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十七章 赢 政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十七章 赢 政

  “政儿,我俩联手杀出重围!”

  袖舞一马当先,率先冲入敌阵。

  “子母剑开合挥舞,充满韵律美感,再加上飘逸出尘的轻功,构成一幅凄厉的
杀人图画。”

  “大块头,别恃着庞然体形便可压得住我!”

  “大而无当的蛮力,就让你见识真正的力量吧!”

  赢政提气吐纳,肤色渐趋泥黄。

  “喔,这小子锋利的勇悍眼神,逼视得我心悸胆寒!”

  浑天宝鉴第三层心法土昆化。

  里社内陡地传出尺天巨响,众刺客竟全被一股浩瀚烈劲轰出,毫无招架余地!

  “阻我者死!”

  刺客似是杀之不尽,另一批又蜂拥而至。

  “谁想早点见阎王的,尽管来吧!”

  母子同心,互相给予无比的勇气与信赖,凛无惧色地面对一切难关!

  “好嚣张的小子,杀!”

  在疯狂厮杀中,赢政感到血脉像万马奔腾,说不出的痛快,或许这是他与俱来
的本能,是为战而生的战士。

  一双如鹰锐利目光,引起了激战中的赢政注意。

  “哼,你就是这伙脓包的首领吗?”

  在赢政身前是六名散发半尺以上护体气芒的刺客,风雪难侵,实力显然比则刚
才的高出数班。

  当中一人的护体气芒更广达尺半,正是楚国的水祭巫——项汹。

  赢政也毫无示弱,身上散发出两尺气芒,袖舞亦能把风雪拒开一尺。

  “小小年级竟有如此造诣,确是留他不得!”

  “赢政,今日你插翅难飞受死吧!”

  六人早有攻略,分别围攻向自己的目标!

  “啊,这家伙臂力惊人……”

  赢政被震得倒地同时,其余两名刺客已乘胜追击!

  “我故意倒地,就是借取地利,免得复背受敌!”

  “嘿,尽管放马过来吧!”

  土昆仑心法如沙石狂刮,劲风飚飚,急劲刀网防守得水泄不通,二人难再寻隙
寸进。

  “呀,这三人所习武学源同一脉,攻守有致,不好应付……”

  三人互补长短,攻势配合得天衣无缝,袖舞不但无法伤及对方,反屡屡中招。

  地堂刀从后掩至,淬不及防下小腿挂彩!

  袖舞强忍剧痛,施展出独门轻功拔身飘升,暂脱险境。

  但其余二人早有默契,不让地有喘息余地。

  仓淬迎击,子母剑脱手震飞。

  “娘……”

  眼见袖舞身陷险境,赢政猛地将功力暴增提升,刀网更见凌厉猛疾,寒气逼人

  “赢政救娘心切,气势倍添雄猛无伦,竟把项汹狂攻得节节败退。

  “臭小子,你娘亲已束手就擒,还不乖乖就范!?”

  赢政投鼠忌器,只得无奈收招。

  “他妈的刚才不是傲气得很吗?先让你吃点苦头!”

  “卑鄙!”

  “别妄想威胁我!”

  “去你的,把本大爷的说话当耳边风吗?”

  “既然你不顾这婆娘安危,就让她尝点甜头吧!”

  “哎!”


  “畜牲,住手!”

  “哦,瞧正点,这婆娘倒长得天仙化人,风骚入骨

  “就此杀掉太可惜,先让老子痛快痛快吧!”

  “嘻嘻,你真会‘及时行业’!”

  “哈哈,滑不溜手,很久没遇到这种绝佳货式了!”

  “娘……”

  “你自身难保,还娘个什么屁!?”

  “政儿,别管我,快逃!你只要紧记娘今日所受的屈辱,化悲愤为力量,他朝
为娘亲报仇使便足够了!”

  “对,好好记着老子的面孔,我也算是你半个便宜父亲呢!哈哈……”

  “天杀的禽兽!!”

  眼见自己的亲娘受着最痛苦难堪的蹂躏,赢政的怒火直冲顶点,体内气劲陡地
暴增数倍,产生出惊天动地的震憾力!”

  怒喝声中弓身俯冲,背部竟同时射出六枚天晶,赢政正是借此修练浑天宝鉴心
法。

  但,这些天晶不是在商朝年代,埋没于飘涉城中吗?赢政是如何得来?

