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银河之心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银河之心

    第四师和第五师的飞舰,源源开进天羊星系。

    在拿不列大将的陪同下,狄平这个回复了总司令之职的军方统帅,照例在天羊
叁号行星最大的基地举行欢迎仪式。

    能成为联邦军的总指挥,实在是军人的最高荣誉。

    为了保持这权位,他狄平可说是不择手段。

    但直至今天,他才感到肩膊上那副担子不轻。

    当年仰马星之役,他和祝丝蒂都没有参与。为了防备不明来历的敌人入侵,他
负责留守大本营的星区,只由姬慧芙御驾亲征,督师仰马。

    姬慧芙的大败而回,使他和祝丝蒂看到了夺权的机会。

    现在他们成功了,却完全没有想像中的快乐。

    黑狱人实在太可怕了。短短八年,他们已脱胎换骨地成为了完全两样的敌人,
预先拟好的战略,都派不上用场。若非卡尔夫南的私人军团打头阵,先摧毁了对方
一个太空基地和大批机舰,恐怕他们早要完蛋了。

    悠扬激壮的军乐声中,两艘主力舰级的飞船,份别载着第四师总指挥直约克大
将和第叁师总指挥易程大将,缓缓降落在基地上。

    其他五艘母舰级飞船和七百艘巡航舰平均分布在整个内空的战略位置处。

    狄平从使人惆怅的思忆裹警醒过来,隐隐感到有点不妥当。

    他们理应依照他的指令,先降落到另两个行星的基地处。

    为何违抗他的命令呢?

    两艘主力舰的十二个太空舱一齐张了开来,以百计的战士潮水般涌出来。

    上方的五艘母舰处亦飞出无数战车,俯冲往行星的各个军事要塞。

    狄平一震道:“这是怎麽回事?”

    忽然间,一把集束手枪抵在他腰部处,身旁的拿不列冷冷道:“叛国贼!你被
逮捕了。”

    狄平脸色大变,手足冰寒。武器扳动的声音在四周响起,狄平方面在场的一众
将官全被拿不列的手下制住。

    由两艘主力舰掠出的人在身前降下,其中两个赫然是雷坡武和白树。

    狄平终明白发生了甚麽事。同时知道姬慧芙不但没死,还回来了。

   

    帝后号在太空中飞行着。

    无论由那个角度看出去,星光的分布都是那麽密密麻麻。

    只是这景象,已使他们知道非常接近银心了。

    帝后号上所有仪器资料,全部完蛋了。遗留下来就是坚固的晶石船体,和等若
联邦动力反应炉的能源晶石及叁个脑袋。

    若非方舟本身就是个最庞大的资料库,他们将永远迷航在这银河系的核心处。

    方舟打破了沉默,犹有馀悸地道:“刚才那颗就是黑狱星系死亡了的太阳。”

    巴斯基知道他定是比对了现任星的位置和脑内黑狱人星图的资料,所作出准确
无误的判断。但仍感难以相信地道:“由方舟二号出发到黑狱星系,到现在不过区
区一万五千年的时间,照天美帝后所说的,那时黑狱星系是可供人改造居住的地方,
黑狱太阳仍在发光发热。

    那又怎麽会在短短的万多年,忽然变成了颗中子星呢?“

    方舟与舒叁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一颗太阳的衰亡,有两个方向,全由质量决
定。当一颗星死亡时,假设她的质量在家乡太阳的一点四倍以上,那种塌缩将永无
休止地继续下去,直至陷进反空间内去,变成一个连光都逃不出来的黑洞。

    另一个结局就是当质量在这一点四个单位内的星,塌缩时所生出的能量并不足
以破开正反空间的能量边界,那麽这种塌缩就会进行至所有中子都挤得无可再密集
而止,把原本的太阳变作了质量和引力均庞大至难以想像的中子星。

    太阳先膨胀成红巨星,像力舟的火鸟星般把所有绕着她的行星摧毁,接着迅速
塌陷下来,电子再抗拒不了那压缩的力量,被迫与质子结合,形成了中子,变成了
一个不断产生中子的白矮星,当所有中子被赶到一块儿时,缩无可缩,便变成了中
子星了。那时平衡万有引力的再不是电磁力,而是强大百万倍的核力了。

