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十四章 沼域惊心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十四章 沼域惊心

  “哗,搅什么鬼?”姬考惊道。

  “很有趣呀……”九妹也觉得有趣。

  姜太公不愿杀生,只挥臂逼开雀鸟。

  “呀,好痛……”

  以太公的旷世功力,亦觉得剧痛,可见怪乌的嘴多尖锐猛烈!

  五指稍松,怪人趁机脱身飞升。

  怪鸟御着另一条绳子,把怪人急速攫上高空。

  万千雀鸟立刻族拥着怪人高飞,太公两人不可能再抓住他了。

  “这怪人身怀绝技,竟肯屈就做一个,卑微探子?!”

  “南楚的实力,比我们想像中更为强大。”

  “好一个姜太公抓到手的鱼,也能给溜掉!”

  姜太公面目无光,气结地扬出树林。

  “我们入村吧!”

  一村中最大的一间农舍。

  智尉花了一两黄金,便得到上佳的招待。

  “发郎,这肉很好吃,给你尝尝!”

  “嗯,谢谢你!”

  “我已是你的人,别这么客气……”

  “我只觉得和她相识不久,以往的记忆跑到哪儿去了?”姬发不由心想。

  饭后若茶,众人商议日后去向。

  “沿途都有探子,看来我们的行踪败露!”智尉道。

  “这些九流货色,来多少,杀多少!”姬考毫不客气。

  “只怕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高手,难于对付!”姜太公道。

  “你连一个探子都抓不住,自然畏首畏尾!”姬考讥讽道。

  “姜前辈的顾虑是对的,我们身入险境应万事小心,不可轻敌,”智尉道。

  对婆婆道,“对!我们人生路不熟该听鸩婆婆的意见!”姜太公说。

  “这里距离魔族重地,尚有遥遥千里。”

  “没有平原只有水路和山路可走!”

  水路是——千里泽顾名思议,幅员广阔达千里以上,是天下最大的沼泽区!

  “我认为该行山路,有追兵来的话,可以杀个痛快!”姬考建议。

  “我不赞成,无谓多做杀孽!”

  “这家伙不外想多吸蚀人的精华。”姜太公说。

  “你这没胆菲类,害怕战斗,直是长他人志气灭白已威风!”姬生怒道。

  “我们目的,是送姬发安全抵达魔族,”姜太公提醒他。

  “千里泽里包括了很多个区域,虽无祟山峻岭,但却有虫痒沼气、浮泥流沙,
更有无数邪毒物,防不胜防!”

  “不少人误人千里泽能以脱身,成了万千冤魂……”

  “但若然治逢顺利的话,不用半月也可抵魔族。”

  “你们吵什么?有谁比我更清楚南方地形?我决定走水路,”鸩婆婆道。

  “因为路程快,可以迅速与魔族的拔兵会合,到时什么敌人也不怕!”

  “鸩婆婆决断英明,争取时间,最是有利!”智尉讥服道。

  “哼,逃逃避避,尽是懦弱之辈!”姬考没好气地说。

  姬发只觉自己任人摆布,但脑里却是混混疆疆,空白一片。

  “哼,休息吧!”姬考道。

  除了清楚知道姬昌是自己父亲外,其他人的印象都是模糊不清,无法想起根源。

  与九妹小花粉的红渊源更是想破脑袋也无半点印象

  “发郎!”九妹道。


  “明日大清早便要起程,不早点休息,却在痴想些什么?”

  “我在竭力回忆以前和你的交往……”

  “很对不起,总是想不到…”姬发不好意思地说。

  “傻瓜,你失了在个魂魄,当然难以回忆!”九妹劝道。

  “只要你明白我的心意,我们可以重新建立感情啊……”

  九妹的热切深情,终于打开了姬发的心扉。

  两人贴身相拥,姬发感应到九妹体内的胎儿灵气,产生说不出的亲切感!

  王城四更天魂祭司等人,在早朝之前,来遏见纣王。

  “启禀大王,探子回报姜子牙等人,确实逃往南方去!”

  “臣等立刻出发,尽快擒拿姬发回朝!”魂祭司道。

  “寡人已召南楚候截击反贼,你们互相配合,不得有误!”纣王历声喝道。

  魂祭司等十人,立刻轻骑出城,直指南方。

  一路上,魂祭司心想。

  “南楚候兵多将广,高手如云,定把姜子牙等人打得伤疲不堪。”

  “老夫尾随而到,可轻松捡个大功劳!”不由嗡喜,而一受的申公豹心有不甘

  “屈居魂老鬼之下,真不服气!”

  “我要抢先立功,动摇他的地位便可反居其上!”而妖帅心心事重重。

  “九妹叛变,我要将功赎罪,否则头颅不保……”

  “大王,臣妄有些不适……”妲妃说。

  “晤,你休息吧,不用陪寡人上朝了!”

  妲妃托辞不适其实是等小花来。

  小花早已潜入宫中,持玉佩吩咐妲妃刺探。

  “妲妃,有什么新消息?”

  妲妃乖乖的,把所有事情和盘托出。

  “晤,做得好,你要多点去打探,我会随时来找你!”

  “我好想念主人啊,他何时来找我呀?”妲妃淫声道。

  “呸,主人有空便会来,别罗嗦!”见妲妃心想。

  “看见她的淫媚样子就呕心!”

  姬考的采阴摄魂法果然厉害,强如妲妃亦无法自拔。

  “鸽儿啊,快把讯息带给婆婆!”

  魔族传递情报系统周密,每百里就设一驿站,不出两日便可把情报传递至千多
里外的魔族里。

  “苍天啊,请保佐发郎和婆婆,安然抵达魔族!”小花祷告着此刻西楚城。

  破晓时分,一万精兵浩浩荡荡地出城。

  幽儿与人王身先士卒,率领逾万精兵猛将浩浩荡荡开赴千里泽。

  幽儿回到候府一年,在母亲的悉心调教下,雄心勃勃,巾帼更胜须眉!

  “哼,这次我一定要成功,把哥哥拉下世子之位!”

  “哗,这野人迈开大步,快逾骏马,不知他实力有多深厚?”

  幽儿大军已抵达千里泽东面湖边,下令札营休歇!

  “郡主,据探子所报,姜子牙等人已接近千里泽北面渔村!”

  “末将建议,待他们进人千里泽中央后,以五千精兵狙击他们!”

  “余下五千精兵分为两半,守住千里泽的前后去路和退路!”

  “姜子牙等人武功高不可测,最好是利用地形设下陷阱,则可事半功倍,稳操
胜券!?

  “郡主运筹帷幄,确是英明神武!”

  “嘻,你赞人倒很本事啊!”

  幽儿美目盼今电将这情场老手,也仍如触电!

  “哈哈!”

  “郡主英明,末将佩服得五体投地……?”

  “哼,姜子牙们抵达渔村,定是走水路,今次的的大功,看来要被幽儿夺去了!”

  鄂破天与四大护法,亦已驻兵在落魂山肪,收到探子的报讯,甚为气结!

  “吼!我堂堂南楚候世子,绝不能输给女流之辈!”

  千里泽北面渔村,渔村中住有不少魔族中人。

  “启禀元老,这是来自朝歌的飞鸽传书!”

  “哼,魂祭司与申公豹等一共十人,已火速追来!”

  “照估计,两日后便会追到来这儿!”

  “我们已进了千里泽,他们是不易迫到的!”

  “阿九,明早破晓,你要备妥十搜轻舟和十名精壮船夫!”

  “元老请放心,阿九一定办得妥当!”

  “还有你要发动所有千里泽附近的族人,划入泽中扰乱敌人视听!”

