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卷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卷

                          第一章 功亏一篑

    方舟操控着“罪恶号”,破入云层里,冲开一层层由暗至明——灰、蓝、白、
金黄的色光,进入了天使太阳耀目的强光中。

    方舟一声欢呼,如鱼得水般畅快地吸收着太阳能的物质力量。

    对他来说,太阳就是生命的泉源,它发射出的炽热气体便若沙漠中由干旱地面
喷出来的鲜泉活水,,供给他生命最急切的需求。

    载着秘党们的小飞船,已成功地和“罪恶号”的引航装置锁联起来,他忙着减
缓速度,同时享受着与艳阳的直接交触。

    关掉了驾驶室舷窗的过滤功能,直视着天使太阳,欣赏日冕放射出银色和珍珠
色的光辉,在这虚空内的庞然巨物的周围向四方八面扩展着。

    看着日冕从内部发射出连续有着明线光谱,他大感心旷神怡。

    每个太阳的光线都是不同的,像火鸟星的太阳,日晖和黑子多了百倍以上,日
冕的样子蓬乱不堪,弯折的射线向四方八面竖起,不像温文可爱得多的天使太阳,
日冕只沿着太阳赤道像翅膀般伸张开去。

    他一边享受着与这恒星的亲密接触,同时放开了船腹最大的太空舱,好迎接小
飞船的进入,想到又可见到丁杨和动人的辛茜娅,更是心花怒放。

    他把皮肤开放,接近着阳光里大量的氢和氦,它们占了太阳能的百分之九十九
以上,其他是极少量的氧、镁、氮、硅、碳、铁等物质。

    这是最丰盛的宇宙餐。

    驾驶室在耀目的阳光中,物体和舱壁似若失去了物质的实体。

    天使太阳发射出的大量粒子、 紫外线、X射线、高能的宇宙射线,似替他沐浴
般洗涤着他的身体,洁净了他的身心。

    没有任何同类可明白太阳和他的关系,只要宇宙里一天有太阳的存在,他绝不
会感到衰萎或孤独。

    他的思感和太阳内外的活动一起联系着,溶入了那奇异的“呼吸”和节奏里。
天使太阳时现时隐的耀斑就像由大自然的妙手绘出来最炫目的图画,千变万化,却
没有一刻是相同的,永不重复。

    天使太阳发射击出带磁性的微粒流造成的太阳风,  以每秒四百公里的速度向
“罪恶号”吹来。方舟灵锐的思感,清楚感应到其中的“湍流”,又或磁场的变异。

    小飞船不住接近。

    在瞬眼的时间里,方舟把天使太阳的能量转送往飞船的护罩力场和动力系统内,
以应付敌人随时来临的攻击。



    这种转送能量而不使本身有丝毫损耗的方式,他还是刚由蓝菌处学来,立即派
上了用场。

    安排好一切后,他跳起身来,往太空舱走去,好迎接贵客。

    思感同时往四方八面延伸,侦察敌人飞舰和太空截击系统的布置。

    当他的灵觉正想进入秘党那艘小飞船时,竟被拒于磁极力场之处。心中不由大
讶,想不到直政如此有办法,可在船上装置了能阻挡他思感的反装置系统。

    太空舱在望。

    方舟穿门而出,来到外面那长达二百米的长方形坪台处。

    下方巨型的重力门打了开来,空间气幕墙立即生出效用,隔断了外空和太空舱
的空气对流,免了空气流失的问题。

    方舟凭栏下望,只见小飞船缓缓扩大,更远的下方是被大气包裹着的乐园二号
星球。

    他忽地涌起奇异的感觉,就若一位自己熟识的人正不断接近着。

    但那人绝非辛茜娅、丁杨又或直政。

    那是个绝顶美丽的生命磁场。

    当方舟的思感扫过姬慧芙藏在随意肌内的娇躯时,她的芳心涌起一股难以形容
的灼热,忍不信娇吟起来。

    可惜随意肌的反侦察系统立时生效,堵断了那奇妙接触。

    姬慧芙的慧觉隐隐感应到方舟的存在,因为这感觉并非首次出现,她当日在研
究院内盘问方舟时,便不时有这种令她心醉难忘的感觉。

    但她却是不明所以。

    眼前除去上方的“罪恶号”和自己依附的飞船外,就是广阔的虚空,为何方舟
却似在伸手可触的近处呢?

