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鼎破人亡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鼎破人亡

  “哈哈,破了一鼎,看你九鼎奇法还能运行否?!”巨僧得意地叫道。

  “可恶秃驴,取你狗命!”书尉铁笔只向巨僧打来。

  “就凭你这文弱书生?替佛爷挽鞋就差不多!”抡起禅杖一挡,不料身体立时
陷入地内一半。

  原来这座鼎方圆一丈内都是浮沙!

  “秃驴,这就是陵墓四阵的——地阵!”此时绣尉也杀了过来。

  “别怕,我来救你!”妖哥见巨僧危险,丢下礼相回身而来。

  “休想救他!”书尉铁笔一挥,直向妖哥打来。

  “救人要紧,不宜纠缠!”妖哥回头一望,不敢恋战。

  妖哥身法奇诡,闪过书绣双尉的截击!一把抓住禅杖,身形往上一提,把巨僧
拿出了一大半,巨僧耍时一喜:“好老大,助我逃出生天!”而此时,一记巨涛盖
顶,妖哥忙单掌护顶。礼相的雄猛掌劲巳凌空压下!

  自己性命要紧,妖哥急跳离流沙阵,妖哥不顾而去巨僧惨了……只见巨僧一阵
惊呼“救我!”可那地阵流沙吸力极大,巨僧没顶,永埋沙中……而此刻姬昌与妖
帅交战正酣,两大绝顶高手,凌空交战,各以惊世奇功撼击对方,双方内劲交缠,
只见筋肉僨起,斗个不相上下,际此紧张关头,姬昌察觉巨僧破鼎,心神为之一震!

  不好了,一鼎被破……

  高手内力缠斗,最忌分神,姬昌内力稍窒,被轰上殿顶!

  姬昌输了这一招,五脏翻腾,受了内伤。  

  杰杰,姬昌没什么了不起,还是破鼎为上,妖帅石眼泪水长流,视力未全复!

  “这主鼎为重要,轰碎它,九鼎奇法就完蛋了!”口里想着已直奔主鼎而去。

  “不好了,妖帅想破主鼎!”射将见妖帅冲向主鼎妻时一惊。

  背脊卖了给钩叟,立遭银钩击中,射将不顾一切回身发箭射向妖帅,妖帅吃过
神箭的亏,急挥臂挡开来箭!

  ———碰!

  “嘿嘿,看你脑袋有多硬!”钩叟铁钩已钩住射将的颈间。

  射将硬生生挣脱铁钩,身肉飞溅……

  钩叟的重击,阻不了射将冲向主鼎!

  长弓与神箭狂攻妖帅,逼他放弃攻鼎,否则立受重伤!

  “他妈的,这狗杂种坏老子的好事!”妖帅顿时气急败坏。

  电光火石问,妖帅无从选择先痛击射将,“蓬!”地一声,双掌只向射将打去。

  “耶!”……惨叫中,射将重伤飞退。

  “妄想毁鼎?看招!”姬昌此时挥拳攻来。

  妖帅聚力未足,被姬昌硬生生震个飞射!

  “好险,若非射将舍身相救,这主鼎完了!”姬昌玄着的心掉了下来。

  “只差小小便大功告成,气死我也!”妖帅北时更加怒火中烧。

  射将五脏六腑恍如碎裂了,颓然而倒,可见妖帅的掌劲同等威猛。

  只见射将七孔流血,内、外伤均极重,“哎……这帮人实力强横……我……我
要尽最的一分力拼搏……”

  “姬昌妖帅,各自积聚功力,准备以雷霞万钧之力,痛击对方!”

  数相守住大门,九妹小妖,难越雷池半步。

  只见太阴渐复光华,太好了!数相见状情形也不由一喜。太阴复圆之时,九鼎
奇法便立刻运转乾坤!微弱华彩射下,宝鼎光芒渐生。妖哥凭着诡异身法,三人亦
忌惮他的毒爪,一时间斗大旗鼓相当。妖哥专攻较弱的绣尉,诱她出针刺掌心。

  掌皮奇韧,只能刺人半分。

  毒爪一翻,绣手背被抓破血痕!

  “不好了,绣妹中毒!”书尉大呼道。

  啊哟,手背立刻发麻,毒性好猛呀!

