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魔劫之旅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魔劫之旅

  纣王勃然大怒,左手一扬,天魔刀疾劈而出。

  只见魔君手臂一抖,振出一蓬浑厚气劲。

  天魔刀虽是强猛锋锐,却被黑芒卸上牢顶。

  魔君亦不好受,被刀劲震得飞撞牢譬,手肘与肩膀脱较,鲜血飞溅!

  魔君受伤,脸上反露兴奋神色。

  怒喀一声,左手再振起一团黑色气芒!

  碎石如疾电奔雷,卫士怎避得了?被碎石贯体而过,惨死当面。

  狞笑声中,魔君一脚挑起满花尸体。

  “送给我!”

  “来得好!”

  拳劲霸道元祷,满花惨被轰个碎尸万段,血肉横飞。

  “嘻嘻,好鲜甜美味的血啊,肉啊……”

  “可恶!这老不死的,变了疯了!?”

  “最重要的,就是要他交出……”

  “九天冰蝉!”

  “哈哈……你们想长生不老返老还童?这世上就只有我知道九天冰蝉那里!”

  “魔君!我们来交换吧,只要弥交出九天冰蝉,我便还你自由!”

  “还我自由?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你们怎敢放我走?”

  “听着,每日拿美酒佳看来,更要送美女来服侍者子,一年后,我才会考虑是
否给你们九天冰蝉!”

  “妈的,你当自己是谁,你中是个阶下囚,敢向孤王开条件!?”

  “呵呵,谁叫我是奇货可居?”

  “我不怕死,但你们怕啊!”

  “你们不单怕死,更怕老啊!哈哈……”

  “再过十年八载,若没九天冰蝉,你俩便会白发苍苍,人老珠黄。”

  女性爱美乃是天性,一提到个“老”字,妲纪登时已弦震荡。

  “纣狗!你虽然练成天魔刀,但只发挥出五六成功力,连我也劈不死,就是因
为酒色过度之故,所以,你会苍老得特别快。”

  魔君一语言中,纣王晚为气结,一时间驳斥不了魔君。

  “呵欠……你好好考虑吧,别再来烦我。”

  魔君船下不久,旋如鼾声大作,呼呼人睡。

  “大王,我很困了,回宫吧。”

  二人此行一心找魔君出气,怎料反弄得满肚子气而回,心下悻悻然。

  “大王,这疯子越来越狂,看来一是杀了他,一是如他所愿。”

  “不过这白玉冰蝉真是仙药,闻说魔后服食过,年届六十仍貌美如花,望之似
二十多岁而已!”

  “他已经被囚十年了,一旦重获如此享受,很易回心转意,届时……”

  “但若被他得逞,教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宰相腹内可撑船,何况是大王?反正最终得益还是我们。”

  “给他小小头,日后我们得到了冰蝉,把他逐块肉切下来炒菜,岂不快哉”

  “晤,倒也有道理……”

  “呀……纣狗这家伙,必定如我所愿。”

  “就算他不肯,女人最怕老,姐纪定说服他!”

  如今最糟的是,丹田被锁链符制住真气无法融汇贯通,功力发挥不到五成……

  否则出不会伤了手臂……

  “只要不断送女人来,我便有办法解除被符制的丹田,回复功力!

  一旦恢复功力,破牢而出,届时除了诛杀纣狗,更要把叛徒魔帅千刀万尝遍诸
般酷刑而死,方泄我心头之恨!


  西灯道观。

  “禀帅爷,侯府这几天已在办理姬夫人、射将、书尉三个丧事,但却不见有姬
发的份儿……

  “姬发看来在侯府,似是失了踪。”

  “大王英明,居然知道翅发未死,他究竟躲到那里去?”

  “妖哥、峰魅、九妹、小妹、你们二人一组,严密监视候府动静。”

  “帅爷,那我做什么?”猪童急道。

  “猪童,你大件又显眼,人又没脑,还是乖乖留下来服侍帅爷p巴!”

  “猪童哥,你最爱睡,如今不用奔波便宜了你啊!”妖哥取笑道。

  “帅爷,新的头盔已经造好,请帅爷过目!”无虚子递过一盒子。

  “晤,手工不错,很合适!”妖帅把头盔戴在头上十分得意。

  “本帅出师以来,从未如此惨败过,日后必将西伯修全家赶尽杀绝,以泄我心
头之愤。”

  天方破晓,雷将军已集齐L马,整装出发。

  雷将出师,降了两名将军助阵外,更有族中十多名高手同行。

  “这趟许胜不许败,若能率先擒下姬发,我的地位更稳如泰山!”

