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如幻似真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如幻似真

    黑蜂后娃亚娜冷哼道:“只要你们肯放弃两艘战神舰,我可任由你们驾驶黑巫
号离开,否则我的飞船进来时,就是你们末日到的时刻了。”

    卡尔夫南狂笑道:“敢把出打开吗?请问的飞船怎样进来呢?”

    黑蜂后冷笑道:“你的黑巫号已变成废物,让你飞出去还不是挨揍?若非上次
你与改造人战斗时,基地大部分的战垒和武器系统均被摧毁,现在你们早曲终人散
了。再给你一个机会,立即放弃抢夺两艘战神号,否则我就立即打开通道,让我的
黑蜂号进来把你收拾。”

    卡尔夫南关闭了对话器。

    翟斯飞沉声道:“我要亲自过去夺船。”

    卡尔夫南摇头道:“机会太渺茫了,亦非短时间内办得到,待会出张开时,我
们立即驾船逃走。”

    翟斯飞一呆道:“其他人呢?”

    卡尔夫南望往舷窗外闪烁不停的炮火,若无其事道:“主帅有难,小卒们总要
有些牺牲的。”翟斯飞仍想说话,忽然整个基地晃动了一下。两人大吃一惊,茫然
不知发生了甚麽事。

    领袖一号在太阳系的外空弹了出来,飞进星系的内空去。

    目的地是月球基地。

    姬慧芙将会举行内阁和议长级的会议,先与各要员取得共识才举行正式的联邦
议局全体大会。

    两人仍呆坐在沙发上,百感交集地看着这美丽的家乡星系。

    爱神的声音响彻大堂道:“收到两个重要的消息,要向主席报告。”

    姬慧芙从迷惘的沉思警醒过来,道:“秀清说吧!”

    爱神道:“中子战星仍在仰马星的外空停留不动,原因不明”

    姗娜丽娃芳心一动道:“他们在等大帝号吧。”

    姬慧芙皱眉道:“若要摧毁联邦,只是这颗中子战星和内的飞船已是游刃有馀,
何须等待大帝号呢?”

    爱神夫秀清道:“或者在等候指挥者吧!要发挥这样一颗星球的威力,恐怕黑
狱人元帅级的人物仍办不到。”

    姬慧芙色变道:“难道撒拿旦之外,黑狱人还有高於叁大元帅的人物?”

   

    爱神沉默下来。

    若方舟等人在此,就知道他们等的是天美了,并且更会觉得事不寻常,因为天
美早该到达那处了。

    姬慧芙知道很难凭空想出答案,暗忖这总算是好事,道:“另一件事呢?”

    爱神道:“乐园星系发生了非常怪异的事,首先在荒星基地内发生了激烈的战
斗,然後忽然间在那行星的泥土和石,长出了紫蓝色的植物,把所有建设全部摧毁
了。这些怪异的植物完全把星球的表面覆盖,走不及的人都给纵横交错的树体活埋
了。”

    姬慧芙和姗娜丽娃脸脸相觑,同时想起了曾见过的蓝菌。

    它们终於忍受不了人类对星球环境的破坏,发动反击了。

    爱神续道:“黑巫号、两艘战神飞船和太空盗的飞船夹杂在其他飞船中逃了出
来,各自往不同方向溜走了。”

    姬慧芙深吸一气,想像着当时凄厉可怕的情景,说不出话来。

    领袖一号这时飞临月球基地之上,缓缓往下降去。

    流星臣流浩浩荡荡的在星区中永无休止地运动着。

    方舟默默计算其运行的轨迹,判断出最少要二十五万年,他才会进入这星区的
其中一个星系。不禁暗中叫苦。没有了飞船,他等若成了个活死囚,甚麽地方都去
不了。

    心中叉隐隐奇怪,他在这团冷硬的巨石中随着流星大队流浪了大段日子,为何
撒拿旦仍没有再追上来,难道真这麽容易给自己诓了,以为自己溜了到别处去?

