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十章 雪宫遗恨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十章 雪宫遗恨

  大商朝立国六百多年,分封了大小诸侯近千,封地大和兵将多的大诸侯共有四
位——东伯侯姜恒楚、南伯侯崇禹、西伯侯姬昌、北伯侯祟侯虎。

  四大诸侯的世子均需居于朝歌,作为人质,姬昌嫡子姬考于七岁时奉召人京,
转瞬十多年,已长得英伟挺拔,潇洒不群。

  西岐长一剑士,们仅次于将相忠心耿耿,剑术通神,故姬昌派他随侍世子,以
保安全。

  年约三十,虽然年青,但武功,深藏不露,也是一片丹心,拱卫世子!

  歼魔一役,一忧子经脉碎裂,已成废人。

  纣王下旨召秽,命大祭司将一忧子送来宫中。

  “大王!一忧子居功至伟,恳请饶他一命。”

  “哼!他有什么功劳可言!?”

  “对呀!他是应该为大王卖命的!”

  哼!嗯将仇报,必遭天谴。”

  “一忧子,你该感谢大王对你的思典才对。”

  “你的功力能长存寡人体内,是你祖宗积德。”

  一忧子四十多年的深存内功惨被吸蚀,比煎皮拆骨更难受。

  “若大王能像元始天魔这般厉害,我又可以享受到那绝顶销魂的滋味了。”

  只见纣王的太阳穴,红筋暴现,渐渐隆起一个小角来。

  纣王厉声怪嚎,头上现出天个大角,铮铮怪突,令人观之心寒。

  纣王浑身剧抖,天魔蚀魂也中断,把一忧子揪得飞起!

  “大王魔竞已转附到大王体内……天大的坏事呀……”妲妃心讨。

  大天魔的形相狰狞恐怖,张牙舞爪,显出很不耐烦的样子。

  “大王加上了大天魔附体,岂非像元始天魔般天下无敌!?”

  差不多一盏茶时间,纣王方能将先天乾坤内力尽数躯出体外,大天魔的形相露
出满意神色,渐渐消散……

  封王显然坐倒,仿似经历一场激烈的内力比拼。

  头上再出的三个魔角,也渐渐缩细隐没,剩下满面冷汗和倦容。

  “大王,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大王,请保重龙体呀!”姐纪体贴道。

  “寡人对一忧子的功力吸蚀到高峰时,突然产生猛烈相抗!”

  “大王的内功与一忧子大相径庭,请大王把一忧子次给微臣处置吧!”

  自古正邪不两立,一忧子练的是正气,而纣王练的是天魔邪功,自然互相抗衡,
水火不容。

  幸一忧子只被吸蚀到四分一的功力,若功力全被吸尽,便成彻底的废人。

  “启禀大王,妖帅有急事求见!”

  “进来吧!”

  封王整顿过衣饰仪容,接见妖帅。

  “吾王万岁,万万岁!”

  “启票圣上,微臣刚接获飞鹰传书,西伯侯姬昌次子姬发,与飘渺城主独女朱
雀缔婚,婚礼在飘渺城举行。”

  “飘砂城主恶名昭彰,姬昌岂会和他结亲?哼!事有蹊跷!”

  “听说这飘渺城主独霸一方,武功高不可测。”

  “对!飘渺震惊,练的是女娟氏的浑天宝鉴,听说已修练至第八,九层境界,
不知厉害到什么程度?”

  “哼!姬昌以结亲为名,看来是招纳飘渺城主为强援,目的是想与寡人对抗!”

  “他的世子姬老仍在朝歌,大王何不先下手为强?”

  “妖帅:立刻把姬考传召入宫。”


  四大诸侯中,以姬发为首,在朝歌中的府邸,也最为雄奇宠伟。

  “这几天来总是心绪不灵,预感将有事会发生!”

  “二弟(姬发)流落飘汉城后,便一直没有消息,真令人担心。”

  “世子,现在只剩下不到一个月期限。若赶不及入宫,便糟糕了!”