  天晶势如惊电,三名色欲嚣心的刺客还未清楚什么回事,已进了枉死城!

  天晶蕴含锋锐狂猛的插击力,挡者尽皆披靡!

  “哇!快得难以形容,躲不了……”

  “我隐约感到,这些水晶是由某种力量所推动,这才是它最可怕的地方……究
竟会是什么力?

  硬挡之下,整条左臂立时报销,却制造出躲避机会捡回一命,绝对值得!”

  但继之而来的,更令项汹胆怯!

  但见赢政如狼似虎扑来,在一刹那间,项汹感应到那种莫名力量!

  奋力举刀迎,可是独臂难支,惨被硬生生劈得刀碎甲裂,爆出深陷血痕……

  项汹痛极倒下,赢政并没有再加理会,飞快奔往别处。

  “娘亲,你血过多,所伤非轻!”

  “必须先找个地方让你安歇回暖!”

  “捡回六支天晶,赢政匆匆背着袖舞离去”

  “不可能,不可能,这小子竟可凭气魄攫夺别人性命,杀敌于无形之间……”

  “但……刚才我确是实实在在感受到那种磅礴慑人的气魄……想起也犹有余悸……”

  风萧萧,雪茫茫只余下伤生的项汹躺卧地上,苦苦追思一切。

  “大灵巫果然没料错,这个赢政,确是个大祸胎!”

  半年前楚国·云梦泽

  大司命是楚人崇祀的大神,主宰人的生命及寿天。

  高飞今安翔,乘清气兮御阴阳!

  群巫婆婆而舞,口吐火舌,竞如火鸟般漫天飞舞。

  “天灵地杰,福寿无双,恭迎大灵巫尊降!”

  天际陡地风起云涌,急流旋动,电光划空频闪,四周气氛顿变得肃刹沉郁。

  没有人看见也没有人明白,仅在电光火石间,虚空中霍地闪现出一个身影,毫
无声息,浑身透发着睥睨众生的狂傲气派,令人望之生畏。

  四大祭巫聚见项魁,更显得恭敬虔诚,身后群巫亦起劲地击鼓弹瑟,高声唱颂。

  “灵衣兮被被,玉佩兮陆离!”

  “广开兮天门,纷吾乘兮玄风!”

  项魁身形一展,竟凌空御气而行,态拟神仙,其轻功造诣已达超凡入圣之境。

  飘身湖面,踏波如履平地。

  “出神今恍惚,百灵兮今来卜!”

  项魁念念有词,方圆什尺内的湖面竞变得波平如镜,一片静寂,与外围翻滚的
波涛相比,大异其趣。

  施法之下,湖面水纹逐渐荡出一连串预言文字。

  项魁面色一沉,飘身而退,波涛随即回卷覆盖。

  “百灵降示的预言,你们都看见没有?”

  “禀报大灵巫,预言清楚写的十八个字,是秦生子,十二月,紫气出,六国灭,
皇帝始,楚柞灭!”

  “这十八个字的内裹玄机,你们又可懂得?”

  此言一出,群巫顿时目膛结舌,无言以对。

  “我身为楚国大灵巫,对楚国的安危日夜操心!”

  “如今七雄争霸天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楚虽大国,但若稍有疏误,亦随时
有覆灭之险!”

  “有犯我楚国者,我等必誓死歼之!”

  “六国中,谁是楚国的最大死敌?”

  “秦!!”

  “这十八字预言,是说一个秦人怀胎十二月方才出生,身蕴紫气,他日后灭六
国,绝我楚国柞!”

  “吓!那这个秦人会是谁?”

  “我广收天下谍报,无所不知,这个秦人正是,秦王国孙异人之子——赢政!”

  “既是如此,请大灵巫立即派人人秦国杀掉他!”

  “他不在秦,现与他母亲居于赵国首都邯郸!”

  “项汹!”

  “在!”

  “现命你率领杀手速往邯郸,诛杀赢政!”

  “这个赢政,身现紫龙之气,肉眼难辨,需以法眼察视!”

  “谢大灵巫指点,在下紧记于心!”

  “这个心腹之患,一日不除,我一日不得安枕!”

