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一章 方舟一号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一章  方舟一号

    在姬慧芙、巴斯基、舒玉智叁人目瞪口呆下,那艘由间层冒出来原始简陋、只
该摆放於在博物馆展览的古老飞船,竟灵巧自如,轻轻松松降落於叁人眼前的旷地
上。

    那像一架巨型的古战机,仍有机翼的装置,尾部是个笨重的二十四筒喷射器。

    舱门张开。

    方舟大步走出,施礼肃容道:“姬慧芙主席、大亨先生、玉智小姐。这就是鄙
人的方舟一号,各位若不嫌简陋,便请登船,票子就是你们的勇气,目的地则是黑
狱人的育婴圣地。”

    叁人喜出望外。

    姬慧芙掠前嚷道:“你这混帐家伙,究竟怎会弄了这麽一艘又怪又旧的船来。”

    巴斯基叹道:“想不佩服他都不行了,不是因他能变戏法般变条船出来,而是
妄想可用这条烂船来做生意。”话虽如此,他却加快掠进船内的速度。

    方舟一把拥着扑入怀的姬慧芙,爱不惜手的抱着她打转。

    舒玉智来到船门前,好奇地探头望了两眼,呻吟道:“天啊!这真的是方舟一
号那时代的飞船啊!怎会到了这来呢?”

    巴斯基「咦」了一声道:“为何夜星不在面?”

    方舟放下雀跃欢腾的姬慧芙,惨然道:“她已用尽了她的生命能,我虽有能力
救她,却被她拒绝了。我遵她遗命把她埋在一个美丽的星球上,嘿!她总算求仁得
仁,想深一层,我又不是那麽难过了,你们也不用悲伤。”

    叁人你眼望我眼,最後由姬慧芙代表众人说出心中疑惑道:“方舟为何你会像
脱胎换骨的变了另一个人,唔!却有点像初遇见你时的神态和作风。”

    方舟把叁人召到身前,俯头过去煞有介事的压低声音道:“我的老妈子来了!”

    叁人同时失声道:“甚麽?”

    到叁人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後,方舟一号已在正空间飞行了近一个小时。

    四人聚集在正舷窗前那组主驾驶仪旁,姬慧芙兴趣盎然的操控飞船,方舟等则
贴着她站着。

    巴斯基道:“有了方舟的娘,嘿!”下意识望一眼身後才续道:“我是说有了
她老人出手後,这场仗将有把握多了。”

    方舟捏捏姬慧芙脸蛋,笑道:“该轮到大亨了,我们立即就要到间层去了。”

    姬慧芙不情愿地站了起来,狠狠瞪了方舟一眼嗔道:“你再对我随便摸手摸脸,
看我不把你的手斩下来才怪。”




    巴斯基此时一声怪叫,毫不客气坐入驾驶位内,抓住原始的方向盘,猛力一扭,
方舟一号立时拐了个急弯,朝另一方向飞去。

    舒玉智欣然道:“到这刻我们才真的回复斗志和生气以前那段日子实在太灰黯
了。”

    众人想起夫秀清和翼女族,一时无言以对。

    方舟沉声道:“去吧!”

    方舟一号钻进了间层,朝河核笔直飞去。

    方舟一号的控制转到了水之母手上。

    这自宇宙初开便存在着的伟大生物,一直保持缄默,并没有说话。

    姬慧芙和方舟两人携手穿过了左右布满门户的长廊,到舱尾由旋梯登上上层的
环形餐厅,在百多张桌子间挑了靠窗的一张坐下,含情对视。

    姬慧芙幽幽道:“真是没法救回姗娜丽娃了吗?”