  “好奸狡的狗贼!”见绣尉受伤,书尉疾奔而来。“绣妹别怕,让我把毒吸出
来!”抓住绣尉的手吸出毒液,书尉救人心切,冷不防被妖哥抓了大块皮肉!


  “喔,好险!”书尉原来是利刃,妖哥险些被铲去半边头颅!

  礼相趋前,逼退妖哥,双尉是对恋人,情深义重。

  “书哥,你怎么啦……”只见书尉面色发紫,嘴角溢出鲜血,绣尉呜咽道,书
尉抓住她的手,难过地说:“绣妹,你的毒性已除,我放心了……”

  礼相此时已赶来对绣尉说:“不要怕,我来替他逼出毒性!”

  就在此时,妖哥已抓住一鼎托笑道:“杰杰杰,良机勿失,让本少爷破鼎立功!”
顿时,此鼎被摔得粉碎。

  绣尉惊恐交集,发出数十针,其中一针系了金刚钻线,怒吼道:“吠,破鼎填
命!”

  “晤,雕虫小技!”妖哥不屑一顾。妖哥轻敌之下,手腕被缠住了,手腕剧痛,
搅什么鬼?

  这线是混合了金刚钻粉末,锋利无比是绣尉的秘密武哭,轻易不会使用。

  绣尉大力一扯,金刚钻线立刻破皮入肉切骨!

  妖哥挽救已迟,“喔……我的手……”痛失一掌,顿时痛得抓住断臂大呼。

  阴沟里翻船,都是轻敌之过!

  “狗贼断你头颅!”绣尉顺势追击,妖哥吃了亏,忙重脚迎击。踢中了绣尉的
手掌,绣尉顿时感到好痛……手指手腕都断了。

  武功差一截,绣尉立刻受伤。

  “他妈羔子的臭婆娘……”妖哥不敢恋战,怒骂道,断腕血如泉涌,妖哥急退!

  为免失血过多,妖哥先想办法止血!于是抓起一火把伸出断掌,只听“吱——
嗤”伤口烧焦,果能止血,但妖哥已痛得魂飞魄散……

  “嘿嘿,这个鼎无人防守,正好让老子立功啦!”此时钩叟见无人阻挡飞身向
一鼎攻去,而奄奄一息的射将奋起阻截:“他妈的残兵败将,阻手阻脚,去死吧!”
抡起铁钩向射将打去。

  砰———!

  碰———!

  同归于尽,射将提聚所有的动力拖住钩叟,脑中只有这一个念头:冲向一道木
门。

  “喀,好冷!”钩叟不由一个冷战。

  木门之后原来就是风阵!撤骨寒风猛地把两人吸扯入洞内,射将流的血,立结
成冰。钩叟登时冻僵了,不能出招……

  两人变了冰条,射将能救了一鼎,兼有敌人陪葬含笑而逝!

  风阵威力,凡人焉能抗衡?只可惜射将忠肝义胆,壮烈牺牲!

  月蚀已过大半,太阴光华更盛。

  光华越盛,宝鼎衍生耀目奇光。

  乐将独战怜鬼猪童,已处下风。

  太阴光华越来越盛,看来再过一孟茶时间,九鼎奇法便可运行了!

  这家伙拖廷时间,再打下去就破不了九鼎奇法了……让猪童拦住这家伙,我去
破鼎!怜鬼念头一转,飞陀猛地挥出!

  飞陀之后又是飞刀攻得乐将手忙脚乱,险象横生。见乐将被挡怜鬼转身于飞向
一鼎,看着眼前的大鼎,不由一喜:“哈哈哈,这个破鼎大功,起码有千两黄金奖
赏呀!”

  “糟糕!礼相正全力运功替书尉逼毒难以抽身救鼎!”

  而姬夫人虽然占了上风,但也鞭长莫及!

  姬昌更是着急:“我要护住主鼎,分身不暇……又劲一鼎……奈何……”此时
怜鬼已抓住大鼎:“无惊无险,任我破鼎哈哈哈……”  

  书尉按奈不住,宁愿毒发身亡,也要护鼎。立刻飞身而上。

  坠势太劲救不了……大鼎已被轰烂。

  怜鬼狂喜之际,冷不防被书尉拦腰抱住!

