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卷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卷

                              第一章 人性实验室

    巴斯基魁梧笔挺的改造躯体,傲立在司令室的巨型视野舷窗前,凝视著窗外不
住接近和扩大的“荒星”?恶魔太阳系最外围的第三颗行星。

    恶魔太阳在荒星后的天际闪耀著刺目的激芒。

    荒星对他有无比深刻的意义,代表著他权势的转折关键,亦全赖设立在她之上
的“人性实验室”,他才找到控制人类的法门。

    征服联邦再不只是一个虚无飘渺的梦想,而是切实可行的事。

    他对联邦发展出来的那种强调理性、民主、和平的文明感到由衷的鄙屑。

    对他来说,生命就是纵情、征服和战斗。舍此之外都是谎言和自欺欺人。

    黑狱军团的出现更证实了他的信念。这宇宙内唯一生存之道,就是把其他人或
生物置于脚下,由最强者主宰一切。

    经过了近五千年的思索,他看透了一切。

    他漫长的一生中,唯一曾犹豫过的时刻,就是选择是否要接受九死一生的改造
程序。踏上了这条永没有得回头的不归路后,他知道命运注定了他必须去战争和征
服,直至宇宙的终极。

    他最终的目的,是要把宇宙内所有星系,变成自己的土地和私产。

    堕落大亨绝不会臣服于任何人,包括卡尔夫南在内;当再不需要这老谋深算的
人时,他会毫不犹豫把卡尔夫南除去。

    天际逐渐转暗,由紫红色化为深绽蓝色,予人一种凄冷荒寒的感觉。

    每次当巴斯基看著这漫无边际的深黑星空时,他都有种既战栗又兴奋的感觉。
只有这么一个神秘莫测的宇域,才配得起人类悠久无尽的生命。

    在这广阔的司令室内,除他之外就是身后候命的摩亚。

    这个特别强悍的改造战士,体型与他相若,只略为瘦削了点。他不但是他手下
两大主将之一,还是他的参谋军师,为他统率人数达百万人,最精锐的亲兵? ?堕
落军阀。

    表面看去,荒星只是一团比地球大上二十多倍,呈不规则卵圆形、棱蹭陡峭、
充满裂隙的冰封岩石。

    可是她的内部却密藏著人类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地下军事基地。

    这是联邦间谍仍难以渗透和触及的机密。他的真正实力就在这荒星基地里,其
他都是用来骗人的幌子。



    想到这里,他泛起了一种高高在上,鄙视众生,位于权位极峰的飘然感觉。

    对于改造人来说,最大的享受就是“视觉”,他们的视力可由脑内比常人强上
千百倍的能量波随意调校,最惊人的是能凝聚成“视能波”,不但可透穿合成金属
造的墙壁,还可以如若实物般拐弯转角,看到常人绝对看不到的角度。

    这补偿了皮肤的缺陷。

    强化了的肌肤,使他们失去了感触上的灵敏度,爱抚和按摩并不能带来享受,
所以纵使在两性的接触中,凭的只是视觉、听觉和嗅觉,于是改造人注定了是性变
态的人。

    巴斯基和摩亚虽是身在司令室里,可是他们强化了脑的电波,却无时无刻不在
通过飞船上名为“荡女”的超级智能系统,接收著不往传来的讯息。

    并不是每一个改造人都有这种能力,即使是改造人,亦有无数的等级,正因为
巴斯基稳坐第一把交椅,才使所有百多个改造人,全奉他作当然的大头子。

    这时荡女把一组讯息传入两人脑内,做出了最新的报告。

    摩亚平静地道:“大亨!我对那逃出基地的人有很不祥的感觉。”

    他说的自然是方舟。

    直到这一刻,他们仍弄不清楚他怎样逃出那个有力能封闭的囚箱,怎可瞒过绝
无遗漏的侦察系统。

    巴斯基金黄的眼睛亮了起来,柔声道:“若我猜测无误,这个人应是被`巨鲸
号'由火鸟星带回来的人,他逃出地球后,和姗娜丽娃来到离我们这里最近的素女
星系,同时发现了黑狱人的偷袭行动,于是联邦才有素女星之役的大胜。后来姗娜
丽娃这美人儿到了素女星,而方舟却不知所踪,因为他来了我们这里。”

    若姬慧芙在此聆听,必会大吃一惊,首先他所说的都是绝对的机密;其次是巴
斯基的分析冷静睿智,与她们在街头显像屏幕所见带点疯狂和自大的巴斯基,判若
两人。

    摩亚点头道:“我绝对同意头子的话,所以才有很不好的感觉,给这样一个深
不可测等若异星怪物的人潜入我们的星系里,天晓得他会做出甚么事来?”