  “不用太担心,二公子若以快马日夜兼程,这月已可抵达朝歌。”

  “我已有心理准备,爹爹是第一大诸侯,纣王不敢太过份的

  “只希望二弟能平安无事,我便于愿足矣!”

  “圣旨到!”

  三人正讨论间,妖帅与手下不经通传,突然闯至。

  “大王有召:西伯侯世子姬考,立刻随妖帅人宫面圣,不得有误!钦此!”

  “大帅爷!微臣可否跟随世子入官?”

  “呸!你是什么货式?有何资格竭见天颜?”

  “哼!狐假虎威!”

  “大帅爷请息怒,恳请照顾世子,侯府自当厚得酬谢。”

  “哈哈,这才像人话。”

  突然要竭见凶残无道的纣王,姬考性格虽然勇敢,也觉得忐忑不安。

  “我的天!这小子越来越强,这绝招令人无法防守……”

  “老鬼已伤,先解决他!”

  苍龙陡地施展出强猛的茧困势,数相乐将猝不及防,被旋劲交锁住,身形失控。

  “凌厉无匹的龙爪,像五柄利刀狂插数相背部。

  龙爪一翻,已锁住乐将手腕。

  数相惨叫撞地,乐将凌空扭身强攻苍龙。

  乐将大惊,急挥掌挡格,又被龙爪挡住。

  匀将双臂被擒,苍龙靛沧海气劲暴发,把乐将硬生生推撞落地,在强猛气劲冲
击下,乐挽救束手待毙。

  基地,一股强大的金光气劲如狂随涌至。

  “呀!是姬发!”

  苍龙击杀不了乐将,然回身抵挡姬发的凌厉攻势。

  两股强猛气劲硬碰,爆出震耳巨响,两人各自震飞。

  “这小于居然能解开穴道,且还施展的功力比我更高的金曦心法。”

  只见姬发金光绕体,神元气足,充满战斗。

  “虽然我已恢复武功,但金晨曦只练到五成境界,加上内外俱伤,不得久战……”

  “姬发练成金晨曦,我的瞬沧海心法不易取胜。”

  “但他胸腹伤口不停淌血,只要缠斗下去,他一定失血过多而败。”

  苍龙思讨间,姬发已再展猛烈攻势。

  强烈无匹的旋劲,把苍龙扯得天旋地转,双爪急发劲迎击。

  姬发的战略是以最简单的方法决胜负——内力比拼!

  苍龙十指被扣,无从脱身,惟有催劲迎击。

  “我功力应该比他高半筹,成王败寇尽,在此一拼了!”

  “哗!斗内功!?非死即伤!”

  绣尉内功虽不深厚,仍竭力为姬昌疗伤。

  气劲澎湃汹涌,白毛虎被挤得步步后退。

  内力比拼,绝无花巧可言,强胜弱败,血脉被挤压得胀爆欲裂,痛苦不堪。

  姬发全力催谷,胸腔的伤口鲜血泊泅而下……

  “只要再支持多一会,便能把他震毙!”

  苍龙痛苦得脸容歪曲,七孔渗血,眼看支持不了……

  姬发也不好过,内外皆伤下,鲜血从口鼻不断涌出。

  苍龙突然发出讯号,双魅如电偷袭。

  尖刺淬了剧毒,专门破护身气劲,强如礼相也中毒垂危。

  主将宫苍心法谷到最高境界,刻间,已将浴殿得通红一片

  血红气劲渐渐收窄,凝聚在城主双手,气势之雄猛,定有裂天破地之能。

  老祖骑虎难下,加上无穹斗心,决定使出大耗真元的——惊雷第三轰。只见双
拳凝聚出一个坚猛雷球。

  “惊雷第二轰,将会耗去我一半真元,若不能取胜,就要赔上这条者命了……”

