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一章 九九之尊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一章 九九之尊

  三千年前,商王朝第二十八任帝君封王,是个昏暴之君,沉迷妖异绝色的姐纪,
狂征暴敛,穷奢极侈,把皇城建设得金碧辉煌,美仑美奂,只可怜黎民百姓,被控
刮得家徒四壁,饥寒交煎

  建于商王朝立国时的天坛,位于皇城三里处的灵山之额,历代帝王均在此拜祭
苍天,亦是供奉灵兽龙龟之处,这龙龟生得十分怪异,硕大的龟体,长着一颗绞龙
的头颅,气势如磅,这龙龟在商王朝建国六百年之中,无声不动,代表了商王朝稳
如昆仑,庇佑国泰民安,商王朝共有八百诸侯,其中四大诸侯座镇四方,分别为西
岐、东淮、北燕、南楚,各自拒抗蜜族而封王则安坐中央京城朝歌,(今湖南省安
阳县)拼命淫乐挥霍。

  封王天生雄武威猛,聪明多智,自视才比天高,运用他的高超智慧去搅出无数
淫乐花样,及令人发指的残暴玩意!

  皇城中,夜夜望歌,通宵达旦,封王这条大恶虫,非要玩到天光也不罢休,只
见大堂中,一群宫女群茸乱舞,假凤虚皇地搅个一塌糊涂,好让纣王、姐纪觉得热
热闹闹,而封王、姐纪则在罗纱帐中,翻云覆雨,这姐纪天生娇娃,淫满无比:
“……晤……晤……大王再大力一点,大力一点,好爽……爽,大王你舒服吗?要
不要再来杯虎鞭酒加兴致啊?”封王对着淫荡的姐纪哭道:“呵呵,你这荡妇,真
是没完没了。”正说着突然从天坛处传来一阵阵嚎哀,惊天动地的怪嚎声。

  纣王登时面色大变,浑身剧震……亢奋欢乐,变了惊栗……呀!……是龟叫!
纣王立马从帐中窜出吼道:“立刻披甲备马!”寝室外大护卫和侍卫们,速速备马,
急急传令。

  这边厢那妲纪忙整理衣冠:“嗯,搅什么鬼,真扫兴!”纣王穿戴完毕,立刻
破窗而出,可见其心急如焚,因为纣王乃殷商之主,故此与神兽龙龟有极强感应,
龙龟惨嚎,纣王急于看个究竟。纣王带领一众侍卫快马冲出城门,直冲天坛而去,
只见纣王胯下的千里神驹,瞬息间已把一众侍卫抛个老远!而御前九大护卫其中四
位当值者,老大妖哥,老二钩叟,老八猪童,老九燕九妹见封王去如流星,忙弃鼎
疾追,各自施展轻功急急赶上,其中尤以轻功卓绝的燕九妹追在最前面,突闻一阵
香风,“嗯,好香……”燕九妹还没反应之际,只见妲纪挟着风天仙般飘然而至。
可见妲纪这份飘逸轻功已是当世无匹!很快妲纪便飞身至纤王坐骑之上:“大王,
这么紧张干嘛?”姐纪抚媚地笑道,纣王一股怒气:“他妈的,少罗嗦!”妲纪被
窒个一面屁,只气得脸阵红阵青,心想:“哼,有什么了不起。”

  接近灵山,龟嚎声更是震耳欲聋,天象大变,电光急激变错,境况撼人心弦,
如末日之将至。

  纣王未等坐骑停稳,已飞身疾驰,向天坛飞去,姐纪已随后跟至,而此时天坛
只见六百多年来寂然不动的龙龟,七孔流血,惨嚎声中痛苦地挣扎!!龙龟向西方
不断惨嚎,数十祭使手足无措!面此时坐在祭坛中央的大祭司,则竭尽口智,屈指
堆算,以察龙龟异象。

  纣王骤然而至,吓得守护天坛的众祭使和侍卫众身下跪,齐呼:“万岁!万岁!”