    中子星就像一个巨型的原子核。

    其密度高得叫人没法相信,最高可达到地球普通物质一百万亿倍。

    这个由太阳变成红巨星、白矮星以至乎中子星的过程,又或塌缩成为贯穿正反
空间的黑洞,均须以百万年计的悠久年月。所以巴斯基才有此论。

    黑狱太阳怎可能在短短万多年间,衰变而成一颗中子星呢?面对着销毁了的侦
察仪呆坐着的舒叁智,惊魂甫定道:“别忘了黑狱人是经历过两个宇宙世代的生物,
记忆都由撒拿旦和天美帝后保留下来,定有通天本领,促进这星衰变的过程,我看
那藏在中子星内核的晶球,正是玄虚所在。”

    无论方舟或巴斯基,都对舒玉智的识见和推断力拜服得五体投地,得她提醒,
立时想及很多问题。

    方舟拍案道:“那晶球定是黑狱人在黑狱太阳仍未变成中子星前,由反空间投
进太阳的热核去,从而引起黑狱太阳的变异,假若早成了中子星,黑狱人就算有通
天彻地之能,也破不进去。”

    巴斯基摇头道:“别忘了那处的建造物都是由简单中子物质制成,那代表他们
拥有切割中子物质的能力。”

    方舟搔头道:“那定是以降神器造出来的。”

    舒玉智像听不到两人的对答,剧震道:“我明白了!”

    两人愕然往她望去。

    这绝世秃头美女神色凝重,缓缓道:“黑狱人为何要制造出这麽的一个中子战
星,目标仍是要对宇宙其他生命体进行侵略,试想若能通过抽取反空间的能量作为
动力,在宇宙内岂非债行无忌。尽管是大帝战城,虽有摧毁行星的能力,却没法奈
何像太阳那样庞大的天体,但这颗黑狱人的中子战星,却可轻易办到。像刚才那可
怕的大爆炸,虽发生在核心处,依然对中子战星的结构丝毫无损。假设由外面进攻,
只像给她隔靴搔罢了!”

    两人同时色变。只要让这麽一颗引力强大的中子战星进入任何一个星系,都会
引来毁灭性的大灾难。行星会被扯离轨道,压成碎粉。

    而且不要说进攻,只是强大的引力,已使没有任何战船敢接近她。

    刚才他们轻易就离开了这中子战星,皆因庞大的力量以接近光速的速度把他们
送出去,若换了平时,恐怕没有能量可使他们离开这中子战星的吸引力场。

    睢一离开的通道,恐怕只有内核晶石中心那反空间的捷径了。

    这样的战星,确是无可匹敌的飞行要塞。

    巴斯基呻吟道:“他们既有这麽惊人的武器,为何仍不应用呢?”

    舒玉智道:“定是动力方面仍有问题,使他们还没有能力挣脱银核的引力场,
不知你们有否发觉到,晶石的能量也有强弱之分。像天美帝后手上的降神器,能量
最强大,其次就是我们在仰马星基地所遇到、现在失了踪的降神器。”

    巴斯基指着船舱中那拳头般大的晶石,道:“再就轮到这家伙了,接着就是造
成大帝战城和我们这艘帝后号的晶石体,都有汲取反空间能量的功能。至於其他黑
狱舰又或世外桃源那骗人的石头,都是只能凭能量交换而动力生生不绝的次货。”

    舒玉智道:“但中子战星的晶石内核,却是介乎造成大帝号、我们这艘帝后号
和一般晶石间的物质,可知这种晶石体亦有蜕变的能力。”

    方舟叫道:“我明白了,假设中子星的内核变成了帝后号内主控晶石的物质,
就有足够能力让中子战星在正反空间来去自如。唉!那亦是宇宙各种生命体大难临
头的时刻了。”

    叁人都呆了起来。

    现在他们终於对黑狱人的实力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可却更感到无可奈何。

    对着大帝战城,他们已感无法可施,中子战星更是不得了。

    他们既能造出大帝战城和帝后号,迟早也可造出另一批晶石飞船。

    人类的命运是不要说了。根本就很难想像出有任何生物或文明,可以成为这能
轻易把星摧毁,和充满侵略性的可怕生物的对手。

    只要中子战星撞击任何一颗太阳,均可使那颗太阳化作飞灰。

    假若中子战星的内核真能直接抽取反空间的能量,由那些发射孔喷射出去,真
是挡者披靡。

    舒叁智颤声道:“本来单凭大帝战城,黑狱人已可纵横无敌,却还这麽千辛万
苦培植出一颗中子战星,我猜可能是想凭中子星的庞大力场,不断收集宇宙内的物
质,那包括生命能在内,因为只要是能量,除非达到光速,否则绝逸不出这引力不
断增大的中子星的力场外。”

    叁人呆了起来。好一会後,巴斯基颓然道:“现在我们怎办才好呢?”