  项魁抖手虚幌,浮云竟如白纸般被划出两个大字,运劲之巧妙实是匪夷所思!

  “凡是对我楚国不利者,一律杀无赦!”

  “赢政,要怪便怪自己的命生得不好吧!”

  项魁朗天怒劈,劲透云霄,长空被撕裂成坑,似在泄心中的无尽怨愤,还是要
抹去潜藏内心的不安忧虑?

  “对方大举来袭,定是有人向这班杀手通风报讯!”

  “政儿,我们要逃到哪里去呀?”

  “娘,你多支持一会,我们很快便到达安全之所!”

  “娘亲的体温逐渐流失必须尽快让她安置调息……”

  “可恨,竟令我娘亲受到这种折磨,这笔帐必定要双倍奉还!”

  “到底会是谁出卖我们?”

  难道是靖安君?来,他一直竭力暗助我们,还安排藏身之所以供匿藏,断不会
于此勾当!”

  “难道是他?”

  赢政背后着袖舞踏雪狂奔,也不知走了多远,终于从密林走往山上,渐见人工
筑建。

  建筑华丽宏伟,飞据华栋,倚山而立,更其壮观气派。

  避雪山庄乃筑于温泉区域,终年蒸霞遍布,流频生,拥有四季如春的特性,故
取名无雪。

  少女宽衣解带,但见肌肤雪滑如脂,吹弹可破,正准备享受温泉的暖浴

  袒裼裸裎的李朝云,惊见有人突然闻进,不禁掩胸惊呼。

  “政!”

  看清来者,却立时化惊为喜如释重负。

  “娘,温泉可治外伤,你觉得怎样了?”

  “嗯,伤口减痛,气血加速运行,舒服得多!”

  袖舞虽面色苍白及无掩其天姿国色,脱俗艳光。

  “政,发生什么事?”

  “赢夫人,是谁令你受伤?”

  季朝云虽一丝不挂,仍毫不避嫌地走上前来,双方关系非比寻常!

  “我们……”

  众人抬首一望,温泉旁不知何时聚集了一大伙人。

  “丹……”

  “为首一人是个英伟少年,年纪轻轻已深具领袖威仪,与一众高手及侍婢居高
临下,冷眼旁观,似是来意不善……”

  惊见大群不速之客,季朝云羞得匆匆躲在赢政身后。

  肉帛相触,季朝云登时粉脸飞红,是少女羞涩?还是春心荡漾?

  无论如何,这一切看在姬丹眼里,已令他怒火冲霄,俊朗的面孔笼罩着恨仇阴
霜……

  “赢政,被楚国杀手狂击的滋味好受吗?”

  “瞧你那狼狈相,还敢走来投靠我姬丹的女人!?”

  “果然是你!”

  得悉主谋身份,赢政雷霍大怒,浑天心法运走全身。

  “堂堂一个太子,竟用上如此卑拙手段!”

  “呸,兵不厌诈,何况对付你这只丧家之犬,本太子何须顾全道义!”

  “不服气吗?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挽回面子!”

  暴喝一声,姬丹祭起神功,暴发的无祷气功把身旁侍女震飞开外,众高手也要
竭力站桩方能稳住身形,这起手式正是河图系绝学——

  “先天乾坤功!”

  西元前二五八年赵国·邯郸

  在赢政三岁那年,好战的秦昭襄王派遣大将王跑率数十万雄师围攻赵国首都邯
郸,因魏、楚授军未到,邯郸城岌岌可危。

  “秦王狼子野心,竟想令我赵亡国灭种,可恶!可恨!”

  “秦王残暴无道,何不以牙还牙,将其质子异人一家赶尽杀绝!”

  “万万不可,秦赵虽今日交兵,但未必没有和解之日,若此时杀其质子,岂不
令两国永结冤?

  “呸,他不仁,我不义,他攻我邯郸城,我就杀尽他子孙!”

  “大王……”

  “不用多说,来人,立即带兵将异人全家老少杀个清光,一个不留!”

  “唉……事到如今,必须尽快通知吕不韦想个办法!”

  “吕不韦,韩国大商人,拥有绝世财富,为人极具野心,他就是想借此攀上权
力的最高峰。

  靖安君派出密使,向吕不韦详告一切。

  “唯今之计,只好协助异人潜离赵国!”