  封王径自前奔祭坛对大祭司匆匆问道:“大祭司,龙龟发生什么事?”

  好个大祭司对纣王不理不睬,只是潜心推算!大祭司年逾百五,地位崇高,纣
王亦没奈他何,突然,只见大祭司一阵惊呼“龙龟大劫!准备徼天大法!”

  众察使备持油埕,疾窜围向龙龟。幌眼间,龙龟四周燃起熊熊烈火!这时大祭
司才对纣王说道:“龙龟遇劫,国运将危,徼天大法,愿能扭转乾坤!!”封王急
问道:“大祭司龙龟数百年安静,何以突然大劫临头?”大祭司指着西方道:“你
看,紫气西来,祸从此出!!”纣王脑海立刻浮现出疑问,西岐?!西伯侯姬昌!
而此时,在千里之外的西岐城的西伯侯府内传来一阵阵:“痛死我啦!哎晴……!
原来是西伯侯姬昌的夫人传出来的,只见把夫人痛得呼天抢地,只因肚内的小家伙
要来的这世界了!而身边照顾夫人的是她最宠爱的陪嫁侍女白雷,白雪见主子如此
痛苦,焦急地不知所措并对稳婆说“唉!今次已是第二胎,怎么比第一胎还难搅?”
接生婆也从来没遇见如此境况,“唉!夫人痛得太厉害,可能难产,快去告诉侯爷。”
白雪急忙往侯府中跑去,“侯爷,不好了,稳婆说夫人可能会难产,怎么办啊…呜
呜呜……我好担心呀……呜……


  ”说着已泣不成声,只见姬昌正坐在厅上卜算,和蔼地对白雪说:“白雪,不
用担心,我已卜算过,这一胎是麻烦点,最终还是无恙。放心好了,去服侍夫人吧!”

  收敛了呜咽声,脸上露出了笑容,因为侯爷是个有大智慧,撞卜算,测天机,
英明神武,文治武功均是诸侯之冠,管治的西岐地域,军威鼎盛,臣服数蛮夷部落,
宅心仁厚,人民安居乐业,夜不闭户。深受大家爱戴,此时侯爷r算的事,那有不灵
验如神的,白雪也就放心地去了夫人那里。

  侯爷待白雪走后,才神色凝重:“唉!夫人这一胎怀了足足三年,快要出世而
天现异象……莫非此乃怪胎?!让我再起一卦,替这孩子看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侯
爷拿出法式……六爻全阴为坤势,上六动,阴极阳尽,龙战于野,九九之数,其道
穷也,路到此而尽。一百是天,人只能去到九五之数,九五之尊已是帝王之命,这
孩子是九九至尊之数,那有如此贵气的命?草草卦之后,再看坤卦,坤卦上六动,
变山地剥,动爻为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与,不食在喉……真是莫名其妙……看此
封象,侯爷自讨道:“九九之数,至尊极尽,这孩子看来要夭折了……若不夭折,
莫非上天要我姬姓一族因此子而亡?”正思讨间,突见夫人待产的寝宫突然暴射出
万丈紫色豪光,灿烂耀目。侯爷疾忙飞身而去,走到门前,只见屋内紫光夺目,更
是壮观,白雪忙对侯爷道:“恭喜侯爷,又添一位公子!”刚才豪光一闪,公子就
出世了……但是……好像不妥……

  “求求你,哭啊,叫啊……”只见稳婆把孩子倒吊起来,手不住往屁股上打……
可孩子一点反应也没有,“侯爷,不好了,二公子一出世就不哭不叫连呼吸也没有……”
稳婆呜咽道,侯爷焦急地接过孩子,长得眉清目秀,蛮健壮,但没有了呼吸,肤色
已渐转成紫蓝……“怎会这样的?孩儿啊孩儿,你醒醒吧……孩儿啊……你的命比
天子更高贵,注定你不能存于世上……只难为了你娘亲怀胎三截的苦痛……”

  而此时的灵山,徼于大法已经探开,只见火光耀法天,急电横空窜,交织成诡
异莫测的奇缘!“摩坷喇知奄!血肉之灵,召九天是气!”大祭司念咒一刻后,蔓
地飞身而起,大祭司贯劲两祭使体内,掷上龙龟上空时,劲吐人爆,血肉碎成千百
块!无数祭使被抛上半空爆碎,漫天血肉残肢如雨般洒向龙龟全身。火光与血光交
织成的惨烈境象,三个侍卫看得津津有味。只有燕九妹不忍看下去。

  同是女性,姐纪却显得非常欣赏!