    领袖二号在离开家乡太阳系外五百万里处弹出来,朝这首都星系飞去。

    很快她便和古鲁夫建立了联系。通话後,获悉一切无恙,遂放心地飞去。

    古鲁夫的语气虽有点无精打采,但她却以为是因知悉自己吃了大败仗,才会如
此,丝毫没有起疑心。

    方舟叁人呆看着舱外美丽得极不寻常的星空。

    失去了侦察仪,他们的思感能虽可做同样的工作但这时谁都不想在这方面浪费
能量。他们已开始清楚感受到银心那庞大的引力场这把一千叁百亿颗星牵引着绕她
而行的核心,竟藏在着甚麽事物呢?那已超出他们想像的极限。

    是否就是一团比任何星上都要大上百万倍的凝结晶石能量呢?初时他们也有这
种想法。

    但对反空间有了深入的认识後,只能放弃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晶石虽拥有庞大的能量,却非不能摧毁的物质。

    他们两次引入反空间的能量,晶石均是不堪一击。

    若非有自动把反空间阻挡关闭的能量边防,整个宇宙已提早退休了。

    在那贯通正反空间的能量点,根本没有任何物质可以保持分子的结构。

    那就像个宇宙级的强力绞拌机,任何物质都会被绞碎。

    可是方舟二号这艘原始飞船,不但拥有旅航反空间的能力,还可穿过那,把黑
狱人救出来,将最能威胁宇宙的可怕恶魔释放了。这一切都是令人难以索解的。

    舒叁智站了起来,到了舱心虚,仰望被大小星光填满的虚空,吁出一气道:
“若我推断不错,银心拥有的星体数目,绝不止七十亿之数,那只是指尚能发光发
热的太阳,变成了白矮星和中子星那些死亡了的星,可能远超过七十亿之数,只是
这庞大的质量,已可吸引着整个银河系了。”

    方舟和巴斯基确须要松弛一下拉紧得若弓弦般的神经,放弃了催动飞船,来到
舒玉智左右两旁,一同观看这使人目眩神迷的世界。

    巴斯基道:“小姐这番话很有道理,在这银河系力场的中心点,压力千万倍地
加强了,星加速衰变,绝非奇怪的事,但小姐为何说得这麽有把握呢?”

    舒玉智脸上现出心颤神迷的表情,柔声道:“只凭她们的光色便可知道,这些
星亮得这麽厉害,原因在於她们大部分都在接近红巨星的膨胀阶段,由此推之,必
有很多星不是蜕变为白矮星或中子星,就是成了黑洞。而在这种灿烂的星光,白矮
星微弱的亮度,根本是看不见的。由此推断,假若银河系的年龄是五十个宇宙年,
那将有足够的时间让质量在家乡太阳叁倍以上的星全变成中子星或黑洞。”

    所谓宇宙年,就是家乡太阳绕银心公转一次的周期,五十个宇宙年,约等於八
十亿个地球年,那是难以想像的长时间。

    巴斯基同意道:“若我们不用赶时间,必忍不住探访一下这些奇异的星体。”

    方舟忽地一震道:“你们有否感到这艘飞船正不断加速呢?”

    舒叁智色变道:“快想办法!若增速至光速,我们就要掉进反空间,在这麽接
近银核的地方,没有东西可以逃掉啊!”

