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十九章 甲骑死士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十九章 甲骑死士

  “呀,蹄声之沉重有力,是我前所未闻……”

  “若在这里展开恶斗恐怕会波及华阳夫人……”

  “不韦,到底发生何事?”

  “正有一帮人马逼近而来,恐怕是来意不善

  “吓!如今该怎么办……不韦兄快想办法保护我们啊——”

  “哼,心虚胆怯的脓凶,怕死的要命!”

  “对,我们要尽快离开!”

  “这神社倚山而建,去路尽封,看来是经过精心部署,借助这地利来困死我们…”

  吕不韦环目四顾,一边察看神社建筑摆设,一边思量应变之计。

  “若要安全将她们送离此地,唯今之计……”

  “看来只有靠神灵庇佑了!”

  守候神社外的众卫土,眼见甲骑来袭,群起迎敌。

  “喝!”

  “当!”

  “咯……咯……咯……咯……咯”

  只不过是幌眼间,一轮狂风扫落叶的攻势后,训练有素的卫士竟边停住对的资
格也没有,全军覆没……

  “不堪一击,太没趣了!哈哈哈……”

  甲骑战士勇往直前,无视面前一切障碍,猛然破墙田进挡者披糜。

  “喔,华阳夫人与秦异人在哪里去了?”

  “你们看不见吗,索命的死神在这儿啊!”

  神社内仅得吕不伟一人昂然矗立,严阵以待,华阳夫人与异人已不知所踪。

  “格杀勿!先宰了他!”

  “是你们逼我在神社内大开杀戒!”

  “也好,可顺道替你们打齐超渡,放心下地狱吧!”

  快剑疾如电闪,毫无躲避机会,甲骑战土纷纷应声中剑,但……

  凭着坚硬的胄甲护体,快剑只造成普通消损。

  “呀,快剑削铁如泥,竟亦难以伤其胄甲分毫……”

  错愕之际,忽闻嘶吼似雷,其中一匹甲骑已拔身提腿,一双铁蹿向吕不韦,重
踏而下。

  吕不韦气定神闲,无惧于千均力压,单掌一托,看准蹄势凛然迎击!

  “无知畜牲,没有任何东西可践踏在我头上!”

  掌劲暴发,重逾二百斤的甲骑战土竟被凌空震飞,尽头吕不韦力拔山今之威!

  “人马均全制装甲,行动应较笨重,我就以快打慢!”

  “而且看他们策骑进攻,威力加倍显著,专攻他们下马!”

  吕不韦谋定而攻,飞身手脚并施,边挫首两名骑士。

  劈击力沉猛雄浑,人马重心难控,身形横倒!

  但骑土跨下发力紧夹,宁可人马双双仆下,也不愿堕马跌离。

  吕不韦收招降下,犹未着地,两名骑士已乘势持枪直刺过来!

  吕不韦随机应变,斗蓬登时如铜墙铁壁,长枪再难寸进。

  继而柔劲攻势消卸于无形,破解得清脆俐落。

  退敌同时,刚才被震飞半空的甲骑竞能凭空踏步,如履平地般施予攻击!

  “呀,想不到对方卸骑之术,已达如此出神人化之境!”

  “但难不倒我!”

  吕不韦御气飞升,反取回制空权,形势立时扭转。

  “反客为主,还以颜色!”

  如神龙压顶,吕不韦挟着雷霆万钧之势重轰猛压,硬生生将甲骑深陷地上,当
场震毙!


  吕不韦虽技惊四座,但其余土仍了无惧色,一涌而上,充分流露出视死如归的
决心!”

  “四面夹攻,看他如何招架!”

  “好,一并过来,省得我逐个击杀!”

  吕不韦悬空提气吐纳,内劲急聚全身,进发出璀璨耀目光采。

  一股浑厚气团随之而发,兵刃触之竟尽化糜粉!

  骑士们必头震骇,抽身急退!

  “回来!”

  吕不韦双臂一引,掀扯出如怒涛回卷的强猛吸力,院士们身不由主地抽前聚合。

  吕不韦搜罗武林绝学,集各家所长创研新武学,后更获得六枚天晶,虽未能彻
底参悟,但凭着其超绝智慧,仍能从中启发出新概念,创出掠世神功——藏!。

  吕不韦经数年弹精竭智,利用五行相辅承、相冲相克之无穷幻变原理,融汇成
五式绝技,已足以独步当世,可见浑天宝鉴之博大精深。

  最坚硬的胄甲,也抵受不住这狂猛轰击,妻时甲碎骨裂惨死!

