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九章 恶战金晨曦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九章 恶战金晨曦

  姬昌满以为可刺爆城主眉心,不料强猛的指劲却像击中无底深渊,消失于无形,
原来城主已施展深渊势卸途这招猛击。

  “呀!我的劲力如泥牛入海,堕入虚空深渊……”

  “糟糕!中门全无防守,破绽大露……”

  说时迟,那时快,城主已猛然出掌。

  幸好姬昌见机得快,立刻缩回右臂,硬生生提了这一掌。

  城主施展深渊势后,回气不足,这一掌只有五成劲力,未能重创姬昌。

  “姜是老的辣,这家伙应变奇怪,是个难缠的对手!”

  城主未摸清姬昌的底子,不欲贸然抢攻,先回气重组战斗力。

  “右肩痛彻心肺,经脉紊乱,幸未伤及筋骨……”

  “同是先天乾坤功,姬昌施展起来,比儿子何止更胜一筹!”

  “这老鬼未尽全力,似乎有所保留,正合我心意!”

  城主心有顾忌,故只以靛沧海心法对付姬昌,未敢提升到金晨曦心法。

  “不可将功力催谷得太高,以免引发心坎穴旧患,便弄巧反拙!”

  “好极了,拖得越久,我们胜望越浓!”

  靛沧海心法已是非同小可,发出亿丝万缕的气劲,如蚕牢牢缠困姬吕!

  “呀,这一招怪异缠韧,把我劲势牢牢捆压。”

  “集中内劲出击,爆破他的气劲。”

  “哼!困势奇韧无比,除非他内力高我两筹,否则只有越绑越实!”

  城主的困势逐渐收紧,姬昌双臂如遭枷锁,不能向城主攻击!

  “嘿嘿,越反抗,越缠个动弹不得!你是死路…条!:”

  “再缠困下去,等于束手待毙……”

  “呀!有办法了!”

  姬昌人急智生,突把劲力轰向地面!

  城主不料有此—着,被牵扯得直向下冲。

  城主气劲被引得失准,姬昌把劲力迅速转移,一举击破了困势!

  城主冷不防姬昌双招如此快速巧妙,共宵团败垂成反吃重招!

  冲劲如雷,城主急卸劲飞升,方免破墙的狼狈相!

  险破奇招,姬吕也捏—把汗,急回气备战!

  城主被踢得痛彻心肺,面目无光,愤怒得无以复加!

  “这姬发功力深厚应就奇速,靛沧海实是难以把他击杀。

  “这老鬼耍出真功夫了……”姬昌暗想。

  “老鬼气势凌厉,我可不能跟他对拼,一定要拖到老祖来接手应战,我们方有
机会获胜!”

  姬昌凭着乾坤绵身,能否敌得住攻击力威猛绝伦的金晨曦呢?

  雪宫大殿里斗得天翻地覆,宫外却是一片平静。

  雪宫上空,突然爆发了一篷鲜红烟花!

  继而又再爆放蔚蓝烟花,把漆黑夜空照耀得一片光亮!

  原来是乐将的杰作。

  乐将趁众人激战之际,溜出宫外发射烟花,号令西岐精兵!

  烟花照耀长空,五十里内可见,飘渺城民更是看得真切!

  “哈哈!好美的烟花,定是庆祝婚礼!”

  “不用打仗,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飘渺宫旁大校场。

  “呀!虹红色,我营出击讯号!”

  “从火行动开始!”

  一声令下,众军士,蜂涌人地洞。

  地道分开两条,一条通往飘渺宫。

  另一条是通往校场外的山坡,入黑时,早已有一百军士潜出,奔往雪宫山崖下。

  城外的四行五百名酒岐精兵,看见花色烟花,立刻向城门进发。


  雪崖。

  “蓝色讯号!我们立刻爬上雪崖!”

  这一百战士,花了两个时辰,由校场奔至雪崖下候命。

  潜入飘渺宫的战士,已到处燃起火头!

  城中军兵见飘渺宫着火,惊骇莫名!

  负责守卫飘渺宫的五千军兵,急拔军救火镇压!

  西岐剩下三百精兵,也冲出校场。

  两军迅即碰上三百对五千,西岐军以一敌七!

