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大帝战城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大帝战城

    银芒在前方不断扩大著。

    方舟不能相信地伏在大堂的甲板上,呆看著出现在视野舷窗外诡异无伦的情景
发出银芒的是个直径至少有八十公里、庞大得令人心惊胆颤的大圆球,下方处探出
一百多条长逾一百公里的黝黑触需,不停蠕动著。

    骤眼看去,就若一个抽象化和简化的巨型水母,正在这虚空的广袤海洋中载浮
载沉。

    右方大堂远处传来姬慧芙微弱惊呼道∶“天啊!那是甚麽东西?比冢乡月球还
要明亮!”

    後左方角落处的舒玉智颤声道∶“这怪物为何会发光昵?”铁头撞在视野舷窗
处巴斯基跌得最惨,这时才能撑起少许上半截身体,揉了揉刺激得差点睁不开来的
眼睛,定一看,剧震道∶“我天!这是用晶石造出来的飞行物体。”四人同时头皮
发麻,手足冰冷。

    终於知道出现於跟前水母般的庞然巨物是甚麽了。

    那就是黑狱人新建成的超级巨无霸太空舰“大帝号”,主体圆球由一块晶石造
成,垂下来像八爪鱼软臂般的东酉,自然是能输送毁灭性能量的可怕武器了。

    这“大帝号”与黑猎人其他以人类飞船为蓝本的太空舰均截然不同,显示出经
过了长期的发展後,黑狱人终於产生出拥有自己面貌的超卓科技。

    银河二号自动系统操控著,朝大帝号疾掠过去,速度不断减慢。

    强烈的痛楚和昏眩的感觉逐渐消失,可是仍是浑体乏力,连要爬起来都力不从
心。

    姬慧芙困难地道∶“可以掉头走吗?”方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踉跄往驾驶
台走去,尚差五、六步时,又滚跌地上,重重地呻吟了一声。

    舒玉智勉强坐了起来,苦笑道∶“以我们现在的状态,绝没有可能催动晶石,
控制飞船。我情愿死掉,都不肯落到敌人手里。”其他三人均有同感,若要给人占
了自己的身体,不如死掉算了。

    此时大帝号的圆球主体,扩大至塞满整个前方的空间,像大地般无穷无尽地往
上下四方延展开去,使人很难再把她当作一艘太空舰了。

    晶石构成的船体,闪耀著不应属於这宇宙、缥缈难测、充满了由无数层次透出
来的银白异芒,有若来自另一世界的诡秘魔物。

    浑体不见任何雕琢痕迹,又或舱门舷窗那类设备,光滑如镜,以一个无比动人
的弧度,形成了仿似天成的水晶球般舰身主体。

    一个红点在其上闪动著,舰队王朝那红芒飞去。

   

