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一章 违难紧迫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一章  违难紧迫

    收到天虎星系外空黑狱战船聚集的情报後,天羊星系弥漫着暴风雨将临前的紧
张气氛。

    现在联邦军方已明白到黑狱人可怕的目的,若是战败,不但有灭族的大祸,若
被盗夺了身体,更是生不如死,这激起了所有人拚死一战的决心。

    雷坡武坐上了经过改良,原属於狄平的大巨一号主力级帅舰,与白树在两艘母
槛和二十艘巡航战斗舰的护航下,飞到星系内空最外围边缘区处的太空战堡,守候
最新的情报。

    过百艘侦察飞船飞离星系,作近程的监察,好把侦察网扩阔至十亿公里的敌舰
只要由反空间内钻出来,一定逃不过他们最新的优良侦察仪器。

    他们这趟御敌最厉害的法宝,就是来自夫秀清设计的布於天羊太阳外二万公里
处四台“太阳能集束镜”,像个超级放大镜般千万倍地凝聚了太阳光,化作能量光
束,自动找到非联邦飞船的物体,加以攻击。

    这可说是联邦最尖端的防守武器了。

    若论威力,这种太阳高热能的集束只有主力舰级太空船全力一击四分之一的威
力,但胜在能源无穷无尽,可比主力级舰缩短了一半时间作另一次全力的发射,故
使它成为了最可怕的防御武器。

    它们本身的护罩,亦由太阳能源源不绝地供应,除非敌人的炮火,能使它们的
补充追不上损耗的速度,又或力量大至可一下子把它们摧毁,否则它们成了牢不可
破的太阳能战堡。

    最厉害的是它们不经人手的全自动系统,循着太阳像卫星般运行不止。

    要知太空舰的护罩无论如何强大,总是与舰身的能量系统结合为一,当护罩受
到能量的冲击时,舰内的战士都会感受到那种压力,若超过某一程度,神经会因吃
不消而受损,失去了操控仪器的能力。若太严重的话,只有蜕生术才可使伤者复原
过来。

    所以纵使在看似安全的太空舰内,战士仍是全副武装,以对抗那能量激的後果。
但仪器的受损,却是避免不了的事。所以飞船也会出现受伤的情况。

    但这类损伤仍比不上能源反应炉受损的可怕後果,动力减弱,补充的速度不住
下降时,就是船毁人亡的结局了。

    因此太空战术上,最着重速度和战略。

    谁能令对方的损耗比自己快,谁就成为胜方了。

    雷坡武和白树两人在圆球型的太空堡垒的指挥大堂,透过视野舷窗,凝望着外
边繁星点点的星空。

    白树道:“那两艘元帅级飞船,都有不须加速而随意往返正反空间的能力,只
不知他们能否像力舟般,在任何一处正空间弹出来呢?”




    雷坡武道:“上趟他们要在天虎星系的内空才可作出这种随心所欲的空间转移,
应可假设元帅号到了某一空间後,要经过运算才可这麽神出鬼没,否则若他们才出
现便摧毁了两合太阳集束镜,我们的实力便将大打折把了。”

    白树道:“这事很快便可知道了,若那两艘元帅级船先出现在外空处,就证明
你的猜测是对的。”

    雷坡武道:“现在我最大的期望,就是女王的领袖一号可比他们先到一步,凭
着主席和夫院长的本事,定可使那两艘皇牌敌船,分不了身去对忖那四台太阳集束
镜,那我们便有很大的胜算了。”

    通讯室处一名工作人员奔了出来,神色慌张叫道“黑狱人来了!”

