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三章 一桩交易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三章  一桩交易

    太空海盗是个奇怪的组织。

    由十三股太空盗结成松散的联盟,奉黑蜂后娃亚娜为最高领袖,但他们间却没
有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只是基於共同的利益而凝聚。

    为了应付黑狱人雄霸宇宙的恶劣境况,娃亚娜和其中五个太空盗领袖进一步结
盟,组成联军,这五个领袖依势力强弱排列就是长发女芝芝、左盗将辛普林、右盗
古斯塔、勒汗和太空鼠斯特凡。

    在某一个程度上,这五个太空盗领袖成了娃亚娜的亲将。

    而太空盗亦面对卡尔夫南同一的问题,由於战争的战士损耗,太空盗的数目正
在不断的剧减中,所以舒士俊的基因库,遂成了他们志切得到的宝物。

    而在太阳帝国、新联邦、宇宙联盟和太空盗这四股人类仅存下来的势力中,却
以太空盗力量单薄得不成比例,根本无力与任何一方正面交锋,只能继续干那没本
钱的买卖,永无休正地过他们不断迁移基地和伺机掠夺的流亡生活。

    为了实际上的需要,他们的基地是可移动的巨型太空战堡,内中藏有他们掠夺
得来的资源、科技和各种生物的基因,以不同的设备把它武装起来。

    这趟蜂后号给墨尔盘龙人追得没法脱身,惟有飞返基地,才作拚死一战。

    在基她外布阵的二百多艘飞船,可说是太空盗所结集的全部力量了。

    这太空基地的底部形如巨鼓,布满了蜂巢般脑捕矗??锶??铩I厦媸鞘?千
幢几何形的建物,以三角形和圆形为主,其次就是方形、长方相八角形的柱体,最
高者足有三百多米的高度。

    骤眼看去,就像负着一个小型城的浮鼓,气势逼人。

    太空盗称这活动基她作“终极战堡”,那是他们最厉害的武器了。

    当龙茧飞船由反空间潜出来时,战堡巨鼓那像蜂巢般的圆洞吐射出以万计的能
量光柱,狂击而去,使敌舰猝不及防下,立即吃了大亏,百多艘龙茧飞船纷纷爆炸
分解,逸出的黑雾把整个空间吞噬了。

    二百多艘太空盗的战舰则以终极战堡为中心,毫不留情她向敌人展开猛攻。

    但随着龙茧飞船不断由反空间涌出来,战况渐渐倒转了过来。

    墨黑尔盘龙人的战术别具一格,龙茧飞船永不衰竭地喷出浓黑的雾,迅速扩散,
能黏附在任何飞过它们的物体上,像毒液般侵蚀和破坏敌舰的护甲和船体,比激光
和能量流更难应付,愈沾得多,所受的破坏也更厉害。

    当五万艘茧船一起喷发毒雾,那种景象想想已教人心寒了。

    而龙茧船的灵活性亦是惊人之极,不但可以任何角度进退和改变向,还可自由
地进出正反空间,比水中的鱼儿更要灵活自如。




    更可怕的是他们可从龙茧船体任何一个部分激射出有强烈侵蚀性、浓黑如墨的
半雾状能量流,一旦附在敌舰舰身处,便对敌舰不断腐蚀下去,护罩茌这种情况下
根本起不了作用,只能靠护甲的坚硬度。护甲被蚀穿时,飞船的末日就来临了。

    墨尔盘龙人这种邪恶和侵蚀性的攻击武器,已为黑狱人灭绝了百多个原本非常
强大的种族了,但仍没有人能奈何他们。

    首先遭殃的是太空盗的终极战堡,成为了墨尔盘龙人的主攻目标,不片晌便给
浓雾包围其中,幸好她的护甲要比一般飞船坚固百倍,但加上不断被龙人的凝聚流
击中,一些建物热蜡般溶解了。

    “轰!”

