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二章 地底争雄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二章  地底争雄

    领袖一号处于随时应战的状态中。

    每一个人都紧守着岗位,一二百合发射器和反击装备,正盘马弯弓,准备投进
太空战斗。

    十二个船坞内的二百架飞行战车,十艘游翼战机,都储足能源,可以在最短的
时间内予敌人无情的迎头痛击。

    飞船上的两人员,是联邦国军力精锐中的精锐,假若凭他们和领袖一号都斗不
过卡尔夫南的黑巫号和战神太空舰,这恶名远播的超级富豪便真的是凭财雄势大,
建立起一批无敌舰队了。

    雷坡武和白树两人来到了数百人正忙碌工作的指挥大堂,听取了最新的报告后,
悠地坐在对着视野舷窗、可饱览太空美景的一组固定在甲板上的沙发处,聊起来。

    白树道:“倘若主席在就好了,纵使对着黑狱人的飞船,她仍是那副适优逸的
神态,指挥若定,和她并肩作战真是一种享受。”

    雷坡武缅怀地道:“她生气的样子也非常动人,嘿!只有方舟那家伙能激得她
乱了方寸,看来主席也开始对男人心动了。唉!希望她没有事就好了。联邦实在不
能没有了她,祝丝蒂怎镇得住大局,我们也不行。”

    想起她现今不知芳踪何处,两人沉默下来。

    这时消息传来,卡尔夫南的军团改他们追来。

    白树露讶色,道:“卡尔夫南此子总算有点门道。”

    雷坡武哂道:“定是翟斯飞的主意,不过我也早预料他们有此一着,待会就要
他们知道厉害。”

    爱神的声音在大堂内响起道:“大将和总参谋请到主席的透明顶办公堂。”言
罢沉寂下去。

    两人对视苦笑,没有了姬慧芙,爱神似乎变成他们的新上司了。

    方舟是第一个潜入泥土的人,钻穿了比较坚硬、厚约里许的地表外层后,蓦地
浑身一轻,觉得土质迥然有异,不但密度大降,还有大量气体,使他有点像投进了
浓液,速度骤增,刹那间越过了近两里的黑暗地底世界。当他从敌人全力一击回过
气来,待要减速时,忽地发觉自己竟是在虚空,然后“砰”的一声掉在松软的泥地
上。

    方舟愕然爬了起来,往左右望去。

    他藏身处是一条整齐得像开来的正圆形地道某处,两端呈波浪般延伸往无限的
远方,就像由一条大波浪般蠕动而行时躜来的地洞。他站起来时,洞顶离他至少还
有四十多米,使他像来到了巨人的世界中。

   

    谁想得到这会是别有洞天。

    与外面简单的草原河道相比,这更是诡秘莫测。

    地道的泥壁绿芒点点,闪烁不定,便整条圆形地道沐浴在奇异的莹光。

    方舟思感延伸,很快弄清楚这些点点绿芒,是一种介乎矿物和植物间不知应如
何分类的东西。

    思感八爪鱼般往四外探去。

    刹那间,他已弄清楚了周围大致的情况,一时怔在当场。

    他本以为可以找到那些晚间冒泥土,早上则躲在地底的奇异生物,但却连影子
都摸不到半个。

    星体这一面的半球,内部尽是圆形地穴,一端伸往地面,另一端则延展至地核
处,那正是使他最骇然的地方。没有地穴的那边半球,却是坚硬无比的岩层矿石,
令人想想也觉诡异。

    一个直径达百里的巨型火球,正在不断滚动着,却没有发半点声音来。

    方舟的探测完全没法钻进火球内去,一种沛然莫测的庞大力量,挡格了他的思
感。直觉告诉他,这巨大的火球是某一种生命的形式,自给自足,骄傲地享受着她
的生命。

    那些冒地面的奇异植物,说不定就是由她而来。通过这些地穴,每逢这面半球
移离了阳光,它们就到地面去接触外面的世界。

    这些想法刹那间掠过他的心头。

    不过此时再没有时间理会黑狱人以外的事,正要钻回地面时,他灵敏的感官告
诉他除了丁扬、红瑶、辛茜娅和直政外,所有人都到了这些相连的地穴。

    力舟往最接近的巴斯基和沙莹掠去,很快就在另一条斜伸往上的叉道遇上两人,
他们都非常狠狈。

    方舟有点提心吊胆地问道:“他们怎么样了?”