  城主双手的血穹苍气劲开始变形,基如月亮,右似太阳,象征着日月的无边威
力。

  怪叫声中,绿毛老祖从池中飞拔上半空,大雷球带着无数小雷球,煞是奇观。

  怒吼声中,老祖发动攻势,无数小球像炮弹般从大雷球激射而下。

  城主提气运劲,浑出血团迎击,小雷则中血团时有如投石入海,全被消溶掉。

  第一波攻势无效,第二波的小雷球曲曲,弧形飞射,使敌人难以推测其攻击方
向。

  城主心中一怀,急扩大血团范围,截击了大部份小雷球。

  雷球实在太多,两枚漏网的雷球,成功击中城主的背和腰部。

  城主被炸得血气翻腾,胸膛又遭小雷球击中……

  老祖乘势狙击,更强攻势已接因而至!

  城主凛然无惧,血月如刀,迎劈大雷球,但老祖的两小雷球却猛地飞出,疾攻
城主头部。

  这两个小雷城威力强了一倍,城主淬不及防被轰个正着。

  城主脑袋被轰炸得一片混乱,剧痛难忍,但仍奋力把大雷球劈开两半!

  “哗!大雷球坚猛无匹,也挡不住这刀劲,若被劈在身上哪还有命?”

  老祖变招奇快,沉身下窜,把大雷球的猛烈厉功分为两半,狂击城主,左右腰
部。

  城主被轰得五脏六腑欲裂,痛得魂飞魄散,但仍能狂挥日形血团,击向老祖面
颊。

  这一击非同小可,老祖面骨爆裂,如断线风筝般飞开c

  城主遭大小雷球连珠猛轰,全身剧痛难当……

  浑厚坚硬的穹苍血甲被矗得碎裂消散,最令城主惊惧的是——心坎穴越来越痛!

  “棋差一着,预算不到这绿毛老祖的出现,害得心坎文旧患发作……”

  老祖情况比城主更差,几乎晕厥。

  “哎,若要赢他,就要使出最后绝招,不但耗尽真元,更可能经脉尽碎,就算
不死,也成废人,很不化算……”城主暗想。

  “目前环境定要冒险一试施展血穹苍的极限绝招!”

  城主不顾一切,割出自己的极限功力祭起一股巨大血柱,血云直冲殿顶,老祖
看得心寒胆震,怯意顿生。

  “哗!我的妈呀……这是什么武功?太惊人可怕……”老祖也被吓了一跳。

  潜攀上雪蜂的西哎精兵,纵火焚烧雪宫外的树林,瞬息间烈焰冲霄,火光照耀
得半天通红!

  城外的西歧四千五百精兵,冲向城门,三万飘渺城兵,立刻团拢西岐军,准备
攻杀他们!

  “西岐军!你们立刻离开城门离开城门,否则格杀勿论!”

  “大人快看,雪宫起火呀!”

  城兵们看见雪宫火光,大惊失色!

  “雪宫是城主居所,怎会烧起来?大事不好了……”

  雪宫上火焰滔天,三万城兵均误会是雪宫被焚!”

  “妖言惑众!别听他们胡说!”

  “西伯侯宽大为怀!你们弃暗投明,每人可获白银百两,改编入西哎军,成为
官兵。”

  两宫被焚,城兵军心大乱人心惶惶,逾半人已运摇了!

  “城主已死,怎么办?”

  这时城内已归顺的城兵,打开城门迎接西歧军。

  “城内军兵,已归顺西伯侯爷,你们快投降,由贼兵变为官兵,光宗耀祖!”

  “我们该怎么办?”

  “没有了城主,我们是死路一条呀!”

  “城内手足们已投降,看来城主真的已被杀!”

  “千载良机,不容错过呀!”

  “素闻西伯侯仁义爱民,能做西岐军,福气呀!”

  “我们做官兵,效忠西伯侯。”

  高级的军官们见大势已去,无法约束部下,唯有投降。

  “侯爷的奇谋妙计,果然奏效,否则我们数千数敌得过这三万大军!?”

  胜负关键全在雪宫上的正邪之战。

  “哼!故伎重施,想暗算我?”