    那些比主体还要长的触需,像一堆水蛇般在下方蠕动著,更使人看得毛骨悚然。

    他们完全被跟前事实唬倒了,一时间浑忘了即将来临的悲惨命运,四颗心直往
下沉。

    黑狱魔人终建成了他们威力最庞大晶体武器,人类所有战争机器加起来恐亦非
其对手。

    试想这麽一大球晶体可以蕴藏著多麽骇人的能量,不但可贯通正反空间,来去
自如,本身已是最可怕的武器了。

    更正确点说,大帝号再不应被看作是一艘超巨型的战舰,而是一座能飞行的战
争碱了。

    当她到了联邦时,就是人类末日开始的一刻。

    就算他们四人处在最巅峰的状态时,骤然来到这黑狱人的主力战舰前,也等若
送到饿狮面前的可怜肥羊,绝没有生还的希望。

    而他们再无力去改变跟前的状况。

    随著距离的缩短,圆点不断扩大著,接著涡旋下去,露出了直径达数公里的巨
大进囗,在他们眼中,不啻恶兽在张开可吞噬任何猎物的巨囗。

    魂飞魄散下,整个舰队逐一驶进了那进囗内庞大的圆筒形空间里,就像一群小
鸟儿,回到了栖身的洞穴里。

    丝蒂立在月球基地的主席休室内,透过玻璃帷幕墙,欣赏著基地外夜景。

    联邦终於落到她的手上了。

    由姬慧芙登上联邦主席宝座那一天起,她便知道终有一日要和这女王作正面冲
突,在姬慧芙的光芒下,她变成了一黯然失色的伴星。

    她一直不同意姬慧芙那种宽仁放任的施政方式,只会助长各种地方势力和宗教
组织的力量。

    不同的星系,有不同的天然环境,会发展出差异愈来愈大的文化,当这形势发
展至某一程度时,就会使整个联邦瓦解分裂,变成内乱。

    只有一个强大的军政府的存在,再加以种种防患未然的措施,以铁腕去推行,
才能保持联邦的存在。

    黑狱军团的出现,更加强了她信念。

    现在是她大展拳脚时刻了。

    这时狄平上将走了进来,向她报告了各方面形势,特别是有关天虎星系和素女
星系外患内忧。

    丝蒂轻描淡写道∶“素女星系暂可搁在一旁,你只须派出舰队,在远处监察著
她的动静,尽量截断她所有对外的通讯使成了。”狄平点头道∶“我绝对同意主席
的说法,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一场漂亮胜仗,来证明主席比姬慧芙更有资格当主席。
请主席立即下令全军动员,把黑狱人轰回老冢去。”丝蒂往前移去,靠进狄平的怀
里,低声道∶“还没有卡尔夫南的消息吗?”狄平脸色阴沉起来,低声道∶“他可
能已成功占领了巴斯基的乐园星系,我们的侦察船看到他的舰队进驻在那星系的内
空。”丝蒂立时色变。

    大帝号的巨洞形入囗处,洒下了一片柔和的蓝芒,当前方四艘剑鱼型飞舰驶进
舱内时,蓝芒透体而入,扫过整艘船舰内外各处。

    巴斯基辛苦地往姬慧芙爬去,呻吟著道∶“主席,能否发射出反物质微型导弹,
让我们集体自杀!”姬慧芙苦涩地道∶“我现在连抬手都有困难,那来力量施放导
弹昵?”巴斯基颓然滚倒地上。

    蓝芒扫在舰首处。

    异变突起。

    蓝芒竟反弹开去,变成漫空芒点。

    太空舱内的警报立时闪亮,派守在舱内的黑狱军东掠西飞,战机纷纷升上这巨
舱的上空。

    方舟等完全听不到由外间传来的任何声音,只是透过正侧舷窗,看著外面这场
无声的哑剧。

    银河四号夷然通过了蓝光,来到广阔若陆上太空基地的庞大空间里。

    十多条巨型机械臂由降落道旁旋开的甲板探了出来,前方的大吸盘暴射在舰身
上,银河四号一阵抖颤,停了下来,定在舱内的半空处。

    方舟此时爬到姬慧芙旁,愕然问道∶“发生甚麽事?”姬慧芙苦笑道∶“我们
忘了关上护罩哩!”方舟以苦笑回报道∶“今天鄙人有少许不舒服,甚麽都忘了。”
大难即临,姬慧芙真情流露。额头软弱地点挨靠在他宽肩上,以仅可微闻的声音轻
柔地道∶“我肌内疯有自杀装,只要你按动密码,就可把方圆一公里的任何物质炸
成碎,我希望能死在你手里。”说著时,小腹忽地露出一组数字按钮。

    她声音虽低,瞒不过舒玉智和巴斯基,知道可以痛快地死去,都大振,爬了过
来。

    这四个关系复杂难明的落难战友,此际面对死亡的一刻,抛开了一切成见,挤
作了亲密的一团。

    “轰轰轰轰┅┅”船体传来连续的剧震,舷窗外强芒爆闪,当视野回复清晰时,
外面的黑狱战十和船内的四人无不脸脸相觑,看著十多条机械臂化成了碎。

    “砰!”河四号失去了支撑,又没有了动力,重重掉在升降道的中心处。

    四人东倒西歪,好不容易才再次坐好。

    这时都明白过来,黑狱人由机械臂传来了强大的能量,意图把银河四号船醴的
护罩力场震碎,好破入飞舰内看看究竟发生了甚麽事。

    舒玉智奇道∶“照理黑狱人应清楚护罩的能量度,怎会发生这种情况昵?”众
人同时升起希望,这时才有心情往外望去。

    所有视野舷窗的设计,均有过滤反光的能力,只可由里面往外看,若由外面望
进来,则有如一幅不透明的金属壁。

    在这全由晶石构成的太空舱里,首先吸引了他们注意力的就是外面数干个黑狱
帝亲兵团的战十,他们的配备大异於以前所见的黑狱战十,浑体藏在雪白色的金属
护罩内,面盔前方是片半透明玻璃质的密封罩子,最引人注目是额际处嵌著了一方
小型晶石,闪闪生辉。