  两军对峙,西岐军人数虽少,但阵势齐盛,军威甚盛!

  西岐本百战士齐声呐喊,动排斥敌方军心。

  “飘渺城主罪孽滔天,今日恶贯满盈,已被西伯侯爷诛杀!飘渺宫也化为炭尽!”

  这招果然奏效,飘渺军兵交头接耳,互相猜测。

  “操你娘,妖言惑众!杀掉他们!”

  飘渺城军的指挥官大怒,喝令出战!

  西歧军神箭手立刻发难!

  这盛怒的指挥官,冷不防被一箭了结!

  “弃暗投明,每人可获白银百两,改编西歧军队,成为官兵,保国安民!”

  西岐军又再呐喊,令次诱之以利!

  飘渺军中混了不少被西岐收买的人,向同胞大肆游说1

  一传十,十传百,素来军纪不严的飘渺军,动摇起来……

  “我要做官兵!”

  “能做官兵,谁还愿做贼兵?!”

  “火烧、威吓、利诱!果然奏效,侯爷的计策真了不起!

  “谁能率先打开城门,可获白银千两,官加三级,名额只限十个,先到先得!”

  “又有重赏,令降兵们狂喜!”

  “我的天呀,一千两银!”

  “官加三级拼命呀!”

  数千兵将涌向城门,负责守卫的军兵抵挡得住吗?

  一百战士,迅速登上雪宫后面。

  “烧树!”

  战士均带备火油,浇向树身。

  人数众多,被守卫雪宫的军兵发现了。

  “呀!有人潜上雪宫。”

  瞬息间,无数大树燃起熊熊烈火!

  每队二百人,换言之,有千百人来扑杀西岐一百精兵!

  精兵以十敌十六,奋勇作战,斗得异常激烈。

  雪官外的数百大树焚烧,烈焰照半天通红。

  雪宫内战况激烈,苍龙以一敌二,仍示省下风!

  “他们的武功我已知之七八,该还击了!”

  苍龙开始反攻,先痛击礼相。

  数相从旁夹攻,苍龙早矮身避过。

  数相闪电般刺出七指,但被通通挡住!

  礼相劲贯羽扇,如利斧疾劈苍龙。

  “哈哈哈!怎伤了我?”

  爪劲如山压下,凌厉无匹,两相骇然。

  不宜硬拼,两相冲前避过这猛烈一击。

  苍龙变招奇快,两相背部遭殃,皮开肉绽!

  “嘿嘿嘿,知道少爷的厉害了吧!?”

  两相斗志如虹,不理伤势,第一时间回身,强攻苍龙。

  苍龙稍起轻敌之心,立刻吃亏。

  苍龙的四方气劲,强横坚猛,轰然震开两相。

  内劲再催,集中迟击礼相,不让他有回气机会。

  “嘿,看你如何招架得住?”

  单对单礼相当然抵挡不住,顿入险境。

  “哈哈,早料到你从后偷袭!”

  “先把这个肥老鬼干掉!”

  龙爪痛击数相顶门,但同时也吃上一指。

  正要震毙数相,但头部被礼相双掌厉劲夹击。

  “停步!有什么事?”

  “城主叫我来见姬发,快开门!”绣尉忙道。

  守卫半信半疑,面面相朗。

  “对不起,没有城主的手令,不能见姬发!”一卫土阻拦道,气得绣尉一拳打
去,“可恶,不信我的话。”

  众守卫并非高手,被打得叫苦连天!

  “咦!门外很喀吵,像是绣尉的声音!”白毛虎说。

  朱雀风声而至,一出手就是杀着,险些劈开绣尉两截!

  “师父,还有朱雀声音呀!”

  “你这贱人想作反?宰了你!!”朱雀怒吼。

  朱雀刀法凌厉凶狠,绣尉忙用守卫做替死鬼。

  刀锋如电,斩瓜切菜,绣尉闪避得甚为狼狈。

  朱雀道:“哼:你的轻功怎及我的刀法快?”

  “嘿!贱人你已避无可避了。”

  千钧一发之际,姬发破门而出,挡在绣尉身前,逼得朱雀制住刀势!

  对朱雀道:“要杀他,先杀我,”朱雀顿时愕然道:“姬发,不要逼我。”

  回看姬昌:“姬昌功力非同小可,要集中金芒,凌厉射击,方能伤他!”

