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绝处逢生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绝处逢生


    李少杰从噩梦里尖叫着醒过来。

    一般人从噩梦醒来,都会很高兴,因为逃回了现实。

    对他来说,现实却是噩梦真正开始的时刻。

    七时叁十分。

    昨晚是他与俊和情绪最低落的时刻,两人坐飞翼船回程中,没有说过半句话。
上岸後,俊和邀他到家中暂住,避避风头,却给他拒绝了。对着在赌桌失去了全部
积蓄的俊和,他的心情会更难受。

    昨晚他梦到了股票大跌,暴怒如狂的罗庚才打电话来骂他,同一时间和他结下
怨仇的地下钱庄恶汉上门来寻他晦气。

    怎麽办才好呢?

    他跳了起来,找到罗庚才的名片,不理他是否仍在尚未起床的时刻,拨了个电
话到他家里去。

    那是罗庚才特别在名片上的号码,以保证有好盘时可以找到他。

    几经转折後,罗庚才尚未睡醒的声音不耐烦地在线的另一端道:「杰仔吗!有
什麽事要这麽早打过来?」

    李少杰沈声道:「才伯!你听我说,股市一开,立即将手上股票全部放出。」

    罗庚才愕然道:「没有可能的,现在升势强劲,承托力又好,外围股市亦没有
跌,若有问题,我会是第一个收到内幕消息的人,昨天我才重拳出击,入了多手货,
下午己升了几个价位,你的消息是从什麽地方来的。」

    李少杰急道:「我没有消息,只是我的死鬼老豆向我报了梦,请相信我吧。」

    罗庚才怒道:「我的死鬼老豆也曾报梦教我买马,却输了我百多万元,滚回去
睡觉吧!信你才是白痴。哼!」

    电话挂断。

    李少杰对着话筒发了一会呆,叹了一口气才放下电话,唉!他总算尽了力,罗
庚才再没有怪他的理由了。

    他不敢到门外去,怕有人在外面等他。

    电话先後响个不停,他都不敢去接听。

    昨天他到澳门去,并没有向朱明请假,对方可能以为他辞职不干了。

   

    但今天他怎敢回公司上班?

    他呆坐椅内。

    十一时正。

    门铃惊心动魄地响了起来。

    李少杰到厨房取了把菜刀,插在背腰际处,才咬着牙根把门打开。

    门外站了个西装笔挺的陌生男子,看来颇斯文,但他却知这只是个伪装,因为
昨晚的噩梦便是由他开始。

    李少杰带着拚死无大害的心情,冷冷道:「你想说自己是区议员办事处的人,
到来垂询民情是吗?对不起!我绝不会投你们诚信财务一票的。叫你那叁个同党出
来撬铁门吧!」

    那人听得瞠目结舌,不知所措,完全不知应该如何反应。

    李少杰再笑道:「快滚吧!我的人要来了。」

    那人下意识地往升降机那边望去,立时脸色大变,叫了声「散水」,由後楼梯
那边奔去,和他齐至的另叁个人亦随他作鸟兽散。

    这次轮到李少杰呆了起来。

    难道真的有人来了。

    脚步声迫近。

    不旋踵一身唐装衫裤,黝黑肥矮,年约五十上下的罗庚才出现门外,身边傍着
四名一看便知是黑道人物的壮硕漠子。

    李少杰心中叫糟,颤声道:「才伯!」

    罗庚才一改平时贪馋之相,冷冷望往那几人逃走的後楼梯,闷哼道:「他们是
什麽人。」

    李少杰恭敬答道:「是来追数的。」

    罗庚才点头道:「唔!先开门。」

    李少杰硬着头皮打开了铁门。

    罗庚才等五人拥了进来,看到了他背後的菜刀,罗庚才笑道:「想和他们拚命
吗?」

    李少杰赧然拔出菜刀,放在桌上。

    罗庚才溜目四顾,看着凌乱不堪的地方,失笑道:「你看来乾净整齐,想不到
竟有个这样住不得人的家。」

    四名大汉笑了起来,其中一人道:「杰仔!才叔很欣赏你呢?有什麽困难,尽
管说出来,才叔一句话便可给你摆平的。」

    罗庚才哈哈一笑,转过身来,满脸欢容道:「你老豆比我老豆灵多了,真想和
你结拜为兄弟,那你老豆就是我老豆,自然会在紧要关头向我报梦。」

    李少杰一震道:「股市真的跌了。」

    罗庚才愕然道:「没有看电视吗?股市一开,外资立时大量出货,引起恐慌性
的连锁抛售,直跌了五百多点,看来还会多跌几个价位呢。幸好我走得快,这一轮,
我对炒楼的性趣远及不上炒股,所以按了大部分楼盘套现,换取现金掷向股票。若
非是你,这次我的损失会引致周转不灵的局面,唉!那就惨了!跟着我拚命的兄弟
也惨了,他们都是随我一起炒股的。」

    李少杰喜得跳了起来,叫道:「你真的把股票全放了出去?」

    罗庚才见他是真心为自己喜悦雀跃,大是感动,点头道:「今早我给你吵醒,
心情不好,语气重了点,事後愈想愈惊,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情,立
即把手上的股票全放了。」顿了顿道:「我的问题完了,轮到你的事了。我要的是
最坦白诚实的话,不可有半点遮瞒,若我发觉你骗我一句话,立即掉头不理你。好!
说吧!」

    李少杰终看到罗庚才作为黑道枭雄的另一面,先请各人坐下,才一五一十将他
与魏波间的恩怨说出来。

    罗庚才瞪了他好一会後,吩咐下去道:「给我查查诚信财务的底子。」然後悠
然道:「我们在江湖上行走,先要讲理,在理字站稳了脚,才可以和人拗手爪,看
看谁更有实力,不过现在的後生小辈再不是这样子了。」欷

