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异地重逢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异地重逢

    方舟愈接近,愈感到这座巨山的宏伟雄奇:周遭的山峰都给它比了下去,巨山
似若一座庄严肃穆由大自然的妙手塑造出来的金字塔,鹤立鸡群般突起於群峰之上,
宁坐在无穷的天宇中,神往着宇宙从无人能勘破的存在之谜。

    方舟飞临巨山之上时,受眼前景象感动,一时把心事都抛开了。

    巨山峰峦处被长年不融的冰雪覆盖,构成一派冷寂荒凉的冰雪世界。

    在这冰峰云岭中,只见千万条皎洁夺目的冰流,漫布山野山谷,蜿蜒迤逦。在
阳光射下,冰流更是晶莹剔透,金光熠熠。

    就在此时,他看到主峰下一个山谷内,有个不合常理地没有冰结、彷若明镜的
大湖。湖底中隐见一艘飞船的暗影。

    一股无可拟比的强烈情绪涌上胸臆。就像一位离乡外游的游子,经历了毕生的
悲欢离合後,返回故乡家园时,忽地发现哺育自己的母亲仍然健在。

    方舟热血上涌,狂喊一声「溶池」後,一枝箭般俯冲过阻隔他们的空间,投进
溶池的怀抱去。

    他在溶池内载浮载沉,就像七万多年前仍在火鸟星上为生存奋斗时,贪婪地吸
收着她赋予他的能量。水分由皮肤和嘴部进入身体内,接着再排出去,不但涤净了
他的身体,也洗净了他饱受创伤的灵魂。

    直至遇上植物之祖,他才明白自己与溶池的相遇并不是偶然的。

    自宇宙开始,宇宙内最本原的几种有生命的力量,便和肉身神与黑狱人进行决
定宇宙命运的斗争。

    溶池就是水之母。难怪竟会出现这麽美丽的星球。

    也只有她才能在黑狱人的势力围内瞒过黑狱人的耳目。

    当日自己被天美所骗,身处穷途末路时,曾向她传去信息,却一直没有得到回
应。

    现在他终因夜星而再与她重逢了,可知她并没有舍弃自己。

    他像昔日般沉下湖底去,落在长约二千米的古代原始飞船「方舟一号」上,驰
想着这飞船载着他的直系租先,经过悠久的太空旅程,抵达火鸟星系,开始那凄惨
但却深具主宰宇宙命运意义的伟大历程。

    一个温柔慈和的悦耳女声在方舟心灵内响起道:“我的孩子,你终於回来了!”

    方舟与水之母相处了五千多年,还是首次听到她的「声音」。

    这当然只是她模拟出来的人声。她说的是占地球的言语。

   

    方舟心神皆醉,躺在方舟一号的船身上,应道:“是的!挈爱的母亲,孩子回
来了。”

    水之母爱怜地道:“我曾收到你的求助讯息,却无法抽身去助你,自与你分手
後,我便来到这黑狱人真正的家乡处,默默监视着他们,并等待你的来临,现在我
深爱的好孩子终於来了。你做得非常出色,没有令我失望。”

    方舟痛苦地道:“可也正是我使圣婴成孕了,唉!母亲!那还是我的孩子,若
非我的错失,宇宙就不用陷在现今这水深火热的境地中。”

    水之母柔声道:“孩子你不用自责,由我们培养你出来的一刻,就知道天美必
能由你身上盗取圣婴种子。就算不在这个世代发生,也必将发生在将来某一宇宙世
代。黑狱人是不易被毁灭的,终有一天他们会得到这机会。撒拿旦在宇宙开始时,
就是藏身在这河核处。凭着思感能,他逐个星河的去探索和搜寻,终在银河系发现
了你们人类,於是通过贯连所有河系的白洞移居到银河系的核心去,布局对付你们。”

    方舟仍是难以释怀道:“结果他成功了,我却成了罪魁祸首。若我不是贪爱美
丽的女色……”

    水之母打断他,深情慈祥地道:“孩子你仍不明白吗?圣婴既是撒拿旦毁灭正
反宇宙的手段,但也是他的致命伤,他唯一的弱点。宇宙从没有一种比撒拿旦更强
横的生物,以後也不会有。就算联结宇宙的所有力量,最後仍是佘何不了撒拿旦。”

    稍歇一会後,水之母续道:“但在圣婴成孕的过程中,撒拿旦和天美的所有力
量,将贯注在这小生命裹,便他们再无暇去兼顾别的事情。”

    方舟愕然道:“怛明明天美数次来寻我晦气,还差点把孩子杀了。”

    水之母道:“这事亦是出乎我们料外,撒拿旦对我和植物之祖等一直心存忌惮,
而我们亦是罕有能避过他思感的生命。於是他想出了个折衷的方法,就是借你的小
情人姗娜丽娃的身体,作为胎孕凄身之所。平常时间天美便占据了姗娜的躯壳,与
撒拿旦结合,有事时则可抽身出来,对付敌人,因此便我也不敢轻举妄动,否则我
说不定到了河核去试探他们的反应了。”

    方舟心痛地道:“姗娜丽娃是否死了?”

    水之母道:“当然没有,只是她的神智已迷失了,体内只有反极子转化出来力
量,那就是天美差点把你杀死的金芒。现在她便等若天美,实质上没有半点份别。”

    方舟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水之母欣然道:“孩子!我知你的心情好多了。你最紧要明白毁灭撒拿旦的唯
一方法,就是等待圣婴出世的一刻,那时撒拿旦和天美的所有生命能,均与圣婴结
合为一,只有在那一刹那,你才有机会把他们杀死。在最强大的变化前,也是他们
最脆弱的一刻。”

    方舟暗忖这岂非同时要把自己的孩子和姗娜丽娃也杀死吗?