  赢府

  “异人,不好了,靖安君传来急报,说赵王派兵要将你全家灭口!”

  “吓,我与赵王我无仇无怨……他何故下此毒手?”

  异人,乃秦国太子国安的其中一子,因乃妾侍所生,自小便受贱视,形成性格
懦弱,更被当政治工具关室赵国作质子。

  “你们秦国大兵压境,赵王自然迁怒于你!”

  “这……如何是好……”

  “快收拾细软,我带来一队精兵与你杀出重围,潜返秦国!”

  吕不韦一马当先,率领十灵敏随从护送异人三口子突围而出,勇不可挡!

  但赵兵人多势众,吕不韦难以两面兼顾,混乱中袖舞母子离群失向。

  身处肠杀险境,年纪轻轻的赢政竞了无惧色。

  凭着拼死这心,吕不韦等人虽以寡敌众,仍成功杀出重围。

  “喔,怎么失去袖舞母子踪影……”

  “如今暂脱赵兵纠缠,护送异人为要,希望也俩能随机应变,逃出生天!”

  这边,袖舞虽有武功底子,但面对晓勇善战的赵兵围攻,险象横生。

  危急万分之际,数名蒙面汉陡地现身相救。

  卸下面巾,靖安君是出。

  “我与不韦、异人份属至交,岂能见死不救!”

  “再说,为免两国积怨加深,我更要保住这个小儿的性命!”

  碍于势力所限,靖安君无法确保将袖舞母子护送回秦,唯有安置二人到处东躲
西藏,逃避刺客追杀。

  在暗地保护下,二人流离飘泊,辗转迁陡,过着艰辛劳碌、自给自足的困苦生
活。

  “娘亲,你看我砍下这么多柴枝!”

  “政儿,娘亲早说过不可随便显露你那种天赋神力,这会招来杀身之祸!”

  凭着这种坚忍历练,严峻考验,令赢政培养出一份百折不挠、勇悍坚毅的强悍
性格,大大影响他日后人生命途”

  女娲像

  “政儿,你看这些天晶的异光多么美丽!”

  地面摆放着六枚不同颜色的玫丽天晶,色彩摈纷,分别刻有十大天干的名称,
及浑天宝鉴首六层心法。

  “好神奇啊,我还感到它内裹蕴含神秘力量!”

  “嗯,相传浑天宝鉴乃上古时代女娲氏蕴含表天与大地的精华心得,临终前着
下的绝世武学,这六枚天晶是不韦叔叔所赠的!”

  “不韦叔叔为何把这么贵重之物相赠?”

  “这……这些天晶是……是……当年送给娘亲的……贺婚之礼……”

  袖舞答得期期艾艾,赢政不禁半信半疑。

  “当今战国乱世,一个人最实际的是拥有超卓武功!”

  “不仅为求自保,也是你将来征战争雄的最重要本钱!”

  赢政努力不懈自强不息,更微妙地感到女娲娘娘庇佑赐缘,进境突飞猛进。

  五年间已尽得首三层心法精髓,开始修练四层碧雪冰。第五层心法紫星河及第
六层心法玄混沌仍未到修练时侯而继后的四枚天晶则下落不明,无法寻获。

  直到赢政七岁那年,秦国与赵国暂息干戈。

  靖安君趁机向赵王进言停住追杀袖舞母子,以缓和两国的紧张关系,终获应允。

  于是,靖安君乃亲接二人回府,明示他对秦国友好的外交姿态。

  靖安府

  “唉,朝云,你为何总要对我敬而远之……”

  “爹虽将我许配给你,但我就是不喜欢你!”

  “你不喜欢我什么?”

  “我不喜欢你目中无人,我喜欢你骄横狂妄,我十万个不喜欢你!我……”

  “爹……”

  “朝云,看爹带来了两位贵客!”

  赢政与季朝云四目交投,两人竟同时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异感觉,既似久别
重逢,又像相逢恨晚,但他们不会知道,这命运中的相逢将在日后带来多少波折

  姬丹看在眼里,不禁炉火中烧,对赢政的敌意亦从此刻萌生。

  “朝云,你猜猜这两位是谁?”

  “嗯,这位长得天香国色的大美人,必定是袖舞夫人呢!”

  “朝云真会说话!”

  “这位陪在袖舞夫人旁边的,准是赢政无疑了!”