    方舟道:“到时看情况再说吧!或者会有办法的。”

    姬慧芙叹了一口气,垂首不语。

    方舟爱怜地以双手珍而重之捧起她的脸蛋,和她来了个抵死缠绵的热吻後,柔
声道:“这趟我们能活着回来的机会微之又微,但我方舟能得到主席的垂青,已感
一这一生没有白活了。”

    姬慧芙感动的坐到他膝上去,献上香吻。两人郎情妾意地亲热一番後,姬慧芙
秀眸异采涟涟道:“我从未曾有过一刻像现下般那样感受到生命的珍贵和自身的存
在,自蜕生术发明以来,人类的行为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既重视自己的生命,但
又变得对生命的一切采取了轻蔑的态度。若非黑狱人的出现,还不知会出现甚麽情
况。死亡虽是可怕,但却令生命变得有意义多了。也使人更懂珍惜生命所拥有的一
切。我现在便深切希望这一刻可以永远停留不动。”

    方舟喟然道:“这或者就是夜星拒绝我救她的原因了。生命的成功必须以死亡
作代偾。

    生何所之,死何所以。像墨尔盘龙人那类的天生侵略者,正是以征战来使自己
永远处於生死的边缘,好能感受到生命的存在和意义。这是一种对生命的误解,人
类中亦不乏有这类心态的人,卡尔夫南和蜂后都是其中的例子。“

    再微笑道:“我对生命的要求很低,从来没有甚麽伟大理想,只希望能和主席
与姗娜丽娃,痛痛快快活至这宇宙世代的尽头,随心所欲去做想做的事,便不负此
生了。”

    姬慧芙喜孜孜道:“大英雄既有此想,小女子奉陪到底好了,嘻!这好像是你
另一个情人对你最好朋友巴斯基说的话哩!”

    方舟吻了她玉颊後,把她拥个结实,在她耳旁轻轻道:“要到反空间去啦!”

    方舟一号剧烈抖颤,来到了反空间那狂暴的天地。

    方舟一号船体暴涨,千万道水柱射往八力。

    水之母现出真身,成了个直径达叁公里的大水球,波光荡漾地把方舟一号包在
核心处。

    水球灵活无四地避过一堵横亘千里的能量浪潮,移到一个风眼中,下一刻又硬
穿过一团笼罩数十里的激漩,刺过一群游离风暴,抵达另一个风眼内。

    方舟和姬慧芙此时到了舱头的驾驶厅,与巴斯基和舒玉智共颧这有史以来第一
趟飞船在反空间的狂暴能量汪洋中的旅肮。

    每一趟冲剌,水球都因能量的冲击而被冲掉大量的水珠,到这一刻水之母的身
体已不足一公里的面径,可见她的生命损耗是多麽厉害。

    突然水之母的声音在舱内响起道:“孩儿们,预备了,这是最後一段航程。”

    船体剧颤。

    水之母带着方舟一号,由风眼闪电刺出,首次以直线往反空间内某一点投去。

    舷窗外尽是强烈的色线和因爆怍而产生的使人目眩的光雨。

    船後则是长至无尽由水之母处下的晶莹水珠。

    方舟一号像在惊涛骇浪中颠荡抛跃。

    然後一切平静下来,方舟一号进入了绝对的暗黑中。

    飞船似是凝止不动,又似正以高速疾行。

    四人心中一震,均知终成功抵达河系核心。

    接着方舟生出奇异无比的感觉,那是水之母临死前的予,把剩馀的力量送进了
他体内去。

    再下一刻方舟一号出现在中子战星那核心处面径达五公里的圆形空间中,上下
八方平均分布着六个圆形的飞行通道,所有物质均由晶石构成,空间内充盈着由晶
石透出的金黄色光,诡异得像个梦境。

    水之母消失不见,只剩下方舟一号虚悬在中子战星这核心的入口处。

    四人发了半晌怔後,方舟坐入驾驶位内,姬慧芙和巴斯基则分别坐进左右的武
器操控台处,而舒玉智则负责侦察和护罩的调控。

    这艘经水之母改造的飞船,拥有水之母的神奇力量,再非是平凡古旧的破船。

    方舟思感延伸,搜探战星内的情况时,舒玉智早通过侦察仪,叫道:“敌人发
现了我们,正由战星的四个基地起飞,赶来截击。”