    巴斯基冷哼一声,没有笞他。

    沙莹犹有余悸地说了丁扬等四人凶多吉少。

    方舟心中难过,断然道:“我要上去看看!”

    巴斯基猛一伸手,抓着他胳膀,沉声道:“不要感情用事,现在我们能否保命
都很成问题,你说黑狱人肯放过我们吗?”

    沙莹呼一口凉气道:“想不到黑狱人这么厉害,我们太轻敌了。”

    舒玉智平静的声音由另一端传来道:“轻敌与否对这战果不会有丝毫改变。想
不到我们会变成黑狱人的猎物,在这奇怪的地方被追捕。”

    姬慧芙和姗娜丽娃两人也在此时抵达,都是面色阴沉,无计可施。

    方舟知道这是生死存亡的关头。

    在火鸟星的几年中,他一直为生存奋斗,勉力抛开了对辛茜娅等的忧虑,凝神
一想道:“这星球有几个特点,说不定可利用来对付黑狱人。”

    各人燃起希望,聚精会神聆听着。

    方舟先扼要述说了敌舰内部的情况,特别强调了对方人数和那晶石的运用,又
说了地核那大火球的事。接着道:“这星球的地表应是曾被改造过,一边坚硬无比,
另一边却布满由内而外的地穴,土质虽松散,但却因带着近乎外面大气的奇异气体,
可吸纳任何能量。所以即使以敌舰能从心所欲控制着的庞大攻击力,也只能在地层
表面炸了个大陷坑,却再侵不进来。所以黑狱人若要对付我们,便不得不离开飞舰,
亲身钻入这。”

    巴斯基双目凶光闪起。

    他一生横行霸道,给黑狱人这么的杀得狼奔鼠窜,怎肯服气。

    黑狱飞船固是厉害,但黑狱人本身却是另一回事了,至少他不是全无还击之

    姗娜丽娃茫然道:“若他们就那么飞走了。我们怎么办呢?”

    舒玉智仍是那副雅的样儿,微笑道:“放心吧!黑狱人绝不会容许有能力抵抗
他们的人存在。

    他们飞船全力一击的人漏网,对一个人类的收集者来说,方舟更是极品珍藏。

    姬慧笑道:“只看他们的人数,便可知道他们得到身体的过程非常复杂,否则
在夺得了仰马星的二百多万人后,这飞船内就不应只有八十八人那么少,而且还是
以女性为主。”

    方舟道:“在得到人的身体后,他们定是发生了某种变异,破壤了繁殖后代的
能力。又或者他们根本无法进行性爱,所以他们若想征服宇宙,首先就得征服人类,
好得到无尽的躯体。”

    巴斯基完全没有兴趣进行这方面的讨论,不耐烦道:“他们随时会下来,我们
是否就在这些庞大的地穴截击他们。若我们夺不到他们的飞船,最后还是死路一条。”

    方舟道:“我们先试探一下他们的实力,看他们会派多少人下来。我和主席及
姗娜丽娃均有可随意变成黑狱人的能力,只要能抓到一个黑狱人,摸清他的底细,
包括思想和与其他黑狱人交通的方法,说不定便可混进飞船内,那时就不怕那块可
怕的晶石了。”

    众人都兴奋起来。

    只有方舟才有那种把敌人的精神体况复制的能耐,姬、姗两女的随意肌只能复
制表象,而非内涵。

    奇异的声响由上方传来。

    方舟蓦地脸色大变,惨叫道:“不好了!”

    众人无不骇然相对。

    雷玻武和白树两人抵达位于领袖一号最上方的办公大堂,爱神那仿若姬慧芙的
甜美声音响起道:“我想和你们面对面作一次详谈。”

    两人脸脸相觑。

    爱神的“变异”本身已是很难令人接受的事实,幸好她仍像以前般乖乖地接受
命令和工作,使他们不自觉地抛开这不可思议的事,好专心去应付当前的危机。

    现在这副超级智能系统竟要与他们“面谈”,那能不叫他们既吓了一跳,又是
摸不着头脑。

    她拿甚么“脸”来见他们呢?

