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八章 相见如梦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八章  相见如梦

    方舟用了十八个地球天的时间,改变了丹猗的体质和精力量。

    新一代的受造人确比旧联邦的人类大幅度进步了,再不用倚赖生术来延续生命,
只须息一段短时间,便可以回复能量,过比上代人快多了。

    他们的身体均能直接吸收太阳能,而方舟就更进一步,以正反极子来改变她本
质的神经结构,创造出方舟和夫秀清外第一个能从正反极子获益无限的新人类。

    当丹猗成功地第一次进行正反边界肉身旅行时,喜得她搂着方舟狂吻起来。

    两人在新地球最高的峰顶处,携手共赏使人大叹观止的山河美景。

    天上白云悠悠,在蔚蓝的天空上安然自若。

    两人在一块悬空危石盘膝坐下,远方地平处是姬慧芙城。

    方舟出奇地沉默。

    丹猗挨了过去,撒娇地道:“师父怎麽了,小徒儿没有做错事吧?”

    方舟出奇地严肃道:“丹猗知否我为何不惜牺牲宝卖的能量来造就吗?”

    丹猗一呆道:“不是因为你疼我吗?”

    方舟露出逸微笑,爱怜地摇了摇头,正容道:“疼是一回事,但这又是另一回
事。在我心目中,就是新人类的代表,拥有比上代人类更高尚的情操,不要看现在
人类团结一致,一旦威胁消失了,说不定又会冒出像卡尔夫南那类的野心家来,对
同族或异族进行侵略与征服。而则是我拣选的人,希望将来由去管人类,引导他们
迈上和平和爱的正轨,而本身也有足够的能力使人类活在幸和安逸,好去探索宇宙
的秘密,分享无有穷尽的经验。”

    丹猗垂首低声道:“这些事没人比你更胜任了,为何偏要我负起责任昵。。”

    方舟苦笑道:“我立就要到大三角系去寻天美和帝君,这趟我到那去,最理想
的结果,就是能和他们同归於尽,没有人比我更明白他们可怕的力量了。”

    丹猗剧震道:“你不是答应我去找女皇吗?”

    方舟淡淡道:“我只是要骗夫秀清和你们的!我既不想你们担心,更怕秀清要
陪我一起去送死,怎知给硬缠着我,我只好也暂时骗骗,好让能全心接受我的改造。
希望能体谅我的苦衷。”

    丹猗呆若木鸡的听着。

    方舟叹道:“找到姬慧芙又怎样昵?她一定要随我一起去的。而我也没有拒绝
她的能力,黑狱圣婴的事由我而起,亦好应由我去彻底解决,一了百了。”

    顿了顿再道:“有了这超卓的新人类,再加上秀清智慧,辅以雷坡武这些优秀
的战士和新飞船,太阳联邦该有足够打倒黑狱联军的力量,这再没我的事了。没有
了美雅女三人的黑狱军团,就像老虎没有了爪牙,实是对付天美和撒拿旦千载一时
的良机。”




    丹猗凄然道:“你不是说过天美告诉你他们结合的过要耗十万个地球年吗?还
有这麽多时间,为何不好好准备,至少待你的能量回复最高的水平才行动好吗?就
当舟猗求你吧!”

    方舟颓然道:“谁知道究竟要等多少年昵?近来我总不时有心惊肉跳感觉,恐
怕是黑狱圣婴出世的先兆,时间是刻不容缓了。我走後,到了适当的时机,代我向
他们说出真相吧!同时也为我致歉,这是我生平首次蓄意去欺骗朋友。”

    丹猗不依地倒入他怀,悲泣道:“我求你带我一起去,你不是说过我已很了得
吗?要死便死在一块儿好了。没有了你,生命再没有丝毫趣。我还要再和你做在飞
船内做的事。只爱人那麽少少的一次,实在太吝啬了。”

    方舟啼笑皆非道:“我还以为会赞我伟大,岂知只懂怨我,别忘了师命难违这
句话,快乖乖遵照我的吩咐去做,才不枉我对一片苦心。”

    丹猗破涕为笑,搂着他脖子得意地道:“早知你是正经不起来的了,求求你好
吗?带我一起去吧。我真是不怕死的。”

    方舟摇头失笑,伸手把她拥紧,深深一後,正容道:“这样吧!假设我死不了,
一定会回来见。虽然已非常了得,但在面对天美和撒拿旦时,将会变成我难以兼顾
的致命弱点,假若遇到不幸,更会使我伤心而发挥不出全力。若想我们有美好的将
来,就该乖乖留在这,好使我没有了後顾之忧。”

    丹猗的笑容变成凄怆之色,美眸射出无限深情,怀疑地道:“你是否在骗我?”

