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四章 堕落者乐园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四章 堕落者乐园

    宇宙企业的大老板舒士俊无可否认是个有魅力和风度翩翩的美男子,高拔的身
形、剪裁得体一丝不苟的太空礼服、英俊得像发亮的脸容、澄蓝清澈的眼神、古铜
色的健康皮肤、举手投足都显示出的自信和无穷尽的精力,连姬慧芙亦不得不承认
喜欢见到他。

    尤其他那浓密的金色卷发,使他在成熟中透出一丝恰到好处的孩子气,配合著
嘴角那丝骄傲和懒洋洋的笑意,在种毫不在乎的潇洒,难怪会成为联邦国美女们的
当然偶像。

    当姬慧芙步入他和那对美丽姊妹花耐心静候的会客厅时,舒士俊又目一亮,欣
喜卓立,叫道“嗨!真高兴见到我们的美丽主席。”

    姬慧芙含笑颔首,目光落到亦随著站起来向她行礼的尚思兰和尚叫雅两姊妹身
上。

    她们的瓜子脸型、隆挺的俏鼻和鲜艳的红唇都像由同一个模子倒出来,但最大
的分别是眼睛、神情和装扮,使她们变成两类截然不同的人。

    姊姊尚思兰的眼睛又大又黑,清澈晶莹,乌黑的秀发短得绝不超过两公分,使
她神朗气清,嘴角露出矜持的浅笑,神态端庄。身上穿的是星际旅行密封式的银白
太空衣,由于紧贴身上的关系,尽显修长优美的线条,绰约动人。

    妹妹尚思雅衣著性感暴露,低胸的套裙露出了大半截酥胸和长而结实的大腿,
黑发长而直,垂了两撮直至胸前。一对眼长面媚,水汪汪的诱人至极点,加上她那
巧笑倩兮的风流样儿,难怪能把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姬慧芙来到三人前,气度从容地和三人分别握手,当舒士俊握著她柔软的小手
时,一把抓紧不肯放开,恳切地道:“主席!我要求和你单独一谈。”

    姬慧芙皱起秀目时,尚思雅发出一阵荡魄摇魂的银铃般笑声道:“我也对主席
有同样的要求哩!”说完抛了舒士俊一记媚眼。

    姊姊尚思尘瞪了乃妹一眼,柔声道:“我没有甚么要求,只是来向姬主席表示
我对你的支持。”

    姬慧芙向这老朋友感激地一笑,接著对紧握自己玉手不放的舒士俊道:“舒总
裁!你的手……”

    舒士俊不好意思放开了她,道:“我有些重要的事要和你谈。”

    尚思雅不肯放过他,嗲声道:“是公事还是私事呢?若是后者,最好把主席先
让给思雅,因为我是代表另一个人来做说客。”

    三人对望一眼,同时想起另一个非常难缠的人来。

    联邦国最大的几个传媒集团,每十年都会联手举办一你俩调查和选举,分别选
出最美丽的男女和超级富豪。

   

    能不断列名榜上的人并不多,姬慧芙当然是长踞榜首的美丽女性。

    舒士俊则是最近三届才同时列名俊男榜和富豪榜,可说是后起之秀。

    以尚思兰和沿思雅的美丽仍未够资格进入美女榜的十名内,可知选得多么严格。
她们虽亦富甲一方,可是只是排名在富豪榜的第十一名和第十五名。

    他们想起的那一个人是另一跨星系大企业“未来发展公司”的首脑卡尔夫南,
他拥有的未来银行是联邦国最大的私人银行,其他被他收购了的大小企业,多若恒
河沙数,使他连续百多届的选举均雄霸富豪榜榜首。但他亦是被认为生了一对最奸
恶可怕眼睛的人,所以虽然体型绝佳,但仍与俊男无缘。

    他对姬慧芙的野心天下皆知,今次若尚思雅这荡女真的代表这金融界的枭雄来
作说客,定然不会是好事。

    舒士俊和尚思兰显然不知尚思雅今次和他们携手同来是另有目的,不悦地瞪著
她。

    姬慧芙心中暗恨黑狱人,若非他们,怎会有这么多野心家对她乘虚而入呢?