  “老鬼聚指成芒,必有强猛杀伤力,要加倍小心!”

  金芒如剑激射而下,姬昌掌凝气旋,把金剑挡卸开去!

  金芒爆炸,守卫粉身碎骨惨死!

  “呀,这金芒有两段劲,中了人再爆炸……”

  “呼呼呼,姬昌面露惧色,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吗?”

  姬昌勉强挡开,仍被强气震退。

  “哈哈!西伯侯果然名不虚传,挡得住老夫的金里儀气芒!”

  “老鬼的金芒快疾凌厉,不易挡格,这样捱打不是办法,要主动出击,以攻为
守!”

  “嘿嘿!且看你能挡得几招?”

  姬昌改变战略,催运起雄浑无匹的先天乾坤功。

  “嘿嘿:能与高手交锋乃人生快事,尽你所能吧!”

  “这招气势不俗,很好!很好!”

  城主五指箕张透射金芒,可见他的金晨曦心法已修练得炉火纯青。

  姬昌强猛的掌势,竞被震得冰分瓦解。

  “我的天!这老能鬼的功力,比我想像中高了不止一筹

  “姬昌的攻势被破,回气不及,正好给他致命一击!”

  “糟糕!来不及挡格了……”

  乾坤绵身发挥威力,卸去了金芒的七成威力,免却爆体之危!

  但姬昌仍被击得受伤飞退。

  “呀!痛彻心肺,左边内脏经脉已受伤了……”

  “好特别的护体气劲!”暗然心想。

  “呀!这金芒方向无定,不知会击哪一位置……”

  只见金光耀目,无捉从摸……

  “惟有大耗功力,来挡格这无定金芒!”

  “挡得好!始老夫要你挡也档不住!”

  “城主双手合壁,金芒光华大盛,劲力大暴增三倍,威势慑人心魄!

  “哈哈!老夫这一招,任你是铁壁铜山都要被轰个稀烂!”

  形势不妙,姬昌将天道循环的气旋收窄,左右游走……

  天道循环被彻底击破,姬昌受到空前的猛烈震撼!

  金芒的威力不但暴增三倍,连速度也快了三倍,游走中的姬昌仍被击个正着,
爆天巨响!

  很明显,姬发是敌不过城主的金晨曦心法。

  “哗!下面又传来巨响,快去看看!”

  “师父!快来看……”

  姬昌被轰出大殿,进入宫中花园。

  父子情深,姬发忘了自己武功被制,竟从二楼跳下……

  幸好朱雀及时飞身把他扶住,方免跌伤。

  “姬发!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父亲随时杀了你!”

  “谢谢!”

  “发儿!”姬昌见爱儿心疼地道。

  “爹,孩儿想得你好苦!”

  “你安然无恙太好了!”

  父子久别重逢,开心得拥作一团。

  城主刚才耗劲不少,也要趁机回气,调息经脉。

  “咳!?发儿,你的穴道被封了!”

  “是那城主干的好事!”

  “这一仗我们没把握取胜,你快走吧!”

  “不!遇难而退,怎配做西伯候之子......”

  “哈哈!你俩父子一齐归天吧!”

  “不!爹爹,求你放过他们吧!”

  “爹!你能得到西岐便算了,何必赶尽杀绝呢?”

  “呸!你懂什么?男女的雄图大业,女人管不了!”城主怒吼。

  “你利用这场婚事来发难,有想过女儿的苦处吗?”

  “别罗嗦,我不杀姬发便是!”

  “不成!若你杀了西伯侯,姬发还肯跟我成婚吗?你不放过他们,我便自刎!”
朱雀威胁道。

  “想要胁老爹?妄想!若你死了,姬发立刻陪葬!

  城主大步上前,澎湃的气劲把朱雀推得直退。

  “爹爹言出必行,希望他留下姬发一命!”朱雀心想。

  姬昌一挥手,柔劲已把姬发推开……

  “发儿!退开!”

  “爹爹你要小心啊!”

  “哗!两大高手决战,人生那得几回看呀……”白毛虎心想。

  “绿毛为何那么久,仍未过来接战……”

  “唉!推有尽量拖延!”

