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进攻大计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进攻大计

    银河四号在反空间内以比普通联邦飞船百以上的高速飞行著,每个地球时,都
将令他们掠过相等於正空间内一百光年的惊人距离。

    凭著舰上的星图,方舟设立了在离银心虚二千光年的第一个出囗座标,那已进
入了恒星密集的核球中。

    到看清楚这人类从末到过的秘星域後,才再决定进一步的行止。

    巴斯基和舒玉智均到了舰腹休息,方舟则刚睡醒了,坐到了一角的沙发,呆看
著侧舷窗外层出不穷的美景。

    在反空间证实前,谁能想到在身处的空间外,会有著这麽另一个平行的宇宙存
在著。

    自古以来,人们便对一切超自然的现象兴趣盎然。

    自心灵力量、超人视力、预知未来;心灵传感、游、转世轮回、幽灵显怪、以
至乎神的存在,都作出种种理论和揣测。

    而事实上,宇宙的怪异处,比任何人类能想像得到的都要奇怪难明。

    有人采取了视若无睹的态度,亦有人穷毕生精力加以钻研。但无论如何,只有
当人类冲出了太阳系外,才有机会面对面的去探索宇的谜团。

    舒玉智柔美的声音在身後响起道∶“方舟!你在想甚麽昵?”看著这智深若海
的美女在身旁坐下後,方舟笑道∶“不过是胡思乱想吧!嘿!

    是否我敏感昵?舒院长这些天来整个人的气都改变了,充满了生机,令我特别
爱看奶。“舒玉智凝视著舷窗外的景色,淡淡道∶”我再不是院长了!噢!你干甚
麽?“方舟爱不释手地抚著她的秃头,赞叹道∶”舒院长不但头形生得美,发出的
磁场更是令我感动。“

    舒玉智出奇地任他爱抚著秃头,只是微嗔道∶“从末有人对我这样无礼的,快
停手!”方舟的手由她的秃头滑了下去,摸了她的脸蛋,才依依不舍地缩手道∶
“在这方面奶倒没变。”

    舒玉智甜甜一笑道∶“不!只不过变得仍未达到你的要求吧!”方舟大喜,凑
过去就要吻她。

    舒玉智把他的脸推回原处,笑著道∶“你看得没错,这几天来我真的是生机勃
勃,再不像以前般感到了无生趣。特别是对反空间的进一步认识,大帝号的出现,
无不使人感到生命仍是充满了挑战性。”方舟回复深思的表情,默言无语。

    舒玉智靠了过来,像母亲般爱怜地搂著他肩头,柔声道∶“孩子!你在想甚麽
昵?”方舟舒服而又眷恋地把身体靠入她怀里,後脑枕在她肩头处,叹息道∶“我
在驰想著宇宙的美妙,处处都是我们梦想不到和振奋人心的世界与奇异的生命体,
像火鸟星上的溶池,就像母亲般保护和照顾著我的成长,现在躺在奶的怀中,不由
便我想起了她。”舒玉智问了关於溶池的事後,同意道∶“你说得对,生命以各种
不同的形式,存在这广漠无限的宇宙内,大冢不但相安无事,还可互相扶持,像暗
瞧星系那藏在地核的大火球,自得其乐地存在著。站在生命的角度来说,黑狱人这
种充满侵略性的生物,实是最大的祸害。不过我们人类正好应该反省和自我裣讨,
免致重蹈黑狱人的覆辙。”这时巴斯基来到大堂,在两人的对面坐下,目不转睛地
打量了他们亲热的态後,笑道∶“小姐!我真的有点妒忌方舟哩!”舒玉智张开了
另一条玉臂,爱怜地道∶“到我这里来好吗?”巴斯基欣然道∶“只要小姐有这意
思就足够了。刚才我苦思著一个问题,照理我们已脱胎换骨,拥有了晶石能同时存
在於两个空间内的力量,为何不能作肉身的反空间活动,又或自由汲取那边的能量
昵?”舒玉智温柔地解释道∶“这全是能量凝聚度的问题,像那降器和大帝号,前
者因有比晶石更奇异的结构,後者则因体积的容量,均可以贯通两个空间的能量,
而不是像普通晶石般只是一种交换和互补,始终保留在某一能量度上。至於我们因
受原本的分子结构限制,只能与晶石能量结合,变化了体质,而非彻头彻尾的改造,
才有这种不足的感觉。”伸手把玩著力舟的头发,轻问道∶“我有说错吗?方舟!”
方舟舒服得闭上眼睛,半呻吟著道∶“绝对正确,但我们吸取了反空间的能量後,
情况便大幅改善了,可以像晶石般,消耗了的能量藉著交换而得到了补充,生生不
息,希望再不会有衰竭情况出现就好了。这只是种感觉,没有办法去证明。”三人
都默然下来,驰想著这美妙可能性。