  蝎将,雷将的亲妹妹,毒如蛇蝎,冷若冰霜,出手狠辣无情!

  毒将,最擅乔装,使毒手法千变万化,令人防不胜防!

  “禀圣后雷将军与一众高手,经已出发。”

  “什么?!”春梦正浓的电将,依然惊醒。

  “你部下人才众多,何必紧张?”

  “我们再多欢好一次也不迟啊!”魔后急道。

  “嘻嘻,让我再鞠躬尽瘁吧!”

  “啊……好舒服,你要了我的命啦……啊……”

  魔后淫性奇重,大战一番后,方肯放电将走。

  “此去定要成功,以后骑在雷将头上,广树势力,代替魔君地位,成为魔族之
王。”

  电将的心腹部队,早已在宫外等候。

  铁将,浑身坚硬如铁,刀枪不入,如假包换的打不死!

  火将,来自天竺(印度),四肢如灵蛇,武功古怪畸异莫测!

  勾将,身手敏捷如电有勾魂慑魄之奇技能操纵敌人心智!

  一行十多人,在电将军率领之下,赶朝西岐城进发。

  九鼎之役,姬昌虽然成功将妖帅等人击退,但亦损兵折将:夫人、射将、书尉
及乐相之子亦先后捐躯,修府一片悉云惨雾

  姬昌遭丧妻之痛,更担心姬发若然出事,西歧于民亦必陷身水深火热之中……

  忧国忧民,几日之间,仿佛苍老了十年。

  “唉!姬昌平生爱民如子,上天为何要如此作弄?”

  “西岐子民的安危,全系侯爷身上,请小心保重身体啊!”

  “各位请放心,姬昌为国为民,身负重任,一定振作,发奋图强!”

  “侯爷,夫人在天之灵,必定保佑公子古人天相,平安无事。”

  “对!一忧道长功力深厚,脱胎换骨大法,必定居功。”

  “但愿如此……”

  在侯府必经之路,小妖、九妹乔装小贩,已窥伺多天。

  小妖已甘多岁,暗恋九妹已久,这次能跟他编成一组,心花怒放。

  “要是有朝一日能跟九妹结成一对,真是三生有幸……”

  “小妖,你满面通红,喃喃自语,有病吗?”

  “医!我没……没事……”

  “人有三急,我去松一松先。”

  小妖尴尬不堪,忙借尿道!

  “哼,神不守舍,不知搅什么鬼!”

  只见姬昌单人匹马,正从修府驰骋而出。

  “小妖离开得真不着时,怎办呢?”

  九妹心想:“姬昌极少单骑而出,事必有因,非追踪不可!”

  九妹留下信息,紧瞪着姬昌尾后。

  甫出西吱城,姬昌催马疾驰。

  九妹轻功极高,尾穷追出市郊。

  沿途留下暗号,以便小妖追来。

  姬昌跨下是千里良驹,越奔越急,九妹追得很吃力!

  隔很远距离方能抽空留下记号!

  “昭,看样子他是奔往隐宝山。”

  姬昌心急欲见儿子,将马儿催骑到最高速度!

  口口口  口口口  口口口

  隐宝山内,一忧子在湖底的窿窿隙隙寻觅,盼寻得姬发踪影。

  遍寻不着,一忧子更是心焦五内如焚。

  顺在急流暗涌前进,希望能有发现。

  一忧子无可奈何地上水面。

  原来已潜到了大胡彼岸。

  “惨了,不见了发儿,如何向姬昌交待?唉……”

  “师兄,姬昌求见!”

  “丑妇终须见家翁……”

  一忧子硬着头眼往见昌。

  “我在这儿!”

  “辛苦师兄了,成功吗?”

  “脱胎换骨大法是成功了,发儿变得强壮如牛,不过……”

  一忧子结结巴巴地道出姬发失踪之事……

  “师兄尽了力,发儿若无福份,那是天意……”

  “不过,瀑布源头,为何有炊烟冒起呢?”