  “我的旧患随时会发作,该速战速决!”姬发有点焦急。

  眼看父亲出战,自己却无力助攻,姬发心中气苦。

  “何不强练血穹苍心法,或许能冲破被封的穴道……

  “绣尉、白毛虎,请你们替我护法。”

  “不成,完全无法提气……真可恶!”

  “哈哈哈!大白猫,还有什么斤两?快抖出来吧!”

  老祖对付低两筹的白虎,自然轻松得很。

  三鹰目不转睛,凝神观战,似乎有所等待……

  “呼呼呼,这招蛮有威势,但只能唬小孩子矣!”

  “看老子一招就把你震个屎滚尿流!”

  绿毛老祖自大狂妄,但确有他的真功夫,把白虎攻势击溃!

  “我出道以来罕逢敌手,但今次一交锋便被震得溃不成军,这老怪太可怕了……”

  白虎哪敢接招,急忙疾退。

  “再退数步便会被追上……”

  白虎从未如此狼狈,越退越是心惊。

  “再不迎击,便会被他逼死!”

  “肯招接了么?哈哈哈!”

  虎爪狂攻,但只能击中空气……

  只见两支巨大电爪,铺天盖地的向白虎落下。

  白虎人急智生,脱下被风迎接电爪,自己则乘除滚开。

  “哈哈哈!原来你不是猫,是老鼠才真……把头鼠遁!’,

  “他妈的!除了城主之外,从未见过这么可怖的武功!”

  白虎沉气运劲,一支爪虎挥舞出古怪的姿势。

  “主人打出讯号,我们要出手了……”

  “这小于一招猛过一招,斗志可嘉也!”

  “这招似是全力出击,待我一爪把他轰破,要他输得心服口服。”

  白虎中途突然沉身,使老祖迎击的电爪落空。

  白虎原来改中下盘,老祖忙也基爪封杀他的凌厉攻势!

  一个是全力出击,一个是半力迎击,爆出巨响,各自震得飞退。”

  虽是半力迎击,已击得白虎双爪发黑冒烟……

  “呀!竟震得我爪臂生痛……”

  老祖猝不及防竞被三麻鹰用网罩住……

  “操你娘!竟弄这些小儿科玩意!”

  老祖一爪,饿鹰首当其冲……

  电劲疾吐,饿鹰立成集炭……

  “咦?这网异常坚韧……”

  老祖旋身挥臂,但却越缠越紧……

  “他妈的!不信撑不开这赋网!”

  “大力点啊!越是挣扎捆仙网缠得越实!”

  捆仙网乃天山雪蚕丝制成,其韧无比,遇到外力拉扯则更为收紧,只有是水方
能松开。

  白虎秘制此厅网,以对付比他强的高手,今天正好大派用场。

  “这老怪一定逃不了,他妈的,把我双手击得剧痛,幸好未伤得及筋骨经脉!”

  饿鹰瞬间惨死,两鹰惊愤交集。

  老祖奋力挣扎,却是奈何不了这捆仙网。

  狂扯之下,更被网丝伤了皮肉。

  “妈的!再扯下去,手指也会被割断……”

  白虎调息过后,老实不客气痛击老祖,

  “哟!老怪身上的护身电劲,把我手臂击得发麻……”白虎想出破老祖护身电
劲的方法,飞身再放。

  冰劲从双耳直钻入脑,老祖痛得狂向上撞。

  “凭着捆仙网,白虎终于扭转形势。

  “哈哈!果然有效,再接再厉,定能收拾这老怪!”

  “操你祖宗十八代!”老祖怒骂。

  “尽管骂吧!你活命的时候有限了!”

  “哼!”那两人身法快如鬼魅,并非普通卫土……”

  苍龙的秘密杀手——幽冥双勉。

  “先收拾老怪要紧!”

  老怪双耳伤了,听觉受损,愤怒得目毗齿裂。

  白虎得势不饶人,飞身再攻。

  “老祖突然飞身弹起,成了居高临下之势。

  双脚狂腻,击溃了白虎的冰钻指攻势。

  “呀!老怪的腿电力同样厉害,震得我双臂血脉翻腾……好痛!”

  “嘿!单凭双腿便可踢死你!”

  “双鹰,快来夹攻!”

