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七章 聚首一堂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七章  聚首一堂

    方舟不能相信地瞪着丹猗,她的美丽不但比得上姬慧芙和舒玉智,最令人惊异
是她的气质非常酷肖姬慧芙,特别是那种坚强和自信,更活脱脱是姬慧芙的另一种
版本。

    丹猗兴奋得俏脸通红,左右脚先後提起踏地,发出两下脆响,敬礼道:“新成
立的太阳联邦副可令员丹猗上将,参见人类的大英雄和偶像方舟先生。”

    方舟如梦初醒,搔头道:“这妮子很有意思!嘻!给我一可以吗?”

    丹猗呆了半晌,大步趋前,到快贴上方舟身体时,猛地正步,双手收到背後,
挺起胸膛,嘟起可爱的小嘴,美目闪亮,甜笑道:“现在已没有人行这种礼了!”

    方舟叹道:“见到这种美女,不行这种礼的就是傻瓜。”

    俯头贪婪地吻上她的香。丹猗闭上美目,娇躯剧烈颤抖起来,忽地疾退开去,
一个踉跄才勉强站稳,惊魂难定地喘息道:“没有理由的,我们受造人理该没有情
欲反应,为何……啊……”

    方舟得意洋洋地道:“没有人能改变因子的本质,的情欲本能只是给压抑了,
这是违反自然的事,我最反对的了。来!我还没吻够昵。”

    丹猗按着酥胸苦恼地道:“我可以拒绝吗?这感觉实在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接着垂首含羞道:“虽然一直以来,和姬慧芙都是我的偶像,唉!想不到你是
这麽轻松随便的一个人。”

    方舟不怀好意地往她追去,嘻嘻笑道:“很失望吗?我从来都没有甚麽长进的,
慧芙以前就最爱骂找。唉!”

    想起姬慧芙,意兴索然的停了下来,两眼射出沉郁得使丹猗心神俱颤的神色。

    丹猗移了过来,主动拉起他的手道:“所有人都等待蓍你哩!随我出去好吗?”

    方舟紧握了她的手,下一刻後他们已处身在王宫的後廷处。

    雷坡武、白树、舒士俊、尚思兰姊妹、翟斯飞、布芍玲、艾妮、尤历、艾华达、
依莉茜亚一众人等,正坐在喷水池旁的长木桌处谈天酒,蓦地见两人无中生有的现
身跟前,一时仍末醒觉过来,只是大喜招呼。

    丹猗瞪大眼睛看着方舟,尖叫道:“你怎能办到的,反空间已给封闭了。”

    雷坡武等这才耸然动容。

    方舟一副玩世不恭态度,闪电般在丹猗脸蛋香了一,放开了她,和扑过来的雷
坡武、白树、艾妮叁人拥作一团。

    已是认识了七万多年名副其实的老朋友了。雷坡武再为众人逐一介绍。

   

    布芍玲首先扑上来搂着方舟送上香,才热泪盈眼眶道:“真好!终於可见到你
了,每一个人类都该亲吻你。”

    方舟吓了一跳道:“男的可免了!”

    众人轰然哄笑,现场沸腾蓍炽热的感情和充沛的生机。

    舒士俊伸手和方舟紧握着,喟然道:“这几万年我从末见过人类像这刻般拥有
高度的快乐、自信和尊严,方舟你确不负慧芙对你的倾心。”

    方舟苦笑道:“你误会了,慧芙或者当我是知己好,但从未对我倾心过。”

    舒士俊也以苦笑回报道:“若你在最後那段日子陪於慧芙身旁,才知道她思念
得你多麽苦哩!”

    方舟双目亮了起来道:“谢你啦!噢!我天!真是那样子吗?”

    舒士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退了开去,尚思兰拉起他的手,陪他立在一旁。

    尚思雅笑脸如花地吻了方舟两边脸颊,深受感动地道:“你现在是宇宙内最有
威望的人了,每个人类都以你为荣。”

    方舟忙道:“我绝没有那麽伟大,只是运道尚算不错罢了。”

    轮到翟斯飞和他握手,方舟拍了拍他肩头道:“你果然知道怎麽做,看!大一
团和气是多麽令人欣。”

    翟斯飞叹道:“可惜我只能用机械化的逻辑和推理去感受这种情绪了。”

    依莉茜亚和艾妮再加赠他两个缠绵的热後,方舟指着丹猗道:“再给我多介绍
一下丹猗给我好吗?我还未吻得她够哩!”