  “咳,这里只有我和发儿两人,何来炊烟,快去看看。”

  只见姬发好整以暇,正在烧烤鲜鱼。

  一忧子登时不知是喜是怒!

  “师伯,你来得正好!”

  “这条鱼烧得正香,孝区你老人家!”

  “咕咕,我拼命找你,你却在烧鱼。”

  “爹!”

  “发儿……”“爹爹……”

  父子久别重逢,Jy清悦得有如爆炸!

  “呜呜,爹爹呀,我好挂念你啊……”

  亲情似海深,父子紧紧相拥喜极而泣!

  一忧子满腔焦虑化为愤怒,但见姬发安然无恙,喜悦又把愤怒冲散了。

  “嘘!”

  原来姬发跃出湖面时,一忧子刚跳入湖水里。

  姬发虽遭猛跌撞,幸好护身气劲紧张,故丝毫无损,安然上岸。

  看见肥美的鲜鱼,姬发大感肚饿!

  “个多月没吃过肉,非大吃一顿不可!”

  “喂,师伯呢?”

  “想不到长大得这么快,又如斯结实强壮,太好了!”

  “何止此已?咱们广成仙派的内功心法和武功招数,他全学懂了!”

  “真的?”

  “爹爹不信,可以考考我!”

  “发儿,尽你所能放马过来!”

  先天乾坤功第三绝——雷动九天!

  “啊呀,一忧师兄所言非虚!”

  密拳如雷轰下,姬昌祭起太极气团,把来拳通通吸纳了!

  移形换位,拳劲与气团合成一体,向旁疾卸,轰下旁边的大石岩,爆个惊天动
地!

  “我的妈,你两父子糟蹋我的地方!”

  “爹爹轻易地把我的攻势卸去,真是了不起!!”

  “我的天,这孩子究竟是人还是神,短短个多月,竟能拥有达二十年深厚功力!”

  “发儿,你的武功已能挤身一流高手之列,但功力未纯,千万不可自满!要再
虚心苦练!”

  “尤其你没有临敌经验,更不可轻易与人交手!”

  “知道!”

  “师兄,请恕姬昌有个不情之请!”

  “可否让姬发留下,烦师兄再加调教!”

  “嘿!当然要由我教,你的功夫怎及得我!”

  “弄了半天,倦死了,你两父子聊聊吧,我要休息一番!”

  两父子促膝谈心,姬昌将怕有事情从头细说。

  “谈了半天,时间不早了,你留下好好跟师伯学习武功。”

  虽然依依不舍,仍需一别!

  离愁别绪罩心头,燕九妹悄然出现,姬发仍槽然不知。

  “他就是姬发?没可能!几个月前见他,只不过是个小娃儿

  九妹想起被姬发抓住要吃奶奶的情景,那种异样奇妙感觉不禁油然而生!

  “不管是真是假,抓他回去再说!”

  “刺他太阳穴,晕了就易办!”

  姬发已非常人,耳目聪敏!

  九妹出手如电,竟也落空。

  “好胆,想偷袭我?”

  “你是什么人?”

  “西伯侯爷,你儿子欺负我呀!”

  “爹?”

  “不准动!否则要你命!”

  “嘻嘻,蠢小子,这么易中计!”

  姬发毫无临敌经验,九妹略施小计已拔刀指住他咽喉。

  小妖顺着记号,沿途迫九妹,但记号疏落,须费时找寻。

  “隔很远才有个记号,九妹定追得很辛苦了……”

  “花了老半天时间才追到这儿,九妹不知会否危险!?”

  “马蹄声……”

  小妖忙跃上树藏身。

  “呀,是西伯侯姬昌,看样子他是回程西歧城!”

  “我该稍待片刻,若不见九妹跟来,便向前追踪。”

  等了一刻钟,小妖忙循姬昌的马蹄印来路追去。

  “喂喂,我们无怨无仇,干吗这样对我!”

  “老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

  “姬发!”

  “好极了,要命的乖乖跟我走!”

  姬发潜运内劲,猛地从九妹脉门冲击她经脉!

  九妹冷不防有此有一着,如遭雷击,一身剧震,姬发趁机避开剑锋!