    方舟暗呼水之母的厉害,接收了由舒玉智送过来的情报,那显示在驾驶台左方
的萤幕处,呈现出整个战星的内部结构,敌船则以红点表示出来。

    一扭舵盘,方舟一号後端那笨重的二十四孔喷射器同时喷发出水流般晶莹物质,
使方舟一号一下子达到高速,穿过其中一条圆形通道,来到了第一层晶石城市的上
空。

    各种几何图形的建物无穷尽的往四外延伸,在金黄色光,晶石金光闪闪,特别
是纵横交错的街道,更像无数金光交织在一起。

    经过七万多年前方舟等带来的大祸後,中子战星已重建过来,改以晶石建。

    各式各样的建并非居所,而是不同类型的工厂和仓库,不过由於缺乏人手,现
在全都停产了。

    城内死气沉沉,一片冷寂。四个光点出现左侧远处,迅速飞近。

    巴斯基叫道:“找到圣婴宫的入口了吗?”

    舒玉智道:“我猜入口就是在最上层的主控晶石,那是个宏伟的大殿。”

    众人无不昨舌,若那晶石是降神器般的级数,要保命已是难比登天,更不要说
把它占领了。

    姬慧芙娇呼道:“天啊!那些晶石飞船都像新帝后号般会发出金芒的哩!”

