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九鼎风云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九鼎风云

  西伯侯府内,射、乐二将亲自督师,二人武功虽高,但敌人凶猛,故此丝毫不
敢大意。

  自被妖哥一众乘夜突袭后,向来不设防的侯府,变得守卫森严。

  小姬发生长奇速,才两个半月大,已经长得与两岁小孩无异!只见院内一群小
孩已在玩球,姬发看得手舞足蹈,见球飞来飞去,一脚只听“碰”地一声,那球被
踏个稀烂。“呀!我的球球啊……岂有此理,我娘亲自花了十多天才造的球,你居
然把他踢散了……快赔啊!”一把抓住姬发的衣领怒吼道。“想打我?”姬发心想,
没那么容易,没等那男孩反应过来一巴掌打去。

  姬发力大无穷,一掌把小童打得飞起!

  乐将飘然而至,把孩子接住。

  “小豆子,不得无礼!”

  “呜……爹爹他欺负我呀……”那小童托哭道。

  “哼!小气鬼,不和你玩了!”姬发满不在乎地道。

  “二公子,你踢烂他的球球,是你不对啊,快向他赔个不是吧。”白雪此时跑
过来抓住姬发和满地对他说。

  “怎么赔呀?”姬发莫名其妙,马上一闪就这样。

  “喔,有了,就赔这双竹纤草蜢给你吧,是我亲手织的。”乐将的儿子如此才
收住了哭声。白雪抱着姬发见她一天比一天长高,心里不提有多高兴。“姑姑,你
这颗痔好可爱啊!怎么我没有啊?”姬发指着白雪好奇地问道。

  “傻猪,这颗是美人痣,男儿自是少有了。”白雪笑道。

  “别问这么多了,亲亲,嘴儿乖乖睡。”

  “吸吸……好香甜哇!”

  白雪对小姬发呵护备至,孕育出深厚亲密的感情。

  西岐城外十里隐宝山,只见那群山挺拔,中间一条瀑布飞流直下,一群仙鹤正
悠然地飞来飞去,好一处人间仙境。

  “一忧师兄,姬昌求见。”姬昌带着小姬发站在瀑布底下大声叫道:“哈哈……
好大的雀雀啊,好可爱啊……”姬发从来没见过如此情景,不由童心大发,一把抱
住仙鹤的脖子,搞得群鹤私呜,“哈,好玩呀!”姬发高兴地大叫。

  “小儿无知,打扰师兄清修,师兄怒罪。”姬昌见姬发如此淘气,怕打扰了师
兄的清静,忙赔不是地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走吧!”只听瀑布后面一个声音传来。

  “若非事关万民与亡姬昌也不敢打扰师兄清静。”姬昌恳请道。

  “哼!想当年天隐师收你为徒,估道你可继承广成仙派道统,岂知你有点小成,
竟用于天下争霸之上,滚!不要污了我的眼目。”瀑布后传来一阵怒声。

  “姬昌为的只是西国子民安居乐业……若有半点利欲之心,教我天诛地灭,不
得好死!请师兄捐弃前嫌,出手助我完成九鼎奇法!”姬昌还是平静地说,“什么
九鼎奇法?”听道这个:“你是否疯了,九鼎奇法稍有差错,立遭天遣,你怎可以
乱搅?”

  语音甫落,但见一条人影从洞穴电射而出,踏水而前,身体仿佛化轻如飘絮,
令人目为之夺。只见一个娇胖的老头立在眼前,穿着道胞。

  “哗!伯伯好威风啊……”姬发看着胖道士。

  “唉!姬昌此子已与国运扣连在一起,若救他不成,西国将片瓦不存,逼于无
奈,行此险着。”姬昌无可奈何地道。

  “伯伯,带我玩水上飞好不好?”姬发飞身一窜,一把抱住脖子,淘气地道。

  “不得无礼!”姬昌急得忙阻拦道,而此时已迎一忧子气得皮踏嘴歪,可姬发
见了更是高兴:“嘻嘻……伯伯的鬼脸好有趣啊,哈哈……”一忧子见他气成这样
都没把姬发吓道:“哼!你这小子看来怪模怪样,倒是天不怕,地不怕……但你紫
气罩体,凶祸缠身,命不长久,祸不消则紫气不散……一忧子突然双掌夹住姬发胸
背,炽热无比的真火,硬逼人他体内。


  姬昌见如此情形,忙惊道:“师兄,小儿纵有冒犯也请手下留情啊!”

