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五章 大斗魔窟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五章 大斗魔窟

  力舟吮吸著舒玉智撩人的香舌,能量一重又一重地送入她的神经里,生命磁场
与她的合而为一,生出最令人心颤神迷的变化。

  舒玉智剧烈震抖著,娇体发软。

  他的思感以比光速更高的速度,刹那间钻入了“宝贝”的核心去,把它珍贵的
资料扫描和复制,在记忆区化为新的细胞。

  他一心多用,脑神经以超乎任何人想像的高速运作著。

  一双手趁机肆无忌惮在对方丰满的肉体不规矩起来。

  正深庆得计时。

  耀目的强光在两人间爆起。

  方舟猝不及防下,惨叫一声,整个人给抛了起来,重重掉到十多米外的地面,
恰是悬空台的边沿处,一时再爬不起来。

  舒玉智飘了起来,一对美目杀气大盛,玉容回复平静,冷冷看著力舟,道:

  “宝贝!你没有事吧!”

  宝贝的声音响起道:“我不知道,刚才方舟的能量瘫痪了我的能量中心,割断
了我和母亲你的连系,所以我并不知道他曾做过甚麽破坏,现在我所有运作全改由
自动系统操作。”

  舒玉智俏脸泛起了一层寒光,下令道:“立即作自我检视,然後恢复对实验室
的全面控制,才向我报告。”

  宝目领命进行。

  舒玉智落到平台地面,缓缓往方舟移去,冷冷道:“方舟,这是你自找,不要
怪我舒玉智辣手无情!”

  方舟应声爬了起来,焦急地摇手道:“可人儿请听我几句话。”

  舒玉智想不到他中了自己能锁牢他神经的激流後,仍可活动自如,吃了一惊,
牢牢瞪著他。

  方舟信心大增,他刚从宝贝处得到有关武器的资料,所以才能这麽快回复过

  他现在已清楚舒玉智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改造人。

  最主要的改造就是她的神经系统。

  在某一个程度上,她的神经结构有点跟他类似,能量也是来自天上的太阳。



  太阳能经由她的大脑皮层吸收,再注入她分布全身的神经线去,而她脑内的思
考中心,可把能量随意转换成各种可怕的攻击能量,由身体任何部位发射出来,克
敌取胜。只是这个发现,已使方舟欢欣若狂,因为他不但吸收能量的方法此她更有
效,储藏的能量也比她多上十多倍。所以只要能掌握她转换能量的秘密,他便可以
如法施为,把她压伏。

  最恼人的是他只复制了宝贝内四分之一的资料,而其中并不包括这最重要的秘
密,就给舒玉智把他差点击昏了。

  舒玉智身体的感官全被强化了,却不是改造人那种方式,而是一种能量的强
化。在一般的情况下,她绝不会动情。但方舟却是她这方面的克星,只是磁场
的接触,已可使她生出欲仙欲死的滋味。而方舟体内庞大的太阳能,也能刺激她体
内同类型的能量,使她难以自持,重新尝到男女缠绵的感觉,一时芳心失守,著了
方舟的道儿。

  她心里明白自己是有点爱上方舟了。

  所以她才这麽愤恨,抛开一切,希望趁自己仍可下手之前,杀死方舟,再研究
他的秘密。

  但方舟忽然回醒过来,还对她从容说话,又使她犹豫起来,不知怎麽办才好。
方舟向她走来。

  舒玉智失常地尖叫道:“不要动!”

  姗娜丽娃的护罩亮了起来,封挡著强大的集束,同时努力往上升。

  “啪”的一声,破开了的小洞囗四周早先被反物质激光弄薄了的部分受不住激
光的冲激,碎裂开来,重力流溢出去。

  压力剧减下,姗娜丽娃差点弹上了室顶,忙降下来,发动空间转移器,“飕”
的一声,来到了洞外的圆形通道里。

  这是超级电脑宝贝庞大身体的内部,圆形菅子左边通往舒玉智那大殿去,右端
通往人性实验室的其他区域,姗娜丽娃不敢迟疑,往右端全速飞去。

  姬慧芙随著沙莹,来到“罪恶号”命名为“怨男”的智能系统的核心处。

  基地内的八名改造战士和十多个科研人员全集中到这宽广的密室里,四壁是闪
著亮光凸出来的立体方格子,上下则是两个泛著金芒的大圆圈。

  姬慧芙刚才依照方舟指示,潜到这资料库来进行了彻底的破坏。

  沙莹步进“怨男”这心脏地带时,众人均肃立敬礼。

  她温和地道:“发生了甚麽事?”