    丹猗俏脸飞红,在欢笑声中,逃返座位去,娇嗔道:“坐下来再说好了。”

    众人纷纷入席,方舟和雷坡武对坐长桌两边,丹猗和布芍玲分别坐在方舟左右
下首,对他服侍周到。

    雷坡武首先问道:“方舟!你刚才是由反空间来的吗?”

    众人立即肃静下来,盖因此事关系重大,若方舟在反空间现时的情况下,仍能
来去自如,那麽他们便可掌握了突袭远方敌人的先机和绝对的优势了。

    丹猗道:“刚才方舟带我来时,我完全没有进入反空间的感觉,只像到了虚无
之中,瞬眼间就来到这了。”

    转向方舟道:“你是否知道王宫内的事昵?否则为何知道应该到这来?”

    方舟笑道:“这事迟点再说,竖黑狱人现在是插翼难飞,请让我先向各位介绍
一个人。哈!有请夫秀清院长!”

    全体人员一齐失声道:“夫秀清!”

    浑体笼罩着一片圣洁光辉,如虚似幻,但又是无比实在,充满血肉感觉的夫秀
清,笑意盈盈地出现在方舟身後,纤手按在方舟双肩处,气道:“这浑蛋硬是要逼
我出来献丑。各位你们好,那年别後,转眼又是七万五千六百二十年了。”

    雷坡武热泪狂涌,大叫道:“秀清!怎麽仍末……噢!”

    艾妮颤声道:“姬主席昵?”

    舒士俊狂叫道:“找的天啊!慧芙为何没有来呀?”

    方舟举手道:“各位请冷静一点,此事旦容我一一道来。”

    方舟把自身的遭遇、由与舒玉智和巴斯基两人如何到银心,後来被天美所骗,
以至遇上夫秀清,到弄出了反空间的能量风暴,都钜细无遗地详述细说了。

    叙说完时,天空已从白昼化作黑夜,金黄的月色,满外面的御园,美得像个不
真实的梦境,就像他刚才娓娓道出的故事。

    众人都听得目瞪呆。

    丹猗悠然神往道:“假若我一直都在你身旁就好了。”

    翟斯飞以他一贯的冷静道:“这麽说,一天不能除去天美和黑狱帝君,宇宙仍
会随时大祸临头。”

    白树吁出一口凉气道:“他们这麽厉害,有甚麽方法能除掉他们?”

    夫秀清淡淡道:“他们在结合的过中,必会生出很大的弱点,否则黑狱人就不
用东征西讨,目的就是要掩护和确保他们不受侵扰。而黑狱人特别针对我们人类,
更明示我们有威胁他们的力量。”

    方舟冷哼道:“这事可以由我而起,亦该由我去解决。况且此事谁都帮不上忙,
待我们歼灭了黑狱大军和他的爪牙时,我就到大叁角河系去,天美和帝君极有可能
藏在那。”

    雷坡武精大振道:“现在知道真实的情况後,心中舒服多了,至少有了明确的
目标,但现在谁都不能进入反空间内,方舟你……”

    夫秀清笑道:“让我来解释吧!我们在来此途中,曾遇上一个叫流浪者的种族,
他们以能量在正反空间的边界处,贯通了一条奇异的通道,刚才方舟是以同样的方
法,以他超人能力穿过这分隔正反空间的能量层来到这。速度会比反空间慢了点,
但在现在的情况下,就是宇宙最快的捷径了。”

    众人无不喜形於色。

    夫秀清俯头温柔地吻了方舟的脸颊,浅笑道:“方舟!我要和你分开一段时间
了。找将进入这的智能系统内,引导这的工厂制能以正反极子作能源的终极飞船。
只有这种飞船,才能在正反空间的分隔层自由飞行,不用像流浪者要先建成能量通
道。我刚才计算过,至少要六个地球月时间,才可以建造十二艘这样的飞船来,那
时应可进行对黑狱人的突袭了。”

    雷坡武一掌拍在桌上,“砰”的一声道:“假如我们真能神出鬼没地往返这能
量分隔层,敌人就将只有挨打的份儿了。”

    丹猗奇道:“为何方舟不可以像以前般重制人类号出来,不是立可发动进攻吗?”

    方舟伸手拧了一下她可爱的脸蛋,爱怜地道:“这女娃子真聪明,只恨复制人
类号实在太损耗能量了,找为了制成刚毁掉的那艘人类号,已便我没有两叁年的时
间,休想完全回复过来,所以现在实是力有所逮。何况我还想趁这六个月的时间,
到广鬼谷河系去找姬慧芙,不留下点能量,怎办得到?”