  鸩婆婆的号令头头是道,就连桀骜的姬考也不禁佩服!

  “好了,大家早些休息吧!”

  姬发与九妹两情相悦,已不避嫌。

  “幸好小花不在若看见两人的恩爱模样,定气炸了肺!”

  鹦鹉飞上半空,奇鸟已来接应。

  奇鸟带领鹦鹉,直飞往五里外的一个山洞。

  鹦鹉叭叭呱呱,把刚才听到的说话告诉奇人。

  奇人忙把情报写在纸上。

  希望公主能得偿所愿!心中默默祈祷。

  奇人原来并非破天或幽儿的探子,而是为‘公主’效命

  ‘公主’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轻舟狭长轻盈,在臂力强劲的船夫力划下,去势如箭!

  “哈哈,好快呀,直好玩……”

  姬发毕竟是孩童心性,初次坐这种快舟,十分雀跃!

  “这里方圆百里都充满毒气,唯只有水面两尺间的空气可供呼吸。”鸩婆婆说
道。

  “哪,只要我们贴着水面走,应该可以闯过去!”姜聪心想,

  “有两尺呼吸位,总好过没有!”白毛虎说。

  “九妹,不用怕,这彩珠能辟百毒,给你!”姬发说着递给九妹一颗彩珠。

  “你留着用吧,只要和你一起,我什么都不怕!”九妹感激地说。

  “呸!区区毒气,何必大惊小怪,危言耸听!”姬考满不在乎地说。

  “嘿,你到轻漫,这沼城只不过是千里泽里的在城这一!”鸥婆婆历声道。

  “那岂非要过三关?!其余两城是什么?”姜子牙问。

  瘟窃沼域,石气瘴雾比瘟疫更能杀人于无形,沼内无数邪开毒物,最喜噬食生
人,流沙与旋涡陷阱遍布沼中,令人防不胜防!

  千里泽广达千里,包含了温窃沼域、修罗幻域、蓬莱仙域三个不同地域,历年
来,吞噬了千千万万的生命,遍布枯骨游魂!

  蓬莱仙域,与瘟病沼域和修罗幻域刚好相反,境内灵山秀谷,满是仙禽神兽,
凡人在仙域修练,可登天界……以上只是传说,因为人了仙域的人,没有一个能重
回凡间。

  修罗幻域,阿修罗——传说中最法力无边、最凶恶残酷的魔鬼,修罗幻域,夺
人心智,甚至仙、神也会被幻力操控,善良变为邪恶!

  姬考心想。“以我的道行,已无惧什么幻域,至于那个仙域,我却很有兴趣。”

  “幻域里定有妖邪,我们正好斩妖除魔……”姜子牙面色沉重道。

  “但仙域可能关系天机,聪儿切勿乱闯!”

  “我铜皮铁骨,已是半个仙人怕什么闯仙域?老头子太胆小了!”

  姜太公的说话反而挑起了儿子的叛逆性格和好胜心。

  “希望他们能顺利通过……”而此时奇人带着众人飞奔心里想着。鸩婆婆对大
家提醒道。

  “进入沼域后视野不清,我会不断吆喝,你们要紧随我后!”

  “沼域里会有地,介多数是浮泥或者流沙,如无必要,千万别下舟!”

  “如果失散,必顺向南直走,便可在沼域的另一端会合!”

  “千万别吸人毒气!”白毛虎握住鼻子伏在船上。

  “现在开始入沼域,大家紧接住,别距离太远!”

  鸩婆婆先隐没人沼域雾气中,但吆喝声情彻可闻。

  “哼,我的功力已回复到六成,沼气怎能近我身?”姬考心想。

  姬考运起天魔金身,把沼气逼离体外两尺半。

  太公亦能把沼气逼离两尺,姜聪则只能逼离半尺。

  “我和世子、太公差得太远,只能把沼气拒于三寸之外。”

  姬发亦能把沼气拒开尺半,可以保护到九妹。

  白毛虎与雷电子只能矮身避沼气。

  剑尉与智尉的功力差不多。

  鸩婆婆本身已是大毒物根本无顺逼开沼气,吸入沼气反而有稗益。

  循着鸩婆婆的吆喝声,众人安然疾驶了十多里。

  忽然一只鳄鱼窜出水面,张开大口向剑尉袭来,剑尉大怒。“哼,活得不耐烦
吗?”一剑向鲜砍去。

  鲜血与水接触竟早出黑烟。

  “宝剑沾上了鳄鱼血,竟变得暗瘪无光,可见这些鳄鱼含有剧毒!”剑尉顿时
大惊。

  “快把鳄鱼洗净,别弄坏了我的宝剑!”

  浓稠的沼气中,突然传来刺耳的怪声。

  智尉喊道,“咦,这些怪声是什么一回事,莫非有怪物?”鸩婆婆大家说。

  “这是南楚探子特有的哨子,以哨声来通风报讯!”

  原来沼域里每隔十丈,都置了探子。

  不断以峭声报告姬发等人的位置。

  主帅与重笆兵驻札在五十里外的大礁石上。

  幽儿统领大军,阵中摆设了无数大鼓动,究竟有何用途!

  探子报来,“报告郡主,他们已很接近第一个陷阱!”

  “好极了,当他们进入陷阱中央进,立刻擂鼓!”幽儿大喜。

  “郡主英明,必定把他们一网成擒!”探子献婿道。

  我们已进入了沼域的最中心大家要加倍小心!鸩婆婆再次提醒大家

  “咦,沼气断汽车稀薄升高,有点奇怪!”姜子政说。

  “湖水越来越浊,似乎不太妥……”

  “嘘!沼域升高,我们不用像狗般趴在舟上了。”白毛虎伏了许久,好不容易
松了一口气。

  舟行一里,沼气已升高到两丈以上。

  “沼气升高,但我觉得危机更大,九妹,小心应变!姬发关切地说。

  “是!”九妹温柔地说。

  “奇怪,湖百突然一片平静,不见有任何生物!”

  幽儿一声令下击鼓,从兵士鼓捧齐擂!

  鼓声喧天,四十里外的姬发们清彻可闻。

  “哼,敲锣击鼓,讨厌!”姬考心烦地道。

  姬考被吵得不耐烦,双掌发劲轰向水面

  “待我先把主帅拿下!”

  妈的,不可远离我们!鸩婆婆急忙道。

  姬考哪肯听鸦婆婆说话,两个起落已冲到百丈外。

  突然,湖里冒出一只庞大如山的巨物,把快舟撞个正着。

  “呀,八爪鱼之王!”

  “鼓声喧天,就是要惊动这庞然巨物!”姜子牙惊呼。

  同一时间无数巨大八爪鱼亦冲上湖面袭中众湘人!

  只可击晕,不可屠杀!鸩婆婆历喝道。姬考惊愕之际,已被八爪鱼王的巨顶卷
个结实!

  “禀告郡主,猎物已被陷阱所困!”

  “加强鼓声,把他们一网成擒,弓箭手随时准备发射火箭!”

  姬发等人武功高强当然应付得了。

  但舟夫们却惨被卷入湖中。

  八爪鱼王虽然巨大,但要卷死姬考,谈何容易?

  可恶!!

  小天魔刀!姬考提升功力。

  八爪鱼王皮坚肉厚小天魔刀对他伤害不大。

  姬考怒意更盛,祭起巨大的天魔刀。

  大天魔刀锋锐凌厉无匹,把八爪王头部劈开大半!

  这王八蛋叫了不可屠杀,他却偏偏……鸩婆婆气极。

  八爪鱼王受了重伤,立刻喷出漆黑浓稠的!