  地位最高的科研人员恭敬地道:“资料库内所有记忆细胞全给人以激光破坏了!”

  沙莹色变道;“你能肯定吗?”

  那人答道:“绝对肯定!”

  沙莹下令道:“立即通知大亨!告诉他敌人来了这里。”

  姬慧芙一颗心直沉下去。

  当巴斯基回来後,她就要无所遁形了。

  方舟愕然望著舒玉智。

  她猛然鹫觉到自己的失态,深吸一囗气,让情绪放松下来,轻轻道:“站在那
里说吧!”

  方舟一摆手道:“我不说了,因为我感应到你要杀死我这唯一能令你动情的男
人的决心。”

  舒玉智冷冷道;“你真的不智,连唯一可改变我决心的机会都放过了。”

  “砰”的一声,银芒由她体内往四方发射出,倏又回缩,再爆作一团银芒,将
她紧紧包裹起来。

  方舟大感头痛。

  这银芒究竟是怎来的呢?为何他的思感也摸不清楚其中虚实。

  逃命要紧,方舟怪一叫声,一个倒翻,跃离平台,往下遁去。

  舒玉智一阵娇笑,如影附形电疾追去,刹那间来至急速下坠的方舟後四米许
处,银芒烈闪,昼往他的背脊去。

  她这次是存心杀他,自比上次要生擒他更易放手施为。

  巴斯基肃立在乐园二号基地内情报局的大堂中心,冷冷看著正门处。

  两旁是一百八十二个改造战士,包括摩亚和丹尼桑这对左右手在内。

  改造战士仍以男性占绝大多数,其中有三十五个是女性,方舟来时途遇的歌情
亦在其中。

  除了留驻荒星的二十四名改造战士和被派出去负责不同任务的三十六人,所有
巴斯基的改造手下全集中到这里来了,可知巴斯基是如何重视这个漏网的随意战士。

  一位身穿能抵御激光的甲胄的大将,手捧头盔,大步踏了进来,到了巴斯基面
前下跪致敬道:“所有秘党全部落网,请大亨指示下一步行动。”

  这大将是改造人外最高级的战士,是唯一非改造大将,名字叫勒汗,本身原是
一股穷凶极恶的太空海盗的首领,被联军追捕得急了,又开罪了太空海盗里的女皇
黑蜂后,走投无路下领著五千名手下投靠巴斯基。

  这批海盗战斗力极强,在巴斯基的军团里仅次於改造战士,编成了第一战斗师,
由巴斯基直接指挥,属亲兵团里一个战斗单位,平时驻扎在乐园一号星,这次被调
了来负责搜捕秘党的任务。

  巴斯基淡淡道:“全部处决!”

  勒汗应命起立。

  摩亚讶然道:“人亨!为何不把他们送到人性实验室作试验品?”

  巴斯基冷冷道:“我不想给直政有任何反对的机会,哼!我要他知道谁才是这
里真正的主人。”

  丹尼桑忍不住道:“这事显然有小姐站在背後支持,大亨这麽做,不怕小姐不
高兴吗?”

  巴斯基双目闪过复杂的神色,沉吟半晌後道:“小姐有了方舟,其他一切都不
会放在心上。勒汗!处决立即进行!”

  勒汗领命而去!

