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九章 星空迷航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九章 星空迷航

  “罪恶号”宇眠室的自动系统运作起来,仪器板上的曲线表示睡在宇眠箱人的
人体温逐渐升高,体内停顿了的新陈代谢缓缓复现,显示著呼吸的横隔膜由完全停
顿至开始上下移动起来。

  宇眠箱内的调节器,协助著恢复神经细胞的活动。

  自动注射器把适当的刺激电化流送入他们凝固了的血液、神经线和肌肉里。

  心跳由无到有,有力地跳跃著。

  箱盖缓缓张开。

  姬慧芙最先张开眼来,最先想到的竟是方舟。

  那家伙不是钻进箱来大占自己便宜吗?

  接著清醒过来,涌起莫名的恐惧。

  翱竟睡了多久呢?

  那可能是一万年、一百万年又或一忆年。

  假若宇宙真有尽头,说不定她已到达了那里。

  连接她的宇眠系统自动松开束缚。

  姬慧芙娇吟一声,由箱底的力能垫坐了起来。

  宇眠室的其他宇眠箱也陆续张了开来,吁吸和呻吟声此起彼落。

  姬慧芙忍不住轻呼道:“方舟!”

  姗娜丽娃从她的宇眠箱爬了起来,与她四目交投,双方均看出对方的怀疑和恐
惧。

  红瑶、辛茜娅和丁扬也坐起来,独不见方舟。

  红瑶颤声道:“现在是多少年後了?”

  众人均露出惧意和疑虑。

  姬慧芙望往一边壁上显示时间的原子钟,却仍停留在他们进入宇眠的时间和日
子上。

  在反空间里,所有计时器都停止走动。

  在那里,空间和时间都以一种人类思感之外的奇异方式运作。



  辛茜娅吁出一囗凉气,关心地道:“方舟在那里?”

  “嘟!嘟!”传声器起响了起来。

  众皆愕然。传音系统不是给破坏了吗?

  这个想法才升起,方舟懒洋洋不大在乎的声音在传音器响起道:“为祝各位反
空间旅途榆快,请到控制大堂参宴,各类太空餐应有尽有,包君满意。千万不要错
过!你们只睡了一个多月,应该没有打破任何宇眠纪录。”

  五人一起欢呼起来,像小孩子般争先恐後爬出宇眠箱,往控制大堂奔去。

  便若重获新生般的兴高采烈。

  这或者是联邦历史上最奇怪的“早餐”,最奇怪的组合,最奇怪的叙会地方。
大堂仍是那残破不堪的样子,甲板破了个长阔达五十米的不规则大圆洞,可看

  到下层的零碎破物和隆裂起来的地面。

  偏是在破洞边沿放了一张方舟不知由那里弄来的长餐桌,还放了十张椅子。洁
净的白餐布上放满了精美的太空餐。

  令人鹫异的并非是这些早宴,而是大堂多了一批新的装置,放满在驾驶台处,
还有无数管道和纤维输送线由那些装置横过破洞的上空,接驳到规野舷窗对面壁上
一个被破开了的方洞里,骤眼看去实不知延伸到那处才是尽头。

  桌上头尾两方放了两盏照明灯,其他地方则沐浴在暗红的色光里。

  沙莹仰起俏面,看著横过头顶以千计的各式各样的接线,“噗哧”笑道:“接
驳得真难看。”

  坐在长桌一端的巴斯基惊异地问道:“方舟你没有睡入宇眠箱内吗?否则怎可
搬出这套後备宇航装置,还把它与怨男连接起来,”

  坐在他左侧的舒玉智美目异采连闪,凝 著那正面对巴斯基、坐在长桌另一端
的姬慧芙左侧的方舟。

  视野舷窗外是迷人的星空。

  不过更令与座诸人胆颤心寒,那是如此陌生,没有人可认出以前任何银河系内
的熟悉星系。

  翱竟到了宇宙的那一个角落呢?