    巴斯基的眼神更凌厉了,沉声道:“我却有不同的看法,因为他与一般人太不
相同了,所以迟早会露出形迹。只要我们能把他逮著,便等若拥有了人类进化最关
键的宝物,那时不要说区区联邦和黑狱军团,整个宇宙都是我们的了。”

    摩亚道:“我却没有头子那么乐观,以姬慧芙的精明智慧,仍拿他没法……”
巴斯基倏地转过身来,打断他且不屑地道:“姬慧芙的弱点是不够心狠手辣,若方
舟落到我们手内,包保他没有任何机会。”顿了顿冷哼道:“只要他是人,便有人
的弱点,谁可瞒过我们的人性实验室,我们的舒玉智小姐?”

    听到舒玉智的名字,连摩亚这凶悍的改造人,也立即肃然起敬。

    就算在联邦里,这舒玉智亦是个响当当的名字。

    郜玉智就是联邦研究院的首任院长,在一千五百年前,夫秀清仍只是她的副手,
而据说她是联邦里年纪最大的人,蜕生术正是由她开始,后来神秘失踪,想不到竟
是躲在这恶名昭著的星系里,还成为了人性实验室的主持。

    巴斯基看了这得力的手下顷刻后,岔开话题道:“有没有颠覆组织的消息?”
摩亚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冷然道:“这些来了又后悔,终日密谋逃出去的蠢蛋怎
瞒得过我们的情报网,但在我尚未找到他们的主要策划人时,暂亦不想采取行动。”

    巴斯基满意地点头,默思半晌后道:“我们的`女王行动'准备得怎样了?”
摩亚闪过兴奋的神色道:“非常顺利,我们已有足够截击`领袖一号'的力量和装
备,唯一要请示的,就是应否通知卡尔夫南,据情报他们亦有类似的计划。”

    巴斯基冷哼道:“千万不要这样做,谁能控制姬慧芙,谁便可控制联邦。记著
我们和卡尔夫南只是在互相利用,我们定要捷足先登,才不致处于劣势。”

    摩亚肃立应诺。

    此际长达六千米、比“领袖一号”大上一倍的魔鬼鱼型“堕落号”宇航战舰,
拐进了荒星背阳的暗影里。

    上空繁星闪闪,下方是依稀的淡薄大气,斑驳的云彩在冰山反照的光芒里勉强
可辨。

    堕落号朝著地表一道暗黑的裂缝俯冲下去,迅即消没。

    红瑶盈盈站了起来,短裙下修长浑圆的玉腿予人动魄惊心的感觉。

    她横了方舟和丁杨两人千娇百媚的一眼后,才以婀娜多姿的迷人姿态,摇摇曳
曳地往门口走去。

    方舟与丁杨追在她动人背影之后,暗忖若她到台上表演艳舞,包保可颠倒天下
众生。

    对他这曾在火鸟星上长期于生死边缘挣扎的人来说,两性的关系主要就是交配
来延续下一代。直至从研究院的资料库遍阅小说资料后,才眼界大开,认识到男女
间的性欲除为了生殖繁衍外还存在著其他更美妙的感官享受。

    红瑶虽对他有吸引力,却是非常表面的,因为她并不像姬慧芙和姗娜丽娃般有
个完美的生命磁场,那才是使他真正心动之处。

    生命磁场是能量的光谱,反映著一个人的生理、心理和精神状态,玄奥奇妙。
红瑶的生命磁场非常强大,但色光却偏向暗灰,显示她的心灵充满著负面的情绪,
若长期和她相处,便会受到她磁场的不良影响。

    一般人当然不会察觉到这种肉眼看不到的磁场接触,所以当逐渐因而失落沮丧
时,仍不知是因磁场互相间的影响和感染而来。

    方舟自然知道其中的微妙变化。

    事实上自他踏足这星球后,仍未有半个人的生命磁场使他满意。

    可是他仍感非常兴奋,对一个长期孤独的人来说,与同类的任何接触,都是那
么新鲜有趣。

    三人这时来到通往外厅的门前,方舟忽地一震道:“且慢!”