    方舟早发现此点,那敢迟疑,操控方舟一号俯冲而下。

    四周两幢正方形高达二百米的建物似若往上延展时,方舟一号落到宽广人街处,
贴地飞行,再作九十度急转,弯入横街去,以免成为敌人明显的攻击目标。

    四人的心神结合为一,如臂使指,合作得完美无间。

    当方舟一号由一个圆拱型的船舰工厂冲天而起时,刚到了一艘敌船的左侧处。

    姬慧芙和巴斯基同时发动攻击。

    两股充盈着水之母那种奇异能量的强烈白芒份由左右船翼下的发射台劲射而出,
命中敌舰的尾部。

    同一时间方舟一号船尾的喷射器金芒爆闪,被另一艘敌舰射中。

    那艘被水流能击中的晶石飞船立即被坚冰包,向另一方抛掷而去。

    而方舟一号则涨起蒙蒙水影,成了一个奇异的能量保护罩,虽硬受了一击,但
只是船体剧震,往前翻滚,却没有大碍。

    四人齐声欢呼,信心陡增。

    「轰!」那艘被坚冰包的晶石飞船,失去了控制下,硬撞在一幢多角型的晶石
建物处,顿时爆起一天的能量光雨。接着掉往地上,竟失去了飞行的能力。

    方舟等那想得到水之母改造过的武器厉害至此,怪叫连声下,方舟一号俯冲而
下,又再施展贴地飞行的绝活。

    一艘晶石飞船倏地出现後方,贴地沿街追来,不断射出金芒。

    方舟一号左拐右弯,仍被击中了叁记,无法摆脱对手。

    飞船护罩能量剧减,胜利的欢欣被危险和狼狈所替代。

    幸好舒玉智有所发现,指示方舟往一座蜂巢形布满孔洞、内植有奇花异树的建。

    「砰!」

    後方再爆起漫天金芒。

    另两艘晶石飞船从天而降,加入攻击的行列内。

    「飕」的一声,方舟一号已由其中一个孔洞,钻到了内宽广的空间处。

    衔尾追来的元帅级飞船,由於体积比方舟一号大了叁倍,根本过不了那孔洞,
只好望门兴叹,斜冲向上在建顶上掠过。

    另两艘晶石飞船亦盘旋上方,等待机会。

    方舟一号转了半个圈後,由最低的一个孔洞钻了出去。拟摆脱敌船的纠缠。

    叁艘晶石飞船在後方上空呼啸而来时,前方出现六艘晶石飞船,千万道金芒,
雨点般过来。

    方舟驾着方舟一号猛一拐弯,把正极能贯进船体的护罩去,并掉头向後方冲来
的飞船由下而上的,斜冲往她们下方去。

    敌舰金芒闪动,十多柱集束金光,迎头刺来。

    能量雨爆得无处不有,占满了这部分的密封空间。

    敌我双方擦身而过时,两艘晶石飞船分别被巴斯基和姬慧芙命中,立被厚冰包,
往下掉去。

    方舟一号则不知被击中了多少次,次要的仪器火苗窜闪,内墙碎裂,但主结构、
飞行仪和武器系统却夷然无损。

    护罩的能量虽由五百九十度再跌至叁百二十度,但却在迅速回升中。

    方舟一号高飞低窜,凭着纤巧多了的体型和强劲的动能,尽量避免与敌舰再有
像刚才般的正面爻战。

    敌方包括新帝后号和大叁角号在内的二十五艘太空战舰虽已去其叁,但实力仍
远比他们强多了。

    舒玉智叫道:“左面两公里,就是往上层去的通道了。”

    巴斯基大喜道:“让我们直闯进圣婴宫去。”

    话犹未已,七艘晶石飞船出现上方,集束光像一枝枝金矛般往他们掷过来。

    方舟一号硬被推得撞到地上,打着转在地上滑了开去,连续撞上五、六幢建物,
才减缓下来。

    四人被震得晕头转向,姬慧芙由武器台给抛了起来,那个武器系统立即报废。

    侦察仪器亦受不了能量的徼,全部碎裂。

    除了船体、驾驶仪和巴斯基那仅馀的武器系统外,方舟一号内再无完整之物。

    方舟人急智生,拐了回头,避过新一轮的集束光,巴斯基在连发了十多东水流
能後,终击下了另一艘晶石飞船,但众人已完全失去欢乐之情。

    那些金芒实在太可怕了,恐怕水之母先前也没有估计得到。

    瞬眼间方舟一号又回到那蜂巢般拱型温室处,钻了进去。

    十多艘晶石飞船从上而降,发出金芒,由孔洞刺进去。

    这些黑狱人显然不能像天美般把这种来自圣婴的能量控制自如,只能作直线攻
击,否则方舟一号完蛋了。

    方舟思感延伸,尽力闪躲着对方的攻击。

    外面的晶石飞船愈集愈多,由十五艘增至十九艘,最後大叁角号出现在建物上
方,其遮天蔽日之势确是先声夺人。

    除了新帝后号外,所有飞船都来了。

    四人看得直呼凉气,只是金光灿然的大叁角号已足可收拾他们有馀了,何况还
有十九艘晶石飞船。

    在这河系的核心处,根本没有间层的存在。

    换句话说,他若想夺取敌人的飞船,就只有打开舱门,溜出船外,再穿出建物,
去弄开敌舰的舱门,才可以进入。这当然是全无可能的事。

    敌舰停止了攻击,在建物的四周布下阵势,防止他们突围而出。

    除了坚固的晶石外壳外,建物内的植物已化成在空间飘的碎屑。

    方舟搂着失去了座位的姬慧芙,与巴斯基和舒玉智呆看着外面密布的巨型晶石
舰,废然若失。

    姬慧天道:“若他们齐向这座建物开火,保证它挨不多久。”

    方舟皱眉道:“为何他们仍不行动呢?我正在等待那一刻的来临。必要时找们
就弃船作战,凭着众多建物的掩护,我倒要看他们的能源能支持多久。”

    众人留意一看,早先攻击他们的十五艘飞船的金芒明显地减弱近半。

    舒玉智道:“方舟你可否把我们飞船护罩的能量转移到建物的外壳去,那将可
进一步损耗他们的能量。”