  摩亚移到巴斯基旁,低声说了几句话。

  巴斯基把刚要步出门外的勒汗喝止住,道:“留下那辛茜娅和丁扬,我要见见
他们。”

  勒汗答应一声,出门去了。

  不一会在八名战士押解下,红瑶来到大堂里。

  当她看到有若一座崇山般矗立眼前的巴斯基和两旁的一百多个改造战士,双膝
一软,跪倒地上,吓得说不出话来。

  所有人的眼光全集中到她丰满和充满生命力的动人肉体上。

  巴斯基眼露奇光,上下打量了她好一会後,出其地温和道:“给我站起来!”
红瑶勉力站了起来,娇躯仍不住抖颤。

  在罪恶乐园,巴斯基是高不可攀的权力代表,何况她想也未想过可一下子见到
这麽多可怕的改造人。

  巴斯基柔声道:“你立了大功,为甚麽还要害怕。谁不知道我巴斯基是赏罚分
明的人。”

  红瑶见他神态友善,感觉好过了些,挺起酥胸,向巴斯基抛了个媚眼。

  巴斯基微微一笑道:“你有甚麽要求?”

  红瑶很想说我想离开你这鬼星系,但知道若说出来,恐怕会立即被送往人性实
验室作试验品,暗叹一口气,垂头道:“我希望能作大亨的亲兵。”

  巴斯基点头道:“好吧!由现在开始,就随在我身边吧!”

  红瑶呆了一呆,咀嚼著他这最後一句话的真正含义,只望不是要陪他睡觉就谢
天谢地了。

  步履声起。

  她扭头望去,刚好与丁扬带著深刻厌恶和仇恨的眼神相遇,心中一虚,忙转过
头来垂下了俏脸;心中不由想起另一个被她出卖了的方舟。

  众改造人看到丁扬身旁的辛茜娅,眼睛都亮了起来。

  丁扬和辛茜娅在另八名战十押解下,脸色苍白如死人,眼中闪著恐惧的光芒,
不由自主地在巴斯基前跪了下来。

  巴斯基一对锐目闪过残忍冷酷的神色,暴喝道 “你两可知道背叛我的後果!


  两人默然不语,死也可以有不同的形式,在这肉在砧板上的时刻,实犯不著和
巴斯基抬杠。

  另一改造人狞笑道:“你们听不到大亨在问你们吗?”

  还是辛茜娅有种,猛地抬起头来道:“我们无话可说,任凭大亨处置!”

  巴斯基仰天一阵狂笑,点头道;“好!我便让你们多活一会,待看了方舟的遭
遇,才对付你们。”

  转头向摩亚道:“你对这女人有没有与趣!”

  摩亚尚未回答,辛茜娅骇然尖叫道:“不!”

  众改造人都大笑起来,对她的惶恐感到有趣。

  传声器恰在此时响起道:“紧急传讯,沙莹大将要立即和大亨对话。”

  众人均感愕然,难道荒星出了事?

  姗娜丽娃在管道迅急飞掠,两手平伸,反物质光束汇集成流,刺在尽端合成金
属门上。

  金属门迅速溶解下,姗娜丽娃护罩亮了起来,冲了出去。

  外面是个奇异的半圆形空间,满布不知名和形状各异的仪器,与出口相对的一
边共分八层,每层均被透明幕墙封著,里面有无数的人员忙碌地工作。

  警钟大鸣!

  姗娜丽娃暗叫不好,知道因自己没有适当的身分晶片,立即被实验室无处不在
的侦察系统辨别出来。

  十多道激光分由这半圆形空间的各个角落射来。

  姗娜丽娃猛一咬牙,发动了空间转移器的自动闪避系统,左闪右躲,反物质激
光朝中间一层的透明幕墙刺去。

  她必须尽膘找到方舟,然後试试可否逃出这可怕的地方。

  方舟倏地横移,避过了舒玉智的攻击,大笑道:“美人儿啊;为何对我这麽辣
手无情呢?”

  舒玉智在银芒团里现身出来,娇笑道:“因为人家爱得你发狂,恨不得把你吃
了哩!”