    白树和雷坡武交换了个眼色后道:“怎样可以和你见面呢?”

    爱神的声音注进了点奇异的温柔,轻轻道:“这些日子来,我一直半主动的工
作着,没有时间两位说明一切,但现在时间紧迫,太空战一触即发,所以怎也要和
你们详细一谈,好让我们更能好好合作,以应付迫在眉睫的危机。”

    白树和雷坡武感到再没办法把爱神只当作是一副特别聪明的机器同声道:“你
究竟是甚么东西?”

    爱神淡淡道:“大将和参谋长只要把手按在办公桌的思想感应器上,便可进来
见到我了!”

    白树和雷玻武同时移到桌旁,探手往感应器按上去。

    像风声尖啸的声音由上方传来,十八架尖锥型窄长若导弹的奇异飞行器,队形
整齐的破土而入,瞬眼间已钻入地穴广阔的空间,蜂群般朝他们疾飞而来。

    谁也想不到敌人有这种能在泥层快速穿行的飞行战机,无不色变。

    不要说逃走,连思索也来不及时,敌机已现在地道的一端,以惊人的高速往他
们冲刺过来。

    姬慧芙不愧是最优秀的战士,首先作反应,射了另一枚反物质导弹。

    巴斯基、舒王智等各人各施各法,一时徼光流、能量波、反物质光齐往敌机袭
去。

    方舟则掣起强大的能量护罩,紧着各人,同时拉起姬慧芙和姗娜丽娃的柔夷,
把能量输入两女体内,加强她们的攻击力量

    “轰!”整条地穴晃动起来。

    那十八架黑狱战机亮起了一层红芒,把所有战机紧在内,硬挡了众人声势浩大
的猛击。

    强烈的震,把十八架战机弄得东斜西歪,有两架还撞到洞壁处,擦了教人目眩
神迷的火花。

    洞壁碎裂崩塌,强烈的气流回冲过来,撞得众人像羽毛般往后飘飞。

    敌机转瞬又回复原先的队形,电光射,先在前方凝聚成一个光球,然后白光一
闪,照得整条分崩破裂的地穴亮得像透明般,一切物质全失去了实体时,光球已重
重击在众人联手凝起的光盾处。

    这批堪称最强横的人类立时溃不成军,无可抗御的巨力拉扯并压碎了护罩,狂
风卷落叶般把他们送入了穴壁去。

    以方舟超人的能力,亦给震得浑体发麻,暗呼黑狱人厉害时,才发觉左手空空
如也,姗娜丽娃给狂飙扯得不知那去,只剩下右手拖着的姬慧芙。

    尚未有时间察看姗娜丽娃的去处或其他人的状况时,另一道电光又击在他身上。

    这显然是其中一架敌机单独对他作的攻击,方舟趁机借方扯着姬慧芙没入了洞
壁内。

    战机呼啸而过。

    姬慧芙的声音在他心灵处呼叫道:“快回去找姗娜丽娃!”

    方舟应了一声,又由泥壁回到原先塌了大半的地道时,己方之人都不知到了那
里去。

    姬慧芙骇然道:“他们回来了!”

    方舟的思感一直在追踪着敌机和搜索姗娜丽娃等人,却发觉在这奇异的地底空
间内,他的“灵敏度”愈接近地核那奇怪的火球,便愈是减低,一时竟不知敌机又
从后方飞来。

    这时已无暇搜寻其他人,在电光击来前,再没进脚下的泥土。

    敌机钻土追来。

    方舟拥紧姬慧芙,把两人的精神结合为一,模拟那种介乎矿植物间的绿芒那种
放射性的波段。

    这一着果然瞒过敌人,当他们横移开去时,三架战机由身旁钻过,迅即远去。

    两人来到邻近的另一条地穴处。

    姬慧芙仍是非常冷静,沉声道:“怎么办才好呢?”