  举手投足间,吕不韦从容解决掉三名悍将尽显强本色。

  骑士人仰马翻,横冲直撞向庙中神抵,却无意中揭开了心中疑团……。

  一人华阳夫人与异人不翼而飞的疑团!

  “我的天……行……行踪败露了……”

  只见神抵后藏有破洞,二人一直匿藏于此。

  目标就在眼前,两骑见状心头,弃战直指二人。

  吕不韦的心血、财富、梦想全押于二人身上,不禁骇然色变,疯狂赶上!”

  “住手……住手啊!”

  吕不韦心焦如焚,稍一分神下被骑士有机可乘,满布森林利刺的狼牙棒重砸中
腰窝!”

  与此同时,破洞内传出凄厉惨号,更溅射出血花

  吕不韦护身气劲强横,只痛不伤,反借助击力全带冲前

  “要你们死无全尸!”

  吕不韦勃然震怒,出手倍添狠辣无情,十成功力誓要将两骑置诸死地方休!

  土崩地裂的无情一掌,把两骑的头颅像西瓜般爆个稀烂粉碎!

  “华阳夫人……”

  “嘘,幸好侍婢藏身于前,做了挡箭牌……”

  虚惊一场,全因这两颗棋子对吕不韦来说太重要了。

  “若你迟来一步,后果便不堪设想了……”

  “哼,明知是送死,也要白白杀上来!”

  双掌一控,狼牙棒竞被隔空凝住。

  “勇气可嘉,就让你死得轰烈点吧!”

  骑士瞧见狼牙棒被绞磨粉碎,脑海里只泛起一个意识,自己快没命了……

  “去跟你的同伴会合吧!”

  火劲透胺而进育甲登时被烧得通红冒烟,骑士惨被活生生煎皮灼肉,极痛惨死!

  “哈哈,全收拾了,不韦兄果然神功盖世!”

  “让夫人受惊了!”

  “全赖不韦机智多端,想到在神抵后壁洞藏身,俺人耳目。

  “这伙人早抱有必死之心,在出发前已自毁容貌,以防身份外泄!”

  “这些甲骑死士,何以要加害我们?”

  “看,每个人胸前也有一道伤疤……”

  “哇!敌暗我明……处境岂非大大不好?”

  “欲盖弥彰,这伤疤似乎刻意在掩饰某些东西……”

  “对,我已知道来者是何方神圣了!”

  齐国首都临淄

  齐国升平日久,生活富庶,故首都极为繁盛,城内车水马龙,人潮磨肩而过,
热闹非常。

  “人潮多如楼蚁,简直寸步难行!”

  “对呀,他妈的真计厌!”

  “是后我若登位为王,定要令蓟(音:计)都蓬勃繁荣,更胜临淄!”

  齐国太田昭底邸。

  燕子太丹联同赵公子、楚公子来拜方齐太子田昭,当然有其谋略。

  “三位光临齐国,远道而来,其意何在?”

  “太子昭确是雄才,快人快语!”

  “我亦有话直说了?”

  “你可知贵国潜伏了一个危险人物?”

  “谁!?”

  “秦国质子,赢政是也!”

  “啊,就是那个一生下来,就有紫龙之气腾空的赢政”

  “对了,就是这个充满邪气的万恶妖孽!”

  “我们楚国大灵巫,更获得百灵降示天机!”

  “十八个字的预言,就是秦生子,十二月,紫气出;六国灭,皇帘始楚柞灭!”

  “嘿,这妖孽来到齐国,干脆给他一个五马尸!”

  “嘿嘿,赢政,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也跳不出我的五指山!”

  严肃安顿好赢政母子,更派儿子严思侍奉赢政。

  “赢公子,北风凛例,渤海怒涛,有看头吗?”

  “啊,这就是大海?真的是波澜壮阔,怒涛如山,就算是百尺大船也只是沧海
一粟,天地之大,真是匪夷所思!”

  “赢公子,你伤势未痊愈,小心着了凉?”

  “连小小风寒也抵受不住,还配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吗?”

  “喂,现今七国争雄,有如大海怒涛巨浪互相撞击扑噬,多少男子汉成了沙场
枯骨?”

  “你看那璀璨夕阳,艳丽晚霞,铺盖天下,我但愿成为太阳,福荫万民?!”

  “啊,他的气魄比爹更雄奇魁宏,令人不期然折月臣!”

  “小人愿追随公子左右,驰骋天下!”

  “唉……连自己深爱的人也保护不了,逞论滔天宏志,太不量力……”

  “公子神情变得凄伦无奈,究竟是什么事呢?

  “只怨自己武功不够高强,招致奇耻大辱,遗憾终生!”

  “原来是因为武功……若果仙人肯助公子,必能突飞猛进!”

