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一章 太空交易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一章  太空交易

    墨尔盘龙人是黑狱人的四大帮凶爪牙中最秘和使人恐惧的可怕生物。若非资料
来自大帝号内的资料厍,夫秀清和方舟当不会知道这麽详细。他们的飞船称作“龙
茧”,船身是由他们身体吸收了太阳能和宇宙各种物质後排泌出来织成的,而飞船
内的动力和武器系统也是以这种奇异的方式制造出来,所以整艘飞船都是一种有生
命的机体。

    墨尔盘龙人是没有固定形态的长条蛇状生物,拥有十八个大小和作用不同可在
体内流动的“脑”,没有性别,每到一段时间,便可通过分裂生产出新一代的墨两
盘龙人。比起人类,生育的过程慢多了,由决定生育开始,到成功产生出新的生命,
至少要五千至七千年的悠久岁月。

    每一艘龙茧飞船内只有一条墨尔盘龙人,他们本身就是导航、通讯和能源。龙
茧飞船内充盈着一种名为“墨尔盘气”的浓黑气体,那是墨尔盘龙人赖以生存的养
分。这种对人类而言是带有剧毒和腐蚀性的气体,从皮肤进入他们没有内脏的身体
後,由十八个脑吸收,再生产出新的“墨尔盘气”,循环不休,永不衰竭。

    假若一段时间内得不到补充的话,他们的大小各脑会逐一死亡,就像以前的人
类赖氧气来维持生命。

    在黑狱人的四大爪牙中,人数最多的是差点被方舟灭族的沙西人,其次是液态
和鬼相巨魔族,墨尔盘龙人数目最少,介乎五十万到六十万之间,其中只有接近十
万个墨尔盘龙人拥有生产龙茧舰的能力。

    由於每条有制造龙茧能力的墨尔盘龙人均等若一艘飞船和作战单位,所以他们
人数虽少,实力比起人数最多的沙西人却是有过之何无不及。

    而且墨两盘龙人最擅长潜踪匿迹之术,能躲过最精密的侦察仪,故能神出鬼没,
使敌人谈虎色变。

    不过由於夫秀清和方舟把握了黑狱人最高能量层次的反极子通信,所以能准确
知道他们的位置和航线,进行追击相阻截。

    龙茧飞船的反空间航速最高可达每地球时一千光年的距离,此起方舟的陨星慢
了二千光年,经过了二百多个地球时的追踪後,方舟两人终在离新太阳系一万光年
的“沉鱼星河”附近的反空间追上了他们。

    近五万个形如蛋状的龙茧飞船,像蝗般在反空间无声无息地滑行着。

    这些巨蛋般的飞船大小不一,大者长达二百米,小的可至乎五十米,通体黝黑,
闪着乌亮的光泽,怪异得令人见而心寒。

    当陨星逐渐接近墨尔盘龙人的庞大太空舰队时,他们突然弹往正空间去。

    方舟和夫秀清齐齐吓了一跳。

    方舟叫道:“他们是否发现了我们?”

    夫秀清在他脑内的晶片道:“除非我们由大帝号得来有关他们的资料并不完备,
否则这是不可能的。我们以反极子模仿植物之那种能把时空扭曲的隐蔽罩,除非是
美雅女等寥寥数人外,该是没有其他生物能识破的。”




    两人正大惑不解时,龙茧舰队停了下来,凝正在太空裹,与夜空浑融成为一体。

    夫秀清道:“他们似乎在等候甚麽东西哩!”

    方舟道:“我们也出去吧!”

    夫秀清一声领命,弹了出去,隐藏在沉鱼星河边缘区一个星系,离敌人舰队只
有叁万公里之遥。

    方舟伸了个懒腰,以舒服得快要死去的语气道:“我想睡一个甜觉,院长可否
出来陪我?求求好吗。我保证只像平时对般搂搂抱抱。唉!这个陨星坑实在太冷硬
无情了。”

    夫秀娇笑道:“对不起!本院长现在没有心情和你胡混。”

    方舟飞出了陨星坑,来到陨星一个高出地表达两公里的尖峰之巅,仰望敌舰所
在的夜空,以哀求的语气道:“刚才我到那开放了的世界取资料时,依足院长的吩
咐循规蹈矩,否则院长就贞操难保了。我这麽乖这麽听话,院长难道仍斤斤计较一
点儿的奖赏吗?”