    方舟暂时松了一口气,大感头痛。

    黑狱人的狠、冷、快、准,配合着先进的战机和强大的火力,确使他感到一筹
莫展,无从应付。

    猛一咬牙道:“怎也要夺得其中一架战机,我们才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姬慧芙没好气道:“但怎样可以做到呢?”

    战机飞行的呼啸声,再次在另一端传来,迅速接近,就若催命的咒声。

    方舟心中一动道:“看我的!但若成功了,可要给我吻个够。”

    姬慧芙气道:“你这个人呢……”

    一架战机现后方,强光击至。

    当雷坡武和白树两人探手按在思感器上时,脑际轰然一震,闭眼后再睁开时,
已到了爱神那宏伟的大殿内。

    两人都是初到贵境,看着这拟真的奇异天地,巨型的拱门,深黑的太空,美丽
的地球,一时目瞪可呆,差点忘了到这来是要与爱神“会面”。

    一个光影逐渐在两人眼前凝聚,开始时只是些模糊的色光和影子,逐渐清晰起
来,最后现来是位姿容绝美,气质高雅的佳人。

    两人同时剧震道:“夫院长!”

    夫秀清和以前并无二致般俏生生立在两人身前,微笑道:“请勿惊讶,从你们
的角度来说,我已经死了,但在我而言,却是得到了新生。”

    两人震骇太甚,一时说不话来。

    夫秀清淡然道:“你们已从艾妮处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事实上这几年来,我一
直在等待那死亡的刹那,好实践我致力研究的灵魂学。而爱神一直是我的目标,现
在我已变成了爱神,而爱神则变成了我,合二为一,再难分彼我了。”

    白树吁一可凉气道:“在激光下的神经系统运作和身体都化解为游离分子,还
怎能保持著作为夫秀清的意识呢?”

    夫秀清温柔地道:“但愿我能你们解说清楚,可时间上却不容许我这么做,卡
尔夫南的舰队正全速追来,我们须得集中全力和他硬拚一场,否则这狂人更要气高
张呢。”

    雷坡武道:“我们应该怎样合作呢?”

    面对着这史无先例的生命体,他有点不知应如何交流和共处。

    夫秀清微笑道:“爱神能使我在一瞬内办妥以前一百年也办不完的事,而我则
使爱神不但可尽展所长,还可以不断学习、生长和发展,拥有着独立的生命和意志。
例如只要刹那的工夫,我便可以计算卡尔夫南每艘战舰在任何一刻的位置,追踪流
星陨落的行程。我的感官领域可通过反空间波段,遥测光年以外的任何星体。这种
过程不停进行着,使我的经验不断地增强。这是爱神和以前的夫秀清都全无方法做
到的,你说我对你们的价值有多大呢?”

    两人同时动容。

    夫秀清平静地道:“我是故意把卡尔夫南引来的,否则我可以用种种手段把他
们甩掉,可笑他们的追踪器正是装在我的身体,我要废掉它只是举手之劳。”

    白树热切地道:“有没有方法增加领袖一号的速度呢?”

    夫秀清道:“当然可以,若论太空战术,我这新兵当然比不上两位,但只要我
们建立起精神的连系,我就可以依照两位心意执行所有行动,保证不会有半分差错。”

    雷坡武大喜道:“这确是精彩之极,现在夫院长对敌人的一切了若指掌,而因
着夫院长这新爱神的现,卡尔夫南变得对我们一无所知,此仗不用打就可分胜负了。”

    白树正容道:“切莫轻敌!翟斯飞这人可算是另一种人与机器的结合,他会厉
害至甚么程度,仍是末知之数。”

    夫秀清点头道:“参谋长说得好,我们就依照原定计划,在暗云星系迎战敌人。”

