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一章 龟甲玄功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一章 龟甲玄功

  九妹不知所踪,姬发不禁不惊失色,呆在那里。

  “傻瓜,还不快退!?”市场上的小子在一旁叫道。

  “哼,关你屁事,多管闲事,活得不耐烦了!”姬发穿越一条后堂,原来是一
条小巷,人影已无。

  “被他们跑掉了……咦!有办法!”姬发一个飞身,跃至两层高的层顶上。居
高临下,可以看见整个市集的七、八成地方。姬发游目四顾,拼命搜寻九妹芳踪。
果然,发现四名大汉背着九妹,正进人远处一座大宅。姬发大喜,炮弹飞身狂追!

  “哗!看不出这家伙的轻功,如此了得!”

  “一定是位武林高手!可能有大决斗呀!”

  “哈哈……如此热闹,老子岂能错过!”

  小子飞身追赶,原来轻功竞也不弱!可是,转眼已失去姬发踪影。

  “哗!跑得好快,究竟哪里去了?”

  “一场空欢喜,这热闹看不成了。”

  “老猪婆一向喜用迷香掳劫良家妇女,卖到妓院当娼……”

  “城里的妓院向来由哼哈二怪管辖……呀!我想到了!!”

  “反正无聊,尽管去看!”

  哼哈二怪的院子内,只见姬发傲然而立,三两下功夫,已格掳劫九妹大汉打倒,
但却不见九妹芳踪。

  玄武是飘渺城四大护法之一,哼哈二怪乃是他的手下。

  “哈哈……能够追到来这里,小于倒有点本事!”

  “请两位高抬贵手,放了我的朋友!”

  “哈!我们的手很‘贵’么!?”

  “哼!怎么个‘抬’法!”

  “两位想要什么条件,请说出来!”

  “哼!想赎人?你有多少银两?”

  姬发掏出钱袋,先拿起一锭金元宝作为药费。

  “这里还有三锭金元宝,你看够不够!”

  “金元宝?快拿来让我看看是否假货?”

  “哈哈……老大,你说三锭够不够?”

  “哼!当然不够,再拿五百锭来就差不多!”

  “什么?五百锭!”分明是不肯放人!”

  “嘿!欺人大甚,非打不可!”

  “哼!臭小子,不知天高地厚,送你归西!”

  “嘻嘻,老子袋袋平安也!”

  “哼!架式似模似样,看能否捱得我三脚!”

  姬发屡历灾劫,已有相当临敌经验,双掌蓄劲似发未发,火速回掌拍南哼怪厉
腿!第二掌紧接出击,哼怪做梦也想不到,眼前的少年竟是个一流高手,当堂吃亏!

  “哗!厉害,老大碰钉了,嘻嘻!”

  “呀!仿如击中坚石,反震力好强!”哼怪吃了重重一拳,竞能于半空中一个
翻滚,反身撞向池中假山,将掌力尽卸于山石之上。卸劲后只痛不伤,哼怪练的到
底是哪一门武功呢!?

  “这恶鬼的外家硬功非同小可,唉,怎么碰上的都是武功高强的敌人!?”

  “试试这胖子斤两!”姬发飞身击向胖子。

  “哈哈,轮到老子大显身手!”话语刚落,只听得“轰!”的一声,二人拼个
旗鼓相当,各自震退,哈怪身后的喽罗遭殃,被撞头崩骨折,重伤吐血。

  “你奶奶的小杂种,取你命!”哼怪突然从后边袭来。姬发察见身后,劲风掩
至,忙翻个筋斗。哼怪的攻势虽然凌厉,但姬发腿法巧妙,通通卸开。


  “哈哈!精彩得要命!”市场上小于在一旁看得情不自禁叫出声来。

  姬发急于救人,出招凌厉,强猛无匹。唆的一声,哼怪被踢个正着,直飞向躲
在一旁偷看的小于。

  “好险!”小子哼怪飞来连忙躲避差一点被控上。

  “这两只怪物平时不可一世,今回倒足霉头,真是大快人心!”

