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雷神震怒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雷神震怒

  而这边雷将军已带领手下往另外一条路走去,一行人快马加鞭。

  “咦,哥哥,我们走的路,似乎是往西歧的上反方向?”看着走的路,蝎将不
解地问。

  “对。因为我要请叔叔——魔沼长老出山!”雷将得意地说。

  “好极!电将比我们多了一个将军,长老叔叔武功高绝,兼足智多谋,有他帮
忙,胜券在握!”蝎将也感此主意不错。

  日夜兼程,翌日黄昏方赶到长老隐居这处——魔沼泽。

  “此处沼泽之地,瘴气极重,你们不宜进内,我去好了!”雷将吩咐下去。

  “侄儿求见,盼叔叔出山相助!”雷将军开门见山,把与电将相争的加盐加酯
道出。

  魔沼长老听了后,大怒:“岂有此理,大胆淫后,竟敢公然偏袒小白脸,亏待
族里功臣?!”

  “求叔父主持公道,决不能让电将奸计得逞!”说音刚落,魔沼长老已飘然至
船上。

  “叔父刚才跃下船头,船身竟然晃也不晃……”

  “轻功果然登峰造极啊!”雷将不由得佩服。

  “哼!就算让那小白脸捷足先登,我亦会替你把姓姬的小于抢过来。否则,我
们有族的颜面何存?!”

  “好了,我们快赶路吧!因侄儿为来此地,已经落后四天路程,必须加快追赶。”
雷将催道。

  雷将军与魔沼长老、竭将、毒将等人,日夜兼程,抵达西岐后,魔沼定策,租
下了十艘大船。

  “叔父,我们的人查悉,电将等人已聚集在二丈峡。”

  电将军等人既已握守陆路险要之地,我们亦无谓费力相争

  “但……叔父,纣王命姬发三个月之内上京……”

  “由西歧出发陆路比水路快得多,且风险少,如此看来,姬发等人走水路的机
会,其实不大啊!”雷将十分不解。

  “非也!非也!表面看来,走陆路的好处多,正因如此,更易招惹敌人!”

  “但万一他们走陆路;我们岂不是白白将姬发拱手让人?”

  “有我在此,那怕抢不回那小子。”

  口口口  口口口  口口口

  而这边,姬昌为了避免途上凶除,以陆路军马声东击西,姬发则早已在一忧子、
乡尉率同数十亲兵的护送下,从渭江出发。各人乔装渔夫模样,分乘三船,以姬发
所乘居中,船家已远离西岐地二百里。

  时近傍晚,日落西山,彩霞天,四周湖光山色,如诗如画,表面上一片宁静优
美的气氛,教人悠然神往!

  “哗!好漂亮阿!要是每天都能够这样,舒舒服服的欣赏风景就好了。”

  “二公子,你在此容易被敌人发现,请回船舱去好不?”绣尉劝道。

  “我自出娘胎,每天只知练功,早就烦死了,难得有机会欣赏这样美丽的景色
嘛!”

  “况且,江面阔大,只有我们三艘船而已,那有敌人啊!”

  “二公子,阅厉尚浅,不知江湖凶险,万一稍有羞池,属下如担当得起?”绣
尉着急地说,正说话间,就听后面:“呸!发儿女人说的话,不可以不理。”

  “男人大丈夫岂可听从女人指使?!妇人之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原来一忧子听了绣尉这些话十分不快。

  姬发见有人撑腰,嬉皮笑脸地说:“嘻!听到了没有,师伯吩咐不用听女人说
话!”


  “绣姐你也是女人吧!”语问刚落,一忧子则对姬发吼道:

  “哼,小鬼给我滚回船舱内,不准四处走动!”姬发顿时一脸的灰。

  “碎!还以为救星到,结果还不是一样,你叫跟绣叫,有什么分别?”

  “前辈见多识广,路上还请多多提点!”绣尉礼貌地对一忧子抱拳致意。

  “女人累人,你不来烦我已经谢天谢地,还说什么指点!”一忧子一脸不快。

  见一忧子这样,绣尉不禁心想:“哪些轻视女人?简直蛮不讲理!”

  “不过,道长是侯爷的师兄,必须对他多加尊重!忍气吞声算了!”

  于是回到舱内,准备好饭菜。

  绣尉视姬发为主,对西伯侯百般尊重;对姬发的差遣,恭顺从之。

  突然——

  “啊!”

  姬发想起以前白雪服侍他吃饭时触景伤情,掉下泪来……

  悲从中来,吃不下咽!