  “小猴子,以后还敢不敢顽皮?”

  “呜……不敢了,怕怕……”此时姬发已是冷汗淋漓。

  “嘿!算你知错能改,孺子可教,送一份礼物给你吧!”顺手把一块托挂在姬
发的脖子上,把姬发交给姬昌,自己由飞身穿过瀑布头也不回地道。

  “姬昌,且看你的道行是否足够,上天又是否眷顾这小于!”

  “唉!师兄向来说一不二,说不帮就必不帮……”姬昌见此情形,也无可奈何。

  “孩子,如今只有看你的造化了……”姬昌望着孩子忧心地道,而此刻姬发则
伸出小舌头:“爹爹,我的胸口和背脊好热啊!”

  姬昌忙解开姬发衣衫一看,只见他胸口前的肌肉,泛起一大圈红色。

  探手一触,但觉一般热洪洪的暖流,围绕着他的心脉。

  再触及方才相赠的古玉,却是冰凉一片……

  “啊!原来师兄是别有用心的!孩子,快向师伯叩头致谢!”于是抱着孩子对
着瀑布跪拜:“多谢师伯!”

  无数大象仍不断将一批又一批的新铜砂,运往城外的玲珑山。

  妖哥乔装象夫往玲珑山打探。只见玲珑山峰顶冒烟,只因山脉下是地火蕴藏之
处。而玲珑山下一个巨大洞窟,已修建成临时的铸鼎工场。

  只见洞窟之中央,被挖出一个偌大深坑,深坑内热气沸腾,烟雾缭绕,一桶又
一桶的铜砂倾注其中,未几,即化成金黄一片的铜液。

  铜液不断沸腾,中央处形成一个细小旋涡,正是精铜所在。

  此铜液乃铜液中之精华,要炼上千斤,才有一斤收获。

  原来数相精通堪与之术,堪察得深坑之下,正是地火穴位,炮火的温度比寻常
火力高出三倍,用来制鼎,更收天地精元之效,于是命人在此挖坑,造出此天然火
炉。

  亦只有这些精铜极品,才可以铸造出不同凡响的铜鼎。

  侍精铜液冷却后,铸鼎师便可以将石模击碎。

  粗糙的铜鼎雏型便告诞生。

  之后,再由大批铸鼎师依据图样,雕刻出巧夺天工的花纹图案。

  要完成一座铜鼎,最少也需十天光景。

  经过连日赶工,九座铜鼎已完成其五,为防意外发生,数相派驻重兵,严加看
守。

  西灯道观,妖帅其实早已到达西岐,但因纣王有令,要破九鼎奇阵,方能令天
降奇祸西岐,故此才按兵不动,伺机而发展。

  “铸鼎之事,进展如何?”妖帅问道,那妖帅戴着面具,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

  “禀父师,西师已铸成五座铜鼎,要全部竣工,看来尚需数天时间。”妖哥答
道。

  “无虚子,你可知西伯会在何时进行九鼎奇法?”

  “这事只有西伯与他几位重臣知道,除此之外,唯一可能知道的,相信只有那
个陪嫁侍女的白雪。”无虚子答道。

  “爹,这个白雪就由我来对付好了。”妖哥胸有成竹地道。

  “儿,这次行动,非成功不可,否则,连我也保不了你的头颅。”妖帅的声音
充满了杀气。原来妖哥与燕九妹,乃是妖帅的儿女。

  “孩儿知道,定当全力以赴。”妖哥立马道。

  在集市上,白雪正采购着东西,见前面有个胭脂庄,忙跑了进去。

  “晤!这盒粉好香啊!”