  “这小于不简单,要落足本钱对付他!”哼怪在一旁重新提气运功。

  “两个奸贼是高手,必须先重招击倒一个!”姬发心念一动,运起了乾坤是气。

  姬发虽然内伤未愈,只余七成功力;但仍不一切谷尽乾坤受气,打出威猛绝伦
的乾坤第五绝!哈怪那敢怠慢,忙催谷起最高功力,龟壳形的护身是气隐现。

  “死老大,还不快来帮手……”

  刹那间,响起连珠爆发的雄猛碰击声,两人的拳脚已经硬撼百次,斗得异常灿
烂!

  “这小子的腿法攻势无穷无尽,挡不住了!”哈怪本来密不透风的拳网,终于
被踢至崩溃。

  哈怪防守顿失,连吃三脚,被踢得飞撞人屋,跌个滚地葫芦。

  直滚撞至大厅尽头,方止得住去势!

  姬发心想:“再施猛招,定可将他收拾!”于是乘胜追击。

  “哈哈,放马过来吧!”

  姬发来势汹汹,哈怪不敢硬接,举起沉重的石鼎挡格。石鼎登时爆碎,鼎内香
灰翻滚四散,周围仿如大雾弥漫迷膜一片。姬发急忙双掌翻飞,回旋疾扫一来拨清
视线,二来护住身体,以防受袭!片刻间,香灰消散,但哈怪已逃之天天。姬发大
急,忙冲入后堂搜索。

  “死肥鬼好狡猾,借灰盾!?”

  “外面还有一只恶鬼!”姬发连忙跑到前院及街上,均不见哼怪踪迹!

  “岂有此理,全部溜了,毫无高手风范!”姬发正自想着,回头一看,“咦!
是你!”

  “大英雄,佩服、佩服!”原来是市场上的小子。

  “小兄弟,可有看见那高的恶鬼?”小子连忙上前一揖。

  “嘿,他早就溜了!”

  “什么?丢下同伴不顾而去,真没义气!”

  “哈哈哈!笑死我了!飘渺城的人,没一个认识‘义气’两个字!只有中原的
傻瓜,才谈什么‘仁义道德’,这里的人,没有好处的话,要他们动一根手指也难!”

  姬发自懂事以来,一直活在长辈的荫庇之下,家人、师伯、以至侯府上下,莫
不对他爱护有,从没需要什么“好处!”

  “试想想,要是他们二人联手,你未必打得赢!”’

  “不过,正因为毫无好处,他们才懒得跟你打!”

  “晤……两只怪物的气劲的确十分厉害,我的猛招亦未能重创他们……”

  “要是刚才他们联手出周,我便危险极了!”

  姬发回心一想,知小子所言非虚,不禁捏一把汗!

  “这里根本没一个好人,尤其是飘渺城主的手下,更是卑鄙无耻之最!”

  “那九妹被他们掳去……会有什么遗憾?”

  “啊!这……这个我也不大清楚!”小子一边说一边想。

  “要是告诉他,那位姑娘会被抓到妓院,供人淫辱,他定会入城拼命……”

  “等于叫他去送死……”

  这小子虽然在飘渺城长大,学会不少坏事,但本性其实不差。

  “大英雄,若你肯收我为徒,我一定尽力助你,拯救那位姑娘!”

  “呸!你也是斤斤计较,唯利是图的人,和那些坏蛋有何分别!”

  “无论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九妹!”

  “英雄啊!我叫做白手虎,住在市集西的破庙里……”

  “你若回心转意……便到那里去找我吧!”

  “哼!瞧不起我,鬼才稀罕做你的徒弟!”

  姬发独自一人回到店里。

  “少侠……”老伯见姬发一人回来连忙叫道。

  姬发垂头丧气地说:“九妹被人掳去,不知所踪……”

  店主在一旁接口道:“九成是被到渺城,卖给妓院……”

  “住口!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救回九妹!”姬发气愤地说。

  二人茫无头绪,唯有先拿药回农舍,再作打算。

  九妹芳踪杏然,姬发心情沉痛,责怪自己无能,保护不力。

  “老婆子,我们回来了!”

  只见老婆子倒卧血泪中,屋内被翻箱倒匣,一片凌乱。

  “天呀……老婆子……呜呜……”

  姬发急忙找绣尉,但已人去房空。

  这打击太大!姬发心头剧震,惊惧莫名,如坠冰窟。

  “老伯……绣姐也……失踪了!”