    脑际电光一闪,两人又回到透明顶内。

    两道强光份别猛打在方舟和姬慧芙的背上。

    就在命中前的一刻,方舟和姬慧芙早没入土内,对方击中的只是方舟精神力制
造来愚弄对方的幻影。

    黑狱人的战机并不可能拥有像外面黑狱舰那种强大的多重护罩,可阻挡方舟的
侵入。

    他初时只因敌人一现便攻得他喘不过气来,又心恋其他人安危,兼之思感的能
力受到地核那生命体的影响,难以及远,所以才一时手足无措,进退失据。

    由敌机现以至发射的那一隙空间中,他的思感已掌握了机内的情况和那些黑狱
人眼睛的结构,所以才能利用能量制造光影的假象,使对方误以为命中了他们两人。

    “护罩粉碎”中,两个假人踉跄前跌,仆倒地上,再也不能动弹。

    敌机“呼”的一声,在两人伏身处的上空掠过,同时由底部射一道白光,两个
假人像变成了透明般,然后白光变作了一个透明箱状似的结晶方块,把假人凝固在
内,如此方便快捷的囚笼,真教人叹为难得多见。

    方舟却是暗叫不妙。

    他一直以思感能保持着这两个假人的“存在”,可是那种凝固晶体却将他的能
量一下子地切断了,能量难及,假人似空气般消失了。

    敌机在广阔的地穴一个回旋,飞了回来。

    方舟人急智生,想起舒玉智那人性实验室的人脑结构,知道黑狱人借的是人类
的身体,一切均与人类无异。就在战机由下力飞上来的刹那,把假人被因于晶体内
的影像投射在对方的视觉神经。

    止不知能否成功时,敌机已来到“空箱”之上,倏地停下。

    那种说停就停,违反物理学的骇人机动性,“看”得两人为之咋舌。

    保护着战机,像是护罩的白芒消去,底部张开了一个舱口来,“空箱”被引力
往上吸去。

    他们苦候这机会等得颈都长了。

    方舟的能量输入了姬慧芙的随意肌内,一股反物质激光,由土层烈射而,任箱
子升入敌机底舱前,弯了进去,像有眼睛般刺穿底舱和机舱的甲板,再透破椅底,
刺入那黑狱人的身体。

    机内那唯一的黑狱女战士不断变色的护罩立时亮了起来。抵挡着攻来的毁灭性
激光。

    方舟那会放过她,狂送能量。

    一声爆响,护罩能量不继,粉碎破裂。

    敌人一声惨哼,整个人给光冲得由椅上弹了起来,重重撞在舱顶处,才分解得
无影无踪。

    她的身体已是非常坚强,否则在激光及体时,便应立变空气。

    两人心内一声欢呼,由那舱底的货物起落口钻了进去,躯体溶进甲板,在机舱
内重现身形。

    约十米长、三米阔的机舱内布满仪器,但最引人注目的却是嵌在舱顶的一块多
角形约比拳头略小的小型晶石,前舱自外看只是黝黑的机体,但由内部看去,竟是
完全透明地可以全景视物。

    方舟已可肯定晶石就是黑狱人的灵魂,通过晶石,他们的精神力便可发挥得淋
漓尽致,以之操控各种仪器和攻防的装备。

    姬慧芙坐到驾驶椅内,骇然道:“既没有智能系统,又没有飞行仪器,怎样操
纵?”

    方舟来到她身旁,单膝跪下,伸手握着她柔软的小手道:“我就是操纵器,主
席想到那去?”

    同一时间底舱闭上,战机呼的一声朝前飞去。

    四周壁上的绿芒化作万条绿色的光线,煞是好看。

    一个女子的声音在机头的通讯仪传来道:“一号呼叫六号,任务进行得如何了?”

    方舟大叫不妙,他怎知被干掉的六号声调是怎样,一时张可结舌,说不话来。

    姬慧芙不懂古地球语,更不知对力在说甚么。

    方舟索性把连系截断。

    思感能探,“啪”的一声,那个把晶石锁在顶壁的固定器张了开来,晶石像给
一只无形的手托着般,落下至半空,再移到方舟背心处,没有丝毫犹豫地溶进了他
身体。

    姬慧芙骇然道:“你在干甚么?”

    方舟一边操控着战机,在纵横交错的地道高速飞行,笑道:“为了全面了解这
块鬼石头有甚么作用,只好把它吃了进去。嘻!成功了,我可以吻主席了吗?”