    水之母感受到他的心意,轻叹道:“比起宇宙和所有生命的福祉,个人的得失
算甚麽呢?翼人族为了救你,毫不吝啬地献出了她们的生命,就可作你的榜样。”

    方舟颓然叹了一口气,道:“可是孩儿怎知圣婴任何时出生?若去早了不是白
自给天美宰了吗?”

    水之母道:“这就是我要夜星把你带到这来的原因,刚才天美返回河核内撒拿
旦以他的魔力造出来的圣婴宫时,撒拿旦再次醒了过来,搜遍了整个大叁角河系,
仍找不到在我护翼下的你的影踪。故断定你已死去了,遂放心与天美进入最後阶段
的结合。除非到迫不得已,你须应忖的只是其他的黑狱人吧!现在除美雅女叁大巨
头外,就只剩下不足二千个黑狱人,那将使中子战星不能发挥全部的威力,我们并
非没有一战之力。”

    方舟苦笑道:“但现在我们连破船都没有半艘,怎样去挑战新帝后号、中子战
星和其他黑狱飞船呢?”

    水之母柔声道:“孩子你真糊涂,你躺於其上的不正是一艘完整的飞船吗?”

    方舟一怔道:“这艘船……嘿!”

    水之母淡淡道:“由火鸟星时期开始,我便一直在改造这艘船,等待的就是这
一刻,孩子你明白了吗?”

    方舟精神大振,同时感到浑身能量充沛,更胜刚离开那与天美结下孽种的星球
时的巅峰状态,知道是母亲的功劳,抖擞着道:“孩儿明白了,我就坐这艘以孩子
为名的飞船,穿过黑狱人的能量通道,与撒拿旦和天美一决生死。”

    水之母道:“那能量通道已被天美封闭,你或可破掉她的封闭,但势将再无馀
力应付退回那的黑狱军和中子战星,在战星内的主控晶石,是撒拿旦和天美结合前
制造出来最後一个降神器,那将赋予黑狱军充沛的动能,使他们回复以前的水平,
绝非易与。”

    顿了顿又道:“只是这关已不易过。”

    方舟轻松地道:“那我们就由间层到那去吧!”

    水之母道:“在河系内并不存在间层,若从正空间去,只能抵达中子战星之外,
那时只是战星外的引力就可把飞船撕碎,况且圣婴宫的入口正在战星之内。所以必
须由反空间进入中子战星去,舍此再没有其他途径。”

    方舟骇然道:“那怎麽行哩!现在的反空间连天美都不敢进去。”

    水之母平静地道:“这事交给母亲办吧!我的生命将可支持飞船在反空间飞行
一段路程的。”

    方舟失声道:“母亲是否指将会因此而死亡呢?”

    水之母柔声道:“大概是这样了,孩子!母亲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你只
要尽力而为,便没有辜负母亲对你的爱和期望了。”

    稍歇一会又道:“时间无多,你的朋友正苦苦等待着你,我们去吧!”

    话毕整个大湖倏地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方舟则来到了飞船头端的驾驶大堂,正
面和两侧都是巨型的视野舷窗。刹那间方舟已把握了操控的方法。

    他感到母亲与整艘飞船结合为一,正默默鼓励着他。

    方舟觉得自己精神焕发,达到了自出生来以最高水平的状态,回复了一向乐观
的精神和信心。忍不住哈哈一笑。

    下一刻方舟一号钻到了间层去,以每个地球时五千光年的高速,只眨几眼的功
夫,就到了与姬慧芙约定的地点,那已成废墟的基地上方处。

    姬慧芙呆立在基地的边缘处,呆看着星空,一言不发。

    舒玉智来到她身旁,微笑道:“放心吧!方舟这小子的生命力比任何人都要强,
绝死不了。”

    後方的巴斯基暗忖若死不了,就早该来了,但当然不敢说出口来。

    七万多年的相思,把姬慧芙改变了很多,也使她再受不起另一次失去方舟的打
击。

    舒玉智陪着姬慧芙仰望星空,眼光投进太空的至深处,吁了一口气道:“谁想
得到在这麽宁和美丽的地方,竟隐藏着宇宙最大的危机呢?”

    伸手搭上姬慧芙香肩,叹了一口气道:“若没有了方舟,我们索性制造一场能
洞穿间层的爆炸,把反空间的风暴引进正空间,与……黑狱人来个同归於尽好了。”

    姬慧芙淡淡道:“事实已证明了间层有自动封闭的力量,恐怕只是徒然把自己
杀了。”

    眼中射出坚强的神色道:“假若再等十个地球天,方舟仍不来的话,我们就闯
到河核去,最多就是给黑狱人杀了吧!”

    巴斯基喝采道:“这才是我们的好主席,我巴斯基定必舍命奉陪。”

    舒玉智笑道:“不要尽说这麽气的诂好吗?假若方舟来了,我们又成功捣毁了
黑狱人的大业,那时我们该做甚麽呢?”

    巴斯基笑道:“若小姐不嫌弃,我堕落小子愿陪小姐遨游宇宙,探索宇宙存在
的秘密,直至宇宙的完结。”

    舒玉智向巴斯基回眸一笑道:“男人大丈夫,话既出口,就要守诺,否则玉智
绝不放过你。”

    巴斯基大喜而笑道:“只要有小姐这定情之语,就算巴斯基战死於此,亦已无
憾了。”

    舒玉智再向他甜甜一笑,才向姬慧芙笑道:“主席那时当然是和方舟一块儿了。”

    姬慧芙俏脸飞红了起来,垂头充满幸幅的憧憬柔声道:“我想为方舟生个孩子。”

    忽地叁人同时色变。

    巴斯基骇然道:“有敌人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