  “仙人?”

  “对呀,当晚霞耀天时,渤海上便会出现仙人?”

  “我也曾见到过,但可望而不可触,或许公子会与仙人有缘!”

  “大隐今山海可容身”

  “公子请看,你真的有仙缘呀!”

  “啊!!”

  只见如山怒涛上,赫然有人踏浪高歌。

  赢政极目而看,一位意态飘逸、超尘脱谷的俊秀中年汉子,仙气萦身,驱波逐
浪,如履平地。

  一批甲骑死土突袭神社,欲行刺华阳夫人及异人。

  吕不韦神功盖世,以一人之力技压群雄,大获全胜!

  “对,我已知道来者是何方神圣了!”

  “这块伤疤,目的是毁去刺花标记!”

  吕不韦经商多年,足迹遍天下,各地蛮夷部落,他都举动有认识。

  “鬼方族喜欢否则一只鹰在右肩上。”

  “大戎则在背上刺老虎标记。”

  “尤夷的额头,就是刺犬!”

  “胸膛刺了赤狼标记的,就是——”

  “血狄族战士是群蛮中最骁勇善战的一族,尤其是最精锐的‘血锹死士’,勇
猛无匹,神死如归,一定是被子奚公子所收买!”

  子莫为人精明狠辣,只有他才能令血狄死土数死!今次麻烦大了……”

  “子奚如虎添翼,若异人遭血狄死士所杀,我花了这么多金银和心血、就会全
功尽废!”

  “咳……前路艰险,但袖舞和数儿他俩身陷邯郸,孤立无援,比我又凶险万倍
呀……”

  “诚望神明,庇佑她两母子逃入齐国,让我生死之交严肃好好照顾她们!”

  一位意态飘逸、超尘脱俗的俊秀中年汉子,仙气萦身,轻盈地踏波如镜。

  “若能跟仙人学得民武功,就可雪耻洗恨!”

  “不子了……力尽堕海喇……”

  “一时冲动,竟忘记自己不懂水性……”

  赢政心下一慌,海水从口鼻狂涌而入,令他更手足无措……

  “呀!赢公子是内际人,可能不懂水性……”

  严恩自小在海边长大,泳术奇精,在水中如鱼疾窜。

  赢政迅速镇定下来,运功闭气,在水底挣扎。

  但水流汹涌湍急,把赢政冲得东歪西倒,向下直流。

  “救星来了……”

  严恩急把赢政推上水面,免得他再喝海水……

  “放心,我把你带回岸去!”

  “呢……呢……”

  两人都有深厚内功底子,抗衡得住奇寒彻骨的海水,虽然浪郑如山,但难不倒
精通水性的严思。

  “赢公子,你没事吧……”

  “没事……只不过肚子很饱子……”

  “早已经走了!”

  “太……太……失望了……”

  赢政登时茫然落寞……

  “仙人虽神出鬼没,但经常都在这里出现!”

  “真的?”

  “赢公子,你们果然在这里!”

  “严义奉子袖舞夫人之命,请公子回去!”

  赢政重烯希望,眼神复现光采。

  “少主人到底是什么回事?”

  “这……”

  “我公示意我别说……”

  “啊……也没什么……小恩公只是想在这里多留一会!”

  “我受帮主所托,要好好照顾赢公子与夫人,公子若被严寒冻坏贵体,严某可
担不起啊!”

  “银长老,我自会向帮主交待请回!”

  赢政虽然年少,但言语间已散发着凛然的王者天成。

  这股无法抗拒的摄服力,令严义心中凛,不敢多言。

  “袖舞独处室中,倚窗愁望远处的滔天浪涛。

  “大海茫茫,我与不韦天隔一方,也不知何日可再相见……”

  袖舞虽委身嫁给异人,但一颗芳心仍以系于吕不韦身上,日夕魂牵梦萦,黯然
神伤。

  想到伤心处,不觉凄然沼下。

  袖舞梨花吵雨,泪珠淌在哀怨而美丽的脸容上,教人倍感怜惜。

  严义看在眼里,竟不自觉地痴痴入迷,呆若木鸡。

  袖舞想得入神,这才惊觉有人步近。

  “袖……袖夫人……”

  “银长老,可曾找到政儿?”

  袖舞匆匆以袖抹沼,强装笑颜!

  “赢公子正在海边流连,说暂时不想回来!”

  “袖夫人,要不要多走一趟,再请公子回来?”

  袖舞默然静思,严义内心竞再泛起异样感觉……

  “不用了我这儿子年纪虽小,但做人处事自有分寸!”

  “如此,严某也不打扰夫人了!”