    在万众期待下,领袖一号在素女星系的内空处弹了回来,基地上立时欢声雷动。

    对联邦来说,这绝对是反空间航行的重大突破。

    过往无论进入或弹出反空间,均须远离星系,在虚空里进行。

    星体的引力,会造成灾难性的後果。

    经过了二十多天的反空间旅程後,领袖一号比其他撤侨船早了一年抵达目的地。

    在这分秒必争的时刻,这种高速反空间飞行,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而能直航至星系的内空,也可避开叛党设在附近几个星系的侦察站。

    领袖一号气地降落在基地上,尤历、布芍玲、艾华达、依莉茜亚等早迫不及待,
一拥而上,把采飞扬的姬慧芙接下船来。

    姬慧芙先向全场数十万欢迎她的战十和联邦公民,说了一番激励人心的话後,
立即相各手下及大臣进行会议。

    在基地的指挥大楼里,她先听取了有关最新情况的发展,才从容道∶“现在我
们面对著的,是内忧外患两方面的问题,但说到底,仍是要倚赖我们手上的实力。”
俏目一扫後,续道∶“仰马星之战後,整个联邦都投进了军事科技的研究和生产里,
正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但欲速不达,始终末能有真上的突破。但现在我却可以肯
定地告诉各位,我们已到了这重要的时刻了。”人人屏息静气,听著他们美丽女领
袖振奋人心的谈话。

    姬慧芙接著道∶“其中的辟键系乎两个人身上,第一个就是来自火鸟星的方舟,
他不但使我们把握到黑狱人的秘密,还令我们对反空间有进一步的认识,再不像以
前般如瞎子摸象,不明真相了。”“还有就是可敬的院长夫秀,与智能系结合後,
她的能力万倍地增强,在短短二十多天的旅程中,已成功把所有得来的新资料,设
计出全新的飞船、武器和战略,除了对敌人的皇牌战舰大帝号还没有克制之法外,
应付起其他黑狱飞舰将再不像以前般一筹莫展了。”布芍玲道∶“可是要建成新的
飞船,不是一蹴可成的事啊?”雷坡武接嘴道∶“内务卿说得对,所以我们将集中
全力在战舰的改装上,特别在速度、动力系统、护罩和武器方面下功夫,估计只须
两至三个月的时间,便可完成领袖一号、飞鹰、飞鹫相四艘大臣号的工,那就是我
们对叛党发动反击的时刻了。”白树点头道∶“暂时我们就在这里韬光责晦,任得
丝蒂和卡尔夫南去应付天虎星系的危机。假若我们於此时把联邦权力取回来,只会
引起内战,白便宜了黑狱人。”依莉茜亚道∶“可是一天消灭不了大帝号,联邦仍
是处在极大的危险中。”姬慧芙色黯淡下来,轻轻道:“希望全寄托在方舟他们身
上,但愿他能由银心安然归来,同时带回喜讯吧!”沙莹道∶“幸好大帝号在反空
间飞行的速度只是一般速度的三,它若要由仰马星到天虎星系,至少要半年的时间,
那足够我们先平定了内乱,再决定进退了。”想到了大帝号可怕的威胁,各人的兴
奋大幅削减。

    姬慧芙的心飞到了方舟等三人处。忽然间,她知道联邦的存亡,已紧系在他们
这躺远赴银河系核心的旅程上了。

    卡尔夫南坐上飞行战车,离开悬浮於外空处的黑巫号,往下方天虎第三号行星
的太空基地俯冲下去。

    对未见过黑狱军超级巨舰的人来说,卡尔夫南随队而来的六艘战级太空舰,已
是曾见过的飞舰里最宏伟的了。她们长达三干五百米的船身,虽只比联邦主力舰级
的巨舰长出五百米,但由於腹背各探出四支可随意转动的集束尖刺,在视觉上便比
领袖一号这级数的太空战斗舰看来人得多了。