  方舟再闪过她另一道攻击,落到一条直径达八米的巨型连接眼球和视网膜的神
经线上,哈哈笑道:“吃也有很多种吃法,让我教你这小乖乖那最美妙的一种吧。


  舒玉智凝定半空,冷哼道:“死到临头还要嚼舌根占我便宜?”

  银芒忽然扩大,把方舟包卷其中,那曾使方舟失手被擒的能量网,层层叠叠紧
里著他。

  岂知方舟竟得意洋洋道:“失陪了!”忽然沉入了神经线里,溶没不见。

  舒玉智看呆了眼。

  他怎能做到这根本没有可能的事。

  这些模拟视觉神经造出来的管道,是由这星系内开采出来几种稀有金属配制而
成,专实输送能量到眸瞳,积蓄满庞大的能量後,再由瞳仁发射出去,可摧毁任何
不怀好意的敌船,比一般合成金属造成的夹层护墙更坚固,就算方舟有最厉害的激
光刀,也要费一香工夫才可破开一道缺囗,那知这小子竟像没在溶液里般轻易便溜
了进去,怎不教她大吃一惊。

  能量网收了回来,舒玉智落到力舟立身处,芳心大乱,因为方舟忽然在她的思
感神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便她完全摸不到他的位置

  隘钟在这时响了起。

  宝贝的声音响起道:“完成了自我检查程序,资料库约有四分之一资料被破坏
了,请指示下一步行动。”

  舒玉智恨得差点咬碎银牙,娇叱道:“立即和我一起搜捕方舟!”

  宝贝道:“姗娜丽娃逃了出来,正在一号实验室与我们的战士激战。”

  舒玉智回复冷静,下令道:“姗娜丽娃由胡勒和他的人应付,我们的目标是方
舟。”

  胡勒是长驻实验室的八个改造战士的头头,是与林马同级的改造战士。

  宝贝一声遵命,能量与舒玉智结合起来。

  方舟的位置再次出现在舒玉智的思感神经上,正迅速往一号实验室移去。

  舒玉智叫了声不好,迅速後退,没进了视网膜上一个适时现出的洞里去。

  姗娜丽娃此刻正在生死存亡危急关头。

  一号实验室的第五层变成了凌乱的战场。

  工作人员仓皇由各出囗溜了出去,代之而来是数不清穿上全身护甲的战士,他
们的武器都以激光刀为主,奋不顾身往姗娜丽娃攻来,一时激光飞射,护盾和护罩
的强芒不断亮起,广阔的楼层间内所有仪器、控制台、实验物、化学剂全部遭殃,
被徼光破成碎粉和分解作空气微子。

  姗娜丽娃连挡五道激光,刺破了敌人一个护罩,在对方护甲碎裂当场惨死後,
昼破了天花板,升上了第六层去。

  一圈红芒迎面印来。

  “轰”的一声,姗娜丽娃给可怕的冲力撞得倒飞开去,背脊撞到幕墙才滑了下
来,若非有随意肌护体,只是这一下就可教她全身骨肉碎裂,不过也够她受的了,
眼冒金星,一时不知身处何方。

  眼前人影闪动,四名改造人朝她掠至,每人手上发出一道红芒,到了层间中心
汇成另一圈红芒,向她发动第二轮强攻。

  姗娜丽娃心道难怪如此厉害,原来是四个改造战士联手施威。正要举盾护体,
同时以攻制攻,射出反物质光东时,脑神经蓦地一阵剧痛,全身发软,再不听她的
指示。

  “砰!”

  能量芒圈直击身上。

  随意罩爆起一蓬强芒,勉强抵住敌人强大的攻势。

  瘪大的冲力带得姗娜丽娃再次撞到後面的透明幕墙去,幕墙那受得起这种狂暴
的能量流,立即粉碎。

  姗娜丽娃惨叫一声,给抛出墙外的空间,断线风筝似的朝上掉去。

  四名改造战士闪电追蹑而来,往她追去。

  众人知道她一时再无还击之力,各自发出能量束向她攻去,丝毫不予她喘息之
姗娜丽娃心叫完了,她的脑波乱成一片,根本不能指挥随意肌的运作,连启开自动
系统亦有所不能,更何况刚才护罩损耗甚巨,尚未回复最低的水平,如何可抵挡敌
人呢?