  “屋子里的财物被搜掠一空,连你们的金元宝也不见了

  姬发满怀歉意地对老伯说:“连累老婆子被害,姬发真的罪
 无可恕……”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逃不过!”老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老伯,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这里的都知道我是个穷措大,盗贼也不会打我主意……”

  “对了,一定是那个药店的掌柜!”

  “看见我们身上的金元宝,以为我家里还有更多……”

  “暗中通知匪党飞马来洗劫,杀人灭口看见绣姑年轻貌美,顺手抢了去!”

  “天杀的狗贼,我要杀尽你们!”

  震怒的姬发,拔足狂奔,找掌柜算帐!

  来到市集,天色已晚,街上行人疏落,店铺已关门。

  “哈哈,这次全靠掌台通风报信,咱兄弟才发了这笔横财!”

  “那里!那里!想不到老鬼家里,只有一锭金元宝和数十两银子……”

  “不过,那个女的却卖得十锭金元宝之多呀!”

  “嘻……那人美若天仙,真舍不得将她卖掉!”

  姬发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怒气袭来,破门而人。

  “阿呀!这小于来找晦气!”

  “他来找死才真!”

  “天堂有路你不走……”

  “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取你们狗命!”姬发大吼一声,迅速出招,直击二贼。

  两名狗贼,当场爆面而亡!掌柜的在一旁见状,吓得全身发抖,连连赔理。

  “大英雄,小人一时贪念,作了胡涂事,求你饶命……”

  “哼,那个女的卖到什么地方?快些说!”

  “卖……卖到城里的…妓院去了,这些金元宝……还回你去赎人吧!”

  “哼!你这种人渣,留在世上无益!”说完一掌拍下将掌柜的当场击毙,独自
叹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为老婆子报却大仇,姬发稍涉心头之恨;得知绣尉九妹下落,更加血脉沸腾,
决定独闯飘渺城!

  口口口  口口口  口口口

  黑夜里,飘渺城的灯火映照上半空,方圆三十里内皆可看到。

  飘渺城虽然已是深夜,但飘渺城入口之处,依然灯光通明,各式人等熙来攘往,
络绎不绝。

  飘渺城是个不夜城,热闹繁嚣形同白昼。

  入城者必须出示金银或铜令牌。

  “小子!令牌呢!”守城的卫士上前拦住姬发。

  “无令牌者,格杀勿论!”

  姬发理也不理抬头一击,这守卫第一个遭殃,面门立即爆裂。

  其余众守卫连连上前围攻姬发,但砰碰连声,通迥被轰出通道,摔向城内广场!

  全部重伤倒地不起,其余守卫急敲打铜锣,发出警报。

  “有人闯城啊!”

  姬发神威凛凛,长驱直进,未受伤的字卫们,都不敢上前拦截。

  “哼!这么晚才来,咱们等得好不耐烦!”

  “哈!大好青年,为女死,为女亡,真是天下第一傻瓜!”哼哈二将闻声出来
拦住姬发。

  姬发一看,原来是哼哈二将,大怒喝道:“废话少说,立刻交人出来!”

  “否则血洗飘渺城!”

  “哈哈……好大的口气,这小子简直是白痴!”

  “不过师父对这白痴,倒是蛮有兴趣呀!”哼哈二将在一旁一喝一合的调侃着。

  “好!试试你是否真材实料!”只见四个侍卫抬着哼哈二将的师父玄武星君走
了过来。

  “小朋友,老子让你三招,你好自为之:哈哈,师父武功盖世,就算让他十招,
也不成问题!”哈将在一旁为师父助阵大吼大叫。

  姬发见来人打扮留着一根小长辫子,心中暗想:“哼!这怪物好大的口气,要
让他后悔!”于是默运乾坤罡气。

  玄武星君见姬发小小年纪,运起功来紫气绕身,大是奇怪:“咦?!这小子的
内功家数似属玄门正宗,应是名门正派的弟子啊!免硬接他一招,试试他的实力!”
姬发上前一过招,心中大惊:“呀!这家伙肩膊又硬又滑,难以击中他。”

  只见玄武身形如陀螺急旋,姬发的脚劲,被卸得无影无踪。

  第一招轻易便让过了!

  “嘿……这小于的功力不外如是!”

  “哈哈,师父大人英明神武,臭小子死定了!”