  “八爪鱼已伤,并喷出墨汁!”探子道。

  “好极了,他们自取灭亡,准备下一杀着!”幽儿高兴地温。

  此时,其他大八爪鱼亦纷纷叶墨,湖面登时一片漆黑。

  礁石上的兵士,纷纷吹响号角。

  姬考杀得性起,大天魔刀狂挥,把八爪鱼王劈成数十截。

  “嘿嘿所谓八爪鱼王,只是小儿科!”

  就算再大十倍,也难不倒我,哈哈哈……终于托善。

  “哗,墨汁味道很刺鼻!

  大八爪鱼喷墨后,便稍声匿迹。

  “墨汁有古怪,我们快些离开!”鸩婆婆历喝道。

  远处监视姬发们的军士,闻到号角,火箭如蝗射来!

  火箭浇在黑的湖水中,立刻焚烧起来。

  原来墨汁是具有极强燃烧力,蔓延极速——

  霎时间火光熊熊向众人疾卷而来!

  呀,烈火四方八面焚烧过来,护身气劲不知能否抵挡得住……姬发抱着九妹道。

  烈火上冲,把两丈上的沼气也焚烧起来,湖面上的空气尽变浓烟烈焰。

  “糟糕,没有了空气,我们不是烧死,就是窒息而死!”鸩婆婆焦急地说。

  把船身反转,可保留空气冲出火海!智尉急中生智。

  没有选择余地,众人急依言照办。

  “九妹,我们齐发力划水。

  姜太公父子,同照顾两个小的。

  瞬息间,烈焰已卷盖过来,众人硬着头皮疾冲过去!

  船底虽然丰火幸仍未波及下面的人。

  “智尉果然好计但不知捱得多久……”

  十多只军艇在火海范围外篮视。

  “哈哈,他们若能逃得出火海,也要烧个焦头烂额、伤疲不堪!”幽儿笑道。

  “哼,他们就算能幸运地逃出,也绝对要死在第二个陷阱里!”

  在高手的强力推动下,覆舟终于冲出火海。

  众军士只看得目瞪口呆。

  “他妈的,杀尽你这班垃圾!”

  狂怒的姬考,天魔刀连环飞劈。

  其他军兵急急逃遁,吹哨报讯。

  姬发等人亦陆续冲出火海。

  姬考和智尉已夺得四艘军艇。

  “智老弟,你的妙计真了不起!”鸩婆婆赞道。

  “过奖,不敢当!”

  “唉,船夫们全都死了……”

  众人虽心有余悸,但势成骑虎,唯有继续进发。

  军士们隔着老远,不停吹哨报讯。

  “好讨厌的哨声,若非要赶路,定把他们杀至片甲不留!”

  疾驰了士多里沼气又渐渐下压。

  姜聪练得金睛火眼,目光特别锐利。

  “前有大军!”姬考此时已杀意顿起。

  哈哈,好极了,越多人越好!

  “老子可以杀个痛快,吸蚀更多精华,助我功力!”

  奇人在高空上,楔而不舍地追踪。

  咦,只见数十只军艇紧拢一起,外面又有十多只艇围着。”

  “这是什么阵势,,莫名其妙?”

  “这数百军兵怎挡得住旷世高手?”奇人担忧道。

  艇上军兵,全都付付不安,奈何军令如山,不敢退缩。

  姬考以掌力驱艇,快疾无比!

  “哈哈,看来有数百人不俗不俗!”

  老子来送你们归西!姬考已发力冲去。

  猎物已出现,准备火箭!

  外围的军艇上布满了弓箭手。

  呀,不妙!

  姬考发觉每艘军艇上,都放有不少炸药。

  射箭!

  火箭如蝗射在中间的军艇堆里。

  军艇上无数炸药,立刻猛烈爆炸!

  “哗,幸好距离远否则非炸死不可。

  炸药不断爆炸,持续了半刻钟之久。

  数百军士无一幸免,全部粉身碎骨,残骸肉屑遍布湖面,湖水亦被鲜血染得通
红活脱是惨绝人寰的地狱屠场。

  姬发和姜太公等人虽未被波及,但目睹这惨象,都不禁心寒神悸!

  “南楚如何残杀自己军士?”

  姬考虽然被震得血气翻腾,但赁着天魔金身,倒也安然无恙。

  湖上充满血腥味,姬考不禁皱眉。

  “哼,炸死几百人,弄成一片血海,究竟搅什么鬼呢?”

  火箭队射箭后急急撤退,并吹哨报讯。

  “郡主,血陷阱成形,他们已是瓮中之鳖!”探子道。

  “哈哈,他们对这大爆炸,应该感到莫名其妙。”幽儿喜道。

  “当他们明白时,已是大难临头!”

  “郡主将这么多军兵送入枉死城,手段残酷诡秘,真是可怕的女人……”电将
也为之悄然。

  姬考道,“世子可有损伤?”剑尉关切地问姬考。“哈哈,区区火药,怎奈何
得了我!?”

  “再多十倍也无损我分毫!”

  “牺牲这些军兵而弄得血肉满湖,一定有诡计……”姬发问道。

  “呀,莫非……”鸩婆婆想道忽然疾叫我们快离开这血湖。

  刚才射箭的军艇,已急急远离血湖范围。

  “哗,炸死了这么多同胞,真令人心寒……”一些军士埋怨道。

  “军令如山,聪明的别胡说八道!”

  忽然传来“嗡嗡?的声响!

  “呀,这些嗡声越来越响,从何而来呢?”

  “好像从前面传来……”

  “呀,前面出现大堆黑云……”

  这堆黑云原来是千万只怪蜂组成,活像龙卷风般,疾卷而至!

  哗,蝎尾怪蜂!

  “哗,这种怪蜂剧毒无比,给它整一口也会没命呀……”

  说时迟,那时快,蜂群已铺天盖地涌来,狂蛰军兵们。

  蜂毒惊人无比,军兵被蛰后,肌肤立刻肿胀腐烂……

  “妈呀,快逃呀……”

  有六艘军艇见机得快,拼命划离怪蜂袭击范围。

  “哗,又有另一团卷来呀……“

  “看样子,不像蜂群……”

  这时,数万蝙蝠扑向军兵狂噬。比蜂群更加凶残恐怖!

  片刻间,蜂群已把军兵们毒溃成白骨,再飞向血湖范围。

  蝙蝠亦一样,饱噬军兵血肉后,再飞向血湖。

  姬考等人在血湖里进发,不知大难临头!

  突地,湖水里冲出无数怪蛇!

  怪蛇成千上万地扑向姬发等人。

  鸩婆婆处变不惊,挥掌击杀怪蛇。

  怪蛇瞬间被斩得肢,更增湖面上的血腥味!

  九妹震惊之下,急拔出玄冰宝刃

  怪物出现把众人弄得手忙脚乱,怪蛇乘机窜上艇来。

  “雷电子小心呀……”白毛虎惊叫。

  “为何有这么多怪物来袭击呢?”

  “哼,一定是被碎的军兵,血肉腥味所吸引而来,这是个血陷阱!”

  “他妈的,老子未惊过,多些来密些手!哈哈哈哈……”

  杀个痛快!姬考托喜,这时上完一处都起了“嗡嗡”吱喳吱喳的声音。

  “呀,这些嗡嗡声铺天盖地而来,搅什么鬼?”双尉愤道。

  “怪声由上空而到……”鸩婆婆道。

  “发郎,你看……”九妹望着天空,对姬发说。

  吓,什么……姬发抬头一看也吓了一跳,满天都是蜂群和蝙蝠。

  “哗,是怪蜂和蝙蝠,全是畸形毒物,大家要小心呀……”姬发大叫。

  水蛇和怪物,惧于蜂群和蛹群的威势,吓得遁回水里。

  湖面的血肉腥味,激得怪蜂和蛹群,像发了狂般扑噬艇上的生人。

  这是沼中最毒的异物,千万别被它们咬中或整中!鸩婆婆被吓得一脸汗水。

  “九妹,快过来我身边!”姬发一把孤过九妹。

  “哗,下面漆黑一片。无法看清……”

  姬考祭起天魔金身,怪蜂与蝙蝠一触到气劲,立被震得粉碎!