    武器均装在四肢处,用途难明,怕只有在他们发动攻击时才能分晓了。不过装
在左右肘的应是微型导弹的发射器,只是身上配备,便看得他们四人心惊胆颤了。

    此时敌人团团把飞船围著,几个明显是将领级的人物,正在停舰坪一座高台上,
遥遥指点著银河四号在说话。

    方舟和巴斯基心中一动,同时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扑往主控制台处,察看显
示飞船状态的仪表板。

    一看护罩的能量读数,同时失声叫道∶“零!”姬慧芙和舒王智也摇摇晃晃的
到了两人身旁,无不看得大惑不解。

    这趟惨了,刚才的能量交锋下,飞舰的护罩已完蛋了。

    一道强烈光束,不知由何处射来,把整艘飞舰笼罩在内。

    方舟等不由心叫完了。

    卡尔夫南由战机走了下来,踏足在征服了的荒星地下基地上,翟斯飞和巴斯基
的叛将勒汗迎了过来,恭候的数万降兵全体肃立致敬。

    卡尔夫南踌躇满志道∶“情况如何?”翟斯飞傲然道∶“改造人死伤过半,其
他的都随摩亚溜掉了。我已派了四艘战飞船追击他们,务要一个不留,把改造人连
根悉数除掉。”卡尔夫南欣然地拍了拍另一边勒汗的肩膊,笑道∶“好!只要勒汗
你全心全意为我办事,保证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用再受改造人的气。”勒汗
谄媚地道∶“多谢老板提拔!”另一边的翟斯飞道∶“丝蒂已成功登上了联邦主席
的宝座,控制了议会,还实施军法统治,把大权集中到手上去。”卡尔夫南嘴角露
出一丝阴险的笑意道∶“该是向她贺时候了。”

    “轰!”银河四号由地上弹了起来,剧震下方舟四人又全倒在地上。

    爆炸连串响起。

    好一会後才平静下来。

    一架臣型的飞行坦克,由空中掉了下来,化作了一团烈,再变成一堆顽铁。

    方舟兴奋地跳起来道∶“我明白了,刚才来自反空间能量,有部分输进了飞船
的护罩里,由於飞船的能量,所以护罩的能量读数才会变成零,我们有救了。”巴
斯基一把抓住方舟,叫道∶“这是我们唯一的逃生机会,只要我们能开走飞船便成
了。黑狱人根本不知这里发生了甚麽事,绝不敢动粗的。”方舟欢呼道∶“快到晶
石去,只有从那里我们才可得到力量。”不知如何,三人均感不妥,一时又不能具
体地说出甚麽来。