  “真精彩,令奴家好兴奋啊!”妲纪一脸的欣喜样,就像在看一场游戏,等使
杀尽,祭使杀尽大祭司,飞身落龟背。

  祭起徼天大法,强引天上激电聚集下来。火电相融,交织成一个巨大红光罩网,
守护龙龟。火电红光耀半天,三百里外可见。

  在红光庇荫下,龙龟安宁下来不再七孔流血了。纣王登时感到说不出的舒畅。
妲纪亦抱着纣王喜道:“恭喜大王,龙龟没事啦!”

  此时大祭司飞身纵下龙龟背部,直向大王奔来:“若龙龟若能安然渡过半个时
辰,便避过此劫矣。你看,西方来犯的紫气已大弱,逐渐消散,…。”封王夸奖道:
“大祭司的微天大法真是灵效如神!哈哈……”

  此时的西伯侯府各各都寂然不动,望着这可怜的西伯侯的二子肤色惨白紫灰,
身体亦已渐冷……眼看亲儿将来,姬昌说不出的心痛……白雪更是跪在一旁,泣不
成声,侯爷望着孩子喃喃地道:“唉……九九之数,虽是至尊至贵,凡人又如何承
受得起?枉自丢了性命……唉!坤卦,硕果不食,君子得兴,不食在喉……啊!有
救了!阿雪快点些檀香来!”侯爷疾呼道。白雪惊了一下,马上弄来檀香递与侯爷,
只见侯爷把孩子倒立提在手上,一咬牙,把檀香向孩子咽喉灼去。高热刺激孩子喉
咙肌肉,一咳之下,喉中竟然吐出一颗红宝石!顿时孩子“哇!”一声大叫,不鸣
则已,一鸣惊人,小子大哭起来,声震屋瓦!!就在孩子的啼哭声响起之时,朝歌
方面,龙龟猛地惨叫暴起!“不好,有变!非加强法力镇压不可!”

  大祭司竭尽毕生修为,强引为天之气为龙龟加压护法!在强大无匹的内外高压
下,龙龟猛地爆碎为万千块……眼见面前的一切,大祭司无奈地叹道:“唉!天数!
天数!老夫已尽了力,大商气数,须看大王好好把握了……”

  纣王听罢诧异不已:“莫非祸从西来,莫非是西伯侯想作反?!但西伯侯的兵
马及不上朝廷的十份之一,他绝元胆量和能力做反的。更何况他的独子已在朗歌作
为人质!晤……那么可能是西方出了妖孽,大伤我朝元气矣……”妲纪此时也面色
沉重:“妖孽邪魔,比乱臣碱党更可怕,一旦妖孽蛊惑从们众诸侯若生了离心,朝
廷则危矣!”事不宜迟,纣王立刻传令众御前侍卫:“你们听令,疾赴西岐,务必
要查出妖孽所在,格杀勿论,斩草除根!你们要把身份守密,必要时就算西伯侯亦
可诛杀!”

  妖哥得令以后回复道:“启票大王,西岐城内及西伯侯府内,一直都有我们的
密探卧底!卑职与四位同僚去除妖,余下四位侍奉大王!此行日夜兼程,一个月可
达西岐,以飞鸽传书票告军情!”