  姬发若出了事,如何向‘公主’交待?奇人见情形危急坦担扰不已。

  “哗,这么多,如何杀清?”双尉也叫道。

  蝠、蜂群前仆后继。非噬食人血不可……

  雷电子发挥与和来的电劲可以保护自己。

  白毛虎竭力抵挡,仍遭怪蜂蛰中。大叫救命。

  “别怕,我来救你!”姜子牙已劈掌而来。

  气劲笼罩着白毛虎,立刻驱开毒物。

  “雷电子,快跟我来!”

  蜂与蝠虽疯狂凶猛,京难越雷池半步。

  摹地出现一大困彩气雾,众毒物甚为惧怕,骇然退避!

  原来是鸩婆婆喷出她的七色毒雾,毒性猛烈无匹,众毒物顿时退避三舍。

  “谁?跑过来我的艇干吗?”只见一团身影跌落船上,鸩婆婆历喝道。

  “呜呜,好痛呀!救命呀……”后来白毛虎已被披中,脸上肿了好大一块。

  “鸩婆婆,你是用毒的大行家,请救救白毛虎!”雷电子抢着鸩婆婆求道。

  “呸,你这老鬼,总是没好带挚?”蚩婆婆气道。顿时‘唏’一地一声。

  鸩婆婆突然喷出数倍七色毒雾,浓浓地遮盖军艇上空。

  蝙蝠、蜂接触到毒雾,立刻销毁,其他毒物骇然而退!

  “姬发,快凝聚掌劲,然后把毒物拒于幕外!”鸩婆婆道。

  “好,即管试试!”

  姬发把掌力缓收缓放,果然稳住七色毒雾不消散,信如安全罩般盖住整只军艇。

  “呀,这七色毒雾伞子,能令毒物不敢接近一定是鸩婆婆的杰作!”

  解毒丸与内力双管齐下,白毛虎迅速消肿,性命无碍。

  “蝙蝠与怪蜂多达千万以上,就算我们耗尽功力,亦未必能歼灭它们!”

  “毒物是因血腥味引来,离开血湖便可安全!”

  “鸩婆婆,麻烦你像刚才般能上能引睡,我们尾随你,离开这血腥陷阶!”

  坞婆婆给每人一独门解药。

  “吃了解药,就算沾到七色毒雾也没事!”

  “我通知他们跟着来!”

  好个鸩婆婆,一心二用,边毒雾边击水行舟。

  “发郎小心呀!”

  九妹的无比关切,令姬发更铭感心中。

  “大家快随鸩婆婆离开!”

  “哼,凭我们的武功,何须躲避这些毒物!?”

  “前路险阴重重,何必流费气力!”

  “也有道理,走就走吧!”

  循着鸩婆婆吆喝声,众人击水疾航。

  下面黑压压的,全是蜂、蝙蝠毒物,奇人不知如何是好。

  “咳,神鸟,干吗这么惊慌?”

  回头一看,只见一血盆大口向他狂噬而来。

  原来是一只硕大无朋的翼龙,神鸟惊觉,急回飞保护主人。

  冀龙虽然巨大,但动作敏捷,扭头避开神鸟啄击。

  翼龙巨翅拍动,气流激荡,奇人与双鹰、神鸟被弄得天旋地转。

  “我的天,血腥引来这庞然巨龙!”

  翼龙疾冲人血腥陷阱,七色毒雾盖住军艇,避过了它的嗅觉。

  “这怪风一吹而过,奇怪?”

  千万蝙蝠,弄得四周漆一片,故此鸩婆婆等人看不见翼龙。

  “哗,好猛烈的怪风。”

  劲风冲来,把蜂、蝙蝠硬撞向姬考。

  “咦,好像有点不对劲……”

  当姬考看清楚时,翼龙的巨口已狂噬而至。

  姬考惊魂甫定,杀性大起!

  去你妈的!

  锋锐无匹的天魔刀,竟然伤不了翼龙。

  “哗呀,前面发生什么事?”

  啊呀!是一只上古翼龙……

  姜聪与剑尉堕入水中,遭无数怪蛇水怪袭击,弄得手忙脚乱!

  姜聪手臂突感剧痛……

  糟糕,姜聪流年不利,被翼龙噬个正着!

  说时迟,那时快,姜聪惨被拦腰咬住。

  姬发、太公姬考五人,全力痛击翼龙,但这上古异物,皮甲坚厚无比无法伤它。

  鸿婆婆不知后百发生巨变,继续击水航舟。

  “哈哈老婆子直不了起,比船夫划的快上十倍!”

  “咦,我击出的气劲,似乎被吸卸了。

  “奇怪军艇移动困难,下面莫非是……”

  军艇突然急速下堕,众人东歪西倒,手足无措……

  原来鸩婆婆,不慎走进了恐怖的——

  无定浮沙游涡耶!

  众人狂攻之下,翼龙剧痛,发九翻腾!

  任你是旷世高手,都奈何了这皮坚肉厚的上古翼龙。

  “聪儿呀,你要振作,我们一定救到你!”姜子牙心痛道。

  姜聪痛得撕心裂肺,幸好是铜皮铁骨,尚能勉强支持住。

  但翼龙仍是死口不放。

  ‘咦,翼龙的腹部皮光肉滑,以乎没背和冀那么坚厚

  “莫非像鳄鱼般,腹部就是弱点?”

  姬考,快斩它腹部!

  翼龙起飞,腹部正好对着姬考。

  姬考祭起十成功力,劈出最猛烈锋魔刀。

  姜太公仁计正确,天魔刀劈入腹部弱点,破背而出!

  翼龙被劈成二截,姜聪总算脱困。

  “吓死老父了……”姜子牙紧着的心掉了下来。

  翼龙汹涌澎湃的鲜血,把所有蜂、蝙蝠,都吸引去大快朵颐。

  “姬考兄,多谢救子之思,老夫没难忘!”

  “人魔合体,仍存善良本性?抑或是同敌汽,所以才出手相救?”

  “唉,总之是欠了他一个天大人情!”

  “我们耽误了不少时间,快赶上去与鸩婆婆会合!”

  惊魂甫定,方发觉未脱险境。

  “已听不到鸩婆婆的吆喝声……”

  众人旋展登萍度水的轻功,不久已冲出血腥陷阱。

  “呀,已不见了鸩婆婆等人的踪迹……”

  无定浮沙游涡在千里泽里神出鬼没,姬考等人无缘遇上。

  众人瞬息间,已飞驰十多里。

  疾驰中的姬考,突然停步。

  “前面是沼泽中的礁石丛,上面人影重重,看来是南楚大军驻札之处。”姜子
道。

  桀桀桀,越多人越好,可以杀个痛快杀啊!姬考托喜。

  面临大战,姬发只感到体内气劲汹涌澎湃,每一根神经都充满战斗力。

  “虽然浑身是劲,但我曾学过的武功招数却是一片模糊……该如何战斗呢?”

  姬考杀性大起,一马当先!