    “隆隆”声中,飞船升上了“罪恶号”船腹的入口处。

    姬慧芙那敢怠慢,发动“空间转移器”,离开船体,躲到太空舱最下层坪台与
重力门的空隙去,同时启动了所有反侦察装备,随意肌依着背景的光色变化着,造
成半隐形的光影效果。

    重力门在小飞船身后迅速关上,“罪恶号”立即加速,朝星系外的太空冲去,
速度以倍数递增着。

    小飞船凝定在舱内广阔的空间,然后横移开去,黏附在光滑的舱壁处。

    站在小飞船边的方舟一声欢呼,看着小飞船正中处张开了出口,他正兴奋地等
待时,整艘“罪恶号”忽然剧烈抖震起来,动力转弱,速度退减。

    方舟大讶,思感延伸到船体外去。

    飞船外尽是奇异的色光,你一幅光幕把去路完全封锁。

    这是甚么东西?为何研究院的资料库从未有提过?

    尚未有机会思索,异变突起。

    一团银白的光芒,由小飞船的出口处鬼火般飘了出来,在方舟的瞪目结舌下,
倏忽间扩大至整个眼前的空间里,像猛兽般把方舟吞噬。

    自离开火鸟星后,他从未试过如此出乎意外,措手不及。

    在银芒的中心,现出一个白衣如银似雪的绝色美女,光秃的头不但无损她的美
丽,还强调了她完美无瑕的脑壳轮廓和秀美修长的粉项。

    最要命的是她拥有个无与伦比的美丽磁场。

    那种美丽、诡异和神秘对他构成了强大的吸引力。

    她的眼睛像有磁力般紧紧吸摄着他的心神,内中藏着炽烈的感情,但却与男女
之情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一种超乎了肉欲的深邃情操。

    随着耀目的银芒,她像会发光的女神般,缓缓向他凌空移来。

    方舟感到四周压力骤增,大骇下神智醒过来,暗叫厉害,对方的精神力量竟能
控制了他的心神,怪叫一声,往后退去。

    那神秘的美女微笑道:“太迟了!方舟!”

    方舟仍不明白,蓦地背后撞到某些虚实难分的东西上,整个人给反弹了回来。

    他骇然后望,入目的是一处以彩光织成的大网,七彩缤纷,好看和诡异至极点。

    太空舱和美女都消失了,整个空间全是那种层层叠叠的光网,色光不住变化。

    这么奇异的能量网,方舟还是首次遇上。

    思感延伸,快速地分析着能量网的本质和构造,强处和弱点。

    骇然发觉能量网不住变化,无从捉摸。

    美女忽又翩然出现前方,柔声道:“方舟!乖一点好吗?”

    方舟一声大喝,庞大的能量往后送去,同时凌空飞退。

    整个光网色光爆闪,竟似海绵吸水般把他的能量吸个一滴不剩。

    他心叫不妙时,又给反弹了回来。

    把心一横下,他向那美女飞扑过去。

    美女一阵娇笑,千万道不同颜色的光线由她身后灵蛇般窜钻出来,像蛛网般把
他缠个结实,定在半空,进退不能。

    接着她竖起纤美的玉掌,一圈强芒脱手心而出,强芒烈闪中,印在方舟眉心处。

    方舟脑际轰然一震,脑神经像给甚么锁住了似的,再不能有效运作。

    那是比昏迷更可怕的感觉。

    心中却清楚知道掉进了直政布下的陷阱去,不用说辛茜娅和丁杨亦处境不妙。

    秘党只是个骗局。

    唉!

    世间竟有这么厉害的女人!

    但他却夷然不惧,反激起无比的斗志。

    他体内正吸有庞大的能量,只是不知如何利用去应付眼前的困境而已。

    他深信很快会学懂那方法。

    躲在暗处的姬慧芙目睹了整个过程,虽弄不清楚前因,却知道方舟定是掉进了
陷阱去。

    她和舒玉智是老朋友的,看到她的出现,怎还不明白了一切。

    这就是堕落大亨的势力不住壮大的原因,因为有舒玉智在背后主持。

    她本想不顾一切出手去帮助方舟,但感应到外边“堕落号”的接近却使她放弃
了这诱人的想法。

    兼且她仍掌握不到舒玉智所运用的超时代新武器,权衡轻重,那敢轻举妄动。

    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没有人知道她来到了“罪恶号”上。

    一旦被发现,她就完蛋了,联邦亦完蛋了,俘有了方舟的舒玉智,将拥有征服
整个联邦的力量。

    “罪恶号”逐渐增速,朝荒星飞去。

    方舟被放进一个半透明的箱子里,两眼紧闭,连呼吸都停顿下来。

    在“罪恶号”的指挥大堂里,巴斯基背着广阔的视野舷窗,冷静地观察着箱内
的方舟,怀疑地道:“他不会是融会贯通了吧?”