    舒士俊叹道:“那岂非只你一个人有能力去吗。”

    方舟耸肩道:“大概是这样了?”

    丹猗苦恼的瞪蓍他,没有说话。

    尚思兰道:“芝芝不是和你在一起吗?为何见不到她昵?”

    方舟道:“她说要去找一个人,嘿!该说是她心仪男人,不过我思感一直追踪
蓍她,她现在正在城内一间酒吧闷酒,似乎有点心事。”

    舒士俊微感愕然,问道:“是那间酒吧?”

    方舟说了个名字後,猛伸懒腰道“我已久未踏足人世,今晚谁陪我去寻开心。

    夫秀清道:“现在百废待举,谁有你那种情哩?我先走了!”说完倏忽不见。

    尚思兰笑道:“让丹猗陪你吧!没人比她更有资格作导游了,今晚姬慧芙城将
会彻夜狂欢,庆太阳联邦的成立,有得你乐子了。”

    方舟一把拉起了舟猗,大笑道:“我也要失陪了!”

    语罢两人空气般消失了。

    方舟拥着丹猗,在热闹和充满欢乐气氛的繁华大道上漫步而行。

    美丽的烟火不停在这大都会的上空怒放着,照得整个市空间异采连闪。

    街上充满欢乐的男女,联群结队狂歌起舞,强劲的音乐由各类形全自动的娱乐
场所传出来。

    方舟斜眼看一群手拉手围蓍一堆火光载歌载舞的男女,向丹猗笑道:“这的人
比当年巴基斯罪恶乐园内的人斯文多了。噢!”拥紧丹猗往左一移,避开了一群拿
着不同乐器吹奏得如痴如狂的男女。

    远方爆起一阵“方舟万岁!舒士俊万岁!”的喝采欢呼。

    丹猗垂头不语。

    “啪喇!”

    一团芒火在宽敞的街心爆了开来,化作万亿夺人眼目的七彩光雨,落在互相挤
撞玩乐的人群去,登时又引发一阵欢呼声。

    两名衣蓍性感的美女,横移过来,要拉他们两人加入街心的人群去,这次轮到
丹猗搂住方舟的腰,闪身溜掉。

    方舟笑道:“为甚麽不去汉热闹?”

    丹猗白他一眼,仍没有说话。

    方舟奇道:“为何不说话昵?”

    丹猗拥着他进入旁边的建物内,原来是间容千人的大餐厅,叁边是落地玻璃,
另一边是自动售物机,挤满了一堆堆的人群。

    两人取得两大杯甘香可的鲜果汁後,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张靠窗的卡座挤坐一起。

    方舟大感兴趣地看蓍餐厅内外的欢乐人群。

    丹猗则垂头无语。

    方舟凑到她小耳朵旁道:“还没回答我,为何不说话昵?”

    丹猗轻轻道:“不是不想说话,而是说不出话来。为甚麽当你碰到我的身体时,
我会发颤发热,体内不由自主地有强烈的分泌,脉搏加速,心脏比平时跳得快了,
还使我渴望你可以对我更亲热一点,这是我从未曾有过的情绪。”

    方舟笑道:“小妮子是因我而动情了,放心吧!我走了後,一切都会回复正常,
恐怕只有我才能引动深藏在基因的欲求。”

    舟猗赧然道:“我想求你一件事,而你一定要答应我。”

    方舟讶道:“说吧!”

    丹猗勇敢地凝视他的眼睛,以充满深刻感情的语调道:“在我们太阳帝国内,
人自出生以後,便无时无刻不活在末日和逃亡的阴影。所有人都知道那遥远、陌生
但又无比亲切的乡旧太阳系被黑狱恶魔摧毁了。终有一天,这种可怕的命运亦会降
临到我们身上。”

    方舟耸肩道:“现在该没有这恐惧了,不信便看我们身旁的同类吧。”

    丹猗娇嗔道:“你听人下去好吗!”

    方舟含笑看着她小女儿般的动人情态,心中充满爱怜之意,点头答应。

    丹猗喜孜孜地瞅了他一眼,垂头昵声道:“在我们新一代的受造人,最爱看就
是有关姬慧芙和你方舟相恋的事迹。那时我已立下决心,希望能像姬女皇般,把人
类由黑狱人的手上拯救出来,我知道只是妄想,但我确有这种想法,不过却从不敢
对别人透露而已。”

    方舟香了一她吹弹得的脸蛋,道:“我怎会笑昵?放心说给我听好了。”

    此时一位高挺英俊的青年战战竞竞来到两人卡座旁,恭敬地道:“两位请问是
否丹猗可令昵?”