  姬发洞悉诡计,扭身把苍龙扯向双魅。

  双魅大吃一惊,急疾窜开。

  “咦!?他分散了部分劲力把我扯动,是还击的好机会!”

  苍龙回气暴攻,本来占了上风的姬发,顿时被靛沧海气劲反压过来。

  形势扭转,姬发被推得节节败退。

  双魅在旁游走,伺机袭击姬发。

  姬发为防双魅偷袭,被逼分散劲力把苍龙旋转,形势越来越恶劣。

  “有双魅协助,看你支持得多久?”

  “侯爷!二公子危急,绣尉先去助他!”

  “快去!”

  “师父快支持不住了,我要和那两个家伙拼命!”

  “小子找死!”

  毒掌迎面拍来,腥风扑面,白毛虎本通地出掌迎击。

  女蜗娘娘所赐的血穹苍气劲在此时发挥了无比威力。

  “糟糕!掌剧痛,中毒了!”

  “你怎样了?”

  “不用理我,这把玄冰宝刃给你,快去帮助师父!”

  “你有特异功力,快全心全意运气,逼向中毒位置!”

  “惨!毒性发作得很快,速手臂也麻痹了。”

  白毛虎心中大惊,竭力运气逼毒。

  左掌剩余的血宫苍气劲再度发挥威力,把毒血逼得喷射出来。

  “卑鄙家伙,看剑!”

  “好剑利的宝刃,避之则吉。”

  减除了幽冥双魅的偷袭压力,姬发定下心来,回师再上。

  金晨心法始终胜一筹,立刻扳平了败局。

  姬发气劲逐步升级,把靛沧海气劲硬逼回去,再度夺得上风。

  “他妈的!死在这小子手上,真不甘心!”这时,苍龙已被逼得五内如焚,全
身快要爆炸。顾得警告姬发,绣尉背部大空,惨被毒掌击中。

  姬发中毒,劲务陡地火弱,苍龙把握机会,猛地豁尽全身气劲,暴震姬发。

  为山九刃,功亏一簧,姬发五脏六腑惨被暴震得大重伤……

  苍龙深谋远虑,布置了这幽冥以魅杀手,千钧一发之际为他取得胜利。

  苍龙闻风办影,沉身猛地矗出龙爪。

  苍龙看清楚,偷袭者竟是绣尉,慌忙收劲。

  “呀!绣尉!怎会是你!?”苍龙吃惊道。

  绣尉内功本可暂延毒性发作,但被苍龙重击,立即毒发攻心,香消玉陨。

  苍龙对绣尉情要深种,悲痛得呼天险地。

  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巨响,把众人震得耳鼓生痛,东歪西倒。

  原来城主所祭起的血穹苍巨云,猛然轰破雪宫顶,直冲霄撼力,遍及了整个雪
宫所有范围,确是惊人无比。

  巨震破坏了雪宫的建筑结构大殿也被波及坍塌,众人急于逃命。

  穹苍无悔的威力确实太大,方圆半里均被严重杀伤,必须要有无悔之心。

  “我的妈呀,这招实在太恐怖,太无坚不摧了……”

  绿毛老祖心怯欲逃,但发觉已被血云气劲所笼罩,若然逃走,将会引动所有血
云气劲向他压击,结果是会粉身碎骨。

  “妈的!逼着要使现最后一注本钱,希望两败俱伤,不致同归于尽。”

  老祖惟有豁尽所能,施展出惊雷恶电最后绝招,综合了惊雷,恶电的最高威力。

  城主与老祖现在所摧谷的劲力,已超越了他们的极限,磅碍惊天的气劲,摧毁
了整个雪宫。当老祖运功到超越极限时,立刻出击。城主也将布满方圆半里的血云
劲,急忙回收。冲霄的巨柱血云,迅即倒退回归。五丈血海在城主催动下,仿如万
千血箭冰锥,狂插向布满雷电之威的绿毛老祖。这凌厉惊天的攻势。使老祖心胆惧
寒,硬着头皮挥动雷电霹雷气团迎击。但血箭实在太多,老祖顾前人后,背后被插
得开花,鲜血四溅。“呼!痛得我魂飞魄散,这次完蛋了……”