  “白雪姑娘,买这么多服脂水粉装扮,哈哈……我看你定是找到意中人,春心
动了……”老板娘打趣道。

  “喂!你别乱说啊!我……我怎么会有人家喜欢……”白雪听了不由脸上一红。

  “嘻嘻……别撤谎了,我介绍这款新到的口红胭脂给你吧,保证亲嘴时候又香
又滑呀!”

  “啊!是真的吗?那么就给我一个吧!”听了老板娘这些话不由得想起姬发抱
着她亲嘴的样子。

  “又香又甜,二公子更喜欢和我亲嘴了。”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

  刚走出门,只见一女孩跑了过来问道:“姑娘,我是外乡来的,请问你长乐坊
在哪里?”

  “长乐坊?就在前面不远,我带你去吧!”白雪热心地道:“走过这条街便是
了……”

  “嗖!”突然窜出一个人来抓住白雪的手臂。

  “你是谁!”白雪一惊,回头望着此人道。

  “杰杰,看着我的眼!”只见那人目光如电。

  白雪甫接触对方眼神,恍似触电,脑海登时一片空白!原来是九妹乔装成问路
的,引白雪上当,被妖哥的慑魂大法怔住了,妖哥见白雪晕了过去,一把抱住她,
坐上一辆马上正驰向道观。

  “啊!”

  白雪惊觉身上衣服不翼而飞,骇得魂飞魄散。

  “小妹妹,不用害怕,我带领你享受极乐的境界。”

  “呜……求求你……饶过我吧……”

  “杰杰杰,放心啊,保证你欢乐到,刻骨铭心,永世愿为我的奴仆!”说着妖
哥已经进人白雪的身体,白雪一声大叫:“啊……”而此刻门外,九妹听见屋内的
声音不由得叹道:“唉!我害了这女孩子……”燕九妹本必善良,奈何她是妖哥的
妹妹。

  “呜……呜……痛呀……哎哟……”

  妖哥此种妖术,在阴阳合体时,妖力侵人女方体内,进而控制灵欲神智,摄魂
换魄,有如洗脑!

  可怜弱女白雪,参被这种无良妖术揉踊……高潮过后,白雪判若两人,一把抱
住妖哥的脖子,淫荡地道:“主人啊,这境界太美妙了,求求你再踢我欢乐好不好?”

  “杰杰,可以的,但你要替我办一件事!”妖哥得意地道。

  “只要能再获欢乐,什么事我也为你去做。”

  “你去侯爷书房,找寻写着九鼎奇法大阵的图画,静悄悄地拿来给我!”

  “九鼎奇法大阵?我好像听候爷说过……我一定找来给你

  白雪回到侯府,心中只知要达成任务。白雪走进屋内一把抓住姬发对他说:
“二公子,教你读书。”姬发从没见白雪这么凶过,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乘击
地跟着白雪进了书房,而白雪则已翻箱倒柜找她要的东西,白雪的神思已全被妖术
操纵了!

  “呀!是这卷了!”白雪终于找到了地较,不由得心想:“太好了,又可再享
受那勾魂骨的滋味啦!”于是拿着地图,匆匆地跑到道观交给妖哥,只见凌虚子拿
着地图一看:“妖帅阁下,图中所绘,看来是玲珑山双峰!”

  “玲珑山?!不正是姬姓历代祖宗的陵墓?听说是一脉风水奇地!”妖帅听了
一阵托喜:“玲珑山曾是火山,有高低二峰,高峰终有积雪,但却不断冒出炽热烟
气,乃是极阳至阴的奇地!”凌虚子娓娓道来。

  “低峰则是龙脉所在,峰顶有无数露天洞窟,吸收天地之灵气,故我‘玲珑百
巧穴’乃极罕有的佳穴。

  姬氏祖先觅得此上佳灵穴,筑成巨大陵墓,安葬先人,自此姬姓一族大兴大旺,
至今姬昌位极人臣!