    方舟见到附近一台十多名男女正瞪大眼睛紧张地看过来,知道这青年是他们的
代表,笑道:“不!她是丹猗的子!”

    青年愕然道:“甚麽是妹子!”

    丹猗摇头道:“我不是丹猗!不过很多人都我长得像她。”

    青年半信半疑道:“两位来加入拔们一夥好吗?过东西後我们就到游乐场玩乐
跳舞了。”

    丹猗婉拒後,青年失望地回去了。

    丹猗跺足嗔道:“给他这麽打扰,说话的气氛都没有了。”

    方舟道:“不若我们到屋顶上去吧!晤!让我看看这最高的建物在那里。”

    下一刻,他们到了姬慧芙博物馆最高的圆顶处。

    夜空皎月高挂,星斗满空。

    晚风徐徐吹来,也带来了远方中心区乐声和人声。

    烟花爆闪,映得也如幻梦色彩迷离的世界。

    方舟仰躺在有若斜坡的屋顶上,叹了一气道:“这世界真美丽,为何总是充满
毁灭和仇恨昵。。”

    丹猗侧躺在他身旁,托蓍玉脸,俏目异彩连闪,轻柔地道:“不知是否基於一
种特别的灵觉,丹猗一直都不肯相信女皇和你都死了。女皇没说话,因为大多数人
都认为她只是躲起来,密谋对付黑狱人。但对你这火鸟星人,大部分人都认为你给
黑狱帝君杀了,独有我不肯相信,大英雄怎会这麽容易死掉哩?”

    方舟失望道:“一来我并非大英雄,二来我确差点小命不保,哈!想不到我竟
变了英雄。”

    丹猗一瞬不瞬地凝望蓍他,忽地一声娇吟,扑到他身上,俏脸埋在他肩项处,
低呼道:“啊!我爱你,自出生开始我心中便只有你,当我听到你重现宇宙的消息,
我兴奋得哭了。

    方舟!求你把我带在身旁,无论是去找姬女皇,又或到大叁角河系去,我都要
和你并肩作,求你教我更高明的战斗巧,我既是你的情人,也是你的学生。啊!千
万不要拒绝我,否则我便要活在没有梦想的冰冷世界了。“

    方舟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头仰起少许,细审她美得异乎寻常的王容,嘻
嘻笑道:“既是那麽爱我,为何今早我在下面要吻时,又吓得逃了开去昵?”

    丹猗不堪肉体的摩擦和接触,抖颤着道:“人一向心中的你都是正气凛然,充
满悲壮情绪的非凡人物,怎知真正的你,那麽嬉皮笑脸,狂放不羁,一见人,便要
人,还吻得那麽坏,一时接受不来罢了!不信你现在再试试看好了。”

    方舟摇头道:“这种充满交易味道的事我一向不干的。”

    舟猗情急道:“人是真心的。”

    方舟滚往一旁,坐了起来,仰望星空道:“我这趟去找姬慧芙,是要凭肉体在
正反能量层间飞行,恐怕很难多带一个人去昵。”

    丹猗仍躺在他旁,默不作声。方舟奇怪地侧头往她望下去,赫然发觉她热泪泉
水般涌出来,由眼角泻到屋瓦去,一副伤心欲绝的可怜模样。

    方舟整个心都痛了起来,不知如何,丹猗总令他想起姬慧芙。忙把她搂入怀,
投降道:“找斗不过了,但只答应带去找慧芙,至於到大叁角河系去,是另一件事。”

    丹猗哭得更厉害了,但这次是喜极而泣。

    方舟百般安抚下,她才收正了哭声,奇道:“为甚麽竟会哭昵?这是我一生里
首次的哭泣哩?感觉真的很美丽。”

    方舟柔声道:“这是生命磁场交接的後果,由於对我爱意,使不自觉把深藏的
情绪开放了。”

    丹猗忽地羞涩起来,凑到他耳旁道:“好师父,可否让小徒弟尝到姗娜丽娃当
年在小飞船上的滋昵?人甚麽都不懂,师父你可要教我!”

    方舟大乐道:“对我的事倒非常清楚。哈!我也有七万多年没过这使人迷醉的
滋了,就在这吗?”

    丹猗羞不可抑道:“不!我要在我的私人飞船,让我们飞到无人的虚空,在天
空的深处由你为我上那生命的第一课。”

    “砰!”

    高空处爆开了一团灿烂的烟火,千万道银光先往上冲,再像喷水池的水柱般往
这充满欢乐的大去。

    旧太阳系是如此地遥不可及。这是她另一个开始和重生。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