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十八章 巧遇梨花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十八章 巧遇梨花

  朱少阳离开了京城之后,决意去找另外的两幅四景图。

  他觉得自己在朝中已经浪费了许多时间,如今无官一身轻。

  朝廷这样的一锅浑水也不能再涉足下去了,毕竟自己是来找寻母鼎的。

  想到这,他觉得自己应该抓紧时间去寻找那两幅图。

  于是,施展轻功急速向出关的方向飞去,他决定先去取得神鹰帮帮主魏世骏手
里的那幅四景图。

  这天,他来到了一个名叫长乐的小镇。

  就在他一到这个小镇的同时,几个神秘的人盯上了他。

  而朱少阳却一点都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这些人的眼时。

  这些人正是“斩”里面的杀手,他们散布在各个地方,一直在等着朱少阳的出
现。

  如今朱少阳在长乐镇出现,这消息也立即被传送至京城。

  朱少阳在镇上的一条死巷里,被这些人给拦了下来。

  为首的一个矮胖子对朱少阳说道:“想必阁下就是朱少阳了,我家主人想请你
去一趟。”

  朱少阳定服一看,发觉这些人自己一个也不认识。

  他真有点弄不清楚这些人为什么要找他,而他们的主人又是谁呢?

  就像那晚在京城听那个人一样。

  可他根本就不会答应他们,因为朱少阳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尽快使到剩余的两幅
图,对这些人他懒得纠缠他们。

  于是他说道:“对不起,各位,在下还有要事要办,不能随你们去见你家主人。”

  说完,便想转身要走。

  为首的矮胖子见此,忙一挥手。

  只见身旁的三人,迅速地围住了朱少阳,然后用很强硬的语气说道:“朱大侠,
希望你能合作点,免得让我们为难,你最好还是跟我们去一趟,不然的话……嘿……”

  说罢,冷笑了几声,而围住朱少阳的三人也不约而同地亮出了兵器。

  朱少阳见没有商量的余地,知道多说也是无益。

  于是运起功力,闪电般地出了两掌,向站自己身旁不远的两人攻去,这两人似
乎没有想到朱少阳会突然发难,急忙闪躲。

  但仍被朱少阳的掌风给击中,两人被击退约有好几步远。

  朱少阳趋此空隙便想跃过墙头,摆脱这些人的纠缠。

  可谁知,矮胖子早已看出了朱少阳的企图,在朱少阳出掌之时,他也迅速地出
掌向朱少阳袭来。

  朱少阳见此,只有打消了这番念头,忙闪开了矮胖子的这一掌。

  同是他也还了一掌,矮胖子身材虽胖,但十分灵活,朱少阳的这一掌虽快,但
仍被他躲了过去。

  其余的三人见此,也纷纷扑上来,一起夹攻朱少阳。

  朱少阳面对着四个人的夹攻,并不感到十分吃力,只是矮胖子的掌中夹着阴寒
之气让他有些受个了。

  于是他决意行将其他三人先制伏,然后再全力对付为首的矮胖子。遂对矮胖子
的掌力并不出手去接,而是闪躲。

  腾出空隙,一掌一个将三个人打得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矮胖子见此,知道来少阳武功了得,但他仍施展全身修为向朱少阳攻去,一掌
接着一掌,层层掌力密不透风。

  原来这矮胖子名叫韦天雄,名号“阴山矮叟”,乃是“斩”这一组织在关外分
支的护法,一手“阴风掌”实非了得。

  据说此套掌法是他在冰冷的阴山上练习的,由于吸收了冰寒之气,使得在出掌
时也夹着阴寒之气了。


  韦天雄见自己的阴风掌伤不了朱少阳,不由一阵气恼。

  于是增加了掌上的内力,再次向朱少阳袭来。

  由于上面有命令万一动起手来,只能将朱少阳活捉,所以韦天雄在施展阴风掌
时有了一些顾忌。

  此时的朱少阳也不再一味闪避,他运起了内力保住心脉,同时使出震天掌反守
为攻。

  这一下,双方你来我往,攻守相加,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试。

  但过了不久,韦天雄的内力便有些接不上了。

  原来阴风掌消耗内力颇大,而韦天雄也没有想到朱少阳竟能不为所伤。

  而此时来少阳也感觉到对方的掌力有所减弱,遂猛吸一口真气,一式“八方风
雨”向韦天雄的身子攻击。

  这时韦天雄已无力过功抵挡朱少阳的这一掌了,他只能向一边闪辟,但他的身
形仍是慢了一点,朱少阳的这一掌打在了韦天雄的左肩上,将他击倒在地。

  韦天雄喉咙一热,一口血吐了出来,倒在地上,直喘着气。

  当他看到朱少阳从容离去后,他也支持不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朱少阳摆脱了韦天雄这伙人之后,抬头一看天色,已近黄昏。

  他想了想,决定在这镇上先住一晚,养足精神,打听神鹰帮的所在。

  于是他找到了这镇上的一家名为平安的客栈,并要了一间上房。

  店小二领着本少阳来到了房间内后,问道:“客官,还有什么吩咐?”