  “哇!白雪姐姐呀……”

  白雪生前聪明乖巧,甚得侯府中人喜爱,绣尉与她亦感情甚佳,闻言亦不禁滑
然泪下……

  “公子乖,别哭了,绣尉今后代替白雪,好好侍你好吗?”

  绣尉关切地抱着姬发说。

  夜幕低垂,船队亦得暂时停航。一忧子在船舱外打坐调息,并监察四周动静。
绣尉则带着姬发在舱内准备休息。

  “好眼困呀,我们睡觉了。”姬发笑着说,一脸的童真。

  “绣姐来,先亲个嘴从前白雪姐姐的嘴好甜啊!”

  “不……这……这让你亲亲脸颊好了……”顿时搞得绣尉不知如何是好,心竟
把姬发看着象个大男孩了。

  “也好!哼!”姬发不待绣尉反应,已捷嘴先上了。

  绣尉勉为其难,顿时脸红耳热!

  “嘻!绣姐的脸好香啊!以后要让我多亲一点,嘻嘻嘻

  “呵呵,好累啊,发儿要睡觉了,绣姐抱抱!”一把抱着绣尉的胸部睡了下去。

  “喔……”绣尉搞得十分难堪,可转念一想,姬发年幼丧母,境况堪怜,绣尉
顿生怜惜之心,虽被紧拥在怀,亦不忍将他推开!

  口口口  口口口  口口口

  翌日。

  众人不敢怠慢,再度扬帆启航,赶路赴京。

  航行数十里江面渐渐由宽转窗,姬发等三人。凭栏观景全驰遗遥自在。突然,
一忧子总觉得有点不妙:“唉!我今日老是心绪不宁,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何不合指推算一下,看有何事发生?还来得及。”

  “呀!前面有事!”一忧子一声惊呼。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啊!如此阵容,定是敌人无疑!

  只见前面出现十艘大船,船身以铁索互相串连,横摆江上,将姬发等船的去路,
全面封锁!

  魔族雷将军赫然出现于中央一船的甲板之上。

  “前面三艘船古古怪怪,姬发应该在其中一艘上。”

  “不出长老所料,姬发果然走水路!”

  毒将亦凝神注视,准备随时出击。

  电将军亦早已分派魔沼长老、蝎将和毒将,分立三船之上,把守水道,严阵以
待!

  见对方来势汹汹,三人也不由一惊。

  一看势色不对,一忧子忙下令回航!

  船夫急忙依令而行。

  但水流湍急,根本来不及回头3竭力摆舵之下,船身仍向铁索船阵中飘去:雷将
见来船已掠近,立刻霹雷大吼一声,凌空跃起,双拳运起一道黑色团,煞是惊人!

  黑球气团狂轰而下,威猛无匹,领先的一艘船,惨被拦腰打断,爆个支离破碎,
船上众亲兵,被轰个魂飞魄散!

  雷将军再喝一声,蓄势再攻!

  此次目标,对准姬发所乘船只而来。

  “糟!雷劲气拳霸道强横,若和他硬拼,船身如何受得了?!”一忧子立刻运
功抵挡,可是形势危急,一忧子唯有飞身迎击。

  雷神震怒威猛绝伦,但蓄劲的时间较长,一忧子乘机机会,跃上雷将军上方。

  “这家伙蓄动欲发,先轰他!”

  “啊!好猛的掌劲!”

  这招果然有效,逼得雷将军放弃轰船,为求自保抽起气团迎击一忧子!

  因迎击得仓卒,黑色气团被硬生生轰向江面!

  劲力强猛,翻起巨大的波浪,江上船只亦大受震荡!

  船身猛烈摇晃,船上众人亦一时站不住脚!

  姬发毫无行船经验,淬不及防,眼看要跌落江。

  幸绣尉及时出手相救,飞身抢前,抓住姬发前臂。

  玉臂轻挥,把姬发扯回上。

  “哇,好险!”

  “二公子,快将真气下聚脚底涌泉穴,稳住下盘。”

  “稀,男人大丈夫,却被女人相救,真丢脸……”姬发觉得十分丢脸。

  姬发如言运功,果能稳住身形。

  硬拼过后,一忧子与雷将军,各自飞跃而下。

  雷将军轻功了得,脚浮木之上,安然着“陆”!

  “大块头轻功不弱,但与老子相比,还差得远啊!”