    蜂后号左边的己方护肮飞船被十多股能量先後击中,护甲洞穿,在内外气流压
迫下,整艘爆炸开来,成了一天碎粉。

    蜂后号的蜂尾怒放出一束强芒,使尾随着的一艘巨型龙茧飞船立时了帐。

    方舟亦屡建奇功,接连摧毁了两艘由上方冲下意图拦截的敌舰。

    可是双方的实力实在太悬殊了,只见黑雾不断扩展,眼前尽是蝗般的敌舰,那
诡异的茧体,不但是催命的符咒,还看得人头皮发麻,心生惧意。

    太空盗的船体像迷失在茧海,一艘接一艘“体无完肤”的飞船被蚀穿外壳,爆
为碎粉。

    蜂后号绕过了一团浓雾後,忽然发觉敌人已完成了包围网,舰外上下八方尽是
浓黑的毒雾,内中还不知藏有多少敌人的飞舰。

    娃亚娜控制桌上的仪表不停地传来伤亡的报告,使她终於生出退意。

    方舟亦被墨尔盘龙人奇异可怕的战术弄至穷於应付,虽竭尽所能,暗以己身能
量加入了激光炮去,仍只是仅可保着蜂后号不失而已。

    此时蜂后号舰身已沾上十多层毒雾的侵蚀性微粒,给化掉了最外两层的护甲,
更先後被击中二十多次,现在凹进去的浅洞,看情况再挨不了多久。

    娃亚娜咬牙发出了逃走的命令。

    舒士俊和尚思兰姊,则悠然坐在面对视野舷窗的一组沙发处,蛮有兴趣地看着
丹猗和五百多名人员茌岗位上忘情工作。

    首都星新地球虚悬茌正前方。

    红、黄、绿、紫四军,分布茌星系内空的战略位置处。

    丹猗的黄军,则交由副手谈应士指挥。

    据反空间的探测器,卡尔夫南的舰队将在三十二个地球时後抵达。

    经过了七万多年的悠久岁月,人类对反空间的认识大幅增加了。

    最决定性的是三大发明。首先,进出反空间再不用经过加速减速的程序,只是
纯凭能量的转换即可办到。

    其次就是正反探测器的发明,使人类可以在正空间侦测反空间的情况,反之亦
如是。

    最後就是能分隔正反空间的能量场,使敌人不能随意由反空间破人来进行攻击。

    这三项技术的进展,使人类大大拉近了和黑狱人在反空间科技上的距离,否则
人类早就完蛋了。

    至於在反空间飞行的速度增加:在反空间内飞行不用进入宇眠箱去:制造出能
在反空间飞行的随意肌与战甲等,诸如此类,都是随之而来的发展。

    像现在这麽清楚把握到新联邦军在反空间的方向和速度,在旧联邦时代是完全
不可以想像的,当时只有夫秀清的新爱神勉强能办到,却也非这般的准确清晰。

    丹猗忽地神色凝重地离开了位於大堂最後方的指挥台,到了舒士俊三人前报告
道:“刚接到了消息,大三角号和约二十多艘晶石飞船,到了离我们二千光年的长
蛇河系,与刚抵达那的巨魔族战垒会师,动向不明。”娃亚娜脸若寒霜,一言不发,
呆看着视野眩窗外的反空间那层出不穷的奇景。此役损失的严重程度,是太空盗有
史以来从未曾发生过的。折损了一半的战士和飞船,更夫去了经数万年千辛万苦才
建成的终极战堡,一下子全没有了。

    她恨不得把所墨尔盘龙人全生剖了来吃掉。

    一直以来,太空盗均以神出鬼没屡避大祸,但这次由於掉进了墨尔盘龙人的陷
阱去,被迫与敌作正面交锋,才知墨尔盘龙人厉害至此,若非还有引爆载堡这招杀
手剑,恐怕他们都要一一死在龙人手上。

    其他人见她的可怕模样,均噤若寒蝉,以免招来横祸。

    长发女芝芝站了起来,拍拍方舟的肩头,才往尾舱的方向走去。

    方舟会意,瞥了各人一眼,除了辛普林暗暗注意他外,娃亚娜等都没理会他俩,
松了一气,跟蓍芝芝走去。

    夫秀清立时嗔道:“假若你真和她上床,我立誓将永远离开你。”

    方舟知她真的在妒忌,心中大乐,奇道:“夫院长没手没脚的,能到那去昵?”

    夫秀清淡淡道:“我忘了告诉你,我已储够能量,这方晶片就是我的飞船,要
到宇宙任何一个角落均是轻而易举。所以我绝非虚言恫吓。”

    方舟立即投降道:“小弟保证不会和她真个销魂,但摸摸手儿、胸儿,亲个嘴
儿大慨可以吧?”