    方舟喜道:“小姐真是才貌双全,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众人再次燃起希望。

    话犹未已,百千道集束金芒烈射在建物外壳处。金雨激溅,使人睁目如盲。

    建物抖颤起来。

    庞大的能量激,席卷着中子战星内的上下层和核心的封闭空间。

    敌人显没有预计到他们有此一着,把方舟一号的护罩能转移往建物的晶石外壳
去,到发觉时,已到了势成骑虎之势。

    方舟见机不可失,透过船体,送出十多道正极子的能量,由孔洞卷旋而出,重
重击在包括大叁角号的所有飞船去。

    同一时间整幢建物终不堪摧残,化成漫天激飞的晶粒。

    敌舰则东倒西歪,乱成一片。

    这时的方舟犹有馀力,挹正极能送进船体,形成新的护罩,同时冲空而起。

    巴斯基大喝连声,连发两炮,两艘失控的晶石船立即中招,结冰坠地。

    金芒一闪,大叁角号丝毫不受影响,俯冲而下。

    方舟掣起正极能护盾,硬挡了大叁角号一记重击。

    护盾粉碎时,方舟一号已到了另一艘晶石飞船旁,使大叁角号再难施攻击。

    这艘飞船只馀少许金光,方舟、舒玉智和姬慧芙把能量连结,由损坏了的发射
口全力送出庞大的流能。

    「轰!」

    失去了能量的晶石那能禁受得住,整艘飞船炸成碎粉,灰飞烟灭。

    那边厢巴斯基趁敌人阵脚大乱,再冰落了另一艘晶石飞船。

    只几下工夫,敌舰再减四艘,只馀十六艘舰只。

    方舟一号此时又俯冲往下,贴地拐弯,再朝上层的入口飞去,刚好避过一阵能
量激的狂潮。

    後面追来的五艘晶石飞船却没有这麽幸运,被狂潮卷得东倒西撞,其中两艘更
因接连撞在坚固的晶石建上,既撞塌了两座建物,本身亦护罩破碎,船身现出裂痕,
失去了作战能力。

    这是在封闭空间内作战的必然结果,由於能量无从渲,遂成四处流窜的能量狂
飙。

    上趟中子战星便因此把所有出口都挤破了,但这次在这河核内,外面的压力远
超内部,就算中子战星化成碎粉,也没法出去。

    这样下去,最终将是同归於尽的结局。

    双方均自觉地不再发射。

    方舟一号来到空广的方形入口处,升往上层。

    敌舰出奇地没有追来。

    四人心中奇怪,但无暇多想,朝早先发现降神器的力向飞去。

    那是座特别宏伟的建物。

    方舟一号由大门穿进去,倏地停下。

    只见新帝后号虚悬於建物的正中处,金光灿然,光采夺目。

    两艘飞船凌空对峙。

    方舟呼出一口气道:“我的天,降神器竟是在新帝后号内。”

    那即是说圣婴宫的入可是在新帝后号内,除非他们有能力击碎新帝后号,否则
根本没有可能取得降神器。

    而在目前的情况下,那是近乎不可能的事。

    这时新帝后号内只有美雅女、封神和北保司叁个人。

    北保司凝视着方舟一号,皱眉道。「封神你为何命令其他飞船留在下层,不可
以追来呢?」

    封绅冷冷道:“若再开火,最後我们都要给能量绞碎,难以活命了。”

    北保司怒瞪着封神道:“为了保护圣婴,牺牲性命又算得甚麽呢?”