  朱少阳说道:“你去端几样小菜和一碗米饭来,我就在房间里吃饭,顺便打些
洗脸水过来。”

  店小二将朱少阻要的饭菜端来之后,朱少阳便对小二说道:“小二,你可知道
神鹰帮这个帮派?”

  店小二一听,脸上不禁露出惊讶之色,但他却又没说一句话。

  朱少阳见了,暗自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了一块要有二两重的银子摆在了桌上,
对小二说道:“小二,现在你能告诉我了吗?”

  店小二见了银子不禁喜上眉梢,他将身子靠近了朱少阳,小声说道:“客官,
这神鹰帮之名可不能乱提,小的只知道这神鹰帮并不是什么好货色,但帮下弟子众
多,规模也十分大,据小的了解此镇上便有神鹰帮中的弟子。”

  朱少阳听了,又问道:“那你可知道他们的老巢设在哪里?”

  店小二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小的不知道,不过我劝客官您还是少惹这些神
鹰帮的人,上次镇上的卓五爷喝醉酒在街上说了神鹰帮的一些坏话,第二天早上被
人发现给人割了舌头死在了自家的床上。”

  朱少阳微微一笑,将银子赏给了店小二,小二忙欢天喜地出了房间。

  朱少阳吃过晚饭之后,便打坐运功起来。

  他知道自己的行踪现在已被人发觉,以后说不定还有一番恶战,打坐完之后,
天色已黑了,时近半夜,朱少阳决意上床休息。

  就他躺上床不久,耳边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他心里很纳闷。

  怎么半夜还有人在客栈里走动也不休息?

  想到这,他决意起来看看。

  推开房门一看,只见隔壁的房间的打开了,之后几个黑衣人扛着一个袋子出来。

  朱少阳见此,知道这些人肯定干的不是什么好事。

  朱少阳决定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悄悄地跟在了这些人的后面。

  朱少阳尾随这几个黑衣人来到了一个树林里。

  只见早有一个白发老者在等着他们。

  黑衣人齐着拜见了这个老者,嘴里说道:“参见堂主!”

  老者冷冷地问道:“我叫你们办的事都办好了吗?”

  一个黑衣人回答道:“回堂主,属下已将人带来了!”

  说罢,便叫伙伴打开了那个袋子。

  只见那个袋子里竟装的是一个女人。

  朱少阳借着月光一看,那个女的正是周梨花。

  怎么周梨花会落在这些人的手里?

  想到这,一个不留神,碰到了地上的一块小石头,发出了声音。

  那白发老者听到声音,知道有人躲藏在暗处,于是冷冷说道:“朋友,既然来
了,就出来吧,何必躲起来呢?”

  朱少阳见此,知道再也躲藏不了,于是便走了出来。

  老者见是一位年青人,当下嘿嘿笑道:“小子,既然老夫的事被你看见了,你
就自行了断吧,也好留你个全尸!”

  朱少阳听到对方如此嚣张的说话,似乎别人的生死在眼里根本不是一回事,心
中陡然升起一股怒气,回敬道:“深更半夜,你们竟然强抢民女,眼里还有王法了
吗?”

  那老者听了,不由一阵大笑,说道:“王法?小子,告诉你,在这里,我说的
话就是王法,你竟敢管神鹰帮的事,小子,你今天是死定了!”

  说罢,手一挥,三个黑衣人拔出兵器向朱少阳扑去。

  朱少阳一听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神鹰帮,而且还绑架了周梨花,并存心置自己
于死地,于是出手毫不留情。

  一眨眼,便将迎面扑来的三个黑衣人打得一死二伤。

  那白发老者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年青人竟然有这么高的武功,当下也被一怔。

  但他毕竟在江湖中闯荡多年,随即说道:“少侠,真是好武功,不过,少侠将
我帮中弟子伤成这样,我希望少侠能给老夫一个交待。”

  朱少阳听罢,冷冷说道:“交待?你们竟然强抢民女,象你们这样的人,早就
应该死了!”