    夫秀没好气的道:“你乖是应该的,何用甚麽奖赏,噢!有飞船由反空间来了。”

    方舟思感延伸开去,一震道:“那是娃亚娜的后号。”太阳帚国首都星那受到
一级保安的秘密地厍的上盖张了开来,太阳号由天空缓缓降下,底舱打开,射出一
柱柔和的黄光,把地厍敞开的出笼罩在内。

    由丹猗指挥的黄旗舰队,在四周严密布防,太阳战士由飞船飞了出来,监察地
库旁的浓密山林,以应付任何突变。

    “轧轧”声中,一个直径达五十米的金属球,由地库升了出来,往太阳号的底
舱缓缓上移。

    美丽的受造人丹猗司令,通过视野舷窗,凝望着这藏有人类未来生命的金属球,
那已成了其他人类极争夺,而黑狱人则不惜一切要毁灭的宝库。

    站在她身旁是另一个杰出的男性受造人谈应士,丹猗的副司令。

    他们两人被太阳帝国誉为新一代的金童和玉女。

    谈应士细看丹猗那锺天地灵气而生的轮廓和有诸内而形於外秀美无伦的气质,
暗忖纵使姬慧芙复生,恐怕亦不外如是。

    不过他虽有爱慕之心,却没有肉体占有念头,因对受造人来说,根本没有情欲
这种本能。

    只有思想和心灵的浑融和交流,才是他们追求的爱情境界。

    但丹猗司令却是个非常高傲的人,直到这一刻,仍没有异性能使她心动和作出
较热烈的回应。

    就像这刻,谈应士的脑电波,便给她拒诸於门外。

    因子宝厍终升进了太阳号的舱。

    舱门关起後,丹猗松了一口气道:“应士,给我接通帝主的通话器,我会提议
他撤走首都星的所有人,只凭自动武器系统对抗敌人。”

    谈应士失声道:“甚麽?”

    丹猗走了开去,若无其事道:“这是唯一对付卡尔夫南以黑巫术驱使人作渗透
破坏的方法,若以真功夫交战,我才不怕他们。”

    谈应士愕在当场,同时心中苦笑。

    为何她思考的方式如此妙想天开地与众不同昵?

    说到底,大都同是受造人罢了。

    方舟带着夫秀,准确无误地穿过了蜂后号分隔正反空间的能量网,在尾一个房
间内出现。

    这是个布置得很女性化的居所,房外还有个小厅,陈设简雅。

    方舟毫不客气倒在柔软和充满弹性的大床上,道:“我已有七万年没睡过这麽
舒适的床了,院长要试试吗?”

    夫秀清嗔道:“无论你怎麽说,我也不会受你蛊惑的了。”

    方舟笑道:“我明白了,夫院长因为情不自禁地爱上了找,所以才这麽怕见我。
嘻!肉体的快乐从来都不是罪恶,夫院长为何总是如避蛇蝎般地怕与我亲热昵?”

    夫秀清淡淡道:“这船上美女如云,太空盗的女性又一向追求肉欲,你到了这
还愁寂寞吗?若我出现你反而不那麽方便哩!”

    方舟一拍额头,坐了起来,兴奋道:“我真涂,竟忘了这是另一个罪恶乐园,
在这乾净得教人害怕的宇宙,罪恶已成了快乐的泉源,我这就去勾引个太空女海盗
来玩儿。”夫秀大嗔道:“你敢当蓍我面前做这种事!”方舟奇道:“这怎会是问
韪,我找个地方让躲起来不就成了。”由床上跳了起来,走出小厅去。夫秀清尖叫
道:“不!”方舟愕然正步,搔头道:“又是怎麽一回事。”夫秀清沉默下去,不
再说话。方丹苦恼地楞了一会,思感延伸开去,片刻後穿过合成金属造成的墙壁,
到了邻房去。

    男女欢好的声音,立时充盈耳内。

    方舟发出能量,正在床上行云布雨的一对男女立时昏迷过去。

    女的金发冰肌,生得非常美貌:男的是猥琐矮小,与女的绝不四配。

    夫秀清忍不住道:“你真厉害!竟一下子就把太空鼠斯特凡收服了,他在太空
盗是有名好色嗜血的魔头,想不到这麽多年仍毫不长进。”

    方舟得意洋洋道:“我穿墙过来时这家伙立即生出感觉,只是手脚及不上我的
敏捷吧!好了!我要把他送进正反空间的边界藏起来了。”

    倏忽後斯特凡消失不见,而方舟却变成了斯特凡,连他身上的辨识卡、内置武
器、多用途的控制器,全一股脑儿来到他身上。

    除非太空盗能有像翼女们的敏锐直觉,否则休想知道他是冒牌货。

    飞船仍在正空间内朝墨尔盘龙人的舰队疾飞过去,但速度逐渐减缓。

    方舟弄醒了那赤裸的金发女郎,但由於她的生命磁场缺乏吸引力,故不能惹起
他半圈涟漪。

    女郎们不知曾昏迷过去,娇吟一声,探手来拉他回到床上去。

    方舟大力拍了她的粉臀一记,笑道:“好好的睡觉吧!老子还有很多事做昵。”