    红瑶和丁杨同时愕然望向他。

    方舟出言,是因为他感应到外面很不妥当。但再加思索后,却又犹豫起来;若
他说出“看”到外面的情况,便会泄露出自己超人的灵觉,这对他是非常危险的事。

    红瑶和丁杨都不是可靠的人,说不定会对他生出怀疑之心,那就糟透了。

    在这罪恶乐园,每个人都只会为自己打算,瞒骗和出卖别人乃天经地义的事,
若让巴斯基找到自己,他的小命便非常危险了。

    为了改变自己的外貌,他已耗用了相当多的能量,没有一段时间,休想回复过
来,更难以再改变形貌。那时只是这副样子,便很难逃过巴斯基的追捕了。

    红瑶不悦地道:“是否胆怯了!”

    方舟暗叹一口气,点头道:“有点紧张吧了!”

    红瑶俏目露出鄙夷之色,怪责地瞪了丁杨一眼,伸出纤指按在金属门的开关处,
门开后往外走去。

    才踏足门外,立时一震停了下来,累得丁杨差点撞上她的粉背。

    一把声音在外响起道:“老板娘!我们恭候多时了。”

    红瑶的脸色变得有那么难看便那么难看,怔望著或坐或站在她华丽大厅内的数
十男女。

    方舟来到她身后,细察这群来意不善的不速之客。

    这些男女明显是两个不同帮派的,一组有二十八个人,以闪亮的银服为主。

    女的均是低胸紧身衣和短裤,性感暴露。带头者是个戴著银色金属头罩的彪形
壮汉,唇上留著粗浓的胡子,精光闪闪的双目透出淫邪之气,坐在一张大椅处,手
下们众星拱月般立在他两旁和身后,教人绝不会看错了他领袖的身份。

    另一组只有十五人,男的全穿著黑色燕尾服,架著反光的墨镜,七个女的是高
领深开露出大半个酥胸的小褛,下面穿的则比红瑶更短的迷你裙,肉香四溢。

    他们中亦只有一个人坐著,是个目射凶光的高挺秃头男子,样貌颇为英俊,嘴
上叼著个烟斗,正吞云吐雾地看著他们三人,便像猎人欣赏著掉进了陷阱里可怜无
助的动物。

    这两批人分左右挤满了大厅的两旁,把他们三人围得水泄不通,眼中都是嘲弄
的神色。

    红瑶和丁杨两人同时颤抖起来,显然对这突变完全不知所措,亦深知情势不妙。

    方舟凑到丁杨旁问道:“他们是谁?”

    丁杨正牙关打颤,那懂得答他。

    那群男女一起哄笑起来。

    有人大声道:“那里来的醉小鬼,连我们白牙老大和野狼老大都不认得?”

    方舟早前曾听过红瑶提起这两人的名字,立时心中恍然,原来是这地下城的两
股恶势力,看来现在已占尽上风控制了一切,才能在这里恭候红瑶的大驾。

    那坐著的银衣大汉哈哈一笑道:“老板娘想不到有这一天吧!以为有了红鹰这
大靠山,便不用卖我白牙和野狼的账,现在红鹰给我宰掉了,你还倚靠谁呢?”

    红瑶呻吟了一声,颤震著道:“你说甚么?”

    那边的野狼沉声道:“骚货听不清楚吗?我们刚在`死亡游戏场'把红鹰揍死
了,保证他的尸骸没有一根完整的骨头;你的手下也背叛了你,现在都是我们的人
了。”接著向丁杨喝道:“丁杨!你若爱惜生命,就给我跪下来!”

    丁杨脸上血色退尽,双膝发软,却勉力撑著没有跪下,也欲语无言。

    白牙两眼寒光一闪,点头道:“好!有种。让我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他身后的人正要扑出时,白牙伸手制止著,好整以暇地瞧著红瑶,舌头舐著嘴
唇,发出一串淫笑后道:“我们美丽的老板娘,你可在这里任意挑选十名壮男来干
你,若还死不掉,便到我的妓院来接客,凭你的艳名,包保客似云来,日夜不停的
光顾你。”

    众男女齐声大笑,说不尽的淫邪暴虐。

    方舟听得无名火起,这些人的确把劣根性表现无遗,同类相残,是多么羞耻的
一回事,踏前一步,微笑道:“想碰我们的老板娘吗?先要过得老子这一关。”

    众人同时呆了起来,像看白痴般瞧著这皮黄骨瘦的可怜小子。

    红瑶颤声道:“给我退下!”越过方舟,来到厅心处,楚楚可怜地道:“我投
降了,两位老大要我怎样服侍和听你们的也可以。”

    丁杨一颤道:“老板娘!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野狼怒喝道:“给我打死这两个臭小子!”