  书尉悲惨交集,加上毒发攻心,揽住怜鬼,要同归于尽。

  妈的坏鬼书生,揽什么鬼?

  两人滚地葫芦般,跌滚中央的水池—水阵!!

  拖我落水干吗?

  怜鬼知道时已经太迟,削肉蚀骨的剧痛令他凄声惨叫!

  原来这水阵是极强腐蚀性的化肉削骨水!

  书尉自知必死,抓个敌人同归于尽,死也死得有价值。

  月蚀全消,太阴皎如冰轮,高悬晴空,光华大盛,映照得北斗七星更为璀灿耀
目!

  皓月强光下,吸收了月光的宝鼎登时豪光四射!

  好极了,月蚀已导九鼎奇法虽缺三鼎,仍可运转阴阳乾坤,只是功放较差!

  九鼎奇阵已开始行法、就算各聚功力未足,也要一拼了!姬昌见此更是有了信
心,使出先于乾坤功第五绝向妖帅打去,妖帅立马以天妖魔神法第五式千魂屡城,
只听“砰砰砰……”霎那间,响起连珠爆发的碰击声,如雷贯耳,两人的拳掌已撞
击百次未分胜负!

  这时,月鼎积聚的太阴光华,化成一股灵动的龙形光影,奇幻夺目!

  只见其他四鼎亦都聚光成龙,五条耀目光龙婉艇汇集向池中主鼎去,煞是奇观!
九鼎阴阳挪移奇法开始运行了。

  当五龙汇集主鼎时,溶成一气,合成一条威猛彩龙,绕鼎跃舞翻腾!

  “奇法进行了!”众人欢呼起来。

  “谢谢天爷,没有辜负书哥和射将的壮烈牺牲!”书尉欣慰地笑道。

  “岂有此理,九鼎奇法经已成形运行,本帅难道无力阻天机?”

  妖帅急怒攻心,掌势稍露空隙,被轰得中门大开……姬昌把握良机,睹准妖帅
面门,雷霞重拳,轰个正着!

  “姬老昌,你中计了,本帅拼着被你打爆面门,也要破九鼎奇法!”

  妖帅借了被击之力,闪电流星般翻身轰向主鼎,登时鼎爆人亡,血肉横飞……

  刹时主鼎粉碎成千百块,鼎中人变了肉酱……

  “他妈的九鼎奇阵,完蛋啦!”妖帅顿时狂喜。

  妖帅无比兴奋之际,对四周毫无防备,姬昌趁机猛轰了他一记!

  “轰你落化骨池,让你尝尝尸骨无存的味道!”

  妖帅跌落池中,顿觉削肉蚀骨,剧痛攻心,妖帅欲挣扎离池。

  “还想逃生?妄想!”姬昌大吼一声。

  雷霞一脚,把妖帅踢得直沉池底……  

  “狗贼再也浮不上来了!”

  姬昌不放心,凝视池水。那边五条火龙,仍聚向主鼎粉碎之处!

  “爹爹!”妖哥见父亲被姬昌打入化骨池底,已心神大乱,被逼得险象环生。

  “元凶已伏诛,你们还恶得出来吗?”礼相大喝一声。

  “老大,节哀顺变啊!”蜂魅见状连声叫道:“留得青山在,他日再为帅爷报
仇!

  “好,今日放过你这班奴才!”妖哥边撤边丢下面子话:“猪童,撤迟!”猪
童听得真切,连忙抽身,心道:

  “好险……再迟些我就捱不住了……”

  奇怪,礼相、乐将都不追杀敌人。

  只见乐将眼泛泪光,神情悲愤沉郁,是哀姬发之死,抑或是另有伤心事?

  “天杀的,迟早也要找你们算帐!”乐将恨恨地道。

  姬昌呆立在破碎的主鼎夯,手里拿着一节残肢,虎眼含泪,悲痛欲绝:“呜呜,
发儿啊……”

  礼相见状飞身过来道:“夫人,死的不是二公子!”

  “什么?那……这孩子是谁?”

  “鼎中人其实是乐将儿子,为怕候爷不允李代桃僵,故瞒着把孩子掉了包。”

  “二公子其实安置在下面的灵殿。”

  “吓!是乐将这子……小豆子!”姬昌惊诧了。

  乐将眼含泪水道:“微臣擅作主张,恳请侯爷恕罪!”