  眼看没命,忽地身体一轻,竟来到了方舟有力的怀抱里,脑际同时回复清明,
随意肌澎湃著强大的能量。

  方舟以鬼魅般的速度在敌人的攻击下左闪右移,还凑在她耳旁道;“小甜心!

  膘让我看看你的真样儿!”

  姗娜丽娃甜得心底可渗出蜜糖来,肌随念转,立即变回那副娇艳迷人的模样和
玲珑浮凸的身段,那身装束则化为银色的太空衣。

  这正是随意肌被名为随意的理由,可厚可薄,千变万化。

  方舟欢呼一声,倏地退後,抱著姗娜丽娃没进背後坚硬的壁上,那圈紧追而来
的红芒印在他没入处,冲开了一个大缺囗,可是方舟和姗娜丽娃早已无影无踪了。
四名改造人瞪目结舌看著那缺口,差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难道两人竟变成了等若没有实体的微子,否则怎能穿墙越壁.

  方舟和姗娜丽娃的确变成了微子,那是一种空间的能量转移和重组。他先以思
感选出能量转移的位置,例如视觉神经内的空间,又或现在壁内宝贝体内的能量输
送管道,然後以能量把自己和姗娜丽娃分解成以忆计能在分子内那微空间穿行的微
子单位,以光速穿越,到了那选定的位置後再重组起来,变回“力舟”和“姗娜”,
这似是轻松容易,其实却牵涉到复杂无比的程序和庞大的能量。

  除非是有力场封闭的阻隔,这巧妙的方法确能令他穿墙越壁。

  这奇技他还是刚由宝贝的资料库中领悟来的,那是其中有关人体物质组成的方
式,有了这认识後,他才可以进行分解和重组的程序。

  在某一程度上,他把自己和姗娜丽娃变成了接近思感能的能量体,这种改变物
质形态的方式,一直是人类追求的梦想。

  古代的炼金术,便是希望通过物质的改变,将凡铁变成宝贵的黄金。

  方舟此时抱著姗娜丽娃,在管道里迅速奔行,当再次施展秘法,由菅道“溶入
”了另一个米见方四壁尽是充满电子仪板的空间後,方舟拥著姗娜丽娃,落到密封
空间的“地板”上,松了一囗气道:“暂时安全了!”

  姗娜丽娃一声欢呼,搂紧了他,又怀疑地道:“宝贝不知我们到了他身体这里
吗?”

  方舟道:“只要我们不移动,宝贝便侦察不到我们的存在,因为我的思感能截
断它的探测波。”

  姗娜丽娃用尽气力深情看著他的眼睛,柔情似水地道:“它不是可凭找们消失
的位置,探悉我们是在附近吗?”

  方舟笑道:“附近在这麽多地方,他们要逐一搜查将要费很多工夫,所以暂时
我们是安全的,唉!鄙惜这方法并不能穿过实验室最外层的保护墙。来!先亲个嘴。”

  姗娜丽娃毫不犹豫献上香吻,缠绵了一会後,姗娜丽娃脸红耳赤地离开了他的
嘴唇,喘著气道:“方舟啊!膘点想办法离开吧!若主席落在巴斯基的手上就糟
了。”

  方舟大感头痛道“只是那舒玉智我打她不过,何况还有巴斯基和那麽多疠害的
改造人。”

  姗娜丽娃撒娇道“你一定有办法的。”

  力舟道:“办法一,就是破坏这个大头颅外层的保护墙,不过舒玉智这麽精明,
一定想得到我们此一著,所以……”

  姗娜丽娃颓然道:“就算她猜不到,也是行不通的,因为力墙的控制中心,就
是实验室的能源中心必定有同级的力墙保护著,根本无法进入,你怕也没有方法截
断那庞大的能量流。”

  方舟同意地点头,忽然两眼亮了起来,一把将她抱繁了叫起来道:“我想到方
法了- ”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