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天地   黄易小说全集   大唐双龙传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第九章 魔堡之役

全本目录   作者 黄易   全文下载   正版图书   收藏本站HOT



                            第九章  魔堡之役

    帝后号缓缓飞行,在正反空间边界的能量层那虚茫的天地中前进。

    由於只有叁个座位的关系,舒玉智和姬慧芙各占一座,方舟则坐到巴斯基那晶
石椅的扶手上去。

    巴斯基淡淡道:“方舟!你知不知道找们是怎样对付黑狱人的太空悬浮基地?
答案就是由小姐发明的小玩意了。”摊开手掌,露出一个闪着红芒的小球。

    方舟赞叹道:“这小球拥有足可洞穿正反空间边界的能量,并释放出反空间的
压缩能量,难怪基地会不堪一击了,舒小姐真不愧人类最伟大的科研大师。”

    别头望向舒王智,微笑道:“我可否多亲一个嘴儿,以表达我对的欣赏?”

    舒王智抿嘴浅笑,转向姬慧笑道:“女皇!不若由代我接受这赞赏吧!现在我
有点怕和他亲热哩。”

    姬慧芙柔情似水地白了方舟一眼,清冷自若地道:“方舟!现在的问题是我们
根本不敢动用这宝贝,因现在反空间内的能量风暴正是天翻地覆的当儿,谁都不知
道在这情况下,把反空间压缩能量释放出来会有怎样的後果。”

    方舟愕然道:“这和亲又或亲玉智小姐的嘴有甚麽关连昵?”

    巴斯基笑道:“女皇是在暗示:假苦你有方法弄垮巨魔人的魔王载堡,她便赏
你另一个嘴儿。唉!你这小子真不够聪明长进。”

    姬慧芙双眸亮闪闪地丝毫不避开方舟贪婪的目光,轻轻道:“不要挤在大亨那
了,过来和我一起坐吧!为何你的胆子变得此以前小了。”

    方舟一声欢呼,凌空翻腾,潇洒地落在姬慧芙空的半边座位处,乘机搂着她香
肩,还在她脸蛋亲了一。

    姬慧芙无可奈何的,也没有丝毫不悦。方舟甜得整个心都溶化了。

    舒玉智叹了一气道:“现在我们和黑狱人都面对的同一个问韪,就是动力不足,
反空间现在可说关闭了,晶石再不能从其中像以前般得到新的能量补充,若遇上战
事,支持不了多久就会用罄能量。所以我们希望能先毁掉巨魇人的战堡,因为他们
并没有这问题,一旦动起手来,我们便吃亏了。”

    姬慧芙别过俏脸来,柔声道:“巨魇人贼性凶残,激怒了他们,定会拿我们乐
土星的同胞出气,所以就算能尽歼乐土星上的一万个黑狱人,我们仍是奈何不了这
威力庞大的魔王堡,还要招来报复。”

    方舟凑到她美丽的小耳旁,轻啮了她晶莹圆润若露滴花瓣的耳珠,低声道:“
慧芙!我爱!”

    姬慧芙先是娇羞不胜地垂下螓首,忽又凑上香屑回吻了他的脸颊,柔声细语道:
“我也爱你!”

   

    方舟一声欢呼,整个人由椅弹了起来,直到大头直直撞在舱顶处,才一个筋斗
落了下来,不顾一切地把姬慧芙搂个结实,再想吻她的小嘴时,却发觉给姬慧芙效
正反空间的边界般,以玉掌挡住了,不让两嘴再作重逢。

    姬慧芙霞烧玉颊,大嗔道:“你这小子给我检点一些。”

    巴斯基笑得前仰後合,乐不可支。

    舒玉智则为两人培植多年的热恋开花结呆而发出会心微笑。

    方舟苦着脸求道:“我只要轻吻一!”

    姬慧芙没好气道:“但吻完要放开你贼手。”

    方舟大喜道:“一定一定!但却要搂肩头。”

    姬慧芙缓缓移开温热的纤手,立即嘤咛一声,给方舟重重封上了她的香。

    销魂蚀骨的感觉,令她情不自禁的反抱紧方舟,任他嘴舌轻薄。

    帝后号停了下来。

    姬慧芙清醒过来,娇喘细细地推开了方舟少许,却出奇地没有责他不守信诺。

    方舟侧转了身体,背脊挨在她身上,腿弯搁到扶手去,振臂高呼道:“我要向
全宇宙宣布,女皇姬慧芙爱上方舟了。”

    巴斯基叹道:“七万年前你便可作这宣布了。”

    舒王智柔声道:“当年慧芙以为你死了时,失去了所有斗志和雄心。连我们都
没有兴趣敷衍,一直独居在魔谷河系的一个星球上,直到知道你的消息,才肯出来
寻你哩!”