    微笑道:“好吧!我和舒总裁到议事厅先说几句话吧!”

    两人到了议事厅,坐下后舒士俊神魂颠倒地看著她的脸庞柔声道:“主席!你
的情况怎样了,祝丝蒂正游说我们和其他议员联手迫你出兵仰马星哩!”

    姬慧芙胡点怕他灼热的眼神,摇头道:“这件事解决了,有劳你的关心。”

    接著蹙起黛眉道:“你要和我说的就是这件事吗?”

    舒士俊怔了一怔,心中对她的冷淡大感难过,叹了一口气才道;“你肩上的担
子太重了,使我不忍心把另一个坏消息告诉你。”

    姬慧芙看著他,硬著心肠冷然道:“舒总裁,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

    舒士俊无奈摊手道:“那是有关堕落星系的巴斯基。”

    姬慧芙双目一寒,微怒道:“又是这没有羞耻心的改造人。”

    巴斯基绰号“堕落大亨”,是富豪榜上排第二位的人,可是却要比榜首的卡尔
夫南更为人所熟知。

    此君不但是全联邦黑社会组织的大头子,更使他臭名远扬的是以私人势力和财
力,在遥远的南赤纬开发了一个双星系,把其中三颗行星辟作堕落者的乐园,并把
各地的不良份子和甘于堕落的男女全吸引到那里去,把那三颗行星发展为夜夜笙歌,
醉生梦死而又极有规模的大城市。

    他同时又建立了以违法的“改造战士”为核心威力庞大的私人军团,俨如划地
称王。最可恨者是通过威逼利诱,使联邦议会始终不能通过对付他的新法案,令他
一直逍遥在联邦政府的法律之外。

    现在这三个星球乐园聚居了近一亿人口,使姬慧芙更不想轻举妄动。而实际上,
这些乐园虽成为了罪恶之地,亦减轻了联邦其他地主的罪案。

    仰马星之役后,“堕落大亨”巴斯基觑准联邦政府暂无余力对付他之机,更大
肆建军,扩充势力,开发其他星系,同时宣称自己是唯一能对抗黑狱军团的强人,
使心虚胆怯者更纷纷移民到那里去,亦使堕落者乐园的星系人口骤增至一亿五千万
人。使他拥有更多的人才和战士。

    尤可厌者此人声称要使姬慧芙成为他的女人,说甚么只发她在他胯下试过一次
之后,包保永远臣服于他的淫威之下。

    可怕处是这人并非乱吹牛皮,在他的乐园星系里,设立了一个研究人类行为的
实验室,专门钻研人类的本性,找出控制其他人的方法。所以他说姬慧芙会被他征
服是并非没有可能的。

    舒士俊气愤地道:“这无耻的奸贼自仰马星之役后,便计划了一个针对主席的
秘密行动,要把你掳到他的罪恶乐园去,主席要小心点。”

    姬慧芙愕然道:“你怎会知道的?”

    舒士俊道:“巴斯基有一个亲信,因偷了他的女人,被他发觉后逃了出来,找
上了我。希望能以高代价将巴斯基的秘密卖给我,唉!可惜尚未有第二次接触机会,
这人便被巴斯基派来的改造人杀手干掉,再没有形骸留存了。”

    姬慧芙叹了一口气,黑狱人的出现,使她一直努力压制著的各种反动势力都在
蠢蠢欲动,若这情况不改善,横跨近二万光年的银河联邦,将会不战而溃,重陷此
前战国时代的黑暗世纪去。巴斯基只代表著冰山的一角。

    不!她绝不能容许那种情况的出现。

    关键的人物就是那尚未知生死的火鸟星人,见完尚思雅,她会和联邦研究院院
长夫秀清返回地球喜马拉雅山的研究院,恭候他的来临。

    那边厢的舒士俊想的却是另一回事,在他的工厂里,一艘可远航到银河系以外
星河的超巨型太空船正在建筑中,若联邦军真抵挡不住黑狱军团的攻势,他会不择
手段把眼前动人的尤物带上飞船,然后逃往宇宙的至深处,只要每晚可搂著她睡觉,
嗅著她芳香的身体,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

    在同一个地方,姬慧芙接见了尚思雅。

    这著名的荡女取出了一个金属的圆球,放在纤掌上,闪烁著不住变化的光点,
诡异而美丽。

    姬慧芙还是首次见到这东西,眼睛闪过戒备的神色,冷冷道:“这是甚么玩意?