    细想又觉不像,当日大相隔以百万光年计的距离,只凭天美帝后提供最後踪影
的大概位置,他便轻而易举地寻上门来。目下既知自己在这星区,怎会寻他不着

    唯一的解释是因能量的损耗太厉害,所以要先睡上一觉也说不定。

    正胡思乱想时,前方电光爆闪。

    方舟这时能量回复过来,思感往前延伸,立时大吃一惊。

    只见一道陨石流,正打横切入流星雨去,引起了狂暴的冲击和爆炸。

    他吃惊的原因,在於先前曾察觉这在附近出现的陨石流,明明互相间运行的轨
迹大有差异,理应不会撞在一块儿,为何情况竟忽然完全改变了过来呢?是甚麽力
量改变了陨石流的轨道?这个念头刚起四周的流星纷纷爆炸。

    “轰”的一声,一个巨大的陨石横撞在他置身处的钢石上。

    月球大小般的钢石立时现出一个广达十多公里的大陷坑,偏离了轨道,以惊人
的高速脱离流星雨群,往虚空投去。

    躲在一个凹坑裹的方舟苦苦抵受着那种撕心裂肺的震,毫无选择地随着流星踏
上新的旅程。

    一种孤独的感觉,袭上心头。

    以往纵是在火鸟星上,他亦没有这种令人沮丧的感觉。

    不如是否已习惯了有人作伴,现在的孤单感使他份外难受。

    忽然间,他感到自己的微不足道。

    在这一大团荒凉冰冷、凹凸的石球上,他只是一个微生物般的小点,而这陨星
石本身则又是这荒茫星区的一个小点,至乎整个星区以万计的星结集,在广阔无垠
的宇宙仍是无关重要。

    包围着他那不能计量的天幕,只是无涯无际的黑暗和星点。

    一个个的太阳放射着光,似若没甚麽原因,也没有任何目的。

    陨星上峰峦突起,嶙峋耸立,有种乱糟槽一团的感觉,像是永远都不会生出任
何变化。

    当他注视着像刀锋般锐利由层冒起的一个峰时,赫然发觉峰在层上拖出一道影
子,还逐渐明亮起来。

    方舟不解地朝前望去,立即目瞪口呆。一颗大阳在前方缓缓扩大着,变成了夜
空最明亮的光点。凭他超人的视力,可以清楚看到正绕着她运行的八颗行星。陨星
正以近乎亚光速的速度,依循抛物线的弧度往这星系投去。他卓地立起,太阳的射
线刺激得他眯上了眼睛。他的灵觉告诉他,其中的一颗行星上洋溢着生命那使人振
奋的感觉。这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的奇遇。

    家乡地球的联邦议局展开了前所末有的激烈辩论。

    赞成撤离和反对的人各持己见。

    反对的理由亦非常充分。

    毕竟联邦军最近才大胜黑狱军团,把对方的先头部队赶了回仰马星系去。没有
理由战胜者竟要放弃人类发源的河系,冒着莫大的危险、悠久的旅程,避难至茫不
可测的其他遥远河系。

    兼且尚未与大帝号或中子战星正面交锋,怎可现在便打定输数?

    姬慧芙默然不语,任由议长谢格斯引导着双方的辩论。

    但姬慧芙发言的时间终於到了。

    议会大堂庄严肃穆,静待最高领袖的指示。

    姬慧芙缓缓起立,俏脸充满哀然之色,以出奇地轻柔平静的语气道:“但愿我
今天不是站在这和说这番话。”

    大堂内只有此起彼落的沉重呼吸声。

    姬慧笑道:“赞成大撤退或反对的论点我们都听过了,在目前来说,双方均有
充足的理由。所以我因应而作出了修改,提出”自愿撤退方案,我会亲自向联邦公
民详尽地解释现在的形势,清楚告诉他们军方专业的意见和判断。我只希望凡愿意
离开的,都可以得到这样一个机会。而本人则会偕同志愿留下的军队,与黑狱军团
作战到底,捍卫我们深爱的家乡银河系。“

    陨星冲进了星系的内空去,先是受到星的引力,望着核心处的艳丽太阳投去,
但由於距离的关系,陨星偏离了轨道,朝唯一被大气包裹的蓝色星球掠去,那是星
系内离太阳最近的第四颗行星。

    他贪婪地汲取着太阳的能量,陨星速度不断增加。

    方舟心中惊异不定。跟前这星球不但有海洋,还有绿野,环境与家乡地球相若,
除非是经过蓄意的人为改造,否则就是令人骇然的巧合了。

    陨星以惊人的高速闯入浓厚的大气。

    方舟大感有趣,一边以能量护体,思感延伸往陨星的分子世界裹。

    他感觉着陨星的前端受到空气分子密如暴雨点般的打击,就如炮弹射入坚固的
碉堡那样,分子和原子间的联系被捣毁,扯出了毫无规则地横集在陨星前端表面上
的单个分子。分子分裂为原子,原子再因失去其中所含的电子、电离的情况下,辐
射出明线光波。