  那白发老者听完,说道:“很好,小子,既然你今天要自寻死路,那老夫就成
全你!”

  说罢,右掌一推,一股掌力便向朱少阳打来。

  朱少阳忙闪避了过去。

  那老者一击未中,再次抽掌向朱少阳的全身袭来。

  朱少阳也不再闪避,也运起双掌攻去。

  只听“轰”的一声,四掌接实。

  朱少阻的内力比对方要高出一筹,那老者被这双掌给震退了几步,不禁脸露惊
讶之色。

  而朱少阳此时知道了眼前这个白发老者乃神鹰帮中的堂主,如能将他擒下,就
不难问出魏世骏的所在。

  想到这,他决定将这老者拿下,于是不给老者喘息的机会,再次出掌向老者袭
来。

  老者只能举掌相迎,谁知又被朱少阳的掌力给震退,而且还受了点内伤。

  朱少阳见对方似乎已无反抗之力,便大度地收掌问道:“你家帮主可是魏世骏?”

  老者听了,不禁一愣,便回答道:“不错,我家帮主正是魏世骏!”

  朱少阳听后,继续说道:“只要你告诉我他的所在之处,今日,我便放了你,
否则,你休想离开!”

  那老者听朱少阳问了这个问题,心中也是一番犹豫。

  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少侠,这个问题我想老夫不能告诉你,老夫如告诉了
你,回帮中也不好交待!”

  朱少阳见对方不肯相告,当下故作凶狠之色,再次喝声问道:“那么看样子你
今日是想葬身于此了!”

  说罢,假装又要出掌,那老者见了,忙阻止道:“少侠,别,别,别这样……
老夫再想想……”

  说罢,又沉思了片刻。

  忽然,他拾起了地上的一柄长剑,走到了两个受伤的帮中弟子跟前,一人一剑,
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然后又对朱少阳说道:“少侠,我家帮主所在之处老夫并不知情,不过十日之
后帮主将与绿林总瓢子顾海在祁连山相聚议事,如果少侠要寻帮主,只有等到那天
了。”

  朱少阳见对方不似在说谎,于是对老者道了声谢,便让他离去了。

  而这时,昏在地上的周梨华却一无所知。

  朱少阳走到了她的跟前看了看她,才知道她原来是被人用迷药给晕昏了,于是
从怀中掏出一烂丹丸,给她服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周梨花慢慢地醒了过来。

  当她看见眼前正是自己思念多时的朱少阳时,她不由扑在了朱少阳的怀中,抽
泣着说道:“阳哥哥……我想死你了,你可知道,我还以来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

  边说边楼住了朱少阳的雄腰。

  朱少阳此时也被周梨花的真情给感染,他边抚摸着周梨花的长发,边安慰她道:
“好了,梨妹妹,不要再哭了,我现在不是在你面前吗?好好的,怎么要哭呢?”

  周梨花听了,缓缓地松开了搂住朱少阳的双手,又将依偎在朱少阳胸前的头慢
慢地抬了起来,两中充满泪水的眼睛盯着朱少旧那英俊而又刚毅的脸庞。

  朱少阳也不禁低下了自己的头,凝视着周梨花那姣好的面容。

  四目相对,一切都在不言中。

  只有那晚风发出那穿过树林时的“呼呼”的声音在衬托着他们二人此时的情景。

  而这时,朱少阳忽然产生了一种冲动。

  他不由对着周梨花那樱桃般的小嘴亲去,而周梨花也闭起了双眼,将嘴也凑了
过去,四片嘴唇终于交在了一起,两个人人都陶醉在这一片热烈的亲吻中,也许只
有这样才能发泄他们彼此的思念之情。

  此时,朱少阳的大手掌已揉搓到瞬间挺立尖硬的蓓蕾,啮咬着她小巧的耳垂,
在感觉到怀中人儿轻颤扭动的身躯,他的欲望已再升。

  “不要这样……你不可能是想……嗯…”梨花羞赦的想站起身来,却朱少阳富
技巧的手抚弄得浑身无力而止不住颤抖。当感觉到他灼热的物体正坚硬的抵着她的
臀,她难以置信的张开了双眼,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已狂狷的分开她的双腿。