  “哼!敢与师父交手,注定你少年亡!”

  “小子,尚有两招,好好珍惜吧!”

  “哈哈……这一招蛮有气势,似模似样!”

  姬发腿影如山,疾踢而至,不料玄武突然向前疾窜,令第一轮攻势,全数落空!

  “呀!就是这招,踢得我晕头转向,师父怎样破他!”

  姬发双腿不断追击,连环飞踢,可惜到势尽力弱之时,才踢中玄武!

  虽然踢中,但劲力只余十分一,被玄武轻松地借力飘前。

  顺势飘上半空,仿如一条长蛇般,回旋飞舞,刹那间飘到姬发身后。  ”

  “呵呵……只剩下一招,是你的最后机会!”

  “好一招长蛇贯空,天下一绝啊!”

  “玄武大爷,神功无敌!”一旁观看的侍卫齐声为玄武星君喝彩叫好。

  “这小于的招式虽然精奇,但功力有限,不足为患!”玄武星君经过二招以后,
心中已生轻敌之意。

  旁观的城中人忙不迭地阿谀奉承,七嘴八舌地大大夸赞,更加使玄武星君有此
飘飘然,姬发此时却心中暗喜,你这老贼也上我当了。

  “嘿……我刚才只用上两成功力,要令你这龟蛋产生轻敌之心,第三招才全力
出击!”此时姬发已使出乾坤绝学“天火燎原”。

  “既然小子功力不足,索性把他的脚震断!”

  玄武摹地运起七成的龟甲玄功护身气劲。

  “咦?!怎么身后风声全无?”

  只觉眼前一花,姬发赫然已经出现眼前!

  说时迟,那时快,猛烈无匹的腿劲,炮弹般轰向面门!

  玄武以为用七成龟甲玄功,已可将姬发厉腿震断,结果,龟甲气劲反而被踢个
碎裂,轻敌之过,后悔已迟!

  龟甲气劲一旦散碎,玄武登时痛得晕头转向,牙血直冒:

  姬发得势不饶人,神腿密集出击,脚脚干钧,玄武被踢得魂飞魄散!

  可惜内伤未愈,需要回气调息,免得伤势复发。

  玄武突然惨败,围观众人均大感意外,个个吓得目瞪口呆、噤若寒蝉:

  玄武手脚撑地,疾运玄功,消解身上的伤痛。

  “嘿……小于年纪轻轻,竟然会运用战术,真是老猫烧须!”

  姬发心想:“再加把劲,非要把他击个重伤不可:”

  “只要挟持他作人质,便可换回绣姐和九妹!”于是姬发加快回气调息。

  玄武星君在飘渺城中,一向横行元忌,威风八面,这次竟伤在一个小子手上,
登时恼怒如狂。

  “啊,师父动怒,小子必定死无全尸!”

  “这龟蛋头部受重僵,全力攻他这弱点,或可有胜算!”

  北方玄武包含了七大星宿——斗牛、女、虚、危室、壁。

  以上七宿刀龟相缠之象,故武功有龟坚厚,蛇之敏有刚柔并济!

  玄武的怒吼声仿如旱天雷,震得在场众人耳鼓生痛,天旋地转,姬发亦感震撼。

  “拿命来!”

  蛇掌出招快、狠、猛、姬发亦不示弱,挥掌一一卸开。

  “好精妙的掌法,看老子破你!”语音未落,只听“嗅!”的一声打中姬发。

  姬发中掌之际,亦立即回敬一脚!

  玄武不退反进,蛇掌如锥,狂插姬发心窝。

  “玄武大爷必胜!”

  “把那小子碎尸!”

  玄武反败为胜,众守卫不忘大拍马屁,纵声呐喊助威。

  大军压境,姬发勉力起脚迎击。

  玄武蛇掌变爪,一把制住姬发足踝。

  这时,不少人闻风而至看热闹,广场上变得人山人海。

  “哈哈……这小于背上要开天窗了!”

  姬发背脊,立遭铁锥般狂猛重击。

  但姬发胜在烂打,发力一脚狂钉,扭身回旋脱困。

  玄武头部屡受重击,痛楚越来越甚,惊怒交杂!

  姬发放站起采,奈何背脊痛得撕心裂肺,鲜血汩汩而出。

  此时姬发心里一横,“为了绣姐九妹,无论如何也要再拼!”