  口口口  口口口  口口口

  西岐城的西伯侯府内,“恭喜侯爷,再添一位公子!”只见西伯侯座下四大高
手:乐将、射将、数相齐向侯爷道喜。“唉!福今福所倚,这孩子究竟是福是祸,
仍是未知之数!”侯爷叹道。

  “侯爷,微臣昨晚目睹紫光透天,以易数推算过,二公子确是人中之龙,贵不
可言啊!只听以精通卜封的数相道来,侯爷面有些遗憾地叹道:“可惜其数九九,
至尊之命,非凡人能承受,难逃早失望之凶。”数相提议道:“侯爷,还记得一百
年前,姬族五世前祖世兵伐犬戒,危殆不堪。不世祖以九鼎阴阳挪移奇法,泄去我
军败破之气,破敌精锐之气,卒能反败为胜!”

  侯爷听此一言,面有喜色道:“我明白了,以九鼎奇法,泄去小儿九九至尊之
气,则可挽回其命!重铸九鼎,不知需时多久?就拜托数相负责铸鼎及布置施法祭
坛诸般事宜!”数相道:“如若顺利,九鼎可于三个月内铸成!”四大高手齐声道:
“侯爷,放心,臣死誓死保护二公子!”说罢便准备铸鼎之事。

  在夫人的房内,只见那白胖可爱的小子,正抱着一个大奶子“吸、吸”地吸食
着奶水,就像饿急了似的,“我的妈呀,快快,吸得好痛呀!这小孩把我的奶水给
吸光了,未见过胃口这么大的孩子!”胖奶妈惊讶地道。

  另一位大奶妈笑道:“你的奶水太少了,还是我来喂他吧!”说着抱过了小孩,
这小孩象看见了宝似的,一把抱住那大奶子使劲地吸食起来,“啊呀,不够一刻钟,
咱的巨奶也给吃光啦……快找其他奶娘来呀!”这位大奶娘惊呼道。结果要五位奶
娘方喂得他饱!这时白雪来到夫人床边,夫人关切地问道:“雪儿,发儿怎么啦?”

  白雪笑道:“孩子食量奇大,很乖呀,只是不易喂得饱!二公子食量惊人,以
一敌五,要五位奶娘才令他吃得满意,不过吃得多长得快,才五天,二公子已长了
一寸啦!真得这么快,真奇怪!”

  白雪边说边比舞着,显得异常高兴,夫人听了叹道:“这孩子生得我好辛苦,
虚弱得很,要靠你照顾了。但现在这样,也不奇怪,若是难时出世,现在孩子该两
岁了。我现在只担心的是他的奇命和出世时的异象,害怕他,养不大。”

  白雪听了夫人一番话,笑着说:“夫人放心吧,雪儿一定尽心力服侍二公子妥
妥当当。你别胡思乱想,好好休息吧。我去看二公子,和叫人拿燕窝给你。”

  十日以后,姬昌抱着孩子,喜道:“才十日而已,重了一倍,吃这么多奶没有
白费啊!”看着儿子长得肥白可爱,尤甚两目炯炯,灵光流转!不由得心里一酸,
我每日都为发儿L封,但封象总是泥池不清,无法推算,莫测吉凶,难道他不是凡人
之命?想着拿出儿子出生时础藏宝石,更是玄机莫测。那孩儿一看见宝石,甚是欣
喜发出“哈哈哈!”地笑声,侯爷奇想:“他一见宝石就眉开眼笑,这宝石究竟和
发儿有什么玄妙神机呢?”而众奶娘此时则议论纷纷:“才十天而已,居然笑得那
么大声,真稀奇啊!”、“何止奇?简直是怪……怪物……”

  姬发生长奇速,到二十日时,已像九个月的婴儿,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吃个不
停,玩个不休,像有无穷精力!看着儿子这么健康活泼,西伯侯夫妇乐而忘忧。
“侯爷,发儿快满月了,要否满满月酒与臣亲友们共乐!”夫人提议道。侯爷听罢
劝道:“发儿出世时奇事迭生,他又长大奇速,我看不宜张扬,满月酒不摆也罢。”
夫人忧叹道:“看见花儿,就想起他哥哥姬考,两兄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
原来商王朝立下的规例,众诸侯的长子到了七岁便须到京城朝歌学文艺艺修礼仪,
美其名曰是天于门生,实则是做人质。这叫夫人怎不忧虑呢?