    夫秀清寸步不让道:“甚麽形式的亲热都不可以,我不想被这些场面污了我的
眼睛和感觉,别忘了我是你身体和神经的一部份。”

    方舟苦恼地道:“仍不肯承认爱我吗?吃酯吃成这样子。”

    夫秀清“噗哧”笑道:“当然不承认,因为我真的没有爱上你,不过乖人自会
有乖报,你想清楚点个中利害关系吧!唔!她停下来等你了。”

    方舟知道她气消了,心中大喜,来到停在长廊的芝芝背後,女体青春健康的气
息立时扑鼻而来。不过想起夫秀清,只好苦苦克制把她搂个满怀的冲动,在离她一
米处停了下来。

    芝芝回头嫣然笑道:“我已预备任你为所欲为,你这头太空鼠为何仍如此守规
矩?”

    方舟跟上去道:“我怕是骗我,加上一向在雌威之下做人,怎敢随便碰呢?”

    芝芝穿过小厅,走到房内,往床上仰躺下去,舒展美丽的肉体,昵声道:“我
至少有数万年没有议男人碰我了,来吧!你不是最拿手为女人脱护甲吗?”

    方舟来到床旁,俯头看着这千娇百媚的长发美女,只见她闭上美目,一副任君
大嚼的诱人模样,失笑道:“芝芝!不要再戏弄我了。”

    芝芝美目张了开来,一瞬不瞬地瞪着他道:“方舟;让我看看你本来的样子好
吗?太空鼠是我最鄙夷的人类之一,多看半刻我都觉得岖心。”

    方舟愕然道:“原来连小弟是谁都给猜到了。”

    话犹未已,他回复原状,一副俏皮的神态,目光在她动人的胴体游逡。

    芝芝一对秀目亮了起来,声音转柔道:“要猜到是你有甚麽困难昵?除了方舟
外,谁能如此神不知兔不觉潜进蜂后号来,又不露痕迹地破去了墨尔盘龙人的包围,
刚才只你一人就包办了敌方过百艘飞船,我看娃亚娜迟早会生出疑心的。”

    倏地在床上坐了起来,如云的秀发像有灵性般卷上他的脖子,拉得他和她脸脸
相对,任何一方的嘴只要前移一寸,就会黏在一起。

    夫秀清的声音似警告方舟地冷哼了一声。

    长发女当然听不到他们的心灵对话,轻轻道:“你到这来有甚麽目的昵?”

    方舟满鼻都是她的发香和体香,但偏是美食当前,却不敢下箸,那种痛苦实不
足为外人道。苦笑道:“没甚麽?只是见到你们的飞船在太空飞来飞去,忍不住进
来逛逛罢了!”

    芝芝“噗哧”笑起来,如兰的气息立时喷到他鼻嘴去,嘴角眼角处挂着妩媚之
极的笑意,柔声道:“你不是像太空鼠般好色吗?为何不乘机吻我,你该知道我现
在一点反对你占便宜的意思都没有啊…”

    方舟心中叫苦,颓然道:“怎能拿我与太空鼠比较。其实我绝非好色,只是遵
从心中异性相吸的指引,而且我只会和真正相爱的女性欢好,非像太空鼠般滥交随
便。唉!离开火鸟星後,我只和三位女性有过三次肉体关系,恐怕已破了旧联邦时
代所有男人最低的纪录了。”

    芝芝扑入方舟怀,搂上他的脖子,脸颊相贴,花枝乱颤般笑起来道:“要怪就
怪你自己吧!谁叫你追求我们的女皇姬慧芙,弄得人人都心生妒忌,故不管好歹地
捏造些罪名给你,而你和姗娜丽娃当年的小飞船之战,又弄得天皆皆知。晤!你确
是那种令对情欲失去兴趣的女人也要心动的男人,噢!要不要我做你生命中第四个
女人。”

    夫秀的冷哼又传过来了。

    方舟胆颤心惊,按住芝芝的香肩,轻轻推得她玲珑浮凸、火热温柔的肉体到了
安全距离处,叹道:“可是并非真的爱上了我,这从磁场的光色便可清楚看到,我
也该走了。”

    芝芝的长发和玉手仍紧缠着他,深深望蓍他的眼睛道:“你怎能要求一个女人
刚认识你就把心掏出来给你昵?但我真个生出想和你欢好亲热的冲动,这就是最好
的开始了。这种必须你情我愿的事,勉强就没有意思。方舟啊!带我一起走吧!我
早厌倦了太空盗的生活方式了。”

    夫秀清的声音告道:“不准你带她走!”方舟心中暗叹,却又无可奈何,只好
摇头道:“我的生活方式等似不断去看看是否有人能宰掉我!而且我已成了黑狱人
追杀的对象,任何一个理由都不容许我有个伴儿。芝芝若要离开娃亚娜,该可轻易
凭自己的力量办到吧!”