    白牙大喝道:“且慢!”

    众人停了下来,望向白牙。

    白牙笑道:“这么有趣的游戏,野狼你连那丁点儿耐性都没有吗?”

    野狼显视白牙为首,挨回椅内,继续吸著他的烟斗。

    白牙的淫眼上下打量巡游著红瑶动人的胴体,轻喝道:“贱货!先脱清光给我
们欣赏,看看红鹰为何那么迷恋你。”

    红瑶高耸的胸脯急速起伏著,咬著下唇,迟疑了顷刻,才伸手待要宽衣解带。
方舟苦恼得要命,对他来说,没有事物比“生存”更重要。可是若真的出手,把这
些人全打垮了,消息漏了出去,怎会逃得过巴斯基的监听网络。

    若换了刚由火鸟星离开时的心态,他早便拂袖走了。可是看过那些小说资料后,
又目睹姗娜丽娃不顾生命向联邦报讯的伟大行为,他的思想亦起了微妙的变化。怎
办才好呢?

    这时红瑶已解下单衣,露出雪白的上身,看得所有男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方舟再叹一声,思感延伸出去。

    荒星基地确是史无先例的庞大地下基地,分为东南西北四区,平均分布在荒星
的内部,总面积加起来是地球的二又四分一倍。

    区与区间由宽大的飞行廊道相连,内外的防守和侦察系统均精严无匹。

    行星的地表看来是坚厚的岩层,其实都是经强化了的合成钢造成的多层防御罩,
还有力场护罩的保护,足可抵挡任何已知武器的长时间攻击,何况还有超过一百万
个密藏地层下的反攻击集束激光和地对空导弹防守堡垒。

    整个基地的能源来自三方面,就是本身内部的热核、魔鬼太阳的太阳能,与每
个区域本身的“互动中微子反应炉”,每种能源都可独立地代应荒星基地的全部需
求。

    这四区各有不同的任务。

    东区是巴斯基宇宙舰队的驻扎基地,共有两艘魔鬼鱼超巨型飞船,然后是十艘
二千米长的飞鲨战斗舰,组成了堕落军团的主力。

    此外就是以万计的各类小型但装备优良的战斗飞船、战机和飞行坦克。

    这基地的存在比他著力开发的罪恶乐园还早了近千年,在这以亿计星系的广阔
银河里,要瞒过联邦的耳目,实在易如反掌。

    由此亦可见真正的巴斯基是如何深沉厉害的改造人。当然,这一切全有赖舒玉
智在背后支持他。

    他们的合作,是智慧和武力最完美的结合。亦是罪恶乐园最高的机密,不但联
邦政府不知道,连与他互相利用的卡尔夫南都给蒙在鼓里。

    南区共分二百层,是军队人员居住的地方,有著所有城市多彩多姿的消闲和娱
乐场所,俨如一个庞大的地下王国。

    西区是军事工厂和生产食物、日常用品的工业区;北区则是研究室和训练基地,
亦是人性实验室所在处。

    每个地下的空间都有著完善的“生态循环系统”,以人造太阳模拟出昼夜的情
景,使新鲜的氧气和二氧化碳往复不休的流转著,适度的大气压、人工的河流,甚
至植物亦可以在这些密封的空间内欣欣向荣。

    堕落号泊在东区专用的军事基地后,巴斯基便坐上他专用的“大亨号”飞行战
车,在四十架坦克护航下,穿过直径达二千米的巨型廊道,朝北区飞去。

    在高速飞行下,只一个小时便逸出廊道,来到广袤有若另一世界的北区里。

    巨大的人造太阳在澄蓝的上方发散著温暖的金黄色光,照耀著下面茂密的林木,
穿流而过的人工河,各种几何型体的金属建筑物。

    “天空”处交通频繁,各类飞行工具往来不绝,见到“大亨号”都自动避了开
去。

    巴斯基的飞行队伍逐渐放缓速度,当越过了一座人工的高山后,无际无边的草
原树林展现眼前,令人叹为观止。

    这里没有任何建筑物,只有一个金属造成的巨型美女人类和玉颈,以她曼妙无
伦的表情,在一个大湖正中处“探出头来”仰观止方,在人造太阳下闪著超越了平
凡和现实的奇异银芒。

    那就是人人恐惧的人性实验室。

    美女的香唇张了开来,巴斯基的大亨号越众而出,带著“飕”的一声飞了进去,
进入美女庞大的脑袋里。

    红瑶和丁杨两人眼前一黑,四周顿时陷进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里,当方舟大叫
“退入去”时,两人腰间一紧,被方舟欺上来毫不费力抱了起来,同时后方传来门
扇合拢起来的声音。

    白牙高叫道:“谁把灯关上了!”