    方舟叁人正心叹快要没命时,压力忽减,可是帝后号的动力已降至最低点,暂
时变成了一艘废船。

    能挨到这刻,已是令他们难以相信的奇迹了。

    主控晶石失去了那奇异的粉红色,雪白晶莹处,远胜他们曾见过的任何能量晶
叁人朝敌舰望去,原来正给折返来的外族飞船衔尾穷追,落在下风,仓皇逃远方只
有元帅级飞船徐徐追来,显是动力受损,尚未复原,故欲速不能。

    外族飞船掉头赶来,迅速来到他们上方处。

    一个圆洞人口张了开来,生出吸力。

    帝后号停止了滑翔,往上升去,瞬眼间已到了太空舱内。

    入口关上。

    外族飞船猛地增速,逃离战场。

    舱内叁人终於支撑不住,同时昏了过去,能量损耗得实在太厉害了。

    姬慧芙站在办公堂处,与姗娜丽娃共赏反空间内的美景。

    船上所有人员都到了宇眠箱内,只有她们有能力清醒地看着领袖一号的反空间
之旅,也可静心地去思索跟前的形势。

    在黑狱军团出现前,纯粹出於一种直觉,姬慧芙对银心一直都有难以解释的莫
名恐惧。

    故而在殖民星的发展上,在她的指示下,偏向了以家乡星系为中心的边缘星区。

    若以距离最远的仰马殖民星计算,那联邦的确建立了横跨二万光年的殖民区,
但事实上,大部分的殖民星,都集中在以太阳系为中心纵横二千光年的星域内,那
亦是联邦防守力量最人的围,建立了完美的通讯和交通系统,形成了星际的国界。

    当一切妥当後,姬慧英才开始在这“本星区”外开发了叁组的殖民区。

    最具野心的就是以“天象”、“天狮”、“天虎”、“天豹”、“天熊”、
“天狼”和“天羊”为名的“七兽星区”。

    这七个殖民星系间,最远的距离也不超过五十光年,离开“本星区”达二千光
年之遥。

    有了这七兽星区作基础,接着就是仰马星系的开发,那代表着人类探索本银河
系核心银球最具野心的一步。

    在这延续五千年的殖民浪潮,人类曾遇上各式各样的生命形式,占绝大部分都
是比人类“较低等”的生命体,至少以人类的角度去看是如此。

    又或惊鸿一瞥的消失无踪,使他们无从捉摸。

    直至遇上了黑狱人,他门才碰到最顽强的对手。

    由仰马星至天羊星系,足有一万五千光年的遥远距离,普通民用飞船,通过反
空间的旅行,亦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才可抵达。

    这距离以前一直是联邦安全的最佳保障,但今天黑狱人的大军已兵临七兽星区,
离开家乡太阳系只有叁千光年的光程。

    危难已迫在眉睫之前了-.

    姗娜丽娃这时心中想着的却是到了银心去的方舟、舒叁智和巴斯基。

    自九个地球月分手前,便完全失去了他们的音讯,若说不担心的话,就是在欺
骗自己了。

    她虽在半被迫下,和方舟发生了肉体的关系,也很享受那种感觉,但她对方舟
的思念,却与这方面全无关系。

    与方舟相处最美妙的地方,就是精神上的融合,那种满足愉悦的感受,绝不可
从任何其他地方得到的。

    只要有他在旁,纵使在最艰难的环境,天地总是充满生机和斗志。

    姬慧芙轻叹一声,问道:“又在想方舟吗?只要看的神情便知道了。”

    姗娜丽娃道:“我真慕的坚强。”

    姬慧芙苦笑道:“我并非不挂念他们,还比任何人都希望他们能早日回来,只
是我身为联邦的最高领袖,一定要把联邦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就算他们空手而回,
又或根本不回来,我仍要为联邦的存亡作出各种应变。”

    姗娜丽娃道:“在离开太阳系前,我们曾收到仰马星系传来的讯息,显示了由
暗瞧星系传来强烈的能量波。唉!我心中有很不祥的预感。”

    姬慧芙那对美丽的黛眉綮蹙了起来,没有答话,可是秀眸射出的忧色,却使姗
娜丽娃打底生出了一股寒意。

    这是个只有姬慧芙、她、雷武坡、白树和勉强可算作人的夫秀清五个人才知道
的大秘密,其中又以姬慧芙和她的感受最是深刻。

    假设让黑狱人的帝君撒拿旦收服了那威力惊人的大火球,恐怕无论方舟叁人由
银心带了甚麽回来,人类仍难逃灭族的厄运,甚至逃都逃不了。

    方舟感到一股股能量的热流,由手掌和足心,注进神经内去。

    意识在脑海内回复过来,一震下坐了起来,睁开眼睛。

    触须似的东西,离开了他四肢。

    跟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方舟仍是四肢乏力,更不用说去思感和触摸这暗黑的环境了。

    後方传来巴斯基的声音,半呻吟着道:“方舟?小姐?”