    方舟始终不惯绷着脸孔说话,哈哈大笑道:“我的天!不要这麽楚楚可怜好吗?
看得我心都痛了。骗也好,没骗也好!可以不死,难道我肯白死吗?总之我若有命
在,定会返来接去遨游宇宙,这不但是的梦想,也是我的梦想。”

    丹猗垂泪气道:“你那是心痛?还笑得这麽开心。”

    方舟苦恼地道:“开心起来有甚麽法子?一边心痛一边开心总成吧!”

    丹猗忍不住“哧”笑了出来,连自己都觉这麽哭哭笑笑非常古怪和难受。贴上
他的脸颊,婉淑温柔地道:“别忘了你对我许下的承诺,小徒弟就照你的嘱咐去办
吧!我知你不会死的。他们七万五千年前杀不死你,今天同样办不到。吻我好吗?
唔!不止吻那麽简单,我要像上次那样,哄得人进入最深最甜的梦乡後,才准你离
开。”

    方舟不由涌起离情别绪,因为能活着回来机会窦在太少了。方舟闭上眼睛,在
正反空间的能量边界的茫茫虚空内全速飞行。他把思感延伸至极尽,五千光年直径
距离一点也逃不过他的灵觉。反空间内能量风暴仍是方兴未艾。凭蓍从大三角号得
来资料,他毫无困难地朝大三角河系的方向飞去。以现在的速度,不用一个地球月
就可抵达目的地了。不由想起姗娜丽娃,立即心如刀割。

    她是否仍然生存昵?这七万多年又是如何度过。。

    方舟大吃一惊,思感汇聚延展,立时捕捉到在左後侧相等於正空间三千光年地
方,正有不明物体以最少比自己高上一的惊人速度,向他追来。

    方舟手足冰冷起来,若来者是敌人的话,那就糟之极了。

    他这时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新太阳系太阳联邦。

    猛一咬牙,改变方向,笔直朝这秘莫测的飞船掠去。

    谁有能力学他般在这奇异的空间自由飞翔昵?

    即使专家如流浪者,也要辛苦经营下才能建造出一条能量密径。除非能同时应
付正反空间的压力,才可以在这种能量层破空而行,那就必须把握到正反极子的秘
密。假设来的是黑狱人,方舟就真不知怎办好了。在这能量边界裹,视线永远被局
限在一似是窄小封闭的空间内,难以及远,只有正反极子形成的思感能,始可及远,
但仍不清晰。

    那物体与方舟的距离不断缩短,而他的心则不断地往下沉去。

    他已感到那是一艘晶石造成的飞船,却无法探测内中的玄虚。

    不过有点非常奇怪。这艘船的尺码似乎小得不合乎常理。

    蓦地全身剧震,知道是怎麽一回事了。要张呼叫,但在这真空内却发不出任何
声音。

    天啊!来的是巴斯基和舒玉智的帝后号。

    我的娘啊!

    蓦地帝后号冲破了虚无,迎面冲来,猛然煞止。

    当晶石门打开了一隙时,方舟已闪了进去。

    面一身黑色战甲的巴斯基一把将他拥个结实,狂叫道:“真是你这家伙!太好
了!真是你这家伙。”

    两人又喊又叫,真情狂涌。

    门关了起来,飞船又开始飞行。

    两人喘蓍气坐倒地上,手拉着手,笑得泪水都给挤了出来。

    方舟的额头搁到巴斯基的胸处,叹道:“大亨的样子比以前英俊多了。”

    巴斯基拍着他背心道:“你这小子竟然死不了。我们一听到你重出宇宙的消息,
便抛下一切四处找你,总是扑了个空,幸好终在这把你拦住,否则又要失诸交臂了。”

    方舟坐直身体,嚷道:“妈的!真是太好了,咦!舒院长昵?”

    巴斯基神采飞扬道:“我将她送去水云星系後,就到新太阳系去寻你,岂知竟
在途中遇上了你,嘿!那反空间的能量风暴是否你多手多脚弄出来的昵?”

    方舟失声道:“甚麽多手多脚?是我心泡制出来才对。否则怎能一举破去了黑
狱人征服宇的大计!”

    两人对望一眼,又捧腹大笑起来,你打一拳找的胸膛,我还你一掌脸颊,开心
到定要藉原始的动作才能表达深心的感受。

    方舟道:“原来你这小子就是偷袭了两个黑狱人基地的隐形飞船的叛军领袖,
你能在这能量边界飞行,自然可神出鬼没,状若隐形了。”

    巴斯基叹道:“玉智和慧芙两人研究了六万多年,才克服了在这能量层飞行的
种种难题,那及得上你不知由那钻了出来,一下子就摧毁了大帝号,又大败黑狱、
沙西联军,更将反空间搅得天翻地覆,慧芙和玉智都感动得哭了,我们也挂念你挂
得差点要自杀昵。你怎麽了?”