    红瑶两人耳际风生,被方舟夹著以惊人的速度在睁目如盲,乱成一团的敌人空
隙间左穿右插,不片晌便穿门外出,然后保安门在身后合拢起来。

    外面横七竖八躺满了受伤呻吟的红瑶手下,见到裸著上身的红瑶奇迹地逃出来,
立时精神大振,有些更勉力爬了起来。

    红瑶不能置信地瞧著方舟时,丁杨把外衣盖在她身上,焦急地道:“快走!他
们出来便糟了!”

    方舟把少许能量送入受伤倒地的十多名红瑶手下的身体里,大叫道:“要命的
便爬起来一起逃走!”那些人当然不知方舟暗助了他们,忽然疼痛大减,气力回复
了大半,忙爬了起来。

    方舟和丁杨分别扶起受伤最重的四个人,往大门急步走去。

    红瑶惊魂甫定,娇呼道:“随我来!”带头扑出门外。

    几个把守的敌人猝不及防下,被轻易击倒,他们便扬长去了。

    这个美女头形建筑物的内部更是使人叹为观止,把脑部结构模拟得唯肖唯妙,
充满生命的感觉,神经网络和血管就是供飞船往来的通道。

    无数较小型的实验室遍布左右两个大脑内,上万的研究员轮班日夜不停地工作
著,深入研究人体内还有待发掘的秘密,实验的对象当然就是活著的人。

    整个巨大的美女形人头建筑物,由脑干至大脑皮层的顶端,高达一万米。由一
个强化了的合成金属头盖骨支撑起整个架构。

    飞船队鱼贯由口腔飞入了大脑的空腔里,这比一个运动场还要大的空间,乃整
座建筑物的交通枢纽,由这里可通往各个脑房和眼耳等地方。

    大亨号向上方的入口飞去,通过飞行廊道,不片刻缓缓在前脑的停机坪降下,
守卫全体跪伏地上,向这操握生杀大权,拥有无上威严的领袖致敬。

    负责这个实验室的改造人胡勒迎了上来,跪禀道:“小姐正等待著大亨!”

    巴斯基冷应一声,撇下所有人,独自走进坪旁一道长廊去,靴子踏在合成金属
的地板上,发出清脆单调的声音。

    他比常人强化了千百倍的脑电波,清楚无误地感应到这些手下们因他而发出的
畏敬和惧怕。

    巴斯基很享受这种感觉。

    人都是欺善怕恶的生物,令他们害怕,正是使他们听命的法门。有功者重赏,
失职者严惩,是唯一使将士用命的方法。而最使人恐惧的就是这人性实验室,那比
把人杀了还更令人害怕。

    只有绝对独裁的政权,才可以达致这种完美的效果。剩是这点,已远非凡事都
让人权的联邦所能企望。所以终有一天,他会征服联邦,把所有人置于他级权之下,
那时就是他出征整个宇宙的时刻了。

    尚未抵达尽端,那处的大门已退往两旁,露出进入前脑主控“智脑”的入口,
就是在这里,美艳智慧的舒玉智策划著罪恶乐园未来每一个路向和策略,包括了民
生、军事和科研各个方面。

    她是巴斯基唯一真正尊敬的人,是他深心中不能冒渎的女神,眼前的一切,都
是拜她所赐。

    深吸一口气后,巴斯基轻轻移进去,惟恐惊扰了她的清静。

    初到此处的人定会吓了一跳,一方面既因内里那等若一个运动场般庞大的空间,
另一方面亦会被入目的奇异情景震慑著。

    除了透出柔和亮光的金黄地面外,骤眼看去,见到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漆黑苍穹,
银河横跨上方,星星点点,疏密有致地布满了这球形的空间,地面便像悬浮在虚空
的一块大平台。

    在这里面积达一千平方米的地台上,空无他物,只在中心处有一张精美的红木
大椅,背著门口坐了一具头壳秃得闪闪生辉,身穿轻柔白袍,身段优美的女子。

    苍穹再生变化,深黑的星空亮了起来,变成了广阔的原野,以万计的不同动物
徜徉其中。然后所有景象倏地消没,圆型的大殿堂成了一幅相连无间,布满了仪器
庞大无比的“仪板”,闪烁著奇异的色光,显示这些巨型的仪器正在运作著。

    巴斯基每次走进这里,都生出走进一个超科技的庞然巨物里那种渺小的感觉。
门在身后无声无息关了起来。

    他先恭敬地叫道:“小姐!巴斯基来了!”