    方舟坐回位子,瞪大眼不能置信地瞧蓍姬慧芙。

    姬慧芙含羞地还瞪了他一眼,娇嗔道:“有甚麽好看,大呆子!”

    方舟出奇地正经,挥掌自赏两记耳光,点头道:“我真是大呆子。”

    转向舒王智道:“小姐和大亨相处了七万多年,究竟有甚麽发展,造过了爱没
有?”

    这趟轮到舒玉智粉脸飞红,啐道:“男女相处,一定要有那回事吗?你和大亨
都是我的爱人,明白吗?大呆子!”

    巴斯基叹道:“我真没有你这小子的幸运,不知是否因吸收了肉身神留在晶石
里的奇异能量,我和小姐只有精上的爱恋,完全没有色欲的倾向,不过那感觉已是
非常美妙,使人感到圆满无缺了。”

    姬慧芙笑道:“你这小子实是祸乱的根源,否则玉智也不会害怕和你亲热,我
想秀清都给你害得很惨,尤其你这样撇下她不理。我最明白她的性格了,固执起来
时谁都改变不了她。”

    舒玉智道:“不要和方舟胡扯了,现在飞船停下的地方,正是魔王堡内的主控
大堂,我们该怎麽办昵?”

    方舟开始认真地思索关於能量边界的问题。

    对其他人或生物来说,这能量层是不存在的。穿越能量层以进出正反空间,只
是千万亿分之一秒的刹那,根本没可能被觉察,连最精密的仪器都无能为力。

    首先发现这奇异边界的是黑狱人,由於晶石的能量可贯通正反空间,换言之亦
买通了这能量边界。由於那是个密封空间,所以黑狱人只以那作囚困敌人之用。在
那,一切东西都是凝正不动的。因为那是正反极子相对的力场,好取得平衡。

    当在正空间时,任何物体超越光速,又或借能量提升达致超光速的频度,就会
进入反空间内:而在反空间,任何物体达致完全静正,便回返到正空间去。

    但在这正反极子相持的边界,物体是不会移动的,只有正反极子的力量,才可
使物体移动行驶。而这能量层则变成了正反空间另一层次的空间,也可说是正反极
子的秘密。所以黑狱人也没能力去识破这正反间隙的秘密,因为欠了对正极子的认
识。

    首先知道这正反空间间隙存在的是方舟、姬慧芙、舒玉智和巴斯基。

    後来方舟叁人误闯银心,同时吸取了正极子和反极子的相持的力量,当时仍不
知已掌握了宇的大密。但肉身神多次暗示了他们,只是连肉身自己也语焉不详,因
为肉身神只懂得正极子方面的事。

    但经过了这七万多年的种种奇遇,他们终於别把握到个中玄妙之处。

    巴斯基、舒玉智和姬慧芙在长期的飞行中,逐渐汲取了肉身神留在晶石内包含
正极子奥的经验和智慧,但对反极子的认识,却远及不上得到了天美反极子精华方
舟,也只有他能制出正反极子生生不息的动力能源。

    若没有巴斯基等在,方舟这时由於能量减退,实无力完成这艰巨的任务,现在
当然是另一回事了。

    方舟叹了一气道:“假若我把这主控晶石变成一个正反极子的反应炉,而帝后
号的晶体船身则成为正反极子的能量罩,你们说会出现怎麽样的情况昵?”

    巴斯基叁人同时动容。

    姬慧芙娇嗔道:“只有你最清楚正反极子是怎麽一回事,理该由你来告诉我们
出现甚麽情况。”

    方舟正容道:“只会有一种情况,就是冰清王洁的姬主席终於肯陪大呆子方舟
共度良宵了。哈!”

    大笑声中,四人的思感能结合在一起,透过晶石,同时汲取间隙内正反极子能
量。

    最令人料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整个间隙倏地收缩,正反极子以惊人速度狂涌晶石内,流往四人神经内去。

    方舟心知不妙,人急智生,竭尽所能把能量以晶石为中心作了一个循环,形成
正反极子生生不息的来回往复,再把多馀能量由晶石排往飞船外。

    四人同时剧震,体内能量以倍数加强,正反极子循环不休,达致连方舟也未曾
尝过的妙况。

    正大喜时,强大无比的力量由四方八面压来,就在这一刻,帝后号给迫得弹到
了正空间去,好是魔王堡核心处的空旷大堂,包括巨魇王在内的五百多名巨魇人,
均愕然扭头,以独目往帝后号望来。

    黑狱人晶石飞船的旗舰虚悬在乐土星星河都的低空处,以征服者姿态君临这美
丽的土地。

    舰内降器所在的大堂,美雅女、封和北保司均进入了冥思的状态。

    美雅女忽地猛睁双目,脸罩寒霜道:“方舟来了!”