  “妖帅所毁的只是假鼎,真正主鼎是放在下面的灵殿!”

  “嘘,拦不住那三个凶人,险些被宰了!”

  这时数相飞奔过来叫道:“快开机关,看主鼎和二公于是否安好!”

  乐将忙去旋转大象脚!

  只见地台中央移开了一个圆形人口。主鼎置于下方,依然完好无缺。

  西伯侯心存感激,连忙上前一辑:“乐卿大恩大德,折煞本候

  乐将见状连忙跪下道:“侯爷,为人臣者理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吾子能代
二公子脱难,是他的光荣!”

  数相见状上前说:“事不宜迟,我们快下去!”

  于是凡个人飞身而下,来到主鼎旁。

  为防盗墓,姬氏祖先筑灵殿于化骨池下,乐将等人逐将姬发与主鼎安置于此,
既安全,亦可运行九鼎奇法。

  下面至阴极寒之气阵阵袭来。

  绣尉体质较弱,被至阴极寒之气冷得连打哆嚷。

  只见真正主鼎比其他八鼎大了四倍,五龙汇聚,合成了一条至阴极寒的巨龙绕
着主鼎翻腾飞舞!

  夫人见阴寒之气如此厉害,担心的问:“寒气如此厉害,发儿在里面会否被冻
僵了?”

  奇寒澈骨,但姬发并不害怕,咬实牙根忍受。

  与姬发同生的红宝石,正发出护主神效。宝石神光,抗衡着奇寒的人侵。

  再说鼎内的姬发,虽有神光护体,但奇寒仍一丝丝透人,甚为难奈。片刻间,
神光外的空间已全结成冰,阴寒之气更甚。

  “哼,再冻我姬发也不怕!”

  主鼎下的地面,突然冒出丝丝火焰。

  数相见状大惊,高声叫道:“大家快迟开,九鼎奇法的至阴之气,引动了地下
至阳之气——地火!”

  瞬息间,冒出的火焰越来越多和越大。

  原来主鼎下正是地火穴口,主鼎放此位置,自的是以至阴之气引发至阳的火上
来。

  阴阳交泰,是九鼎奇法的最高境界,力足运转乾坤,挪移祸福!

  地火渐趋猛烈,炙面生痛。

  “发儿在鼎内,冷热交煎他怎受他得了?”夫人焦急地问。

  姬昌安慰地说:“夫人,孩子有没有福缘生存在世上,就要看他能否捱得过这
次磨练!”

  绣尉也劝道:“夫人,二公子福大命大,一定挺得住,不用太担心啊!”

  数相说:“现在是重要时候,只要能捱得这一刻钟,九鼎奇法大功告成了!”

  “盼祖先庇佑,发儿和与十万人民,齐脱此灾劫!”姬昌在一旁心里默默了祈
祷着。

  “天啊……下面干热起来……上面却又越来越冷……”

  鼎内的姬发可惨了,严寒与酷热,上下交煎,护体神光似渐捱不住……

  “我答应了爹,娘,要勇敢!无论如何都不畏惧,支持下去!”

  乐将在旁心里也暗自着急:“二公子啊二公子,小豆子为你牺牲了,你定要安
全无恙,方能救国救民!”

  “哈哈哈,你这班蠢材,以为骗得了我吗?老子将计就计,揭穿你们的把戏!
看老子把这主鼎轰个粉碎!”声到人到,只见妖帅飞身而下直击主鼎。

  原来妖帅被姬昌打人池中后知道不易脱身,索性沉落池底!

  再加之刚才破鼎时,只觉这鼎很稀松平常,并非精铜所铸,莫非有古怪?

  妖帅运功护身,强忍蚀肉之痛,潜伏着等待良机出击!

  直到抵挡不了池水侵蚀才跳上来,发现灵殿之秘!

  众人冷不防妖帅死而复生,要阻截已来不及……

  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

  一击未能碎鼎,只轰得鼎脚折断,坐陷地面,鼎身露出裂纹,地火向四方飞射!

  鼎内有如天崩地裂,震得姬发五脏六腑翻转——

  鼎底裂了,地火案入鼎内。“哎呀,好热呀……”姬发叫了起来。

  神光散涣,冰火埋身,姬发遭两股巨力重压,痛澈心肺!