    一把柔和悦耳的女声温柔地道:“你今次来见我,是否为了那个叫做方舟的火
鸟星人?”

    巴斯基丝毫不以为异,舒玉智掌握了他所有的资料和情报,自己猜得到的事,
怎能瞒过她洞察一切的智慧呢?

    他小心翼翼走过去,绕过椅子,来到她身前立定。

    舒玉智仰起低垂的俏脸,朝他瞧著。

    她绝美的容颜,竟和实验室的美女头像一模一样,但神采丰姿却胜之百倍,容
色澄明,有若天上艳阳,令人不敢逼视,比之姬慧芙亦不遑多让。

    看到她,只会令人想起逍遥仙境的女神,一点也不会把她和恶名昭彰的人性实
验室连在一起。

    巴斯基的改造心脏“霍霍”跳动著,心神全投入她超脱世俗的秀色里,但心中
却没有丝毫歪念,有的只是无比尊敬和感激。这对冷酷无情的改造人来说,是非常
罕有的情绪。若说世上有人能毁掉巴斯基,这个人就是眼前这美女,巴斯基甚至不
会生出反抗的心。

    舒玉智深不可测的眼神闪亮著无与伦比的智慧,平静地看著这宇内最可怕的改
造战士,淡淡道:“我们的罪恶乐园,本来只有一个祸患,现在又多了个方舟出来。
看啊!生命可以变得多么有趣?只有挑战才能使人类进步。物兢天择,适者生存!”

    巴斯基愕然道:“方舟外还有别的祸患吗?”

    舒玉智微微一笑道:“我只是不想你分神,才没有告诉你。”仰首望往天顶上
像极一只独目的巨大圆孔道:“宝贝!由你来告诉大亨吧!”

    一把充满磁力的男人声音立时响彻整个大堂,清晰肯定,不徐不疾的道:“那
就是蓝菌,这种奇怪的生物拥有惊人的繁殖能力,到现在仍没有彻底消灭他们的方
法。”

    宝贝等若舒玉智的孩子,由她一手培育出来,可比拟姬慧芙的超级电脑“爱神”
而毫不逊色。

    大殿再次变化,四周又变成深黑的星空,地板变得玻璃般完全透明,失去了实
物的感觉,下方亦是无穷无尽的太空景像。

    那是一个真实的“幻觉”。

    巴斯基压下心头的颤动,谦虚地道:“这事我早就知道,但却不明白蓝菌这种
低级的生命,怎能威胁到我们的安全,所有饮用进食的东西都把他们过滤了,他们
又不能在空气飘游,只能依附星球成长,为何是一个祸患呢?”

    宝贝的声音答道:“大亨错了,这些布满乐园二号上的生物,拥有奇异的精神
系统和智慧,对人类有著深刻的仇恨,小姐一直在破坏他们的生殖能力,打扰他们
的精神联系,否则真的不知他们会造成怎么样的破坏出来呢。”

    巴斯基放下心事,暗忖有舒玉智亲自处理,还有甚么值得担心的。

    舒玉智幽幽一叹,道:“我们征服联邦的大计,已快接近成功的阶段,你的建
军亦已完成,正蓄势待发,但让我告诉你,若方舟的问题处理得不好,可能会使我
们功亏一篑。”

    巴斯基一震道:“方舟真的这么可怕吗?”

    舒玉智闭上美目,沉思了好一会,再张开美目时,现出如梦如幻、缅怀著过去
某一段岁月的憧憬神情,柔声道:“在以前的古老日子里,生命虽短促了,还无时
无刻不受天灾人祸、疾病和战火的威胁,但却比现在还为生趣盎然,人人都没有空
暇去探索存在的问题和意义。他们拚命去追求财富、爱情,不择手段去巧取豪夺;
在不断的成功与失败间挣扎著,生命处于最浓烈的境界。他们并不要求完美,只要
求不负此生!那短短的百年光景。”

    巴斯基心中大慌,今天的舒玉智像是满怀感触,全不若往常的冷静沉著,不为
任何事物动心的神态,是甚么勾起了她的心事呢?