  这姬发越长越快,已能呀呀学语,你看他得意地扭动着小屁股一步步瞒珊得走
向白雪,“努力啊,姑姑疼你……”白雪看着可爱的姬发伸着双手去接那一步一步
走来孩儿:“哈,成功了!”白雪高兴地一把抱住小姬发:“好厉害啊!终于会走
路了!”并把他一把举过头顶,突然二股水流“唰、唰”地流到了自己的脸上,原
来姬发尿尿了,这可把众奶妈笑得前仰后翻:“哈哈,二公子给你斟茶呀,哈哈哈
哈……”

  “笑什么?这童子茶好捧呀!又热又好味,你们也尝尝吧!”小姬发看着如此
情形,更是高兴,一把抱住白雪:“亲亲,姑姑,亲亲!”白雪躲闪不及连忙道:
“喂喂,你吃回自己的尿啦!”这一说好像更来劲了,一把掀开白雪的衣服,两嘴
也直伸向白雪的奶子:“奶奶,奶奶”白雪急了:“啊晴,说过没奶给你吃嘛!到
处秘抓的,气死人啦!”

  晚上,西岐下起了滂沱大雨,侯府的人及姬发和白雪及奶娘都已睡着了,只听
到外面沙沙声,这一下惊醒了侯爷,他忙起身对夫人说:“有人潜入侯府来!我出
来看看,你静观其变!”说完来不及穿,“刷”地一声窜出门外,并十分警觉四周
的情况,暗讨道:“侯府从来没有刺客,看来势是一流高手!对方似很熟地形,待
我一出来就猛烈阻击!”心里边想边运动乾坤罡气护体,真不愧为一流高手,好个
姬昌镇定如恒,沉身坐马,雄猛内劲疾雷般绕遍全身。

  原来此般来者正是妖哥一行,他们日夜兼程,经一个月时间,抵达西域城外,
到达侯府,并找到内应位于西吱城外的一里之落霞山西道观的天虚子。想了解侯府
的情况,“嘿嘿,这姬发肯定是那祸国殃民的妖孽!”妖哥对应冷笑道:“但西岐
子民,却传闻姬发是天降福星!”内应答道:“哼!废话!!侯府内的防守情况如
何?”妖哥怒喝道:“西伯侯治下,人民安居乐业,侯府素来平安无事。故此并无
防备!府内房舍,已清楚列在这图上!乐将及射将,与西伯侯毗邻而居。”另外姬
发出世半个月后无数大象内西域运来大批上等铜砂全部运往城外半里的玲珑山。内
应拿出一张地图答道。这时猪童阴笑道:“嘿嘿嘿,要宰那小子,轻而易举啊!”

  “放屁!姬昌是个成仙派的门人,武功高深,超卓,你如此轻敌,若坏了大事,
杀无赦。”于是妖哥仔细了解侯府房舍位置和诸人起居情况,遂分配各人的攻击目
标,订于翌晚狙杀姬发。

  于是引来刚才那一幕,只见猪童窜人姬发房内,把白雪与奶娘从梦中惊醒,陡
然看见这凶神,骇得魂飞魄散。

  惊恐莫名的白雪,急踢起棉被,挡了猪童视线!自己立刻往后门逃去,猪童被
棉被一挡,气得哇哇大叫,双手一挥,棉被撕得粉碎,但白雪抱着小孩已不见踪影…

  在侯府的园内,姬昌已被燕九妹、钩叟和巨僧围攻,只见燕九妹手执宝剑刺向
姬昌背部,姬昌猛然惊觉,急运罡气护背,长剑应声而碎,燕九妹顺势左手又执玄
冰宝刃刺向姬昌腰部,姬昌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被宝刃破受气刺入体,妻时
冰寒与剧痛透背,姬昌真气一泄,双足发软……双凶那肯放过,猛力攻进,姬昌竭
力招架。姬昌出手如电,左拒禅杖石擒钓杆,化解两股猛烈攻势!臂劲疾吐,钩叟
竟被欣得砸地,可见姬吕武功奇高!巨僧欲以月牙铲劈条姬昌,焉能得逞?姬昌雄
猛内劲爆发巨僧双手如触电禅杖脱手!被九妹一直躲在巨僧身后,睹准机会疾窜突
击。