    美雅女道:“这感觉绝错不了,我现在对他就像对你们般熟悉。”

    封神点头道:“我也有点感觉,但没有那般清晰,他难道可忍受反空间现时的
情况吗?”

    美雅女摇头道:“不!我设了几个可能性,只其中一个能解释他如何能到这来,
就是通过我们一直不能理解分隔正反空间的间隙,只有那能不受风暴影响。”

    北保司色变道:“那就糟了,到现在我们仍没有方法在那间层内穿行,若方舟
真能办到,我们将被致於完全被动的形势下。”

    美雅女微笑道:“方舟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法宝就是降器,只要我们携
它而行,就可买通整个间层和正空间。”

    接着浑身一震道:“不好!方舟到了魔王堡内去了!”

    叁人同时掠往大堂上空的降器,芒光爆闪後,与降神器同时消失了。丹猗步入
王宫,夫秀清的声音在大殿响起道:“丹猗副可令,请到智能中心来!”

    丹猗大感愕然,由侧门离殿,穿过连接右翼殿的长廊,再由升降井落到地厍的
入。重重门户在跟前打开,丹猗掠入管理整个星球的智能系统中心处,但见四周密
布方形的晶体。

    夫秀清现身大堂中心处,神情冰冷道:“舟猗可令,方舟究竟到那去了?”

    丹猗为之愕然,本想依方舟之言搪塞,终是说不出,黯然垂下头来。

    夫秀清冷冷道:“丹猗司令是否和方舟有了肉体的关系?”

    丹猗赧然点头。

    夫秀清到她身前,伸手逗着她下颔,托得她仰起俏脸,沉声道:“他并不是到
魔鬼谷河系去吧!是吗?”

    丹猗由深心处涌起连她都不明白的情绪,秀眸红了起来,半呜咽地道:“他说
要一个人独自到大叁角河系去寻天美和撒拿旦,怕其他人陪他去作牺牲,所以要骗
你们。”

    夫秀清冷哼道:“这混小子,看我肯放过他才怪。”

    旋又奇道:“照理他不该骗,但为何他却朝水云星系的方向飞了去昵?”

    夫秀清首次露出一丝微笑,淡淡道:“没人比我更清楚他的鬼把戏了,知道了
姗娜丽娃落在黑狱人手上,他还怎肯浪费时问到魔鬼谷河系碰运气昵?所以我离开
他的神经前,巧妙地弄了一些手脚,教他不能随便撇下我。我只因不明白他为何要
到水云星系去,才找来问清楚吧!”方舟四人仍被间隙内正反极子能量震得不辨东
西时,巨魔王和手下战士,立即显出他们的厉害手段。

    巨魔王四只手幻起满天掌影,无数纸如蚕丝的光线潮水般呈波浪状只起伏几次
便暴张开来,竟把帝后号拦腰卷个正着,沿船身绕了一个圈,把它缠个结实。

    四人正茫然不知其作用时,其他巨魇战士鬼魅般移往各战略性的位置,在这直
径达五百米,高逾二千米的圆筒形空间,由不同角度向他们发动攻击,反应之快捷
和效率,连敌人也要忍不住赞叹。

    他们的四只手每次往虚空一抓,便多了一支含有反物质分子的能量光矛,运力
掷出时化作蓝芒,投中船体顿时爆起一团七彩缤纷的光雨,整艘帝后号立即颤了一
下,发出闷雷般的鸣响。

    五百多名巨魇战士,每人四手,同时掷出光矛,刹那间,帝后号掷中了数千记,
一时全船均陷进光雨。

    帝后号内能源晶石,立时不堪苛索,以正反极子生生不息,仍然应付不了。

    这些能量矛最厉害的地方,就是能把所有攻击力量集中於一点,若非帝后号是
由宇宙间最坚固的物质造成,又与正反极子的能量结合,而不是一般人类的合成金
属护罩,怕早给洞穿了无数个小洞,攻陷进去了。

    饶是如此,因为能源晶石没有可能同时应付这种多得似光雨的厉害攻击,保护
力分散而致强弱不均,顾此失彼,竟给光矛硬生生撞出无数凹痕来,还有不断加深
和扩大的可怕趋势。