  姬发无临敌经验,急急而退,不敢乘机抢攻。

  “啊呀,他外表十多岁,竟有二、三十年内功根基,好惊人呀

  “咳,这女孩,好面善……”

  “对了,以前见过你,那次你没有奶奶给我吃呀!”

  “哼,他必定是姬发了。”

  “他内功深厚,我要避重就轻,方能擒拿住他!”

  九妹遂飘飘忽忽地攻向姬发!

  正式面对敌人攻势,姬发不由得紧张起来!

  看准九妹手腕一抓,但落空了。

  但见剑光闪烁,姬发急矮峰闪避,心里吃慌。

  九妹连环追刺,姬发拼命打滚,避得甚为狼狈。

  “嗯,他身法笨拙,像不必和人交手似的。”

  “这样避不是办法,该施展轻功对付她!”

  九妹宝剑,卸尾追击!

  攻得急,避得妙,姬发大有进步。

  九抹怎敌过姬发的雄挥内功?!宝剑脱手!

  “还不认输?”

  “看剑!”

  “咳!”

  一掷之下,宝剑深入地底逾丈,可见姬发的手劲何等强猛!

  “哈哈,你没有剑,不用怕你了!”姬发童心未泯。

  轻敌的结果!当然是吃亏罗!

  “点他穴道!”

  没有宝剑的威胁,姬发轻松应敌。

  “他的身法不错,好试一试谁的轻功高!”

  广成仙派的轻功是武林一绝,九妹出尽吃奶之力也追不上。

  姬发的轻功运转得越来越纯熟,好不开心!

  九妹以轻功自豪,竞被姬发越抛越远,气得要命!

  “岂有此理,我憎死你!”

  “哈哈,你生气的样子很有趣呀!”

  “你的轻功这么差,无谓献丑啦!”

  姬发玩得高兴,故意嘲笑九妹!

  一口真气一浊,无以为继。

  身形急堕,姬发大惊!

  “这小子真气不继,天赐良机呀!”

  说时迟,那时快,姬发两边太阳穴已遭刺中!

  “哼,骄傲的小子,该你倒霉!”

  “嗅,别把他淹死!”

  九妹急急抓住晕了的姬发。

  两人身躯近在咫尺时,姬发突然虎目圆睁,原来护身报导劲消解了指刺,根本
没有晕倒。

  九妹被姬发这么一瞪,当堂呆了……

  姬发略施小计,乘九妹一呆之际,牢牢抱住她!

  九妹从未被成长了的异性搂抱过,心里既惊慌但又感到美妙,芳心鹿撞,不知
如何是好……

  欲发劲挣扎,偏偏又全身发软,使不到半丝劲儿……

  姬发搂住软玉温香的九妹心里说不出的舒服!

  “奇怪,她竞半点也不挣扎……

  只见九妹星眸半闭,羞得满面通红……

  一阵阵处女的幽香,陶醉了姬发……

  玉人在抱,幽香扑鼻,姬发感到莫名其妙的兴奋,心里说不出的喜欢……

  九妹成熟的身材,散发出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姬发外形虽已长大成人,但仍存婴孩心性,看见大大的“奶瓶”,禁不住埋首
下去欲吃个饱饱的……

  “肚子饿啦,要吃奶奶啊,啜啜……”

  数月前那种异样感觉今次更强烈上十倍,九妹浑身酥软,灵魂儿上了九重天……

  “妈的!”

  这时,小妖刚循足迹模到来。

  眼见心上人进人轻薄,小妖狂怒!

  姬发突然觉得这样做不妥,但又不明白为何。

  “后面响起劲风,有人偷袭!”

  临危一闪,被擦中一点头发!

  “那里钻了个小子出来,出手如此凶狠,看来是这少女的同党!”

  姬发忙抖掌迎击,小妖已移位侧击。

  姬发中爪,幸好护身气劲强横不致皮开肉绽!

  “呀!这家伙比那少女凶狠厉害得多,避之则吉!”

  姬发心慌,施展轻功急沼。

  “你用我来挡他的攻势,他便奈你不何!”

  “奇怪,他们是同路人,却我对付那小子?真莫名其妙!”

  “不妨试试!”

  果然有效,小妖狼狈地收招!

  有了这件美丽武器,姬发小妖节节后退。

  “她妈的,拿个女人做武器,算什么英雄!有胆就迎战!”

  “好,我就用真功夫,打到你心服口服!”