  双鹰知道电劲厉害,各自夺了兵器来进攻。

  “上身越缠越紧,真他妈的没办法!”

  “先驱除了钻入臂内的电劲,再聚机重击这老怪。”

  老祖起脚飞踢,大凶鹰已抽刀疾退。

  旁边寒光一闪,长枪已疾刺他耳朵。

  电劲从长枪疾传过去,鬼鹰如遭雷称赞。

  “哼!怎伤得到老子?”

  大凶鹰臂头为副,插眼为主,居然两击皆中。

  老祖眼皮虽薄,但护身电劲一样强猛。

  老祖电脚猛力蹬踢,内里肠脏惨被歼成焦炭……

  “嘿嘿……这些小脚色,不费吹灰之功!”

  “咦!?一股寒劲从上疾逼下来……”

  老祖听觉暂失,只能凭视觉和感觉应敌。

  凭感觉始终慢了一点,被威力倍增的冰钻指击中顶门。

  冰劲真钻入脑,老祖痛得厉声怪叫。

  “嘿嘿!这一击把老怪震得发狂:”

  老怪发狂乱撞,卫士惨被撩得肢离破碎。

  只见血肉横飞,断肢四溅,惨不忍睹……

  “哈哈!这老怪伤到神经失常疯狂了……”

  疯狂乱撞的老祖,突然冷静下来……

  “咦!?这贼网似乎松了……”

  捆仙网遇水即松,故染满了鲜血之后,便渐渐松开……”

  “血能松网,太好了!”

  “老祖忙在血泊中打滚,使网丝渗入更多鲜血……

  “不妙!再不痛击他,便没机会了!”

  “鼓尽全力,定要把老怪击成重伤…”

  白虎拼尽最后一击,希望能图个侥幸。

  老祖哪会这么易被击中,一回身,电爪夹击冰钻指……

  “双手痛彻心肺,糟糕了……”

  老祖的攻势急如星火,避无可避,白虎唯有再谷尽功力,冰钻指与虎扑一齐迎
击。

  电爪翻飞,已擒住白虎双手脉门。

  鬼鹰急取长枪救驾。

  老祖全力电击白虎,冷不防被刺个正着……

  耳朵伤上加伤,老祖又痛又怒猛然震开白虎。

  老祖把鬼鹰击成焦炭,稍泄追白虎。

  殿外雪地,只见血渍斑斑……

  “操他娘!这白猫已逃之天天!”

  此时,头顶和双耳也剧痛攻心。

  “老祖顾不得追杀白虎,先调理伤势。

  苍龙突地回爪,重击礼相腹部。

  “呜!好厉害的一爪,伤势不轻呀!”

  数相捡回性命,但也痛得晕头转向。

  经过一番激战,苍龙占不了便宜。

  “这两个家伙实力雄厚,玄混沌心法难以击杀他们!”

  原来苍龙秘密苦练靛沧海心法,已达到五成境界,本来预备在争夺之位时,才
显露出来。

  “苍龙看来施展更高一层功力……但无论如何都要把他缠住。”

  二相斗志如虹,联手枪攻。

  “啊!如遭海浪冲击疾卷,站也站不稳……”

  二相东歪西倒,苍龙凌空拔起,择人而噬……

  旋劲疾挥,震开数相防守的双手。

  龙爪重击,数相的肩甲骨登时爆碎。

  伤了数相,旋身攻礼相,同一招式,震溃了礼相的防守掌势。

  千钧一发之际,龙爪突然打横移开……

  乐将放完讯号烟花后回来,飞脚替礼相解围。

  礼相伤了左目和脸皮,但总好过被击爆面骨。

  “礼兄!你们先歇歇,让我对付他!”

  “他妈的!把我踢得金星冒……”

  “对付飘渺城主已无胜望,若能拼过个同归于尽,起码可以救出发儿……”

  城主施展金晨曦心法之后,大占上风,再将功力不断的升,准备一举击倒西伯
侯姬昌。

  父亲形势大劣,姬发奈何有心无力,空自着急。

  “当侯爷彻底落败时,我要尽我所能阻止父亲杀他。”

  葛地,金光耀日,使朱雀睁不开眼……

  只见城主身如车轮急转,旋转所带起的金元不断接连强,耀目生辉,使人难以
逼视。

  “哗!耀得我眼睛刺痛!”