    舒玉智续道:“当我最初掌握到蜕生术的决窍时,那时我还以为克服了生老病
死后,我们便有著无尽的时间去完成任何梦想,但我发觉自己错了。成为了研究院
院长后,我差不多拥有了一切,可是我并不快乐,但却不明白为何一切都丰足完满,
但仍感觉尚欠了点甚么似的。”

    巴斯基用神听著,没有答话,怕打断了她的思路,事实上他亦很希望舒玉智能
向他透露心事。

    舒玉智微微一笑道:“联邦成立后,理应出现大同理想的乌托邦式的世界,但
事实上却非是如此,首先一些殖民星上出现了反联邦的极端宗教组织,然后是太空
海盗的出现,再就是像你般冒死接受改造的人,还有其他不胜枚举的例子。但行为
的背叛却没有任何理性或合理的动机,那与生存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只象对同类存
在著深刻的仇恨。”

    巴斯基呆了一呆,他自己便是冒死接受改造的人,当时似乎是因一股盲目的冲
动,希望自己拥有更超人的能力,但细想下确是非理性的行为,甚至带点自我毁灭
的倾向。

    舒玉智道:“当时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股以`黑蜂后'为首的太空海盗,他
们不但劫财物,还要劫命,而那些财物根本对他们一点实质的意义也没有,而他们
的生活方式却追求原始,一点不怕联邦军的追捕,你明白他们为何要那样做吗?”

    巴斯基点头道:“我明白的,那种朝不保夕,每天都怕联邦军追来的味道,我
也尝过一遍,确是非常刺激有趣。不过黑蜂后确是最超卓的太空海盗,直到今天联
邦军仍对这可怕的女人一筹莫展,我也很想见见她哩!”

    舒玉智微笑道:“你说对了,我们最大的敌人,来自我们的内心,那就是‘苦
闷’。每个活著的人,都要追求生命的意义,需要新鲜感和刺激。最初改造一个殖
民星时,我们兴奋地看著大气由无到有、重力被调节、泥土被改变、植物茁长,心
中的成就感觉实在难以形容。可是当你改变第一百颗殖民星时,那就变成了无生趣
的例行工作。不断的探索、改造、移民、而星球的数目却是无有极尽,你更会扪心
自问,人类这样扩张占有,为的究竟是甚么呢?”

    巴斯基一呆道:“玉智小姐这么一说,把我都弄糊涂起来了,对我来说,这宇
宙最有趣的事就是探索和征战,舍此再无其他。”

    舒玉智淡淡看了他一眼,柔声道:“当你把整个联邦全置于你的脚下时。便会
明白我的说话。事实上黑狱人的出现,在某一角度看,是挽救了整个联邦濒临崩溃
的精神和信念。忽然间那安全和平但又沉闷非常的日子一去不复,所有人都有著明
确的目标,就是要为生存而奋战。”

    巴斯基同意道:“小姐分析得真好,我自己便因黑狱人的出现而感到一切都不
同了。”

    舒玉智道:“对有著无限生命的人来说,这只是一枝强心针,终仍解决不了最
终的问题。这亦是我成立人性实验室的目的,只有通过对人性最深刻的理解,由生
理和心理入手,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彻底改造人类,将他们潜在的庞大力量释放
出来,真正遨游宇内,不再受到肉身和能力的拘束和囚禁。而方舟正是我们最大的
希望。”

    巴斯基恍然大悟。

    一直以来,他并不明白舒玉智为何要和他这恶名昭彰的人合作,到这刻才明白
舒玉智有著如此远大的理想,她刻下在实验室内进行的研究,是绝不会被联邦批准
的。

    舒玉智道:“若非有了这实验室,我亦没有方法对你们这些改造人再加以改造,
使你们不致成为全无人性的狂魔。现在我对生命的秘密已有了重大的突破,若今天
可把方舟抓到我的实验桌上,说不定明天我便可制造出超人类来,那时整个人类的
命运将会被改变,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巴斯基点头道:“今次我来,便是想和小姐研究对付这个火鸟星人的办法。”
舒玉智微微一笑道:“他或者可瞒过其他人,却绝瞒不过我。”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