    来到门前,内藏的辨识器确认了他身分後,中分而开。

    经过外面与邻房同一形式的小厅後,再穿过外门,来到了幽静的长廊。

    这区域是舰上高级人员的宿处,一般舰员都不准到这裹来的。

    廊道上暗藏着能自动辨识敌我的自动防卫系统,这时都把方舟当作了自己人。

    方舟思感往四周八方延伸,立时探悉了整艘船的结构相每一个人的位置。

    黑蜂后娃亚娜和左右盗将辛普林、占斯塔两人,正在舰首的指挥大堂内准备与
龙人接触,而她的首席爱将长发女芝芝正一个人在不远的休憩厅独坐着发呆。

    她的磁场比之娃亚娜绝不逊色。

    方舟不由大为心动。

    举步前行,到了一个天井似的方形空间,升了上去,经过了叁个层间,来到了
被一个透明大圆罩覆盖的舒敞厅堂,圆罩外是深黑的星空。

    长发女芝芝独自坐在一角的沙发上,与星夜融合在一起。

    方舟乾咳一声,走了过去,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芝芝鄙夷她望了他一眼,冷冷道:“我不须任何人作伴,斯特凡你最好不要惹
起我的脾气。”

    方舟笑嘻嘻道:“我却需要找个伴儿。唉!我真不明白蜂后,说到底我们都是
人类嘛。怎可去害自己人呢?”

    他这番话纯粹是试探性质,贝芝芝好像对与墨两盘龙人的相见漠不关心的样子,
所以试她一试。

    芝芝听他说第一句时,俏脸掠过怒意,但当他说出後几旬话时,眼中亮起意外
神色,惊疑不定地打量他。缓缓道:“斯特凡你说话小心些,若教蜂后知道,有你
好受了。”

    方舟低声道:“管不得这麽多了,难道不觉得蜂后变得很厉害吗?”

    芝芝认真地朝他瞧了一会,怀疑地道:“我要先警告你,你这太空老鼠若以为
可用这些话来讨好我,以达到你的不轨企图,我会教你吃尽苦头。你那叁脚猫的功
夫,本不放在本姑娘眼内。”

    方舟轻轻道:“切勿误会,只是我知道和我有同样的想法,时间又非常紧迫,
才大胆向提出来罢了!嘿!我们可否做点甚麽事昵?”

    事实上他一点都不知道芝芝在想什麽,更不敢去“探看”,怕给她觉察。只好
说得含含,抛砖引玉,希望芝芝把娃亚娜秘密自动报出来。

    不知是否由於斯特凡一向品性恶劣,芝芝毫不领情,语气转冷道:“我有甚麽
想法和你相同的昵?”

    方舟差点语塞,正要胡诌一通,娃亚娜的声音响起道:“芝芝、斯特凡你两人
给我出来,半个她球时後我们就要和龙人王见面了。”“砰!”

    卡两夫南恕不可遏地一掌拍在视野眩窗的强化圾璃上,旋风般转过身来,向翟
斯飞道:“舒士俊这狗养的杂种,竟敢把基因宝库藏到他的太阳号去。我待会定要
在将他碎万段前,当着他面前玩弄尚思兰那两个贱货,哼!”

    翟斯飞这数万年来还是首次见他发这麽大脾气,平静地道:“据情报他们还把
首都星上所有人撤往附近的叁个星系去,破坏了我们的颠覆大计,想不到舒士俊如
此老谋深算,教人看走了眼。”

    卡尔夫南盛怒已过,回复了平静,深吟片晌後道:“我们的反空间输送每一次
可送出五十人,我们就与舒士俊在太阳号内正面交锋,看看是他的太阳战士厉害,
还是我们的全能战士了得。”

    翟斯飞沉声道:“就算太阳号凝定不动,我们输送的命中率们低於百份之叁十,
而命中率则随太阳号移动而大幅减低,即使能命中,可能仍穿不过太阳号分隔正反
空间的力墙,老板最好再考虑一下。”

    卡尔夫南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翟斯飞道:“只要我们能摧毁太阳号的发射台,破坏它的护罩,便有可能把整
艘船俘掳过来,虽然我们会因此付出沉重代价,并不是没有可能办到。最怕是舒士
俊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态,那我们不但将一无所得,说不定还要陪他丢命,这事确令
人头痛。别忘了黑狱人正对我们虎视眈眈哩!”