  一忧子更胜一筹,毋须借助外物,翩然站于江水上。

  而此刻魔沼长老一忧子的轻功心想:“嘿!登萍渡水,轻功造诣已超凡人圣,
老了今日有对手了!桀桀……”

  “呸!一个女的再加一个臭道士,今次姬发那小子,还不手到擒来。”蝎将不
以为然,毒将此时正打着如意算盘。

  “嘻嘻,那女的应该武功甚高,留给蝎将,我捉那小于,最易做!”

  一忧子见江面被封,知道形势不妙,亦不知对方还有多少高手在阵,必须全力
先击倒一个为妙!”

  雷将盛气凌人地道:“不要无谓浪费气力了,知机的交出姬发,本将军可放你
一条生路!”

  一忧子讥讽道:“果也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也不自量一下,敢叫道爷认输?”

  雷将气得直咬牙:“呸……敬酒不吃饮、饮罚酒,本将军把你碎尸万段,尽喂
江中鱼虾!”

  雷霞魔功绝非等闲,一忧忙催起先天乾坤神功应战!

  就这样雷将军对付一忧子,蝎、毒双将亦发动攻势。

  魔沼长老乃长辈身份,暂不出手,静观其变。

  “绣姐,让我应战!”姬发已急不可待,抓住绣尉的肩膀说。

  “不成!二公子乃万金之体,岂容犯险?!该你先退才是!”绣尉劝阻道。

  蝎将手持长朝,亦借助江上浮木,飞身抢前。

  瞬间已跃向姬发所乘船只。

  见蝎将飞身上船,众亲兵急忙上前迎击,保护少主。

  长戟一挥,亲兵登时“身手异处”!

  戟势未尽,直捣亲兵胸膛!

  长戟急旋,贯心而出,亲兵惨被钻个血肉四射,死状惊人。

  蝎将出手狠辣,绣尉大为震惊,急忙手挟姬发离去,一声疾呼:

  “快走!”

  “二公子,我送你到后船,你们得尽快离开!”

  “待我们先击退敌人,然后再与二公子会合!”

  姬发来不及抗议,已被推上半空,飘飘然如断线风筝!

  “二公子小心!”

  绣尉对姬发说,并对后船的卫士说:“保护二公子!”

  后船迅即启航,二船距离渐拉远。

  见姬发已走远,绣尉也放了心。

  “二公子暂保安全,我们可免后顾之忧,全力就敌!”

  “岂有此理?!打架也不让我参加,干嘛要我先走?”

  姬发搞得十分生气。

  众亲兵忠肝义胆,拼死攻蝎将,阻她追击姬发!

  蝎将生性凶残,下手绝不留情!

  杀人如斩瓜切菜,面不改容。

  见众卫士如此无能,蝎将得意道:

  “呸!全部都是窝囊费,老娘不费吹灰之力,真乏味!”

  说话间,绣尉已回身杀到,抽出腰间软剑,准备出击。

  软剑急旋摆动,剑花如雨直取蝎将。

  一瞬间,双方交手逾数十招,战况激烈!

  经过几番交手,绣尉心想:

  “咦!妖女好强的内功!”

  左朝右刃,蝎将强力进击,绣尉立处下风,且战且退。

  “嘿……功夫不错,这样才够意思呀!”蝎将道。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论兵器我处下风,必须改打埋身肉搏,方有胜算!”

  绣尉心里盘算着。

  绣尉奋力进击,攻如骤雨,但蝎将亦守如铁桶,一时间难以攻破其紧密的防御
网。

  姬发此时在远处看见如此情形,十分着急。

  “气死人!眼巴巴看着与妖人恶战,我却一点也帮不上忙,怎么办呢?!”

  恶战百多回合后,绣尉终于逼近蝎将。

  埋身战斗,绣尉的软剑便能占得优势。

  一招一接一招,逼得蝎将节节败退!

  绣尉全力出击,蝎将把长戟一扭,分为两撅,中藏利刃。

  绣尉察觉蝎将神色有异,加倍小心,堪堪避过剖腹之危!

  急蹬了蜗将一脚,欲借力弹身飞退。

  “想走?看我的锁剑式!”

  戟头教住软剑一扭,把剑身扣锁住!

  绣尉的退势被拉住,青光一闪,利刃已刺到面前!

  千钧一发之际,绣尉及时用牙咬住剑尖。

  乘势一跃,飞身疾退。

  “吁,好险!”

  暂时脱险,但已吓得一身冷汗!

  功败垂成,蝎将气得破口大骂。

  “他妈的!”

  “哼,看你的命硬,还是我手上的兵器硬?!”