    尚思雅目射奇光,目不转睛看著金属小球道:“以你身上的装备,我才不信你
觉察不到这宝贝的能量流,这是卡尔的`未来研究院'里造出来的通讯仪,可以使
你通过反空间的通讯,和任何在十光年距离的人直接对话,主席要试试吗?”

    姬慧芙冷冷道:“你何时成了卡尔夫南的人,为他办事办得这么落力。”

    尚思雅俏脸掠过兴奋的艳红色,美目往她飘来,吃吃笑道:“卡尔是这世上最
有魅力的男人,我甘心情愿服从他,这亦是你将来的命运,所有女人的命运。”

    姬慧芙差点压不下内心的震骇,尚思雅并非一个普通的女人,而是具有坚定意
志,高度智能的女中豪杰,兼且她一向都高高骑在男人头上,以玩弄男人为乐,若
连她亦给卡尔夫南修得贴贴服服,那代表大部分的女人,包括她自己在内,亦有被
这奸邪之徒征服的可能,后果确是严重之极。

    在联邦成立后五千年多的智能发展里,女人赶越过了男性,成为了联邦的支柱,
纷纷出掌政府的重要位置,自己便是最高领袖。可是若卡尔夫南掌握著征服女人的
秘密本领,那女人将由评价被贬为奴隶,而卡尔夫南将成为联邦的真正统治者。这
就像古玩时代的黑巫术,以可怕的咒语和秘术去驾御与控制其他人,而卡尔夫南则
要控制她们这些一向视男人如无物的特别女人。

    在她芳心翻起滔天巨浪时,尚思雅收止了荡笑,道:“卡尔要和你对话了。”
扬起纤手,圆球缓缓移到沙发外的空间。

    “嚓!”的一声,圆球玩魔法似的化作一团彩色缤纷的色光,逐渐凝结成一个
合乎比例的人形,然后卡尔夫南仿若真人的立体影像出现在两女眼前。

    他长得非常英俊,唇上留著浓密的小胡子,高鼻深目,略嫌单薄的嘴唇带著一
丝暧昧的笑意,头顶高帽,身穿三件头的深黑灰直条纹礼服,坐在一张华丽的大靠
背红木椅上,嘴上叼著个烟斗,另一手插在外衣里小背心的口袋处,盯著姬慧芙,
似要一口把这美女吞掉。

    他的眼神深刻邪恶,令人想起了若有邪魔,必然有对这样的眼神。

    姬慧芙被他穿透性和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舒服起来。

    卡尔夫南悦耳的声音温柔地道:“主席你好,我们有两年没有见过面了。你出
落得更是美丽诱人,而我则多收购了二百间与战争科技有关的大小公司,为此我们
好应该亲切地谈谈心事了。”

    姬慧芙感到他邪恶的力量大大增强,直有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力量,收摄心神
淡淡道:“我在听著!”

    卡尔夫南微微一笑道:“联邦政府欠我未来银行的钱,今年底便到期,但你和
我都清楚知道,为了应付黑狱人,国库已差点连利息都付不起,更别说还债了。所
以我有个提议,假若主席肯到我的未来星共渡一个良宵,所有债项便由我的私人户
口支付,而且事后绝不再缠你。”

    姬慧芙先是无名火起,接著却又怦然心动;但想起尚思雅的情况,又大觉不妥,
俏脸一沉道:“你不觉这种想法很卑鄙吗?我为了保护你们的生命财产不惜尽心竭
力,才陷入这种困难的财政状况,而你竟想乘人之危,提出这种侮辱女性的要求。”