  十几年前,姬昌亡父人葬陵墓,我曾在里面作过法事,陵内形况令我印象尤深。

  校此图形所示九鼎安放在陵墓中的大殿位置高低不等,看来主要的还是中央水
池中的那一个大鼎,是九鼎奇阵的轴心了!

  嘿,那九鼎的排位,正吻合北斗七星与太阴(月亮)的位置。

  姬昌定是想借太阴北斗的至阴之气来施展九鼎阴阳挪移奇法I”

  妖哥听了喜道:“八月十五亥时,正是至阴之气最盛之时。”

  还有十日,便是中秋!

  正是中秋!

  他们必定是在那晚进行九鼎奇法。

  “凌虚子,你抄下图形,并将你记忆中的陵墓地形画出来!”说完搂着白雪道:
“嘻,趁有空,让我‘慰劳’你!”

  “谢主隆恩!哈哈……”白雪好像已迫不及待,说着二人已走进了房间经过一
番风雨之后出了道观……

  “今次是你们将功赎罪的良机,好自为之!”妖帅对着众妖说道。

  “遵命,大帅!”

  话说白雪迷迷茫茫,返回候府。

  “姑姑,去哪里?”姬发见白雪衣衫不整回来惊讶地问道。

  “来吧!”白雪一把抓住姬发回到侯爷书房。

  趁着四下无人,小心放回九鼎大阵的图画!而此时只听一声怒吼:“白雪——”

  原来姬昌已察觉图画不翼而飞,白雪行动被揭慌得瑟缩一旁。

  姬昌只见白雪不好,眉心呈绿气,是中了妖术!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侯爷右
指一并,乾坤正气透指逼人眉心,绿气顿时滥出。

  一盏茶后,白雪缓缓苏醒。

  白雪虽中妖术,但个中情境,依稀记得,抽泣中将过程和盘托出。

  “侯爷,白雪犯了弥天大祸,求侯爷踢我一死。”白雪跪在地上呜咽地道。

  “你因被妖术所迷,以致身不由己,罪不在你,算了吧。”

  “好眼困呀!”而此时姬发又困了,大叫道。

  “没事了,你带二公子回寝室休息吧!”姬昌吩碎道。

  回到卧室,白雪想起发生的事,不由一酸,哭了起来,“姑姑,你为什么哭?
是谁欺负你?”姬发关切地问。

  “没什么,我吹沙入眼而已……二公子,白雪来世再服侍你好不好?”白雪笑
着问道。

  “好!姑姑待我这么好,你的嘴儿又香又滑,莫说来世,三世五世我也要你!”

  “二公子真乖,亲个嘴儿,睡觉吧!唉……我已非冰清玉洁之身,而且泄露了
候爷的天大秘密……二公子,我虽是万份不得已,但也不能偷生人世……但愿来生
能再与你一起,侍奉到老

  哇!

  可怜白雪,服砒霜而亡。

  “姑姑,你醒醒啦!”卧室内传来姬发的大叫声,侯爷和夫人闻声匆忙赶到,
但是一切太晚了,只见姬发抱着死去的白雪。“我要姑姑,我要姑姑。”

  一代豪杰,亦不禁黯然神伤。

  自从白雪死后,小姬发伤心不已,每日只吃得下两顿饭,抱着姑姑亲手造的布
玩具,怀缅着白雪的亲切笑容,心里悲思谁能替?众重臣惊悉白雪惨遇,均悲惨不
已!