  方舟一边伏桌大吃,含糊应到:“若连我都睡著了,怎麽接驳起这副好家伙,
把你们在千多个小时後,带回到这里来。”

  姬慧芙皱眉道:“你不是说可靠附近恒星的能量,把我们送返来吗?”

  方舟笑道:“在这点上我没有骗你,能量再加这急就章的装备,才勉强完成的
任务。”

  众人均呆瞪著他。

  舒玉智柔声道:“你既能在反空间内活动自如,为何不乘机杀死我们四人呢?


  方舟一呆道:“这麽好的主意,我竟想也没有想过,不要笑我,我心中只当你
是我患难与共的好朋友哩!”

  巴斯基呆了起来,沉吟不语。

  改造人和非改造人,就像天生的仇家。

  除舒玉智外,从没有非改造人向他表示友善,有的只是仇视和惊惧。

  方舟的神熊和语气,都有种使人绝不敢怀疑的的真心诚意。

  坐在方舟左旁的姗娜丽娃低声问道:“现在我们在那裹呢?”

  这是人人想问的问题,故无不瞪著方舟。

  方舟伸了个懒腰,大叫道:“生命真是美好,只要能活著就美好了。”

  众人都生出感触。

  方舟说得对,总算仍然生存著。

  姬慧芙对方舟的了解也加深了很多。

  他来自一个地狱般的星球,与人类的主流文明完全脱轨。

  外面这世界对他来说无一物事不是新鲜的经验。他就像久旱逢甘露般不停去
闯、学习和游玩。

  人类的甚麽理想,甚至乎道德观念,他不是不在乎就是不放在心头。

  於是在旁人眼中就变成这副潇洒和玩世不恭的神态。

  除非生命受到威胁,否则他绝不会伤害任何人,包括想伤害他人在内。

  这是个绝不记仇的人。

  姗娜丽娃嗔道:“你还没回答人家的问题?”

  舒玉智道:“因为他答不了。”

  姗娜丽娃怎会不知答案。

  星空宇航其中一个难题就是方向和位置的问题。

  矮密的宇航仪器,在飞船航行时,最紧要就是确立“座标”,再由这“座标”
随著飞船的航行,不断计算无时无刻不在转移的“座标”与四周亮星的光学关系。
但反空间航行里,“座标”亦起不了作用。

  那时就须以精确至不差毫厘的方向仪来决定目的地,再凭智能系统内的资料判
断出下一个“座标”与那处星空的关系。

  所以即使有最先进的飞船,到未经探索的星空去,仍是非常危险的事。

  否则人类早离开银河系了,由此可见殖民星的重要性。

  失去了仰马星系,银河系核心的银球变成了遥不囗反的迷离世界。

  “罪恶号”在进入反空间航行时,飞航仪器毁掉了大半,不但失去了座标,还
失去了方向。在星球上,纵迷了路,仍是在星球上。若是在太空,偏差了一个秒度,
在广阔星空里,便是差之毫厘,可要谬以千亿里计了。

  所以就算现在方舟弄好了宇航仪器,接通了怨男的资料库,确立了现在的座
标,但在这陌生的空际,仍是茫然不如身在何处。连猜都无从猜起。

  辛茜娅呼出一囗凉气道:“千多个小时,不是千多个反空间单位吗?”

  反空间的单位以一小时作一光年计,千多个单位就是过千光年了。

  光在真空里可以一秒钟走三十万公里。

  一公年相当於九点四六零五乘以十的十二次方的公里数,千多光年可是难以想
像的距离了。

  方舟苦道:“再乘十就差不多了。”

  众人愕然望向他,无不色变。

  直政骇然道:“你在说笑吧- ”

  方舟颓然挨到椅背处,摇头道:“我不知为何发生这种事,或者是拔们的能量
太厉害了。引起了分子内一种从末试过的异变,这次飞船在反空间内飞行的速度比
上两次我经验过的反空间飞行,要快了十多倍。所以每一个地球时,等若十多个反
空间单位。”

  沙莹双眼透出恐惧的神色,沉声道:“你怎计算出来的。”

  方舟道:“这是经验,我要比上两次用多了十多倍时间,才可追上反空间内那
扭曲了的时间,所以测出了这速度的倍数。”

  众人始明白为何方舟不敢正面答覆姗娜丽娃的问题。

  姬慧芙不由与对面的舒玉智交换了个眼神,深吸一囗气道:“假设事责真的如
此这将是宇航学上最大的突破了。”

  接著叹道:“问题是我们可能永远没有机会去告诉别的人。”

  巴斯基的金脸也黯淡下来,苦笑道:“我们究竟身在那里呢?”