  这边厢,那猪童追向白雪,只见他发动内力,发地板一劈,只听“蓬”的一声,
地板顺着被揭起,白雪被震得五脏六肺被倒转了,猪童一双肥手抓住白雪头颅,
“噗”的一声,弱女如何敌得过巨无霸?姬发被夺,并一把把白雪抱向墙边立即昏
死过去…此刻,猪童抓住小孩一阵托喜“哼哼,紫色妖孽!如假色换!老子把你捏
成肉凿,就立了大功!”一把举起姬发,可小姬发如此情形,竟毫无惧怕之色,反
而很友善地对着猪童大笑“亲亲!亲亲!”那猪童有生以来,所有孩子一见到他必
害怕得姬发居然对他这么友善,令他楞然,突然,姬发此时突然水龙又开了,尿了
猪童一身尿,气得猪童咬牙切齿:“妈把羔子。”可小姬发却哈哈大笑,那天真灵
动的眼神,击溃了猪童双目凶芒!凶残成性的猪童,竞莫名其妙地下不了杀手……
此时小姬发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把掀开猪童的衣服,又嚷着“奶奶!奶奶!”

  原来他把猪童当奶娘了,这一举动搞得猪童手忙脚乱。

  “吓?奶奶?”丈二金刚模不着头脑,正当猪童犹豫不决之际,突然有人悄然
掩至!可惊觉已迟,眼与肩膊已中招!肩甲穴被刺中,猪童手臂一麻,姬发掉下……

  原来是侯夫人及时赶到,虽然刺中眼眉,但也痛得眼泪真冒,狂怒挥拳后砸,
夫人已翻到前面去。

  夫人未嫁前已是高手,经姬昌调教十多年,武功已达一流境界。只见夫人转身。
之际,一脚踢中猪童面门,纵是猪童身重如山,也被踢得连连倒退。夫人此时急忙
伸手接住落地的发儿,就在这一瞬间,猪童以一招剥地山抓向夫人手臂,夫人顺势
一翻,玉掌如刀,猪童尾指报销了。痛得猪童唉晴直叫,夫人又连攻出击,夫人朝
指如锥,狠狠刺中大耳朵!只听猪童一声托叫,耳朵已被刺中,夫人此刻不敢久战,
心里暗自付道:“这家伙已不易应付……围攻侯爷的人,是否武功更高呢?”

  只见园内姬昌与巨僧及钩叟打得十分激烈,只听巨僧一声怒吼“穿头”拳头已
向姬昌头项攻去,姬昌掌劲疾旋,卸了巨僧的猛拳,但肩却被钩伤了!缺了巨僧的
猛拳,但肩却被钩叟的钗伤了,姬昌此时忙使出一招“泽风破”攻向巨僧,力图摆
脱巨僧,只听“波”地一声把巨憎打得飞出丈外。这钩叟见姬昌如此凶猛,不由心
里一惊!

  “啊呀,这西伯侯比想象中更武功高超呀!”这时姬昌立刻点穴止血,快捷玲
珑。

  抽出宝刃,顺手又掷出宝刃,钩叟头颅险些开了个窟洞,骇然失色!

  “碰——”一声巨响惊醒了睡梦中的卫士们,现在才锋涌而至!

  轰!妖哥此时已飞身而至,一股劲道直逼姬昌,“好家伙,硬功已到甚高造诣!”
姬昌也不由得为之一喀,妖哥一记幽冥爪,直窜向姬昌,姬昌只感到一股阴气:
“嗯,由刚变柔指甲有毒!”