    一番後,续道:「魏波这小子我见过几次,这反骨仔一向目中无人,我早看他
不顺眼,不过他现在很红,暂时还不想和他有任何冲突。」

    李少杰变色道:「那……」

    罗庚才截断他道:「不用担心,只要你不主动惹他,我定可以护着你,教他不
敢动你半根毫毛。你也莫要多事,他背後有几个国际级的毒贩支持着,通过他的电
影公司为他们洗黑钱。算了吧!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要来作什麽。」

    刚挂断电话的大汉回到罗庚才旁边,俯身低声说了几句话。

    罗庚才淡然道:「通知他们一声,说我要和世侄上来了结一笔欠账。」



    下午李少杰回到公司时,朱明正指挥着搬运工人把家

    文件搬走,见到他回来,

    不但毫无责怪之色,还欣然道:「少杰回来了,叫妮妲带你去看看新公司吧!
地方相当不错呢。」

    妮妲今天穿着便服,牛仔裤皮鞋,轻盈脱,另有一番绰约少女丰姿,迷人之极,
以微笑迎向他的目光,内中隐含关切,好像在说:「你这人哩!昨天到那里去,电
话亦不拨个回来。」

    李少杰想起她是人家的女友,大感气,向朱明道:「昨天……」

    朱明道:「不用解释了,才伯刚才挂了个电话来,指明由你打理他所有楼盘,
这次租多一个地铺都不怕了,而且有他撑腰,维也要给我朱明一点面子。快去吧!
顺便帮我搬些重要文件。」

    李少杰如在梦中,拿起两包重甸甸的文件,和妮妲并肩下楼。

    妮妲对他态度大为改善,问道:「昨天你到那里去了?」

    李少杰解决了债款,一身轻松,见到妮妲那清新秀气的样儿,忍不住逗她道:
「你刚才不是用那对会说话的大眼睛问了这问题吗?我亦用眼神回答了你,只不过
我的牛眼不懂交际,所以你体会不到吧!」

    妮妲「噗哧」一笑,横他一眼,欢喜地走进地车站的入口里。

    地车人很挤,两人迫在门侧那窄小的空间里,差点紧贴在一起,妮妲如兰的气
息正好呼在他下颔处,痒痒的教他泛起销魂蚀骨的滋味。

    他默默享受着那动人的全面接触,暗诧这妮子看不出原来这麽丰满。

    妮妲低声道:「平日你不是顶会说话的,为何现在一声不作。」

    李少杰然一笑道:「因为我感到很不好意思,好像乘机在揩你的油占你便宜。」

    妮妲不以为忤道:「这是没法子的事,地车时常都是这麽挤作一团,给你占便
宜总好过给其他人吧!」

    李少杰心中一酥,眼光不由落到她挺秀的酥胸上,愕然道:「难到你是任得别
人揩油吗?」

    妮妲跺足嗔道:「当然不是,我会提起手袋,护着前身,你竟敢这样说人家。」

    李少杰很想问:「我也是头色狼,为何小姐你不架起防御措施。」不过想起她
心有所属,话终出不了口,还硬移开了少许。

    妮妲眼中闪过异,垂下头去。

    这时地车到站,妮妲心不在焉站立不稳,娇躯投入李少杰怀里,让他抱个满怀。

    妮妲娇吟一声,浑体发软。

    李少杰拥着她到了车外,才大方地放开了手。

    妮妲瞅了他一眼,才领头往通往地面的电梯走去。

    两人默默走出地车站。

    李少杰叹了一口气道:「若非朱小姐有了男朋友,我定要与你约会。」

    妮妲低声道:「我共有叁个男朋友,那你岂非连眼也不应望向我吗?」

    李少杰一震道:「什麽?」

    妮妲道:「听不到就算了,你是最奇怪的人类,女孩子一天没出嫁,谁也可以
追的,来!看谁跑得快一点。」笑着跑到前面街口处,进入了一个铺位里。

    李少杰呆立街旁。

    今天反轮到他犹豫起来。

    妮妲摆明他可以追求她,显是大有情意。

    可是他早下定决心,这一世再不会结婚,女人他今後是绝不会嫌多,但只是抱
着游戏人间的心情和她们玩玩而已!

    眼前最重要的事,是趁自己仍拥有预知未来一天的能力,赶快跟俊和建立他们
自少憧憬着梦想事业。

    其他一切都应放在一旁。

    但为何不可抱着玩玩的心情和妮妲混呢?

    他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安娜从铺头钻了出来,向他招手道:「少杰快来,有很多重东西要烦你搬哩!」
李少杰举步走去。

    忽然间他知道自己踏上了人生路途一个全新的里程。

    过去变成了漆黑一片。

    现在他拥有的,是眼前这一刻可预知的明天。

    当晚朱明在附近一间酒楼筵开十多席,庆祝乔迁之喜。

    罗庚才夫妇亲来道贺,虽只逗留了十多分钟,但已给足朱明面子,令行家对他
刮目相看。

    罗东才夫妇对李少杰态度热烈,特别在众多地产界的老板前夸奖李少杰,又称
他为世侄,使他身价亦徒然倍升。

    罗庚才走後,已有人向他表示招揽之意,李少杰一一婉言拒绝,表示饮水思源,
绝不忘朱明提拔之恩。

    地产营业员里不乏美女,纷纷对他表示好感,送上名片。

    李少杰以翩翩风度,一一应付。

    妮妲和安娜、珍妮等凑成一局搓麻将,李少杰乐得周旋於群雌之间,不用理会
他们。

    饮宴时他给朱明拉到了主家席,与妮妲等分席而坐。

    最後他醉到了,隐约间感到朱明和妮妲送他回家。

    那是个无梦的晚上。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