昨晚的遭遇,连忙理好头发和衣装,深吸一口气後,才举步走到门前,伸
手按铃。

    门打了开来。李少杰走到对着正门的接待处。

    那位娇俏的接待小姐挂断了电话,问明来意後,请他坐下等候。

    李少杰趁机打量,这是家小型公司,几张空台子只有两名俏女郎在办公,电话
却响个不停,似乎生意相当不错。

    「李先生!老板请你进去。」李少杰心中一阵紧张,站了起来,随着那位小姐
的指示,朝公司内那唯一的房间走去。

    「笃笃!」

    「进来!」

    李少杰全身发栗。

    他仍记得这个声音。

    和梦中那男子一模一样的人,穿着相同衣着,坐在椅上眯着眼打量他。

    李少杰全身汗毛直竖,僵硬地坐到对面的椅里。

    自己究竟是否还在梦中?

    那人道:「我姓朱,朱氏地产是我创立的,我一向都在地产公司工作,有很多
客户,所以成绩相当不错,很快我们便要搬到新买的地铺去,所以需要生力军来发
展业务。」李少杰心神震汤,呆头鸟般点着头。

    朱先生拿起桌上的履历,边看边道:「李先生工作范围很广,投资公司、粮油
进出口、货运、超级市埸,嘿!只不过除了第一份工作你做了半年,其他没有一份
是超过半年的,我想知道理由。」

    李少杰心中狂叫,天呀!来了!真的和梦境一模一样。

    朱先生皱眉道:「李先生?」

    李少杰乾咳一声道:「朱…嘿!朱先生,我真的很想说那几份工作都不适合我,
所以才做不长,可是我这一生都不懂骗人,所以话到口边却说不出来。」

    朱先生微感错愕,点头道:「那就说真话吧!」

    李少杰道:「我因为和前妻发生了问题,所以这两年来在工作上,连自己都不
满意自己。这次换工作,是希望重新发奋做人。

    噢!昨天我才和她办妥了离婚手续,再不会影响我的工作情绪了。」说到这里,
心头又是一阵苦楚凄酸。

    朱先生仔细看了他一会後,眼睛再落到履历表上,用普通话问道:「我们的客
户有很多是国内和台湾来的人,你可以应付吗?」

    李少杰心中一喜,知道事有起色,忙以普通话应对之。接着朱先生又以他赏蹩
脚的英语问了几条问题,李少杰一一应付。

    中学毕业後他曾读了两年商科,对普通话和英语都曾下过苦功,故现在大可派
上用埸。

    朱先生满意地道:「你的口齿相当伶俐,反应亦快,做我们这一行,除了手上
有实力的楼盘外,还要对客人铿貌辨色,投其所好,就算今天交易不成,明年不成,
後天他们仍会回头来找你。

    唉!这一行的竞争愈来愈大了,我本来有八个营业员,偏在我要扩展的时候,
给「安居地产」闻风故意高薪厚佣挖走了。」

    伸头透过玻璃看了外面那两位女郎一眼,叹道:「只剩下两个没有人收留的野
女郎,得罪人多称呼人少,唉!我自己又要……咳……」

    李少杰无暇深究他为何欲语还休,大喜道:「你是肯用我了?」

    朱先生点头道:「是的!若你没有别的事,明天立即上班,我们是采分区制,
底薪加佣金,试用期叁个月。」顿了顿道:「有问题没有?」

    李少杰扑上台面,伸手和朱先生紧握道:「我真的很感激,你是我大海里的水
泡、沙漠里的甘泉、绝症病人的神医,嘿!」

    朱先生皱眉看着自己被握得发痛的手,不为所动道:「希望我不是下一个解雇
你的人吧!」

    李少杰兴奋地在街上一蹦一跳走着。

    世界忽然可爱起来,充满了生机。

    秋怡只属於过去了的黑暗天地,他发誓要重新开始。

    往日的颓唐失意,主因是他对秋怡仍不死心,但现在他的心已死了,反恢复了
斗志和生气。

    那段日子实在太长、太可怕了。

    心情这麽好,要不要找俊和出来庆祝一番,自己只剩下他一个朋友了。

    这时他刚经过投注站。

    一个糊的记忆掠过脑海,剧震後停了下来。「啊!」一声叫了起来,脸色大变。
路人惶恐地避了开去,怕撞上个神经失常的人。

    李少杰闭目伸出双手,在空中虚抓了几下,热汗由额角淌出来。

    唉!为何只记得一个号码,梦里明明每个号码都听进了耳内的。

    好像还有一个是「二十四」。李少杰握拳咬牙,旋风般冲进了投注站内。

    酒吧里。

    坐在对座的俊和听得目瞪口呆,不能置信地道:「若非你真的找到了工作,找
鬼才肯相信你的话。」

    李少杰眉飞色舞。掏出一大叠六合彩的咭纸,嘻嘻笑道:「我会以事实来告诉
你我确实发了个这种美妙的预知梦,「叁」和「二十四」肯定错不了,其他嘛?嘿!
」得意地扬扬那一大叠的纸咭。