  “这只禽兽,我要射他一百个窟洞!”射将握紧拳手怒吼道。

  “这帮凶人已知悉九鼎奇法的阵位,亦可能推测到行法的日子和时候。”侯爷
对众臣道。

  “但那天是最佳良机。”数相急切地道。

  “我们唯有加强防卫,抗拒这帮人!”

  会议完结,众臣心情沉重。

  “众同僚今次,天机已泄,要另出计策出奇制胜。必需作出牺牲,方能拯救二
公子,我的计策是……乐将将他的想法与众兄弟道来,“乐兄大仁大义,请受我们
一拜!?只见众兄弟都跪拜在地。

  “折煞老夫了,为人臣者,为国牺牲是份内之事……”乐将见状急忙道。

  到了八月十五日,姬昌与夫人换上戎装,准备出发。

  “发儿,爹要带你去一处危险地方,可以替白雪姑姑报仇,你有没有勇气?”
姬昌抱着姬发充满着期望,姬发好像非常懂事,握着小拳手,“能够替姑姑抱仇,
我没什么都不怕!”

  “发儿,这颗宝石与你同生,希望能保佑你。”夫人拿着一条腰带,只见上面
露着一颗宝石,把它绑在姬发的腰间。整个玲珑山的低峰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整个山头和通往陵墓的山腰均布满卫土,严阵以待。

  “发儿,你坐在鼎内,千万不要出来。这柄巴首,给你傍身,一个时辰后便安
全了。”姬昌对姬发说。

  “爹爹请放心,孩儿很勇敢。”姬发勇敢地说。

  “这儿拜托两位了。”

  “侯爷请放心,微臣誓保公子安全。”说完侯爷和夫人已飞翔出去。

  乐射二将眼神交视,神色凝重坚定。

  礼数二相把守住上山梯阶。

  从边关被召回的书绣双尉负责把守矮峰顶。

  逾千人严阵以待,心情如拉满的弓,姬昌夫妇更座镇陵墓大门。

  时间一点一滴地溜走,姬昌夫妇的心头压力一刻比一刻重。

  盼望祖先庇佑,今晚能顺利完成九鼎奇法,救国救民。

  古时以日月之光的阴影来测时辰,亥时乃现今晚上九至十一时。

  启票侯爷,亥时已到。

  时辰一到,罢那间,十条人影,急雷疾电般扑向众卫兵。

  妖帅与九大高手,如虎入羊群,摧枯拉朽,肆意屠杀,凶残无匹只见血肉横飞,
断肢头颅四散,惨不忍睹!

  妖帅的武功源自千多年前的大恶魔——蚩尤。

  天妖屠神法聚阴问妖邪之气,凶锐无匹,遇仙诛仙,遇神杀神,妖帅自艺成后,
屠杀无数高手,未尝一败!

  先天乾坤功乃姬族千多年前的祖先姬轩乾坤之力,吸纳天地之是气,刚猛柔韧
并济,无坚不摧,出道以来,未逢敌手!

  四千六百万年前,姬轩辕与蚩尤两大族火拼,两族于逐鹿大战三日三夜,尸如
山积,血流成河,两大首领苦战不休!

  蚩尤残暴不仁,滥杀无辜,逆天而行,以致天妖屠神法不敌先天乾坤功。

  蚩尤被轰成千百块,但他死不眩目,誓言赌咒,日后他的传人定要他把轩辕的
子孙赶尽杀绝!

  蚩伏诛,姬辕统一天下,登基为帝,是为中国第一位天子——轩辕黄帝。

  目睹惨况,二相目皆皆裂!

  “太可恶了!”礼将怒吼道。

  “礼兄,不可冲动,我们要紧守岗位啊!”数相怕礼相冲动忙劝道。

  “弓箭手快准备,截击冲上来的敌人!”只见礼相忍住怒气,吩咐道。

  而此时,只见妖哥峰魅,率先上峰。数百卫土,虽然勇猛过人,但碰上这十大
凶魔,只有被屠杀的份儿,断肢横飞,血肉四溅,惨不堪言.....