    美雅女移到北保司旁,沉声道:“我同意北保司的话,为了帝君和帝后,自该
牺牲生命,那就由北保司开始好了。”

    北保司本来是听得点头同意,到听得最後一句时,骇然剧震下,美雅女的香肩
已猛撞到他肩头处,山洪暴发的能量倾体而来。

    北保司惨嘶一声,往旁侧跌去,封神立由後抢来,一拳打在他背上。

    北保司断线风筝般往前抛飞,重重撞在船壁上,坠下地时,主控堂内的降神器
在两人联手操纵下,射出一道金芒,正中他胸口。

    北保司再往後撞,至此才护罩粉碎,失去了还手之力。

    他眼耳口鼻全溢出鲜血,指着两人口颤震,只是说不出话来。

    封神和美雅女两人脸无表情地迫了上来,前者冷哼道:“圣婴出世,对我们除
了死亡外还有甚麽好处,纵使成功,得益的只是帝君和帝后,我们根本无法像他们
般在宇宙毁灭时保存生命的烙印,要死就你先死好了。”

    美雅女随手拍在他头上,能量送出,北保司立时形神俱灭,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封神松了一口气道:“终解决了这蠢蛋,时间无多,该是与方舟对话的时刻了。”

    新帝后号亮起灯号,表示要求与对方直接对话。

    方舟等一头雾水,不明白在这种情况下,仍有甚麽话可说的。

    姬慧芙皱眉道:“是否陷阱呢?”

    此时新帝后号缓缓降下,停在大堂的地面处。

    方舟道:“他们占尽优势,该无须还要作虚弄鬼,先看看他们干甚麽吧!”

    方舟一号才停定,新帝后号舱门旋开,美雅女和封神走了出来,立在堂心处。

    方舟道:“让我出去与他们谈吧!”

    姬慧芙低声道:“小心点!至少仍有个北保司该在船内。”

    方舟摇头道:“船内再没有其他人。”

    言罢从张开的舱门走了出去,迎向两人,嘻嘻笑道:“终於在这和两位见面了,
是否已把北保司宰了。”

    两人同时愕然。

    方舟本是说笑,见到两人表情,失声道:“甚麽?真的宰了那不男不女的家伙?”

    封神冷冷道:“时间无多,若我们助你们往圣婴宫对付圣婴,我们之间的旧恨
新仇就要一笔勾销,黑狱人和人类此後各不干涉对方的事。”

    方舟讶道:“你们不是对撒拿旦忠心耿耿吗?我怎知你所谓让我们到圣婴宫去,
不是个陷阱呢?”

    美雅女叹道:“你不信我们也没有办法,不过只要你想想圣婴出世,除了天美
和撒拿旦外,对其他人还有甚麽好处,便该知道我们的诚意了。”

    舒玉智叁人鱼贯由方舟一号走了出来,到了方舟身後。

    姬慧芙平静地道:“我愿意相信你们,但封神刚才提出互不侵犯的协定却只能
在你们放弃一向的扩张主义下,才可以被接纳。”

    封神苦笑道:“在反空间变异情况下,我们那有能力再向宇宙宣战,而且我们
成了人类後,也沾染了你们的习性,现在我们只愿能活得长久一点,好好享受宝贵
的生命。”

    舒玉智道:“为何你们认为我们能毁掉圣婴呢?”

    美雅女美目深注着方舟,淡淡道:“道理很简单,天美直到以为方舟死後,才
返回圣婴宫,并截断了由这往圣婴宫的通道,与帝君作最後的结合。这已足说明天
美唯一忌惮的人就是方舟,现在亦应只有方舟一人有到达圣婴宫的能力。否则天美
何须杀死方舟才心安,乾脆把通道截断就可以了。”

    姬慧芙骇然道:“那岂非只方舟一人去冒这个险?”

    封神道:“情况就是这样了,若非我们深信方舟有这能力,也不会背叛帝君,
只看天美怎都杀他不死,就知道方舟的本领不凡了。”

    美雅女道:“时间无多,圣婴随时会出世,过了那时刻就没有人能阻止宇宙的
灭亡了。”

    巴斯基愕然道:“从那进入圣婴宫呢?”

    美雅女道:“仍只有凭降神器内的力量进入那奇异的力场去,至於实际情况会
是如何,就要靠方舟自己去领略了。”

    封神道:“时间紧迫,要去就须立即去。”

    方舟哈哈笑道:“叁位美人儿回否各赠小弟一个香吻,以壮行色呢?”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