    卡尔夫南哈哈一笑道:“在这甚么都讲利益交易的自由社会,任何人都只是一
种商品,愈有名气的人,愈含有商品的特性和价值。”顿了一顿,眼中异光大起,
不怀好意地笑道:“而且……我敬爱的美丽主席,我不但不觉得这是乘人之危的做
法,反认为这是我要表示对你感激的最大礼物。

    经过了这么多年,你已忘记了自己是个非常具有诱惑力的女性,到我身边来吧!
我会让你尝到做女人的快乐滋味。”接著望向尚思雅道:“不信你可看看思雅,现
在的她是多么快乐。”

    姬慧芙忍不住望了她一眼,只见她神魂颠倒地看著这联邦最富有的男人,好像
世上再没有任何比他更重要的东西。

    勉强压下波动的情绪,姬慧芙深吸一口气道:“假若你还肯把你的‘未来科技’
拨归联邦所有,我可以认真考虑你的提议。”

    卡尔夫南嘿嘿邪笑道:“这才是我的乖宝贝。就是如此,我连未来科技亦当赠
品送了给你。不过我的耐性只能支持到今年底的还款期。你若逾期未决,便莫怪我
因爱成恨,断绝对联邦的所有供应,把你抵押给我的星球全部私有化,而那是完全
合法的,你亦应知道那后果。”

    姬慧芙冷静地道:“不要威胁我。”

    尔夫南仰天大笑,接著倏地消失,只有那金属圆球仍在闪烁著。

    姬慧芙恨不得立即派人把他杀死,不过亦知道这拥有著军团式私人保镖队的人,
要杀死他实难比登天。心中暗叹,难道真的任他侮辱一晚吗?

    当巨鲸号利用另一次的能量突变,使船速骤减至零,制造出瞬间的微型反黑洞,
转移到正空间去时,距离太阳系只有二百万公里,以亚光速迅快飞航。

    二十四艘护航的战斗舰,早恭候在她的现身处。姗娜丽娃、泽克和瓦登斯由宇
宙睡眠里回复过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医疗室去看他们的贵客。

    入目的情景令他们目定口呆,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人仍躺在维生圆罩里,
手足被缚如旧,唯一不同的,就是所有仪器都测出反应,无论心跳、脑电波、脉流
等,均与常人无异,一点不同都没有。还有就是他原本光秃的头长出了寸许长闪著
亮光的黑发,使他看来顺眼多了。

    三人脸脸相觑,比进入反空间前他没有任何反应更使他们震骇。泽克颤震著的
手按在透明罩上,看著里面的他,发著抖道:“天啊!这是没有可能的。”

    姗娜丽娃按著了和维生罩的通话器,深吸一口气,压下波动的情绪,沉声道:
“你听到我们的说话吗?”

    他的眼皮动了一下,接著缓缓张开眼来,就像明月在乌云后绽现了出来,深黑
像宝石般的眼睛闪著无可比拟的摄人神采,侧头往她望来。姗娜丽娃芳心剧震,这
么动人的眼神,她还是首次见到,一时脑内空白,没法移开美丽的秀眸。

    瓦登斯终是见惯各种险况的军人,问道:“你听得懂我们的说话吗?”他嘴唇
一动,轻呼出一口气,有点困难地道:“听……听得懂!”三人骇然一震。

    姗娜丽娃迅速平复下来,平静地道:“请两位出去一趟,我要独自和他说话。”
两人虽不情愿,但无可奈何,往自动门走去。

    姗娜丽娃凝视著他,头也不回道:“少将请拨一条保密的独立通讯线路给我,
我要直接和主席通话。”

    领袖一号虚悬在月球基地之上。飞船上方的透明办公堂里,通讯罩刚升离姬慧
芙的头顶。她目射奇光,看著坐在对面的研究院院长夫秀清,说述了姗娜丽娃惊人
的报告。

    夫秀清呆了半晌,道:“他的能力可能远超我们估计之外。可是为何变化会在
反空间的超光速航行的时间发生,没有人的神经系统能在那种极端的情况下运作的。


    姬慧芙神色凝重之极,缓缓道:“这样的一个人,我们应怎样处置他呢?连神
经炮都不能对他做成任何损害,既可以模拟我们身体的状况,更能使所有的仪器都
不能对他起任何作用。”