  一股莫名的斗志,激发起姬发惊人的潜力,又再腾身而起,疾扑玄武!

  “全力出击,不成功,便成仁!”

  “哈,斗志惊人,难得!”玄武见状心中也是暗自佩服。

  姬发重复使出天火燎原,莫非技只此矣?

  “嘿,看老子震碎你双臂!”

  姬发突地施展乾坤第六绝,将玄武雄猛的拳劲,加上自己本身功力,全转移到
双腿,猛然翻身,双脚狂钉玄武天灵盖。

  逆转乾坤,精奇猛烈,强如玄武,亦被轰得颓然撞地!

  只见玄武七孔不断渗血,若非有龟甲玄功护身,脑袋早巳爆碎。

  “再来一记震惊百里!”

  姬发已是强弯之末,这一脚劲力有限,玄武虽受重创,仍能挥拳迎击。

  姬发翻身落地,但双腿发软,向后跌倒!

  姬发四肢百骸剧痛,但无比的斗志却催促他奋力支撑起来!

  突然,一股强猛无匹,令人窒息的气劲,把姬发笼罩。

  只见玄武如万斤巨山,挟着雷霞万钧之势向姬发压下。

  “哈哈……这小于快要变成肉酱。”

  姬发唯一能够做的,是四肢鼓劲,狂撑这座巨山。

  惊天响过后,只见广场的地面,仿如中了炸弹般炸开,隆然下陷!

  “哗!好惊人的气劲呀!”

  “哈……这小子被压成‘屎饼’了!”

  稍后,只见玄武从深坑中飘然而出。

  耗力过巨,忙大口地呼吸,调息内气。

  调息一大周天后,经脉稍感舒畅。

  “咦?!这些烟味有点奇怪!”

  玄武回头一看,大惊失色,只见广场上众人,已全倒在地上。

  “呀!有人放毒烟!”

  “他妈的,谁个在搅鬼!”

  只见火盆后有三个黑影,如流星扑出。

  为首一个,不由分说,拳劲如雷,轰向玄武。

  玄武惊怒之下出拳,拼个旗鼓相当!

  第二个神秘人举起大刀,攻向哼哈二怪。

  哼哈二怪吸人毒烟,手脚灵活大减,被逼得节节败退。

  第三名神秘人,直扑向深坑。

  把姬发像小鸡般掀了出来,便向城门窜去。

  玄武与神秘人连拼十多拳,只落得节节败退!

  “这家伙的拳劲好厉害……”

  神秘人大占上风之际,竟然转身离去。

  玄武心想:“我已中毒,若再追赶,无疑自寻死路!”

  持大刀的神秘人,亦扭身撤退!

  神秘人两、三个起落,已越过城门通道。

  一口气疾奔了四、五里,方才放慢步伐。

  神秘女子小心翼翼,将姬发安置在大石旁。

  跟着,给姬发喂服两颗药丸,一红一黑。

  不久,姬发嘴角汩汩地流出窃血,人亦慢慢苏醒。

  “呀,是你……”

  “你运气真好!”

  原来神秘少女,竟是娇小玲珑的魔族毒将。

  “姬发,现在有两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那一个?”

  “请你先讲好消息吧!”

  “第一个好消息就是你已服下魔族的疗伤圣药——九转丹,起码可助你退出体
内一半以上的瘀血……”

  说时迟,那时快,姬发又吐出一大瘀口血。

  一股强烈暖流,奔走体内奇经百脉,姬发忙运功引导,借之疗伤。

  “上次你救我一命,这次我救你,两无拖欠!”

  “第二个好消息是,上次你放我这次是我放你,大家扯平!”

  “那么,坏消息是什么呢?”

  “那就是……我同时也喂你服下了,咱们魔族三大蛊毒之一的万虫蛊丸!”

  “万虫蛊丸!!”

  “不过,你也不用太早担忧,毒性要一段时间才会发作。”

  “在发作前半个月,你就会腹胀如鼓……”

  “并且不断排出大量毒蛊!”

  “若半月得不到解药……”

  “这万毒虫就会破肚而出,叫你剧痛惨死!”

  “哼!干脆现在杀了我!”

  “现在我没兴趣杀你,因为你的小命值钱得很!”