    四人给抛得左右倾,苦不堪言。

    巴斯基狂叫道:“方舟快避,晶石再没有多馀能量反击。”

    方舟与叁人的思感能结合,注入晶石,意图催船前进,才发觉巨魔王发出缠着
船体的丝般细线,竟含有强大的瘫痪的力量,使帝后号在大堂半空进退不得,更不
能潜回能量边界去。

    四人大吃一惊,思感往这能量束缚移去,分析对方的能量成分。

    幸好刹那後,方舟已把握了这些能量丝的构成,同时立即解开了东。

    缠身的光丝空气般溶解,帝后号回复了动力。

    巨魔王这时似亦因能量的尽耗,往後退开。

    但只是这一耽拦,帝后号至少已多中了数万能量矛的轰击,舰身表层满布凹痕,
最深陷进船体近半米之深,那是一半的厚度了。

    巴斯基凭己身能量勉强送出十道包含正反极子的流能,旋卷而出,扫往密密麻
麻敌人处。

    帝后号倏地前标,冲出二百多米时,已达至四分之一光束,朝魔王堡的圆内壁
冲去。十多名巨魔人给撞得化成碎,但更多巨魔战士能成功避往四方。

    正反流能扫往巨魔战士时,他们均幻出能量光盾,竟硬生生挡住流能,一盾碎
裂,立以一盾抵挡,爆起一团团的采,壮丽非常。

    四人都是首次与巨魔人交手,至此才知盛名之下无虚士,难怪他们能成为黑狱
人的头号爪牙,确厉害得出乎想像之外。

    “轰!”

    帝后号破壁而入。圆壁出奇地坚硬和厚实,船身进入了叁分之一,不但未能破
壁而出,还猛地煞止。

    那强烈的回挫力,把四人由椅子内硬扯起来,抛往船尾处,滚作一团。

    方舟正要再试图钻进正反空间间隙的边界去时,一股奇异无比、强大无四的挤
压之力,由厚壁生出,竟硬是把帝后号的船首啜着,别说钻入能量边界去,连想退
後也无能为力。

    敌人的能量光矛狂风骤雨般打至,船尾全是光雨,舱内的温度疯狂地往上攀被
方舟扭着的姬慧芙失声道:“方舟,这就是你说帝后号给改造後的情况了?”巴斯
基溜目四顾,呆看着船尾的挨打情况和快要破裂的舱壁,闻言捧腹笑了起来,指着
方舟道:“你这家伙,为何每次和你一起时,总会被人打得灰头土脸昵?”“啪啦!”
一道裂痕出现在四人头顶处,只差一点就裂穿了顶壁。

    舒王智骇然望蓍裂痕,叹道:“完蛋了!不过总算探测到巨魔人的虚实。”

    “啪啦!”脚下处又多了另一道较浅长了一的裂痕。

    敌人的进攻更猛烈了,显示援兵不断涌至。

    能源晶石由粉红转作粉蓝,不断爆起芒,已到了能量的极限,再无馀力负担其
他任务。

    巴斯基断然道:“立刻弃船,逃进正反空间的边界去。”

    方舟颓然道:“刚才撞往堡垒前,我试过要把飞船凭空间的转移钻入边界去,
却给这战堡分隔正反空间的力场弹了回来,迫於无奈下只好试试能否穿壁而出,我
早知这巨魔堡不是好惹的了。”

    一阵剧颤,四人又变作滚地葫芦,能源晶石由蓝闪闪变成光雨四溅,显是到了
油尽灯的最後阶段。

    若没有了船体的保护,在敌众我寡、强弱悬殊的情况下,无论四人如何厉害,
绝挨不了多久。

    巨魔战士的反物质能量的威力确使人为之丧胆。

    抱着方舟的姬慧芙高叫道:“我明白了,刚才帝后号能由边界”挤到这来,全
赖边界的能量扩张助我们突破了分隔的力场,所以只要我们能再制一次爆炸,就可
逃回去啦。”

    “喇喇喇!”

    这时裂痕已像蜘网般密布船身了。

    方舟抱着她往巴斯基和舒玉智滚过去,大叫道:“这个容易之至!”

    四人搂作一团时,方舟把毁灭性的能量送入晶石去。

    晶石何堪刺激,“轰”的一声爆炸开来。

    已和他们建立了深厚感情的帝后号爆成满天炽热的射线,首当其冲的百多巨魔
载士立即化作麈屑,其他较後者都给抛跌往四方。

    方舟等早潜进了正反空间边界内。

下一章:

上一章:

您可以邮箱订阅更新,将更新消息直接发送至您的邮箱
发表评论

 
热门推荐
随机推荐