    姬慧芙横他一眼道:“在这时候还要胡闹,谁答应过你了。”话虽如此,却没
有把正被他贪婪地揉搓着的小手收回去。

    力舟凑上去在她香嫩的脸蛋吻了一可,然后放恣地贴上她脸蛋,朝前看去道:
“看!我们的美点来了。”

    姬慧芙忘了被他占便宜,事实上一直都给他搂搂抱抱,贴脸蛋已是小儿科之极
的事了,尤其此刻身旁无人,便任他亲热,边道:“小心点!得注意机上有没有我
们被擒拿了的人。”

    方舟夷然道:“三架载的只是黑狱女战士,嘿!坐稳了!”

    战机加速,以比黑狱人战机更高的速度,钻入了泥壁内。

    他早摸清了所有仪器的作用,也了解到晶石的运作。

    那是一种非常奇怪的物质,就像放大镜可把太阳聚焦,它却可把人的精神汇集
和加强,做各种超乎人力的事。

    透过晶石,方舟感到自己的能力也大幅增强了。

    以前他总不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能量克敌制胜,遇上舒玉智和巴斯基时,便手
足无措,只能通过被他控制了的智能系统,又或姬、姗两女作反击。这块晶石正弥
补了这致命的大缺陷。

    这刻的他便若鸟飞长空,龙游大海。

    钻土仪不断把前方的泥层化作空气,又把后方的泥土回复旧观,丝毫没有改变
泥层的结构,就像条在水畅泳的鱼儿,绝不会令水有不同的变化。

    战机如影附形般追来。

    方舟控制着战机在土层内作了一个迥旋,变成正面追来的敌机迎上去。

    电光激打过来,丝毫不受土层所阻,刺在他的战机上。

    那只是像给方舟抓。

    他的能量贯满船体,那还怕战机的攻击。

    思感能延伸到肚内的晶石去,积聚后透过机头的发射器,变作三条卷旋着的长
虹,以近乎光速的骇人速度,刹那间卷缠上敌方战机。

    三架战机立即失去了动力,停了下来。

    三声爆响后,战机强大的护罩粉碎。

    方舟的思感钻了进去,在敌机舱内神乎其技的凝聚成能量的光球,印在三名黑
狱女战士脸上。三女同时惨叫,所有神经全被瘫痪了。

    方舟初试晶石的惊人威力,一声欢呼,两手环着姬慧芙的香肩,重重吻了她的
脸颊,叫道:“成功了!”

    姬慧芙见他开心得像个天真的孩童,也陪他高兴,轻吻了他的嘴,在他正想更
作放恣前退了回来,柔声道:“快去对付其他战机好吗?”

    方舟一声领命,战机由泥层钻了去,进入另一条地道,往下方飞去。

    姬慧芙又问道:“他们在下方吗?”

    方舟仍紧抱着她,点头道:“那晶石真管用,我已联络上大亨和舒院长,着他
们在原地等我去接载。”

    姬慧芙吃了一惊道:“找不到姗娜丽娃和沙莹吗?”

    方舟道:“敌方共有十八架战机,我们坐了一架,收拾了三架,应还有十四架,
可是我现在只能感到十三架战机,所以姗娜丽娃和沙莹应已被抓着,由那失了踪的
战机运回母舰处。”

    姬慧芙叹道:“这星球的内部有种奇怪的力量,把我随意肌内的侦测器和很多
功能瘫痪了,我就像变了个有眼也看不见的人,这感觉真难受。敌人现在究竟有甚
么动静?”

    方舟道:“全因那地核的大火球作怪,有了晶石我才完全回复了一的能力,甚
至犹有过之。现在敌人已生警觉,不敢分别作战,正前往某处聚集,结成阵形后再
来寻我们。”

    姬慧芙看着前方不断下延伸的地道,想起先前十八架战机那使他们溃不成军、
雷霆万钧的一击,犹有余悸道:“你凭一架战机可挡得住他们吗?”

    方舟道:“我也没有把握,但若加上和大亨两人,就有信心可以一举把他们全
部制服。晤!主席!再给我一个香吻作报酬好吗?”

    姬慧芙犹豫间,巴斯基雄伟的身体和舒玉智修美动人的身形,已现在下方延至
无尽的巨人地穴的中间处。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