    谢俊和看了腕表,神色凝重道:「应该揭晓了,我给你查查看。」李少杰把脸
埋在手掌裹, 暗自祈祷, 可惜圣母的经文大部分都给忘记了,唯有念句简单点的
「南无阿弥陀佛」。

    谢俊和由电话间走了回来, 一把抓着他肩头道: 「妈呀!真有「二十四」和
「叁」,快看其他的号码。」

    两人颓然倒後。

    李少杰失望得想哭出来,机会错过了便永远不会回头找你,自己在梦中为何不
能专心点?

    俊和喃喃道:「能撞中个安慰奖算不错了!可怜我连安慰奖都没有中过。」忽
又精神一振,探手过来抓着他肩头道:「快滚回去睡觉,说不定你又能梦到明天会
发生什麽。」

    李少杰一呆道:「这些事不是每晚都会发生的吧?」

    俊和兴奋地道:「不睡觉怎知道,我从报纸看过很多类可预知将来的梦,据说
林肯被刺杀前,曾梦到自己被刺杀,只是躲不过大难罢了!」

    李少杰呆瞪着他。

    俊和续道:「朋友!假如你可预知命运,纵使只有一天的命运,你己拥有了举
世无敌武器,试想如果你去赌钱、炒股票会有什麽後果。」

    李少杰吁出一口大气,喘着道:「知道了命运,或者可以改变命运,天!事实
上我已改变了梦里预知的命运,朱氏地产本来是不会雇我的。」

    俊和在袋内掏出一张支票,递过去给他道:「拿这些钱去交租吧!算是我对你
这命运超人的投资好了。」

    李少杰汗颜道:「为何你对我这麽好呢?」俊和把支票塞入他上衣的袋子里,
缅怀地道:「还记得中叁时有班大汉要揍我,你挺身而出和我并肩作战的事吗?」
李少杰恨声道:「结果我们给揍了一顿,回去还给大姊骂足叁日叁夜。」

    俊和用力捏着他肩头道:「你是我自少投缘的好朋友,虽然现在我再不崇拜你,
却没有法子不对你好,少时交下的朋友,只剩下你一个。

    现在来往的只是为着利害而交的酒肉朋友,再难有像我们之间那种真情,所以
有时我虽很恼你的自暴自弃,但仍不忍心不理你。」

    李少杰感动的道:「你真是我若海里的明灯,婚姻触礁指导所的所长,佛祖座
前的运财童子,你的大恩大德……」

    俊和笑骂道:「你仍是那麽夸大,想报恩嘛!快滚回去睡觉吧!我能否发达,
全赖在你身上了。」

    是的!若想给回一点颜色让那对奸壬淫妇看看,就必须赚钱,还要赚得很快和
很多才行。

    那晚他发了一个梦。梦见带着这世上最难服侍的一对充满铜臭及嚣张的夫妇去
看了十多个楼盘,受尽了乌气。

    那男人还懂看风水。结果做不成半单生意,只留下满肚子愤惫的气。

    次日他回到公司里,老板仍未回来,昨天见过的两个营业员亦尚未现纵。

    只有他和那接待员对坐着。

    「李先生!」李少杰正思索着会否真的遇上昨晚梦中那对上了年纪的男女,闻
乎吓了一跳,望向坐在接待处负责开门的那位小姐。

    他因心神不属,没有留心打量任何人,这时才看清楚眼前这位小姐。

    她长得很美,非常秀气,尤其难挡是她灼人的青春和健康的气息,真想请她站
起来走两步转两个圈看看。

    少女冷冷递来一张纸道:「这是临时雇员合约,你看过没有问题便签了它吧!
是老爸吩咐下来的。」

    李少杰这才知道她是老板之女,立时肃然起敬。

    朱小姐似对他没有多大好感,埋首工作,不再理他。

    「嗨!」那两位营业员的其中之一,一身火红冲了进来,横了李少杰一记媚眼,
未语先笑道:「我是安娜,高兴你来加入我们的家庭企业,妮妲是老板的千金,我
是老板的侄女,另一位你见过的是我的表姐珍妮,收到了料没有?」