    领袖二号停在主席宫後的降落坪处,祝丝蒂在叁十多名亲卫簇拥下,离开飞舰,
与迎接她的古鲁夫进行了拥抱礼,并肩朝宏伟古典的主席府走去。

    祝丝蒂奇道:“总务司的脸色为甚麽这麽难看,胜败乃兵常事,不要像世界末
日的样子好吗?我已拟好了整个反攻计划,这趟黑狱人必难讨好。”

    其实她自己都全无信心,但表面只能说漂亮话。

    古鲁夫垂头丧气道:“祝主席,我有重要的事向报告。”

    祝丝蒂讶道:“甚麽事?”

    古鲁夫瞥了前後护行的亲卫,难以启齿地向她打了个眼色。这时已进了主席府
内,祝丝蒂点头道:“你们留在这,我要和总务司说几句话。”

    亲热地挽起古鲁夫的膀子,进入布置得美轮美奂、充满怀旧情调的大厅去。

    大门立即在身後关上。占鲁夫同时挣脱她的手,往横退开。

    祝丝蒂感到不妙时,一道光柱由上而来,把她笼罩在内。

    这是凝固光东,被射中者中枢神经受到控制,连指头都动不了,祝丝蒂在猝不
及防下,着了道儿。

    古鲁夫歉然道:“对不起!我窦在没有别的选择了!”

    两名战十把古鲁夫押进了侧厅去。大厅中心的地板旋开,一组沙发升了上来,
上面坐着联邦的真正女叁姬慧芙和被她软禁了的联邦议局议长谢格斯。

    祝丝蒂遍体生寒,知道已一败涂地。

    叁人的能量结合在一起,好不容易才把船速稳定下来。

    在这银核的边缘区处,航行是以另一种方式进行。

    他们绕着银核飞航着。

    在这星域,以亿计的太阳、红巨星、白矮星和寿终正寝的中子星紧挤在一起,
其中一些相隔只有数亿公里之遥。星间既互相排挤,但又是互相吸引着。

    它们以惊人的高速,绕着核心那河系内最神秘的地方打着转。

    在这裹一切常规都用不上来。太阳的衰变疯狂地加速,像在垂死挣扎般,藉爆
炸和份裂来摆脱质量,好延迟被扯入核心的命运。

    帝后号便像在风暴飘摇的微尘,受到各种辐射和能量流的吹袭。

    叁人目瞪呆地看这狂野的天地,更不了解黑狱人怎样能在这种地方“采矿”。

    巴斯基看着帝后号左舷处星点密布的星空一团灿烂夺目的异芒,把其他星光全
盖下去,将船舱照得亮如白昼,强调了他们叁人投在右方的暗影,叹道:“这刚爆
炸的超新星,光度至少是普通太阳的百亿倍之上。”

    方舟和舒叁智都有着相同的感受,这等宇宙奇景,确是难得一见。

    在这充满麈屑、射线和各式各样宇宙能量的地方,甚麽思感能都因受到干扰而
派不上用场。他们就像睁眼的瞎子,跟前虽是个美得使人目眩神迷的天地,却茫然
不知身在何方,也不知外面究竟进行着甚麽勾当,更不用说诡秘莫测的银核了。

    舒玉智道:“在一般的情况下,只有某些物质才能在燃烧时产生能量,而能通
过裂变或聚变释放能量的也只有几种原子核。可是当任何物质靠往银核时,都会产
生能量。所以银核就若如一座万能的反应炉,所有物质都是它的燃料,是否就凭着
这能量的释放,保持着正反空间的平衡呢?”

    人类完了,再没有翻身的日子!

    在与撒拿旦的斗争,他彻底败下阵来,现在只是在等待死亡的来临!他心爱的
美女和同类,都要遭到悲惨不堪的命运。

    整个宇宙的生命将会进入惨痛黑暗的日子,像羔羊般任由黑狱邪魔去宰割。

    而他却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

    海底处的方舟二号已失去了飞行的能力,他连离开这河系都办不到,更不要说
返回不知在何方的银河系了。

    就在这凄苦无奈的一刻,他感到她在端详着自己,默默注视。

    他停止了哭泣,抬起挂满热泪的脸,环视四周。

    鸣蝉唱中,周遭山头野岭沓无人迹。

    当他再伏贴地上时,她比仙乐更动听的声音道:“你为甚麽那麽悲伤呢?”

    方舟涌起一阵虚弱的感觉,很需要有人作伴,问道:“在那?”