    强烈的摩擦下,陨星迅速烧毁,发出强光,若在地面看上来,就是壮丽的流星
了。

    陨星箭矢般投进大气层内,只百多公里,就剩下一半不到的质量。

    方舟忍受着那能使合成金属销溶的热量。

    他首次忘记了大帝号的威胁,忘了下方怪异的天地,全心全意去经验这乘驭流
星的宝贵旅程。

    陨星不断销损,空气在陨星前缘形成了一个“帽子”。

    那是由陨星转化而成的压缩气体和在陨星前被压缩了的空气所形成的。这股被
压缩的炽热气流从陨星两侧泻往後方,再从陨星身上剥下新的粒子,形成慧星般的
光尾巴。

    躲在陨星最後方的方舟心中叫妙,不断把这种能量吸进体内去。

    他抗热的本领可说不作第二人想,那是在火鸟星上训练有素所致。

    由於空气的阻隔,陨星逐渐失去了原本的“宇宙速度”,变成垂直下坠,就像
从飞船上给扔下来的重物。

    到了大气下层处,陨星只剩下四分之一的质量,大量剥落的固体质点,在後方
形成雾状的尘屑光迹,长达数十公里。若在下方仰首观望,正是壮丽非常。

    轰鸣声不绝於耳,声势惊人之极。

    眼前一暗,陨星离开了大气层,来到了天壤间的虚空。

    下方是被植物覆盖的原野和大海那岸海交接的动人天地。

    方舟心神俱颤,离开了陨星,自行往下掠去。

    陨星在这青阳的黑夜,画过一道光,投进大海。

    方舟掠往岸旁,在一片草地降落,跪了下来,深深吸了一与地球全无分别的新
鲜空气,难以相信地看着眼前这奇异的世界。

    不远处有一丛结实的野果,送来令他差点掉下眼泪来的香气。

    在天上两颗月亮的照射下,原野一片金黄,左方是在夜裹绽放的仙人掌,以阵
阵芳香的凝乳浸润着空气,巨大的天蜮拍着半透明的翅膀,在仙人掌花问飘然飞舞。
远方是一片横亘百里的雨林。这是没有可能的事,但却是跟前确凿不移的现实。草
地葱绿,泥土湿软。

    唯一的解释是若干年前曾有人类来到这星球上,改造了这颗与地球大小相若的
行星,并把带来的动植物紧殖下来。这若发生在银河系内,仍不稀奇,但方舟却清
楚知道这是与银河系相隔了遥阔虚空的陌生河系。

    那个“人”是否仍在这星球上呢?

    方舟呻吟一声,翻身仰躺地上,思感八爪鱼般往四方八面延伸,刹那间游遍了
整个星球。

    姬慧芙离开议会大堂时,舒士俊由後赶来道:“主席!”

    姬慧天心中轻叹,歪思亲卫让他来到自己身旁。

    这被称为联邦最英俊和有才华的富豪赶到脚步不停的姬慧芙身旁,追着她进入
主席的特别休息室去。

    大门在两人身後关上,隔断了潮水般的吵声。舒士俊搓着手道:“慧芙噢请容
许我这样称呼主席,我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姬慧芙背着他淡淡道:“人若成为情绪的奴隶,是很危险的一回事。”

    舒士俊叹道:“只有主席能使我失去了自制。唉!主席怎可以明知有败无胜,
仍要留下来送羊入虎呢。我……”

    姬慧芙冷然打断他道:“我心意已决,若你来见我只为了劝我打消这主意,现
在可以离去了。”

    舒士俊英伟的脸容现出痛苦的神色,好一会後平静下来,柔声道:“慧芙该明
白我对你的心意,就算死,我也要和主席死在一块儿,请容许我和并肩作战。”

    姬慧芙不由有点感动,转过娇躯,明媚的秀眸凝视着他道:“除了联邦外,我
再没有暇关注其他任何事情。唉!舒总裁可否听我一句说话,你有多麽远就走多麽
远吧!把你创立宇宙企业的魄力和智慧,用在开拓新世界去,为人类建立新的福地。”

    舒士俊坚决摇头道:“没有了,我甚麽地方都不会去。”

    看着他目中射出的海样深情,姬慧芙亦不无怜惜之意,轻叹一声,转过身去,
柔声道:“我很累,让我休息一会吧!”

    舒士俊猛地前冲,探手搂上他梦寐以求的美女的小蛮腰,激动地道。“慧芙!
随我走吧!我建造了一艘适合河系航行的超级飞船”种子号“,内中存整个人类物
质文明的种子,我们可以在远方建立更理想的国度,为何明知要牺牲仍要留下来呢?
有甚麽比生命更宝贵?”

    姬慧芙有点软弱地靠入了他怀,心中却想起了方舟,低声道:“你不会明白我
的,没有人可以明白。”

    轻轻挣脱了他的纠缠,转身离开。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