    联邦并非没有能力建造更庞大的戥舰,只是经过设於地球喜马拉雅山联邦研究
院的研究,主力舰级飞船的体型,既可拥有足够的容量,便她成为自给自足可怕的
太空武器,而又不失其灵活性相防御力,所以并不主张建造更巨大的飞船。

    超过三千五百米这标准的飞舰,最大的问题并非来自动力,因为在没有空气阻
力的虚空里,物体并不会因大小而影响其飞行速度。

    问题来自护罩的递增速度和能量的补充。

    在太空舰的设计来说,飞船外壳的护甲和护罩力场,是二合为一的一回事。

    经过反覆试验後,只有由不同合成金属制出来的多层护甲,注进了能量力场後,
因不同夹层在贯满能量後的不同特性,始能抵挡宇宙内所知的各种有威胁性的射线,
例如强烈太阳光,以及拥有安全地在反空间内飞行的能力,不会那里压缩了的能量
磨成粉末。

    所有飞船的最外层,在注入能量变成护甲和能量结合而产生力场後,因著其物
质结构的巧妙,都带有弹性能吸纳因撞击而生的能量,所以能受一般的碰撞。

    护罩学是一个非常专门的学问,代表著人类对宇宙物质的认识。造成舷窗的强
化玻璃,更是无数科技人员呕心沥血的研究成果。绝不会因透明度而削减了它的防
御力量。

    像领袖一号那种由十八层夹壁造成的厚护甲,已是人类科技登峰造极的完美制
成品,令方舟那无影无形,快逾光速的思感能,也无法透进去。

    卡尔夫南好大喜功,为了贪求更强大的火力,建造了比主力舰级飞船更要巨大
的太空舰;虽针对这方面作出了种种解决的方法,但仍始终解决不了护罩能量递增
速度的问题,不但需要较长的时间,在补充上也慢得多了。所以在对抗雷坡武那一
役里,两艘战号都由於这弱点,雷坡武把握先机歼灭了。可知有其利亦必有其害。

    至於舰身主体长达一万五千米的超级太空堡垒黑巫号,这个问题更严重。护罩
力场由零度增至最强的一百度,须要比领袖一号长达十二倍的时间。旦由於体型庞
大的关系,更容受到星球引力的影响,致失去了灵活性,故绝不适合在内空作战。

    但若当黑巫号本身的护甲力场在最强度时,又或三百六十支长达五千米的集束
光炮发出直径达二万里的外围保谨罩时,她确是人类所能制造出来最可怕的武器。

    不遇在那种情况下,黑巫号由於能量的损耗,将会大幅削弱了她的动力。

    故此她并不适用於太空千变万化的战斗,最佳是莫如对著在固定轨道运行星球
或太空基地发动攻击了。

    卡尔夫南也深悉自己这个弱点,所以才设计出战神级飞舰作配合,以弥补这方
面的不足。

    上趟之所以失利在领袖一号下,正因著对手知道了黑巫号的弱点,故在战略上
占尽了优势。

    黑狱人建庞大的太空舰,例如长至五千米的无敌级飞船,八千米长的银河级飞
船,甚或一万米长的元帅级飞舰,均有际上的需要,就是要容纳更巨大晶石和更多
的战十。

    晶石只能由力量操纵,所以愈大的晶石,愈须更多的战十,故并没有像黑巫号
此强彼弱的问题出现。

    基地上虽是气氛庄严隆重,但迎接卡尔夫南这位新上任总可令的除丝蒂和第二、
第三及第七军团的将领外,便只有丝蒂的亲卫军团。

    整个行星有若死域,所有公民都在昨天撤离了这面临战火的星区。

    百多名经机械和电子科改造过的锐部队,分乘十架飞行战车把老板卡尔夫南护
送到基地来。显示卡尔夫南保持著高度的防备心。

    这批亲兵看来像有生命的机械人,全身包裹在战甲护罩里,各类武器,分别装
在四肢和背上,令人有浑身是刺的感觉。

    丝蒂率先迎上了头顶高帽、身穿招牌黑礼服、嘴咬大烟斗的卡尔夫南,与他进
行欢迎的拥抱澧後,娇笑道∶“卡尔你大驾光临我就放心了,对付天狮星上黑狱人
一事,可以交绐你这总可令了。”卡尔南夫傲然道∶“这个可包在我身上。”其他
众将,在狄平的领头下,一一和卡尔南夫握手,贺他荣登军方最高指挥的宝座。不
过无论在名义和实质上,丝蒂仍然是联邦军的最高统帅。