  舒玉智望往弧状的臣型视野舷窗外,蹙起秀眉道:“我们仍应在直径八万二千
光年,厚度六千百光年的银盘内,若到了银晕,应该见不到这麽密集的星河。”

  姗娜丽娃娇躯剧震,探手抓著力舟的手臂,脸色变得无比苍白,瞳仁放大,瞪
著舷窗外的星空某一星系,颤声道:“天啊!我知道到了甚麽地方哩!”

  众人一起循她的目光往外望去。

  “飞鹰号”和“飞鹫号”在二十八艘巡航舰和过千架飞行战车护翼下,在素女
星系的外空布下阵势,准备迎头痛击敌人。

  白树和尤历两人都登上了雷坡武的“飞鹰号”上,静候敌船的出现。

  船上五百人员忙碌的工作著。

  报告不停传来。

  包括来舰的数目和体积。

  来的只是一艘飞船,照体积看,应是“主力舰级”的战船。

  航舰正以每秒五万公里的速度,在二千万里外朝他们飞来。

  雷坡武道:“设法与来舰建立通讯联系。”

  讯号以光速发出。

  顷刻後,通话开始的讯号响起。

  雷坡武向著控制台的对话器道:“我是雷坡武大将,请表明你的身分和目的
地。”

  通话器沉寂下来,不一会再次响起,是艾妮的声音道:“大将!只有我一个
人,又或两个人,这是领袖一号。唉!我是没有恶意的,对不起!我给卡尔夫南
控制了,做出天大的错事,对不起!”接著是她的痛哭声。

  众人呆在当场,只懂望著窗外的星空。

  倏忽间,线条优美至极点,他们既亲切又熟悉的领袖一号出现在前方。

  豹始时只是一个微不可察的小点,转眼已清晰可见。

  由快至缓不断接近著。

  众人都大感疑惑,凭艾妮一个人,又或两个人,怎可驾动这麽复杂的宇航船
呢?

  姗娜丽娃盯著的是夜空里一粒特别炫目的亮星,在光弧外沿散发著若有若无的
赤蓝色光,使人很易把她从其他恒星分别出来。

  姬慧芙呻吟一声,叫道:“这是有“赤蓝魔星”之称的“造父变星”,又被称
为仰马灯塔,因为她离开仰马星只有十光年,是最接近仰马星的星系,她那种光谱
是非常罕有的。”

  所谓造父变星,是亮度在短时间内,例如几天,不断作周期性变化的恒星。这
变化是由物理的原因引起,生出能量辐射的光线变化。

  众人无不色变。

  肮然到了黑狱人的地头来了。

  这时逃也逃不掉,若再来一次反空间飞行,有如盲头乌蝇,去至另一处万多光
年的地方,那更没有“回家”的希望了。

  现在这艘飞船等若一条可任人鱼肉的笨物,完全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充其量
只能多挨别人几炮。

  黑狱人可不同黑蜂后,後者尚有盗船之意,故而手下留情,前者会全力把任何
入侵他领空的敌船摧毁。

  丁扬骇然道:“那颗是仰马太阳。”

  直政答道:“魔星的亮度太强了,把附近的恒星都遮盖著,所以现在肉眼是看
不见的。”

  丁扬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偾然道:“谁要和你这骗子说话!”

  直政知道他对自己骗了他加入秘党仍耿耿於怀,叹了一囗气,没有说话。

  红瑶就像被关人了噬人猛兽的笼子里般,张望了一会後,缩矮身子颤声道:

  “为何仍不见黑狱人,如今怎麽办才好呢?”