  左戟右刃,蝎将强力进击,绣尉立处下风,且战且退。

  看准时机,纤玉一挥,数枚银针疾射而出。

  众银针直向蝎将面部飞来,蝎将急忙回头避让,搞得十分狼狈。

  “哼,几乎中招,竟敢与老娘斗阴毒?!”

  绣违法反守为攻,针剑齐施,直扑蝎将。

  蝎将亦非等闲之辈,戟刃狂舞,拨针挡剑,守得密不透风。

  “防守固若金汤,必须以金刚钻线收拾他!”

  一口气耍出数十枚银针,夹杂着一条金钢钻线!

  蜗将狂挥戟刃,将银针全数卸开,但手肘却已被金刚钻线缠住。

  “妖妇中招,要拉线,取你一臂!”

  钻线一拉,堂堂人肉三分,剧痛攻心,蝎将大骇,眼看右臂快要分家。

  蝎将反应敏捷,急顺势冲前,减轻钻线拉力。

  另一手搅动长戟,把金刚钻线牢牢缠住。

  蝎将知祝应变,终于化解断臂之危。

  眼看蝎将用计解围,绣尉急忙奋力拉动钻线,将蝎将扯上半空。

  随即抖动软剑,向上出击。

  蝎将手持戟招,甚为狼狈。

  钻线一收,将蝎将硬生生从半空扯下,狠摔落空甲板上。

  “我自幼在湖中练功,水中作战胜人一筹,要设法下江中再打。”见占不到便
宜,蝎将不由心想。

  足下运劲,跃离船面,飞身扑向江中。

  金刚钻钱与长我相缠,蝎将突然发难,绣尉马步不稳,被急扯向前。

  拉力过大,无法稳住下盘,被逼与蝎将双双堕江。

  蝎将乘机解掉金刚钻线,但手肘受伤不轻,鲜血直冒。

  “水战非我长,还是先返回船上为妙!”绣尉见上当,知道形势不利,硬拼无
益,绣尉急忙回身欲游上水面。

  蝎将那肯放过?长戟一挥,刺破绣尉身上长袍,头颅亦几乎不保!水中作战对
绣尉极为不利!

  雷将双手运起两团黑球,跃上半空,占据有利的攻击位置。

  居高临下,形势占优,雷将狂挥双拳,打出无数较小黑球炮弹般向一忧子迎头
轰下!

  “啊!气团密袭,攻势更为急劲,比刚才更难应付,但难不倒老子!”

  黑球如流星坠落,一忧子合掌催谷强气劲,把黑球全数卸开。

  “哼!趁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施以重击,取他狗命!”

  电将欲回气再攻之际,乾坤掌已如电铲至!

  形势急逼,雷将军唯有挺拳硬接!

  雷将果然储力未足,被一忧子单掌震退。

  剧震之下,飞堕江上,幸及时借浮木之力,一跃而起。

  “连环追击,一气呵成,不可让他有机会喘气聚气。”

  一忧子不断狙击,遏制雷将发挥雷拳的威力。

  雷将果然被逼得无还手之力!

  节节败退,雷将找个机会,退自己船上。

  一忧子那肯放过,随尾穷追!双掌齐发直向雷将轰去,雷将立刻用掌接住。

  两股惊世内力比拼这定,坚实的巨船亦无法抵御,甲板登时爆破……

  船板毕竟非实地,雷将被一忧子强猛掌劲狂轰,爆破甲板,穿破船底而出。

  船底洞空,水柱狂冲上舱面!

  “哼!雷霆魔功虽然厉害,但不在实地作战,到底仍要吃亏!”

  江水汹涌而上,船身形势下沉,船上众魔族勇士,乱作一团。

  “哼,用雷斧对付这肥鬼!”雷将拿着巨斧一拥而上。

  “啊!巨斧看来沉重锋利,决非一般等闲兵器,硬拼的话,绝不化算!”

  雷将明知在大江之上,内力硬拼对己不昨,马上改以兵器出击,转守为攻。

  雷将身形闪动,一时间,雷将像从四方八面向一忧子狂砍而下。

  一忧子飞身翻跃,避过锋芒3甲板却遭殃!

  “巨斧攻势凶狠,比雷拳气劲更难应付啊!”一忧子心想。

  “知道本将军的厉害了吧!”雷将霸气十足。

  雷斧一出,转弱为强;形势逆转之下,雷将得势不饶人,疯狂进击。

  剧战之下,船头逐渐下沉,只因有铁索相连,才不致完全没,魔沼长老隔船观
战,仍未有出手之意。

  雷斧攻势急激,一忧子跃身桅杆之上,暂避其锋,思索克敌之计。

  雷将挥斧狂劈,船桅应声砍断。

  “臭道土!老鼠般四周乱窜,刚才的威风哪里去了?乾坤狗屎功!”