  唏!姬昌双手一隔,避开了爪势。

  幽冥毒爪一轮密袭出击,虽然无法得逞,但足以让钩叟巨僧回气再上,夹击姬
昌。

  嚎!姬昌见来势汹汹,斗然轰出乾坤七绝之震惊百里,六掌同一时间分轰三人!

  碰!砰!

  妖哥挡了一掌,胸口仍挨了一记,怪叫飞退,但姬昌亦被抓伤手臂!

  众卫土围攻妖哥,正好给他泄愤!把卫士打得呼天叫地,姬昌知道毒爪厉害,
急运功逼出毒血。

  呵!

  巨僧也被姬昌气势压倒,木敢惹他,于是向卫士们大肆发泄,专门打爆头。

  钩更的追魂钓专门钓断他人咽喉,狠辣无比……“妈——妈——”此时只见姬
发一个人坐在地上,惊诧地喊着,经过一轮剧斗,夫人积聚全身功力,踢出雷霞万
钧一脚!把猪童踢得冲出屋外,九妹已拾回宝刃,在屋内伺机。此刻趁夫人追出屋
外,九妹忙窜进去。只见地上的小孩“浑身紫色,是这小孩子!”

  “好趣致的娃儿,为何会是妖孽呢?”九妹也不由得为之一振,“姑姑!”姬
发见九妹来到跟前,欢喜地叫道。“唉……对不起,要怪就怪你自己命苦。”九妹
此时也有点于心不忍。

  “抱抱!”姬发此时冲着九妹可爱地叫着。

  “哎……太可爱了……我下不了手……”九妹见此情形一下子愣住了。

  姬发可能饿得狠了,飞扑到九妹身上。并大声地叫着“姑姑,奶奶。”九妹胸
脯被姬发牢牢抓住,登时心神大乱……

  嗯……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令九妹全身酥软无力,不知如何是好……九妹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如此的感觉……“呀,铁指弹心,他们的援兵来了!”九妹正
在发神问,突然一阵琴声传来,“他娘的琴声,弄得老子好心烦!”巨僧此刻也被
那琴声震住,一弓十箭,汰……只见射将飞身而至,双手齐发十箭直射向妖哥,及
巨僧,妖哥忙护劲挡箭。

  巨僧功力软弱,吃了一箭!“高手增援,咱们不宜缠斗,那妖孽应已伏诛,该
撤退!”妖哥见此时情景忙呼道。同时,一扬手,数十颗烟火弹连珠爆炸。霎时间
偌大庭院烟云密布,加上磅沦大雨,浓烟更是凝聚不散!“烟有毒,大家小心!”
姬昌厉声吼道。

  “是撤退讯号!”九妹见院内,烟光迷瞒知道妖哥已发出讯号,“这孩子怎办……”
夫人此时飞身赶到,“求求你饶了孩子。”“杀……杀……”九妹此刻不知该怎么
办才好,必竞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女,狠不下心,飘然而去。

  “姑姑!亲亲!”而此刻姬发又亲切地望着九妹,群凶乘乱疾退,神箭追射,
可措慢了半分!九妹轻功如电,乐将慢了半步,被抛离老远。

  西伯侯不欲手下冒险。

  “唏!眼巴巴让他们逃掉……”乐将愤愤不平地道。

  “嘿,算你这班狗贼大命!”射将也不甘心。此刻众人回到大厅,“微臣救驾
来迟,请侯爷赐罪!”众将跪拜着,齐声喝道。

  “侯府素来平安,故无防范,众卿无需自责。”姬昌和气地对众臣说。“幸好
发儿无惹,只可怜死了奶妈与众卫士,要好好抚恤他们的家人!”这帮凶人目标是
发儿!

  他们有胆来袭,除了武功高强,还有极具权势的后台!

  唉……姬昌也不由得为姬发的命运感到担心。

  嗯!