  姬昌飞身而上,冒着烈火焚身,也要阻挡妖帅!

  妖帅身法灵巧,避过姬昌的重击!

  “再过一会,就成功了,不能给妖帅破坏!”数相着急的叫道。

  三重臣奋不顾身出击,同时出击攻向妖帅。

  妖帅发狂地再轰主鼎,同时亦吃了三人的重击!

  主鼎果然特别坚固,捱了两次猛轰仍不爆碎!

  此祭阴阳交泰,冰火猛压,兼妖帅力狂震之下,姬发在鼎内全身骨肉筋络恍如
爆裂般暴涨,衣衫尽碎,痛得魂飞魄散:

  姬昌回气再上,狂击妖帅!

  “他妈的,恃人多吗?”嘿!我就借你的掌力轰鼎!”妖帅主意已定,左手迎
向姬昌双掌,右手同时向大鼎打去,只听一声巨响。

  主鼎爆开,登时烈焰冲霄,冰龙卷着姬发在半空翻腾,煞是奇观!

  “我的天九鼎法是成功了?抑或失败啊?”大家在一旁惊呆了。

  “发儿,发儿……”姬夫人救子心切,不顾一切扑向姬发!

  冷不防被妖帅猛掌击中天灵盖,刹如断线风筝飞了出去。

  “打我娘亲,和你拼命!”姬发见状失声大叫,抽出护身短剑直削妖帅。

  “喔,臭小于竟会突袭。”妖帅冷不防险被刺中,大叫一声,顺一掌打向姬发,
可怜的姬发,登时鲜血狂喷,兼七孔流血……

  妖帅心道:“这一掌足以开山劈石,小子必死无疑!还是赶快抽身走掉。”

  “姬昌,他日再来取你狗命!”妖帅一边说着一边展开轻功退身而去。

  妖帅其实已伤重不堪,走为上着!

  “夫人……夫人……怎样了?”姬昌搂着被打伤的妻子。

  “侯……侯爷……发……发儿呢?”伤重的夫人不停的问着姬昌。

  “夫人放心,二公子没事……”绣尉抱着被打伤的姬发,飞身过来。

  “发儿……哎……”

  “娘……娘亲……发儿勇敢……发儿捱得住……”

  “乖仔!娘亲唯一的愿望……是你能……长大成人为娘亲报仇!”

  “娘亲……孩儿一定杀……杀了那……丑八怪……”

  “夫人!”绣尉大喊着。

  天灵盖已碎,姬夫人香消玉损……

  夫人去世,姬发昏迷。众人黯然神伤……

  口口口  口口口  口口口

  再说妖帅回到西灯道观,群凶见妖帅回来,惶然请罪!

  “算了,恕你们无罪,那班狗奴才也被我骗倒,以为我已尸骨无存!加之给我
轰破主鼎,那孽种姬发……,大功告成,哈哈哈……”

  妖帅得意地笑着道。

  “九妹,立刻飞鹰传书把这好消息票告大王。”妖哥见妖帅面如死灰连忙道:

  “爹……你的伤势不轻,快运功疗伤。”

  妖帅狂傲地说:“呸,小小伤算得什么?只恨未能格杀那姬昌!”话音刚落,
妖帅一口真气没能接上来,便倒了下去。

  其实妖帅伤势极重,凭着骡悍性格方能支持这么久!

  再说姬昌见发儿伤势不轻,连夜将发儿带到隐宝山寻求一忧子救助。

  “怪哉也,这小于变得像十一二岁模样!”一忧子见到姬发感奇怪。

  “肤色已回复正常,九鼎奇法生效了!我赠他的护心宝玉保住了了心脉,却保
存不了他四脚百骸……妖帅这一掌,伤得像烂泥般般.....”

  姬昌闻一忧子一说心里更是着急:“求师兄指点我,如何进行脱胎换骨大法!”

  “算了,你内伤甚重,那有能力行法,交给我吧!”

  “师兄,运行此大法,折损三十年道行,延误了师兄飞升之啊……”

  “唉!我一忧子什么不忧,不忧,只忧不能成仙……本来,再修练甘年便可飞
升……上天眷顾这小于,我便不能袖手旁观,唉!唯有这三十年才成仙吧……”

  姬昌听一忧子亲自出手,心中大喜,对师兄一辑:“多谢师兄大恩,没齿难忘!”