  姬考一个起落,已跃到大礁丛只见布满了无数军兵,少说也有二千之众。

  取他狗命!军士杀门大吼。

  “哈哈,全是武功低微的兵丁,就算有十万个,也拦不住老子!”

  军兵一个接一个,惨被吸蚀!

  太公与其他四人,亦赶到另一礁丛上。

  众人不愿多生杀孽,凌空越过这批军兵。

  “主帅就在上面,擒贼先擒王!”太公已飞奔过去。

  “哼,居然有六个人能逃出血腥陷阱!”幽儿也没料到会如此,立刻下令。

  “电将,你率领三个兄弟,下去拦截!”电将急不情愿但也无法带领众人冲了
过去。

  “妈的,要我们去打头阵!”

  “这老鬼莫非是姜太公?好,先拆这老骨头!”

  “姜太公虽负盛名,但已一把年纪,怎及得我年青力壮?”

  “试试这小子有多少斤两!”

  “掌劲雄浑无匹,这老鬼真个名不虚传?”

  “好小子竟有,如此猛烈电劲……”姜子牙暗想。

  “莫非是魔族的电将?”

  姬发,我们正要找你报仇雪恨!

  飘渺城内电将被姬发打到变成无‘齿’之徒,把他恨之刺骨。

  他妈的,把牙还给我们!

  “他们看来对我很痛恨……”

  姬发失了部分的记忆,因此于交手便吃了亏。

  “姬发危险,帮他!”

  “哗,这家伙钢皮铁骨?震得我勾刀也几乎脱手!”

  勾将惊愕之际,立刻吃了重重一击。

  痛击勾将但民牵动了腰部伤势。

  “不知统帅是谁?希望能把他拽住!”

  “先让我玩玩,更厉害的敌人才交给你!”

  “闻说郡主与人王,尽得魔尊真传今次正好大开眼界!”

  人王非常听从幽儿的说话,跃身而退。

  “咦,这少女莫非是南楚候的独女——鄂幽儿!”智尉心想。

  “晤,这两人是剑、智双尉,看来内功不太深厚。”幽儿心里也不由情猜侧。

  “她是统帅,先对付她!”智尉心里一定指着幽儿道。

  幽儿玉手一摆,祭起一团魔气迎击。

  魔气如泥似胶,把智尉指势挡住。

  “呀!我的手被粘住了,不能抽回……”

  “智尉啊智尉,听说你聪明绝顶,应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还不乖乖投降!”

  “投,投降……”幽儿已发出的声音幽幽飘来似要勾魂似吗。

  “智尉不妥,快替他解围!”剑尉立马杀来大剑一挥砍人幽儿。

  幽儿一摆手,魔气迎击大剑。

  剑势一窒,幽儿遂夹住剑身。

  “呀,我的剑竟不能移动分毫,这少女的提劲好厉害

  这时只见幽儿又发出幽幽的声音,剑尉,我是你的主人,乖乖听命于我,剑尉
一振“主人”。

  只见剑尉双手发抖,劲力斩失……

  得到剑尉解围,智尉回过气来。

  “这少女的眼神,散发诡异莫名的慑服力……”

  “你的同傣已很听话,你也要乖乖的啊……”

  “剑尉眼神一片迷悯,神智已被控制了……”

  “智尉你要记住,我就是你的主人……”

  “慑云术!我要坚持,不可被她慑服!”

  智尉狠狠地捏自己大腿……

  大胆的痛楚,能否帮助智尉对抗幽儿的慑服力呢?

  火、铁二将夹击得手,说不出的兴奋,腾手再攻。

  “这姬发似乎笨笨的,和以前大不相同,正是报仇的好机会!”

  “这两人凶狠古怪,我该用什么招式对付他们呢?”

  二将谷尽全力疯狂进击!

  火将道烈火反扑焚身。

  姬发这一拳,蕴含靛沧海的无比劲力,铁将惨矣……

  铁将虽有铁甲功护身,也被打裂面骨,痛得半死不活。

  火将则拼命打滚,压熄反噬的烈火。

  “呼,这小子的功力,比当日更不知高了多少!”

  “呀,原来我的功力这么厉害,这两人根本不是我对手!”姬发心想着飞集上
了礁顶。

  “太公说擒赋先擒王……”

  “双尉已上了礁顶,统帅定在上面!

  一上去大吃一惊。

  “奇怪,双尉呆站着干什么?”

  “智尉,剑尉,他们是什么人?是友是敌?”

  “双尉失魂落魄的,似乎不认识我,究竟发生什么事?”

  姬发向侧一看,接触到一双深遂诡异的眼神,登时心头狂跳!

  “姬发啊,姬发,你是我的奴才……”

  “君主真了不起,可以兵不血刃慑服敌人。”

  “不!我不是奴才!我是堂堂西伯候之子!”

  “好小子,可能他出身尊贵,定力与众不同,我要加把劲慑服他!”

  “姬发,我是你主人!”

  “我没有主人!我顶天立地!”

  姬发与天俱来的灵气,抗衡幽儿的慑服异能。

  “可恶,你竟敢违抗我?”

  “呸,我才是你的主人!”

  “你,你……是我的……主人?我的天!竟被他反压过来!”

  幽儿退后一步,败象已露。

  “不妙,师妹反被那小子牵制,我又不能帮她……”

  幽几天性倔强,人王若留然出手,她必然大怒!

  “姬发的灵气越来越强,我快撑不住了!”

  “岂有此理,我不能输!”

  幽儿好胜心强烈,双手一摆,祭起淡红魔光!

  “哼,运用师尊传授的魔光心法,来加强威力!”

  魔光手印结起,登时红光大盛,幽儿慑报异能,陡然加强。

  魔光与慑服异能合壁,暴射出猛烈红光,一举击破姬发的乾坤灵气。

  上天下地唯我到尊!

  姬发抵受不住,竟被轰出礁顶。

  勾将不是姜聪对手,被打得叫苦连天。

  “呀,姬发!”

  姜聪见姬发凌空飞堕,急抛下勾将。

  只见姬发眼神散乱,惊魂未定。

  “喔……”

  “姬发,对手很厉害么?”

  “那妖女的眼神很可怕!”

  “只要不望她双眼便可!”

  “女流之辈,不信斗她不过!”

  好胜的姜聪,飞身上礁顶挑战。

  “姜聪,小心呀……”

  “这家伙身上的电力好强,打中他也被反殛得手麻脚痛!”

  “老鬼的拳脚快得难以招架,只有用最强猛的攻击,或能盯败他!”

  电将惊觉太公武功高强急祭起绝招图个侥幸得胜!

  “哼,小子要拼命了!”

  “好!让老夫击破这绝招,要你输得心服口服!

  太公连环飞腿狂踢,但电轮坚猛无比,腿招全被卸撞开去!

  强猛的电劲,反殛得太公麻痛难当!

  老鬼,这招你破不了!

  电将信心大增,疯狂进攻!

  太公出招其密如雨,但碰上猛烈如雷的电轮,竟被全数撞开!

  电轮再急激推进,太公已化成残影避开。

  “这老鬼好狡猾,躲到哪儿去了?”

  电将一怔之间,已被飞脚狠狠钉中!

  电将剧痛,电轮下压,击中太公膝盖。

  太公翻身快疾,五指已紧扣电将咽喉。

  电将运起电轮还击,却道太公扣锁住。

  电轮被制,咽喉剧痛电将大惊失色!

  “他的电轮虽然无不摧,但被我扣锁住,无用武之地。”

  “只要多片刻,捏碎他的咽喉,我便大获全胜!”

  电将一时间无法可施,猛地谷尽全身电劲姜太公如遭巨雷殛中。

  “都是些鱼吓蟹毛,不够味道,不吸蚀也罢!”