  蜂魅卷曲如球,箭射不入!

  区区小箭,简直是替本娘子搔痒!

  蜂魅双臂一场,千百毒蜂针如雨疾射。

  可怜其他卫土逃不了,中针惨嚎而亡……礼相见状情形,忙迎身而上,打出一
掌,掌劲如排山倒海,硬拼不得,避之则吉!

  蜂魅其疾如魅轻易,避过礼相雷霞一击。

  鬼魅般摄入了人卫士群里。

  卫士成了蜂魅的武器,阴截礼相的追击!

  礼相急换劲御开卫土,免伤无辜。

  这婆娘既狠辣又狡猾,真难搅!

  蜂魅在卫士丛中穿插,不忘发出毒针杀卫士。

  箭如飞蝗,但奈何不了武功高超的妖哥!妖哥避过箭势,直冲数相,一记幽冥
爪只向数相抓来。

  “来得好,让你尝尝我的七星指的厉害。”数相怒吼道,一道劲气直逼妖哥的
爪子,妖哥见状不由一喜:“嘿嘿,只要抓破一条血痕,送你见阎王!”

  七星指捷若迅雷,急点妖哥手腕,脉主手肘几处穴道。

  数相专打妖哥穴位,令他的毒爪难以发挥。

  一时间搞得妖哥手忙脚乱,一时不及,额头中指,妖哥金星四冒,怪叫飞退……
但右脚顺势拼命一踢。

  数相冷不防妖哥拼命,吃了重重一脚,好不狼狈!

  好家伙,想不到他刚柔兼修,不但爪劲厉害,脚力亦非同小可…

  眼看妖哥受创卫士们鼓勇杀上,可惜徒然掉了性命…

  数相正欲趋前再战陡地怪声暴叫,残魂、小妖又抢上峰来!

  小妖最是狡猾,闪到数相身后,攻其不备。

  七星指回防,但只中空气。

  数相临危不乱,左足一蹬,仅堪避过。

  勉强挡格之下,身形一慢,右腿登时挂彩

  残魂凶残成性,倒地后抡刀狂斩!

  卫士伤亡姬昌焉能袖手!?运起先天乾坤罡气,飞跃出击!

  “残魂不知好歹,抡刀迎击。”看我把你劈开两截。

  先天乾坤是气坚如金石,硬拼之下,残入刀登时寸碎。

  只见残魂已被一拳打翻,顿时毙命。“哥哥!”小妖见状,忙抽身退出,抱着
残魂的尸体大哭道:“呜……哥哥呀……”而此时巨僧、猪童又冲了过来。

  敌人武功高强,卫士决非他们敌手,要尽量减低伤亡才是。

  “所有卫士,给我守着大门。”姬昌大吼道。

  巨僧猪童知道姬昌厉害,联手夹击,乾坤罡气,坚逾金石,敌住两人,绰绰有
余,礼相转战刚扑上峰来的钩叟伶鬼。

  夫人出手,截击狡猾的蜂魅,夫人剑法精奇,迅即刺中蜂魅!

  “喂,她穿不了刀枪不入的宝衣!”燕九妹加入战团,与小妖夹击数相!

  两人身法奇快,数相虽然功力深厚,但一时间亦占不了上风。只见那发动劲力
打出一拳。

  虽然震退小妖,但头颅险些开了窟洞,正邪恶斗,卫土们看得目瞪口呆,妖帅
把峰下卫士屠杀殆尽,方飞身上来。

  “他妈的,这石门看来厚得很不易砸烂!”妖帅抡起狼牙棒对着死门乱敲,只
听“碰”地一声,呀,这么快便攻打大门了……在里面守候的射乐将不由一惊。

  “石门虽然厚逾三尺,未知能挡得多久?”乐将焦虑地道,并顺势抬头望向峰
顶,只见玲珑峰顶有不少窟洞,太阴之光,正从窟洞透射入陵墓大殿。九鼎之一,
吸收太阴光华。除了黄色的太阴之光,尚有七度青蓝紫绿的光华射下。

  这些都是北斗七星的光华。

  九鼎奇法就是运用太阴及北斗七星的至阴之光和气,挪移乾坤阴阳,扭转吉凶!