  朝云的谈知风生,与对待姬丹的态度简直是天渊之别,更加深了他的妒恨。

  “政儿,他就是朝云的未来夫婿姬丹,是燕国太子!”

  “你俩要好好结个伴儿,日后长大成人,便可令秦燕两国结为友好呀!”

  “您好,以后请多多指教!”

  “哼,秦狗!”

  对于赢政的亲切问题,姬丹不屑回应,只报以蔑视的敌意目光。

  摄政寄居于靖安府中,过着不用担嫁受恐的幸福日子,加上朝云对他亲呢无间,
令他初享温情暖意。

  “阵,老是你赢,也不让让人家!”

  “嘻,我赢政是从不言败!”

  “不论任何比斗都会全力以赴!”

  “你这人总是好胜心强,我才不和你争辩下去,倒不如到那边玩吧!”

  但有一个人,决心要毁掉赢政的幸福……

  “呼……朝云,平日你对我冷若冰霜,却与这小子如此亲呢投契……可恶!”

  姬丹心中妒火如焚,极度冲动!

  “我的先天乾坤功已练到三成火候!”

  “足以教训这小子,要他当众出丑,知难而退!”

  “秦狗,本少爷今日雅兴大发,就与你切磋一下吧?”

  “丹……”

  无祷掌劲突袭而至赢政机警敏捷,及时跃身闪避。

  “哼,这是你那个风骚娘亲所教的轻功吗?”

  “丹,你口里说是切磋,怎么出招却毫不留情……”

  “秦狗,今日就要你知道我姬丹的厉害!”

  “不自量力的家伙,无论那一方面你都及不上我!”

  “政,你快逃吧!”

  “不,逃避只是懦夫的行为!”

  “小心呀…”

  赢政卷掌一挡,双方作首度交锋

  姬丹只感到掌劲如击在浮云飘絮,毫不着力反被震得飞退。

  “呀,想不到他年纪比我轻,内力却深不可测……”

  “面子攸关拼尽全力将他一招了结!”

  朝云见状,立时转忧为喜。

  势成骑虎,姬丹豁尽十成功力厉招出击,登时腿影如山,烈焰翻腾,威势磅礴
惊人!”

  “这姬丹心高气傲,不作个了断誓不罢休,看来必须挫其锐气方可平息!”

  赢政毫不示弱,看准腿势挥拳迎击,轰击之声此起彼落拼得异常灿烂!

  “密集迅击百多记后,姬丹骤觉脚下火劲尽被土势所覆没击力渐消……”

  正惊诧防守尽失之际,赢政已老实不客气地重锤至!

  姬丹胸腹如遭炸裂,血气乱涌,痛得狂喷黄胆水飞退!

  五内被土昆仑气劲侵扰乱窜,如沙石卷,如沙石卷刮,苦不堪言。

  “政,想不到你如此了得!”

  “这个当然,我有的是真材实料,又岂同那些班门弄斧、虚张声势的家伙!”

  “你学的是什么武功,耍起来威风凛凛呢!”

  “若你有兴趣的话,我俩不若另找地方详谈,免得被这碍眼家伙坏了兴致!”

  “好哇!”

  一心耀武扬威,却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丢尽面子,大受嘲讽,姬丹感到前所未有
的耻辱。

  “此仇此恨,我姬丹至死难忘,誓不罢休!”

  知耻近乎勇,姬丹不但未有意志消沉,推动他努力求进,招揽高手为他输功提
升内力,辅以奇门药方浸练进境一日千里。

  他增强实力,除伺机一雪前耻,更要将朝云夺回自己怀抱,哪管她芳心谁属。

  暴喝一声,姬丹祭起神功,暴发的无侍气劲把身旁侍女震飞开外,众高手也要
竭力站桩方能,这起手式正

  是河图系绝学——

  “一败之辱,今宵了断!”

  “手下败将,今次宰了你!”

  “呀,这家伙的功力大进,尽卸我的拳劲……”

  “嘿,这秦狗的武功进步有限……”

  “呀,一交手,赢政便被击倒,太了丹的武功进步了很多……”

  撞力奇猛,石塔坍塌,重压赢政。

  “政……”

  “我这一年苦练,果然立竿见影,大败这只秦狗!”