  姬昌知道城主要发挥更凶猛的攻击,催起浑厚乾坤劲,准备迎击。

  暴喝声中,一个金环激身而出,破空之声刺耳生痛,可见金环何等霸道。

  幌眼间,金环与封象烈烈相碰,浑厚的乾坤势象,竟被震个粉碎。

  第二个金环又再呼啸激至。

  挡了两个金环,姬昌已被震得臂筋暴现,手掌裂开冒血,体内血气经脉更是激
烫紊乱。

  第一个金环威力特强,先击碎姬昌的防卫卦气!

  防守顿失,第二金环击中了胸腹!

  父亲危在旦夕,姬发不要命地扑过去!

  “哼!小子自己找死,怪不了老夫!”

  看见儿子浑身浴血,姬昌心痛莫名!

  城主杀得性起,再发出四个金球,要致姬昌父子于死地!

  四环齐放,姬昌自付劫数难逃……

  千钧一发之际,有人击溃了其中三个金环!

  能具如此的功力的,当然是绿毛老祖!

  “是绿毛老祖!他妈的,玄武和白虎都拦他不住!?”

  城主化繁为简,金晨噎气劲集中形成一个巨大强猛金环狂劈绿毛老祖!

  超巨金环,以雷霞万钧之势,老祖哪敢轻心,凝神迎击!

  “这金环劲势强猛,硬拼不得,需以柔劲化解之!”

  老祖施展出惊雷恶电中最阴柔的一招,兜住巨金环,将其猛烈冲力斜扣向上!

  金环加上电劲,威力无坚不摧,坚厚的雪宫墙壁,竞象豆座般被副开,直破上
顶!

  “他妈的!我的雪宫遭殃!”

  “好,竞能用巧功破解金环!”

  宫墙和支柱抵受不了撞击,如被连串炮弹击中般的碎坍塌

  砖石如雨爆下,姬昌等人急避人大殿去……

  “发儿轻若柔丝,伤得很重……”

  “赶快护住他心脉,先保住性命!”

  姬昌不顾一切,将残余的先天乾坤功力,源源输往姬发心脉。

  姬昌内伤极重,但救子心切,强催内劲,置自己生死于道外。

  姬发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血色,而且隐隐然泛现金光……

  “咳!?发儿体内渐渐涌起一股强劲无匹的内气,不断与我输入的内劲对抗……”

  突然,姬发身上金光暴现,发出强猛无匹的气劲,把姬昌猛烈地震开。

  姬昌被震得隆然撞墙,鲜血狂喷……

  “侯爷……”

  “师父……”

  “师父有苏醒征象,快扶起他……”

  姬发内劲再度暴发,白毛虎被震得四脚朝天,惊骇然莫名。

  “侯爷:你怎样了!?”

  “唉!我不成了……”

  城主以金晨费心法封住姬发全身要穴。姬发遭三金环击中后,因属同种劲力,
被封的穴道登时震开。

  虽然受伤,但却因祸得福,恢复武功。

  砖石如雨塌下,但都伤不了城主。

  “这老怪物目中无人,要他知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千道金芒如暴前射来。老祖心中吃惊,狂挥电爪,密袭迎击,但仍遭少数金芒
射中。

  城主知道朝阳耀天不足以重伤老祖,所以立刻飞身拔上半空。

  居高临下,两道强猛的金芒,分左右疾击老祖。

  金芒来势虽然急劲,但老祖反应敏锐,双爪一振,及时挡煞。

  这一招乃金晨心法的精华杀伤力最强猛锋锐,无与伦比!

  老祖急攻全力,以恶电第三摧迎击,登时爆出惊天巨响。

  强如老祖,也受内伤了。

  “他妈的!这老鬼越战越强,究竞还有多少实力呢?……”

  “哈哈!绿毛老怪,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吗?”

  “呸!你高兴得太早了!”

  “老子还有更强的绝技未施展!”

  “哼!看样子这老怪伤得不重……金晨竟收拾不了他!”

  只见城主徐徐下降,身上的金气也渐渐消散……

  “咦!?老鬼气劲好像转弱了……”

  城主面上的金气渐退,转金为半红半金。

  瞬息间,转为血红一片……

  “老鬼原来是转换功力,哼!照打无误!”