  姬考进攻礁顶,中途发现正在疗伤的三将。

  “咦!这三个是高手,有不错的内功根基!”

  这些才对胃口!

  姬考来势太快,火将眼前一花,已被抓住头部。

  铁将打这一拳,无疑搔痒,反被姬考一把抓住。

  姬考老实不客气,大力吸蚀火、铁二将。

  “哈哈哈,好痛快呀……”

  哈哈哈,吸蚀高手血肉,快感特别强呀!

  勾将吓得屎滚尿流,拔足便逃!

  片刻间二将血肉精华尽被吸蚀,死得好惨。

  我的功力又增强了,哈哈哈哈……

  “礁顶应有更多高手,不容错过!”

  巨大拳头如雷轰至,姬考险险避过!

  “这怪物半人半兽,但拳劲蕴含深厚内功!”

  “难得的绝顶高手,可以大大加强我的功力,太好了!”

  姬考见猎心起,抓住人王的手臂,施展无往而不利的天窿四蚀!

  “呀,不妙!单元然半点血肉也吸蚀不到……”

  姬考一楞之际,已遭开山劈石的巨拳轰中!

  “这家伙的反震力异常强大,要提升更高功力对付他!”

  “妈的!若非有金身保护,面颊早就被打裂了……”

  “怪物又攻来,先避其锋!”

  姬考收起轻敌之心,天魔刀迎头疾劈!

  “好家伙;竟有如此灵敏身法!”

  “三刀齐发,看你如何避得了!”

  人王不闪不避,硬挡三记天魔刀。

  “哗,这怪物像翼龙般,竟不我的天魔刀!”

  其实人王额头被劈得甚痛狂怒进攻。

  “这怪物庞太健硕,武功应该是刚猛凶悍!”

  “想不到竟能打出如此虚幻拳法,真难对付!”

  人王攻势忽刚忽柔,姬考先作闪避,以便摸清他的底子。

  人王的拳法快得惊人,卸尾轰至!

  逼得姬考扭身出掌迎击。

  仓卒迎击,蓄劲未足,姬考又遭轰退!

  “妈的!这怪物不但天生神力,后天修练的功力,亦非常深厚。”

  人王连番得利,不禁高兴得怪叫,不脱他半有半兽的本性。

  “呜啊,这小子发出的电力,超乎我想像之外!”

  霹雷电震非同小可强如姜太公也吃不消这突然猛殛!

  电将成功震飞姜太公,但自己亦被震得向后飞射……

  电将本身的电功,本来不足须退太公,但加上了毛老祖灌注给他的十年功力,
所以力增强了一倍。

  电力人体拢乱经肮脉,太公忙运气调息,驱出电劲。

  “这小子已拼尽功力,不足为串!”

  “姬发和聪儿都上了礁顶,不知安危如何?”

  太公持心姬发和儿子的安危,无暇收拾电将。

  转身看不由大惊“唏”。

  双尉和聪儿围攻姬发,搅什么鬼?

  不能对自己人下重手,姬发越差别越是狼狈。

  久守必失,终于中招指劲震脑!

  姬发挥拳轰开姜聪。

  太公急闪身而下,替姬发解围。大叫。

  自己人,有事慢慢讲!还没说完,姜聪已一拳挥来。

  “下,打我!?”姜子牙大惊。

  姜聪当然打不中父亲。

  “自相残杀,事有蹊跷!”

  太公一看三人眼神立刻明白了。不妙,他们中了慑魂术。

  “姬发,他们已经失了理性!”姜太公道。

  那该怎办?”姬发忙问。

  “我挡住他们,你去上拾那妖女!”

  “好!”

  “幸好太公来到否则不知如何收科!”姬发心想。

  “雕将,多来了个老鬼,你去准备下去看吧!”幽儿道。

  “遵命!”

  雕将反身跳落后面礁石,不知幽儿又有什么诡计?

  “这妖女只不过十五、六岁,但却有惊人的慑魂力和武功。”

  话说姜聪抢先跃上礁顶。听着,我是你的主人!

  “不妙,姜聪功力较浅,着了道儿……”

  “你们收拾这小了!”

  三人如奉轮音,围攻姬发。

  “姜老鬼上来搅局,真麻烦!”

  “对付姬发,非用真功夫不可!”

  “这妖女的眼神非常厉害,我要猛烈进攻,令她无法使出慑魂术!”

  姬发攻势威猛无匹幽儿心中一凛,急再祭起魔光,功力聚在双手上。

  幽儿发功,有如春雷乍响,像炮轰弹般轰向姬发,竟能阴挡住雄猛的掌势。

  姬发立把分散了的劲力集中双掌,形成强大卦象主力出击。

  “好,我也把春雷魔光收矛,和他硬拼有谁取胜!”

  “哗,卦象也被震碎,这妖女的功力,比我想像中高得多

  “啊呀,勉强挡得住,但魔光已被震散……

  “这姬发功力有余未尽,深不可测,意料之外!”

  “要击败他,非要用第二重魔光不可!”

  只见幽儿矮身结印,将功力渐次推高,散发出阴柔诡异的魔光,令人不寒而奇
迹。

  是魔尊的绝世奇功,每一重天都有特异之处,可以互相配合施展,威力强大莫
测。

  魔尊对幽儿特别宠爱,魔光五重天只传她一人。

  幽儿运功之际,是攻击她的最佳机会,但姬发竟然却在发呆。

  “脑袋里空荡荡的真气人……”

  姬发失去了伏尸不雀阴魄身,武功招数时而失忆,未能灵活运用。

  “这小子神情一片迷悯,竟不趁机进攻。”

  “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拎下他,我便可夺得世子之位!”

  “啊,不妙,攻未了!”

  面对攻击,姬的自卫本能,令他运起强大的战斗力。

  强猛无比的拳势,中雷轰向幽儿,但魔光惊蛰伏产生的阴柔旋涡,像探渊般把
拳势吸纳消解……

  “呀,拳劲像打中棉花败絮,有如泥牛篱海般无边无际

  错愕间,姬发已被牵引得身形下仆。

  急忙把拳势收回,准备蓄劲再攻。

  姬发眼前一花,已被幽儿玉手轻拍额头。

  幽儿拳劲猛地疾吐震入姬发头颅,穿脑而出。

  姬发本能地轰出一拳,击中幽儿左胸二人突地分开。

  姬发擦地而去,头部吃这一掌非同小可……

  幽儿酥胸被狠轰一拳,令她既痛且怒!

  魔光冲入脑里令姬发剧痈不堪,体内气劲自发的疗伤镇痛。

  “哼,我要把你打成残废!”

  幽儿把绽春雷与惊蛰伏配合,威势更为凌厉!

  “妖女的功势更强悍……”

  姬发本能地想出对抗之法。

  虽对付了绽蠢雷,但头顶却道惊蛰伏抓中,姬发变招慢,始终要吃亏。

  脑部再度被袭苦堪言。

  但本能地使出半招逆转乾刊,反击幽儿。

  幽儿痛得晕头转向,姬发已翻身弹起。

  “我的武功招数,时灵时不灵,何不用最简单的方法符制她。”

  姬发沉身而下,锁住幽儿双腿。

  幽儿吃惊之际,上身亦被牢牢箍住。

  “有如被铁枷箍住,如何脱身?”

  幽儿发力翻滚,欲摆脱姬发的缠锁。

  腰胁中拳,姬发忍住痛楚催谷更强内劲。

  “凌空压撞,令他手脚一松,便可脱因!”

  幽儿的如意算盘打不响,姬发缠锁得更强更紧。

  “唯有用魔光三重天!”