    方舟的体质确是大异於常人,比巴斯基这强的改造人更要优越,兴奋下回复了
体力,箭般往大堂中心的晶石射去。

    姬慧芙忽地醒觉,尖叫道∶“不要!”“砰!”方舟硬撞在晶石上,立时爆起
一团强芒,把他整个抛得凌空倒飞,越过三人头顶,直挺挺地摔在地上,再不动弹。

    刚才是否极泰来,现在是乐极生悲了。

    早先众人之所以抛离晶石,正因与整个动力系统相连的晶石内贯满反空间的能
量,现在方舟想钻入晶石内,等於和晶石内的能量硬拚一记,自然要吃大亏了。

    三人不约而同往昏死地上的方舟扑过去。

    丝蒂挥退了军机秘书後,按动了通话器,通过反空间传来的讯号数据,被电脑
翻译成音波,一丝不误地变成了卡尔夫南的笑声。

    丝蒂冷静地道∶“卡尔你为何这麽开心昵?是否俘掳了爱哩?”卡尔夫南笑声
倏止,好一会才道∶“丝蒂奶心愿得偿,当上了联邦主席,我自然要替奶高兴。”
丝蒂娇笑道∶“多谢大老板关心了,雷坡武等人到了素女星系,爱当然也应在那里
了。现在副主席一位仍然悬空,若卡尔你肯立此一功,我便有藉囗把你名正言顺的
委任为副主席了。”卡尔夫南蔫了一囗气道∶“话虽是这麽说,但我怕绐人误会是
私建兵团,残忍好杀,那时不但当不成副主席,最怕奶受不了压力,派大军来围剿
我,所以我还是退而求其次,弄个联邦军总司令来做做好了!”丝蒂冷冷道∶“那
狄平怎麽办?”卡尔夫南若无其事道∶“主席不是说有个副主席的空缺吗。赏绐狄
平不就行了。”丝蒂根得咬牙切齿,但声音仍保捋平静道∶“这事让我考虑一下吧!”
卡尔夫南声音转寒道∶“对不起!我已是迫不及待。现在绐主席三个地球日的时间,
若到时还得不到答案,我便把整件事抖出来,至多留在乐园星作我土皇帝,主席却
要应忖整个联邦的责难了。”传讯中断。

    丝蒂先是秀目凶光闪闪,旋又叹了一囗气,颓然挨到椅背处。

    三人的手摸上丌舟的身体时,均同时剧震。

    河四号奇迹地动了起来,升上太空舱的半空,缓缓掉头。

    全场的黑狱人均瞠目结舌,不知该如何应变,又不敢猛下辣手,因为里面不但
有许多自己的族人,还有两个贵的躯壳。

    奉撒拿旦之命来处理这无人能明白理解的“突变”的大将蚩由节立即下令道∶
“关闭太空舱!”姬慧芙三人仍在颤抖著,能量不断由方舟处送进他们体内去。

    巨型的太空舱门无声无息地旋转阖拢起来。

    银河四号仍在抖颤著,却没有移动半寸。

    众黑狱人松了一囗气时,他们至高无上的领袖撒拿旦柔和悦耳,似男非男、若
女非女的声音从容地在整个内舱空间响起道∶“我感觉到里面再没有我们的族人,
立即攻击!唉!我只是游了一会,你们便出了这麽大的岔子,真是没用!”以四艘
主力舰级飞船为主的舰队,大小共三百多艘飞船,队形整齐地飞进素女星系的内空,
朝著素女星的基地飞去。

    这四艘与领袖号同级的主力舰级飞船,分别是大臣四号、五号、九号和十号,
乃交通司德里尼、内务卿布芍玲、司法部首席大法官艾华达和情报局局长依莉茜亚
的座驾飞舰。

    他们的到来,立时使拥护姬慧芙的军队声势实力同时大增,再不似先前的薄弱,
但亦进一步把联邦推往内战的边缘。

    素女星总督尤历在基地上列阵迎迓,奏起军乐,气氛庄严。

    四位内阍大臣纷纷下船,与尤历握手问好,人人忧色重重。

    到了尤历的总督府内,五人进入会议厅。

    尤历先报告了雷坡武等人的任务和素女星的防御情况,接著道∶“这趟全赖夫
秀清院长的┅┅嘿-.她的灵魂到了爱内,才使我们避过全军尽没的大祸,也知道了
姬主席到了仰马星去。现在我们的希望,就是主席能平安归来,否则後果不堪设想。”
依莉茜亚狠声道∶“丝蒂枉顾大局,偏在联邦水深火热的当儿策动政变,我们绝不
能任她勾结卡尔夫南,胡作妄为。”首席大法官艾华达叹了一囗气道∶“她就是看
准了这点,才如此全无顾忌。在这时刻,我们绝不宜发动内战,予黑狱军团有可乘
之机。跟前最佳策略,莫如稳守素女星系,等待主席回来。”交通司德里尼道∶
“但我们也不宜过於被动,丝蒂虽委任了新的情报局长,但依莉仍有大批效忠於她
的手下,只要能准确掌握丝蒂和卡尔夫南两方的动静,进攻退守的主动权,便可握
在我们的手心里了。”夫秀清丽的内务卿布芍玲幽幽道∶“真不明白姬主席去乐园
星打个转,忽然间到了万多光年的仰马星去,唉!那是黑狱人的势力范围,教人担
心死了。”依莉茜亚道∶“是否爱弄错了,没有几年的时间,主席怎能到了那麽远
的地方去?”尤历苦笑著望往窗外阳光漫天的素女星美景,沉声道∶“我们对这宇
宙的理解能有多少昵?她若是和方舟在一起,做出甚麽异事来我也不会太奇怪。”
众人随著他的眼光往外望去,心中都涌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正常和怪异的差别也许是不存在的,分别只在於认识和不认识,知道或者是不
知道。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