  “傻仔,于吗掉下我……”

  离开了姬发的怀抱,九妹若有所失……很舍不得……

  姬发虽然功力深厚,但没作战经验,难以抵挡小妖的凶犯阴毒攻击……性命不
保……

  “喂,姬发是敌人,我干吗这么关心他?但刚才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身经百战的小妖,很快便占得上风。

  臂现血痕,剧痛入骨!

  又吃亏了,姬发忙左闪右避!

  若把姬发抢回京师,封王会否杀他呢?

  “这小子爪法凌厉凶狠,若打他不过,找师伯出马!

  臭小于居然轻薄我的九抹,非阉了他,难泄我心头之恨!

  姬发轻功了得,小妖连攻十多招都无效!

  色胆包天却不敢作战,快回去做缩头乌龟吧!

  “嘿,我是缩头乌龟!?”

  小妖又用激将法,姬发别中计呀!

  吠,我要你变缩头乌龟!

  姬发孩童心性,那堪一激?决定迎战!

  臭小于年纪轻轻,功力有限,待我一爪把他震个重伤!

  小妖怎料到姬发掌劲雄猛无匹,把他轰个四脚朝天!

  手臂险些被震断,小妖大惊失色。

  “想不到臭小于内功如此深厚,要避重就轻方能胜他!”

  “哈哈,知道本不爷的厉害,聪明的快滚!”

  “姬发功力比小妖高出不止一筹,但小妖招数诡异莫测,未必会输。

  “但愿姬发获胜,便不会被抓回京师。”

  呸!你只不过一身蛮力,看老子甘招内收拾你!”

  “大言不惭,我收拾你才真!”

  小妖当然不会硬拼,扭身寻隙,一把抓住姬发腋下肌。

  腋下剧痛,令姬发半边身麻软……

  爪劲疾吐,直震心坎,姬发痛彻心肺。

  姬发被抓住,糟糕!

  “小心要害呀!”

  “要害?我下盘破绽大露,他要攻我要害……”

  千钧一发之际,姬发伸掌挡住!

  幸好九妹提示,姬发反败为胜!

  “好险呀,唉唉…腋窝好痛……”

  “多谢她出言示誓……究竞好是友是敌呢?”

  “呜呜,眼看得手了……九妹为什么帮他?”

  小妖天生矮小,甚为自卑,姬发高大,强壮,令小妖更疯狂地自卑,和妒忌!

  “妈的,莫非她看上了这小子,一见钟情,所以帮他!?”

  “这小子阴毒可恶,提升最高功力,狠狠地把他打败!”

  小妖狂妒攻心,催起大伤真元的奇法,手臂暴长一尺,筋肉贪起,煞是可怖!

  “施展激力法之后,功力大增,但真元大伤,日后只剩一半功力……小妖莫非
疯了……”

  对狂妒令,小妖疯了,不顾一切。

  姬发拳拳贯满乾坤是气,雄犯无匹,准备彻底地击倒小妖!

  姬发早有准备,坚掌封杀来爪!

  小妖见拳猛如雷,忙跃弹而起,疾抓姬发后脑!

  跟着狠狠地只剐了小妖一拳!

  小妖被轰得惨叫飞起,鲜血狂喷……受伤不轻!

  “再加把劲可取胜矣!”

  “我把拳劲卸了大半,只受轻伤而已……”

  “咬破舌头喷血,假伤受了重伤,令他轻敌……”

  “傻瓜,果然中计了!”

  小妖狡计得逞,姬发轻敌抢攻,头与背被重重击中!

  爪劲猛烈,姬发吃了大亏,内伤了……

  “小袄诡计多端,姬发应付不了……”

  满天星斗,头背剧痛……

  姬发反应越来越快,险险闪过追击!

  吃了亏,学了乖,姬发雷地跃起,施展绝招“云鹤冲霄”。

  “哗!好厉害!”

  “糟糕,方圆十丈内都在他气劲笼罩之下,唯有硬拼……

  电光火石间,数十记炮弹般的猛拳已狂轰而下!

  小妖明知不能幸免,聚指如锥,穿破拳网出击,图个两败俱亡!

  “小妖用‘破山锥’,姬发糟了……”

  小妖使出最狠毒的绝招,姬发惨被抓个正着…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