  不知怎地,严义又禁不住偷偷往后一瞄,像要把对方的忧怨凄美深泞印在脑中、
铭记于心……

  “该死,想我严义平生光明磊落,铁挣挣一条硬汉子……”

  “我向来心如止水,视女子如无物,但……她为何会令我心荡神驰?……”

  严义竟猛地运指如载,直刺向自己大腿!

  纵是自残躯体,仍无掩严义心中的矛盾交煎,这位驰骋沙场也不皱一下眉头的
大丈夫,如今竞为情所困!

  情丝最难缠,顷刻严义的内心,就像渤海的怒涛般起伏不定。

  “小人要走了,公子再多待一会便回去吧!”

  “嗯!”

  赢政目不转睛地投向海上,盼望中又带着几分执着。

  为了守候仙人,赢政就这样留在海边,废寝忘餐,通宵达旦,坚忍着寒风侵袭。

  此举无疑表露出赢政的诚意与决心,但足足等了三个昼夜,依旧是仙踪沓然。

  “哼!求人不如求已……”

  “你不肯教霸占功,我赢政就自己求练!”

  “我要靠自己经常成惊天动地的奇功!”

  “晦!我赢政就跟我跟你斗!!”

  赢政置身海中,虽战意旺盛,但每掌被汹涌击来的浪头打退。

  “哈哈,好,不愧是我赢政的劲敌!”

  “再来,跟我对掌!”

  赢政屡败屡试,毫不气馁,但空有半日志,结果仍是一样……

  巨浪势如辕雷,赢政直撼在海边的礁石上,苦不堪言……

  “晦,你太狂妄自大了!”

  “我赢政偏不服输!”

  “来来来,让我再战三百回合!”

  年青血气方刚,永不言退,赢政就是凭着这份自强不息的能毅,一鼓作气回师
再上。

  “你以为这样便赢得了我吗?”

  勇气虽可嘉,但无情的巨浪就似要考验赢政,一浪接一浪地击噬而来,转瞬已
将他完全淹没。

  巨浪一退,才见赢政早已被郑撞得遍体鳞伤,但顽强斗心丝毫未减。

  “浪势如千,军万马,你就且罗练成挥天宝鉴吧!”

  夜幕低垂,皓月当空,赢政全神系于修练,无视一切。

  但错失欣赏月色之余,却同时错失了守候多时的‘仙人’。

  “咦,这小于与众不同……”

  “身上竟蕴含紫龙之气!”

  坐马站桩,劲透双掌,可惜仍敌不地大自然的无究威力,被硬生生震得飞退!

  “可恶又是无功而还……为何总找不到要领……”

  “是我天资不足,还是仙缘未至……”

  “哼,这区区海浪,又怎可阻下我的雄心壮志!”

  “唉,此子徒逞匹夫之勇,硬要与巨浪力拼,却末晓得善用天赋的紫气!”

  政儿!

  仙人随声一望,只见两个身影飞快而前。

  不望犹可,一望之下,仙人登时心神一荡,眼前女子身姿曼婀娜,艳色倾倒众
生。

  “你多日待在这儿,可知娘亲多么担心……”

  “看你体无完肤的,快披件外衣御寒吧!”

  “娘亲,孩儿只是在勤练武功……”

  “傻孩子,欲速则不达,练功这回事是急不来的!”

  袖舞忧心仲仲,更显得楚楚可怜,令人想用尽任何方法去呵护她、爱惜她……

  “太美了,简直是天女下凡……”

  严义看得出神之际,却不知道在月色之下…

  另有一双眼睛也被深深吸引在。

  座上之客,均是大有来头。

  战国时代,每国君主均设置射宫,举行大射之仪(宫廷箭术比赛),参赛资格不
论身份,纯是以射论尊,优胜者更可获国君封邑赏户,故引来冠盖云集,热闹非常。

  注:一庆等于四口,若获封万户,年终便可得四万口家庭进贡礼奉,享尽荣华,
日后万元户亦称作富户,正是追溯于此。

  长长的射道上竖着箭靶,统称射候。

  比赛前夕,乐师擂鼓敲锣,放箭者须配合音乐节,奏而施射。

  “王上,大射之仪可举行了!”

  “晤,胜者可获封邑千户,各位尽展所长吧!”

  “请大夫孔雍先射!”

  一名文质彬彬的礼贤雅士,闻言步出。

  战国时代风起云涌,纵是农民工商也需集武修练,一技傍身。

  射箭的首个步骤,先将左臂外衣脱去。

  以象骨套子套在右拇指上,用以保护钩弦时的拉割力。

  再以皮制臂衣套在左臂,以防内衣袖阻碍弓弦。

  孔搭箭弓上,马步开胯,全神贯注,利箭蓄势待发。

  箭无虚发,瞅啸一声正中射候。

  “好,一矢中的,孔大夫虽是一介文士,箭术造诣仍如此了得,本王也甚感欣
慰!”