  两股威猛到无法形容的劲力狂撼,爆出天崩地裂巨响,仿如世界末日般恐怖。

  老祖全身肌肉裂伤,所有骨路裂碎。城主左手爆碎,五脏六腑也重伤得剧痛攻
心。“呵呵!实在太厉害,太厉害了!败在这惊天绝招这下,可算死而无憾了。”

  “他妈的!咳!你还不快替我疗伤!”

  “爹!你怎样了?”。

  城主先战姬昌,再战老祖,伤势沉重无比,加上心坎穴旧发作,已是油尽灯枯。

  苍龙突然杀气大盛。

  苍龙掌劲猛烈轰出,城主猝不及防,上身骨骸被震得碎裂

  “龙儿……你……为什么要暗算我?”

  “哼!第一,你强夺我心爱的女人,第二,你一日不死,我怎能大权在握!?”

  “嘿!原来是为了权势……和女人。”

  “哈哈!对,权势与女人,是男人最重要的事。”

  “老子大半生,享尽了权势和无数女人,不枉此生。”城主听了不由狂笑。

  朱雀与姬昌等人,此时也赶至。

  “哼!若是老鬼还能支撑得住?我还有余下的两成功力,送你归西……”

  城主伤上加伤,终于在狂笑中爆体而亡。

  一代吴雄,竞死在自己儿子手上,令人唏嘘,也许这就是报应。

  “哼,朱雀!凭你的本事,只是死路一条。”余音未了,定以开山劈石的虎拳,
已猛烈轰中苍龙腰部。苍龙意气风发之际,遂逢突袭,勉力向后还击……苍龙劲力
大增,已不能震退白虎。雷霞万钧的虎拳,再度猛轰头骨已裂的苍龙……苍龙杀父,
开心了不够半刻,已遭报应。苍龙、白虎的内哄残杀,只把姬昌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白虎被老祖击败后,逃之天天,保存五成功力,伺机而动,成了最后的胜得者。

  “白虎!杀得好,父亲在天之灵一定很感谢你!”

  “苍龙已死,飘渺城终于是我们的了。”

  “哈哈哈!何止飘渺城?连西哎也是囊中物了!”

  “我们快动手,诛杀西伯侯余孽!”

  “白虎,对不起!我心爱的人是——姬发,不能让你杀他们!”

  锋利无比的朱雀刀,已切人白虎腰部。

  “请原谅我!”

  “呀——”

  “我得不到的东西,也不给他人!”白虎一怒双手握拳打在脑门上。“死吧!”
“朱雀……”姬发大叫。“哎,姬发……我要……先走一步了……”朱雀吃力地道。
“朱雀!振作!一定能救活你的!”姬发大惊,扶着朱雀。“能……能够……死为
姬家的人……我已满足了……”“朱雀,姬发来生定要与你结为夫妇,厮守一生。”
朱雀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谢谢你……”朱雀在深吻中,慨然长逝。

  白虎怒恨交集,忍痛扑杀姬发。

  白毛虎右手仍储有无比的血弯苍气劲,把已腰裂的白虎君,轻断成两截。

  “耶……这小子怎么有这威猛无匹的掌力?”白虎死在一个无名小子手上,怎
能限目?全力出击后,白毛虎浑身虚脱,颓然倒地。女蜗娘娘赐给白毛虎双手蕴藏
血穹苍气劲正好救了姬发等人的性命,这是天意——天佑古人。

  飘渺城之役,风云变色,战情峰回路转,西伯侯终于取得最后胜利!

  只呆惜忠心耿耿的绣尉,和情深义重的朱雀都香消玉陨,使众人沉痛哀念,刻
骨铭心。

  ——请看下部《周世篇)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