  对联邦人来说,黑狱人是最可怕的噩梦。

  姬慧芙神情坚决道:“唯一的生路,就是到仰马星去。”

  沙莹尖叫道:“甚麽?”

  巴斯基却点首道:“是的!那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只有到那里去,看看有甚麽
方法偷了飞航的资料来,我们就可确立新的座标,飞回原本的地方去了!”

  众人都感头皮发麻。

  现在躲都可能来不及,还要送上门去给人宰割吗?

  舒玉智望向方舟道:“罪恶号上还有多少架战车?”

  方舟道:“有一艘工作船,八艘中型巡戈舰,四十二辆飞行战车,不过罪恶号
的能源输送系统损毁了,除非修妥当,否则这些家伙屁股尾都翘不起来。”

  姬慧芙和姗娜丽娃听他措辞鄙俗,都皱起秀眉,但又对他生动的形容生出新鲜
赶。

  沙莹这娇小玲珑的美丽女改造人显然对方舟很感趣,“噗哧”笑了起来,还飞
了他一记嵋眼。

  辛茜娅则白了他一眼。

  舒玉智和巴斯基交换了个眼色後,目光缓缓扫过众人,轻轻吐出一囗气道:

  “首要之务,是先找一个星球躲起来,设法把飞船可修理的地方修好,那时才
想办

  法潜人仰马星去吧。”

  姗娜丽娃眼中射出渴望的神色,徐徐道:“真希望知道仰马星变成了甚麽样子
。”

  红瑶颤声道:“若只是劫後的废墟,那怎办才好。”

  辛茜娅皱眉责道:“不要吓人好吗?你这人总要往坏处去想的。”

  巴斯基不耐烦地向方舟道:“飞船的外置武器还有多少台可用?”

  方舟道:“一千五百台攻击和反攻击武器,被黑蜂后那恶妇摧毁了大半,其他
的若能再次接上,便没有问题,不过我看没有几个月时间,休想完成这麽复杂艰难
的事。唉!这叫破坏容易建设难呢!”

  舒玉智横他一眼,似怪他婆妈。

  方舟给她看得心中一酥,笑道:“不是吗?不动手打架,依我之言吻别,现在
你便可在实验室内和你的宝贝继续自言自语了。”

  姬慧芙看到舒玉智杏目圆睁的样子,心中好笑,道:“只好这麽办,先将它们
弄好,最紧要是能源输送系统,没有小型的飞船,休想接近仰马星,只要知到了那
星系的内容,便有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往仰马星去。”

  直政道:“你们应有这附近星系的资料,究竟那个星系适宜躲藏呢?”

  姗娜丽娃乃研究院的一级院士,为了提供军方作战略部署,曾仔细研究过这处
的星空,答道:“愈危险的星系,愈能避过敌人耳目,离开魔星二十光年处,有个
叫“暗礁”的星系,那里的太阳特别狂暴,共有十五颗大小行星和无数陨石,离中
心的第八颗行星终年给奇异的有毒大气包围,著上面只有植物,应是藏身的好地方。”

  方舟道:“就让我立即用光谱分析器把那个星系找出来,嘿!有甚麽报酬呢?”

  众人那想到他仍有此一说,愕然看著他。

  方舟有点尴尬道:“对不起!我说顺了囗。”

  巴斯基道:“快点去办,这麽一艘大飞船,怎瞒得过黑狱人的警戒网。”

  姬慧芙记起她来这区域的间谍船全是一去不回,也紧张起来,责道:“爽快点
好吗?”

  方舟长身而起,接著虎躯一震,骇然道:“不好,有十多艘黑狱飞船正由左舷
六百万里的空际朝我们全速飞来。”

  众人一起色变,纷纷离开餐桌。

  方舟旋又笑道:“不用怕!我知道怎样可以瞒过他们。”

  伸出手来道:“这次是那两位小姐的玉手。”

  片刻後,虚悬空中的巨型飞船,由缓至快,眨眼间增至亚次光速,朝魔星疾飞
而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