  老祖的雷霞拳劲,有如轰人海中,使他吃惊而退。

  “呀!这老鬼的功力又强了一级,有如无底深渊,难以估计

  “绿毛才怪的拳劲威猛无情,震得血气翻腾……”

  老祖好战成性,遇上城主这绝代高手,感到空前的无比刺激。

  “看他的雷球威势,比刚才强猛一倍,要加倍血海无涯气劲,方能抵挡得住!”

  掠雷第二拳,除了威力加倍外,最奥秘的是另一拳能弧形出击,使敌人防不胜
防。

  猛雷轰顶,城主的弯苍血甲护身气劲虽然坚厚,但仍被震得晕头转向……

  “老怪不但劲力威猛,而且招式诡诱莫测,非拼尽不可了!”

  “哈哈!第二轰已把他击得魂飞魄散,用不着施展第三轰已可取胜……”

  城主双掌平伸,发功凝聚空气中的冰气。

  不久,已凝结出一层薄冰。

  “哼!这老鬼在搅什么花样呢?倒要开开眼界!”

  片刻问,城主双臂已凝聚两条冰柱,血经晶莹,甚为鬼异

  “这冰柱,究竟有什么用途?”

  “哼!这种诡计,只能用一次,若再给你击中,我岂非蠢过白痴?!”

  老祖故技重施,左拳迎击冰柱,右拳弧形轰出,招呼城主的头部……

  城主左手冰柱与雷拳硬拼时,突然碎裂成无数碎冰,如千百得箭激向才老祖……

  右手挡开雷拳后,同样化成无数碎冰,挥臂射向老祖……

  冰箭来得突然,距离又如此接近,老祖毫无闪避机会,照单全收……

  “老怪被我的冰箭所伤,真气窒碍,不让他有回气的机会,一举把他击败!”

  来势太急,老祖来不及回气调息,勉强出拳迎击……

  仓卒迎击,哪里挡得住的城主攻势?老祖被推得冲入饭厅

  老祖堕入池中,身上的电劲随着溅起的池水,溅中城主……

  “呀!我护身气劲较弱的部位,被带电的池水击得生痛。”

  城主狂攻一轮,也需回气,暂时放过老祖。

  “他奶奶的!险些被打得一败涂地!”

  老祖得机喘息,虽然愤怒,心中也叫侥幸。

  城主夺得上风,再重组气劲,准备击杀老祖。

  “呀!不好了,心坎穴已开始隐隐作痛!”

  “老天给你一个最后机会,归顺于我,赏你西岐三份之一土地!”

  “姬昌已经重伤,无力再战,他的亲信和精兵也将全军覆没

  “只要击杀这老鬼,以我本是王族的身份,西岐和飘渺城会是我爱中之物!”

  “只要大权在握,成为西岐之主后,不愁拿不到压制勾魂之虫药。”

  “这老怪冥顽不灵,惟有决个胜负定江山!”

  城主惟有全力以赴,发挥血弯苍心法的最高境界。

  城主仰天长啸,血宫苍心法不断提升,方圆一丈的血红护身气团,发出雄浑耀
目红光,

  把借大的殿,映照得通红若血!

  “乖乖不得了,这老鬼要拼命啦,惊雷第二轰恐怕抵挡不住

  “第三轰极耗真元,但非用不可了!”

  片刻间,整个大浴殿都布满了血红气劲,可惟那些侍女,已被无边的气劲挤压
得五脏俱裂,横死当场。

  苍龙的靛沧海心法确是了得,礼相三人夹攻竟无法取得上风。

  “这样纠缠下去,虚耗不少功力,要用双魅了!”

  “杀!是主人叫我们出手的暗号!”

  礼相被震得向卫土倒倒撞倒去。

  礼相一直对卫士们有成心,冷不防被幽冥双魅从后偷袭得手。

  卫士中竟藏有高手,确是出人意料。

  一击得手,幽冥双魅又没入卫士群中……

  双魅掌劲异常凌厉,礼相竞被轰得仰天而倒。

  只见礼相口吐白沫,面呈紫黑之色,看来是中了剧毒。

  数相乐将将惊诧之际,身形突然失去控制,已被苍龙的强猛旋劲绞锁住了。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