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十章 共抗大敌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十章  共抗大敌

    方舟逐渐苏醒起来,发觉仍是赤身裸体。

    体内能量澎湃,使他所有感官都灵锐起来。

    他没有立即睁开眼睛,因为他很享受这刻的感觉。

    首先惹起他注意是翅膀振动的声音,自近而远。

    他的思感延伸开去,感受着翅膀震撼了其周遭的空气分子,从而波及邻近的其
他空气分子,造成向四周扩散的震波,进入他的耳朵,先使耳膜抖颤,再依次震动
耳内的液体,然後通过神经末向大脑送出了讯息,使他“听”到了振翼的声音。

    只是这灵锐的感觉,他已知道自己具有了能量的最高水平。

    一对纤手温柔地抚上他的後颈和脸颊,使他舒服得呻吟起来。

    睁开眼时,接触到的是夫秀清圣洁的王容和深情的美目。

    藉着自己的能量,她也“复活”过来了。

    方舟伸手勾着她像天鹅般优美的粉颈,硬把她的香凑向自己,重重吻着。

    夫秀清不片刻便失去了矜持,融化在他深情的热吻。

    但很快她又挣脱开去,大嗔道:“不要胡闹好吗?我们和翼人族正面临大祸,
你还有这种心情。”

    方舟笑嘻嘻坐了起来,发觉正置身离地面近百公尺的一个翼人族的窠巢,四周
全是参天怪树,阳光雨点般由枝叶间照下来,美丽安宁有若桃源仙境。

    他好奇地摸了摸以树皮织成既柔又乾爽的翼人窠,暗忖若能搂着美丽的夜星,
以她那对翅膀为被,看着树顶上的星夜,必然是非常美妙动人的一回事。

    夫秀清见他脸上现出神往迷醉的神色,伸手在他臂上重重扭了一记,生气道:
“你听到我的话吗?”

    方舟肆无忌惮地伸指在她吹弹得破的脸蛋弹了一下,赞叹道:“这肉体确是神
乎其技,若非人类早没有婚嫁制度,我定会娶了作娇妻。”

    夫秀清失笑道:“天下间没有人比你更不适合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了。你好像
从没有专一这回事,刚才摸着这大鸟巢时,是否想着那些翼女了。假若你打她们的
主意,保证会碰壁,人类的爱情根本不存在她们这种无性的生物。”

    方舟知她说的是事实,颓然叹了一气道:“我怎会到这来的,她们又溜到那去
了,和她们说过话吗?”

    夫秀清横了他一眼道:“我的存在,将是一个秘密,除了植物之祖外,还没有
人能识破我的存在,而我更没有兴趣去接触其他人。”




    方舟又伸手去搂她的腰,笑道:“那岂非变成了我一个人的私有物,那真是精
采极了。”

    夫秀清拨开他的手,嗔道:“去你的,谁是你的私有物了。这只是策略上的需
要。认真点吧!黑狱人和沙西族人已把我们重重包围起来,再不想办法,明年大约
这个时间,就是我们和翼人族的忌辰了。”

    方舟终收起劫後馀生的欢畅玩闹的心情,闭上眼睛,好一会後才骇然睁目道:
“乖乖不得了,就算我们不怕损耗能量,把人类号重建出来,仍远不是沙西族人过
万飞船的对手,更不用说那数十条黑狱人的晶石飞船了,只是美雅女叁人联合起来,
其精神能量便要比小弟强大得多了。”

    夫秀清苦恼地道:“翼女族这颗行星,所有由植物之祖布置的措施,均是以防
御和隐藏为主,动起手来只有挨打的份儿。翼女虽是很超卓的战士,但双方实力太
悬殊了。”

    忽地神情一动道:“翼女来找你了,和她商量一下吧?”