  姬昌见大鹰掠过,心血来潮,忙起卦像。

  凶鹰掠月!臣祸临头!而且是祸延全国……

  卦象极凶,恐怕整个西岐歧地城,众百姓都有灭门巨祸…数相也惊讶地道:
“这帮凶人的后台,莫非是中原的纣王?!”

  “不可在外胡说!”

  “纣王威凌天下,手下高手如云,兵多将广,我们小小的一个西岐,如何是敌
手?”姬昌严厉地对众臣说。

  “今次不止是发儿的事,更关乎国运安危……九鼎奇法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立刻召回镇守边关的书、绣双尉,以现防守!“我师兄尚有个多月便功成出关,希
望能请到他相助消难!”姬昌此时感到事情越来越刺手。

  咆——哨——

  “乖乖,回朝歌去!”只见九妹把一张纸条绑在大鹰的脚上,“唉!今次失败,
主子不知如何惩罚,希望能将功赎罪。”妖哥想着纣王的暴戾,也不由心头一震,
转头问九妹怎么没杀了姬发。九妹骗老大说人屋已不见了姬发。妖哥设法也只好悼
悼作罢。

  而此刻九妹想着刚才的情形,心想:“那娃儿抓住我胸口,我便全身发软……
那种滋味很怪……真不明白,他是个小孩而已。”九妹“回味”为之面红耳赤。

  朝歌,只见宫殿里跪着一位孕妇,“大王,今天和你玩一个新游戏。”妲纪娇
声对封王说。

  “哦?”封王不知姐纪又要玩什么新花样。“打睹那腹中胎儿是男或女!”妲
纪开口道。

  “狐精是个男的,但要一两个月才知胜负,等得太久了!”纤王不耐烦地道。

  “嘻嘻,部腹一看,就立知输赢哪!”姐纪笑道。

  “饶命呀……”那孕妇听了大叫,可一切都来不及了,只见“噗”鲜血四溅,
卫士已剖开了孕妇的肚子,取出胎里的胎儿高举起来:“启票大王,娘娘,是个女
的!”

  “哈,你赢啦!”纣王笑道。

  “那么大王要赏赐奴家明珠一射了!”姐纪此刻娇声道。就在此时,神鹰飞进
宫殿,“咳,千里神鹰,是妖哥们有讯息启奏!”妲纪接住神鹰取下纸条拍了一下,
“乖鹰儿,飞了几千里,辛苦啦!把胎儿赏给它吃吧!”只见大鹰抓住婴孩,飞驰
而去。

  封王妲纪视人如命如莫芥的作风,可见一斑!

  “可想也,区区小事,也办不妥!”封王见了纸条气得七窍生烟。

  “速招大祭司来!”封王目露凶光连声怒吼,大祭司来到厅堂摆坛设法,不一
会儿,“哈哈,大王不必震怒这事不如于得好,不但能诛妖孽,连西国也将玉石俱
焚!”大祭司笑道。

  “祭司看破了西人运铜砂的阴谋了吗?”妲纪问道。

  “他们想铸鼎!西伯要想重施西祖坛父的九鼎阴阳挪移奇法!只要能破其鼎阵,
杀那小畜牲于阵内,上天将降奇祸于西哎,人言不留!西伯侯啊,你妄用九鼎奇法,
实乃引火自焚!”大祭司阴笑道。

  “姬昌假仁假义,骗得人民归心,军势日盛,今次正好除去孤王的心腹大患卜
封王听了咬牙切齿。“姬昌与大王作对,无异螳臂挡车!”妲姬把安慰道。

  “好,孤立刻派大军去铲平西哎!”

  “何须劳师动众?且待他们摆设了九鼎大阵,破阵方能引得天降奇祸!”妲纪
劝道。

  “晤,我派妖帅去相机行事,攻破那九鼎奇阵!传令下去叫妖帅带领伶鬼、残
云、小妖兼程赶往西岐,奉旨攻九鼎!”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