  一优子勃然大怒,运起罕为使用的独有绝技:乾坤金刚身,右臂猛然增长粗壮
逾半!

  “呀!看不出这臭道土原来已练成乾坤金刚身!能练成一臂已甚厉害!”

  “妈的,让你先天乾坤功的无敌绝技!”

  雷斧狠狠劈至,一忧子右臂坚如金石发力硬撼。

  “哗!好强的内劲,雷斧亦几乎震得脱手!”

  一忧子再占上风,雷将节节败退,狼狈不堪。

  “强敌环伺,久战无益,必须一招将他了结。”一忧子乘胜追击,毫不松懈。

  “啊呀!道士要出杀着,雷儿恐怕吃不消了。”雷将暗惊之余,一忧子又一记
天火燎原,又攻来。

  “哗!好惊人的气劲,烈焰扑面,几乎窒息!非豁尽一拼不可!”

  避无可避,再度硬拼,但今次的劲道比先前强猛数倍轰天动地!

  气劲爆发,巨船亦如遭雷殛,拦腰爆碎!

  一忧子乾坤金刚身一出,果然神威惊人;雷将堕江,生死未卜。

  金刚身威猛无匹,但亦耗劲甚巨,一忧子忙回气调息!

  防范稍疏之际,魔沼长老竞乘机偷袭,巨网迎头罩下,一忧子猝不及防,顿时
被因!

  “肥猎,你遭殃啦,哈哈……”魔沼长老一声狂笑。

  而此时只听——

  “啊呀!”

  “发生什么事?”

  姬发隔船观战之际,忽闻异声。

  只见几名亲兵紧握p因喉,辗转倒地,不断痛苦呻吟!

  面色急转紫黑,口吐白沫……

  惊愣之际,船头已赫然出现一个身影!赦然是毒将。

  “嘿……姬发小子,老婆子来招呼你啊!”

  “亲兵们,怎么了?”姬发着急地问。

  “一定是这妖婆干的好事!”

  “老妖婆好卑鄙,要你填命!”姬发说已运功攻来。

  “嘿……好小于,出招架势,倒也似模似样!”毒将讥笑道。

  姬发勃然大怒,运起乾坤神功,飞身出击。

  但毒将身法奇快,掌势未到,已从容飘开,姬发攻势落空!

  “啊!轻功好厉害,竞完全碰她不着!”

  “糟!老妖闪到我身后,想偷袭?!”

  姬发急回身挡格,只见毒将衣袖一挥,抖出一阵香风。

  “叼!好香……”

  香气扑鼻,但随即全身一软,原来已中了毒将的清酥迷香!

  “哎……”

  “哈哈!老娘今日立下大功!”

  毒将以为一击得手,谁知高兴得太早!轻敌之下,被姬发朝胸腹,重踢了一脚。

  其实,姬发明知对方用毒,又怎会如此中计啊!

  “师伯教落:兵不厌诈,果然好使好用!”

  “哼!老虔婆,你有难了!”

  “呜,腹部好痛,臭小子好狡猾!”

  “先避其锋!”

  “啊!好快的轻功,该用密集攻击,不容她有喘息机会!”

  心念一动,挺起先天乾坤掌,直逼毒将。

  姬发攻击急邃,毒将竟敢举掌硬接。

  双掌硬拼之下,爆出巨震,船上甲板亦遭毒将轰破。

  强弱悬殊,毒将被震得飞堕船舱之内。

  “看他年纪小小想不到功力如此惊人,简直像三、四十年的修为。”

  “糟!兵不厌诈?今次轮到我中计!”

  原来毒将掌上藏有毒针,姬发掌心中毒,大为震惊!

  慌忙拔出毒针,但右掌早已青肿一片。

  “臭婆子,不想死,快交解药出来!”

  “嘿!放屁!弥凭什么要我交出解药?”

  “还敢嘴硬,不交解药,本少爷要你陪葬!”

  “呵呵,老婆子几十岁人,能陪此等贵人死,值得啊!”