    方舟的眼睛不停瞪大,一把抓住他胸道:“慧芙?你是否在说姬慧芙?”

    巴斯基高举双手道:“老兄请勿冲动,旦听我详细道来。”

    方舟厉叫道:“她现在那?”

    巴斯基道:“当然是和玉智在一起哩!三个地球时後就可见到她们了,只恨在
这能量层没法子和外界通讯,否则就立刻教你和她对话了。”

    两只大手抓着方舟肩头,似提小鸡般和他一起站了起来,笑道:“乖乖到位子
上坐好!

    凭我们联手的力量,说不定一个小时就可抵达水云星系了。“

    话犹未已,帝后号已疯狂加速着。

    巴斯基搂着他挤在晶石椅内,舒畅地吐出了一气,道:“当年你这混蛋硬充伟
大地跳船溜掉後,我们便想尽方法寻路回银河系去,希望通知联邦的人立即疏散避
难,岂知迟了一步,那些天杀的贱种引爆了太阳,天美帝后还亲自追杀姬慧芙、姗
娜丽娃、沙莹和我的改造人儿郎们,唉!”

    接蓍悲痛地道:“沙莹他们都给天美这毒妇的降器逐一屠戮,更擒下了姗娜丽
娃,可能是错认了她是姬慧芙吧!我们接了慧芙进帝后号内,与天美激战了近万光
年的距离,最後我们三个人都受了重伤,才在正空间溜掉,确是惊险之极。”

    方舟咬牙切齿道:“我定要宰掉那妖妇。”

    巴斯基道:“你又发生了甚麽事昵?嘿!还是待大会合後再好了,不用你再重
复一次。”

    方舟道:“你们是否躲到魔鬼谷河系去昵?”

    巴斯基点头道:“正是如此!我们由於受创甚重,没有几千年休想回复过来,
只好任由帝后号有多麽远就飞多麽远。康复後,我们把整件事仔细思量,想到只要
在任何一个地方出现,都会害人害己,招来大帝号的攻击,故此决定留在那,专心
钻研对付黑狱人的方法,最大的突破就是找出了在这能量层飞行的方法了,找们这
才出动,扫掉了黑狱人的两个基地。

    唉!我们以为你死了,听到你的消息,连我都要流出老泪昵。“

    两人又紧搂在一起,说不出话来。

    帝后号钻出能量层到了正空间去。

    帝后号停放在乐土星主星河都南郊一座建物旁密封着的飞行车车房。两人醉了
酒般相拥着由飞船走下来,穿过侧门,经过长廊,朝大厅走去。

    巴斯基低声道:“这是座空置了的民房,给找们临时徵用了,黑狱鬼不知为了
甚麽原因,解除了星系的武装後,便逐走了巨魔人,亦没有进一步干扰民的生活。
我们都在猜他们是要引你来,所以王智和慧芙决定在这等你,只是我心急,又怕你
没法由反空间来,才驾船到新太阳系找你罢了!”

    舒玉智和姬慧芙有若在最迷人的美梦中般,置身在由左边落地大窗透进来阳光,
坐在一张长餐桌处,美目齐朝两人望过来。

    姬慧笑出落得更清秀美丽,秀眸闪着深不可测的采芒,穿着银白式的战甲,美
得教人目眩。这人类心目中的伟大领袖和女神,显然在进化上有了惊人的突破,气
质更要百胜於从前,连方舟这尽窥所有小说史册的人,亦难以找到可予比拟的形容
词句。

    舒玉智一身柔软的白袍,修长王颈撑起的美秃光头和粉脸朱,在阳光中更是亮
如白王,只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始可堪比拟。

    两女的眼睛同时瞪大,玉容透出不能掩饰的惊喜。

    姬慧芙一声欢呼,跳离椅子,掠了过来,投进方舟怀。

    方舟则以最快速度,寻到她香,疯狂地痛吻起来。

    这对阔别了七万五千多年的有情人,都用尽力气去抱对方。

    舒王智只比姬慧芙慢了一步,伸手将两人拥个结实。

    三人都不能自制地淌下欢喜的热泪。

    方舟刚离开了姬慧芙的香,舒王智便汉上去和方舟热烈地嘴舌交缠,没有半点
的保留。

    巴斯基也是热泪盈眶,走过来把三人全拥入了怀内。

    所有思念之苦,都在这一刻得到补偿了。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