    看着夫秀清空气般消失,感到她回到脑内的晶片时,破空之声刚由後方传到耳
内。

    晶石飞船不断由反空间弹出来,加入横排空中的黑狱舰队。

    经过近十个地球天的研究,他们清楚把握到把整个星系隐藏起来的力场结构。

    美雅女和北保司并肩立在舷窗前,审阅己方的军力布置。

    这次是再不容有失。

    若教方舟溜掉了,再要找这机灵多变的超级人类将比大海捞针困难上亿万倍。

    饱受教训後,更没有黑狱人敢对方舟掉以轻心。

    当年若非撒拿旦和天美亲自出马,能否制服方舟仍是疑问。

    这人实在太可怕了。

    美雅女沉声道:“我有个很不徉的感觉,方舟的能量该已恢复了过来,甚至高
出先前的水平,因为刚才我感到他的思感波由这倾斜的时空探了出来,巡阅了我们
的飞舰。”

    北保司道:“我也有那种被侦察的感觉,但来得突然,去得更快,使我抓不着
他。放心好了,以我们现时的实力,正面交锋下,十个方舟都要完蛋的。”

    封神的声音从後方传来道:“最好他肯逃进反空间去,那我们布下的反空间力
场网,将可把他和翼人族一网成擒,经此一役,所有生出异心的人都要安份守己,
乖乖听命了。”又道:“好了!能量凝聚可以开始了。”

    美雅女暗叹了一气,方舟这趟绝难逃过大难了,毁了此人後,黑狱人在宇宙内
再难寻对手,不由生出寂寞的失落感觉。而这种感觉正是人类的情绪。

    夜星自天而降,落到巢内。

    银光闪闪的翅膀,娇嫩的四肢和脸容,宛若来自仙界的神物。

    她冷冷看着赤裸的方舟,淡然道:“你醒来了。”

    方舟靠坐在鸟巢边缘处,微笑道:“是把我带到这来吗?”

    夜星没有回答,把展开的翅膀收在背後,平静地道:“黑狱人快开始进攻了,
若你有办法的话,就自己逃命吧!”

    方舟愕然道:“那你们呢?”

    夜星像说着别人的事般道:“没有人能阻止植物之祖的死亡,正如没有人能改
变我们败亡的命运。自从黑狱人离开银河系的一刻,我们这命运就被注定了。你们
人类不是有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话吗?这是自然的法则,是每个翼人都要
甘心接受的。”

    方舟讶然道:“植物之祖或可算是死了,而们亦面临大祸。但我看却是毫不紧
张,更不在乎,这是怎麽一回事?换了是我们人类,必想尽一切方法去应忖。”

    夜星若无其事道:“我们的直觉清楚无误地告诉我们这次是必死无疑。既知道
事责如此,还有甚麽好紧张的,当黑狱人破开力场进来时,我们会利用行星内瘟藏
的庞大能量,驱动翼人星离开轨道,以地火树对抗黑狱人和沙西的联军,那时你该
设法逃走了。”

    方舟呆了半晌,沉声道:“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夜星无动於中地道:“植
物之祖在入灭前,把你的身分告诉了我,不过这仍於事无补,你一个人的力量,起
不了甚麽作用。”

    方舟苦笑道:“若知道我真的收拾了大帝号,说这句话前就会用的翼人怪脑多
想一下了。”

    夜星美目亮了起来,旋又摇头道:“我不相信,没有力量可毁灭大帝号的。”

    方舟大感有趣道:“原来你们翼人也懂摇头表示不同意的。唉!可惜不懂得谈
情说爱,否则在这多住上一年半载当休息渡假也不错哩!”夜星奇道:“你好像比
我们对黑狱人的进攻更不在意哩!”

    方舟舒服地挨在巢沿处,伸展四肢,仰头看着她高洁典美的脸容,叹道:“恰
恰相反,我一边和说话,一边查看手上的本钱,研究这颗可化作战星的飞船。说得
对,正面交锋,我们必无幸免。但就像对忖大帝号般,既不能力敌,便要智取。”

    大力一拍巢缘,大喝道:“妈的!有方舟在此,怎能教们长了翅膀的美人儿香
消王殒,这事包在小弟身上好了。”

    夜星像首次认识他般,呆瞪着美丽澄蓝的大眼睛,不眨半下的看着这特别出众
的人类。

    四十八艘晶石太空舰,一字形排在虚空间,全体四万多人的精神能汇聚起来,
由美雅女叁大巨头操纵,控制着大叁角号内的降神器,由反空间提取能量,聚集在
大叁角号主发射台的能量动力炉内。