  “三个月之内,你到朝歌的流云栈找鸠婆婆,就可得到解药。”

  “哼!你这样做,到底是何居心?!”

  毒将默然不语,但脸上神色显示,心情极为复杂!

  “这里有些毒迷烟弹,你拿去傍身吧!”  、

  “还有,千万别透露是我放了你!”

  “好,我答应你!”

  毒将先救人,后放人,却又狠下蛊毒,姬发只感莫名其妙!

  “先找个地方藏身疗伤!”

  “呀!那白毛小于住在市集以西的破庙,正是藏身的理想地点!”

  原来怒江之役,雷将等人惨败……

  魔沼长老阵亡,雷将三兄妹亦受伤不轻!

  “凭九转丹亦无法迅速复原,看来要设法配制新药!

  但是这儿是西伯侯的势力范围,若他们现身买药,很易被发现!

  毒将想起离百里之外,有一飘渺城,是西伯侯势力范围以外

  于是三人决定乔装到飘渺城去,三人乔装易服,弃船疾赴飘渺城。

  这晚,三人正在客店夜膳之际,忽闻有人谈论广场激战之事。

  “他们谈论的少年,莫非是姬发?!速去看看!”

  来到广场,战斗正值高潮。

  “……大家依计行事!”

  毒将乘人不觉,悄悄将毒粉洒进火盘中。

  毒粉遇火化烟,随风散向广场四周。迷倒众人,才有刚才那个奇将救姬发一事。

  再说姬发骑马奔了一程,来到一座大庙前心想:“大概是这间破庙了!”便提
声喊道。

  “白毛虎!”

  白毛虎听见有人叫连忙跑出来定睛一看:“呀!大英雄,原来是你!”

  “啊!你受了重伤,快躺下!”

  “小兄弟,可否帮个忙,替我到老农夫处到药?!”

  “行!我知他的农舍在那儿!”

  姬发伤疲不堪,随即陷入昏迷。

  迷糊中,只见一班凶人的面目浮现脑际,狰狞可怖,动魂掠心!

  忽见绣尉和九妹,七孔流血,悲鸣哀号,神情凄苦,惨不忍睹!姬发一身冷汗,
惊醒过来。

  “啊!幸好是做梦而已!”姬发梦醒之时,白毛虎已从农舍归来,正在煎药。

  “药刚煎好,请趁热服下g巴!”白毛虎把姬发扶了起来。

  九妹的药方果然厉害,姬发刚刚服下,全身的经脉,立刻沸腾起来!

  忙运起乾坤功,消化吸纳强烈的药力!

  “哗!全身冒烟,这定是极其高深的内功。”

  姬发运功疗伤,只把白毛虎看得目迷神醉,惊叹不已!

  白毛虎在一旁看得有点肚俄,对姬发说:“我到市集买点好酒菜回来,你休息
一会。”说完便跑了出去。

  只见市集上人头涌涌议论纷纷:“咦!如此热闹,到底他们在谈论什么呢?”

  众人口沫横飞,议论姬发与玄武之战!

  “哗!大英雄年纪小小,竟与玄武大爷打得如此灿烂,真惊人2”

  听大街上的人把姬发说得出神如画,白毛心中暗想:“若我能学得他的武功,
便配得上我的梦中情人了!”

  “我一定要想办法拜他为师!”白毛提着劲飞快的跑回破庙。

  “味道真好!”

  “来!大英雄,我敬你一杯。”

  “你名震飘渺城,我好羡慕呀!”

  “唉!败军之将,焉敢言勇?!最的是,不知如何可再进城,救我的两位红颜
知己!”

  “不能力敌,大可智取1我们悄悄潜进去吧!”

  “我自幼在城中长大,谙熟地形,有办法可潜入城中。”

  “好极了,请替我多煎一服药,待我运功疗伤,然后入城!”

  “哦7!那你运功到什么时候?”

  “大概也要入黑时分了!”

  “啊!人黑更好,我可来得及会会我的梦中情人!”

  “想不到你年纪小小,原来已有心上人,真了不起!”

  “她长得比天仙还美,我每天不敢看她也睡不着呢?嘻嘻……哈哈…”

  白毛虎的陶醉神情,令姬发不禁想起绣尉和九妹来……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