  “哗,突然懊热无比,搅什么鬼?”

  幽儿发出的热力如骄阳出晒,坚硬的地面,也被热得龟裂。

  三重天有如炎夏的烈阳,爆发威力无比的热气,强如姬发亦被震开四肢,幽儿
终于脱因。

  幽儿把魔光阳大署劲力一次过爆发,虚耗过度,险些仆倒。

  “从未试过如此激斗,几乎落败,果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我耗力过矩,需要时间回气,打还是不打呢?”

  摹地,强大的气劲,浪涛汹涌地直追过来。

  人王大战姬考战情激烈。

  居然拼个旗鼓相当,各自震退。

  “这怪物天生神力,和他硬,难获好处!”

  “好厉害,这场仗打得好痛快!”

  “传闻魔尊是魔界中另一绝世高手,培教出来的徒弟,果然不凡!”

  “若能吸蚀他的功力,对我是莫大稗益!”立时姬考摆出了天魔蚀骨起手式。

  “怪物,乖乖做我的点心吧!”

  人王出指快疾凌厉,姬考疾闪至有利位置。

  蚀骨魔劲透腕而入,令他腕骨和指骨剧痛瘫痪。

  人王无法破解蚀骨劲,迈开大步急冲,把姬考狂撞向礁壁。

  “好,再推高一级来对付你!”

  人王回身时,姬考已蓄势以待。

  人王不由分说,巨爪猛击姬考!

  姬考戳指刺入人王脉门和心坎穴蚀经魔劲如水银泻地,钻人人王人身经脉……

  “魔界中两大绝顶高手,就是我魔尊和元始天魔。”

  “天魔门的绝技就是天魔四蚀!假若你碰上天魔传人,遭他吸蚀功力时,不可
运功抗衡,否则会被步吸蚀去全部功力血肉!”

  “你要批其道而行,把全身功力,一鼓作气推给他!”

  人王记起师尊的教诲,猛地把全身功力,从脉门和尽坎穴暴谷向姬考。

  “哗,这怪物的功力,突然像山洪暴发般冲人臂内,糟糕,我会被催破全身经
脉。”

  既然吃不消,就要放拜,被反震得飞上半空!

  “妈的要立刻驱散狂谷入来的气劲,否则经脉碎裂……”

  众军后见姬考跌下,骇得四散而逃!

  “把怪物的气劲,转移到地上去。”

  狂劲疾吐,坚硬的礁石抵受不住,纷纷爆裂!

  “岂有此理,天魔蚀经竟被如此破解。”

  人王刹那间损耗四成功力,不禁全身发抖!

  “好险!天魔四蚀果然厉害,若他用天魔蚀魂,我该如何破解呢?”

  姬发矗立面前,把幽儿骇得芳心狂跳!

  “不妙!我来不及运功回气,一定抵挡不好他的攻势

  “姬公子,你是我的主人……”

  幽儿称呼姬发为主人,果然令他一呆。

  “主人阿,请你原谅奴才吧!”

  幽儿以慑服力哀哀求饶,姬发被引得战意大降……

  “哼,这小子原来吃软不吃硬!”

  “主人啊,奴才其实是身不由已……”

  “她只是个少女,和我无怨无仇,一定是有苦衷。”

  “奴才如不能请到主去南楚,父侯便会将我百般折磨!”

  幽儿逐步发挥慑服力,姬发的神智已被控制过关……

  “呜!奴才真是命苦,呜呜……”

  “别哭,我和你父亲求情吧……”

  “是时候了!”

  幽儿突然发难近距离指插向姬发双目!

  姬发狞不及防,中招!

  左指亦否则中姬发咽喉!

  姬发虽然及时闭上肯睛但亦痛得魂飞魄散!

  “哼,怎斗得过本小姐!”

  姬发眼、喉受创,剧痛之下,神智恢复清醒,感觉到强大劲力攻来,本能地使
出绝抛敌。

  “哗,好强猛的旋劲,我的攻势也被扭歪……”

  “将功力集中,打他轴凡!”

  阳大暑功力聚成一束魔光,疾射而出!

  “这小子视力未复,先用惊蛰伏化解他掌劲,并引他仆前!”

  “好极了,可以把他迎头痛击!”

  “啊呀,头上有如雷气劲轰下……”

  这束魔光威力锋锐凌厉,穿破旋劲,击中旋涡中心!

  旋功溃散,幽儿确了不起!

  “见招破招,不难啊!”

  姬发急急收劲迎敌。

  姬发闪电转身,拳掌腿脚如火山爆发,狂轰向幽儿!

  幽儿料不到姬发越战越强,不知中了多少拳脚后,被凌空震飞……

  “唏,我真糊涂,幸好未变瞎子…”

  “这少女诡计多端,心狠手辣,非万分小心不可!”

  “真失策,应该完全控制他神智,好过攻击他!”

  良机已失,唯有再和他战斗!”

  幽儿从长靴中,抽出两格八守长针。

  “这妖女还有什么诡计招数呢?”

  “锁脉针若不能制服他,就要鸣金收兵,另想他法!”

  “咽喉虽不痛但视力仍未恢复,非运起学厚护身劲不可!”

  疾冲而来的幽儿,突然一分为二。

  “咬,好像有两个妖女冲杀过来,莫非是分身术?”

  “我的护身气劲坚实强厚,不用伯她!”

  姬发稳打稳札,一掌护身,一掌猛地轰向幽儿,但打中的只是虚影!

  惊蛰伏气劲阴柔刁钻,竟能穿破姬发的护身气层。

  姬发惊觉已迟,已被长针刺人琵琶骨的天宗穴。

  石背与手臂,登时剧痛麻痹,姬发大惊,左掌发劲疾劈,幽儿已飘升避开。

  “啊,右臂经脉完全闭塞,软弱无力,要快把针拔掉!”

  幽儿哪会给机会发拔针?急速疾攻!

  “哼,先用绵密掌势逼开这妖女!”

  魔影重重,是魔尊的杀手锏之一,能幻成四个人影出击,而幽儿只练到两个人
影。

  “嘻嘻,想逼开我?哪有这么容易!”

  姬发只能击中幻影,左肩天庭穴亦中针了!

  整条左臂立刻泄气失劲!

  “姬发双臂已废,只有捱打的扮儿,哈哈哈……”

  幽儿开心得太早了,姬发的双腿亦有无究威力!

  这记膝撞,令姬发头痛右裂金星四冒!

  “后脑遭到剧裂撞击,却令我完全恢复视力!”

  “好顽强的小了!”

  “呀,金光灿烂,暴射而下,晕小子玩什么花样?”

  咦!我的天!威力大得无从抵挡……

  剧拼之下,魔光三重天金部崩溃,威猛无祷的力再如暴雷轰下,只把幽儿骇得
心胆惧裂!

  为保性命,幽儿抽身疾退。

  幽儿摹地发出怪啸声。

  “妖女是绝帅,擒下她,便可稳住大局!”

  赫然看见幽儿骑在一只大白雕背上,雕将则乘大黑雕号施令。

  兵士听到笛声号令,立刻燃点服脚上的炸药,放雕攻击。

  百多只雕疾飞向姬发。

  “哈哈,大小姐的最后一着,神仙也吃不消!”

  “呀,用雕群来做火药攻势……”

  雕群疯狂扑向姬发,爆炸声此起被落。

  火药的威力强猛无比!有如被旷世高手不断痛击。

  “小子毕竟是血肉之躯…”

  “这个大功,我是立定了,哈哈哈!”

  “雕将,指挥雕群去收拾其他人!”