    舒玉智在另一角道:“我没有事了,体内的能量正逐渐回复。”

    巴斯基咕哝道:“这是甚麽兔地方,我们不是给吸进了那奇怪的飞船内吗?咦!”

    方舟和舒玉智当然明白他惊讶的原因,因为周遭正逐渐亮了起,但却绝非灯光,
而是一种奇怪的同时由上下四方透出来的金黄光晕。

    他们的眼睛开始见到物象,但当一切仍在朦朦胧胧时,光晕便停在那亮度了。

    叁人同时看呆了眼,不相信这可以是一艘飞船的内部。

    那是个圆拱型的庞大空间,高达二十米,长至五十米许,布满了浮动着的拳头
般大的圆球,各种奇形怪状的有机物体,交缠纠合地形成了规限着这空间的外壁。

    方舟便是坐在一堆肠状的东西处,巴斯基身下是充盈着弹性的浑圆球体,使他
陷入半边身进去。舒玉智则高高在上,坐在一个伞状的怪异物体上。

    空间内贯满了奇异的气体和味道,任人想破脑袋,若非早先知道,怎也不会联
想到这是一艘会飞的太空舰。

    叁人瞠目结舌中,一个声音在空气中震着道:“请勿怪我这麽久才把你们弄醒,
因为我先要扫描你们的言语和记忆细胞,掌握了你们的通讯方式和经验後,才能和
你们进行异文化间的交流。超卓的朋友,你们也拥有与我同等的能力,真高兴遇上
你们,使我能享受到你们的情绪。在我们来说,不但没有”你我“的感觉,也没”
你我“这种经验。”

    他的语调有种遥远和不含任何人类情绪的感觉,使方舟等生出怪异无伦的感舒
玉智道:“你们既与黑狱人为敌,该是因黑狱人是盗用了我们同类的身体和文明,
而对我们很熟悉才对。”

    异生物不疾不缓地柔声道:“我们和你们看其他生命的方式截然不同,用的不
是你们那结构精密的眼睛,而是一种纯粹的感觉,所以对我们来说,你们与黑狱人
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精神体。”

    巴斯基道:“你究竟在那?为何不现身给我们一见?”

    这正是方舟和舒玉智想说的话。

    异生物道:“你们早见过我了,现在只是来到我身体内,我已受了重伤,性命
难久,对这样震空气造成语言波的方式,感到有点吃力。”

    叁人同感骇然,想不到这艘奇形怪状的太空舰,就是异物的本体,更惋惜是仍
拯救不了他的生命。

    一时间叁人都找不到可说的话。

    异生物道:“我从你们的记忆,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我已把我的能量和智慧,
输进了你们那艘夺来的飞船的主控晶体内去,凭着其中银球星图,你们应可回到家
乡去。在我由有归无前,有几件至关紧要的事,须要告诉你们,至於能否铲除这对
宇宙最具威胁性的可怕生物,就要靠你们的努力了。”

    方舟心中感动,道:“或者我恢复了能量後,能把你救回来呢?”

    异生物道:“来不及了,天美帝后已复原过来,正坐上了北保司的元帅飞船来
追赶我们,我会为你设法挡着她一会,使你们有机会逃生。以你们现时的力量,绝
非她的对手。”

    巴斯基苦笑道:“只是北保司刚才就教我们吃不消了。”

    异生物道:“那只是你们不明白自己的力量吧!但这事只能凭你们自己去体会,
怎样说都不会有用的。”

    顿了顿接着道:“黑狱人所有的力量,都是来自反空间,由於他们曾在反空间
活了以亿年计的岁月,所以没有任何生物比他们对反空间有更深的认识和了解。而
他们最厉害的武器,就是两个以反空间动力操纵的中子战星了。”

    叁人脸脸相觑,原来竟有两颗中子战星,确是骇人听闻至极。

    异生物道:“你们误会了,其中一颗已变成了大帝号。”

    叁人同时失声道:“甚麽?”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