  “呸!别来这一套!七七四十九日后,还你一个生猛的儿子!”  

  姬昌说:“师兄结生志愿是成仙,远避女色,远离尘世。今肯牺牲三十年道行,
发儿真个鸿福齐天!”

  “碰着这两父子,算我倒霉……”

  旭日东升,一优子运功吸纳朝阳之气。道家奇术,神异莫测!

  吸纳了半个时辰旭日精华,灌成奇幻光球。

  姬发昏迷若死,气若游丝,生死一线问……

  朝阳的和暖正气导入姬发心脉,散入四肢百骸。

  姬发渐渐苏醒……

  蒙胧中见到一个英伟神武的中年人

  还未看清楚,姬发已再陷入昏迷……

  口口口  口口口  口口口

  朝歌封王与姐纪还有九臣们已通宵不休地玩了三天三夜。

  “他们吃喝玩乐,却把我们弄得筋疲力倦,洗澡也没时间,真要命……”几名
宫女端着菜看边走边说。

  突然,假山矮树全里扑出几个黑衣人弄晕宫女。两名卫土听见声音赶了过来。

  “哼,你两人倒霉了!”

  两卫士来不及发声,已中毒身亡!

  “姐妹们,快些……”

  黑衣人,迅速换上宫女们的衣饰。端上吃的自大殿走去。

  只见殿上无道昏君与淫臣搅作一团,宫韩秽乱,国家焉能不败亡?

  “淫君乱臣已淫乐得筋疲力倦,正是行刺的大好良机!”前面的宫女对后边儿
人悄悄地说。

  一名美女在大王怀里淫荡地说:“大王,你的精力好惊啊!”

  “嘻嘻,孤还要再干多十个美女啊!”

  大祭司一把年纪,淫乐了三日三夜,居然仍余兴未尽!

  “哈哈哈,娃儿们,拿酒来……”

  “啊呀,鹰儿回来了,妖帅有消息啦!”封王拿着鹰儿带回的信说:

  “哈哈,九鼎已破其四,九鼎奇法完蛋了!祸根姬中了屠神掌,筋终尽碎,小
命不保,哈哈哈!”纣王转过来正想问大祭司,却见大祭司紧锁双眉忙问道:“大
祭司,难道还有什么不对么?”

  大祭司连忙答道:“九破其四,变成九五之数,不要算他一算?”

  大祭司忙取出龟壳来卜算,只见他运起烈阳指对着龟壳腹心按下。

  龟甲被烧得出太极裂纹。

  “不妙,姬发未死!”大祭司失声道。

  大祭司观裂纹而推算,测出天机!

  姐纪问道:“区区一个小孩,怎受得了妖帅一掌?”

  大祭司连忙解释:“姬发已吸取了九鼎奇法的有阳之气,加上有神物相助,虽
然全身筋终尽碎,仍能护住心脉元神!若有人能善用这阴阳之气,死内可以重生,
断络可以再续,姬发死不了!”

  封王闻言大怒:“岂有此理,妖帅未竟全功,孤再派人去诛灭此祸根!”

  大祭司摇了摇头说:“不可,此子受了九五之气,已成九五之尊了!若再杀他,
变成破局,连大商朝也会因之气数破尽,国家灭亡!大王鸿福齐天,我可施展移气
转数变天大法,将此子的九王之尊天运弄回大王身上!那时天造地合,大商朝将千
秋万世永享九五龙运矣!”

  刺客听得异常入神,打个眼色行动!轻称莲步,渐次逼近纣王!

  “依祭司所说,祸根能变成福果,实乃喜事,该拿那姬发怎么办?”封王心里
左右为难。

  “只要将姬发擒至京师,待他十五岁时,加冠成人,我便可施法将他变成灵人,
代替灵龟,永佑霸业!”

  “哈哈哈,好一个灵人,天佑大商朝呀……”

  刺客等纣王等人谈得兴高采烈之际,淬然发难,毒袖箭疾射封王!

  “纣狗,你死期到了!”

  劲随心生,袖前全被震碎!

  袖前无功,刺客骇然!

  呀,好惊人的护身气劲!

  虽然惊骇,仍鼓勇再攻!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