  “小子!乖乖的别动,否则毒性攻心,只有加速死亡,到时要救也来不及了。”

  姬发急忙的封穴止血,阻止毒性蔓延。

  “封穴?!死得慢一点而已,仍是死路一条……”

  “除非你马上结我叩一百个响头,老婆子或者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哼!士可杀,不可辱,何况我是西伯侯之子,就算死一万次,也不会向你叩
头!”

  “呵……果然有骨头!不过,英年早逝,实在可惜!可惜!”

  姬发强忍怒火,暗地运起乾坤劲,灌注脚上以腿法进攻!

  “啊!小子性子好硬,像要拼命的样子!”

  说时迟,那时快,姬发已挟雷霞万钧之势,飞腿出击;毒将矮身闪避,但头巾
仍遭踢掉!

  只见毒将一头白发,竞随头巾脱落,露出一缕长逾三尺乌黑秀发!

  “哦?!这老婆子的头发怎会又长又黑?奇怪!”姬发惊讶道。

  管她黑发、白发!姬发继续疯狂进攻,毒将翻滚闪避,狼狈不堪。

  “哗!小于发恶起来不好惹,不审避之则吉。”

  姬发占尽上风,攻势一浪接一浪,誓要击倒毒将!

  形势危急,毒将急掷出毒蒺藜!

  毒蒺藜被强猛脚劲震个爆破,散出阵阵毒烟。

  姬发势如破竹,毒蒺藜亦无法阻挡,毒将无计可施,迫于出手挡格。

  硬拼之下,毒将被震得飞迟丈外,内力明显与姬发相差甚远。

  但毒蒺藜的毒烟刺激之下,姬发亦感双目刺痛,泪如雨下。

  姬发脚劲甚猛,毒将直撼船舱壁上,甲板爆裂,江水汹涌而人!

  “哗!好厉害!”

  姬发身形起,再施腿功。

  “嘿……刺上已喂了剧毒,左右夹击!”

  幸姬发眼明腿快,回旋飞踢,毒将两柄兵器即时脱手。

  中门在研,毒将惊愕之际,姬发已朝胸口猛轰一掌。

  “咳!老婆子看来又干又瘦,怎么胸部竞会如此丰满?!”

  姬发下手不留情,厉腿疾扫,毒将头颅遭殃!

  “烯!这老婆奇奇怪怪的,先打倒她再说。”

  毒将领变滚地葫芦头顶金星直冒。

  毒烟仍未有消散,姬发双目剧痛,视线模糊。

  “幸好毒性不太剧烈,就可以内功从眼内逼出。”

  姬发急忙盘膝打坐,运功逼毒。

  姬发攻势暂停,毒将得机喘息,额危危地站起来。

  “毒烟毒性轻,不能持久,必须尽快将小于收拾。”

  毒将内伤不轻,但斗志依然顽强!

  鼓起余勇,举掌扑杀姬发。

  姬发仰身卧地,朝上连环飞踢,强猛无匹,毒将无从抵挡,照单全收,惨矣……

  腿劲凌厉,毒将撞舱顶,飞上甲板。

  姬发尾随而出,虎目圆睁!

  余势末尽,毒将如断线风筝,跃出船外。

  “解药未到手,迟到龙宫也要追!”

  毒将急堕江中,姬发那肯放过?耸身扑向水中,卸尾穷追。

  毒将吃了猛招,伤得半昏半醒。

  姬发迅即逼近。

  五指如铁,紧握毒将咽喉喉。

  “咦!老婆子面上溶化的是什么?!”

  只见毒将面上化妆,在水中迅速溶化,赫然露出本来在目,原来竟是个十五、
六岁眉如弯月,姿容俏丽的少女!

  “啊!原来是个女娃儿,怪不得内力如此不济!”

  只见少女状甚痛苦,双目流露出求饶的神色。

  姬发以手势示意少女交出解药。

  少女即从怀中掏出一只小药瓶。

  姬发心想:“晤,不知是真是假,但也只得冒险一试了…”

  “试一试,总比毒发身亡好。”

  咬开瓶盖,并药丸全数吞服。

  “抓住你的咽喉,若解药无效,要你陪我一起归西!”

  毒将面色急转青紫,完全无力挣扎,奄奄一息。

  姬发服药未几,伤处未旋即消肿止痛,果然是真解药。

  可怜毒将苦撑多时,鲸吞江水,陷人半昏迷状态,似乎命不久矣!

  “她既已交出解药,若让她死掉,实在于心不忍。”

  毒将命悬一线,姬发急忙俯前,将一口真气,从口输入毒将体内。

  姬发救人心切,浑不知一个巨大黑影,潜掩至身后,赫然是——雷将!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