    芝芝大出意料外地呆了一呆,接蓍美眸一转,低声道:“你不想找姬慧芙吗?
我们是唯一知道她可能存茌於某处的人哩!”

    方舟剧震道:“她仍生存吗?究竟在那昵?”

    芝芝耸肩道:“她们生存的机会非常高,因为墨尔盘龙人曾奉黑狱人之命去搜
索她的踪影,还发现了蛛丝马迹。不过既然你对我没有半点兴趣,我也没兴趣谈这
件事了。”

    芝芝把秀发和玉手同时收了回来,娇躯後仰,轻叱道:“你滚吧!我要好好的
睡上一觉。”

    方舟看着她因後仰而把上身优美的线条夸张强调至极尽的曲线,如瀑布般委至
床上堪称最诱人的如云秀发,苦恼地暗向夫秀清道:“怎办哩!她可能是找到姬慧
芙的重要线索呀?”

    夫秀清叹道:“看看是否可骗她说出来吧!”

    方舟苦笑道:“我只能骗敌人,不能骗对我有好感的朋友。”

    夫秀清沉吟时,芝芝猛一挣扎,嗔道:“快放开我!”

    方舟放开了手,任她倒在床上去。

    芝芝又以一个诱人之极的睡姿,故以香背对蓍他,打了个呵欠道:“还不给我
滚蛋,以後我都不想再见到你这不识女人心的人了。”

    夫秀清无佘道:“好吧!你可答应带她到某处去,条件是交换慧芙的消息,这
只是一椿交易,此後各不相干。”

    方舟心中黯喜,乘机道:“那我可否和她亲热少许昵?”

    夫秀断然道:“不准!”

    方舟苦蓍脸,俯身靠前,胸压在芝芝肩背处,拨开了她遮脸的秀发,忍蓍吻她
脸蛋的冲动,柔声道:“我投降了,要我带到那去昵?”

    芝芝旋风般转了过来,用力缠上他脖子,把他扯得压在她动人的肉体上,香封
上他的嘴,重重一吻,眉花眼笑道:“这才是听话的好孩子,可是我不是要到某一
地方去,只是想随你去打黑狱人,好出这些年来被逼得狼奔鼠窜的怨气。而且也想
看看会不会爱上你,使我能忘掉另一个人。我很少对人这麽坦白的,你若肯接受,
我可保证你有最大的机会寻回姬慧芙。”

    夫秀清冷冷道:“要她改条件。”

    方舟这时已肯定夫秀清真的对自己情难自禁了,否则以她一向对世间事物超然
自若的心性,怎会斤斤计较自己和别的女人相好昵?显然因为若有芝芝在旁,她便
不能现身出来与自己亲热了,这怎麽成哩!

    嘻嘻一笑道:“这条件太苛刻了,恕我接受不了,且我最讨厌作小姐心中那人
的代替品,这交易就作告吹吧!我才不信找不到姬主席,看下去就知道的。”芝芝
双目立即红了起来,推开了他,背转芳躯忿然道:“快滚!我芝芝难道要低声下气
哀求你吗?”

    方舟硬着心由床上弹起来,落到床边去。

    芝芝惶然转身,低道:“你真要走了吗?”

    方舟耸肩道:“其实现在我是自顾不暇,怎能把带在身边昵?”

    芝芝“噗哧”笑了起来,再没有半丝凄凉之意,叹道:“你这人真厉害,难怪
会成为姬慧芙芳心暗许的男人了。这样吧!你送我到太阳帝国去,我就告诉你姬慧
芙的事。”

    夫秀清的告来了,道:“快走!娃亚娜来了”

    方舟早有所觉,张开双手道:“快来!”

    芝芝俏脸亮了起来,飘身一闪,到了他怀内整个人挂到他身上去。

    方舟退到一角,送出能量,与夫秀携手合作在相对的正空间重新把人类号复制
出来,那是极端损耗能量的一回事。

    可是他必须有这样的一艘超级飞船,才可以与敌人周旋和载美而去。

    陨星只能作代步的工贝。这时他再没有多馀的能量变回太空鼠斯特凡了

    门张了开来。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