  “太子这年来日夕苦修,狂练先天乾坤功,原来是为了这一战,真是大开眼界!”

  虽然吃了亏,但无损赢的战斗力,轰然矗立,气势雄奇。

  “姬丹武功大进,这一战比里社之役更为凶险……”

  “这一年我安于逸乐,常与朝云嬉戏,疏以练功,以致武功进境缓慢了……”

  “……虽然只练到第五层紫星河的一半,相信亦能击倒这奸险的姬丹!”

  秦狗散发碧雪气芒,看来比土昆仑更为强劲凛例

  庄内卫士闻声急急赶来。

  “你这班饭桶,快拿两件御寒衣袍来!”

  “是,是遵命!”

  “看姬丹的威势,功力大进逾倍,我要豁尽所能,否则难择其锋!”

  “上次交手,我只有三成火侯,仅败于这秦狗,今次我已炼到五成火侯,应该
大胜!”

  “受死吧!”

  厉腿铺天盖地轰下,赢政镇定地劲贯双臂,守得固若金汤。

  过百记的猛烈碰击后,赢政凭着地利,把太子丹硬生生震退!

  “赢政呀,千万别输给这讨厌的姬丹……”

  “秦狗的功力已如强弯之末……看来技只此矣!”

  “一鼓作气,击败这奸鬼!”

  “秦狗攻势狂猛,正好以柔劲对付他!”

  “政儿已出尽功力……但姬丹仍犹有余力……形势不乐观啊……”

  “呀!不妙,我的拳劲被猛扯而去……”

  池水只有三、四尺深,赢政被轰得撞爆池底头痛若猎……

  太子丹将赢政的拳劲带引到自己脚上,转为迎头痛击!

  “这一击,要你肉裂骨碎!”

  九天雷动之威,击力千钧,赢政晕头转向之际,惨被击个正着!

  “桀桀桀,秦狗完蛋了!”

  “政呀……”

  “秦狗脊骨应已爆碎,当年之辱,今次一雪而清!”

  姬丹沾沾自喜之际,突然紫光暴射,池水汹涌四溅

  “呀,这秦狗明明受了重伤,竟然能施展更威猛的功力……”

  只见赢政浑身暴旋出猛烈紫色气芒,竟把偌大的温泉池水暴震得溅涌上岸。

  “内伤剧痛得撕心裂肺,但生死存亡逼在眉睫……”

  “第五层紫星河虽然练得一半,也要拼命施展出来,希望挽回败局……”

  “秦狗斗志强悍无匹,非全力以赴不可!”

  “生死一击!”

  赢政逼尽了全身每一点滴的劲力,聚在一击!

  “好凶猛……硬着头皮迎击吧!”

  “秦狗运功过度,内伤暴发,是收拾他的时候了!”

  乾坤第四绝天道循环

  天道循环是王道招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身法击折敌人的四肢关节,令对方完
全失去战斗力。

  赢政的紫星河不竟全功,中途骨溃,当场惨败!

  若赢政能将碧雪冰练成,战果将改写不会败阵饮恨!

  “赢政你这只畜牲,投胎转世吧!”

  无论赢政如何强悍壮健,内外暴伤下终于晕迷,任人宰割……

  “住手!求你别杀赢政!”

  “你的求情更加深了我的妒恨,这畜牲要死得更惨!”

  “你们的仇恨因我而起……”

  “若赢政死,我外刎殉身!”

  “且慢,别乱来!”

  姬丹深爱季朝云急惶然喝止。

  “你既肯为这畜牲而死,应可为救他而做一件事!”

  “我虽然未得到你的心,也要得到你的人,今宵你献身给我吧!”

  “献身…”

  “卑鄙!”

  “我亦有条件——你要护送赢政出赵国境外,途中不得加害!”

  “秦狗,快醒来!”

  “赢政,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你最心爱的人正在我胯下!”

  赢政被捆个结实,眼睁睁地看着姬丹压住季朝云。

  只见朝云泪流颊面,神色悲怅无奈……

  “看吧!”

  “看我如何痛快地占有她!”

  眼看挚爱的女人惨遭蹂躏,赢政痛苦得心头淌血,愤怒得血脉贪张,五内如焚!

  “姬丹你这禽兽,我赢政有生一日,定要你亡国灭族!!”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