  “另请胡厉将军射!”

  “给我准备三札!”

  “是!”

  札即是胃甲,侍卫放上三副胄甲换走原来的箭靶。

  胡厉气定神闲,屏息专注,除眼前胄甲外,对一切视若无睹。

  注满劲度的利箭丝毫不差,连贯三甲。

  “好哇!”

  “胡将军了不起!”

  “百发百中呀!”

  但成绩均徘徊于一札与三札之间。

  “请大将军公孙霸射!”

  “公孙七月出场了!”

  “加把功啊!”

  欢呼呐喊中,公孙霸傲然而出,虽身披沉重胄甲,依旧步履轻盈,透发着神威
凛凛的气派。

  “五札!”

  “吓!射五札?!”

  “父王,公孙霸天生神力,乃本国擎天一柱呀!”

  “这家伙是虚张声势?还是真有连射五札之能?”

  肌肉资张,是只比良弓更富伸展力的手臂。

  目光如炬,是一双比利箭更锋锐的眼睛。

  公孙霸拉搭箭,凝神静气,他要将每一分力量尽注于箭头上。

  场内鸦雀无声,众人已被压退力所感染。

  箭劲无祷,直逼压得五副胄甲陷作一团!

  当中更蕴含烈旋钻劲,坚硬的甲身竟被绞磨得扭曲变形!

  “射穿五札!”

  创出佳绩,奏乐更是澎湃急劲,流露出难掩的兴奋情绪。

  “嘿,千户封邑肯定是我的囊中物了!”

  公孙霸悠然一笑,接受着如雷贯耳的喝采鼓舞,似乎对自己的成绩也甚感满意。

  “齐国有此豪强英杰,赢政这次可大祸临头了!哈哈……”

  “哈哈,公孙霸这次稳操胜券了!”

  “只怕未必,古语有云……强中自有强中手!”

  “尚有压轴一人呢!”

  “最后一位参赛者…”

  “有请大将田猛!”

  忽觉地如雷震,‘他’那强而有力的步伐,每一踏皆土崩雪裂,代表着永不言
败的争胜雄心!

  ‘他’浑身散发的慑人气魄,不但令所有参赛者退退避三分,更令观众不期然
肃立起来。

  这个先声夺人的‘他’,竟在冰天雪地下袒胸露脖,遍体通红,犹如烈日般散
发着凛例炽盛的霸绝风范!

  雄姿纠纠的‘他’,更有着一个威武之名——

  只见四名侍卫合力抬来一把巨弓,显得异常吃力。

  巨弓重逾千斤、长达一丈,非普力过人者难以握控,更遑论能轻易拉弓施射。

  “哇,他单手便能拿起这千斤巨弓!”

  “七札!”

  “什么?这田猛竟夸言要射穿七礼……”

  七副胄甲相继抬出,特别的是,每件均以精钢铸造,份外坚厚。

  “哇,田猛不单要挑战难度,还要选择这些刀刃难损的精铁胄甲……”

  “好家伙……”

  田猛陡地运掌如刀,竟将箭簇削去。

  “此人不但气焰器张,似乎更自视甚高,到底是真材实料还是托大吹噬?”

  田猛一丝不苟,调较着适当的射程角度。

  由始到终,他都是从容不逼,全因为那份无比的自信心。

  而推动那份自信心的,正是这副浑身是劲的躯体及深藏不露的实力。

  不发则已,一发则岂只惊人?利箭如脱缰野马般划空而去,抓割得地面沙石飞
扬,逼压出一条宛然长沟!

  极速产生刺耳雷鸣,令众人耳膜鼓荡剧痛。

  在与空气剧烈磨擦下,箭尾更产生高热焚烧,犹如火成腾空疾窜。

  肉眼难辨的火箭直刺目标,只闻得一声袭响,几乎是同时间连贯七札,箭术之
精湛何止百步穿杨!?

  “哇,胄甲变得像豆腐般不堪一击。太可怕了……”

  “我的天,削去箭族已有如此威力,若是完整无缺

  只见破口处通红冒烟,精铁胄甲也被烧溶蚀解,煞是可怖……

  更可怖的是,此箭竞劲分两段,此时才淬然爆发,最后一甲登时被震得粉碎飞
散,震惊全场!

  “妙绝,妙绝,这田猛足令秦狗赢政不得好死!”

  疯马武侠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