    丝蒂和卡尔夫南并肩走进基地的主,在那里进行了简单而隆重的委任仪式,随
即在会议室内举行会议。

    首先由驻防天虎星系的第七军团总指挥拿不列上将作出报告道∶“在天狮星系
处,黑狱军团的活动日趋频密。根据分析,黑狱军团无论在飞舰的制造上和军事技
的发展上,均有了人的发展,例如我们发现对方有长达八干米的飞船,便比偷袭素
女星的最大黑狱战舰要长上五千米。而再从我们探测器的电波,由反空间探往天狮
星系的内空後立即消失无踪这可怕的事实,便可推断敌人有比我们更先进的反侦察
系统。”狄平上将和丝蒂交换了个眼色後,色凝重地对卡尔夫南道∶“在这不明敌
方虚的情况下,我主张以逸代劳,改采守势,若冒险进攻,不定会落进敌人陷阱里。”
这番话若由丝蒂或其他将领说出来,卡尔夫南至少会考虑一下。可是卡尔夫南刚接
手狄平的权位,怎也不能变成狄平应声虫,全无自己主张,那岂非会绐人小觑了。

    何况黑巫号最能在进攻行星基地发挥优点和威力,又加上卡尔夫南并不怎把黑
狱人放在心上,种种实际和心理的形势,便他不察觉地坠进了丝蒂和狄平布下的局
里。

    略作思索後,卡尔夫南向上首的丝蒂道∶“黑狱人仍末发动攻势,原因不外两
个,一是准备未足,一是实力不够。假若我们错过这机会,让黑狱人援军及时赶到
来,那时便失去趁对方阵脚末稳,迎头痛击的良机了。”丝蒂蹙起黛眉,温柔地道
∶“卡尔你不觉得在这种形势不明的情况下,贸然进攻是很冒险的一回事吗?”丝
蒂的心腹查迪大将接囗道∶“现在联邦共有九个庞大的太空集团军,这里虽只集结
了三个军团,但装备最好的第二、第三军团都在这里,所以这场仗绝输不起。且因
联邦共有干多个殖民星系,幅员广泛,若让黑狱人夺得天虎星系这个战略性的军事
据点,黑狱人整个侵略行动将可灵活百倍,我们根本不知应守在那个星系为佳。所
以天虎星系的得失,实关系到整个联邦的存亡,绝不可鲁莽行事。”假若丝蒂和查
迪均大力支持他对天狮星系进行主攻,卡尔夫南反会考虑一下利害弥系,但这时却
是势成骑虎,兼又对自己的私人军团信心十足,断然道∶“主席和查大将的话都很
有道理,不过嫌保守了一点,只要我们在战略上运用得宜,便没有莽撞或冒险的问
题。”丝蒂的另一心腹手下宁凤霞少将将美目故意露出崇慕之色,对卡尔夫南道∶
“在战争中若能掌握主动,确是致胜的条件,不知总司令有何妙策昵?”卡尔夫南
在她期待的眼光下,欣然道∶“无论黑狱人有甚麽布置,都是设置於星系内空虚,
我们只须推进至可攻击天狮星系的地方,设法扪她五个行星逐一摧毁,那就算黑狱
人有通天彻地之能,也要无处藏身了。”众人这次真的无不动容。

    要彻底摧毁一个行星,真是谈何容易。

    卡尔夫南大为得意,傲然道∶“这事交由我的亲卫舰队去处理,各位只须稳守
著这里便成,那就不虞有全军尽没的情况了。”丝蒂怀疑地道∶“卡尔真有把整颗
行星毁掉的把握吗?”卡尔夫南肯定点了点头。

    丝蒂断然道∶“若是如此,我便批准这次军事行动,到时我们会配合卡尔的舰
队,在四方进行扰乱和截击,细节我们再详细研究好了。”卡尔夫南禁不住踌躇满
志,耳鼓内似已听到敌人死前的凄厉呼喊声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