  朱少阳的大手趁此攻城掠地欺上,而在他的抚弄下,一波强过一波的喜悦让她
顿时忘记一切的呻吟声。

  朱少阳感觉到指下温热滑腻而不住扭动身躯的女体,他知道她已准备好要接纳
他,而他的阳刚亦硬挺的蓄势待一发,可这回他绝对要弥补先前失控冲动,不住的
磨蹭她的私处的开口却不进入。周梨花的桥体几乎要被聚积在下腹部无处宣泄的热
潮给逼疯,不由娇喘吁吁的呻吟。

  “喜不喜欢?”朱少阳强力压抑住体内排山倒海般的欲流,更放肆的加快的指
的抽动。

  “嗯…喜…喜欢…”沉浸在激情的欲潮中,她娇吟着喊出内心的渴望。

  朱少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不由抽回手,扣着梨花的丰臀,狂猛的从后进入她,
在听见她因他的充满而发出喜悦的叫喊声,他的理智全然崩溃而任由亢奋的阳刚不
断快速的在她体内抽动、冲刺……

  那坚硬的饱满充塞她体内,不同于上回的轻怜蜜意,带着霸道占有的剧烈律动
让周梨花从轻声娇吟转成急促的呻吟声……

  房内,一片春色。

  良久,两人从迷情缠绵中清醒过来。

  互相看着对方,彼此带着满足的神情。

  还是朱少阳先开口说道:“对了,梨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会被这些人
绑架的?”

  周梨花慢慢地缓了缓神过来。

  便对朱少阳讲起了她的这段时间的经历。

  原来,周梨花在与朱少阳分手之后,便跟着父亲尚途卖唱以讨生计。

  这一次到长乐镇来也是受了一户人家的邀请,谁知竟会在客栈里遭人绑架,更
没想到是会在这里遇见朱少阳,周梨花此时的心清,真是高兴极了。

  朱少阳突然对周梨花问道:“梨妹妹,令尊大人呢?”

  周梨花经此一问,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父亲也在客栈,忙叫道:“哎呀,父亲还
在客栈里呢!”

  说罢,便要回客栈去看父亲。

  朱少阳于是便带着周梨花赶回了平安客栈。

  等他们赶到客栈,推开周老汉住的房间时。

  周老汉早已被人给杀死了,周梨花见了,忙痛声哭了起来。

  而朱少阳也是替她伤心。

  可见周梨花哭成这样,他又有些于心不忍,只好安慰安慰她。

  过了一会,她停止了哭泣,噙着泪水,对朱少阳问道:“云哥哥,你以后还要
去哪里?”

  朱少阳回答道:“我还要去祁连山一趟,还有许多事要办,梨妹妹,你可有什
么打算?”

  周梨花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低声说道:“小妹我能有什么打算,只能走一步算一走了!”

  朱少阳见了,也是于心不忍。

  可他一定要取得那两副图,这样才能使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得救。

  望着周梨花,他觉得再也不能与她继续发展下去,自己毕竟不属于这个时代,
如果再发展下去,可能只会害了她。

  想到这,他不禁对周梨花说道:“梨妹妹,我想我们还是分开吧!这样对双方
可能要好一点,毕竟我想可能我不适合你……”

  “为什么?阳哥哥,为什么?……我们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要分开呢?你告
诉我,为什么?……”

  周梨花边哭边摇着朱少阳的身子问道。

  朱少阳的内心也十分难过。

  可他知道,迟痛不如早痛,再拖廷下去,可能会对梨花的伤害更深。

  于是狠了狠心说道:“你不要再问了,我有事还要去办,我想我们以后可能不
会再见了!”

  说罢,便想转身离去,而周梨花见此,忙将朱少阳一把抱住。

  朱少阳转过身子,想劝劝梨花,可梨花根本不听朱少阳的任何言语,嘴唇一下
子遮住了朱少阳欲言的嘴巴。

  同时一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服,一手抚着朱少阳的身子。

  朱少阳本想推开局梨花,可周梨花根本不松手。

  慢慢地,朱少阳也被地方的热情绪煽起体内的欲火。

  终于两人拥抱在了一起,倒在了地上。

  天为被,地为床,上演了男女情爱最自然的一幕……

  一番风雨过后。

  朱少阳又回了神来。

  他知道自己再这样可就害了这位姑娘。

  同时,他也感到对不起梨花,想了想,伸出手指点了周梨花的睡穴,将其穿好
衣服。

  同时他又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放入了她的衣服里,又将自己的那块家传玉佩戴
在了她的脖子上。

  最后,抱起梨花,运起轻功将其悄然送回了客栈。

  然后,飘然离去。

  坐拥书城扫校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