  另一批二百多只雕的火药引,长达两三尺,准备作罗远程的轰炸。

  雕群久经训练,跟随着雕将空群出击正是养雕千日,用在一朝。

  群雕飞上礁顶,只见太公四人仍在纠缠中。

  “呀!雕脚上全是点燃了的火药!”

  “快滚开,小心火药呀!”

  太公发掌力拒雕群,但火药已开始爆炸。

  雕群实在太多,蜂涌扦击姜聪在人。

  姜聪铜皮铁骨,勉强抵挡得住。

  双尉则大大不妙,被爆得人仰马翻惨号连连。

  姬考与人王剧斗后,双方正在回气之际,雕将已率领第三批雕群疾飞而至!

  “呀,有火药!”

  “哈哈,看你这姬考,如何抵挡这雕群连环爆。”

  姬考知道火药厉害,急祭起强大的天魔气团。

  “吠,休想过来!”

  姬考射出气团拒雕,并借力向下急坠。

  速度比雕群更快,令火药无法击他。

  并且不断射出气团,令雕群无法接近。

  “哈哈,雕虫小技,怎奈何得了老子?”

  雕群连环爆炸没有一只能击中姬考。

  “哗,整个雕石山笼罩在炸药浓烟中……”

  “几百雕儿,都是久经训练的优良品种,全牺牲了,实在可惜…”

  “姬发和姜太公们都在上面,不知怎样了?”姬考心想。

  礁石山上浓烟密布,姬考飞身上去看个究竟。

  几个起落已上到礁顶,但满是浓烟,看不清三尺外的视物。

  “呀,有股强猛的气功攻来!”

  姬考不由分说,发掌迎击,两股强大气劲硬拼,爆出轰然巨响,对方原来是姜
太公。

  礁顶上视野不清,太公以为是敌人,所以率先发难攻击!

  今回正是大水冲到龙王庙自己人打自己人。

  两股惊天气劲爆发的震怒力威猛无侍,徒地将浓烟驱散。

  “呀,姬考?”姜子牙大惊。

  “哼,老糊涂,乱打一通!”姬考怒骂道忙问。

  “咦,双尉呢?”

  “呀,聪儿也不见了…”

  “姬发刚才和妖女决斗,也是踪影全无……”

  “他们跌了落礁湖,抑或被掳了?”

  姬发昏迷了不知多久,才汽车渐苏醒。

  “呀,地面满是骷髅头,远处的景象虚幻莫测,究竟是什么地方?”

  忽然间,面前竞出现了九妹血流被面的影像。

  看见九妹的惨像,姬发心头如道巨雷击中!

  “九妹你……”

  “啊呀,又是幻象……”

  “天呀,难道是九妹的魂魄!”

  “九……九妹已死了……”

  “九妹,你死得好惨呀……”

  “鸣呜,是我不好,把你累死……”

  “九妹,我没用,掉落湖沼中来到这里,不能分身救你

  “不能同日生,但愿同日死……”姬发伤心地说。

  紧张关头,姬发脑海突然灵光一闪!

  “呀,这副骷髅是中毒而死,和其他的不同!”

  “这种毒,似乎是鸩婆婆的三色毒雾。”

  “九妹与坞婆婆一起,她可能未死!”

  “咦,刚才我竟然想自则?”  “

  “为何这么傻……”

  “对!我刚才定是着了魔!!”

  姬发猛然惊醒,急运功收慑心神,力拒心魔侵袭心灵。

  凭着深厚的功力,不久脑海便一片清明,心静如镜。

  心情神静之后,却听到远处有轻微吆喝声。

  “咦,好像是九妹和鸩婆婆的声音!”

  姬发按掐不住,遁声疾掠而去。

  只见远处浓雾中,有电光飞闪。

  “幸好先前拔辣了那些针否则现在可能行动也有困难

  沿途见无数军兵惨死不少是遭毒雾所杀。

  “鸩婆婆定在此经过,沿途以毒雾杀阴追兵!”

  浓雾渐薄,一座城堡渐现眼前,电光正在堡前闪烁。

  “这城堡是不是幻象?真难确定……”

  这城堡竟是以水晶依山而建雄奇宏伟,灿烂晶莹,煞是奇观!

  与遍地死尸和骷髅的惨景象相比活脱是天国与地狱!

  堡前的电光交击进射,原来是雷电子大战电神迸射出来的。

  连番电力激战,雷电子被晨得身发抖。

  “这小于是天生拥有强大电力……”

  南楚世子鄂破天,与风、雨、雷三神及猿将好整以暇地在旁观战。

  只见鸩婆婆护住九妹和白毛虎,缓缓喷出毒雾,令敌人不敢接近。

  “我的毒雾支持不了多久……”

  话说鸩婆婆等人不慎进诡异的无定浮沙游涡,众人东歪西倒,吃惊得手足无措!

  强如鸩婆婆,亦被转得神智昏迷。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武功最高的鸩婆婆先醒来。

  忙把九妹救醒。

  相继发现白毛虎与雷电子,两人均晕在不远处。

  “鸩婆婆,这儿是什么地方?很古怪恐怖啊!”

  “哼,这里是修罗幻域,有种怪异力量会扰人心智,产生幻觉!”

  “这种邪力就是心魔!大家要千万小心,不可被心魔所扰!”

  “那边该是幻堡不可过去!”

  鸩婆婆领着九妹三人,从幻堡相反方向离开。

  约行走了一里,来到幻域边缘,却被军兵发觉吹起誓号。

  数百军兵,立刻向鸿婆婆们冲杀过去!

  号角不停的吹响,在断魂山脉间传递讯息。

  噪声破天的后重兵,原来驻札于修罗幻域约一里外的山腰。

  “禀告世子,猎物已在幻域出现!”

  “哈哈,看来幽儿已失手,我们快进幻域!”

  “幻域里诡异莫测,世子不可犯险,让下属人去擒猎物好了!”

  “放屁!区区幻域,怎奈得我何?”

  “凭我们的实力,足以摧毁幻域!”

  破天好大喜功,那肯听猿将劝告?

  幻域里正爆发大混战。

  “军兵像蚁那么,徒手杀之下尽!”

  为求速战速决,鸩婆婆不惜喷出毒雾。

  “这些庸手很易解决!”

  “但高手会接踵而至……”

  鸩婆婆们且战且退向幻堡的方向。

  鸩婆婆们且战且退向幻堡的方向。

  没有互斗的军兵继续追杀鸩婆婆们。

  结果通通都变了白骨无一幸免。

  鄂破天们循着号角指引,以最快速度进入修罗幻域。

  循着沿途的军兵死尸骸骨,直趋向幻堡。

  卒之在幻堡前,与鸩婆婆等人遇上,激战起来。

  其他逾干军兵,列队进入幻域,因为土气如虹,故不受心魔所犹,围观恶战。

  破天自重身份,不会轻易出手。

  “只有鸩婆婆较为利害,四神应该稳操胜券!”

  鸩婆婆与两神大战百多回合,已渐不敌。

  九妹更不敌雷神,只因要留活口,雷神未施杀着。

  鸩婆婆知道打下去必然落败遂喷出毒雾逼退三神,暂时停战。

  “风师兄,你以暴风吹散毒雾,便可将她们一举擒下!”

  破天待三神歇秘一番后,下令进攻。

  战慢再展四种一刘出击,来猛!

  风神有备而战,发出强猛的狂风气劲,把毒雾硬生生吹得倒卷而去!

  “鸩婆婆技止此已,支撑不了多久!”

  “水晶堡墙似乎有个影子……”

  “原来只是个幻影,把老子吓了一跳!”

  鸩婆婆欲蓄气再喷之际,其他在神已扑至!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