  尚有一盏茶时间,便会月全蚀,之后月光重现,便是成功时。

  居中的主鼎,却无任何光华射下。

  月蚀之后再现强大光华,正是太阴之气最盛之时,汇合七光华,便能牵动九天
之气,运转乾坤。

  只要太阳与七星之气,汇聚主鼎便大功告成,泪气化为祥和!

  月星汇聚之前苦被敌人攻入希望陵墓内的地、水、火、风能发挥威力,拱护九
鼎,诛杀群凶!而此时门外妖帅不停地敲打庄门。卫土惧怕妖帅的凶暴,故不敢进
攻。

  这时书绣二位从背后杀到直冲妖帅。

  妖帅回身挥棒逼开二尉!这妖人,真是名不虚传。

  “看来,功力比我们高三筹以上!”绣尉见此心里不由一惊。还没回过神,此
时妖帅运起天妖屠神法第一式,吸纳阴邪之气,死了的卫土连亦被吸去阴魂。

  绣尉被吸得心悸魂颤……书尉内功较强也感到头眩心跳,甚为难受。

  瞬间间,妖帅吸聚了无数幽魂阴邪之气,雷霆万钧地轰向大门。

  只听一声怒吼,石门顿时碎成万块,众人见石门破了,不由得一惊,而余在门
口的射将已乱箭齐发,直射何妖帅。妖帅无视神前疾冲入陵。利箭纷纷震断难伤,
妖帅!乐将也发功运动琴音之乱神骂,只听琴音如利刃刺耳,妖帅也呆了一呆。同
时抡琴向妖帅攻去,射将此时又射出一箭,只听“噗”地一声,射向妖帅,妖帅及
时闭目,利箭反被震断,好惊人的护身气劲!同时又抓住琴身,发动内劲,只听
“哗”地一声,把乐将打出丈外。

  姬昌来势汹汹,妖帅抡琴攻去,姬昌一式地雷复,坚如铁石的巨琴登时粉碎,
妖帅平衡顿失。

  妖帅以棒撑地,仍被震退逾丈才止得住去势!把他气得七窍生烟,又挥掌攻去,
姬昌又以一式刀魂破挡住来势。

  这一招,拼个旗鼓相当!妖帅乘势大吸阴气!

  “这妖孽比我想像中更厉害……我临敌从无悸怯之心,但这妖孽却……却有一
种令我……心头震撼的……怪……异……感觉……”姬昌也不敢轻敌,而此时妖帅
想起了先人的教诲:“妖帅,你是我的不世传人,许胜不许败,许胜不许败,就算
同归于尽,也要把他的魂魄,抓来地狱给我!”

  乐、射二将,心情紧张得无以复加!太阴无光,北斗七星的光华则突地大盛,
照得七鼎宝光萦绕。

  以二敌四,双将毫不皱眉,鼓勇迎击。钩叟、巨僧共击射将。乐将独战伶忽、
猪童。

  书尉,绣尉与姬夫人亦抢入洞来!

  “蜂魅尾随发针死缠夫人气什!”此刻,巨僧见钩叟阻击射将,心想:“钩叟
顶得住老子何不去破鼎!”不由分说,飞奔鼎室。

  “不好了。”双尉欲阻截巨僧,可惜已慢了一步……巨僧的禅杖已伦向了一鼎,
姬昌妖帅,各显奇功战斗进入白热化!

  姬昌发功之起,乾坤三绝,天火燎原。

  屠神第三式,妖帅则以回击,四掌合击,霎时气焰妖魂中霄。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