    她平静地道:“就当我是在你身边吧!小心!你的敌人来找你了。”

    方舟大感骇然时,她的心灵已和他结合在一起,融入了草根去,思感继续伸延,
越过茫茫的黑暗,在延绵纠结的树根中徜徉着。

    在她心灵的引导下,他感到与植物的思感及整个星球的植物浑成一体,再难分
彼我。

    然後撤拿旦那冰冷邪恶的思感迅快地掠过了他,毫不怀疑地远去了。

    接着心灵的连系中断,她再次退隐了起来。

    方舟涌起深刻的感激。

    金黄色的艳阳光下,方舟朝目标的原始密林进发,心中充满感恩的情怀。

    他知道她藏在那。

    由她处他学晓了植物沟通之道,就像那趟在乐园星系与蓝菌的交往。

    周遭的一草一木,再不是与他全无关系的存在,而是最真诚和亲密的战友。

    他和她们的心灵亲热地碰触着。

    透过延绵不尽的树根,他向这同居於一个美丽行星上的异性同类发出要去探访
压力来自内外两方面。外来的压力,自然是在这可用蜕生术无限延长寿命的年代,
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死亡实是最可怕的事。

    内的压力,就是她已被黑狱人摧毁了她的自信。

    在深心处,她开始感到姬慧芙以前稳重的做法,实比她的冒进主攻明智多了。

    祝丝蒂俏脸变得苍白如纸,好一会儿才垂头低声道:“要我怎样合作?”

    姬慧芙淡然道:“我要继续当联邦的代主席。”

    祝丝蒂剧震下愕然往她望去,失声道:“甚麽?”

    叁人再看不清楚飞船外的事物。整个天地在急旋着,变成了无数的色线。

    以他们的坚强体质,仍有吃不消的感觉,阵阵昏眩一波一波地袭击着他们。

    但叁人都知道只要昏迷过去,只是那与舱壁於刹那间使作上百记的强烈撞击,
不须数分钟,已足可使他们粉身碎骨。

    他们的脑神经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再不能有效运作,纵使在反空间的能量狂
飙,也远及不上现在的可怕。唯一使他们稍感安慰的是帝后号确是无与伦比的小飞
船,在这种能量的急漩,仍然丝毫无损。

    方舟紧抓着的晶石爆起一阵阵的光雨,显示她正抵受着惊人的压力,至於她能
支撑多久,就只有天才晓得了。

    舱内的空气给抽得一滴不剩,成了绝对的真空,若非叁人体内有着自给自足的
反空间能量,又能像普通晶石般永不休止地得到补充,只是这损耗已教他们头痛。

    任何生命均有不断的能量和补充。对一般人类来说,就是空气、水和食物。

    即使以前在火鸟星上的方舟,亦耍赖极少量的水分以维持生命。

    但自暗礁星的能量改造後,他们在造化上迈进了一步,只是吸收太阳的能量,
便可足够。到在仰马星上在晶石内变化了分子内的能量结构,便再没有这方面的问
题了。他们不但可任意吸收太阳的能量,也可由反空间得到补充。

    假使能量损耗过剧,他们亦会陷於油尽灯怙的危险。但只要有一段时间,反空
间的能量便会通过分子能的互换,予他们新的补充。所以他们虽数次陷於绝地,但
梢有了喘息之机,都可逐渐回复过来。

    就像黑狱人的晶石能源又或联邦飞船的反应炉,耗尽了储藏的能量後,很快又
可得到补充,生生不息,循环不休。

    这时叁人已被转得七荤八素,不辨上下。

    蓦地飞船压力一轻,进入了绝对的黑暗内。

    那种由动转静的改变太极端了,以他们的反应也应忖不来。

    一时间似完全失去了力量般,彼此脱手甩开,分别被抛撞在舱壁的某一处去。

    帝后号在虚黑完全失去了动力,给某种力量凝结了起来。

    当叁人都心生寒意时,下一刻帝后号已来到反空间那熟悉的宇宙。

    无可抗御的能量流,扯着飞船往某一不知名的目的地前进。

    这次再不是左抛右,而是直线前进。

    叁人给冲力带得全抛掷到船尾处,挤作一团。

    当他们猜想刚穿过了一个黑洞,而现在则被银心的引力场扯过去时,帝后号已
到了奇异无比的世界。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