    夫秀清美目射出奇怪的神色,轻轻道:“那就要看我们把他视为一个人,还是
一只实验的白老鼠,假设是后者的话,我有把握可以悉破他的秘密。”

    姬慧芙俏脸倏地转白,好一会后才软弱地道:“让我们先和他见上一面,再决
定怎样做好吗?”

    夫秀清道:“看来只好如此,不过最好加强守卫,若让这样一个不可测度的人
逃到我们的世界中去,真不知会出现甚么后果。”

    姬慧芙点了点头,望往上方透明罩外的星空,心中泛起怪异的感觉,这无边无
际的宇宙,还包含著多少超越人类想像的事呢?

    姗娜丽娃与他深刻坚定的眼睛对视著,勉强收摄心神,道;“你有名字吗?”
他的眼神倏地幽深下去,灵魂似是由外而内,潜藏到心灵的某一秘处。

    姗娜丽娃已是控制情绪的高手,仍禁不住心湖泛起涟漪,暗叫天啊!世间竟有
如此动人的眼神和思索的表情。

    他坚若磐石的眼睛又燃亮起来,火焰般闪耀著深不可测的智慧和坚毅不拔的意
志,以他那能勾魂摄魄雄浑而充满磁力的声音流利地道:“我刚给自己起了个名字,
就叫方舟一号,简称方舟。”

    姗娜丽娃深吸一口气,勉力对抗著他充满侵略性的眼神,尽量保持平静地道:
“为何你懂得说我们的语言呢?这是近三千年才发展出来的新语言呀。”

    方舟淡淡道:“对不起!我不可以回答这问题。”

    姗娜丽娃泛起被伤害了的情绪,忙又克制著,不可对实验目标投入私人的感情,
乃研究院的戒条,一直以来在这方面她都做得很好,为何今次却似有点力不从心,
这人的精神力量真庞大。

    好一会后,她才冷静问道:“为何不肯答我的问题,你不愿和我合作吗?”

    方舟神色不见半点波动,深深看著她道:“要我答你那问题,必须要有报酬。”

    姗娜丽娃微微一怔,与他对视了一会。他的眼神更炽热了,内中似包容著无穷
无尽的爱,对生命的热恋,热烈得可把她的灵魂销融,强猛至可把她的心神吞噬。
她感到有需要移开目光,但却办不到,身体泛起一阵兴奋曼妙的感觉。

    方舟嘴角逸出一丝温柔,理所当然地道:“那报酬必须是你,因为现在只有你
才使我感到物有所值。”姗娜丽娃一震醒了过来,不悦道:“你知否以一个人来作
报酬,是不道德的行为。”

    方舟又露出那种动人的思索表情,认真地想了想道:“我不可以接受这说法,
在我们的火鸟星上,每一个行为都有实际的成效或报酬,没有足够的报酬,我不会
做任何事。”

    姗娜丽娃的脑筋转了起来,试探地道;“你现在失去了自由,假设我以自由来
交换你的合作,你认为是否足够?”

    方舟冷然道:“我不会答你这问题,只是重复一次,我只要你。”

    姗娜丽娃迅速推断出他有脱身的能力,否则他不应对这诱人的提议无动于衷。
唉!怎办才好呢?这奇异的人可能不怕任何药物,但自己缚在腿上利用核反应产生
超高热和放射线的“集光微波激射枪”,可能会严重的伤害他,假设他可以走出来,
自己应怎办才好呢?忽地感到在这个人面前,她变得很脆弱,主动并非操在她手里,
反是这个被不文明地锁在罩内的人。谁有权力禁制他的自由?

    巨鲸号此时一阵颤动,速度明显放缓。姗娜丽娃松了一口气,终于进入地球的
大气层了,决定的责任将回交到他们英明的主席手里。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