    再用眼多电他一下後,才带着一阵香风擦身而去。

    她的美色虽稍逊朱小姐妮妲,却胜在骚媚入骨,又懂打扮,谁也不能说她没有
巨大的诱惑力。

    李少杰略感快意,因为在安娜身上得回了点男性尊严,庆幸还有女人对他感兴
趣,虽然他再不会相信任何女人了,秋怡就是最好的例子。

    妮妲向着安娜的背影扮了个鬼脸,又俏又可爱。

    两个妮子看来相处得并不融洽。

    这时珍妮刚踏入门内,冷淡地和李少杰打个招呼,迳自回到办公桌前坐下。

    她因戴着金丝眼镜,外表较安娜端庄,可是一对眸子精灵炽热,看来老板对他
「野女郎」的批辞,虽不中亦不远矣。

    他比安娜最少高了半个头,比之近六高的李少杰亦只矮了少许,样子算不上是
美人儿,却很有性格,配合她的高度,使她有种骄傲出众的魅力。

    尤其是那对长腿,可使任何正常男人垂涎叁尺。

    李少杰暗忖为何我昨天睁目如盲地全看不出她们吸引人的地方呢?

    现在是否真的己从秋怡那无形的心锁脱身了出来?

    胡思乱想间,老板朱明旋风般卷了进来,由李少杰身旁掠过,来到安娜和珍妮
两桌之间道:「你们今天谁没有约客?」

    安娜戒备地道:「先说说究竟有什麽事?」

    珍妮乾脆道:「我没有空,早约好了客去看叁个楼盘。」

    朱明拿她们没法,叹道:「罗庚才昨晚打电话给我,要我给几个楼盘他看看,
我早推说了没有空,你们两人怎都要找人陪他,抽奖也有一次抽中吧!」

    安娜变道:「上次我还没有受够吗?这种钱不赚也罢!千万不要搞我!」

    李少杰心中一动,胡乱在临时合约签了名後,走过去道:「我受惯气的,让我
去试试吧!」

    朱明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犹豫起来。

    安娜和珍妮齐声欢呼,跳了起来,拿起手袋一哄而散,不知所踪。

    剩下朱明和李少杰愕然相对。

    好一会後,朱明无奈道:「记着不可开罪他,虽然很难侍候,可是他们确是出
得起钱炒楼的人,只不过他们惯例不看过百个以上的楼盘,是不会作出选择的,而
我们的楼盘又不够人好,所以次次都是作陪嫁的妹仔。唉!」

    李少杰问道:「那位罗先生……」

    朱明失笑道:「千万莫叫他罗先生,他不是姓罗,而是姓丁,叫丁桂才,只因
他每次看楼都拿着罗庚去看风水,地产行才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罗庚才,明白吗?清
楚了没有。」

    李少杰心头狂震。

    天啊!我真能每晚梦到跟着来到的那天会发生的事啊?

    他再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是拥有跨越一天时空的命运斗士。

    我决定要改变昨晚梦里所预见的命运。

    李少杰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到了公司,坐到了一张空椅子里,脸对着正同情地
看着他的珍妮和安娜。

    两人因他曾见义勇为,观感自然大是不同。

    朱明推门走了进来,吁了一口气,若放下了万斤重担般轻松起来道:「做不成
生意不打紧,只要他们不藉投诉你来臭骂我一顿,我便要叩谢神恩了。」

    李少杰奇道「为何你们像很怕他们的样子?」

    朱明在另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语气出奇地愠和道:「罗庚才还有另一个外号,
叫「炒楼教父」,他是黑道里祖师爷级的人物,否则何来这麽多现钞炒楼。」

    李少杰恍然大悟。

    安娜恨声道:「这咸湿伯父最爱挨挨碰碰,交易不成还要给他占足便宜,提起
他地产界的靓女都叫奴家怕怕。」

    说到「靓女」两字时,特别飞了李少杰一个媚眼。

    李少杰嘴角逸出一丝微笑,从怀里掏出两份临时买卖合约,递给朱明道:「管
他是罗庚才还是炒楼教父,我做成了他两单生意。」

    朱明一呆後,接过合约,打开一看,瞪着不能置信的眼睛,失声道:「他转了
死性吗?」

    安娜和珍妮亦是瞠目结舌呆瞪着他。

    外面隐约传来妮妲一声讶异的轻呼。

    这妮子正偷听他们说话。

    李少杰站了起来,若无其事道:「我很累了,可不可以早走半步。」

    朱明呆头鸟般点着头。

    李少杰走往正门,故意不看妮妲,心中充盈着激烈的情绪。

    只要能预知将来,便能趋吉避凶,改变命运,那他终有一天可以得到他想要的
东西,让秋怡後悔离开了他。

    他要报复。

    向所有坏女人报复。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