    他身后的摩亚、沙莹、丹尼桑和十多个改造人全露出同样的疑惑。

    舒玉智修长的身体安然立在箱子的另一边,身后是垂首深思的直政。

    她微微一笑,摇头道:“大亨还认识不到他总能做出些教人惊异的事吗?否则
他也溜不出你精心布置的陷阱了。”

    巴斯基冷哼道:“他不会再有第二次的了!”

    舒玉智叹道:“盲目的信心只是另一种愚蠢,大亨何时才能在失败中体悟到没
有绝对的成功和失败;一时的成功,可能只是种下了另一次失败的种子。”

    舒玉智可能是宇宙里唯一可以训斥巴斯基的人,这拥有可怕军事力量的军事强
人点头道:“小姐教训得好,我会小心的了。”

    旋又疑惑地道:“这箱子困得住他吗?”

    舒玉智柔声道:“没有东西可把他困住,不过他的能耐全来自他的精神力量,
现在他的神经给我的‘精神锁’锁死了,就像普通人被锁起了手足,没有我的同意,
他连想事情也办不到,更不要说脱困了。”

    摩亚忍不住道:“那他为何又能进入这种无生命的状态?”

    舒玉智微笑道:“这正是我要研究的项目之一,事实上精神锁对他的作用,能
达到甚么地步,我亦存在着怀疑。所以才以最原始的方法,集中所有人手和力量,
直至把他送返实验室内,才可放下心来。”

    接着轻叹道:“仍有一个随意战士走失了,真令我有点担心。”

    巴斯基道:“把这小子押回荒星后,我们会回到乐园二号,把所有改造战士集
合,联手以精神力量搜索整个星球,敌人既给我们认定了他的精神烙印,怎也逃不
了的。”

    舒玉智望往视野舷窗外正在前方同速飞行的“堕落号”超巨型太空舰,满足地
道:“今天我们的收获丰富极了,不但得到了这火鸟星怪人,还取得了一副随意肌
和联邦出名的才女,她不但有美丽的肉体,脑内还有联邦研究院最先进的研究资料。
有了这些东西,何愁霸业不成。”

    巴斯基狞笑道:“小姐请把姗娜丽娃交给我,便让她作为我征服姬慧芙前的热
身运动吧!”

    众改造人一起狞笑起来。

    沙莹渴望地道:“假设小姐要测试这火鸟星人那方面的能力,沙莹愿作他的对
手。”

    众人笑得更厉害了。

    舒玉智却沉思起来,刚才当巴斯基提到姗娜丽娃的名字时,她脑内的感应神经
生出微不可察的波动,显示方舟的精神有了变化。难道精神锁仍未能完全困住他的
感官和思想吗?否则他怎会仍有反应呢?

    不过她并不担心,这个有力场封锁的半透明箱子全赖人手从外开启或关闭,方
舟虽有遥控电脑系统的能力,对这种原始的开启方式仍将一筹莫展。

    只要回到实验室,他休想再走出去了。

    方舟早成功破解了她的精神锁。

    那是一种能扰乱脑电波的磁能,可是当方舟把握到它的运作方式后,立即把这
磁能分解和吸收了,这刻的他面对危难,比任何时刻都要清醒。

    可惜他仍未有能力破箱而出,那须要至少十五分钟的时间,才可把囚箱的力能
吸收分解。

    他自家知自家事,单是这美女便教他应付不了,何况还有巴斯基在内的众多改
造人。

    何况“罪恶号”上所有攻击装备都给截断了和主系统的连系,使难以据为己用,
以之攻击敌人,更使他禁不住生出技穷的无奈感觉。

    这女人真厉害!

    但也非常动人!

    适才他把思感破出囚箱的磁场外,偷听他们的对话时,听到姗娜丽娃遭擒的消
息时,大吃一惊,立即惹起她的警觉。

    从火鸟星人的立场来说,他早把姗娜丽娃视作他的女人,怎可任她受没有人性
的改造人之辱。

    在他悠久的生命里,除生存外便没有任何的理想或目标,离开火鸟星后,他除
了尽情享受新生命外,亦没有想过要做些甚么特别的事,但这刻他却生出了罕有的
怒意。

    这些人凭甚么剥夺他和姗娜丽娃的自由和尊严。

    他绝不会让姗娜丽娃受到任何伤害。

    此时外面的人正提起另一个尚未擒到的随意战士。

    方舟想起先前小飞船进舱前奇妙的感觉,心中一震,知道姬慧芙已来了,并在
这飞船之内。

    思感延伸开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