    只有大叁角号有能力和装备进行这种发射。

    倏地强芒一闪。

    大叁角号的舰头亮了起来,一道直径达十米的能量巨柱,撕裂了虚黑的夜空,
喷泉般激刺前方似是空无一物的太空处。

    令人难以相信的事情发生了。

    光柱不知撞上了甚麽奇异的东西,四散流窜,织出一个如有实质的大光球,芒
雨激溅,燃亮了整个星空。

    远近过万艘飞船反映着强芒的极光,烁烁闪动,极为壮观。

    保护翼人的光球终於无所遁形。

    光球在反空间能量的消下,逐渐亮了起来。

    美雅女等以精神能不断摧动降神器,加强对敌人保护力场的压力。

    光球逐渐变成靛蓝色,再依着光谱逐渐往红端变化。

    谁都知道当力场红透时,就是对方力场粉碎的一刻。

    方舟和翼人族的末日亦该来临了。

    翼女全躲在翼人星的地核处,静待力场破裂的刹那。

    纵使在星球的核心处,仍能感受到两股能量交击的压力,因为力场的能量正是
来自地核的能量,透过地火树发出去。

    翼女全族只有叁千二百五十人,她们是最早出现的生命体,在经过了数万年的
无性繁殖後,便不明白所以地夫去了繁殖的能力。

    她们不会衰老,也不会死亡。

    她们是宇宙罕有没有任何野心的种族,酷爱自然和自由,这使她们天生便是黑
狱人的死敌。

    多年来,她们一直与植物之祖共同生活在一起,从不觉得这有甚麽特别之处,
只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一回事。

    长期的战争,使她们的人数由七十多万剧减至现在的数目。

    但她们并没有悲伤的感觉,比起人类,死亡对她们就像呼吸般自然。

    不过她们却是非常优秀和勇敢的战士,她们能凭肉身对抗飞船,两翼就是她们
的护罩,其灵活处,连黑狱人都大感头痛。

    最厉害处是她们能作肉身的反空间飞行,潜入敌船与敌人短兵交接,她们能活
至今天,自有其一定的道理。

    现在馀下来的翼女,都是族内最越的一群,这正是适者生存的道理。

    植物之祖那种子形体仍留在地核内,成了能量流的控制中心,但植物之祖祖已
以某一种形式到了别处去。

    这是必然的後果,只有植物之祖把所有的力量输进了方舟体内,才可使他的能
量回复过来,应付黑狱人的进攻。

    而失去了所有能量的植物之祖,只好进入宇宙的长眠裹去。

    岩浆流开始旋动着,由缓至快,整个翼人星抖动起来。

    方舟和夜星并肩立在巨型种子上,看着岩浆的变化运转。

    其他的翼女们则虚悬在这空间内,缓缓动翅膀,等待力场破裂的一刻。

    方舟的思感能与整个翼星的能量合为一体,催动着等若飞船动力炉的地核,同
时通过地火树吸收正极子的能量,千百借地加强这地火树形成的护罩。

    这颗翼人战星虽是威力无穷,但仍非称雄宇宙的黑狱人的对手。

    唯一方法,就是以战略妙计取胜。

    “轰!”地动天摇,地火树狂舞。

    力场终於给粉碎了。

    使这个拥有十叁颗行星的星系内激着电火芒。

    盘旋於外空处正是把整个星系包围得水不通的敌人飞舰。

    方舟的手握上比他要高上半个头的翼女领袖夜星那矜贵的王手,能量的电流立
即潮涌到他体内去。

    事实上所有叁千多个翼女、每一颗地火树、星球内每一份的自然能量,都以夜
星为中心结合起来,再流进方舟体内。

    在以前这是没有可能的。

    但由於方舟得到了植物之祖来自宇宙初开最纯一的本源能量,这便成了可行的
事实。

    方舟替代了植物之祖的位置。

    植物之祖天生不能伤害别人,但方舟这既有爱亦有恨,同时拥有两个极端的人
类却是另一回事。

    与黑狱人的战争进行了近七万年,但在翼人族的家乡星系,她们的最後一个基
地,战争还是首次发生。

    翼人虽甘於接受命运,敢昂然面对死亡而一无所惧,但却并非不珍惜生命,因
为那是自由的一种具体形式。

    只有通过存在,才可以享受自由。

    所以在方舟强大的魅力与鼓舞下,她们终於接受了方舟的帮助,携手应战。

    方舟体内的能量以几何级数攀升着,到了差不多要爆炸时,他的思感以光速刹
那间延伸到星系内空的每一正极子去,再把它们吸纳到星球表面茫茫的树海间,千
万倍地加强了它们作为保护罩的能量。

    同一时间夫秀清推动了地核内的热能,生出庞大至可驱动整个星球的动力。

    “隆隆”声中,翼人星摆脱了运行的轨迹,由缓转速,冲空而去。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