    卡尔夫南不悦道:“你是否想劝我改变主意。”

    翟斯飞若无其事地道:“我只是提出意见,一切由老板决定。”

    卡尔夫南深吸一气道:“我们全力进攻首都星,首先就要破坏那姬慧芙博物馆,
当舒士俊看到我们动他的心肝宝贝时,必然会不顾一切来阻止,那时说不定会有可
乘之机了。”

    翟斯飞答应一声,垂下头去,眼中闪过鄙夷的神色。舰队继续在反空内飞行,
数个地球天後,将抵达新太阳系。

    舰上二百二十名男女太空盗,各自在本身的岗位内,凝神准备。

    他们主要集中在控制大堂,那是整艘飞舰的总枢纽和神经中心,接着就是八个
武器操控中心和动力调节室了。

    其他都由智能系统控制的自动系统,使舰上人员可集中精神应付飞行和作战的
重要任务。

    蜂后娃亚娜坐在主控台的倚子内,凝视着一万公里外密密麻麻她填满了大片空
间五万艘以上的龙茧飞船。

    蜂后号停了下来。

    众太空盗都看得直冒寒气,这麽庞大的龙茧舰队,他们尚是首次得睹。

    左盗将辛普林和右盗将古斯塔分别在娃亚娜左右的椅子内,严密监察对方的动
静。

    方舟和芝芝进入大堂时,叁人只瞥了他们一眼,便不再理会他们。

    芝芝迳自来到娃亚娜椅後,道:“还没有建立趄联系吗?”

    娃亚娜神色凝重道:“讯号已发了出去,不知为仍没有反应。”

    方舟站在一旁,不知应做甚麽才好时,娃亚娜道:“太空鼠你呆在那干甚麽,
还不回到主发射台去,”

    方舟叫了声谢天谢地,忙到主控台下的椅子坐下,那是操控舰首主炮的岗位。

    左盗将辛普林叫道:“龙人王的茧船移动了,往我们开来。”

    娃亚娜望向正瞧着仪表的辛普林道:“其他茧船有没有动作?”

    辛普林道:“没有!”

    娃亚娜松了一气道:“与这些怪人交易真要令人紧张得精崩溃,谁都不知道他
们下一刻会做甚麽事。”

    一艘长达二百五十米的茧船,由远而近,转瞬茌十公里许外停了下来,活像一
艘载有鬼魅的幽灵飞船。

    夫秀清的声音在方舟心灵内道:“小心点!我看这些龙人对娃亚娜是不怀好意,
我察觉到他们正处於战意甚浓的情绪。”

    方舟要答话时,蜂后号的主控大堂响起一个低沉嘶哑似风啸般的声音道:“蜂
后好!龙人之王向问好!”

    娃亚娜笑道:“太空盗也向你们龙人问好,我们不是说好了只是两艘飞船见面
吗?为何却带了整个舰队来?”

    龙人王答道:“你们不是要得到太阳帝国的基因库吗?我们正是要向太阳帝国
进攻,把答应了你们的东西拿来,但你那方面如何呢?找到了翼人族的位置没有?”

    方舟和夫秀清同时心中一震,这才知道黑两盘龙人的目标竟是翼人族,至於究
竟所谓何事?则仍末清楚。

    娃亚娜淡淡道:“当然知道了,翼人族只信任我们人类,也只有我们才可找到
她们,对这点你仍有怀疑吗?”

    龙人王冷冷道:“最好不要骗我们,我们之所以肯为黑狱人卖力,就是因为黑
狱人答应会把翼人活捉来送给找们。但显然我们是被黑狱人骗了,他们只是想消灭
翼人族。”

    娃亚娜冷哼道:“这只是你们的愚蠢,黑狱人怎会不知道墨尔盘龙人和翼人族
的因子混合後,就会产生出拥有史无先例的强横生物,所以打一开始他们就在欺骗
你们。”

    龙人王对她的嘲讽完全无动於衷,冷冷道:“那你们人类难道不怕吗?为何却
肯与我们作交换?”

    娃亚娜叹道:“若有另外的选择,我怎会和你们进行交易呢?”

    龙人王道:“那代表你们人类亦是愚蠢的生物,好了!给我看看你们寻到翼人
族的证据吧!”

    娃亚娜下令道:“送过去!”

    方舟思感延伸过去,及时捕捉到由舰首弹射出去一截火树的残干。

    龙人王的座驾舰像海绵吸水的把残干收了进去。

    娃亚娜等耐心地守候。

    夫秀清这时又道:“小心!他们正提高动力,准备进入反空间内去。”

    方舟一边暗骂娃雅娜愚蠢,但却觉得也难怪他们,因为墨尔盘龙人最擅欺骗敌
人,错非夫秀清深悉他们的情况,亦难以由其体能的转变而把握到他们的意向。

    龙人王等声音又在大堂内响起道:“这确是翼人的火树,好!做得很好!”

    蓦地所有人均大感不安,前方虚虚荡荡,包括龙人王的座驾舰在内所有盘龙人
的飞船都失去了踪影。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